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莊嬌妻——慧雯的另一面

二、高速公路上的性高潮

總是說有錢沒錢娶個老婆好過年,只要是到適婚年齡的人一定有相同的經驗,越接近年底總是有收不完的紅色炸彈,幾乎整個十一,十二月每個週末都有喜筵要參加,有時還連著中午晚上兩場,一個月下來要是沒有好好維持運動習慣,絕對會胖上一圈。

時間是週末下午的四點三十五分,參加完了老婆同學中午的喜筵,晚上還有另一場我同學的,所以準備回臺南,我開著車子在國道上奔馳著,因為是週末,所以車輛比平常稍多,不過時速倒是維持著八九十。

副駕駛座的女人,大波浪捲的長髮及肩,在南台灣午後的陽光照射下是挑染的深咖啡色,一身淺黃色細肩帶短裙,肩上圍著披肩,白色高跟涼鞋則早就甩到後座去了,勻稱的長腿裹著肉色的絲襪,抬高放在前擋風玻璃的主控台上,可以看到修剪的很可愛的腳趾甲隔著絲襪露出指甲油的桃紅色。

她是我的老婆~慧雯慧雯蹙眉閉眼,長長的睫毛微微動著,上了粉紅色唇蜜的嘴半開著,發出舒服的喘息聲,兩隻手在大腿深處動著,隨著動作的頻率,時而挺著腰,時而扭動著臀,因為車子沒有開音響,所以可以隱約的聽見她大腿深處傳出嗡嗡像手機震動的頻率震動聲響,那是剛到貨的跳蛋,而且還是遙控的。

我一手握著方向盤,保持車子在中間車道,這樣相對安全些,大型車輛可由我的右側超車,小車則可以跑內線車道,另一手則是拿著遙控器…在慧雯大腿根部發出震動聲響跳蛋的遙控器。

一發現慧雯的動作開始大起來的時候,我就將跳蛋用遙控器停下來,這樣開開關關吊她味口,直到現在她已經忍不住的用手指隔著褲襪跟內褲壓捏著貼住陰蒂的跳蛋,一下用手壓住它,一下快速的畫小圈刺激著勃起的肉芽。

當初選擇車窗的隔熱紙雖然故意貼高反射的,前擋玻璃可就因為行車安全只貼了上面三分之一,透過下午四點的陽光,居高臨下的卡車應該可以從前擋跟車窗一覽無餘吧…我將車速維持在八十左右,在後車不斷超車的情形下,雖然我故意跟慧雯講會被看到,但是已經瀕臨高潮的她一點都不以為意,隔著褲襪跟內褲的手越動越快,一雙美腿扭曲著,纖纖細腰不停向上挺…「嗯啊…啊…到了…到了…」

慧雯忘情的唸著,隨著高潮到來,原本緊繃的身體抖了起來,纖腰向上挺了幾下,隨即重重坐了下來喘息著…今天出門吃喜酒以來,這是慧雯三次的高潮,跳蛋是從中午十二點多喜宴進行到一半在洗手間放進去內褲裡的,為什麼她會這麼配合,其實參加喜宴前跟慧雯打了個賭…新娘名叫淑蓁,身材高挑長相清秀,是慧雯大學同學,之前只要來台南玩,總是會一起約出來吃飯,所以跟我們夫妻倆私交還算不錯,新郎則是跟之前一起吃飯的男友不同,我們夫妻倆從沒見過…「喔…老婆,小蓁換男友了,結婚日期這麼趕…八成是懷孕了…」

