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女兒與禽獸的父親

爸爸還經常讓我暴露在陌生人面前,比如穿超短裙不穿內褲逛街,逛鞋墊的時候讓男導購幫我試鞋,我坐下的時候裙內春光讓他一覽無遺,又比如讓我穿很寬鬆的吊帶群卻不穿胸罩,到超市裡買東西故意在各種各樣的男人面前蹲下,讓自己的胸部清晰地露出來。

我的身體也被爸爸開發得越來越淫蕩,我渴望被人看到我的身子,我渴望不認識的人色迷迷的手在我身上的那種陌生的觸感。直到有一天,我終於被不認識的男人上了。

「寶貝兒我要射了!哼!」爸爸一聲低吼,今天的第一炮精液射入了我的穴內,大量的精液把小穴灌得滿滿的。爸爸抽搐肉棒,迅速地把我的碗從飯桌那裡拿了過來放到地上,而我則蹲下身子掰開嫩穴,讓精液慢慢留到碗裡。濃濃的惡心的精液澆在飯上,爸爸所謂的精液蓋澆飯便完成了。

我坐在爸爸的懷裡吃著美味的精液蓋澆飯,突然電話響了。

「你個死妮子,放假了一個電話都不打給我。」電話中傳來我的閨蜜糖糖的聲音。

「懶得動唄,專心在家養胖。」高潮過後的我有點疲憊,懶洋洋地回答她。

「死妮子,你的脂肪全長在奶子上了,以後叫姐妹們還有什麼市場?」糖糖氣道。

「好啦,找我什麼事?」

「明天我姐開廂,幾個同學聚會,你一起來啊。」

我看了一眼爸爸,見他點點頭,我答應道:「好吧,明天你來找我。」

第二天爸爸正好要上班不能陪我。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我好好打扮了一下。

雖然平時我一直素顏,可今天還是上了點淡妝,然後穿上蕾絲邊的胸罩跟系帶的絲質蕾絲小內褲。然後穿上一件很性感的低胸吊帶,露出我性感的肩膀跟鎖骨一擊白嫩的胸部還有深深的乳溝。

下身是件很可愛的超短裙,腿上套上個肉色的長襪以及長靴,讓我修長的腿更加光滑漂亮。我對著鏡子轉來轉去,自己都覺得自己穿得很騷,但是我的臉蛋卻長得很清新很青春,這種視覺衝突反而更據誘惑。

時間一到,糖糖打電話來告訴我她已經到我家小區外面了。糖糖長得也很漂亮,雖然胸部沒有我大,但是身材很高挑,臉蛋也很精緻。雖然她經常說我是童顏巨乳,可愛跟性感全佔了,跟我一起很難有市場,但其實我的臉蛋實在太稚嫩,如果不是蘿莉控,如果拋開胸部,她肯定比我更受男生歡迎。

「哎呀騷貨,你敢穿的再露一點嗎?」糖糖上來就抓住我的胸部揉來揉去。

「哼哼,你也不是一樣?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衣服的奧秘,要不要我當街把你扒個精光?」我扮凶狀威脅道。

我們一路嬉笑打鬧,上了的士剛好8 點我們準時來到了約定的KTV ,這個包廂就在學校附近不遠處,不過檔次卻不高,我從來沒來過。進了包廂後大家熱鬧地打招呼。

「哇!這就是傳說中的新生校花瑤瑤啊!超可愛啊!」一進包廂的門,一個看起來很成熟的美女就上來揉我有點嬰兒肥的臉說道。

「誒?你是?」我被這個美女突如其來的熱情嚇了一跳。

「這是我表姐,我們學校大4 的學姐喔。」

「哦哦……你好。」

在座的除了我跟糖糖,還有糖糖的表姐以及另外2 個大4 的學姐,一共5 個女生,男生則有12個,都是我們學校的學長。雖然是大包廂,但是17個人在裡面還是有點擁擠。我們5 個女生分開坐,每個女生周圍都圍著2 個男生。

擁擠的包廂,大家人擠人在裡面唱歌聊天,周圍的男生有意無意的用手跟腿在我身上蹭來蹭去,吃點小豆腐,因為在場的男生都很帥氣,我也不怎麼討厭,還有點小小的得意,於是就不以為意。

