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頭的後宮

第四章

起了個大早,將客廳那大戰後的痕跡收拾好,接著,又做了一份簡單的早餐,然後,陸正光回到了主臥室。

這裡,是他的家,不過,因為兒媳婦和孫女太過漂亮,他已經差不多半年沒回來了。主臥室,不是他的臥室,也不是他孫女的臥室,而是他的兒媳婦的臥室。不過現在,臥室的大床上,躺著的,卻是兩個赤裸的,嬌滴滴的小美人兒,她們的身上,佈滿了男人玩弄後的痕跡。

「起來了,再不起來,你那下賤的媽媽就回來了。」陸正光走到床邊,同時拍了下兩女暴露在外的屁股,說道。

「唔……」突然的拍打,吳麗麗和陸雪吃痛,睜開了眼睛,聽到陸正光的話,連忙起身,將衣服套在了身上。吳麗麗的衣服,是一件遮住大半大腿的百褶裙和一件T恤,陸雪則是一件漫過膝蓋的連衣裙,沒有胸罩,也沒有內褲,陸正光不允許她們穿,因為脫起來太麻煩,太浪費時間。事實上,如果不是兒媳婦快回來了,如果不是還不將兒媳婦給肏了,她們身上絕不會有衣服。或許,會有些布片遮羞,那也只是為了增加美感,絕不會這般的嚴實。

終於回到家了,潘穎芳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掏出鑰匙開門。她是個護士,奮鬥了這麼多年,才在一年前,當上了護士長。不過,即便身為護士長,她也依舊要值夜班。好在丈夫已經死了,倒也不用聽到什麼怨言。而昨天晚上,便輪到她值夜班。她不知道的是,當她在大半夜,托著疲憊的身體巡視著病房的時候,在她的家裡,在她的床上,她老公的爸爸,她的公公,將她的女兒和她最好的朋友的女兒,脫的一絲不掛肆意的玩弄,甚至將精液射入她們體內。

「爸,你回來啦,什麼時候來的?也不跟我說下。麗麗,你也在啊,你媽還好嗎?還是天天帶在學校工作不回家嗎?」當走到客廳,看到餐桌旁正吃著早餐的三人,潘穎芳很是驚訝的說到。

「小芳回來啦,很累吧,來,吃點東西,吃完了去睡會。你呀,都當護士長了,還這麼賣力。」陸正光微笑的說著,去廚房拿來個小碗,幫潘穎芳盛上滿滿的一碗白粥。潘穎芳並沒有注意到,陸正光從廚房出來的時候,手上的碗裡,有一層淡淡的白色粉末。很快便被滾燙的白粥融化了。

「哦,好,謝謝爸爸。」潘穎芳露出疲倦的笑容,走到餐桌前坐下,享受著陸正光特意為她準備的加料的白粥。

慢慢的吃著早餐,時不時的說上一些漫無邊際的話題。漸漸的,潘穎芳感覺很是悶熱,彷佛空氣都凝固了,連呼吸的有些困難,她恨不得立馬將自己脫光,以緩解那怪異的悶熱。她甚至隱約感覺到,有一股莫名的瘙癢,從乳房,從雙腿間流出,傳到了大腦。而且,當她感覺到的時候,那股瘙癢,便快速的清晰,膨脹,無止境的膨脹。洶湧的欲火,焚燒著她的肉體,焚燒著她的靈魂。

如果是平時,出醫學院畢業,混到護士長位置的她,在藥性剛剛開始發作,甚至還沒發作,她便能感應到,能夠知道被人下藥了。然而, 現在,辛苦了一夜,早已疲憊不堪的她,卻將這些,歸咎於太過勞累了,累的都出現幻覺了。

她強忍著心頭的欲火,甚至只能將雙腿緊緊的閉攏,微微的摩擦,以緩解雙腿深處難耐的瘙癢,她處處小心,就是為了避免被人發現。卻不知道,她的一切動作,都被身旁的一男兩女看在眼中。陸正光淫笑著,期待著不久後的性福的到來。吳麗麗邪笑著,那是報復得逞的笑容。陸雪則低著頭,不敢看她。她不忍,她同情,可是最終只是在一旁看著,等待親身母親即將被親外公肏的可怕事實發生。

