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女兒與禽獸的父親

我們的臉上身上還有頭髮上滿是精液,我們想擦掉卻被他們制止。3 個學姐穿著跟全裸沒多大區別的情趣內衣走出包廂到下面結賬,並且多給了點錢讓老闆自己收拾衛生。我跟糖糖則是被一群男生左摟右抱地帶出KTV ,一群人驚愕地看著滿身精液的我跟糖糖,不知道為什麼我不但不害羞反而享受這種目光,我甚至在想為什麼我出來的時候要穿衣服?

我們一群人欄了5 輛的士浩浩蕩蕩地離開了,當然是一個美女搭配三三兩兩個色鬼一輛的組合了。我被兩個男生扔到後座上,然後他們一左一右坐我旁邊,當司機開車後,他們又開始對我動手動腳的。

沒想到這個司機挺表現得挺正派的,對我說道:「小姐,你有麻煩嗎?需要我幫你報警嗎?」

我看了司機一眼,見到是個很普通的中年大叔,略帶感激地道:「謝謝,不用了。我是XX大學的學生,這兩個是我的同學,同時也是我的兩個老公。對吧老公們?我好熱,快幫我脫衣服。」

為了感謝這個正派的司機,一路上我讓她免費欣賞美麗女大學生的巨乳裸體。

兩個男生的雞巴又硬了,不過限於空間的問題不無法插入,他們只能不斷摸我的奶子,玩的身子,來緩解飢渴。車子開得很慢,如果不是一個男生的催促我估計司機都不願意開車了。

好不容易到達了目的地,他們並不讓我穿上衣服就把我拉出車外。我看到糖糖不比我好到哪裡去,她赤身裸體地蹲在路邊,一群男生圍著她讓她幫忙吹簫。

看來一路上我的裸體表演讓司機開車太慢,所有人都先到了在等我們。

當我們到齊後,我跟糖糖被帶到一棟房子裡。這棟房子是市郊的一棟房子,一共3 層。第1 層沒有任何東西,第2 層只有間廁所,第3 層只有一張很大很大的床鋪,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3 個學姐並沒有到這裡,但是12個男生一個不漏的全部來了,當天夜裡我跟糖糖不斷地被肉棒折磨著。我們身上至少有2 個人不斷地玩弄著我們,甚至剛開始的時候糖糖連續3 次被3 洞齊發操運了過去,我一個人面對12個人的倫奸,3個洞不斷被肉棒姦淫,空閒的人就拿著手機拍我淫蕩的樣子。

當糖糖醒過來時正式我被12個精力旺盛的男生輪流插穴的時候。他們讓糖糖拿著手機拍攝,然後12個男生不斷擼管,然後把粘稠的精液射到我身體各個地方,最後再無數雙大手再把精液抹勻,讓我身上每一個地方都佈滿精液,在燈光下透著光澤,糖糖還主動用小嘴幫射完精的男生清理肉棒。

當我們都精疲力盡地睡去的時候,我看了看時間,凌晨5 點。從8 點到KTV ,大約9 點被操,現在已經被操了8 個小時了。

一個淫蕩的夜晚,我從來沒有如此做過。我跟糖糖的嘴裡,肉穴裡,腸子裡,全是男生的精液,每一寸肌膚都有男生的精液,睡覺的時候蜜穴跟屁眼還在向外流淌著精液,我感到一種另類的滿足,有些人特別迷戀我,我注意到其中一個男生,只在糖糖身上做了1 次還是2 次,在我身上起碼操了14次,精液射光了還要操穴,特別迷戀我的身子,每次他操我的時候我都特別配合,叫得特別淫蕩,有男生這樣迷戀我,我心理也很得意。

第二天,醒來的12個男生不知疲倦地姦淫著2 個少女,一個魁梧高大的人一步一步地靠近這個房子……「砰!」一聲巨響,三樓的門被一腳踹飛,一個高大的男人走進屋子,裡面的人都驚慌失措。

我無神地躺在床上,快要停止了思考,肉穴已經麻木,只感覺有個物體在進進出出,突然肉穴一空,肉棒突然抽出了我的身子,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原本操我的男生莫名其妙地飛了出去,我仔細看清楚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發自內心地感到幸福。

「爸爸……」

之後我不知道我是怎樣回家的,醒過來之後全身酸痛,原本粉嫩嫩的小穴又紅又腫特別難受,我全身像是散架了一般,下肢無力,根本無法走動,一直過了兩天才好轉。

我隱約記得那天是被爸爸帶回家,但是爸爸對此事隻字不提,我也不敢多嘴問什麼。爸爸似乎也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當我身體恢復後爸爸繼續把我抱上床。