一個月前收到結婚喜帖,我看著上頭的照片,對著剛洗完澡只套著一件寬鬆T恤,正在折衣服的慧雯說道。

「不會吧,小蓁之前就說不想生小孩,而且她一向很小心的,我等下打個電話問她看看…」慧雯起身把折好的衣服疊成一疊,收進衣櫥。

「等一下,老婆等一下,這樣不大好意思,喜宴當天我們再問一下就好了」

慧雯向來直腸子,經常鬧些無厘頭的笑話,我實在怕她一開口劈頭就說我老公問妳是不是懷孕了…我提議道:「不然打個賭好了…」

「賭什麼?」

慧雯側身站著繼續整理衣櫥的動作,我從客廳看過去正好可以看見她露出來的勻稱長腿。

「誰要是猜錯了,就答應對方一個要求」我說。

「好!那我要換新的iPhone哦…」慧雯沒有停下手邊工作。

看著慧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就好笑,確實她的手機還是之前的舊式實體按鍵手機,是該換了,心想說不管輸贏,找個機會幫她升級一下。

之後又收到我同學的喜帖,正好同一天,只是中午晚上的區別,喜宴當日得趕場高雄台南來回跑。

喜宴當天慧雯一早就起來打扮,一副要把新娘比下去的樣子,淺黃色細肩帶的連身膝上短裙,肩上加個披肩,勻稱的長腿裹著肉色的絲襪加上白色高跟涼鞋,露出的腳趾甲隔著絲襪可以看到指甲油是跟手指甲一樣的桃紅色,已經三十歲出頭的她,完全是會讓男人想撲倒的輕熟女打扮。

提前出了門,一是怕塞車遲到,二是便利商店通知網購取貨,於是開了車先往取貨的便利商店走,我拿了包裹付完錢回到車上,慧雯問道是什麼?大包小包的…「打開吧!」我遞過其中一個給她。

慧雯打開包裹,然後尖叫起來…是新的iPhone…

「你認輸了厚…」慧雯撒嬌道。

「才沒有,只是覺得妳的手機該換了…」我笑笑說。

「那另外這包是什麼?」

「大人的玩具啦…」我邊打著方向盤一副沒什大不了的說。

「大人的玩具」是我跟慧雯對情趣用品總稱,做愛時拿出來玩玩,慧雯並不反對,有時候氣氛對了還會蠻主動配合我的要求穿上情趣內衣來玩。

打開包裹,裡面是我挑選的情趣內衣跟連身絲襪,拿出放在透明膠殼包裝的跳蛋,慧雯鼓著腮幫,嬌聲的說:「厚…你又亂買,這個不是有了嗎?」

「不一樣啦!老婆,這是尖端科技,無線的耶,而且比較小顆,震動也較強…不信妳試試看…」我心虛的說

「看在iPhone的份上原諒你,以後不准再亂買…」

慧雯邊說著,邊拆開了包裝,幫跳蛋裝上水銀電池跟遙控器電池,按下遙控器…「哇…」

我跟慧雯不約而同的發出呼聲,跳蛋的震動其實只有一段不能調整,但是光是看著慧雯拿著繫繩跳蛋震動的樣子還有聲音,就知道它的力道不小。

「好啦好啦!先別玩這個,趕快把自己的舊手機通訊錄匯出,弄到新手機裡,還有一些帳號設定,自己先試著弄一下,不會我再教妳。」

我趁機岔開話題,一把搶過跳蛋跟遙控器放進襯衫左口袋裡。

到了高雄慧雯同學喜宴的飯店,賓客陸陸續續進場,慧雯當然是除了新娘伴娘以外最出色的一個。

不…也許臉蛋比不上,但是身材絕對是數一數二。

也正因為如此,幾乎走過的地方在場的男性都會多瞧上一眼。

老同學當然是安排在同一桌,見了面免不了要寒暄一下,有小孩的當然就是滿口的媽媽經,沒有小孩的就是聊衣服、化妝品、3C產品…慧雯旁邊坐的是她的大學死黨~還沒結婚的雅芳。

一陣閒聊之後,有人提議要去新娘休息室去看新娘,我這才想起打賭的事,於是一群娘子軍一起塞進了新娘休息室,留下各自的男伴在外頭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我則是因為公司包裝線加班的同仁遇到些貨品瑕疵的問題,打來問說是不是准予出貨。

