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頭的後宮

第五章

「看什麼呢?」陸正光一邊說著,一邊肏著陸雪的蜜穴。雙手,則分別玩弄著吳麗麗的乳房和潘穎芳的屁股。時不時還含住潘穎芳的香舌,讓她用舌頭,清理著他的口腔和牙齒。很明顯,他們剛剛睡醒,潘穎芳正在用舌頭替他刷牙。

「沒……沒什麼……嗯……外……外公……慢……慢點……啊……」陸雪趴在窗口,翹起雪白的屁股,承受著陸正光的抽插,卻時不時的將頭伸出窗外,朝下看去。

「我看看,哦,是他啊,你是不是跟他約好了,讓他來家裡肏你啊,也對,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做為人家的女朋友,用身體當禮物也很正常。」吳麗麗朝外看了看,頓時酸溜溜的說道。樓下的男人,正是那個拋棄了她的前男友,陸雪的現男友,章亮。

「不……不是……我沒有……沒有……啊……慢點……外公……求你……慢點……啊……啊……」陸雪辯解著,然而,很明顯,陸正光並不相信她,頓時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讓陸雪發出一聲聲浪叫。好在樓層夠高,樓下的男人聽不到。

「明天我要嫁給你啦,明天我要嫁給你啦,要不是每天的交通,煩擾著我所有的夢,明天我要嫁給你啦,明天我要嫁給你啦……」周華健的歌聲從某個角落中響起,床上赤裸著的一男三女,齊刷刷轉頭看向了聲音的發源地。好半響才想起來,那是陸雪的手機鈴聲。

吳麗麗突然眼珠子一轉,邪邪的笑了下,身子一扭,便擺脫了陸正光邪惡的手掌,爬下床,從一堆淩亂的衣服中翻出了一台粉色的朵唯手機。

「是你的男朋友哦?」重新爬上床,吳麗麗一手拿著微微震動著的手機,一手把玩著陸雪圓潤的乳房笑著說道。

「你……你要……做什麼……」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陸雪驚恐的看著吳麗麗。

「我不想做什麼啊,我只是想幫你接通電話,讓我的前任男朋友,你的現任男朋友聽聽你被肏的聲音呢。如果你不介意,他也想聽的話,我還可以讓他聽聽我被肏的聲音哦,就算他想聽阿姨被肏也是可以的哦。」吳麗麗咪著眼,邪惡的笑道。

「不……不要……啊……啊……外……外公……慢點……慢……慢點……嗯……啊……啊……不……不行了……啊……爽……爽死了……啊……啊……」陸雪一邊哀求著吳麗麗,一邊卻用浪叫回答著被肏的舒爽。她想要去搶那台就在她眼前晃動的手機,可卻因為估計陸正光的抽插而不敢去追逐。

「這可不行哦,這麼好聽的聲音,怎麼能不給你男朋友聽呢。」吳麗麗笑著,按下了接聽鍵,並且,開了免提。

「喂,小雪,怎麼這麼晚接電話,你在做什麼啊?」電話裡,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那個聲音,陸正光和潘穎芳非常陌生,而吳麗麗和陸雪卻十分熟悉。

「沒……沒做什麼,我……我在……吃……早餐……」陸雪強壓著肉體的舒爽,斷斷續續的說著,一說完,便用手緊緊的摀住嘴巴,連喘息聲都不敢發出,似乎很怕被男朋友聽到什麼。她緊緊的縮緊陰道,用濕熱的膣肉加緊陸正光的雞巴,似乎是想阻止他的抽插,卻不知道這樣,陰道的快感更加的清晰與強烈。她的母親潘穎芳似乎也想看看她難堪的模樣,調皮的將頭伸到她的胸前,舔舐著她敏感的乳頭。吳麗麗更是將頭探到她小腹處,舌頭伸的老長撥弄著她那凸起的陰核。她沒有說謊,她是在吃早餐,只不過吃早餐的嘴,是雙腿間的嘴,吃的早餐,是根又粗又長的大香蕉。