但或許是我多心,以前不管被爸爸怎樣玩弄,我都能感到爸爸對我有一種禁忌的愛,我不止是爸爸的女兒,也是爸爸的戀人。但當爸爸的大肉棒再次插進我的蜜穴時,我感到爸爸單純的只是在使用我的身體排泄他的獸慾而已。然後今後發生的事情確實證明了,爸爸對我「變心」了。

我很早的時候就對廚房感興趣,或許是我很久以前都有把後媽趕出家裡的野心,把後媽趕走了自然就是我來做飯給爸爸吃了,所以這麼多年來也練就了一手好廚藝。每天爸爸早上出門跑步都會買菜回來,我負責料理,只是這天爸爸買的菜似乎非常多,並且爸爸留言說全部做完,而我也沒多想就照做了。

到了下午6 點我正做菜到半,爸爸回來了,我在廚房裡聽到樓下開門的聲音發現不太對,我清楚的聽到了交談聲,難道爸爸帶了客人回來了?我大驚失色,要知道我在家裡都是基本全裸的,此刻也只是繫了個圍裙而已。正想著做完這道菜就趕緊去房間穿衣服時,爸爸已經走上樓來到廚房走到我身後,一隻大手探進圍裙裡肆意揉捏我的大奶子。

「啊!爸爸,不要這樣。」我嘴上掙扎道。

「寶貝兒今天做的菜好香啊。」爸爸絲毫不在意道。

「爸爸,今天家裡怎麼來客人也不提前告訴我啊?嚇死我了,你幫我看下菜我回去換衣服。」

「不用。」爸爸拒絕,還在我充滿彈性的翹臀上拍了一下,發出清脆的響聲,說:「在家裡你就這麼穿,有沒有客人都一樣。」

「啊?可是……」我嚇了一跳,想說些什麼卻被爸爸打斷。

「嗯?小妖精不乖了?不聽爸爸話了?」爸爸臉一沉,似乎有些生氣的樣子。

我也不敢違逆爸爸,只好答應他。

飯菜做好後,我把菜全部端上桌後,才對樓下忐忑不安喊道:「爸,可以吃飯了。」

樓下的談笑聲開始往樓上移動,我還聽到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誇獎道:「你女兒的聲音真好聽啊。」然後便是爸爸得意的笑聲。

當那個男人走上樓後,似乎愣了愣,然後色迷迷地盯著正在盛飯的我。爸爸在這個男人身後對他說:「這就是我女兒瑤瑤,」然後爸爸又轉過頭對我說:「瑤瑤,還不快叫錢叔。」

我用黃鶯般的細語乖巧道:「錢叔叔好。」

「嗯,好!好!哈哈」這個錢叔滿意地笑起來。

我趁機偷偷觀察下,這個錢叔看上去大概4 、50歲的樣子,油光滿面的,有點肥胖,雖然看上去不像那種猥瑣大叔,但是他看我的目光灼熱地讓我很難受,讓我被圍裙遮住的身子隱隱發燒,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起了前段時間我被那些男生倫奸的場景。

在飯桌上,爸爸跟錢叔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我則埋著頭迅速吃飯,企圖早點逃離飯桌。

「瑤瑤啊,現在學校放假是吧?讀初「」中還是高「」中啊?」

「人家讀大學了。」

「大學?不會吧?瑤瑤的臉都還有點嬰兒肥呢,看上去都不像超過1 「4 歲的呢,但是這個身材……嘖嘖,該大的大該瘦的瘦,比大人還大人呢,哈哈!」

錢叔肆無忌憚地笑起來。

「哦?瑤瑤害羞了,真可愛,哈哈。」錢叔的語言調戲弄的我害臊得不行,我求助地向爸爸看去,只是爸爸似乎不以為意。

這時候爸爸拍拍自己的大腿,對我說道:「瑤瑤過來,像平時那樣。」

我一驚,雖然為難但我也不敢拒絕爸爸,只能當著錢叔的面走到爸爸旁,然後坐在爸爸的大腿上。爸爸把我的圍裙弄到胸部中間,然後又把下擺撈起,我碩大的胸部跟嫩嫩的蜜穴一下就被錢叔看了個精光。

爸爸一手捏我的乳房一手揉我的小穴,在爸爸的挑弄下以及錢叔灼熱的目光下,我很快就決堤了。爸爸把粘著我淫液的手指放到我嘴邊,我很主動地把手指吸進嘴裡品嚐我的淫液,看到這種淫蕩的畫面錢叔連眼睛都不捨得眨,我還瞥見他的褲襠下支起了個帳篷。

