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女兒與禽獸的父親

作者:抑制嗜好

第一章

我叫瑤瑤,是個剛剛上大學的學生,今年19歲。我有個非常疼愛我的爸爸。

至於我的母親在我還沒懂事的時候就去世了,由於爸爸工作比較忙,在我很小的時候爸爸就給我重新找了個媽媽。我從小就很懂事,這個後媽至少表面上看起來對我還不錯,所以我們這個家庭很多年來可以算是很平靜地度過。

這天晚上,我的閨房中……

「唔……爸爸好厲害……妖兒不行了,快不行了……」爸爸把我的雙手綁在我的背後,被他按在床上,巨大的肉棒在我的嫩穴裡猛烈的抽插,毫無憐香惜玉之意。而我拚命地夾緊臀部肌肉,收縮盆腔,以此來擠壓在我肉穴裡攪動的大肉棒,讓快感再次達到個新的高度。

「噢噢!好緊!我的乖寶貝小妖精,看爸爸操爛你的騷穴!」爸爸猶如野獸般低吼,把我一條玉腿舉過我自己的頭頂壓在我身上,兩退最大程度地呈一字型分開,爸爸高大的身體壓在我纖弱嬌小的身上,巨大的肉棒狠狠地在我粉嫩嫩的肉穴裡大幅度猛烈抽動,每次大肉棒都快退出陰道後又狠狠地刺入,雞蛋般大的龜頭不斷分開陰道裡緊致的肉壁,然後有力地撞在我的宮頸上。

「寶貝兒,爸爸這樣插你爽不爽啊?」爸爸的聲音伴隨著身體撞擊的「啪啪」

聲傳來,顯得邪惡無比。

我的淫水很多,穴裡早已洪水氾濫濕潤無比,即便爸爸這麼粗暴的插入也不會造成什麼損傷,只是宮頸被龜頭撞到會有些疼痛,但是疼痛也伴隨這另類的快感於刺激。在爸爸猛烈的攻勢下我早已經沒有力氣掙扎,爸爸說什麼也聽不清楚,只感覺私處被強暴的快感一浪接一浪襲來。

「唔……不要啊……好爽!好大……」爸爸他雖然年過40,【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可經常鍛煉加上注意飲食的緣故,身體跟年輕人沒有什麼兩樣,做愛時充滿那種野獸般的進攻性,早已把我艸得嬌喘連連。

爸爸解開幫住我雙手的繩子,讓我的雙手自由活動。從小練舞蹈的我身體很嬌小很柔軟,彷彿無骨般可以配合爸爸搞出各種高難度的姿勢,再次淋漓盡致地做了差不多半小時後,我終於達到高潮。

可高潮後爸爸依然沒有結束,再次插了接近10分鐘後,爸爸把我的屁股高高捧起,然後一手拖著我的屁股,另一隻手在他自己的肉棒上來回擼動,只有龜頭還在我的肉穴裡。因為爸爸的肉棒太大,可以直接插到宮頸並且把整個陰道撐得滿滿的,如果插到最深處射精,以爸爸那離譜的排精量來說,精液就會有很多溢出來,所以爸爸很喜歡在小穴口射精。

沒過多久,我感到爸爸的龜頭一陣陣跳動,然後滾燙的精液灌注到我的小穴裡,感覺滿滿的說不出的幸福。爸爸迅速地從一旁那過早以已準備好的衛生棉小心地塞進我的嫩穴裡,一滴精液都沒有流出來,全部堵在了裡面。

我全身乏力,感覺很滿足,張開雙手對爸爸撒嬌:「爸爸抱抱我。」

爸爸溫柔的把我抱在懷裡,幫我梳理凌亂的長髮,我很喜歡每次爸爸粗暴的做愛後就會很溫柔的呵護。我們做愛後都不洗澡,爸爸說我的汗是香的,但爸爸的汗很臭,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也很喜歡做愛後聞爸爸身上的汗臭味。爸爸喜歡撫摸我光滑的沒有任何瑕疵的肌膚,我喜歡在爸爸全是臭汗的黏糊糊的懷裡撒嬌。