「唔……唔……嗯……嗚嗚……」陸雪仰起頭,發出沉悶的哼聲。陰道被肏,又快又重,乳頭和陰核同時被舔弄,時不時還被堅硬的牙齒狠狠的咬兩下,這快感,讓人瘋狂,癡迷。她是多麼的想放開喉嚨大聲的浪叫,可卻必須死死的忍耐著,即便是快要爽瘋了,她也必須讓自己儘量不發出聲響,以免被電話對面的男朋友聽到。

「小雪,你今天有沒有時間,我們……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手機裡,又傳來了章亮的聲音。

「我……嗯……不……不行……今天……不行……我……嗯……嗯……還有……事……唔……」陸雪咬緊牙關說著,可終究還是忍不住的發出兩聲輕微的哼聲。

「趕快吃,吃完了陪我去你秦阿姨家。」似乎是知道陸雪快要忍不住了,陸正光說道,似乎想要幫陸雪解脫,卻又重重的插了一下,龜頭狠狠的撞在了陸雪敏感的子宮壁。

陸雪爽的粉嫩的嘴唇大張,似乎想要叫喊著什麼,可卻什麼聲音都沒有。好久,她才喘息著回答道:「是……外公……」

「啊……啊啊……啊啊……哈……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話音未落,陸雪便再也忍不住,扯開喉嚨大聲的尖叫起來。卻是陸正光用力的抱住她纖細的腰,用盡全力的抽插起來。那快速的抽插所帶來的快感,讓她忘記了所有,不顧一切的浪叫起來。當陸正光滾燙的精液射進她的子宮的時候,她更是爽的直翻白眼,大量的淫水噴湧而出,甚至帶出些許清澈的尿液。好久,方才無力的癱在床上,劇烈的顫抖著,大口的喘息著。好在吳麗麗及時的掛了電話,章亮並沒有聽到不該聽到的聲音。

在樓下傻站了半天的章亮,最終還是孤零零的轉身走了。他策劃了好久,計畫好了所有的行程,本是想跟心愛的女朋友度過一個難忘的生日,他甚至期待著他們在賓館中度過一個美麗而淫靡的夜晚,為此,他特意將行程安排的很晚,更是在最後一個目的地的附近的一家賓館開好了房間,而那個地方,離她家,很遠,為的,就是有理由留住她。要知道,雖然他奪去了她的第一次,可是她卻依舊保守的很,除了牽手,什麼都不讓他碰,連親吻都不可以。

費盡心思謀劃了這麼久,最終,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他滿懷希望而來,卻有滿懷失望而去。他哪裡知道,他那美麗可愛的女朋友,在跟他打電話的時候,趴在床上,一絲不掛,被一個醜陋的老頭從後插入,肆意的肏弄那個他日思夜想的地方。他做夢都想不到,這些天,他那美麗可愛的女朋友,只要在家,就會被那個醜陋的老頭脫的精光,忍其玩弄。他的女朋友,不但肏屄,連足交、腿交、打手槍、乳膠、腋交、口交……都嘗試過了,身上每一寸能肏的地方,都遭到徹底的開發,身上每一寸肌膚,都曾被摸上腥臭的精液。蜜穴和肛門,更是被精液射入過不知多少次。連口腔都沒有避免,而且盡數被她吞入肚中。他更想不到,他的前女友,還有那個很有可能成為他丈母娘的美麗女人,也遭到了這個老頭的毒手,三女一男,赤身裸體,同床共枕,毫無倫理道德,甚至有的時候,那個醜陋老頭的醜陋雞巴,會遭到三個美麗的女人的哄搶。他做夢都想跟女友一度春宵,卻做夢都想不到,女友在一個老頭身下,共度了無數次春宵。他被女友帶上了個大大的綠帽卻絲毫不知。

「計畫進行的怎麼樣了?不會出紕漏吧。」休息了會,在三個女人的服侍下穿好衣服,陸正光問道。

「爸,放心好了,孟倩剛給我短信,說她已經到曉芸家了,現在應該在幫她體檢,等下她會找藉口讓她吃藥的。我們現在出發,時間剛剛好,到了那爸你就可以肏那個大奶婊子了。」潘穎芳一邊穿著衣服一邊說道,穿好衣服後還不忘往包包裡塞些跳蛋按摩棒之類的玩具。