「我……我吃飽了,我先……先去睡會。」十多分鐘後,潘穎芳終於忍不下去了,匆忙放下碗筷,匆匆的說了一聲,便朝自己的臥室走去。

可惜,被瘙癢折磨了這麼就的潘穎芳,只感覺那原本短短的路程,此刻,卻是那樣的漫長,彷佛永遠走不到盡頭。她無力的靠著潔白的牆壁,一步都走不動,她緊緊的閉攏雙腿,甚至用手摀住胯下,顫抖著,喘息著,彷佛一個尿急卻找不到廁所的女人。她不知道,她的公公,在愜意的欣賞著她那微微翹起,被黑色的短裙緊緊包裹著的,輕輕扭動著的碩大的臀部。

「小騷貨們,你們先玩著,我得去肏那個賤婊子了。你們看她都騷成什麼樣了,再不肏,指不定她去找多少野男人,我陸家的名聲,可不能敗壞在她手裡。」陸正光說著,摸了摸吳麗麗的乳房,又挖了挖陸雪的蜜穴,然後走向了潘穎芳,那個他意淫了無數次的兒媳婦。

「小芳,怎麼了?沒事吧?」陸正光走到潘穎芳身旁,關心的問著,臉卻差不多枕著她的肩膀,那呼出的熱氣,全部噴在了她敏感的耳朵上。他的手,更是毫無顧忌的摸著她豐滿異常的屁股。

「唔……嗯……我……我沒事……沒事……」潘穎芳喘著粗氣回答著,對於公公的侵犯,她沒有拒絕,沒有呵斥,她甚至將屁股翹的更高,以便陸正光摸的更順手。對於男人的輕薄,她早就習慣了,比較她這麼漂亮,又有著讓無數男人為之心動的屁股,被輕薄,被揩油,在就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了。在擁擠的公交、地鐵、電梯,甚至是人滿為患的演唱會上,她遇到過無數次襲胸、摸臀事件。甚至有幾次,丈夫就站在旁邊,她卻被陌生的男人將手伸進她的群內,揉捏她豐滿的屁股,撫摸她敏感的陰唇,甚至將她的絲襪撕開扣挖她的蜜穴。丈夫死後,這,便是她唯一接觸男人的時刻。她並不淫蕩,至少,她並沒有去找男人。截止現在,肏過她的男人,還只有她丈夫一人。至於摸過她的男人,那就太多太多了,多的無法計數。她並不淫蕩,不拒絕,甚至可以說在享受,這並不代表她就是一個淫蕩的女人,這只是一個漂亮的喪夫女人唯一發洩性欲的方式而已。何況,這也是證明一個女人有多大魅力的一種方式。

「真的沒事嗎?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不會是生病了吧?」陸正光說著,用手摸了摸潘穎芳的額頭,似乎了替她量體膚,看看她是否發燒了。然而,他的手掌,只在她額頭停留了兩三秒,便順著她紅頭的臉頰,雪白的玉頸,最後,停留在他高聳的胸前,隔著薄薄的襯衫,揉捏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掀起了她的短裙,鑽入她的裙內,隔著光滑的絲襪和內褲,把玩著她豐滿的屁股和敏感的蜜穴。

「嗯……唔……爸……我……嗯……」潘穎芳顫抖著,發出輕微的呻吟聲。她的意識並沒有消失,她清楚的知道她正在被公公輕薄著。然而,潛意識中,她卻將這當做是意淫。只是,這一次意淫的對象,比以前更加的大膽,更加的羞人,更加的不可思議。

