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頭的後宮

第二章

拖著疲憊的身子,吳麗麗回到家,打開家門,果然,如她所料,家裡,沒人。「媽媽肯定又在學校通宵了。」吳麗麗不由的一陣氣惱,自己被一個陌生的老男人姦污了,家裡卻一個人也沒有,連個可以傾述,可是哭泣的物件也沒有,這讓她很是氣憤。

吳麗麗,是個單親家庭,父親兩年前出差的時候,遇上車禍死了,她媽媽,是她所在的學校的校長,她想不通,不就是一個校長嗎,有這麼忙嗎,白天不見人不說,晚上都經常通宵趕工作,彷佛學校才是她的家一般。

在無比的氣憤和無比的疲憊中,吳麗麗一頭倒在床上,蜷縮著身體,慢慢的睡著了。

睡夢中,時間飛速而逝,吳麗麗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一陣「叮鈴鈴」手機鈴聲傳來,將她從夢中驚醒。看了看來電顯示,卻是她的校長媽媽,孫琴。而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多,學校早已放學。

苦笑一聲,吳麗麗按下了接聽鍵:「媽,有事嗎?」吳麗麗語氣僵硬的說道,不是她跟她母親的關係不好,而是出了這種事,母親卻不在身旁,甚至她一天沒上學,母親直到現在才打電話過來,這讓她很是氣惱。

「麗麗,你怎麼沒來上課,聽你班主任說,你今天一整天都沒來學校,出了什麼事嗎?」電話裡,傳來孫琴的聲音。

吳麗麗搖搖頭,說道:「媽,我沒事,就是有點不舒服。」現在,她不想將她身上發生的事告訴她的母親了,或許是難為情,或許是氣惱,誰直到呢。

「不舒服?怎麼,生病了嗎?」電話裡,孫琴的聲音有些焦躁。

「沒,沒事,只是受了點風寒,睡了下,現在好多了。」吳麗麗說道,這可是她從小到大,第一次欺騙她母親。

「哦,沒事就好,你好好休息,我幫你多請兩天假,今天晚上我就不回去了,學校事忙,你好好休息,記得注意安全。」

「恩,我知道了。」吳麗麗說完,不等孫琴開口,便掛了電話。說真的,如果不是從小到大,母親一直是這樣經常夜不歸宿,她都幾乎以為母親有了別的男人,她很氣憤,卻也知改變不了什麼。

掛了電話,吳麗麗卻是再也睡不著了,無力的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自己被陌生的老頭姦淫的畫面,她恨,她恨她的媽媽,如果不是她媽媽,她昨天晚上就應該是住校,而不會去什麼電影院,她恨她媽媽不回家,否則她也沒有機會深更半夜外出。她恨,恨她那所謂的好朋友,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會失戀,不會失戀,也就不會一個人去電影院,也就不會被人姦淫。她恨,恨她好朋友的母親,如果不是她生出來這麼漂亮的女兒,如果不是她不管教自己的女兒,也就不會有人跟她搶男朋友了。人,都有很奇怪的,出了錯,往往會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吳麗麗也是這樣,她不怪自己,也不怪那個色老頭, 只怪她媽媽,她的好朋友,和她好朋友的媽媽,很怪異的怨恨,卻也符合常理。

不知不覺間,吳麗麗的雙手,盡然在自己身上胡亂撫摸。她摸到自己的乳房,飽滿,堅挺,充滿彈性,她捏住自己的乳頭,堅硬,敏感,她的手伸進自己的內褲中,撫摸著自己敏感的蜜穴,溫軟,潮濕,淫水不由自主的淌出。

「嗯……啊……嗚……」她睜開迷離的雙眼,粉嫩的雙唇微張,發出淫靡的浪叫。許久,許久,那種讓她窒息的快感,卻依舊不曾到來。她瘋狂了,她著急了,她赤裸這身體跑下床,跑到書桌旁坐下,雙腿大張,露出濕淋淋的蜜穴,手一抄,抓住四五根原子筆,便一把插進自己的蜜穴中。

「啊……啊……好舒服……好爽……插我……死勁的插我……啊……啊……哈……」吳麗麗媚眼如絲,一手用力的揉捏著自己飽滿的乳房,一手緊緊的握住原子筆,快速的抽插著自己的蜜穴,興奮的浪叫著,她感覺,自己正被那個色老頭蠻狠粗暴的姦淫,這種感覺,讓她流連忘返,興奮不已。