「寶貝兒你的汗真香……」

「爸爸摸摸我的奶……」

「寶貝兒你的皮膚真滑,奶子好大好軟……」

「寶貝兒,我過幾天要出差,去外地考察市場,要一個星期才回來。」

「啊?瑤瑤不捨得爸爸……」

「你是我的小妖精,爸爸也捨不得妖兒啊,要不爸爸這幾天晚上都來跟瑤瑤做愛還不行嗎?」

「好,我每晚都等爸爸,可不許耍賴喔…」

之後爸爸便出差了,我們家的生活也因為這次爸爸出差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那是一個週末,我本來參加了一個同學的聚會打算狂歡一夜,所以我就提前告訴我媽說今晚不回家。可誰知道在KTV 唱歌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大家喝太多酒的緣故,還是因為那天我穿的露臍低胸吊帶裝太性感的緣故,原本在學校裡風度翩翩的學長們一個個換了個樣子,在跟我合唱的時候都對我動手動腳的,於是沒散場的時候我就偷溜了。

我家住的是別墅小區,當我回到家打開門的時候意外的發現門口放著一雙男人的皮鞋,我既驚喜又疑惑,爸爸不是要出差一個星期嗎?怎麼才2 天就回來了?

難道出差提前結束了?但是為什麼感覺很不對勁?當我脫掉鞋子換好拖鞋才發現是什麼地方不對勁,那雙皮鞋是黃色的,而我爸爸的皮鞋全是黑色的,而且我的爸爸身材高大,鞋碼明顯比這個黃色皮鞋大多了。

「難道有別的男人在家?難道我媽她趁爸爸出差……」懷著這樣的想法,我沒有開燈,就這樣摸黑悄悄走上樓,向著我爸媽的房間走去。

通過環形樓梯走到二樓,整個家都沒有開燈,如果是平時這個時間媽媽應該在二樓的客廳看電視,可此時此刻整個家都黑燈瞎火的,透著一股詭異。當我接近爸爸的臥室後,隱隱約約能聽到一些喘息聲。到了這裡我確定了這個家裡發生了什麼,要知道家裡每個房間的隔音是很好的,即便是在房間裡開音響到最大聲也很難傳出來,可此時此刻隔著很遠就能聽到那個女人淫蕩的叫床聲,可想而知那對狗男女大膽到房門都沒關!

房間裡,一個優美的胴體在明亮的燈光照耀下閃亮誘人,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用他那毛茸茸的大手握住那個原本因為劇烈的活塞運動而甩來甩去的大奶子。

「蘭婷,你老公當年在他前妻生下孩子後不久就結紮了,這麼多年來也不肯跟你試管要個孩子,要不你跟她離婚,跟我結婚,我們一起生個孩子。只要你點頭,我馬上回去跟我老婆攤牌!」那個男人放低了抽插的節奏說道。

「不行,我們的事讓別人知道,事情會很麻煩的。」我的後媽,那個叫蘭婷的女人帶著微弱的喘息聲說道。

「你顧忌什麼?你都過30了,馬上就要過了最佳生育年齡了,他這樣對你不公平!」

「好了別說這些了,要給你生孩子,你也要努力才行,還不快狠狠的插我。」

女人浪叫道。

然後兩個人繼續翻雲覆雨,不斷地變化各種姿勢,男人粗重的喘息與女人忘情的浪叫一直沒有間斷,這對沉浸在肉慾裡的姦夫淫婦完全沒有注意到,門縫外一雙仇恨的雙眼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這個女人居然背著我的爸爸偷男人,而且還是帶到家裡!她居然背叛了我最愛的爸爸!原本她就分走了爸爸不少對我的愛,如果沒有這個女人,爸爸每晚就能跟我睡在一起,跟我做愛了!可是因為這個女人的存在,妨礙到了我跟爸爸,現在她居然還敢背叛爸爸!我絕不能原諒!