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會有,或者曾今有過意淫對像,或許是偶像、戀人、伴侶、朋友,甚至是親人,甚至是只見過一面的陌生人。有的時候,甚至意淫的物件,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群。好色,不只是男人有,女人也有。只是大多數女人都將這深深隱藏起來,不讓他人知曉。潘穎芳也有,在夜半三更寂寞時,她會躺在以前更丈夫大戰的大床上,意淫著,自慰著,幻想著被別人男人肆意的玩弄。她甚至幻想過,自己被無數的男人排著隊一個接一個輪流姦淫,而她的丈夫卻被綁在一旁,挺著雞巴痛苦的看著她,連打手槍都不能。也曾經幻想過,在過年的時候,她赤裸著躺在大門口,張開雙腿,讓每一個前來拜年的男性親朋狠狠的肏一番,讓每一個男人,都將精液,射進她的子宮。屋子裡,是肏過她的親朋討論著肏她的心得,屋子外,是等待肏她的親朋討論著等下要用什麼樣的姿勢肏她。她,則躺在門口,放聲浪叫著。而她的丈夫,則一會而跑進屋裡,對某一個人說,你剛才太厲害了,將我老婆肏的如何如何,一會而又跑到屋外,建議說肏我老婆時應該怎樣怎樣,我老婆才會更騷。意淫是瘋狂的,意淫是無羞恥無下限的,很多人,都憑藉著意淫,享受到現實中所無法享受到的快樂。

「唔……唔……」潘穎芳轉過臉,主動的吻住了陸正光,主動的將香舌伸進陸正光的口腔裡,與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任由他肆意的吸允。她貪婪的吞食著他的口水,又將自己的口水送入他口中。她主動的脫掉自己的襯衫,脫掉自己的胸罩,脫掉自己的短裙,脫掉自己的絲襪,全身上下,只留下一件小小的內褲,遮掩著最後一絲羞澀。她迫不及待的脫掉了陸正光的衣服,脫掉了他的褲子,脫掉了他的內褲,握住他火熱堅硬的雞巴,癡迷的套弄著。她彷佛被催眠了般,儘管意識清醒,卻始終堅信自己只是意淫。

「婊子,騷貨,我怎麼會讓兒子娶了你,道德敗壞,真是道德敗壞啊。」陸正光咒駡著,將潘穎芳推到在地,讓她跪趴著,將屁股高高翹起。然後,將她的內褲撕的粉碎,將雞巴插入她早已濕透的蜜穴中。他一邊快速的抽插著,一邊用力的拍打著她豐滿雪白的屁股,彷佛那兩片彈性十足的臀肉,是一架造型獨特的鼓。他彷佛蹲馬步般,卻用自己的雞巴,狠狠的肏著兒媳婦的嫩穴。

「啊……啊……好爽……好爽……爽……爽死了……啊……嗯……爸……肏我……用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肏我……啊……爸……好癢……婊子的騷屄……癢死了……啊……爸……求你……用你的大雞巴……將婊子的騷屄……肏爛……啊……爽……爽……啊……啊……」潘穎芳跪趴著,屁股高高翹起,扭動著,配合著來自公公的抽插,她顫抖著,搖頭晃腦,放聲浪叫。這舒爽,比被人揩油更加的舒服,比自慰更加的舒服,她癡迷,她沉淪,她想死在這次意淫中,永遠不再醒來。可惜,這,卻並不是意淫。

「啊……啊……哈……呀呀……泄了……泄了……呀……呀……啊……啊啊啊啊……」潘穎芳顫抖著,尖叫著,大量的淫水從兩人結合的地方湧出,噴灑在地板上。這麼多年了,她終於再一次被男人肏到了高潮。她無力的癱在了地板上,喘息著,痙攣著,只是屁股依舊高高的翹著,依舊承受著李正光的抽插。

潘穎芳滿足了,在享受了一次高潮後,她滿足了,她並不是一個貪心的人。可惜,陸正光卻遠遠沒有滿足,他將她抱起,一邊肏,一邊走,走到客廳沙發前,將她放在茶几上,趴在她身上,一邊快速的抽插她的嫩穴,一邊用裡的揉捏她的乳房。時不時的低下頭,咬住她的乳頭狠狠的吸允,或者含住她的唇,來一個漫長的濕吻。

