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頭的後宮

第三章

「你確定她真的會來?」悠閒的坐在沙發上,陸正光一手抱著吳麗麗,手掌伸入她那單薄的睡衣著,揉捏著她的乳房。另外一隻手,則拿著一個胸罩,時不時的聞聞。胸罩很保守,是正常的婦女一般的穿著。不過,這個胸罩,卻不是吳麗麗的,而是她母親的。因為身體的關係,她的雙乳一直以來都會泌乳,而且份量充足。有的時候,甚至不等她擠出來,奶水便會溢出,染濕她的胸罩。久而久之,她的胸罩,便有了一絲淡淡的奶香。也正因為如此,每次出門,她的包包中,都會有兩件胸罩。

「哼,當然,我現在可是生病了耶,她怎麼會不來。」吳麗麗道。

「你不是說她強了你男朋友嗎?這朋友應該是做不成吧。」陸正光有些懷疑的問道。

「嘿嘿,主人,這你就不知道了。在你那淫蕩的孫女眼中,我可是比任何人都重要的。」吳麗麗抬著頭,驕傲的說道。哪裡知道,她剛一抬頭,陸正光便順勢吻住了她的唇。

「唔……唔……嗯……討厭……就知道……欺負人家……嗯……」好不容易方才擺脫了陸正光的嘴,吳麗麗喘息著,媚眼如絲的哼著,卻主動的張開雙腿,抓住陸正光的手伸到胯下,讓他肆意的玩弄她的蜜穴。

「叮鈴鈴……」突兀的門鈴聲響起,原本相擁著亂來的男女立馬分開,齊齊回頭看向緊閉的大門。

「來了,主人,快,快躲起來,別讓她看到。」吳麗麗一邊說著,一邊快速的整理著淩亂的衣服。

「哦好好,那我先走了。」陸正光點頭,挺著早已堅硬的雞巴躲進了主臥室。

再三確認不會露出破綻後,吳麗麗這才打開了門。果然,來人正是陸正光的孫女陸雪,似乎剛從學校出來,來不急換衣服,身上還是寬鬆的校服,因此倒也看不出她的身材有多好,不過僅憑那一張美麗的臉孔,便足夠無數男人為之心動了。

「麗麗,你……你還好吧,怎麼就突然病了呢?有沒有去看醫生啊?還有,吃藥了嗎?校長也真是,你都生病了她也不回來了,工作有那麼重要嗎。」剛一進門,陸雪便關心的問道。

「嗯,剛睡了下,現在好多了。」吳麗麗點頭說道。說真的,一看到她,她便一肚子火,滿腦子都是她靠在那個男人懷裡的情景。不過一想到馬上,她就會被她爺爺肏,肏的死去活來,吳麗麗的興奮了。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嚇了我了。你不知道,早上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差點沒嚇死我。哼,都怪那個老處女,要不是她攔著,我早上就過來了。」陸雪一邊說著,一邊輕輕拍著胸口,以顯示她被嚇的不輕。