在確認完狀況,指示他們區分良品與不良品,良品予以包裝,數量要是不足出貨數只好請生產線主管找人回來加班rework…打完電話隨手放進襯衫的口袋時,這才又發現剛才隨手收起慧雯把玩的跳蛋跟遙控器,而慧雯她們鬧了半會兒也總算出來了,回到座位上…「老公,被你猜中了,小蓁真是懷孕了…」

慧雯一坐下,輕聲的跟我說。

「所以我能要求妳幫我作任何事囉?」我笑笑看著慧雯。

「好啊!只能一件事喔。」慧雯笑眼盈盈地說。

我比了一下上衣口袋,慧雯探頭看了一下,延遲了兩秒忽然爆出一句話…「現在!?在這裡!?」慧雯張大眼睛看著我。

慧雯鄰座的大學死黨雅芳湊過來:「什麼東西在這裡啊?」

「沒有啦…我老公說要試試送我的新iPhone手機的錄影功能…」

慧雯邊打圓場邊白了我一眼,我則是面對著她們笑笑。

在餐桌的桌巾底下我已經翻開慧雯的短裙,在她裹著絲襪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時不時的把她腿稍微扳開,順著膝蓋往大腿的內側摸去。

餐桌上大家說說笑笑,慧雯試著搭上話,偶爾使個眼色瞪我,但是手並沒有伸下來阻止我。

因為慧雯穿的是褲襪,雖然是有桌巾的掩護,但是要在大家不發現的狀態從褲頭伸手把跳蛋放進去,還真是不可能。

「願賭服輸呦~慧雯…」我趁大家不注意湊在慧雯的耳邊輕聲的說,手並沒有停止撫摸。

「這裡沒辦法放進去啦…」慧雯聽完則是抿著嘴看了我一下,嘴裡咕噥著。

開桌的時間就快要到了,看著婚宴的司儀走上講台調整麥克風,這時候燈光暗了下來,音樂響起,新人準備走紅地毯進場…「我去一下洗手間!老婆,妳知不知道洗手間在哪裡啊?」我故意站起身大聲的說。

「噢…嗯…我也跟你一起去一下好了…」慧雯很有默契的也隨我起身。

在昏暗的燈光下,趁大家焦點在新人進場,廁所也沒有人,我牽著慧雯的手溜進了男廁。

為什麼是男廁?其實通常我會先確認沒有其他人,然後就會示意慧雯一起進小隔間,完事之後我先出來,之後慧雯出來就算有其他男生在外面,只要笑笑說聲女廁爆滿只好來借下男廁,通常都過的了關。

