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魔手記】龍城秘聞

在看到帕瑟芬妮和蘇的資料時。老法佈雷加斯洞悉世情的雙眼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看向蘇地目光中那些許異樣。也許帕瑟芬妮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接下來局勢地發展。更是完全按照他地預想在進行著,甚至於比他所預想地還要好,看起來帕瑟芬妮已經泥足深陷,無從脫身。

一個僕人走到老法佈雷加斯面前低聲說了幾句,他突然眼睛一亮站到大廳中央的高臺上大聲宣佈:“各位老朋友們,根據最新的消息她已經簽訂了條約,也就是說我們有五天的時間來充分享受她美妙的身體,現在就等帕瑟芬妮到達,宴會就可以開始了。”

“哇……”下面的人們一陣驚呼,興奮不已。一想到今後以帕瑟芬妮為主角,包含了各種主題地晚宴,老法佈雷加斯地血流又開始加速,他地下身已經不是愉悅。而是開始脹痛了。

在遙遠的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點白光,接著白光越來越近,等老法佈雷加斯辨認出是自己的車隊時,整個莊園的僕人們開始忙碌起來。

等到車輛停在門口時,大廳的燈光突然全滅,就在大廳內的人們迷惑的時候,一道光束照耀到高臺上,那裡不知何時站立了一位美麗動人女性暗黑龍騎。

“大家都認得吧?站在你們前的就是龍城最美麗的龍騎將軍芬妮。”

喝下藥劑失去了能力的芬妮雙手被合金手銬緊緊拷在身後,全身虛脫無力,搖搖晃晃立在那裡。

“啊……竟然這麼多人……我……我要堅持住……只要五天……五天之後我就會恢復能力……”芬妮心中暗暗叫苦,面前這些男人基本都是聯繫過她的那些大人物,沒想到他們為了得到自己的肉體竟然聯合起來設下這麼大的一個圈套。

反抗的機會已經失去,現在的她和一個普通女人一樣,被幾十個男人圍在平臺上。

“她真的同意了?”台下一個老男人有些擔心地問道,畢竟這裡最高能力的也不過4 階,而帕瑟芬妮卻是九階的能力者,輕鬆可以將大廳裡的所有人都毀滅。

法佈雷加斯高舉酒杯走上圓臺,圍著她轉了兩圈,伸出手去挑起帕瑟芬妮潔白的下巴,然後對著下方的人們笑著說道:“各位請安心,芬妮是自願服下藥劑失去能力的,並且還自願用身體來償還她欠下咱們的債務,至少在這五天內她會任咱們隨意玩弄,絕對不會反抗的。是麼?帕瑟芬妮將軍?”

“……是……”帕瑟芬妮猶豫一下,下巴被抓住無法躲閃,只好閉住眼睛低低的回答。

“哇……真的麼……我已經等不及了……”

呼啦一下男人們都圍了上來,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帕瑟芬妮,從她那清澈的灰綠色雙眸一直看到被軍褲緊緊包裹的長腿,全身上下每一分,每一寸的肌膚都是如此地細膩若雪,該翹的翹該細的細。周圍人們肆無忌憚的熾熱目光,讓帕瑟芬妮覺得自己摟在外面的每一寸肌膚上都似乎有蟲子在爬,全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哇……老法佈雷加斯,別介紹了,快點上吧,我雞巴已經硬的快爆炸了!”底下人群中一個肥胖的中年男人焦急地喊了起來,同時他的手也在胯下那高高聳立的褲襠上抓撓著。

“哼……”芬妮冷冷地看著下方,眼中噴出的怒火如同實質一樣,刺向那個胖子。

“嘶……”胖子被她清冽的目光盯著,竟然嚇得後退了2 步,高聳的褲襠不知怎麼回事,忽然一下就軟了下來。

“哈哈……”周圍的男人們都笑了起來,他們如同毒蛇一樣的目光在她全身上下肆無忌憚地遊蕩:“不愧是龍城中最美麗的玫瑰啊,光用眼光就能讓托尼變成毛毛蟲,這麼驕傲的女人征服起來才有快感!”