孟倩,是潘穎芳的同事,在同一家醫院工作,不過卻是個婦科醫生。在潘穎芳的介紹下,每個月都會去秦曉芸家幫她做體檢。今年27歲,長的還不錯,又一個男朋友,交往六七年了,前不久剛拍了婚紗照,打算下個月就領證結婚。卻不料被陸正光選中,在潘穎芳的協助下成為了陸正光的女人之一,而且還是穿著那件結婚是要穿的潔白的婚紗,與伴娘一起被狠狠的肏。為了不讓未婚夫知道,她選擇了沉默,選擇了忍受,成為了這個淫窩中的一員。只要陸正光需要,只要陸正光召喚,她就必須前來,哪怕正被未婚夫肏,她也必須馬上穿上衣服,來到這裡,然後被這個老頭脫光,壓在身下狠狠的肏。而今天,她成了陸正光的幫兇。

秦曉芸,吳麗麗的母親,丈夫是個船長,一年也回不了幾次家。她是吳麗麗的母親,同時也是吳麗麗所就讀的封閉式女子學校的校長。她替女兒辦理了走讀,能夠天天回家。自己卻幾乎天天夜不歸宿,上班時在學校,下班了也在學校。她是個女強人,工作狂,只要有工作,便能忘記吃飯,忘記睡覺,何況是回家。她是個校長,不但管理著教師,更管理著上千學生,工作,是做不完的。

沒多久,一行四人,便來到了秦曉芸的家。吳麗麗掏出鑰匙打開門,還沒進屋,便聽到了陣陣淫靡的浪叫聲。一進屋,便看到兩個女人糾纏在一起,兩個誘人的胯下,緊緊的貼在一起,快速的摩擦著。這兩人,正是孟倩和秦曉芸。

孟倩的衣服早也淩亂,外套早不知扔哪去了,白色的襯衫上大半的紐扣都解開了,胸罩也脫了,兩顆雪白的乳房裸露在外,隨著身體的扭動而晃動著。灰色的套裝裙也推到了腰間,沒有絲襪,也沒有內褲,下半身完全的赤裸。

秦曉芸卻還好,衣服只是有些淩亂,卻還在身上。白色的襯衫,黑色的套裝裙,肉色的絲襪,還有內褲,牢牢的遮掩著她誘人的身體。這是陸正光的規矩,他喜歡親手脫去女人的衣服,然後將女人壓在身下肆意的玩弄。因此孟倩自己幾乎赤裸,也沒有脫去秦曉芸的衣服,並且還阻止秦曉芸自己脫衣服。

「爸,你來啦。」聽到有人來,孟倩抬頭,對著四人嫵媚的一笑,便離開了秦曉芸,跑到陸正光身旁道,絲毫不介意自己的走光。看來,她已經徹底的被調教,拜倒在陸正光的雞巴下了。

「啊……別……別走……小孟……別走……唔……癢……癢死了……啊……」失去了孟倩,秦曉芸頓時瘙癢難耐,立刻將右手伸進了褲襪,伸進了內褲,扣挖著自己的蜜穴。左手,則隔著襯衣和胸罩,揉捏著自己的乳房。

「嗯,不錯,幹的很好,你先跟她們玩會,等我將這個會噴奶的大奶婊子肏爽了,再來好好的獎賞你。」陸正光說著,伸手往孟倩濕淋淋的胯下摸了把,便大笑著朝秦曉芸走去。

「啊……你……你是誰……啊……不要……放開我……嗯……啊……啊……好舒服……用力……用力……啊……啊……」突然被男人抱在懷裡,敏感的雙乳被男人肆意的揉捏,還保存著一絲理智的秦曉芸,立馬開口呵斥。可是,很快的,她便在男人粗暴的揉捏下,放下了她的高貴與驕傲,淪陷在身後這個陌生的老男人雙手所帶來的快感中。她甚至感覺到,有一股股的液體,從乳頭中射出,染濕了她的胸罩,染濕了她的襯衣。她知道,那是她的乳汁。她知道,這樣不可以,可是,這種被男人的雙手捏出乳汁的快感,卻讓人沉迷。