唱了幾首歌,男生們都誇我唱得很好聽,聲音很甜,被他們吹得有點飄飄然,不知不覺當起了麥霸。坐我身旁的兩個男生輪流跟我對唱,情歌對唱的時候總是抱著我,手在我身上很不規矩地揩油,我想大家出來玩玩,也不以為意。等唱累了的時候我才注意到,大家唱歌興致都不高,好像更熱衷於聊天。

「啊?你們都有孩子啦?」我聽到三個學姐聊關於孩子的內容,而且都是說「我那兒子」「我那女兒」的,讓我吃驚不小。

「啊?瑤瑤妹妹,這有什麼奇怪的,我們三個都嫁人了。」一個學姐說道。

這個學姐與其說是穿得性感,倒不如說是穿得暴露了。一個黑色的馬甲抹胸剛剛遮住豐滿的胸部,露出苗條的纖腰,下身是個配套的黑色短褲,全身起碼80%的肉都露出來了。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三個學姐的衣服都變少了不少。糖糖的姐姐叫雯姐,另外兩個分別是婷姐跟娜姐,剛才跟我說話的就是婷姐。而娜姐原本的少婦打扮完全變了,原本的窄裙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紫色的連體內衣,而且是沒有吊帶的抹胸式的,緊身的內衣勾勒出她性感的身材,淺紫色的褲襪加上紅色的高跟鞋,說不出的魅惑。

「哎呀好熱,這空調也不開低一點。」雯姐說著,也脫掉她的衣服。雯姐脫掉衣服後更誇張,只剩下一件內衣,這個內衣是一根很細的絲帶從脖子垂下固定住胸前兩片寬鬆隨意,似乎風一吹就會飛走的三角布,三角布下幾根細細的絲帶在腰上交錯,然後連著腿上的蕾絲網襪,而除了襪子,下身就是一件布料少得可憐的丁字褲了。

「為什麼大家都穿得那麼清涼啊?真的是因為熱嗎?」我嘀咕道。

之後三個學姐也開始唱歌,而跟她們坐在一起對唱的男生都很大膽,直接在學姐的胸部上,大腿上摸來摸去,而學姐也不反抗。而我身邊的男生也開始從蹭蹭腿碰碰手變成了靠著我的身體,甚至我那對藐視全場女性的大奶子也被摸了一下。

當我感覺氣氛不對的時候,兩隻手一左一右同時伸到了我原本坐久了被蹭高的裙子裡,然後在我大腿兩側的內褲繫帶上一拉,我內褲的帶子就被解開了。

我剛要發作,旁邊的一個男生說:「好騷啊,穿這麼性感容易脫的內褲。」

然後他說完,變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裡順著我的大腿內側來到了我的私密處。

我向糖糖看去想向她求助,可看到的畫面讓我無法置信。

糖糖原本的連衣短裙早就不見了,全身一絲不掛地躺在沙發上,一個男身在她身前把她的雙腿扛到肩上,埋頭到糖糖的胯下賣力地舔弄糖糖的私處,而另外一個男生則一邊跟她親吻,一邊揉搓她那一隻手剛好能掌握的飽滿的奶子。

「啊!你們在幹什麼啊?」我大驚失色,怒斥道。

「唉,瑤瑤妹妹,別那麼激動嘛。這個聚會本來就是這個樣子,好好享受吧。」

雯姐的聲音傳來。我循聲望去,此時雯姐坐在一個男生身上,這個男生兩手伸進雯姐胸前那兩片三角遮羞布內揉搓那對挺拔的玉女峰,那迷你三角褲也不知道被扔去了哪裡,一個男生正埋頭在兩腿間的密林中賣力勞動,看雯姐的表情就像是一個女王在享受奴僕的服務一般。

「瑤瑤妹妹,之前你不是吃驚我們生過小孩嗎?」娜姐同樣坐在一個男生身上,抹胸已被拉到腰上,兩隻大奶子正在被她背後的男生揉來揉去,而還有兩個男生半跪在她的身前,一左一右分別隔著絲襪舔著娜姐的小腳。娜姐說道:「我跟婷婷都已經有兩個孩子了,而雯雯有3 個,我們大2 、大3 懷的孩子,而雯雯大1 就懷上了。」

「什麼!」我吃驚道,連在我身上揩油的手都不注意了。

「我們的孩子的爸爸都不是我們的老公,而是在座的這12個男生中的哦,這12個男生可是我們泡了上百個帥哥才篩選出來的大肉棒。現在我們又都同時懷孕了,嘖嘖,生完這一胎,我跟婷婷就是生第三胎,雯雯是生第四胎了。」娜姐魅惑無比地說道。