爸爸在我做的水果拼盤裡拿出一塊蘋果片插進我的蜜穴裡,新鮮的水果在嫩穴裡攪拌了兩下,帶出新鮮的蜜汁,爸爸很享受地吃了下去。

「去錢叔那,向對爸爸一樣給錢叔服務服務。」爸爸命令道。

我羞澀地坐到錢叔的腿上,錢叔迫不及待地把手探進圍裙裡直接抓住我的奶子。

「哦哦!瑤瑤的胸部好大啊,一隻手居然抓不完呢。好軟,像果凍一樣,又軟又滑,瑤瑤的皮膚很好噢,像嬰兒一樣。」錢叔的手不斷在我身上亂摸,摸得我心慌意亂,我當著爸爸的面被陌生大叔猥褻,即便雙鹹豬手明明在我身上遊走,我依然不是很相信這個已經發生了的事實,而且更可怕的是,我居然在羞恥中找到了快感,淫水更加氾濫了。

「瑤瑤的水好多啊!讓叔叔也嘗嘗。」錢叔拿過一個香蕉把皮去掉,然後插進我的蜜穴裡,我盡可能放鬆小穴生怕把香蕉夾碎在陰道裡。錢叔幾乎把整個香蕉都塞了進去才拿出來,然後直接咬了一口濕漉漉的香蕉,還特意發出滿足的聲音,接著還把咬過的香蕉放到我嘴邊,讓我也吃了一口。

「哈哈,瑤瑤好色啊,搞得叔叔都硬了,褲子太緊勒得難受,瑤瑤想不想看看叔叔的肉棒?幫叔叔把拉鏈解開把肉棒掏出來。」錢叔一邊侵犯我的胸部一邊說道。

我看了爸爸一眼,爸爸卻說:「還不快按照你錢叔說的去做!」

我被爸爸呵斥,感到很委屈,不過爸爸經常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欺負我的身心來滿足他SM的慾望,我也習慣了,只能順從爸爸的任何命令。我把錢叔的褲子解開,一根黝黑的大肉棒就跳了出來,或許爸爸今天特意帶這個叔叔回來,讓這個叔叔用這跟肉棒操我吧,我心裡這般想著,兩手很自覺地握住肉棒輕輕套弄起來。

「瑤瑤的小手真舒服,被你握著肉棒我都要射出來了。」錢叔在我耳邊調笑道,還用舌頭舔了舔我敏感的耳朵,雙手愛不釋手地把玩我的胸部一直沒停過。

錢叔的一隻手摸到了我少女的私密處,一邊挑弄我的陰核一邊用手指攪動我濕漉漉的蜜穴。我被錢叔明目張膽的褻玩漸漸弄得有感覺了,爸爸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我明白這一切都是爸爸安排的。難道這是爸爸的新遊戲?我聽說過有把自己的女人讓給別人操,男人會從中獲得被NTR 的快感。可我不止是爸爸的女人,同時也是爸爸的女兒啊,爸爸怎麼能叫人來家裡操自己的女兒呢?

不過在錢叔賣力地刺激我的G 點,很快就讓我潮吹了,大量的淫液噴得滿地都是,巨大的快感中斷了我的思考。管他呢,是爸爸讓我這麼做的,我的一切都是爸爸的,爸爸讓我做什麼我都做。

「瑤瑤,幫叔叔夾一下那邊的茄子。」錢叔對我說道。那盤茄子放的位置離我比較遠,我只能微微起身去夾,當我坐下去的時候一個龜頭對準了我的小穴,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錢叔一拉,我直接跌坐在錢叔的身上,錢叔的肉棒很順利地就插到了深處。

「唉,終於還是被陌生大叔插入了。」我在心理暗歎。這個時候爸爸起身說是去廁所,錢叔見我爸爸走了後直接把我抱起,問道:「哪個是你的房間。」

我指了指我房間的房門,覺得我自己簡直很淫蕩,第一次見面的大叔要操我,我還帶他到我自己的房間……進了我的房間,錢叔直接把我丟在床上,然後撲上來對著我的粉嫩的乳頭又吸又啃,另一隻奶子也被錢叔瘋狂地揉捏,抓得我生疼,而我只能躺在床上默默地忍受這個讓我厭惡的大叔的侵犯。