她並不知道,因為身體的原因,她很容易高潮,尤其在一邊被肏一邊捏的乳噴的時候,高潮的概率非常高,甚至會出現傳說中的潮噴。那並不是女人受不了刺激而尿噴,而是由大量的淫水急速湧出形成的壯觀的噴泉,當然,有時也會附帶些尿液。可惜,她的丈夫一年也沒幾天在家,即便在家,跟她做愛,也只是採用十分保守的姿勢,甚至在做愛的時候不太摸她的奶子,跟別說將她捏的乳噴了。而她,除了丈夫,便沒有別的男人。因此,她只是覺得自己很敏感,很容易高潮,卻並不知道自己會敏感成那樣。

而現在,她便是這樣,只是被陸正光捏了兩下,便顫抖著高潮了。一直以來,能夠依靠工作忘記忘記情欲,忽略男人,那只是因為,她的高傲,她的冷漠,讓她所接觸的男人,沒有一個能鼓起勇氣觸碰她,玩弄她。即便是她的丈夫,也對她相近如賓。然而,相近如賓的另一個意思,卻是熟悉的陌生人。可以說,活了這麼多年,她並沒有真正的享受過高潮,更別說痛快淋漓的高潮。而現在,卻有個男人給了她高潮。那中感覺,很舒服,舒服的讓她忽略了所有,忽略了身後這個肆意玩弄她乳房的老男人,今天是第一次見面。

「真是個淫蕩的騷貨,才摸了兩下奶子,就騷成這樣了,難怪你的女兒到處勾引男人,連我這個快要進棺材的老人家都不放過。」陸正光嘿嘿笑著,一邊說一邊解著秦曉芸襯衣上的口子。

「主人,你討厭啦,人家才沒有勾引男人。啊……小雪……看我不咬死你……」一旁的吳麗麗正辯解著,卻遭到陸雪的襲擊,她頓時不憤的追逐起來,想要在陸雪那雪白的乳房上,也咬上一口。四個美麗的女人,追逐打鬧中,紛紛被脫光衣服,兩兩一對,玩起了假鳳虛凰的遊戲。

「唔……嗯……嗯……唔……」秦曉芸喘息著,在陸正光解扣子的同時,她主動的抬起下巴,雙唇微張,將自己的香吻獻給了陸正光,她更是主動將香舌伸入陸正光的口腔中,任由他肆意吸允。

很快的,秦曉芸的襯衣便被完全解開,露出裡面被胸罩牢牢包裹著的雙乳。緊接著,胸罩也被脫下,雪白飽滿的雙乳徹底的暴露在空氣中。失去了胸罩,乳房有些下垂,但是雙乳的碩大,卻完全可以掩蓋這小小的瑕疵。在粉紅的乳頭上,還能看到些許白色的汁液,那是她的奶水。

「想不想被大雞巴肏啊?騷貨。」陸正光淫笑著,蠻橫的在她絲襪的胯下部位撕開了一個大洞,又將她的內褲,那快包裹著她身上最隱秘部位的布條扯斷,然後,一手用力的揉捏著那肥碩的乳房,一手撥弄著濕潤的陰唇。摸的興起時,他甚至用力的拍打著她的乳房和胯下,直打的奶水四溢,淫水橫流。

「嗯……啊……啊……舒服……好舒服……啊……用力……打我……打我……啊……啊……唔……癢……好癢……求你……肏我……用你的……大雞巴……肏我……啊……」在陸正光的揉捏拍打下,秦曉芸顫抖著,浪叫著,祈求陸正光的玩弄。從小到大,不管是在家裡,在學校,還是在社會上,她都是寵兒,是是天之驕子,何曾被人如此野蠻粗暴的對待。然而,她卻感覺到,那痛楚中隱藏著的快感。她很爽,從來沒有這爽過。她似乎有著受虐傾向,陸正光打的越用力,她就越興奮。

「真是個淫蕩的婊子。」陸正光大笑著,一個翻身,便將秦曉芸壓在身下,麻利的將自己脫了個精光,趴在秦曉芸身上,屁股一沉,粗大的雞巴便破開了那緊閉的陰唇,狠狠的插進她的陰道中,全根盡沒,龜頭更是狠狠的破開她的子宮口,闖入她的子宮,撞在她的子宮壁上。他一邊抽插著,一邊用力的揉捏著那一對肥碩的大奶,更是張大嘴,輪流的吸允著那兩顆粉色的櫻桃,吞食著那甜美的乳汁。