「唔……嗯……啊……啊……爸……停……停會……我……我受……受不了了……啊……啊……不……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潘穎芳雙手死死的抓住透明的茶几邊緣,雙腳撐在茶几上,時而緊閉,時而大開。她歇斯底里的叫喊著,換來的,卻是急速的抽插,那帶給她無盡的快感與痛苦的抽插。淫水跟隨著雞巴的抽插而溢出,一股接著一股,染濕了茶几,染濕了地板。高潮伴隨著雞巴的抽插而降臨,一波接著一波,讓人瘋狂,讓人癡迷。

「停下?怎麼可以。你可是老師,你現在可是在教學,你的學生們正看著你呢,你怎麼能說停下這種話。」陸正光一邊快速的抽插,一邊搖著頭說道。旁邊,正如他所說的那般,吳麗麗和陸雪正一臉認真的看著潘穎芳以身教學的性教育,似乎是害怕學的東西太多記不住,吳麗麗還用DV將這教學場景一點不落的記錄了下來。

「我……我……啊……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啊……會……會死的……啊……呀……呀……呀呀呀呀……」潘穎芳大叫著,顫抖著,在陸正光的抽插中,小腹高高的挺起。她流著口水,翻著白眼,享受著這最激烈的一次高潮。不知道是太累了,還是陸正光太厲害了,當這一次高潮結束後,潘穎芳閉上了雙眼,昏迷了過去,或者說,沉睡了過去。

「沒用的賤貨。」看到兒媳婦昏迷了,陸正光咒駡了一句,卻還是放過了潘穎芳。或許,他覺得,肏屍體實在沒意思吧。他邪惡的雙手,伸向了一旁的吳麗麗和陸雪。沒多久,這空曠的客廳,便有響起了肉體的碰撞聲和女人的浪叫聲。

當夕陽開始落下的時候,昏睡中的潘穎芳,終於醒了。當她睜開雙眼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躺在地板上,身無寸縷,全身,說不出的酸痛,尤其是雙腿間的蜜穴,如同曾經被撕裂了般,說不出的痛。她明白,自己被男人肏了,而且,肏的很厲害。

「怎麼會這樣?」她喃喃自語著,艱難的坐起身,卻發現不願處,還躺在三具裸體。一男兩女,一老兩少。那是她的公公,和她的女兒侄女。她頓時明白,她的寶貝女兒和漂亮的侄女,都被她的公公給肏了。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這樣?」潘穎芳雙眼朦朧,身體微微的顫抖,似乎不願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她的身上。可是,不知怎的,她的雙眼,竟然一直沒有離開過陸正光那軟趴趴的小蚯蚓。不知不覺間,她竟然爬到了陸正光身旁。

「早上就是你欺負我嗎?也不怎麼厲害嘛。」潘穎芳紅著臉,茫然的說著,她甚至伸出手,撥弄著陸正光的雞巴。她記起了早上發生的荒唐事,也記起了陸正光帶給她的一次次的高潮,那種感覺,讓她興奮,讓她癡迷,記憶中,即便是丈夫,也沒有讓她那般興奮過。不知何時,她竟然將臉埋在了陸正光的小腹上,張開雙唇,伸出舌頭,舔弄著陸正光的雞巴,感受著那雞巴在她的口腔中一點點的變硬。如果說,早上事情的發生,是因為藥物的作用,她可以找藉口,說自己並不願意。那麼,現在,她卻是主動的,主動想要跟公公的做一些特殊的事情。

敏感的雞巴被舔舐套弄,陸正光本能的硬了。他並沒有醒來,這,只是身體的本能而已。當雞巴硬到了極致的時候,潘穎芳卻嫵媚的笑著,中斷了舔舐,癡迷的看著那被她挑逗的勃起的雞巴慢慢的軟化。當雞巴徹底的軟化後,她卻又開始舔舐起來。如此幾番,她就像一個調皮的孩子,玩弄著最喜歡的玩具。

