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魔手記】龍城秘聞

嗒嗒嗒……清脆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回蕩在這座已經有幾百年歷史的暗黑龍騎總部大樓前,門口兩邊的衛兵身體一震,立刻將本來就很挺拔的身軀挺得更加筆直了些。當這種聲音響起時,只會意味著一件事:帕瑟芬妮來了。

果然,帕瑟芬妮有如幽靈般浮現,踏著長長的臺階,昂然走進了暗黑龍騎的大門。她剛一現身,兩名衛兵便啪的敬了個最標準的軍禮,他們望向帕瑟芬妮的目光充滿了敬畏、興奮和一點點隱藏起來的欲望。

看到她深黑色制服上繁複的暗金紋飾,雙肩上盤繞著的暗金玫瑰花枝,以及領口處一枚暗金以的盾型紋章,兩個門衛眼也不敢斜視,低著頭將大門打開迎接這個暗黑龍騎最年輕美麗的將軍帕瑟芬妮。

帕瑟芬妮走得搖曳生姿,臉上卻全是完全不加掩飾的冷漠與高傲。她沿著大廳的正中線,筆直走向鋪著猩紅地毯的樓梯。挑空的大廳中盡是那一聲聲清脆的敲擊聲,對面牆壁上的銅龍也將全部的目光盡數投注在帕瑟芬妮身上!

大堂中進進出出的人們全都停步,望著出任務歸來的帕瑟芬妮,所有湊巧站在她前進路線上的龍騎都急急忙忙地閃到了一邊。

這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年輕女人,暗黑龍騎的制服將她曲線完美的身材完整地勾勒出來。她一頭灰發高高盤在腦後,美麗的臉蛋上似乎凝著冰霜,深灰中透著綠色的眼中更是透著些疲倦。

帕瑟芬妮的疲憊已經無法掩飾,她緩步走入大樓,微微一愣,平常空曠的大廳中站著數個男人,雖然幾乎暗黑龍騎的每一個人都會對高高在上的帕瑟芬妮有所幻想,卻沒人有敢於當面表露出來。不過今天似乎是個列外,好多平時難得一見的家族都派了人在大廳中等候著她的到來,並且這些人都毫無列外的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欲望,那赤裸裸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吃掉似得。

微微皺了下眉頭,帕瑟芬妮沒有理會這些人的意思,快步走入電梯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樓下大廳的這些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嘴角都露出一絲淫靡的笑意……

柔和的燈光緩緩亮起,空氣循環系統不停地將新鮮的空氣送進來,並且配上了草木的清香。這是真正全天然的香料,以帕瑟芬妮的挑剔和蘇的敏感,也找不出任何瑕疵來。舒緩的背景音樂開始響起,全透明的淋浴間開始噴出淡淡的水霧。這是浴室的智慧系統根據存水量判斷不夠啟動浴缸,因此啟動了淋浴間的預熱程序。

帕瑟芬妮雙手扶牆身體微微前傾,【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微微有些刺痛的水流沖到身上,濺起一片片水花,她歎了口氣,一雙白得極為眩目的玉手在自己身上快速地擦拭著。

沒過多久房門悄然打開,帶著一身水霧的帕瑟芬妮走了出來,她已換上了那身經典的職業OL裝,坐到辦公桌後面查看著電腦上的任務情況,眉頭慢慢地皺了起來…………

天黑了,六樓帕瑟芬妮辦公室厚重的大門拉開了一道縫隙,走出來一個四十餘歲年紀,西裝筆挺、外型精明幹練的中年人,他非常優雅的一躬身,和門內的帕瑟芬妮握了握手,語調熱忱充滿感情地說:“尊敬的帕瑟芬妮將軍,我的條件應該說是非常優惠了,希望您能夠認真考慮一下!您只需開口說一句話,我的人脈及資源,都可盡全力為您效勞!”