「你不可以玩的太過份喔…」進了小隔間,鎖上門,慧雯邊這樣說,邊慢慢撩起裙子,顯然剛剛的撫摸已經讓她有點濕。

我輕輕褪下慧雯的褲襪到大腿,把跳蛋放進絲質內褲的褲襠,正好在陰唇中間抵住陰蒂,調整好繫繩的長度,拉上慧雯的褲襪,繫繩一端的小珠子正好在絲襪褲頭的外面。

一切就緒,我試著按了下遙控器,還拉著裙擺的慧雯抖了一下,一手扶著牆,踩著高跟涼鞋的雙腿成內八的姿勢一夾,皺著眉閉著眼,低頭發出「嗯」的一聲。

「老公…好麻…」慧雯皺著眉,小聲的說。

「好啦,不要太為難妳,我先把它關掉,妳先回座位吧。」確定外面沒人,我讓慧雯先出去,我隨後溜回座位。

遙控跳蛋有趣的地方就是可以出其不意的讓女伴在人前接受刺激,然後看她強忍著快感,還要裝作沒事一樣。

現在的慧雯已經跟我一起在座位上,有吃有喝,談笑風聲生,旁人一點也不知道眼前落落大方端莊優雅的女子內褲裡放了情趣跳蛋。

就是不知道震動的聲音會不會太大…我心裡想著,在服務人員上菜時,我按下了褲子口袋裏搖控器的按鈕。可能是跳蛋壓在身體底下,聲音出乎意料的不大。

這時侯的慧雯,動作彷彿凍結一般,右手拿著筷子,眉頭深鎖,微縮著肩膀…一旁的雅芳說道:「喂!開動了呦!」

「啊…噢…好!老公…我…我幫你夾…」慧雯皺著眉回應著。

「不用啦!我夾給妳!」我大獻殷勤,其實是不想慧雯起身。

慧雯心不在焉的放了塊食物進嘴裡咀嚼著,身體則是直挺著上身,撅著臀端坐,下身時而不安份的向前微挺,時而撅著臀。

我猜想的出來,慧雯壓坐著跳蛋抵著椅墊,震動整個傳達到陰蒂上,那樣的震動,加上大庭廣眾之下的羞恥感,一定很快會到達高潮。

我一隻手伸到桌下放在她大腿上,這時慧雯轉頭皺著眉看著我,對我微微的搖搖頭。

一旁的雅芳似乎發現有異,問道:「怎麼了?」

「沒甚麼,大姨媽來了。有點輕微的生理痛」我對雅芳說。

「嗯?我記得妳大學時沒有生理痛的困擾啊?奇怪?」雅芳說。

「哈哈…最近她都生冷不忌,可能體質有點變吧,對吧?」我放在慧雯腿上的手輕輕摸著,可以感覺到慧雯的雙腿緊緊夾著。

「嗯……嗯……對啊……啊…」慧雯放下手上的碗筷,緊繃的下身輕輕發抖著,我按了下遙控器把跳蛋關閉。

「我去一下洗手間…」慧雯說完,緩緩起身。

這時候我發現她的椅子一小片濕印子,那是因為快感,淫液透出來的痕跡,她自己也發現了,連忙將餐巾放在椅子上,然後將椅子往前靠,可以想見裙底一定也是有相同的一圈印子,雅芳則是瞄了一眼,沒多說什麼的笑笑…慧雯的反應也算快,不動聲色的拿下披肩,然後用包包稍微掩護一下離開座位,很顯然剛才的刺激弄到她淫慾大開,沒多想她一定是到廁所自慰。

約莫過了十分鐘,慧雯回座位,頭髮用水梳理過,也補了妝。

我小聲問她:「自己到廁所舒服過了厚…?」慧雯白了我一眼,用腳撞了我一下。我按了一下遙控器,慧雯的皮包發出震動的聲音,很明顯跳蛋已經沒有放在內褲裡。

這時候一旁的雅芳問道:「手機呦…妳手機在震動。」

「喔…是鬧鐘,別理它…」慧雯繼續拿起碗筷。

婚宴在新人敬酒完,發糖果送客後結束,我跟慧雯到停車場上了車,慧雯開始咕噥著…「老公,都是你害的,我內褲絲襪還有裙子都濕了,好不舒服…」

我緩緩將車駛出停車場,忍不住的嘴角上揚。

「是太舒服才濕掉的吧,妳現在就可以把它們都脫掉啊。」我看著前面收票亭,準備交換繳停車單。

「才不要,會曝光啦!」慧雯搥打著我的手臂。

「早就曝光了,坐妳旁邊的雅芳一定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她看到椅子坐墊濕了還對我笑笑。」我說。