「生……生孩子?」我吃驚了,這太變態了!雖然我不知道如果讓人家知道我跟我爸爸從我剛開始發育就亂倫,那更讓人吃驚。

「是啊。」我旁邊的一個男生趁機脫下我的吊帶跟胸罩,巨大的奶子跳了出來。「我們都是O 型血,她們的老公也是O 型血,生下來的孩子都是O 型血,不做DNA 根本不知道。而今後我們還會讓他們三個不斷地懷孕,不斷地生下我們的孩子,不需要知道真正的父親是誰,直接認她們的老公做父親幫她們老公傳宗接代,瑤瑤,你要不要也生我們的孩子?」

「生孩子?太淫亂了!淫亂得讓我興奮!爸爸說過他不會跟我生孩子,那我就自己生!」我心理想到。

「瑤瑤的胸部真大,瑤瑤的臉看上去像是1 「」4 歲不到的樣子,太棒了。」

男生們熟練地脫掉我身上原本就不多的衣服。在座另外4 個女生,每一個都是2 應付2 個男生,而在座有12個男生,剩下的4 個全部撲到我身上,我被他們按到沙發上,數不清的大手在我身上各個部位到處亂摸。

「瑤瑤妹妹真敏感,這麼快來感覺了啊。來幫哥哥吹吹簫。」說完一個大肉棒伸到了我臉旁,我沒有猶豫直接含到了嘴裡。

「嘶……」一聲衣服被撕爛的聲音想起,娜姐的連體內衣被撕了個粉碎,褲襪也被撕的破破爛爛,一個男生把大肉棒插進娜姐的肉穴裡,另一個男生則是操著娜姐的嘴巴。同一時間,雯姐的衣物被胡亂地掛在腰間,一個男生抱著雯姐穿著網襪的大腿賣力地做著活塞運動,而雯姐的小嘴同樣在為另一個男生服務。

婷姐全身上下只剩下那雙很漂亮的靴子,她被兩個男生一前一後同時進攻蜜穴跟後庭,三個人坐在沙發上像肉夾饃一樣把婷姐夾在中間,配合默契的互相抽插。而我的閨蜜糖糖也是跪在沙發上,後面一個男生從她背後插入她的小穴,另一個男生站在她身前讓她吃肉棒。

我的意志越來越薄弱,從來只跟爸爸一個人做愛的我,現在享受著4 個男生的愛撫跟挑逗,4 個舌頭在我身上各處留下一接觸到空氣就變臭的口水,8 只手在我身上肆意遊走,我的身上早已一絲不掛,每一個部位都被撫摸著。

我並不想讓這些男生干,但是被無數大手摸得我越來越舒服,要不是我嘴裡含著一根肉棒,我都要忍不住呻吟起來。一個男生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清理掉,然後4 個男生直接把我放到冰涼的玻璃桌上。剛躺到桌子上,4 個男生就開始搶著使用我身上各個部位了。

一個男生搶先把肉棒遞到我臉旁,我扭頭張開杏口,大肉棒直接插了進來。

一個男生橫跨在玻璃桌上,兩手抓著我的大奶子,肉棒插進我的乳溝中。

還有個男生把我的腿分開,用舌頭舔弄我的陰唇跟陰核,估計是想率先使用我的嫩穴。最後一個男生見好處都被佔了,只能拿起我的一直手幫他打飛機,我還特意用手在我的嫩穴處沾了點淫水好幫他潤滑。

「噢噢,這個口活不一般!居然這麼爽。」

「這奶子真大!比我操過的任何女人都大!這才是打奶泡!又大又軟又滑,起碼是E 罩杯。」

「這穴真嫩,水又多,還是白虎!真是極品啊!我要插入了!啊啊!真緊!」

我的嫩穴被一根肉棒插入,雖然沒有我爸爸的大,但一樣能好好夾住。我的蜜穴不管讓爸爸怎樣粗暴的操,操多長時間,都不會變得寬鬆,依舊粉嫩嫩的如處女般緊致,不知道是不是我練瑜伽跟舞蹈的關係。

這根肉棒在我的蜜穴內開始溫柔地抽插,似乎當成處女來對待,事實上對於有著被虐傾向的我來說,作為一個M ,我更希望他粗暴地操我。肉棒緩慢的坐著活塞運動,可惜不夠長,不能抵達我的花心,我不能好好地吸住龜頭,不然一定能讓他爽飛天。我盡可能地仰著頭,讓嘴裡的肉棒直接艸到我的喉嚨深處,那個男生見狀直接用手掌扶著我的臉頰,然後肉棒像插穴一樣狠狠地操我的喉嚨。

操我喉嚨的男生率先射了,濃濃的精液射到了我喉嚨深處,排精量跟我爸爸比簡直是小兒科,我爸爸每天能上滿膛,一發足足射半個酒杯,而這個男生的精液量我很輕鬆地就喝下去了。

我的嘴巴得到解放,我開始浪叫起來。「啊!好舒服!用力啊!再深一點!

