色老頭的後宮

第六章

提著保溫瓶,陸正光蹣跚的走進醫院住院部的大門。

「爸,你來了,又給芳姐帶好吃的呀,不行,我也要。」值班護士胡靜嘟著嘴,不滿的說道。胡靜,踏入社會還不到三個月,在這家醫院當實習護士也只有兩個多月,卻已經被陸正光肏了一個多月,以往,都是男孩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她卻一個都看不上,現在,她卻拜倒在一個老男人的雞巴下,成了陸正光的乾女兒之一,有事沒事就送貨上門,讓陸正光隨意玩弄她那誘人的身體。而她口中所說的好吃的,當然不是那個保溫瓶,而是那根讓她心動的大香蕉。一想到那件物什,她的私處便濕潤了。

「你這個貪吃的小丫頭,你芳姐辛苦了一晚上,你還跟她搶,小心她打你。」陸正光笑著輕輕拍了拍胡靜的額頭。他說的打,也不是普通的打,而是他所制定的家法,讓犯事的女人躺著,張開腿,露出迷人的蜜穴,而他則捏住自己的雞巴,用雞巴抽打她們的私處。這可是他從島國大片上學來的,好玩的很。自從吳麗麗告訴他這世上還有A片後,他肏屄的閒置時間,便是去研究那些制度淫亂的大片,研究著怎麼樣才能讓漂亮又淫蕩的女兒們更爽。眾所周知,島國人可是極盡淫亂之能事,手段那叫一個層出不窮,在那裡,他可是學到了不少好玩的東西。當然,大片還告訴他什麼叫做制服誘惑,因此,他買了大量性感的制服,當然,也少不了各式各樣的內衣和性愛工具。學生服、教師服、護士服、警服、白領服、女僕裝、禮服等等,甚至連婚紗都有,就是為了讓他的女兒們在他面前角色扮演,增加肏屄的樂趣。

「好啦,人家不搶就是了,爸爸就是偏心。」胡靜嘟著嘴不滿的說著,起身帶著陸正光去找潘穎芳。想到那個淫靡的家法,她的私處更濕了,她甚至感覺到蜜穴深處淡淡的瘙癢,彷佛陸正光真的在拿雞巴拍打她的蜜穴般,讓她好不難受。

隨著人流走進電梯,兩人都推到了電梯的最裡面。當電梯的門關上的時候,胡靜清楚的感覺到有一隻手隔著衣服摸她的屁股,甚至從後伸進她的胯下,摸著她的私處,很是無所忌憚。她知道這只手的主人是誰,也只有他才敢在這麼多人面前這麼調戲她。她微微的顫抖著,不滿的瞟了眼陸正光,心中想的卻是:又要戲弄人家,又不肏人家,等下還不知道要在廁所呆多久。

電梯很快就停了,胡靜抱著陸正光的胳膊,帶著陸正光朝一間豪華病房走去,潘穎芳現在正在那裡給病人做檢查。

走進病房,便看到,那潔白的病床上,正躺著個大肚子的美女,孕婦裙被掀到胸前,露出渾圓的肚子和只有內褲的下半身。看那肚子的規模,她應該有七八個月的身孕了。潘穎芳則戴著聽診器,認真的聽著胎兒的情況,並在本子上記錄著什麼。

「小靜,你先去忙吧,等你下班了,爸爸再好好喂你。」陸正光說著, 拍了拍那被純白的護士服遮住的乳房,甚至還用力的捏了下。

「哼,爸爸就是偏心。等我下班了,我一定要榨幹你,看那些騷貨還怎麼勾引你。」胡靜不滿的哼著,不過還是聽話的轉身走了。想到陸正光雞巴的能耐,她便忍不住的哆嗦。即便她脫陰而亡,陸正光也不太可能被她榨幹吧。

等到胡靜離開,陸正光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個遙控器按下。立馬,那美豔的孕婦便雙腿緊閉,痛苦的扭動起來。她喘息著,白著眼看著陸正光。她叫高鈺靈,是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老總的女兒,她在這家房地產公司擔任銷售部經理,而她的丈夫,也是這家公司的高管,營運部經理,一個典型的鳳凰男。