錢叔一把撤掉我的圍裙,我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我側過身子,兩手遮住胸部,我知道這種楚楚可憐地遮羞狀更能激起男人的獸慾。果然錢叔看到都到這份上還害羞地遮住身體的我,喘息都粗重了許多,他三下五除二就扯掉了自己的衣服,提著肉棒就撲了上來,「撲哧」一聲肉棒輕易地插進早已濕透的蜜穴裡。

「哦哦,好爽!少女的小穴啊。」錢叔一上來就是賣力的抽插,把我按在床上,兩手揉著我的奶子,然後活動腰部不斷衝刺。我最後一點矜持也丟掉了,被插的浪叫連連。

「嗯哈……叔叔的肉棒……用力……操壞瑤瑤吧!」

「還用腿夾叔叔的腰,看不出來,你長得才1 」3 、1 」4 歲的樣子,怎麼這麼騷啊。」

「瑤瑤不乖,瑤瑤很騷,叔叔用力操瑤瑤吧。」

「淫娃娃,叔叔就教訓教訓你,嘿!」錢叔說完便賣力地插起來。只是錢叔的肉棒跟我爸爸比小太多,而且錢叔似乎體力也不行,不一會就射精了。

「啊!太爽了,這麼舒服的少女穴還是第一次享受到。」錢叔看著流淌著他的精液的小穴,就像是看自己得意的作品。

這時候爸爸走進房間,對錢叔道:「剛洗完碗,完事了?」

「你女兒太漂亮,操起來太爽了。加上我第一次玩朋友的女兒,太刺激,一下就不行了。不過我早有準備……」錢叔說著,從他脫下來的衣服裡翻出一些藥盒,應該是偉哥之類的東西。

爸爸走到床前,看著剛剛被人侵犯完的我,一言不發。我發現爸爸就在床前,之前被早洩的大叔挑起的慾望再度燃燒,我對著爸爸分開雙腿,兩手掰開陰唇,淫蕩地對爸爸說:「爸爸,女兒還想要,求您快來操我。」

爸爸脫下褲子,提著那根讓我迷戀無比的大肉棒爬上床,對著我那還在向外擠出精液的小穴,「撲哧」一聲直接插到最深處,直抵我的花心。

「呃!」我一聲聽不出是痛苦還是舒服嬌呼,讓旁邊的錢叔又受到了刺激。

「我靠,老陳你的貨真大,你女兒這麼緊的穴讓你這麼插,我看了都不忍心。」

「不是瑤瑤的穴緊,她的陰道都可以塞進一個茄子,怎麼會緊?只是她很會夾而已。」爸爸顯得很游刃有餘,一邊插我一邊跟錢叔交談,而我就不行了,被爸爸插了那麼多年,依舊被這根能撐滿我整個陰道大肉棒插得像是血液倒流一般,似乎下一個瞬間就會高潮一樣。

「啊哈……啊哈……爸爸好厲害,女兒要升天了……嗚嗚……」

「茄子都能放進去?」錢叔吃驚不小。「你這個當爸的真變態,把女兒操成這種樣子。看你女兒那麼嫩的樣子,不知道的人肯定以為是處女的,誰都不會想到早就被她的禽獸父親開發過了,哈哈!」

錢叔看著床上這對亂倫的父女,肉棒又硬起來了。爸爸看到後提出3P,錢叔自然答應,然後兩個中年人變著花樣地玩弄我。

「好爽,老陳,你女兒的菊穴很好插啊。」錢叔蹲在我身後,肉棒塞進我的菊穴裡,對著在我身下的爸爸說。此時我正躺在爸爸的身上,爸爸兩手扶著我的屁股,控制著我腰部擺弄的節奏,讓我的小穴套弄他的大肉棒。

「瑤瑤的括約肌早被我操鬆了,現在這丫頭吃壞個肚子拉稀的話,根本憋不住,會直接失禁。」爸爸對錢叔說道。

「哦?真是可憐的瑤瑤,有這麼禽獸的父親。」

「呃啊……啊……我爸爸是好爸爸……是瑤瑤不乖,總想要爸爸的大肉棒……是瑤瑤勾引爸爸……」我被一前一後操得快暈了過去,浪叫中還不忘了給爸爸辯護。

「嘖嘖,老陳你真是調教有方啊,我都羨慕你了。」

「怎麼?想學?可惜你沒有女兒。」

「哈哈!我可沒你那麼禽獸,況且就算我沒女兒,但是你有女兒就行了?哈哈!」

爸爸聽到後似乎有點不爽,加大了抽插的力度,而錢叔也不認輸,意氣風發地插著我的菊穴。我的小穴淫水氾濫,菊穴也很寬鬆,被男人玩三明治並不會像A 片裡面那樣,兩根肉棒插是插進來了可是根本不好動。此時兩根肉棒大力地在我的兩穴內抽插,陰道與直腸隔著的肉壁被兩根肉棒粗魯的擠壓,爽得我直接洩了。

