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人妻犬奴調教

「我今天晚上要加班,還要跟同事去應酬,會很晚回來,妳不需要等我了,老婆。」男人說完,就離開家去上班了。

「唉……已經有半年老公都不跟我做,我真的那麼沒有魅力嗎?」妻子望著鏡中的自己。今年28歲的她,留著一頭及肩、燙成微捲的長髮,雖然已經結婚嫁為人妻,但是未施脂粉的她,仍然顯示出在學生時代一定是個美人胚子。

妻子穿著一條圍裙跟居家休閒服,隔著衣服,掩不住那胸前豐滿的乳房,衣服下露出白皙的雙腿,是那麼修長、均勻,想當初在學校也是眾人追求的美女。「唉!」她看了鏡子,輕輕嘆了口氣。

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對著鏡子,一具潔白無瑕、誘人的軀體展現在鏡子中,她輕輕托著自己豐滿的雙乳、甸一甸它的沉重,然後目光移到腹部。她的腹部那麼平坦光滑,沒有一點贅肉。她的眼光繼續往下體延伸、特意修飾過的陰毛、迷人的肉唇凸起、修長的雙腿沒有一點蘿蔔。

「我的身材還是很好啊,為什麼伯啟不跟我做呢?」這個美人妻的老公名叫李伯啟,而她叫黃子婷,最近半年來,老公都一直冷落她,她覺得非常苦悶。

她望著鏡中的自己,臉上漸漸呈現興奮紅潤的樣子,【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皮膚也慢慢滲出汗滴,不自覺地,她的中指已按在陰蒂上面,不停地加快搓揉的速度。

「唔……好舒服……嗯……哦……哦……」黃子婷一手用力揉捏乳房,一手不斷摳弄著自己的淫穴,「唔……啊……啊……啊……」她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兩根手指深深插入陰道中摳弄,揉捏乳房的手也漸漸加重力度,但她的小穴卻越來越癢。

「哦……好……好粗……啊……」她一邊抽動手指,一邊幻想自己正被老公猛幹著,手指在滿是淫水的陰道里抽動,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黃子婷越抽動越快,終於,她洩身了!身體不停顫抖著,享受著這高潮的快樂……

「叮咚……叮咚……」煞風景的門鈴響起,打斷了黃子婷,她慌忙套上休閒服,開了門。

「咦……怎麼沒人?」黃子婷開了門望見外面沒有人,她狐疑地想著。

「咦……這是什麼?」黃子婷要關上房門之時,突然發現門口被人放了一個盒子。盒子上面寫『黃子婷小姐親啟』。黃子婷打開盒子,裡面的東西卻如同雷擊一般,讓她呆立當場。

盒子裡是一疊照片、一個項圈、一個電動按摩棒、兩個下方連著一個鈴鐺的曬衣夾、跟一個手提式行動電話、一件男人的襯衫,照片裡面都是黃子婷被綑綁凌虐的照片。幾張照片的內容都不同,有被灌腸的,有被鞭打的,有被滴蠟的,有為男性口交的,儘是性虐待的場面。

「這?!……」黃子婷臉色發白,因為這些都是她塵封多年的秘密。她的前男友是個性虐待狂,每次都把黃子婷捆綁之後凌虐做愛,但是子婷前男友在三年前一場車禍之後過世了。

黃子婷在他過世後,從電腦內把所有照片都刪除了。她之後嫁了人,盡力要忘掉那不堪的過去,沒想到過了三年,這些照片又出現了。

「鈴……鈴……鈴……」在這個時候,盒子裡面的手機響了起來。

黃子婷接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她沒聽過的、略帶廣東口音的男生聲音:「好色的太太,想必你都看過照片了,嘿嘿,妳不想讓妳老公知道妳的過去吧?」

「你……你是誰?你想怎麼樣?」黃子婷慌忙的,顫抖聲音問著。

「哦,我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你是個好色太太吧?嘿嘿,告訴你,等等按我的話去做,否則後果自負!」電話那頭傳來冷酷的聲音。