一個計劃慢慢在腦海中醞釀,我不能打草驚蛇,這是個剷除這個女人,把爸爸從她身邊奪回來的好機會。我決定今晚裝做沒回來,躡手躡腳地回到房間,翻出一部數碼相機……第二天回家,我把我的男朋友阿信叫了出來……「什麼?你說我爸跟你那個後媽……這……」在我跟阿信攤牌後,他顯得驚慌失措。

「你那個是什麼表情啊?失望?難過?你做夢都想上的女人確在自己的父親身下承歡,你接受不了?」我冷笑道。曾經我在跟我這個男友做愛的時候,他射精時喊出了我那個後媽的名字,從此之後我就再也沒讓他碰過我。不過我們也談不上分手,他從來沒說喜歡我,也沒有讓我做他的女朋友,我們僅僅只是青梅竹馬,之所以把他當男朋友,僅僅只是因為除了我爸爸外我只跟他做過愛。

「你別胡說!」阿信咆哮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戳中了他的痛處。

「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媽那樣的肉感熟女嗎?」我看到阿信似乎處於爆發的邊緣,於是我邊進一步刺激他讓他頭腦發熱。「我可是親眼看見的,她跟你爸上床的時候可浪了。」

阿信用他血紅的眼瞪著我,一言不發。我知道時機成熟,如果再刺激下去,說不定他會對我做出什麼事情,於是開始給他喂糖。

「你要是按照我說的做,我可你幫你把那個女人弄到手……」

第二天週末結束了,上學之前我把一個信封交到媽媽手裡。

「這是?」她疑問道。

「這是阿信叫我給你的,他說叫你自己看看就懂了。」

當我離開家後,狐疑的後媽拆開信封,裡面是一封信跟一個光盤。信上寫著:「光盤裡有個視頻,可以通過電腦播放,請蘭姨務必看一下,我還沒有對任何人說起。13×××××××××」

我的後媽把U 盤插進電腦裡,打開那個視頻文件後,我的後媽驚訝地摀住了嘴。從畫面上看是偷拍,從角度看是當時的門外,雖然畫面不是很清楚,但是畫面中的人倒是很清楚的能認出正是她自己跟她的情夫,正是她自己在她跟她老公的雙人床上,跟別人翻雲覆雨的視頻。視頻開始不久,一個旁白的聲音響起:

「蘭姨你好,我是阿信。看到無碼的蘭姨誘人的裸體被我老爸的肉棒插來插去,我無法再壓抑下去了,請您和我見一次面好嗎,只要您幫我手淫讓我射一次我就心滿意足了,到時候再把我手裡的視頻原件給蘭姨,這一切我都當沒發生過。

如果您考慮好了請聯繫我,號碼我寫在信上了。PS,我跟您女兒交往得很好,我深愛著您的女兒瑤瑤。」

蘭敏心慌意亂,這個視頻怎麼來的?阿信是他的情人的兒子,同時也是自己女兒的男朋友。莫非是昨晚女兒並不是去什麼同學聚會,而是跟她這個阿信在一起,甚至是在他家過夜,所以這個阿信拿到了瑤瑤的鑰匙,偷溜了進來,所以剛好偷拍到自己?不,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阿信要見自己。

蘭敏不是三歲小孩,這阿信要見自己絕不是打個手槍這麼簡單,只要自己見了他,估計還有更多的威脅等著自己。對了!他要我嫁給他,是不是我拒絕了,他早布有後手要他兒子來偷拍,然後用這種手段威脅自己?