可是,每當她要達到欲望的巔峰,痛痛快快的大泄一場時,那蜜穴中的舒爽,卻戛然而止,讓她從天堂的邊緣跌入地獄的深淵,而且,隨之而來的,是蜜穴深處一次勝過一次的瘙癢,很心中對欲望強烈無比的渴望。

吳麗麗瘋狂了,一邊撕心裂肺的浪叫,一邊快速有力的用原子筆抽插著自己的蜜穴,一邊發出無聲的吶喊,渴望那色老頭再一次出現在她面前,再一次的肆無忌憚的玩弄她驕傲的肉體,姦淫她誘人的蜜穴。她渴望,無比的渴望。

當一次次無法得到滿足時,吳麗麗停了下來,趴在桌上痛哭起來,她恨,恨自己的墮落,恨自己的沉淪。她心急,心急的想去找那個色老頭,想讓那個色老頭,再一次將她帶入欲望的天堂。

當時鐘指向八點的時候,吳麗麗打開家門,走了出去。她披散著秀髮,身上,一件深色的風衣將她誘人的嬌軀緊緊的包裹住,不露出一絲春光。只是,沒人知道,在那風衣下,只有一件黑色的蕾絲胸罩,和一件同樣黑色的丁字褲。

是的,吳麗麗要去電影院,她要去找那個色老頭,她要讓那色老頭再一次玩弄她的身體,她甚至打定注意,要當那個色老頭的性奴,只為了能夠享受那讓她瘋狂,讓她窒息的性愛。只不過,她心中還有個計畫,她要用自己的身體做本錢,讓那個色老頭去幫她報仇。在她心中,既然自己被一個老頭奪走了貞操,而且還深深的上癮了,那麼,那個奪走她男朋友的人,還有那個生下她的人,也不能好過,也要讓那色老頭姦淫玩弄,她相信,沒有一個男人會拒絕她的要求,要知道,這可是代表著三個嬌滴滴的大美女。何況,她還有個殺手鑭,那就是她的母親,她的母親體質十分特殊,這特殊的體質,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抗拒得了。何況,她還有一個詳細的計畫,只要按照計畫實施,那麼,絕對能夠成功。

抱著一股強烈的信心,一股對欲望的渴望,以及一股即將要張開報復的莫名的興奮,吳麗麗來到了電影院,來到了這個奪走了她保存許久的貞操的地方,這個將她打入無邊深淵,卻又帶給她無盡興奮的地方。

電影院門口人煙稀少,想看電影的人已經進去了,不想看電影的人,匆忙走過。吳麗麗緊了緊風衣的領子,朝電影院大門旁的小屋走去,她知道,那是昨天那個色老頭住的地方,因為,她已經看到那個陌生而又熟悉的人正坐在小屋門口抽煙。

陸正光無聊的坐在門口,吧唧吧唧的抽著手中的劣質香煙,很嗆人,卻也帶給他一絲飄飄欲仙的舒爽感。他心中,既害怕,又自豪。害怕,他害怕昨天那個被他徹底姦淫,肆意玩弄的女孩會報警,如果那女孩真的報警,那麼無疑,他將要在監獄度過餘生。自豪,則是因為他終於告別了該死的和尚生活,而且對方還是個年輕漂亮的女孩,這讓他感到無比的自豪。在這種矛盾心態下,陸正光哪裡還有心情幹活,隨便應付了下,便坐在門口大口大口的抽煙。只是,沒人知道,他的腦海裡,一會兒出現自己被壓入監獄,痛苦的掙扎,一會兒又閃現出昨夜那女孩在他身下放蕩浪叫的場景。

無意間,陸正光抬起頭,卻看到一個身穿深色風衣的少女緩步朝他走來,這少女,不正是昨日被他肆意玩弄的女孩嗎。這一看,頓時將他嚇的冷汗直冒,雙眼睜的大大地,卻是一動也不敢動。

看到吳麗麗一步步朝他走來,陸正光茫然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覺得這天也塌了,地也陷了,整個世界,就只剩他們兩個人了。