「你……你要多少錢?」黃子婷顫抖著聲音問著。

「嘿嘿,我不要錢。妳聽好了,我只說一次,不再重複!」電話那頭又傳來男人略帶廣東腔的口音:「等等太太妳把衣服脫光,將項圈套在脖子上,曬衣夾夾在妳淫賤的乳頭上,把電動按摩棒插入妳淫蕩的小穴,開到最大,然後穿上那件男用襯衫,之後出門,穿上妳最高的細跟高跟鞋,帶著這隻電話走到頂樓,十分鐘之內完成!否則,妳的照片就會進到妳老公的電子郵件信箱!」說完,那個男的就掛了電話。

「喂……喂!」黃子婷氣急敗壞地對著電話喊著,但是電話那頭只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沒辦法,只好照做了)黃子婷心裡想著,把心一橫,脫下身上的衣服,然後把皮製的項圈套在脖子上,把那兩個曬衣夾一左、一右夾在自己的乳頭上。

「痛啊!」乳尖傳來的刺痛感讓黃子婷不禁飆淚,然後把自己的陰唇左、右拉開,將電動按摩棒插入,穿上衣服,開啟了電動按摩棒的開關,「嗯、啊!」陰道傳來電動按摩棒的震盪,一陣強過一陣,讓黃子婷摀著肚子,靠著牆壁,幾乎無法前進。

這是一棟電梯大樓,黃子婷扶著牆壁出了門,搖搖晃晃套上高跟鞋。這件男用襯衫只能勉強遮住她淫蕩的肉洞跟屁股,動作大一點走動,整個屁股就會露出來。「唔……這太羞了……」但是,為了拿回那些照片,黃子婷只好穿這樣往頂樓前進。

黃子婷住七樓,頂樓是十樓,穿這樣當然不能搭電梯,因為電梯有監視器,只能艱難緩慢的爬著樓梯。隨著她的腳步,乳頭的鈴鐺不住傳來「叮噹、叮噹」的響聲,下體按摩棒的震動使得黃子婷舉步維艱,全身上下都被汗打濕,唯一的那件襯衫,因為汗水緊緊的貼在身上,使得她的曲線一覽無遺。

(這?……希望不要有人開門!)黃子婷一步步慢慢爬著樓梯,強烈的羞恥感、乳頭的痛感及下身傳來的快感,一陣強過一陣,交替作用著,使黃子婷受到很大的煎熬。

終於搖搖晃晃到了頂樓,此時黃子婷下身的淫水已經滴到樓梯上,形成一條長長的水跡。

「呼……啊……」在推開頂樓安全門的剎那,黃子婷再也忍受不住,兩腳一軟,整個人跌倒在地,不住的喘著,她的整個頭髮因為汗濕緊緊的貼在臉上,兩腳不住顫抖。

「鈴……鈴……鈴……」

電話再度響起,黃子婷艱難的拿起電話:「喂?」

「很好,好色的太太,表現得很好!接下來,妳到左邊有個短柱子那裡,在欄杆旁邊,那邊有個鐵鍊子,妳把衣服脫光,把鐵鍊子套到妳的項圈上,在那邊等我!注意,要像狗一樣用爬的!」

黃子婷只好脫下身上唯一可以遮蔽的男襯衫,趴下身子,像狗一樣,緩慢地爬向那個短柱子,然後把鐵鏈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個鐵鍊很短,剛好讓黃子婷趴下才能把鐵鍊扣到項圈上,她艱難地扣好項圈,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會遭遇如何,她趴在那裡顫抖著。

「沙……沙……」男人厚重的腳步聲踩在地上,由遠而近,不久就來到黃子婷身旁。她趴在那,只看到男人的大腳。震動的按摩棒持續地作用著,「啊……啊……啊……」黃子婷已經忍不住,大聲的呻吟出來。

「很好啊,母狗的呻吟聲很好聽。」那廣東話的口音冷冷傳來。

「你到底是誰?」黃子婷咬牙切齒的問。

「呵呵……妳不認識我,太太。大家都叫我『帥呆』,哈哈哈……」說罷,帥呆就開始伸出大手在黃子婷全身上下撫摸著,用力揉捏著她垂在身下不住搖晃的豐乳,把乳尖的夾子拉了拉。