「好啦,現在不是沒事了嘛。我買了你嘴愛喝的橙汁,你先做會,我去倒。」吳麗麗說著,便向廚房走去。

「不用了,我去倒就行了,你可是病人,要多休息。」陸雪連忙跟了上去說道。

「哎呀,我還沒那麼沒用。好啦,出去啦。」吳麗麗說著,用力將陸雪推出了廚房。她可是要借機下藥啊,怎麼可能讓她來。

「你……好好好,你倒,你倒。」看她如此堅持,陸雪只好隨她。走到沙發前坐下,胡亂的找著電視看,可惜,這個時間段,都在播新聞,實在是沒什麼好看的。

「來了來了,你嘗嘗,挺甜的。」吳麗麗微笑著將裝滿橙汁的杯子遞給了陸雪。

「哦,好,謝謝。」陸雪接過杯子,甜甜的笑了笑,喝了起來。

「怎麼樣,好不好喝?」吳麗麗問道。

「嗯,好甜,好喝。」陸雪點著頭,時不時的喝兩口。她笑的很甜,雙眼都變成了月牙兒,十分可愛。

在嬉笑胡聊中,時間不知不覺的飛快流逝。喝入肚中的無名藥物,漸漸的起了反應。陸雪只感覺渾身莫名的燥熱難耐,瘙癢難耐。她紅著臉,將校服的拉鍊拉到胸口,露出裡面大片雪白的肌膚和白色的緊身背心。她捏住領子,輕輕的扇動著,試圖減輕肉體的燥熱。她微微的扭動著大腿,試圖用著輕微的摩擦減輕私處的瘙癢。然而,她的一切動作,都是無用的。相反,隨著時間的推移,那股莫名的燥熱和瘙癢,更加的清晰,更加的嚴重,更加的讓人難以忍受。

「小雪,你怎麼了?怎麼臉這麼紅?」吳麗麗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頭是萬分的得意,卻有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關心的問道。然而,她的手,卻不著痕跡的觸碰了下陸雪的乳房。

「唔……」這一下輕輕的碰觸,卻帶給陸雪莫大的快感。這一下幾乎可以忽略不記的觸碰,如同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徹底的撕毀了她最後的防線。她再也忍不住了,不顧吳麗麗就在身旁,將校服徹底解開,將手伸進背心中,揉捏著自己的乳房。將手伸進褲內,撫摸著早已濕潤的陰唇。

「唔……好癢……好難受……嗯……」陸雪一邊呻吟著,一邊在吳麗麗的注視下手淫。她知道這樣不好,太羞人了,以後可怎麼見人啊。可是,這種事,一旦開始了,便停不下來。就算明知道這樣不可以,心裡頭也無數次的說著停下,快停下。可雙手,卻始終無法離開自己的乳房和蜜穴。

「哼,看你還裝不裝純。騷貨,你就是個騷貨,天底下最下賤最淫蕩的騷貨。你跟你那大屁股老媽一樣,除了勾引男人,除了張開腿讓男人肏,什麼都不會。」吳麗麗看陸雪已經無法自拔了,索性拋下那強裝出來的虛偽的假笑,咬牙切齒道。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嗯……我沒有……我沒有……嗯……啊……」陸雪搖頭,辯解著。可是如今的她,是如此的淫蕩,她現在的辯解,是何等的無力。好歹她算是想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了,可是,想明白了又能怎樣,她根本就逃不了,除了用自摸來緩解身體的瘙癢,她什麼都做不了。

「哼,這話,還是將給等下肏你的男人聽吧。」吳麗麗陰笑道。現在的她,沒有了往日的美豔的高傲。她,就是個惡魔,為了報仇,無所不用其極,犧牲肉體又算什麼,犧牲母親又算什麼,只要能報仇,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她還要讓她的仇人,享受亂倫之痛。

「男……男人……不……不可以……麗麗……求你……不要這樣對我……」聽到男人兩個字,陸雪慌了。的確,她現在很需要男人,她的身體,非常需要一個男人來蹂躪,踐踏。可是,她卻又異常的排斥男人。她的心中,只愛一個男人,那就是吳麗麗以前的男友,她現在的男友。她是個保守的女人,在她心中,一個女人,只能將身體給一個男人。她無法接受別的男人的侵犯。她知道,吳麗麗既然給她下了藥,就覺不給讓她男朋友過來。

「害怕了嗎?哈哈,我就喜歡你害怕的樣子,多淫蕩,多楚楚可憐啊。哼,等下,你會更害怕的,慢慢享受吧。哦,對了,我會幫你將這次難忘的一夜完完整整的錄下來的,絕對不會漏掉一秒,你可得好好表演哦,說不定那個賤男人會看到的,哈哈……」吳麗麗大笑著說道,笑完,便沖著主臥室喊道:「主人,你可以出來了,這個爛婊子已經將她的賤屄準備好了,就等著你肏了。」

「來了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徹底的打破了陸雪的最後一絲奢望。緊接著,主臥室的門打開了,走出來一個男人,一個老男人。