「啊……啊……好硬……好大……啊……好哥哥……你的……雞巴……好厲害……肏的妹妹……爽……爽死了……啊……」秦曉芸半瞇著雙眼,媚眼如絲,粉紅的雙唇微張,喊出一聲聲淫蕩的浪叫。她伸出雙手,用力的按住陸正光的後腦,不讓他抬頭。她要他連呼吸都要含著她的奶子。她的雙腿時而緊閉,用力的夾住陸正光的腰,讓他插的更深。時而又大張,無力的攤在地板上,讓他的抽插沒有一絲的阻攔,速度可以更快一些。

「叫爸爸,你可是我兒媳婦的好朋友,可不能亂叫。」陸正光似乎很不滿秦曉芸的稱呼,用牙齒用力的咬著她的乳頭,似乎是要將她的乳頭給咬下來。

「啊……爸……爸爸……好爸爸……親爸爸……啊……爽……爽死了……啊……」秦曉芸大喊著,雙腿亂蹬,雙雙亂揮,在陸正光的抽插下,她再一次的高潮了。

「爽了吧,還想不想再爽?」感受到秦曉芸高潮了,陸正光停止了抽插,輕輕的把玩著那對肥大的乳房。

「爽……爽……爸……女兒……被你……肏…的……爽死了……嗯……」秦曉芸顫抖著,喘息著,下賤的說著。她緊閉著雙眼,享受著蜜穴中那跟粗大的雞巴的火熱與堅硬,享受著陰道似乎要被撐裂的脹痛,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騷貨,真不知道我造了什麼孽,生了你這麼個女兒,也不知道平日你給我找了多少便宜女婿。說,告訴爸爸,想不想以後天天被爸爸肏,爸爸的大雞巴可比你找的那些野男人厲害多了吧。」陸正光說著,用力的揉著那肥碩的大奶,直捏的奶水四射,沒多久,那濃白的液體,便打濕了他的雙雙,打濕了她背下的地板。他再一次的聳動著屁股,雞巴再一次的進出于秦曉芸的蜜穴,緩慢,卻有力,每一次的拔出,都只剩龜頭,每一次的插入,都狠狠的撞在子宮壁上。隨著時間的推移,速度,越來越快。

「啊……爸……好爸爸……大雞巴……爸爸……啊……死了……騷女兒……要被……好爸爸……的……大雞巴……肏死……了……啊……嗯……啊……啊……好爸爸……肏我……用力……肏我……肏你騷女兒……嗯……啊……呀……呀……爽……爽死了……爽死了……啊……啊……」秦曉芸淫蕩的浪叫著,雙腿無力的搭在陸正光的肩膀上,隨著陸正光的挺動而晃動著。雙手似乎想要抓住些什麼,可卻什麼也沒抓住。

曾經的高傲與冷漠,在這一刻,徹底的消失不見了,剩下的,只有女人的本能,被肏時放開身心的淫蕩,在享受被肏的快感時,暴露平時深深隱埋的淫蕩。

「騷女兒,爸老了,不行了,你來吧。」陸正光說著,停了下來。隨即身子一翻,兩個人,便成了女上男下。

「唔……爸……你……壞死了……嗯……」秦曉芸哼著,卻十分聽話的服從著陸正光的命令。強忍著身體內那一陣陣強烈的酥麻和無力,秦曉芸用陰道緊緊的夾住陸正光的雞巴,不讓雞巴滑出,扭動著身體,跪坐在陸正光身上。隨後,她搖頭晃腦著,緩慢的扭動著屁股,讓陸正光的雞巴進出於她的蜜穴。

一旁假鳳虛凰的四女,見陸正光躺下,立馬圍了上來。潘穎芳和孟倩分別躺在陸正光的身體兩側,各自霸佔了陸正光的一隻手。吳麗麗則趴在陸正光的身上,粉嫩的陰唇貼在陸正光的嘴上,享受著陸正光的舔舐,而她的臉,則埋進秦曉芸大張的大腿深處,時而舔弄陸正光的雞巴,時而又舔著秦曉芸那被擴張到極致的蜜穴,時而又用力的抓住秦曉芸的屁股,讓秦曉芸扭動的速度更快些,扭動的幅度更大些。慢了一步,沒能占到位置的陸雪,則帶著嫉妒的目光,走到秦曉芸身後,一邊羡慕嫉妒恨的看著正被陸正光玩弄的四個女人,一邊用力的捏著秦曉芸的雙乳,大量濃白的乳汁隨著陸雪的揉捏激射而出,灑落在吳麗麗的身上。