蘭敏瞬間想了很多,最終還是決定見見這個阿信再說,看看對方到底想幹什麼。

很快蘭敏撥通了便箋裡的電話,電話很快接通。

「喂,哪位?」電話裡傳來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是阿信嗎?你給我的東西我看了。」蘭敏道。

「哦!是蘭姨啊!怎麼樣?能見個面嗎?」

「可以,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現在我就可以請假,我直接去你家找你吧。」

「在我家?不行不行,我們出去找個地方吧。」

「蘭姨,主動權可在我這裡吧?反正你家又沒人,也不麻煩,我直接上你家,如果你不願意就算了,不過……」

「好吧,我在家等你……」

不久後,阿信變從學校趕到蘭敏家。蘭敏換了身露肩抹胸連衣窄群,再披上件襯衣,然後把頭髮盤起,整一個職業女人的樣子。阿信一進家門就誇讚道:

「哇,蘭姨你這身真美,不過你在家總是穿得那麼正式的嗎?」

蘭敏心理暗惱:這小子是裝傻充愣還是口無遮攔,一上來就說自己穿得太正式,莫非他的意思是自己應該穿得隨便點?或者乾脆什麼都不穿?

蘭敏邀阿信在客廳坐下,端上一杯茶,然後打量了一下阿信。阿信的身材算不上高大,也算不上瘦弱,普普通通的一個人,也談不上帥氣,屬於丟到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類型,看上去人也傻愣傻愣的沒有什麼社會經驗,難道真是他父親在背後導演的這一切?

等了幾分鐘,見對方還沒開口,蘭敏仔細一看,才發現阿信總在自己的臉、胸部、大腿這三個地方來回掃,微微一笑,道:「東西帶來了嗎?」

「什麼東西?」阿信沒反應過來。

「就是你給我看的那個視頻的原件。」蘭敏眉頭微皺,不悅道。

「哦,那個啊,在這裡。」阿信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光盤,直接扔在桌面上。

蘭敏不由得狐疑:這麼簡單就交出來了?

「這個是原件?沒有複製別的了?」

「沒有了。」

「既然我拿到了這個,你怎麼知道我接下來還會答應你的條件?」

聽到這個,阿信噌地一下站了起來,嚇了蘭敏一跳。阿信急道:「我並不是要威脅蘭姨!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蘭姨了,因為蘭姨太漂亮了。我這麼做只希望蘭姨能見我,我……我只是……」

看著阿信唾沫四濺地解釋,蘭敏心想:就算這小子手裡已經沒有什麼證據,但是他畢竟知道了我跟他爸的事,到時候他到處亂說,即便沒有證據這種事情也是很麻煩,倒不如給他點甜頭堵住他的嘴。

「好了我知道了。」蘭敏打斷阿信的話,解開襯衣的扣子,露出裡面露肩的春光。「只要你保證不讓其他人知道,特別是我老公跟你母親還有瑤瑤,我就……隨你喜歡好了。」說完蘭敏把胸前的連衣裙上沿往下一拉,一對大得有些誇張的乳房便跳了出來。

阿信看到這一幕,無數次幻想的豪乳終於毫無遮攔的暴露在眼前,阿信激動得滿臉通紅,條件反射般的脫下褲子,脫口道:「蘭姨幫我口交吧!」

一個起碼16公分長,4 公分粗的大肉棒跳了出來,尺寸上居然不輸自己老公多少!真是人不可貌相。蘭敏多少有點意動,這小子的貨可比他老爸的大啊!其實單就做愛的感覺而言,我爸肯定是最棒的,那肉棒的尺寸都快與國際接軌了。

不管是肉棒的大小還是技術,我爸爸可是一等一的。可蘭敏結婚多年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自己的孩子,這才導致在感情上被人趁虛。那個男人給她太多的溫柔體貼,雖然做愛跟她老公差得太遠,可她實在想要個孩子,再過幾年恐怕年齡上就不允許了,所以她才忍不住出軌了。

可是我爸最近都被我纏著,都不怎麼理她了,很久都沒和老公做愛的蘭敏,她甚至懷疑他老公在外面也有了女人,很久沒有被大肉棒滋潤了,而眼前這個……蘭敏走到阿信身前,把阿信推到沙發上讓他坐下,然後取來一個抱枕丟在地上,然後跪在抱枕上。阿信分開雙腿,舒舒服服地靠在沙發上,肉棒高高豎起等著美女人妻的服務。