“我來告訴你們這個女人真正的樣子,別看她外表如此清高,其實骨子裡流淌著淫蕩的血液……!”

法佈雷加斯走到芬妮的背後,雙手環抱住她的胸口,用力在她挺翹豐滿的乳房上揉搓愛撫。

“嗯……啊……恩啊……”芬妮臉蛋上微微有些發紅,老人的手握住自己的乳房,竟然讓她的心不由自主地亂了起來,一股奇怪的熱量從胸口湧起,她低著頭嘴裡發出幾乎聽不見低弱地呻吟聲。

“看到沒有!在這麼多人面前,被她的敵人揉著乳房還會發出這麼淫蕩的聲音。”老人裡的很近自然聽到了她那隱約的呻吟

(這個卑鄙的傢伙……之前喝的藥劑肯定有問題……)帕瑟芬妮知道那個藥劑肯定有問題,卻不知道這個藥劑不但禁止了她的能力而且從基因上開始修改她的細胞。

“唔……嗚嗚……嗯……啊……”法佈雷加斯的手在她的乳頭上來回捏著,在疼痛的刺激下,乳尖慢慢地硬了起來,一種熟悉到令她恐懼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傳到腦海中。

老人的呼吸明顯地變粗了,他粗糙手隔著緊繃的制服在嬌嫩的肌膚上大力揉捏,雖然還隔著一層布料但掌心還是能清晰地感覺到乳房上上硬硬的乳尖滾珠一樣在上面滾動,堅韌滑膩的手感讓他不想放開。

“啊……啊哈……什……什麼?”手掌中肉球被大力的壓扁,拇指和食指夾住中間凸起的敏感乳尖,快速地撥弄。整齊的制服被老人揉搓的淩亂不堪(好痛……啊……要幹就快些幹吧……做這些幹什麼?“芬妮心中的不安見見地濃起。

老法佈雷加斯似乎認定了她的乳尖一樣,固執地玩弄著,帕瑟芬妮感覺到自己雪白的胸膛已經揉捏的發紅發熱,發脹,乳尖好像都被男人大力的捏磨弄的有些麻痹了,粉紅色的乳尖開始堅挺,在指頭的撥動下與緊繃的制服劇烈地摩擦著。

“感覺怎麼樣?奶子怎麼漲了起來?乳頭好像也硬了呢!芬妮將軍”

“無恥……你記住……啊……咱們的交易只是這幾天……嗯……嗯啊……”

老人的手停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接著狠狠的一捏“啊……唔……”

老人猥褻地笑著,一口吻在她的唇上。

(好噁心……舌頭都伸進來了……唔……真想咬斷它……)

雙唇緊緊貼在一起,老人的舌頭異乎尋常地靈活,幾度探進芬妮的小嘴深處,在她的舌面上摩擦添弄,將她的口腔玩弄了個遍,好長時間才放開。

“啊……咳咳……咳……呸……”

乳房被揉動,口舌也被面前這個老人肆意玩弄,羞恥的厭惡感佈滿全身。

“呃……好髒!好噁心!”

“啪”法佈雷加斯一巴掌重重地打在她的翹臀上,接著這只手在她的臀瓣上大力揉捏了幾下又向下摸去。

“嗯……?”芬妮緊張的繃緊大腿,那雙長的驚人的雙腿併攏,之間不見一絲縫隙,所有男人的喉結都上下滾動了一下。

捏動中,乳頭有種觸電般的麻痹感覺,芬妮直立的身子不由得向前彎曲,粉紅色的乳頭在男人的摩擦下慢慢聳立起來。

胸中的呻吟被男人堵在口裡,舌尖被肆意玩弄,幾次用力將頭向後仰去,剛剛分開就被抓住頭髮狠狠地按了回來,芬妮甜美的唾液被老人從口中吸裹出來,發出“沽滋”的下流聲音。

“啊……咳咳……”