「外……外公……你……你……」陸雪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走來的老男人。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那個慈祥的,疼愛她的外公,竟然會夥同她最好的朋友害她。她不敢相信,馬上就要侵犯她的男人,竟然是她的外公。那花白的頭髮,那滿是皺紋的熟悉的臉,告訴她,她沒認錯人。可是,他的穿著,卻也告訴了她,他不是來救她,而是來侵犯她。因為,陸正光的身上,只有一條褲衩,灰色的三角褲衩。

「乖孫女,想不想外公啊?這麼久沒見,外公可想死你了。」陸正光一邊說著,一邊朝陸雪走來。雙眼,直直的盯著陸雪的乳房和胯下。一眼就可以看清,陸雪的小背心和褲子裡手掌的聳動。她想停,卻停不下來,一旦停下自摸,恐怕下一秒就會瘋癲。剛才,還沒出來之前,陸正光還十分的忐忑,十分的擔憂。可是,一走出臥室的門,看到滿臉通紅,媚眼如絲,正淫蕩的自摸的陸雪,什麼擔憂,什麼倫理,什麼忐忑,都立馬給拋到九霄雲外。現在的他,只想肏她,用他的大雞巴,狠狠的,肏死她。而陸雪,也不由自主的將眼神,瞄想了陸正光內褲上那一大坨的凸起。她實在是被折磨的夠嗆,實在是太癢了,實在是太需要一個男人了。即便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她的外公,即便無法接受男友之外的男人的侵犯,更無法接受亂倫,可是她還是忍不住的盯著陸正光那早已堅挺的雞巴猛看。

不得不說,吳麗麗找來的藥藥效實在太好了。這藥,只是勾起了女人深深隱藏在心底深處的欲望,卻並沒有奪走她的意識,而且,將欲望,放大十倍、百倍、千倍……陸雪的意識依舊存在,依舊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是萬萬不能做的。可是,有意識,又能怎樣。這些微的意識,就好像一片樹葉,在滔滔欲海浪波中翻騰掙扎,卻隨時會被一個小小的海浪擊沉,擊碎。

恐懼,永遠是漫長的。可是,不管如何的漫長,那不願到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在陸雪的搖頭哀求中,陸正光走到了陸雪身旁,跪在她的雙腿間,伸手拉著她那寬鬆的校褲。即便口中不停的說著不可以,即便心頭一直吶喊著不可以,可是,陸雪的身體,還是非常配合的,甚至可以說是迫不及待的配合著陸正光的脫褲行動。很快的,校褲便被脫下,扔在了一旁,露出那緊緊包裹著屁股和蜜穴的內褲。內褲是粉紅著,有著些許的蕾絲花邊,看上去並不性感,卻很是可愛。內褲內,有一隻手,不停的聳動著,正中間,已是濕了大片。

吳麗麗站在一旁,一手拿著DV機拍著,一手用力的脫下陸雪的校服,扯爛她的背心,扔掉她的胸罩,然後,用裡的捏著她的奶子,口中還不斷的嘟囔著,似乎很是不忿兩人孫女外公的稱呼。要知道,在陸正光面前,她也僅僅只是自稱麗奴,她怎麼可以叫他外公,那樣算起來的話,她是不成了她主子了?這怎麼可以。

「安啦,別管什麼稱呼了,不管怎樣,你都是最大的,可以了吧。而且,你不覺得,外公肏孫女,更刺激嗎?」聽到吳麗麗的抱怨,陸正光嘿嘿笑著,拍了拍她豐滿的屁股安慰道。說完,便拉出陸雪的手,將臉埋進陸雪的雙腿間,伸出舌頭個著內褲舔舐著那鼓脹的兩片山丘。