哥哥的肉棒好會插,嗯啊,嗯啊……」

「噢噢!」在操我大白奶的男生也是發出一聲怒吼,我的奶子都快被他的雙手捏爆了,龜頭從乳溝中彈出,對準我的臉就是一道精液噴發,腥臭的精液噴到我的臉上跟頭髮上。

「欠操的婊子,敢死你!真他嗎會夾……啊啊!好緊,要射了!」正在操我穴的男生吼道。

「啊!別停!快插!大力操我!干死我!干死我!喔……」隨著我的浪叫,滾燙的精液注入到我的小穴中。

「呼……太爽了,搞得我一下就射了。」

「我也是。」

「別停!快來操我!我要肉棒!」那個操穴的男生射得太快,我快要到了他就射了。聽到我的浪叫,原本用我的玉手打飛機的男生迅速補上,早已硬到發漲的肉棒通過留在肉穴裡的精液的潤滑順利無比的插入。

一個半軟的帶著精液的肉棒拍在我的臉上,我知道他是想讓我幫他把肉棒舔乾淨,我毫不猶豫地把肉棒吞下,賣力地吸允起來。剩下的兩個男生也沒閒著,4 只手玩弄著我碩大的奶子,把剛才射到我胸上臉上的精液全部擰起來塗在大奶子上。

操穴的男生看到我淫蕩的表情還有那甩來甩去的大奶子,興奮異常,開始狂風暴雨的抽插。這個男生似乎持久力不錯,肉棒也比他們大一點,插得我浪叫連連。

「啊!老公,你才是我的親老公!爽死了,妹妹愛死你了,我要高潮了!高潮了!把精液射進來吧!妹妹要懷你們的孩子!」我瘋狂地浪叫道。那個男生終於也頂不住,在我嫩穴深處射出了滾燙的精液。

4 個男生全部在我身上射了精,環顧四周,發現他們這裡是最晚開始的,但卻是最早結束了。

「啊哈……啊哈……瑤瑤妹妹真淫蕩啊。」雯姐被人前後夾擊,兩根肉棒在她胯下進進出出。她嬌笑道:「我們這2 個男人都還沒射呢,你們4 個男人就先結束了,瑤瑤妹妹的身子有那麼爽嗎?」

4 個男生被她損得老臉無光,這時候我淫叫道:「大雞巴哥哥們,我還想要,給我。我的穴,我的菊花好想被插。我的奶子好漲,快來吃我的奶。快來讓我懷孕,懷寶寶了就有奶水了。」

4 個男生的慾火再次被點燃,他們把我抱到沙發上,一個男生把我推倒跪在沙發上,肉棒摸了摸陰唇上粘著的精液,然後對準菊穴狠狠一頂,然後很容易地插了進去,這讓他有些意外。插進去以後他把我抱起,我背貼著他的胸膛,身子向後仰,我分開雙腿,淫蕩地掰開自己無毛的白虎穴,一根大肉棒迫不及待地插了進來。

「唔啊!妹妹要被插壞了!」第一次被雙穴同插的我,刺激地有點受不了。

2 個男生一個緊緊貼著我的背後,一個緊緊貼著我的奶子把我的奶子壓得像個肉餅,兩個人緊緊把我夾在中間,然後一個插入一個抽出,兩個人默契無比的保持一種微妙的節奏抽插。看來他們的3P經驗非常豐富,我都有點招架不住,帶著哭腔浪叫連連:「啊!爽死了!好大!好會幹!哥哥們操死騷妹妹吧。我……唔……」

我發情的浪叫還沒結束,一根肉棒塞進了我的小嘴裡。我的下巴搭在我身前的男生的肩膀上,享受我小嘴的男生就站在他身後。另一個男生捧起我柔順的秀發纏在他的肉棒上來回套弄,用我柔順光滑的秀髮打飛機。