她結婚已經四年了,好不容易才懷上丈夫的孩子。本來一直都挺好的,她也十分的小心,生怕孩子出了什麼問題。可是,半個月前,她卻參加了一次酒宴,那個酒宴,關係到六億的合同,對方又是她的一個老同學,因此,這個本來不屬於她的工作,便落在她頭上。可是,她沒想到,在宴會結束,她回家的路上,肚子痛了。擔心孩子的她,讓司機就近找了家醫院檢查。這家醫院,便是潘穎芳和孟倩工作的醫院,而當晚的婦科值班醫生,正是孟倩。

不知是害怕陸正光的奶源太少,不夠陸正光喝,還是擔憂陸正光的家太小,跟不上陸正光認乾女兒的速度,繼續一所大房子,仰或純粹的為自己找個有福同享的漂亮姐妹,孟倩找了個病因,安排她住了下來。然後,在她住院的第三天晚上,值夜班的潘穎芳,將一顆春藥放進了她的藥裡讓她吃下。然後,讓在一旁等候多時的陸正光,進房大肆淫玩。為了怕傷到胎兒,陸正光非常貼心的放過她的蜜穴,而是大力的開發她的屁眼和乳房。只有在射精的時候,才會將雞巴插入她的陰道,簡單的抽插幾下後,用精液灌滿她的陰道。

深愛著丈夫的高鈺靈,在被肏後沉睡了一天,藥效消失,身體也不在那麼瘙癢後,開始了鬧騰,她想用她的力量,嚴懲這些陷害她的女人,玩弄她的男人,她甚至想要自殺,結束她被玩弄的日子。可是,在裸照和她被肏的影像的威脅下,以及陸正光大雞巴的雄威下,她妥協了,不顧自己已經懷孕,不顧心愛的丈夫被戴上厚厚的綠帽子,沉迷在陸正光的淫玩中,祈求陸正光用大雞巴狠狠的肏她。尤其是陸正光的雞巴插入她屁眼的時候,那種感覺,讓她瘋狂。

她彷佛上癮了般,一天不被肏,便渾身難受,滿腦子想的都是陸正光如何肏她的屁眼。因此,她將家人探望她的行程透露給了陸正光,當家人離去,她便立馬打電話告訴陸正光,期望陸正光的到來。比如現在,丈夫才離開半個小時,而直到下午三點,婆婆才會送湯給她喝。這期間,她有六個小時,享受陸正光的雞巴。她現在,可是恨透自己懷孕了,行動不便。而她又要老實的呆在醫院,應付家人朋友的探望。否則,她鐵定搬去跟陸正光住一起,天天都能享受到陸正光的大雞巴。

「爸,你來了。」擦覺到陸正光的到來,潘穎芳停下了工作,轉過頭對陸正光嫵媚的笑了笑。

「嗯,小芳,忙了一晚上,累了吧,來,吃點東西,吃完了,爸爸好好獎賞你。」陸正光微笑著說著,將手中的保溫瓶遞給潘穎芳,隨後便走到床邊坐下,鹹豬手直接握住了高鈺靈的乳房,用力的揉著。她並沒有穿胸罩,因此手和乳房間,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孕婦裙。他所說的獎賞,當然是脫光她的衣服,用雞巴狠狠的肏這個漂亮的兒媳婦。

「爸,你偏心,人家也餓了,人家也要吃。」在享受著陸正光玩弄的同時,高鈺靈不滿的哼著。

「貪吃鬼,給你香蕉吃還不滿足。」陸正光笑著說到,用力的拍了拍高鈺靈豐滿的屁股,將她翻了個身,讓她跪趴在床上,脫去她那小小的內褲,然而,掏出自己的雞巴,在高鈺靈濕潤的洞口磨了兩下後,便將雞巴插進她的屁眼裡。

「啊……爸……你……討厭啦……一來……就……肏人家的……屁眼……嗯……好舒服……嗯……啊……爸……用力……用力……肏……女兒的……屁眼……嗯……啊……」即便已經被肏了不知多少次,可是,剛剛被插入的那一刻,高鈺靈還是感覺到些許的疼痛。不過很快的,疼痛便被快感吞沒。她搖頭晃腦著,呻吟著,扭動著,配合著陸正光的抽插。