「嗯,也對。」想了想,吳麗麗便想通了,點著頭,老實的站在一旁,用DV錄下這淫靡的時刻。

舔了會,或許覺得隔著內褲舔不夠爽,陸正光索性將陸雪的內褲給扯掉,這一下,陸雪可真的是完全赤裸了,誘人的身體,沒有一絲遮掩的暴露在陸正光眼前。讓陸正光驚奇的是,陸雪的胯下,那粉嫩飽滿的陰唇四周,如同剛出生的嬰兒般,光滑如鏡,沒有一根毛發。

「真漂亮……」陸正光死死的盯著那近在咫尺的胯下,喉頭一陣滾動,他猛的低下頭,張大嘴將那粉嫩的陰唇完全含住,大口的吸允著。他伸出舌頭,胡亂的舔舐著那敏感的陰唇、陰核,甚至用舌頭撐開緊閉的陰唇,舔舐著那濕潤的膣肉。

「唔……嗯……啊……嗯……外……外公……不可以……不可以的……嗯……啊……」陸雪口中說著不可以,卻主動的抓住陸正光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讓陸正光的放肆的揉捏玩弄她的乳房。她伸手用力的按住陸正光的頭,讓陸正光的臉緊緊的貼在她的跨下,不讓他抬頭。她的雙腿時而大張,讓陸正光能夠舔的更深,時而緊閉,用力的夾住陸正光的臉,不讓他離開。女人,在做這種事的時候,思維上的拒絕,只是最後的一絲遮羞布,肉體的反應,才是最真實的回答。

「主人,這個騷貨不願意讓你肏呢,你就放過她吧,還是來肏麗奴吧,麗奴的騷屄也很癢呢,很想被主人的大雞巴肏呢。」聽到陸雪的拒絕,吳麗麗的眼珠一轉,陰笑著說道,一邊說,還一邊撩起睡裙,撫摸著自己的蜜穴。那模樣,十分的嫵媚淫蕩。

「哦,這樣啊,唉,太讓人傷心了,算了,既然你不願意,那就放過你了。還是肏麗奴吧,麗奴,過來,讓主人好好肏肏你的小騷屄。」老奸巨猾的陸正光,豈會不知道吳麗麗的心思。心想那樣也不錯,便順著吳麗麗的話說著,說完,還真的起身,放過了陸雪,坐在一旁,示意吳麗麗過來。

吳麗麗會心的一笑,將DV放在茶几上,便跪在陸正光的雙腿間,脫掉他的三角褲衩,握住那火熱堅硬的雞巴,伸出舌頭細細的舔著,彷佛舔食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般,一臉的滿足幸福。

「唔……別……嗯……」陸正光的離去,將那壓制著瘙癢的酥麻也一併帶走了,陸雪只感覺,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說不出的瘙癢難耐。她想要叫住陸正光,讓他繼續玩弄她的身體,可是,內心的羞恥,卻讓她終究還是沒有開口。她回到了一開始的狀態,用自摸,來緩解肉體的瘙癢。可惜,在享受過男人的侵犯後,自摸,早已無法滿足她,她甚至感受不到一絲的快感,更別說緩解瘙癢了。

不過短短兩三分,陸雪便忍不住了,靠在了陸正光的懷裡,用裡的將他的手掌壓在自己濕淋淋的胯下。可惜,她幻想中的酥麻卻並沒有到來,就像一只有溫度的塑膠手,一動不動。

「怎麼,發騷了?想被肏了?剛才不是一直叫著讓我放開你嗎,怎麼現在這麼下賤的用你的騷屄貼我的手了。」陸正光微笑著說著,享受著孫女濕熱的私處和吳麗麗溫柔的口交,好不逍遙。

「外……外公……別……別說了……別說了……」陸雪皺著眉,哀求道。

「好好,不說了,不說了,麗奴,咱們進放,讓我好好肏肏你。」陸正光說著,縮回手,拍了拍吳麗麗羞紅的臉頰,作勢便要起身。

「不……別……別走,外公,求你,別走,別走。」看到陸正光要走,陸雪急了,連忙緊緊的抱住陸正光的脖子,赤裸的身體完全壓在陸正光的身上,阻止他起身離去。

「你幹什麼,這樣子成何體統,快起來。」陸正光板著個臉嚴肅的說道,伸出雙手看似要將她推開,實際上,卻握住她的雙乳,用力的揉捏起來。

「啊……嗯……好……好舒服……好舒服……啊……」敏感的乳房再一次被粗糙的手玩弄,一陣陣讓人迷戀的酥麻快感侵蝕著大腦。陸雪顫抖著,浪叫著,用青春誘人的肉體,勾引著身下的男人,她的外公。