陸正光便這麼躺著,只是動動雙手,動動舌頭,便享受到四個女人誘人的身體,甚至旁邊還有個候補的等待著他的褻玩,這,簡直堪稱帝王級享受。五個女人,彷佛最低賤的妓女般,拋開了貞潔,忘記了倫理,沉迷在身旁這個老男人所帶給她們的快感中。五個女人,有四個,是又心愛的老公或則男朋友的,哦,有一個女人的老公已經死了,可也算是有老公的。然而,她們,卻給她們心愛的那個男人,戴上一頂閃閃發光的綠帽子。五個女人,有一個,是陸正光的兒媳婦,一個,是陸正光外孫女,還有兩個,也成為了陸正光的幹女人,可是,她們卻亂倫著,赤裸著享受著陸正光的玩弄,甚至是極力的勾引陸正光,讓爭取陸正光玩弄她們,肏她們。只有吳麗麗,跟陸正光,既沒有血緣上的關係,也沒有稱呼上的關係。她只是個性奴,陸正光的性奴,陸正光唯一的性奴。性奴,這個低賤的稱呼,讓她很興奮,非常的興奮。而一邊看著女人被肏,一邊聽著她們不停的喊著爸爸、外公,同樣讓她興奮。因此,她霸佔著性奴這個稱呼,不管是現在的這些女人,還是以後的女人,都只能當陸正光的女兒或者孫女。而她,則要用性奴的身份掌管這些女兒孫女們,這會讓她很自豪,很有成功感。

「啊……嗯……啊……爽……好爽……啊……哈……哈……啊……小雪……用力……嗯……用力……捏我……捏我的……奶子……我下賤的奶子……癢……癢死了……擺脫你……捏……用力捏……捏爆它……啊……啊……嗯……爸……好爸爸……親爸爸……肏我……用你的大雞巴……肏我……用力肏我……啊……女兒……的……騷屄……好癢……求求你……求求你……將人家的屄……肏爛……啊……」秦曉芸搖頭晃腦著,大聲浪叫著,享受著身體被玩弄所帶來的快感,雪白的屁股沉浮著,粉嫩的陰唇快速的吞吐著陸正光的雞巴,享受著那炙熱的大雞巴所帶來的快感。她十分認真的扮演著女兒為她設計的角色,演繹著女兒腦海裡構想的劇本,一個淫蕩的女兒與父親的亂倫大戲。

「啊……啊……嗯……哈……呀……呀……啊……呀呀呀呀呀呀呀……」秦曉芸突然躺進陸雪的懷裡,雙手用力的撐著地板,濕淋淋的胯下高高挺起,甚至甩掉了陸正光的雞巴。她仰著頭,大聲尖叫著,肥碩的雙乳同時射出兩股濃白的液體,無法閉攏的陰唇也同時射出一股透明的液體,三個點同時射出三股泉水。她高潮了,這次個高潮,很爽,很強烈,爽的她都潮噴了,將兩種不同顏色的液體灑在陸正光和吳麗麗的身上。

許久,她的屁股,才重新落下。她卻攤在了地上,再也鼓不起一點力氣,甚至連將雞巴送回蜜穴的力氣都沒有了。她如同一灘爛泥,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著,只是這攤爛泥在不停的顫抖著。

「終於輪到我了。」見秦曉芸倒下,沒有再爬起,陸雪頓時開心的笑了,大大的雙眼瞇成了月牙兒。這一次,她搶到了先機,快速的將秦曉芸的腿挪開,頂上了秦曉芸的位置,將陸正光的雞巴送進自己的蜜穴中,她甚至吐著舌頭扮鬼臉,宣告著她的開心與興奮。

很快的,屋中,便又響起了女人淫靡的浪叫聲,久久不停。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