「你……進去。」吳麗麗板著個臉,邊說邊玩小屋裡走。只是,除了她,沒有人知道,她的心,有多麼的激動,她得身體,有多麼的渴望,她雙腿間的蜜穴,有多麼的濕潤。

陸正光低著頭跟在吳麗麗身後,那模樣,如同一個犯錯的小孩等著被訓。他也不想想,如果真的事發了,那麼來的可就不只是吳麗麗一人了,就算不報警,也得叫幾個人來扁他一頓出出惡氣。

「坐下,我有事跟你說。」吳麗麗一屁股坐在床上,指著一邊的椅子對陸正光說道。她倒是想的挺周全的,只要陸正光一答應,便能立刻上床,省得還得浪費時間抱她上床。

「好好,小女娃,你說,你說。」陸正光端坐椅子上,賠著笑臉道。

「少跟我廢話,我今天來,是跟你做筆交易的,只要你答應,好處少不了你的。」吳麗麗一邊說,一邊悄悄的揉著衣角,她緊張啊,畢竟,她也是第一次謀劃別人,還是那種極為見不得光的事,說不緊張,那純屬騙人。

「交易,啥交易?你說,儘管說,只要我能做得,我決不推辭。」陸正光說道,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氣,原來是來做交易的,不是來找我算帳,那就放心了。

「這可是你說的,你可不准反悔。」吳麗麗眨巴著雙眼,媚笑道:「我要你去肏兩個女人,最好能肏的她們下不了床,生活不能自理。」吳麗麗說著,臉上佈滿暴戾之氣,以及一絲絲羞澀的紅暈,肏這個字眼,她可是第一次說。

「什麼?肏……肏女人?還是兩個?不行,不行,絕對不行,這可是犯法的。」陸正光大驚,連忙搖頭道。他畢竟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大半輩子,豈會不知眼前這個女孩的意思,那兩個女人,怕是肯定不是自己願意的,他如果答應,那就是Q奸,那可是絕對犯法的事。

「哼,犯法,你以為你現在是清白的嗎,我告訴你,只要我打個電話,你以為員警會相信我看上你這半截身體進了棺材的老頭,自願被你肏?」吳麗麗皺著眉說道,語音又是一轉:「放心啦,我有手段,讓那兩個臭女人求你肏她們,你要做的,只是脫了衣服將你的肉棒插進她們的騷穴裡而已,而且,只要你答應,我就是的性奴,你想怎麼肏我,想什麼時候肏我都行,怎麼樣?你可想清楚了,只要你點頭,你就有三個嬌滴滴的大美人隨時恭候你的寵倖了。」恩威並施,手段確實厲害。

「咕……」陸正光狠狠的吞了口口水,想到有三個美嬌娘等著被自己肏,他胯下的肉棒便昂首挺胸,憤怒的吶喊起來。先不說那兩個女人,光是眼前這個女孩,便能迷倒無數男人。然而,這事畢竟不光彩,雖然吳麗麗說的很好,可誰能保證到時候不出意外,因此,陸正光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搖頭。

「你……」吳麗麗等了半天,等到的卻是一個搖頭,頓時讓她氣結,狠狠的咬了下粉唇,道:「你是我見過的最貪心的人,好,我豁出去了,只要你答應,我幫你將我媽媽搞到你床上去,你可想好了,這是我最後的籌碼了,如果你還不答應,那我只能去找別人了。我可告訴你,我媽媽的身體可是很特殊的呢,我都這麼大了,我媽媽還有奶水,我偷偷看過好幾次我媽媽在廁所擠奶,那奶水絕對充足,你想想,一邊肏她的騷穴,一邊喝她的奶,多麼愜意的事。還有,我媽媽可是個校長,那些已經畢業的,還沒畢業的學生數都數不過來,只要你將她肏爽了,將她肏服了,以後,你想要什麼美女沒有?」

「真……真的?」陸正光呼呼喘著粗氣,心中激動不已,這麼多美女,裡面還有個會噴奶的美婦,是個男人都無法拒絕。最後,陸正光妥協了,點頭答應了。

吳麗麗微微一笑,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伸手解開身上風衣的扣子,將風衣脫下扔到一邊,躺在床上,手一伸,嬌媚道:「主人,來嘛,今天晚上,讓麗奴好好服侍你。」