「啊……痛啊……」黃子婷痛得流下了眼淚。

「真是一條好色的母狗啊!」男人撫摸了一遍之後,說道。

「嗚……我……不是……好色的……母狗……」黃子婷搖著頭否認。男人也不理她,把她下身的振動按摩棒抽出來,「嗚……不要……」正在高潮的黃子婷下身的按摩棒突然被抽出,好似沒了寄託,囈語似的說了上面的話。

「嘿嘿,太太,還說不是?你淫蕩的肉穴把按摩棒夾得好緊!我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抽出來呢!」

突然,那個叫『帥呆』的男人重重的打了黃子婷屁股一下,屁股肉隨著拍打顫動著。男人開始拿了一個毛刷,輕輕的在黃子婷身上摩擦著。

「啊……嗯……不要……」毛刷的毛刷在身上的酥養感覺讓黃子婷嘴巴發出呻吟聲,雙腳開始顫抖。毛刷順著背部一路往後、刷到黃子婷的屁股,然後在她的肉穴部份轉著圈圈。

「嗯……啊……不要……我受不了了……」黃子婷身體不斷地搖晃,垂在身下的豐乳也隨著擺動,乳頭上的鈴鐺又「叮噹、叮噹」的響起。

「還說不要?太太,妳蠻享受的嘛,妳的騷穴快把毛刷都吸進去了!」那個叫『帥呆』的男人調戲著黃子婷,「說『我是條XX的騷母狗』!」男人冷冷的命令著。

黃子婷強忍著不答話。

「我有辦法讓你說的!」『帥呆』用力捏住黃子婷的乳頭,大力扯著乳鈴。

「叮、叮、噹、噹……」

「痛啊,好……我說……『我是條……XX的……騷……母狗』……」黃子婷緩緩地、顫抖著講出這些話,臉上儘是屈辱的淚水。

「為了不讓妳叫出來,把妳的嘴巴封住。」男人拿出膠布,貼住了黃子婷的嘴,此時她只能「嗯嗯嗯」的發出聲音。

嘴被封住後後,黃子婷只能發出哼聲。恐懼和羞恥使她的裸體顫抖,究竟要對她做什麼事?!

男人從自己的腰上拔出皮帶,是牛皮製的黑色皮帶,向黃子婷的屁股做出抽打的暴行。皮帶抽打在渾圓雪白屁股上,發出殘忍的聲音,黃子婷的肉體拚命扭動,頭不斷地搖擺著。

「唔……咕……」黃子婷的頭拚命向後仰,臉上儘是痛苦的表情,從嘴裡發出哼聲,雪白的屁股上立刻出現紅色的條紋。鞭子無情地打在黃子婷的屁股上,每一下都是火熱的灼痛。

「唔……嗯……」看著身前的女體不斷扭動、用皮帶打在肉體的手感、和從背後看黃子婷苦悶的樣子,男人覺得從自己肉體深處湧出快要沸騰的慾火。男人拉開褲子拉鏈,握緊火熱、脈動的肉棒,向分開雙腿的黃子婷走過去,用肉棒深深地刺入女人的濕潤小穴。

「嗯嗯嗯……」因為嘴巴被封住,黃子婷無法呻吟,只能淫蕩地扭動自己的屁股,迎合男人的抽插。男人的肉棒青筋凸起,一下下的在黃子婷的小穴裡前、後抽插,黃子婷的小穴也緊緊的,有吸力一般的吸住男人的肉棒。

(太久沒有這麼爽了……)黃子婷心裡想著。

不久,身後的男人陽具開始顫動,爆發出來一陣陣火熱的液體,對著黃子婷的子宮衝去。

(不能啊,今天是危險期!!!)黃子婷拚命搖著頭,嘴巴只能發出「唔唔嗯嗯」的聲音。

男人射完精之後,黃子婷的小穴已經充滿白白黏黏的精液,順著大腿不斷流出。此時那個叫『帥呆』的男人說道:「騷母狗,翹起妳的淫蕩屁股吧!」

黃子婷乖乖翹起屁股,突然,菊花處傳來一陣涼涼的感覺!