瞄了眼大戰中的兩人,潘穎芳聽話的坐在一旁,在肉體的撞擊聲和女人的呻吟聲中,享受著她的早餐,皮蛋瘦肉粥和蒸餃。她吃的並不快,因為她知道,即便一秒鐘吃完,也只能享受陸正光的手,而不是雞巴。畢竟,陸正光只有一根雞巴,沒辦法同時肏兩個女人。

「小騷貨,房子的事情怎麼樣了?」陸正光一邊問著,一邊快速的抽插著那緊湊的旱道。因為懷孕而異常飽滿的雙乳,從寬鬆的孕婦裙領口處探出,被陸正光那長滿老繭的大手握住,肆意的揉捏著。隨著他的揉捏,濃白的乳汁從粉紅的乳頭中溢出,滴落在潔白的床單上。

「嗯……啊……爸……你……放心……啊……嗯……你的……好女婿……親自……幫你設計……絕對……絕對不會差的……嗯啊……啊……啊……快……快點……肏……肏女兒的……屁眼……快……再快點……啊……」高鈺靈斷斷續續的說著。

「嗯,你的老公真是個好女婿,知道老婆是個婊子,將你扔給乾爹,讓乾爹肏你,一來不用擔心你亂找男人,二來可以剩下肏你的時間,可以有更多時間來工作。好,真好,爸爸能有這樣的女婿,真好啊。現在那龜兒子不在,獎勵就交給你了,記得看到他的時候,好好跟他說說你是怎樣被爸爸肏的。」陸正光滿意的說著,手一用力,托起高鈺靈的上半身,自己坐在床上,一動不動,讓高鈺靈坐在他大腿上,自個扭腰找肏。

「爸……你……討厭啦……嗯……啊……好爽……好舒服……好爸爸……你的雞巴……好厲害……肏……肏的人家……的……屁眼……爽……爽死了……啊……」高鈺靈坐在陸正光的大腿上忘情的扭著屁股,打著轉而吞吐著陸正光的大雞巴。飽滿的雙乳被用力的揉捏,堅硬的老繭刺激著敏感的乳肉。濕潤的陰道中無線跳蛋快速的震動著,不是一個兩個,而是足足有四個。乾燥緊湊的直腸則被火熱堅硬的雞巴塞的滿漲漲的,那雞巴,似乎要將她的直腸給撐爆般。她挺著大肚子,靠在陸正光懷裡,拼盡全力的扭動著屁股,讓雞巴的抽插更快,更重,更深。

不知什麼時候,潘穎芳已經吃完了,將衣服脫的只剩下一套黑色的性感的只有幾條小布條組成的胸罩和丁字褲,爬上床,奪走了陸正光的一隻手,讓陸正光的手在她的胯下和乳房上流連。

「爸……你看芳姐……又……又跟人家……搶……討厭啦……人家……人家還沒……還沒爽完呢……嗯……」高鈺靈不已的說著,屁股狠狠的坐下,將陸正光的雞巴完全吞下,然後,便扭動起屁股來,用屁股在在陸正光的身上畫著圓圈。

「鈺靈,看你騷的,姐姐也是為你好,你發騷起來太瘋了,姐姐這是怕你被爸爸肏壞了,以後爸爸就不肏你了,姐姐這是為你好。」潘穎芳笑著說道。

「哼……明明……明明自己發騷……還……還說人家……」高鈺靈一邊搖頭晃腦的呻吟著,一邊不滿的哼著。為了顯示她的不滿,她將手伸到潘穎芳的胯下,手指一勾,將那快深陷於兩片飽滿粉嫩的陰唇間的小布條拉到了一旁,然後,手指便插入潘穎芳的蜜穴中,狠狠的扣挖起來。

「啊……小……小騷貨……連……連姐姐……都玩……啊……嗯……深點……挖深點……嗯……好舒服……好舒服……」潘穎芳張開雙腿,呻吟著,享受著高鈺靈的扣挖。她甚至抬起下巴,將陸正光的嘴唇含住,將自己的香舌送進陸正光的口裡,挑逗著陸正光的舌頭。

突然,陸正光一把將高鈺靈推到在床上,雞巴從屁眼中拔出,卻又立馬插入高鈺靈的蜜穴中,快速而又有力的抽插起來。

「啊……爸……你……你……啊……嗯……啊……啊……慢……慢點……要死了……要死了……啊……啊……」突然的快速抽插,讓高鈺靈失了陣腳,她死死的抓著潔白的床單,大聲的尖叫著,她似乎感覺,腹中的胎兒都要被陸正光的大龜頭撞散了。