「咕……」陸正光再一次狠吞口水,看著眼前這個身上沒幾片布的漂亮女生躺在自己床上伸手招呼自己過去肏她,他便口水直流,猴急的沖了過去,趴在吳麗麗身上便開始胡亂親摸。

「唔……主人,你壞……」吳麗麗嬌喘一聲,雙手緊緊的抱住陸正光,主動的將自己的粉唇送上去。

貪婪的揉捏著那一對飽滿的乳房,貪婪的吸允著那濕熱的香舌,貪婪的吞食著那美味的津液,陸正光感覺,此刻的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老頭。身上的衣物隨著吳麗麗雙手的輕撫被解開,扔出。很開的,他,便跟吳麗麗一樣,徹底的赤裸了。哦不,吳麗麗的胯下,還有一條小小的丁字褲,而他,則是一絲不掛。

「啊……主人……你的雞巴……好大……好燙……唔……好癢……人家的騷屄癢……癢死了……唔……主人……肏我……肏我……用你的大雞巴……肏我……狠狠的肏我……唔……」吳麗麗主動的伸手抱住陸正光,將他的臉死死的壓在她的乳房上,讓他肆意的玩弄吸允她的雙乳。她的雙腿緊緊的夾住他的腰,輕輕扭動著,用粉嫩的陰唇摩擦著他的雞巴。她努力的扮演著她自己設定的婊子角色,嫵媚,浪蕩,下賤,淫亂,欲求不滿,她用盡全力的勾引著身上這個可以當她爺爺的老頭。

「小騷貨,看爺爺不幹死你。」陸正光淫笑著,起身,跪在吳麗麗的雙腿間,脫下她身上僅剩的一條丁字褲,將她的雙腿擺弄成M狀,然後,俯下身,將臉埋進她的胯下,胡亂的舔舐了幾下。然後,在吳麗麗的央求聲中,將雞巴,狠狠的插入她的蜜穴。

「啊……」吳麗麗雙唇微張,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陰道的空虛被充實代替,她甚至感覺到微微的脹痛,這種感覺,讓她癡迷,無法自拔的癡迷。

「小騷貨,敲你爽的,別急,後面還有更爽的。」陸正光稍微感受了下雞巴被濕熱的膣肉緊緊包裹著的快感,便再一次趴在吳麗麗誘人的嬌軀上,雙手胡亂的撫摸,舌頭胡亂的舔舐。他開始了抽插,開始,只是輕插慢抽,異常的溫柔。後來,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到後來,如同暴風驟雨般,快速而有力。啪啪的肉體碰撞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啊……啊……嗯……啊……唔……唔……啊……爽……爽……啊……啊……哈……哈……啊……」吳麗麗大聲的浪叫著,雙腿大張,承受著陸正光的抽插,雙手緊緊的抓住床單,發洩著肉體極致的快感。碩大的雞巴,長滿老繭的手掌,堅硬的胡渣,這所有的一切,都讓她興奮,讓她舒爽,讓她癡迷。很快的,她便在抽插中,高潮了,她興奮的高高挺起胯下,甚至連那深深插在她陰道中的雞巴都被她甩掉。粉嫩的陰唇無法閉攏,誘人的膣肉一覽無遺,一股透明的液體激射而出,濺落在陸正光的身上。

看到吳麗麗爽的噴尿,陸正光連忙將臉埋在她的胯間,用嘴含住她整個陰唇,將他的尿液全部吞入肚中,他甚至發出咕咕吞咽聲。他用門牙磨著她那早已充血凸起的陰核,雙手用力的捏著她的乳頭,刺激著她,讓她一直高潮著,尿噴不止。

「啊……啊……」吳麗麗尖叫著,顫抖著,享受著高潮的快感,承受著老頭的刺激。她的胯下翹的更高,她的雙腿張的更大,她的整個身體都懸浮在空中,僅靠腳掌和肩膀支撐著,連頭都昂起,看著陸正光吞食著她的尿液。這個高潮是如此的漫長,彷佛上千年,上萬年。直到她再也噴不出一點尿,她的身體才重新落回床上。