「討厭啦你…!」來慧雯害羞的再次敲了我的手臂。

「很過癮吧,老婆…答應我要幫我做一件事,這個不算喔…」我說。

「什麼!」慧雯瞪著眼睛大叫。

「因為妳自己到廁所舒服,我沒看到,所以不算。」我說。

「哪有這樣的…」慧雯不高興的說。

「來吧…在這裏弄一次,反正我要專心開車只能聽聲音,我們車子的隔熱紙反光效果很好,外面也看不進來,怎麼樣…想不想試試呢?」我故意俏皮地說。

「你好變態喔…好啦…」

沒料到慧雯真的答應,我打蛇隨棍上:「要說出來妳在做什麼喔,我才不用轉頭,專心開車…」

慧雯脫了高跟涼鞋,再次從皮包拿出跳蛋,雙腿打開,我則把遙控器拿在手上,按下按鈕,跳蛋開始穿出震動的聲音…「要開始囉…好麻喔…」慧雯說。

「開始做什麼?」我笑著說。

「開始在老公車上…用跳蛋…自慰…啊…」

慧雯拿著跳蛋,隔著已經濡濕的內褲跟絲襪輕輕摩擦著…其實不用直接接觸,跳蛋隔著內褲摩擦陰部反而有種挑逗的酥麻感。

「啊…好舒服…好舒服喔…老公…我的妹妹好舒服…」慧雯習慣把自己的陰部說是妹妹。

就這樣,上高速公路前市區的平面道路,慧雯隔著一扇透明車窗開始上演自慰秀,紅綠燈車輛走走停停,有時跟車窗外的機車就只有一步之遙。

慧雯的一雙絲襪美腿,時而打開,時而夾緊,時而M腿抬起,時而放下,手裡的跳蛋不斷的振動摩擦著陰部,把慧雯逐步推往高潮的邊緣…「啊…老公…我現在弄我的小豆豆…好舒服……好……啊……跳蛋…弄得我陰唇好麻…」

終於,慧雯忍不住把一隻手放進內褲,隔著絲襪跟內褲看得出來那隻手正按著陰蒂畫著圈,另一隻手則是持續從內褲外按壓著跳蛋刺激著陰蒂底下陰唇的部位,跳蛋幾乎凹陷入絲襪內褲中…「高潮…啊…到了…到了……」

慧雯緊夾著雙腿,雙手就夾在胯間,緊繃的身體隨著高潮到達頂點而崩潰,打開了腿,腰也隨著高潮挺動了一兩下,粗重的呼吸聲隨著發抖,滲出內褲跟絲襪的淫液弄濕了副駕駛座的皮椅。

車子這時堵在交流道口,還未上高速公路,而自慰的慧雯因為暴露的快感加速高潮的到來。

「老公…人家想要……」

回過神來的慧雯轉頭看著我,一手伸向我的褲襠…緩緩的將拉鍊拉下,拿在手裡的東西是還在震動的跳蛋…「啊…妳在做什麼!」我大叫著。

慧雯將跳蛋隔著內褲抵住我稍微勃起的陰莖龜頭,上下摩擦著,跳蛋震動造成的異樣刺激,讓我的陰莖瞬間充血變硬。隨後她拉下我的內褲,勃起的陰莖露出頭來。

「不可以呦…老婆,開車上交流道時是很危險的喔…現在不行。」

眼看著慧雯側彎下身,我知道她想舔我的陰莖,但是一方面我兩中間隔著拍檔桿跟中央扶手箱,而且我正準備開車上交流道,實在危險。另一方面我想多吊一下她的胃口。

「哈……」慧雯被我阻止後,坐定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老公,你現在開車的樣子好好笑…」

我一身襯衫領帶西裝褲,陰莖冒出褲襠外,雙手正打著方向盤,一臉認真地將車駛上高速公路,自己的樣子想到也忍不住笑出來。

「老婆,等會上高速公路妳再自己玩一下,回到家老公保證把妳餵飽。」

我邊專心開車上高速公路,一邊說。

「真的嗎?到家不能反悔喔…還有,小弟弟不准收到褲子裡去…」

慧雯再次拿跳蛋摩擦了一下我露出的龜頭。

之後,慧雯再次將雙腿打開,接著就是本篇一開始的,高速公路上本日的第三次高潮…下仁德交流道後,回到家,進了車庫,本想幾小時後又要出門,用不著放鐵捲門下來,結果慧雯二話不說,車一停好就按下鐵捲門遙控器,然後彎腰開始用舌頭舔弄我的陰莖…陰莖隨著舔弄逐漸血脈噴張堅硬的挺立,慧雯因為已經在車上自己玩了大半個小時,有點慾火焚身,開始用小嘴上上下下套弄我的陰莖,整支硬挺的陰莖因為她黏滑的唾液顯得濕亮。