這些男生的肉棒雖然沒有我爸爸的大,但是依然夠硬,在我的兩穴裡來回攪動,我能通過把直腸跟陰道隔開的那層肉壁感到兩根肉棒在來回摩擦,這種快感讓我快要升天了一般,一會彷彿跌入無盡深淵,一會又把我操到頂峰,很快我就高潮了。

「哦哦怎麼回事?突然好緊!」插我嫩穴的男生叫到。

「我這裡也是,啊!不行!我要射了!」

兩個男生才剛射過,卻很快再次射精,粘稠的精液再次注入我的嫩穴中,菊穴裡的精液似乎有力地直接噴到了我肚子裡。這個時候原本操著另外4 個女生的男生們早已經完事了,都在欣賞我被操到高潮的樣子。

「看你們連續2 發都射得很快啊,看來瑤瑤妹妹很有魅力啊。」雯姐看著無力躺在床上,兩穴流著精液的我說道。

「你們怎麼都只跟瑤瑤玩呢?我也要!我也要大肉棒!快來操我!」糖糖賭氣地大叫著,躺在床上把雙腿分開得大大的,手指掰開陰唇露出裡面的揉動,對大家說道。原本糖糖就覺得我作為女孩各方面都壓她一頭,此時跟我做愛的人都比跟她做愛的人多,她很不服氣。

「我也還沒夠,我要更多的肉棒,更多的精液,我要生好多好多小孩。」我躺在床上,揉著自己的大奶子,淫蕩無比地叫道。

「兄弟們,我看今晚為了歡迎瑤瑤跟糖糖的加入,你們12個男生可得把她們餵飽才行啊。」娜姐提議倒。

12個男生互相看了幾眼,都壞壞一笑,朝我跟糖糖走來。我再次被男生翻起來,被剛才的姿勢前後插入,嘴巴裡也被塞入一根肉棒。

「啊啊!好疼!」我正在享受全身的刺激時,傳來糖糖的慘叫。「好痛啊!

不要!」原來她也被用跟我同樣的姿勢插入了菊穴,只是她的菊穴剛被開苞,一根肉棒先插入她滿是精液的肉穴,然後抽出來,帶著精液的肉棒直接插入糖糖的菊穴中。

「哈哈!還是處女屁眼呢!好緊啊。瑤瑤的名器肯定早被哪個混蛋用過了,我幫糖糖開苞菊穴,賺到了。」一個男生淫笑道:「糖糖,爽不爽啊?」說著這男生開始抽動肉棒,而糖糖則更加大聲的叫起來:「不要啊!快停下!好疼……嗯哈……嗯……不要停……用力……好舒服,不要停。」

「到底要不要停啊?」男生淫笑著。

「別停!好舒服,比插穴還舒服,用力!干死我……啊呀!」糖糖一聲驚呼,原來前面的小穴也被一根大肉棒插了進去,糖糖沒喊完,嘴巴又被一個肉棒堵住。

男人們越干越興奮,他們邊干邊拍打我們的屁股,臉蛋,甚至瘋狂地蹂躪我的大奶子,把我白嫩的巨乳捏得全是紅紅的指印,而我們兩個則是下賤地大喊讓他們用力,多多的操我們。

男生們的興奮受到我們的感染,我們全身3 個洞同時被3 個人使用著,他們一起怒吼著達到高潮,在我們的陰道,直腸,喉嚨裡面射精。射完之後再次換一批人把我們身上3 個沒有閉合的洞口給補上,而換下來的人則去跟3 個學姐坐在一起,摸著學姐們的奶子跟她們說操我跟糖糖的感覺。直到6 個人都在我跟糖糖的肉洞裡射精了,休息好的6 個人繼續補上。

最後一次被男生們注入精液後,我跟糖糖兩個人被並排地丟在沙發上,我全身無力躺在哪裡喘息,雙目無神地回味著剛才無數次高潮的感覺,而糖糖早已經昏了過去。精液從我們的陰道,屁眼裡流出來,弄得沙發跟地上都是,直到精液干了發出淫蕩的味道。

12個男生每個人至少射了2 次,別說糖糖了就是我都被操的連連求饒,幸好他們干累了而且也快到了散場的時間。他們穿好衣服,然後把我們的衣服丟給我們,醒來的糖糖跟我吃力地把衣服穿好,可內褲跟胸罩被他們沒收了,全身無力的我胡亂的把衣服套上去,也不在意是否整齊有沒有走光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