「婊子,賤貨,真是有什麼樣的娘就有什麼樣的女兒,你那爛婊子娘天天扭著大屁股勾引男人,你也不好好讀書,天天想著怎麼勾引男人。」陸正光咒駡著,雙手的力道更大,將陸雪雪白的雙乳上印出一道道紅痕。

「啊……啊……我是婊子……我是賤貨……啊……用力……用力……捏我的……奶子……啊……好爽……嗯啊……爽……好爽……唔……唔……好難過……好癢……外公……求你……求你……用你的……大雞巴……肏我……肏我……啊……癢死了……受不了了……」有些事,一旦開始了,就真的停不下來了。當陸雪爬到陸正光身上的時候,她便徹底的放棄了,放棄了她的堅持,放棄了她的貞操,放棄了從小到大所接受的倫理道德教育。她癢,癢的難受,蜜穴中的空虛瘙癢,讓她幾乎瘋狂了。她渴望,渴望有一根堅硬碩大的雞巴,刺入她的蜜穴,刺穿她的陰道,用蠻橫的姿態,侵略她,玩弄她。所以,她哀求了,下賤的哀求著,親外公肏她。

「哼,騷貨,算了,外公我心好,就勉為其難肏肏你吧,還不將外公的大雞巴請進你的騷屄。」陸正光哼著,將陸雪的乳頭送入口中大口的吸允起來。

也不知道吳麗麗什麼時候離開了陸正光的胯下,陸雪張開雙腿,跪坐在陸正光的大腿上,她用膝蓋緊緊的夾住陸正光的腰,左手撐著他的肩膀,將雪白飽滿的雙乳貼在陸正光的臉上,右手握住陸正光火熱堅硬的雞巴,對準自己濕淋淋的蜜穴,屁股一點點的下降,用蜜穴,一點點的吞噬著陸正光的雞巴。

「嗯……唔……好大……好硬……好燙……唔……好舒服……啊……」陸雪淫蕩的喘息著,扭動著誘人的嬌軀,享受著陸正光的雞巴所帶來的酥麻快感。

「你被人肏過?賤貨,賤貨……」感受到自己的雞巴一路通行,沒有一絲阻礙,陸正光立馬變了臉,用力的拍打著陸雪圓潤的屁股,甚至用牙齒狠狠的咬著她的乳頭,咬出血來。

「啊……外公……對……對不起……我……我錯了……我不想的……是……是他……趁我喝多了……硬……硬要搞我的……我……我也是……喝多了……才……才同意的……啊……外公……我錯了……求你……別打了……啊……」拍打和牙咬,讓陸雪既爽又痛,她哀求著,祈求陸正光輕點。

「說,被肏了多少次?」陸正光問道。

「一次……只有……一次……真的……後來……我……我跟他……在一起……他想……我……我沒答應……最多……最多就是牽牽手……親一下……真的……」陸雪斷斷續續的解釋道。

「哦,是嗎?我看,是幫他打飛機,給他口交吧。」陸正光哼到,明顯並不相信,但也沒有再打他,咬也改成了吸允,將那猩紅的血液吞入肚中。

「沒有……真的……沒有……外公……相信我……真的沒有……」陸雪連忙辯解道,也不知是不是陸正光不再打她,讓你松了口氣,膽子也變大了,她竟然開始主動的扭動著身體,讓陸正光的雞巴抽插著她的蜜穴。