我放下椅背仰躺在駕駛座,享受慧雯的性服務,慧雯一邊繼續吃著我的陰莖,一邊脫掉絲襪跟內褲,爬到駕駛座我身上來,小屄就對著我的臉,兩個人成69式。

沒完全脫下的絲襪還穿在慧雯的右腳上,我左手扒開她的的臀肉,上下舔著肛門,這是慧雯的性感帶之一,平常只要舔到,肛門都會隨著一縮,右手則是拇指沾溼了她的淫液,摳弄著陰蒂,慧雯也隨著我的動作浪叫起來,整個下身翹臀扭動著。

「騎上來,老婆,把肉棒放進去妳的洞裡。」我說。

慧雯稍微往前調整了一下位置採蹲姿,面對著車頭方向,一手握方向盤,一手扶著我沾滿她黏滑唾液的陰莖,對著自己的小屄,毫無困難的坐了下去…「啊……」

慧雯先是發出一聲舒服的喘息聲,接著是彷彿禁慾許久好不容易獲得解放一般,肉臀瘋狂的上下跳動。

「好棒啊……好棒啊!老公!」

慧雯忘情地大喊,我則是可以感覺到車子隨著她的跳動搖晃著。

要是平常的慧雯持續一段時間的女上男下蹲坐式這個動作,一定一下子就喊大腿酸,但是現在她正對著方向盤,雙手有方向盤可以握著使力,從後面我只見到小屄貪婪地吞吐著肉棒,一點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一下子我就幾乎被套弄到噴射的邊緣…「老婆…老婆,等一下!」

我連忙壓制住她的大腿,暫停她的動作,接著把椅背翻上來。

「我們到後座去。」

我邊說,邊打開了駕駛座的車門,示意慧雯到後座去,其實是想讓自己的陰莖冷卻一下,我跟慧雯可都不想就這樣簡單結束。

我們倆下車,還未打開後車門,趁著慧雯背對著我,我從後面挺著陰莖再次插進小屄裡,慧雯於是扒著車子的車門外站姿接受我的衝撞。

「啊…啊…啊….」

不在乎鄰居在不在家,有沒有聽見,整個車庫只有慧雯隨著撞擊頻率的浪叫聲跟臀肉大腿撞擊的啪啪聲。

瀕臨射精邊緣,我再次抽出陰莖改變體位,開了後車門,讓慧雯躺下,我則是站在車門口,雙手各持著一支腳踝將她的腿完全打開,然後將怒目金剛似的陰莖快速地插入,然後瘋狂抽送。

「到了…老公…啊…到了啊…啊」

慧雯像是夢囈般眼睛半閉的叫著,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我可以感覺到陰道的收縮,這一點點的壓力讓我的陰莖開始進入射精前的酸麻感。

這時我彎下腰緊緊抱住慧雯,更加瘋狂的出入。

「啊…」我忍不住地發出了射精前的低吟。

「射出來!老公…你變得好硬!射進來…我要你在我的妹妹裡面發射…」

慧雯雙手環抱著我的頸部,一副不讓我逃到似的雙腳在我的腰後交勾著。

「射了…!」

陰莖插到最深處,我的動作驟然停止,就在慧雯陰道裏陰莖反射性地跳動著,隨著舒服的感覺我又抽出,插入,享受射精的快感。

遠遠傳來的是垃圾車的聲音,下午五點半倒垃圾的時間,要是鄰居準備出門倒垃圾,應該也聽到我跟慧雯大戰的聲音吧。

不過我想到的是晚上還有同學的婚宴…「老婆…整理一下,晚上還有一攤喔。」

慧雯還躺在車子的後座,半瞇著眼享受高潮後的餘韻。

「嗯…我沖洗一下,換件衣服。」慧雯慵懶地回答,一手則是在前座翻找著她脫下來的內褲。

「嗯?沒電了?」拿在她手裡的是玩了一下午的跳蛋。

「老公,家裡還有水銀電池,要換嗎?」慧雯說。

「呃……妳晚上的喜宴還要帶它出門?」我驚訝地問道。

慧雯露出俏皮的表情笑著,起身進屋,沒有回答。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