“嗯……混蛋住手,你們這些骯髒的傢伙”

老人嘿嘿笑著一揮手,僕人們沖上前去抓住芬妮的雙腳,將它們拉開,左右各鎖在一個合金鐐銬中,呈現出完全張開雙腿的羞人樣子。

看到芬妮再也無法反抗,在場的男人褲襠都毫不掩飾地直挺挺地聳立著。要不是身邊有兩個強壯的僕人保護,還有法佈雷加斯家族的威懾,她恐怕早就被沖上來的男人撕碎。

在法佈雷加斯的命令下亞瑟芬妮雙肩被男人用力地向下壓去,屈辱的跪了下來。

豐滿的翹臀向後突起,十分性感,肩頭銀灰色的長髮滑落。

股間誘惑的曲線引誘眾人的目光都彙集在她身後的哪一點上。

“唔……什麼味道!”亞瑟芬妮感到鼻尖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

“亞瑟芬妮將軍……該幹什麼,不用我說吧?”法佈雷加斯光著下身,令他自豪的陽具在她面前赤裸著晃晃蕩蕩幾乎要碰到她的嘴唇。

亞瑟芬妮臉上有些發紅,好多年了,又一次來到這噩夢般的情境下,她的身體不由得開始發熱。

女將軍將視線轉移到一旁,淚水抑制不住地從眼角落下。

頭髮被老人一把抓住,強迫將她的臉蛋按在自己的胯下,散發著熱氣的陽具貼在她滑嫩的臉蛋上滾動著:“記住你簽得合同,二十四小時內要絕對的服從我們,當一次我們的性奴隸!”

“卑鄙……”亞瑟芬妮到了現在自然明白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屈辱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無數的目光注視著股間讓她感到一陣發軟。

清涼的臉蛋變的十分滾燙,男人的肉棒貼在臉上腥臭味是那樣的強烈,硬硬長長橫在她的面前幾乎比她臉都長了。

“好臭,好大,這個真能放進口裡麼?”亞瑟芬妮心中有些害怕。

也許是硬的時間太長了,他的陽具慢慢軟了下來,如同一條毛毛蟲在她唇邊搖擺。

“唔……”微微張開的小嘴,輕輕碰觸到酸臭的陽具,軟軟的小蟲上尿騷味傳到鼻尖,胃中一陣翻騰。

“亞瑟芬妮?我們的女龍將怎麼退縮了?這樣的話,根據你所簽的奴隸合同第三條第五款時間可是要再延長的哦……”

就在亞瑟芬妮左右為難的時候,法佈雷加斯又笑吟吟的威脅道。

“…………”萬般無奈下亞瑟芬妮輕張朱唇,伸出紅豔的小舌,先在他淺黑色的龜頭頂端舔了一下。

“噢……”舌尖感到一股腥鹹的味道,胃液一陣翻騰差點讓她吐了出來。

唾液沾濕了得龜頭,舌尖的觸動柔軟無比讓老人的雞巴忽的一下子硬了起來。

“唔……好舒服,這就是女龍將的小嘴嗎?感覺好奇妙,軟軟的濕滑無比!”老人快樂得迷上眼睛,低頭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亞瑟芬妮。

“唔……嗯……嗯……啊……唔……”唾液沾濕的陽具在舌尖的挑撥下熱氣騰騰,粗大的龜頭貼在舌面上,異樣的味道慢慢擴撒著。

“唔……好噁心!”心中雖然很是討厭憤怒,可是為了蘇她還是低下頭去,用舌尖挑起軟軟的陽具,從根部往上滑動。

在亞瑟芬妮的輕觸下,垂頭喪氣的龜頭快速的直立起來。

“啊……這麼大了?!”