蘭敏俯下身來,舌頭墊在嘴唇上防止牙齒刮到肉棒,然後把大肉棒慢慢地吞了進去……蘭敏經過我爸爸多年調教,口交技術已經是爐火純青,與我不相上下,若不是曾經受過我的洗禮,三下五下蘭敏就能讓阿信射出來了。可是畢竟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他做了,阿信也沒碰過女人,肉棒被蘭敏碩大的奶子夾住套弄了幾下就要射了。

「不好!蘭姨!我要射了!」

蘭敏一聽,精液如果弄髒客廳可不好收拾,她只好連忙把龜頭含到嘴裡,嘴裡有靈巧的舌頭不斷舔弄,嘴外有只纖纖玉手不斷擼動,不一會粘稠的精液噴射而出,存了不知道多久的全部射到蘭敏的嘴裡,量多得她的小嘴差點裝不下。又濃又腥臭的精液差點嗆到蘭敏,不過她還是皺著眉頭嚥了下去。

「啊!蘭姨居然喝下了我的精液。」

蘭敏緩了緩,說道:「這樣可以了吧?」

「不行啊蘭姨,我……」

蘭敏一看,那根肉棒絲毫沒有軟下去的意思,反而更加充血堅挺了。阿信突然把蘭敏抱過來,按到沙發上,雙手直接抓住蘭敏碩大的奶子。F 罩杯的奶子阿信的一隻手根本就抓不完,五指反而深陷肉團裡。

阿信撲上去對著乳頭又咬又啃又吸,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也讓蘭敏有了點感覺,加上之前早有覺悟所以也並未阻攔。玩弄乳房的阿信還不忘把絲質的連衣短裙向上一撈,整個連衣裙就只能遮住肚子一小部分,露出了原本勉強遮住的繫帶蕾絲內褲。

「沒想到蘭姨穿的是這麼色情內褲啊,是不是事先就想到會發展成這樣,故意穿城這樣引誘我啊?」阿信說著,輕鬆脫下蕾絲內褲,露出裡面黑黑的陰唇。

阿信手指掰開兩片陰唇,露出裡麵粉嫩的肉穴。

「好厲害,在蠕動啊!熟女的味道真實誘人……」說著,阿信便在蘭敏的肉穴上舔弄起來。

「蘭姨,是不是你也變得想要了?你看你的愛液可是開始氾濫了哦!」

「阿信,別那麼興奮啊,我們這樣不太好吧?」蘭敏欲拒還迎道。

「蘭姨您平時不都是主動要求我爸的嗎?我想聽聽蘭姨平時是怎麼要求我爸的。」

蘭敏臉微微一紅,對阿信說:「去我房間吧。」

到了房間後,蘭敏主動躺在床上,分開雙腿,兩手掰開陰唇露出黑洞洞的肉穴穴口,對著阿信說:「把……把你的大肉棒……插到我的體內吧。」

「當然可以!」阿信握住肉棒對準蘭敏的肉穴,「撲哧」一聲大肉棒便插進蘭敏的肉穴中。

「啊!阿信你的肉棒真大!」

「哦哦哦哦!蘭姨裡面好熱啊!」阿信壓在蘭敏身上,用最普通的姿勢激烈的抽插著,一手還不停揉捏著蘭敏的大奶子。

「啊…啊…嗯…阿信…」

「蘭姨的叫床好銷魂啊!啊哈啊哈……這肉穴太棒了,蘭姨的肉穴太爽了……」阿信賣力地抽插著,還不斷說著各種各樣的話挑逗蘭敏。

「哦哦!蘭姨你的黑絲美腿夾住我的腰了,是想讓我插得再深一點嗎?」阿信雙手握住蘭敏的大奶子用力揉搓著,下身也毫不停歇,清脆的「啪啪」聲不斷刺激阿信的獸慾讓他插得越來越猛烈,似乎根本不會疲倦。

「年輕男孩的肉棒……唔……插得我好爽……用力抓我的奶子,用力操我……呃呃……」蘭敏意識開始有點模糊,全身香汗淋漓,雙目緊閉。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