「爽吧,小騷貨。」陸正光抬起頭,再一次將雞巴插入吳麗麗的蜜穴中。

「爽……爽死了……啊……主人……你……討厭……人家……會死的……啊……不要……不要了……騷屄要爛了……要被主人……肏爛了……啊……啊……」在高潮的餘韻中,在顫抖中,承受著陸正光的又一輪抽插。她興奮的浪叫著,搖頭晃腦,浪叫連連。

天,漸漸的亮了。激戰中的兩人,終於分開了。將最後一點精液射入吳麗麗的屁眼中,陸正光終於累了,也終於滿足了。靠著床頭坐著,一手抱著吳麗麗,撫摸著她的乳房,肚子,大腿,屁股,一手取出煙點燃噴雲吐霧著,好不爽快。

吳麗麗則像一隻乖巧的小貓般,躺在陸正光的懷裡,顫抖著,回味著這一夜的激情。這一夜,她不但被肏了,還學會了種種取悅男人的技巧。她還嘗試了足交、腿交、乳交、口交,甚至是肛交。她的陰道、肛門、小腹、乳房、口腔、臉,無不承接陸正光精液的洗禮。這一夜,她得到了無數次的高潮,得到了無數的滿足,也將自己身上每一寸肌膚,每一個能肏的部位,都獻給了陸正光。現在的她,徹徹底底的成為了陸正光的女人,從肉體,到靈魂,都屬於陸正光的。

「你不是說要我幫你報仇嗎?說吧,是誰,我倒要看看,誰那麼膽大,連我小騷貨都敢欺負。」休息了一會,陸正光開口問道。他並不知道,吳麗麗讓他對付的,是他的兒媳婦和孫女。不過很快,他就知道了。

「主人,你好討厭啦,摸著人家的奶子,卻想著去肏別的女人。哼,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好拉,誰叫你是我的主人呢,主人的話,麗奴可不敢不聽。」吳麗麗嘟著嘴,不滿的抱怨著,卻還是聽話的拿起手機,翻出一張照片遞給陸正光。

「這……」看著手機螢幕,陸正光呆了。照片上,是兩個女人,一大一小,無不美麗動人。兩人長的很像,一眼就看的出來,她們是母女。要不是穿著上的區別,估計很多人會說她們是姐妹。而這兩個人,便是帶給陸正光無盡難堪,害的他有家歸不得,躲在這裡當清潔工的元兇,他的兒媳婦潘穎芳和孫女陸雪。

「怎麼是她們。」陸正光呆呆的看著手機,雙手顫抖著,連煙灰落在身上都沒注意。

「怎麼了,你認識她們?」吳麗麗問道。

「嗯,她們是我的兒媳婦和孫女,我兒子死的早,家裡就剩下我們三個。」陸正光點頭道。

「不是吧,不可能啊,她們家我去過很多次,怎麼從來沒見過你。難道你沒跟她們住一起?潘阿姨人還是不錯的,應該不會將你一個老人家扔下吧。」吳麗麗搖頭,有些不相信。

「唉,你不知道,人長的太漂亮,也是種錯誤啊。你也看到了,她們長的太漂亮了,只要一看到她們,是個男人都會亂想的,何況住一起,唉……」陸正光苦著臉道。

「哈,主人,沒想到你這麼色,連自己的兒媳婦和孫女都想肏。不過也好,你肏了她們,一來可以幫我報仇,二來也滿足了你多年的夙願,一箭雙鵰,多好啊。」吳麗麗開心的笑道。她沒想到,找的這個幫她報仇的男人,竟然是她仇人的爺爺,一想到那個女人被自己的爺爺肏,她就開心的大笑起來。

「這……不太好吧。她們……」陸正光搖著頭,為難道,如果是別人,他絕對不會拒絕,可這是他的兒媳婦和孫女,這可就不一樣了,畢竟他深受封建倫理思想的迫害,亂倫這事,真的挺為難的。

「主人……你……你答應了我的,你不能說話不算數。」聽到陸正光的話,吳麗麗頓時慌了,深怕他反悔,連忙苦著臉撒嬌哀求起來。

「這……唉!算了,幹吧,說真的,這麼漂亮的女人,不肏,實在是妄在人間走一趟。」終於,陸正光還是妥協了,點頭同意了。

「太好了,謝謝主人。」得到陸正光的點頭,吳麗麗高興不已,立馬獻上自己的香吻,心頭卻是盤算著該如何實施自己的計畫。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