老人勃起的陰莖是那樣的刺眼,兇惡碩大的龜頭在她眼前晃動。

“我的雞巴怎麼樣?比蘇可是要強多了吧?”法佈雷加斯說著,兇惡的肉棒在她精緻的臉上抽了幾下“啪啪”

“唔……”被人這麼羞辱,亞瑟芬妮幾乎要瘋掉了,可是她不能反抗,為了她只好默默地承受著老人的淩辱。

“嘴巴張大點!”

“啊……嗯……啊恩……”魅惑的舌尖壓在熱氣騰騰的陰莖根部,沿著直立起來的肉棒周圍舔弄著,漸漸的舌尖沿著傾斜指向天空的肉棒向上滑去,來到紅彤彤的龜頭上,微張雙唇,慢慢的將它包裹在自己的口中。

韌性十足的龜頭上那處縫隙被舌尖來回撥弄,敏感的頂端被濕潤的雙唇向裡吸允,變得越發堅硬熾熱。

“唔……好爽……爽死了!”法佈雷加斯將龜頭用力向她的口中頂去,雄偉熾熱鼓脹不已的碩大龜頭立刻就卡住了喉嚨處,將近全長的一半盡沒嘴裡。口腔中被塞滿了巨大粗長的肉棒,舌頭被壓在肉棒下面完全沒法活動。

“嗯……好大,嘴巴已經撐到最大了!根本放不下去啊……”亞瑟芬妮小嘴被塞的鼓鼓囊囊,再也吞不進去了,兩眼充滿了難過的淚水。

“啊……唔唔唔……啊……?!”

“噗哧”肉棒拔出來時,唇端和龜頭之間被一條長長的唾液所連接,唇角一股唾液與龜頭同時湧出,順著雪白的下巴向脖頸滑落,剛剛那下重重的衝擊,龜頭的頂端已經擦到了自己的喉嚨深處。

好不容易緩過這口氣,亞瑟芬妮,睜開雙目,恐懼地望著面前兇惡的陽具,已經漲到最大的陰莖頂端因為就濕了唾液,所以在燈光下閃閃發亮,那個充血粗長的莖稈上,幾根環繞的血管浮現,根部茂密的陰毛好似一根根鋼針聳立在那裡。

“啊……好難受,難道還要再含下去麼?我該怎麼辦?”

“啊……唔唔……嗯唔……”再次被強迫張開小嘴,老人的肉棒在眾人的視線中深深地刺了進去。

老人這次毫不留情直接穿進了她的喉嚨

“啊喔……喔……唔唔唔……”

就在帕瑟芬妮用盡全身力氣忍耐老人的淩辱時,她渾圓的臀瓣突然被一隻大手撫上,隔著軍褲揉捏著。

“啊……是誰?”老人的手使勁壓著她的後腦,根本無法抬頭,只知道自己身後現在還站著一個男人。

“嗯……好香啊……大家猜猜將軍閣下的內褲是什麼顏色的?猜對的可以作為明天第一個享受將軍閣下服務的人,並且按照他的想法來處理美女將軍。”一股熱氣噴在自己的股縫上,帕瑟芬妮不由的晃了晃屁股,試圖躲避男人的騷擾。

“白色”

“黑色”

“紅色”“我說這個蕩婦裡面什麼也沒有穿……”……

底下的客人們興奮的大聲叫嚷著,猜什麼顏色的都有。

“唔……”老法佈雷加斯身體前傾彎腰去打她的屁股時,肉棒也深深地壓在她的口中。

溫暖濕潤的食道緊緊壓在敏感的龜頭上,輕巧的來回壓縮吸裹

“嗚……好難聞的味道”帕瑟妢妮臉頰有些發燙,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實在是放不開。

法佈雷加斯嘲笑道:“將軍閣下真是個騷貨啊,我還沒有說話你就主動添上了。”

說著挺動了幾下,肉棒向她喉嚨深處探進去。

帕瑟芬妮仰頭沿著肉棒的根部斜著向上添去,肉棒被她的小舌頭一激,更加的堅硬熾熱了,

“啊……嗚……嗚……”太粗了,嘴裡根本放不下啊。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