原來,『帥呆』正用浣腸液灌入黃子婷的屁股,一下子就灌入200㏄;然後,『帥呆』拿了一個有柄的狗尾巴塞住黃子婷的屁股;然後,解開了鐵鍊、將鐵鍊一頭握在自己手裡,拉了拉黃子婷,示意她起身。黃子婷這才發覺,這個自稱『帥呆』的男人戴了一個面具,根本無法看出長相。

這時,黃子婷的肛門中便意一點、一點湧上來,黃子婷強忍不適,慢慢站了起來;『帥呆』拿出一條白色的棉繩,在黃子婷的乳房上、下緊緊綑綁,黃子婷引以為傲的雪白肉體遭受到棉繩的凌虐,豐滿的乳房成了捆縛的焦點,深深陷入肌膚的繩索,摩擦出一道道紅色的傷痕。繩子多餘的部份,則把黃子婷的雙手緊緊捆縛在背後。

「走了,去妳家吧,騷母狗!」『帥呆』拉著黃子婷下樓,每走一步,肛門中的便意就不斷傳來,斗大的汗珠從額頭滴了下來。

「啊……太過份了!」黃子婷心中想著。

黃子婷吃力地挪動腳步,被『帥呆』拉到樓梯,緩緩下樓。(嗚……如果被人發現,怎麼辦?)黃子婷邊走邊哭邊想,但是下體的便意如同潮水一般,越來越強烈。

「再見啊!」遠遠傳來人聲,黃子婷怕被發現,緊張得縮起身子。是八樓的張太太的聲音。此時下身的便意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羞恥感。

(嗚……要被發現了,完了!)黃子婷想著自己現在的樣子如果被發現,張太太是個大嘴巴,一定到處去宣傳,那自己以後怎麼面對眾人?!她想著,哭了出來。

「鐺!」鐵門重重的關上。

黃子婷不住喘著氣,(差點被發現了)她想著,但此時下身的便意一陣強過一陣,她只能停住腳步,靠著牆壁,雙腳無力再前進。

「怎麼了,想大便嗎?」男人問著。

黃子婷羞得點了點頭。

「騷母狗,就在這邊大便吧!」『帥呆』命令著。

「唔唔……」黃子婷拚命搖著頭。(這裡是樓梯間,大在這?太丟人了!)

「不要,那就給我繼續走!」男人死命地牽著子婷脖子上的鐵鍊,但是子婷真得走不動了,她用哀求的眼光望著『帥呆』。

「母狗大便秀,哈哈……」『帥呆』把子婷屁股上的尾巴緩緩抽出,尾巴離開身體的同時,黃黃黏黏的液體從肛門中噴射而出,弄髒了整個樓梯間。

「臭死了,騷母狗!」『帥呆』掩住鼻子,看看子婷排泄得差不多了,就扶起子婷繼續下樓。

到了子婷家門口。

「騷母狗,妳就這樣在這吧,我要離開了,照片還妳……」說著,『帥呆』把子婷丟在門口,把剛剛那一疊照片全部丟在子婷身上,拿出電動按摩棒插入子婷的淫穴,開到最大:「妳就這樣在這裡吧,哈哈哈,騷母狗!」

子婷躺在地上不斷扭動,嘴裡不斷地「唔唔嗯嗯」,隨即,『帥呆』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間。

(完了,以後要怎麼辦?這一定全社區都會知道的……)黃子婷心中想著,掙紮著想爬起來,卻爬不起來。

「喀嚓!」對面的門突然打開,是鄰居吳太太要出門。她打開門,看到黃子婷一絲不掛的倒在門口,身上還被繩子緊緊綑綁,脖子套個項圈,下體插了個按摩棒的樣子,「啊!」的一聲,瞪大眼睛,張大了口。

(太羞了,不要看!……)黃子婷想著。

(被發現了,以後不用做人了!!!……)這是黃子婷昏過去之前所想到的最後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