隨後錢叔首先敗下陣來,在我的菊穴裡射精了。射精後的錢叔退出後,爸爸得意獨享我的肉體,操得更加得心應手。我無力地任由爸爸擺成各種難為情的姿勢,用最騷的叫床聲來迎合爸爸,最終在錢叔羨慕嫉妒的目光下,爸爸把精液射進了我的肉穴內。

射精後的兩個男人慢條斯理地穿好衣服,丟下滿身狼藉的我走出了房間。對於爸爸他們那樣的男人來說,玩女人或許只是件必須要做但是並不是多重要的小事。就像辦事需要先應酬,只是我爸爸邀請對方並不是去喝酒,而是來操他的女兒……「好了好了,不用送了。」錢叔走出門,對著似乎也要一起出門的爸爸說道。

「錢叔慢走。」我站在爸爸身後道。

錢叔回頭看了看我,我此時依舊一絲不掛,甚至沒有清洗身子,兩穴的精液順著大腿流下,淫蕩無比。錢叔壞壞一笑:「老陳,不用送了,陪你女兒去吧,哈哈!」

「嘿嘿,那我就不送了。至於那件事……」

「沒問題,包我身上了。」

「那就好,慢走,有空再來玩。」

「嘿嘿。」錢叔猥瑣地在我完美的胴體上掃了一眼,道:「肯定會多來你這坐坐的,哈哈!」說完錢叔便走了。

門關上以後,爸爸回頭看著我,笑道:「你真是我的寶貝兒,嘿嘿。」說完爸爸就把我抱起,向房間走去…………

「喲,老陳啊,你家還不錯嘛。」

「老張你是第一次來,我可是來老陳這好幾次了。」

「哈哈,我也是。」

「哇!瑤瑤,叔叔們又來看你了,哈哈!」

「瑤瑤。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啊,嘖嘖,這皮膚跟白玉一樣。」

我站在門前,穿著一件又兩條只有2 厘米寬的絲帶做成的只能遮住乳頭跟小穴情趣內衣,迎接著成群結隊來我家侵犯我的中年大叔。

……

之後的日子裡,每隔幾天爸爸就會帶我出去,參加一些聚會,讓我供那些對他事業有幫助的人淫樂,或者直接帶到家裡來姦淫我。對於這種情況,在忍受許久後終於受不了了,終於有天我向父親提出我不想再這樣下去,換來的卻是父親的咆哮與粗魯的強殲,在我體內射精後的父親提到了蘭敏的名字,我一切都明白了…………

我無法反抗父親,只能改變自己。面對無數不認識的大叔的侵犯與侮辱,我學會了接受甚至是享受,整個暑假在淫亂中很快度過。開學後我發現曾經倫奸我跟糖糖的那些男生始終跟糖糖在一起,但是卻沒有來煩我。糖糖穿著越來越性感,皮膚似乎也越來越好,整個人比以前更有魅力了。

一次週末,糖糖打電話給我,興奮地對我說:「瑤瑤!我剛從醫院出來,我跟你說喔,我懷孕了耶!一開學那12個男生就叫我跟他們住在那間破屋子裡,沒有你幫我分擔,我都快累死了呢。我估計同居後第一天危險期我就懷上了,現在肚子裡的寶寶都快1 個月了呢。」

「懷孕了?」我略有些吃驚,問道:「呃……嗯哼……那麼,孩子……是誰的?」

「誰知道呢,反正就是他們12個男生中的某個。咦?你在幹什麼?」

滾燙的精液射進我的小穴深處,射精後的肉棒抽了出來,另一個肉棒對著向外流著精液的小穴再次插了進去。一根肉棒伸到我臉龐,對著正在打電話的我來了一個顏射,我用手指沾了沾臉上的精液,然後放進嘴裡吸了吸,對著電話說:「沒幹什麼。恭喜你懷孕了呢,以後你的孩子跟我的孩子就能一起上學了呢。」

「你的孩子?」糖糖詫異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是啊。」我摸了摸微微突起的小腹,對著電話笑道:「我的寶寶已經3 個月了呢。至於孩子的父親……不是你那12個老公啦,那次我是安全期。孩子的父親……嘻嘻,太多了,不知道呢!」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