不過數十下,高鈺靈便痙攣著翻著白眼,身體不規律的抖動著,頭高高的揚起,嘴唇張開,卻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似乎都要爽的窒息了。

好一會兒,高鈺靈方才平息下來,顫抖著趴在床上喘息著。看到高鈺靈正享受著高潮的餘韻,陸正光微笑著拔出雞巴,讓潘穎芳趴在她身上,雞巴,進入另一個濕熱的洞穴。她一邊用力的拍打著潘穎芳豐滿的屁股,一邊狠狠的肏著潘穎芳的蜜穴,啪啪的脆響頓時響徹整個病房。還好這裡是特級病房,隔音措施做的還不錯,要不然走廊上肯定能聽到。

「爸……你不公平……明明……明明說好來肏人家的,現在又肏芳姐,還在人家的身上肏。哼,我不管,你都好幾天沒射在人家肚子裡了,今天你一定要在人家身上射,我和我女兒想吃你的精液想的都要瘋了。」高鈺靈一邊喘息著一邊不滿的說著,她現在的模樣,哪還像一個富家小姐,良家少婦,十足一個被拋棄多年,丈夫卻又天天在她面前肏別的女人的怨婦。

「好好好,今天,我一定射在你身上,讓你這個小騷貨和你肚子裡的小小騷貨一起吃我的精液。」陸正光微笑著應承道,為了平復高鈺靈的怨氣,他還抽出一隻手,越過潘穎芳的身體,去揉高鈺靈肥碩的乳房。

「你這小婊子,又跟我搶,我才是爸的兒媳婦,公公肏兒媳,這是天經地義的,你這個乾女兒亂插手幹嘛。」這下,輪到潘穎芳不滿了,在享受著陸正光抽插的同時,翻著白眼辯駁道。為了爭奪陸正光的雞巴和精液,她連倫理道德都重新編譯了。

「你亂說,乾爹肏乾女兒,這才是天經地義的,要不然為什麼爸爸只有你一個兒媳婦,卻有那麼多乾女兒。」高鈺靈連忙反駁道。她說的,似乎有那麼點道理,現在這個社會,男人認乾女兒,基本都是用來肏的。而陸正光,也用他的實際行動,重新編譯了乾爹和乾女兒這兩個詞的詞義:乾爹,乾女兒的爹的縮寫;乾女兒,被爹幹的女兒的縮寫。

「你們啊,都是自家姐妹,有啥好爭的,放心,不管是兒媳婦還是乾女兒,我都肏,孫女和幹孫女也肏,等以後有了曾孫女,長大了,我的雞巴還能硬起來的話,我也一樣肏,哈哈。」陸正光一邊聳動著屁股,一邊大笑著說道。他的野心還真不小,要是等他曾孫女長大了,能肏了,估計他就算還活著,離棺材也不遠了,難道,他是想在棺材裡肏女人不成。

兩個女人,四個肉洞,陸正光不會厚此薄彼,他的大雞巴輪番插入四個不同的肉洞中,分辨著四個肉洞的不同。沒有任何規律,有時候肏高鈺靈的屁眼,卻在下一刻插入潘穎芳的屁眼。有的時候,她們被肏的快要高潮了,雞巴卻被拔出,插入另一個的體內。有時候,她們被肏的高潮了,本以為陸正光能放過她們,讓她們喘口氣,而另一個人也在苦苦哀求著要被肏,可是,陸正光偏偏只是換了個洞,被肏的依舊是那個人。有的時候,陸正光兩個人都不肏,將雞巴拔出,坐在一旁欣賞著她們焦急的模樣。他喜歡看她們的哀求,喜歡看她們沒有一點準備就被肏的模樣,這讓他很興奮。

淫宴一直持續到中午快要吃午飯的時候,一男兩女方才分開,穿好了衣服,陸正光和潘穎芳離開了病房,離開了醫院,回家了。離開前,陸正光實現了他的承諾,精液全送給了高鈺靈,潘穎芳沒有得到一滴,讓潘穎芳好是氣惱。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