「啊……啊……啊啊啊……嗯……啊……呀……呀……哈……」陸雪突然大聲尖叫著,渾身顫抖,搖頭晃腦,長髮亂舞。卻是陸正光覺的她的動作太溫柔了,不爽,用力的抓住她雪白的臀肉,快速的托起,按下,讓她被迫用蜜穴快速的吞吐著他的雞巴。爽,極度的爽,爽的她沒多久,便高潮迭起,淫水橫流。

或許是老了,這樣的托舉太過費力,讓陸雪享受到幾次痛快的高潮後,陸正光便將陸雪扔到了地上,讓她跪趴著,將屁股高高翹起。他跪在她的雙腿間,將雞巴再次插入她的蜜穴中。他抓住她長長的秀髮,用力的拉著,讓她不得不高高的抬起頭。他快速的抽插著她粉嫩的蜜穴,又疾又重,次次到底,深入子宮。插到興奮時,他還用力的拍打兩下她那極富彈性的屁股。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一個老頭在肏女人的時候能夠這麼的強力。這或許,是老天對他十幾年的禁欲生活的補償吧。

「啊……啊……慢……慢點……啊……外公……慢點……我……受不了了……啊……嗯……呀……啊……啊……」

「唔……啊……好大……好硬……啊……外公……你……好厲害……人家……要死了……啊……要被你……肏死了……啊……啊……啊……泄了……要泄了……啊……啊……呀……呀……啊……啊啊啊啊……」

「啊……呀……啊……啊……外公……好外公……孫女……要死了……要被你的大雞巴肏死了啊……啊……不行了……要泄了……又要泄了……啊……啊……」

浪叫,就像男人肏屄一樣,是天生的,不用學就會的。哪怕你是處女,只要被肏,就一定會浪叫,區別只有,你叫的大不大聲。而這區別的又來,則取決於肏你的男人是否厲害。他厲害,肏的你爽了,讓你享受到極致的舒爽,你的浪叫就會很大聲。而如果他不行,讓你無法高潮,甚至讓你幾乎忽略了你正在被肏,那麼,也就不可能指望你的浪叫有多大聲了。

陸雪便是這樣,被肏的高潮迭起,淫水橫流,因此她肆意的浪叫,用浪叫,來發洩肉體的舒爽。

她努力的挺起上半身,靠在陸正光的懷裡,讓陸正光可以一邊肏她,一邊玩弄她的奶子。她的腿被陸正光抬起,用肩膀頂著,讓她連併攏雙腿都不能。她的雙腿被抬起,被迫夾著他的腰,僅靠雙手支撐著她全身的重量,卻在陸正光的要求下,艱難的一邊被肏一邊往前走。她被陸正光抱著,整個身體都懸在半空,如同小孩被長輩抱著撒尿一般,卻又被一根碩大的雞巴堵塞了整個蜜穴。她被陸正光蠻橫的肏著,卻聽話的配合著陸正光的命令,在享受著被肏的同時,擺出一個個淫蕩的姿勢。

陸正光射了,在一番辛苦的勞作之後,將濃白的精液射精了親孫女的子宮。這麼長時間過去,藥效開始消退。陸雪躺在地上,雙腿大張,無法閉攏的紅腫蜜穴流出濃白的液體。她顫抖著,在享受高潮餘韻的同時,流下了一行行清淚。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被拍了下來,哭,又有什麼用。

陸正光卻是滿足的坐在沙發上,欣賞著自己的傑作,享受著吳麗麗用舌頭清洗他濕透的下半身。

二十多分鐘後,陸正光伸腿踩了踩陸雪的奶子,說道:「起來了,回臥室睡覺了。」

「是……」陸雪咬著牙回答著,抹去眼角的淚水,聽話的站起身。然後,陸正光一手捏著陸雪的乳房,一手摸著吳麗麗的蜜穴,左擁右抱的朝主臥室走去。

睡覺?怎麼可能。吳麗麗憋了這麼久,他怎麼可能現在就睡覺。而且,他好不容易將孫女給肏了,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結束。這一夜,還很漫長,肏屄的時間,還有很多,這可是絕對不能浪費的。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