好一會兒,在肚子饑餓的抱怨聲中,潘穎芳這才放過了那可憐的一會硬一會軟的雞巴,起身,走進廚房,穿上一件長長的圍裙,開始做飯。她似乎已徹底的墮落了,並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身體,連穿上圍裙,也只是為了炒菜時不至於讓油濺到身上而已。

受到飯菜香味的誘惑,陸正光終於醒來了,摸著滿是皺褶的肚皮,陸正光微笑著朝廚房走去。當走到廚房門口時,卻看到,一個誘人的背影。那平坦的背部,豐滿的屁股,還有那修長的雙腿,無不讓人熱血澎湃,欲火狂燃。尤其是那雪白豐滿的屁股,還有那幽深的屁縫,更是讓人無法挪開視眼。那上面,甚至還能看見,早上他施暴後殘留的淡淡的掌印。

喉頭滾動著,陸正光舔著嘴唇,走到潘穎芳身旁,猛的將她抱住,雙手穿過她的腋下,伸入圍裙中,抓住那誘人的雙乳用力的揉捏著。火熱堅硬的雞巴則陷入她的屁縫中,慢慢的摩擦著。

「啊……」忙碌中潘穎芳,突然遭受襲擊,她本能的尖叫一聲,回頭望去。當看清了來人後,她卻放鬆了下來,靠在陸正光懷裡,不但不拒絕,還十分的享受,甚至張開雙腿,翹起屁股,示意陸正光趕快插進她敏感的蜜穴。

「爸,你討厭啦,剛醒來就想肏人家。人家是你兒子的老婆,又不是你老婆。」潘穎芳嬌笑著,一邊輕輕的攪動著鍋中的魚頭豆腐湯,一邊扭著屁股磨著他的腹部。

「嘿,我那沒有的兒子死的早,喂不了你了,我這當爸的,當然等將你喂的飽飽的,要不然你在外頭勾引男人怎麼辦。」陸正光淫笑著,順勢將雞巴插入潘穎芳濕潤的蜜穴中,輕輕的抽插著。

「啊……討厭啦……人家還在做飯……啊……嗯……唔……唔……」潘穎芳口中不依的說著,卻扭動的下身,配合著陸正光的抽插,甚至還轉過頭去,獻上自己的香吻。

這一天,對於陸正光來說,是幸福的一天,他終於肏了他的兒媳婦和孫女,讓她們趴在他的身下,接受他的玩弄和鞭笞。這一天,對潘穎芳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一天,在藥物的作用下,她被迫亂倫了,被丈夫的父親脫光了衣服狠狠的肏,在藥性過後,她心甘情願的亂倫了,赤身裸體的躺在公公的懷裡,被公公任意的玩弄。丈夫死後,她又有了男人,一個跟丈夫有著血緣關係的男人,一個比丈夫更加厲害的男人。這一天,對於陸雪來說,是充滿歉意的一天。在閨蜜的勸說下,在外公的抽插下,她同意了她們的計畫,將自己的母親送入了外公的懷抱,在外公蠻狠的抽插下發出淫蕩的叫喊,而她卻在一旁看著。這一天,對於吳麗麗來說,卻是報復的結束。她的第一次,被一個醜陋的老頭奪取,她的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卻主動的給了那個醜陋的老頭。在仇恨的驅使下,她自願成為性奴,也讓那個奪走她男朋友,害她失身給一個老頭的女人,以及她的母親,都變成了性奴,還是亂倫的性奴。她很開心,她很滿足,在享受著男人的抽插中,興奮的回憶著報仇的過程。

這一天,這個屋子,充滿了女人的浪叫,充斥著男歡女愛的痕跡。廚房、客廳、廁所、浴室、陽臺、臥室……每一個地方,都染上了女人的淫水。浪叫聲此起彼伏,直到深夜。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