他嘴上說得熱切動聽,手卻是緊握著帕瑟芬妮的手不放,這可就怎麼都談不上尊重了。而且他裁剪得非常得體的長褲中央微微凸起,顯然是想到了些非常不尊重帕瑟芬妮的事情。儘管他微躬著身體,很巧妙地掩飾了生理變化,可是這座樓裡每一位暗黑龍騎都是戰技方面的專家,只用感應就可以覺這些異樣。

帕瑟芬妮臉上依舊保持著含蓄而又典雅的笑容,仿佛一無所覺,又好象一點也沒將中年人的無禮放在心上,輕聲說“請讓我在考慮一下!”儘管臉上的表情完全凝固的像一個冰塊,可是距離起伏的胸膛卻顯露出她的不安。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腦響起了嘟嘟的報警聲,還有半小時,蘇就會因為缺乏藥品而死去,可是她的帳戶上已經是一片赤紅,再也不能透支一分錢出來。

又過去了一分鐘。

帕瑟芬妮頭痛得如同要炸開。她今天淩晨才回到龍城,已是孤身轉戰千里,七日七夜不眠不休,連續完成了六個任務。回到龍城後,她只是略作梳洗,就趕到了辦公室,接待一撥又一撥早就聯繫好了的借款人。這些人就象在暗中達成了一致似的,竟然沒有一個人的條款中不涉及到她的身體。也或許這種趨同性的背後並無其他陰謀,只是這個時代雄性源自荷爾蒙的劣根性的不加掩飾的顯現而已。

帕瑟芬妮安不安地在室內來回走著,心內有猛烈的火焰在燃燒,但卻壓抑著,不迸出來。她調出任務列表,大略一掃,即現上面危險程度高、相應的酬勞和貢獻度也高的任務都顯示已經被人接去,餘下的只有那些瑣碎且耗時,當然也沒什麼風險的小任務。這是巧合,還是故意?

中年男人胸有成竹地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她,眼神中用一種非常放肆的目光看著她修長的雙腿和渾圓的臀部,這是一雙筆直的腿,長得讓人口乾舌燥,肉色的絲襪充分展示了她完美的曲線,越過膝蓋上二十公分是一條遮住了半截大腿的灰色一步裙,從纖細的腰上末入裙內的白色襯衣,翻過恰好長滿襯衣的胸峰,隨後是修長的脖子,無可挑剔的面容以及盤在頭頂的灰發,褲子下面的聳起也越來越高。

可是……她有些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年輕得還有些稚嫩、那個固執地堅持著自己夢想的弟弟,他身上有她最喜歡的純淨,所以一直以來,她都非常地照顧他。可是現在,他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嗎?帕瑟芬妮壓根不相信接管了海皇三叉戟的他會毫無耳聞。那支部隊傾注了她太多的心血,具有獨立且高效的情報體系,甚至於不比梅迪爾麗掌握下的審判所差多少。

可是……他就可以眼看著自己淪落成那些男人的玩物嗎?或許,仇恨真的可以徹頭徹尾地改變一個人?

帕瑟芬妮默默取過辦公桌上升起的一杯烈酒,一飲而盡,火一樣的酒漿沿途灼燒著她的身體。“弟弟……你真的希望我成為別人的玩物麼?”望著毫無動靜一片深紅的顯示器,她猛地握緊手中的鉛筆,哢嚓一聲手中的鉛筆竟然被她捏成了粉末。

又過了一分鐘,只剩下五分鐘了,她輕輕歎了一口氣,心中漸漸泛起冰冷的失落感,轉身走到中年男人面前,優雅的紅唇顫抖地微微張開:“只有一天……五天的藥費!”

“不不不……”中年男人搖著手指得意地笑著:“一天一支藥劑……”

帕瑟芬妮臉色難看起來,沉默了一下,換換點了點頭。

中年男人臉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快步上前一伸手,抓住了帕瑟芬妮的一只手:“亞瑟家族願意為您服務!”

他緊緊地捏著帕瑟芬妮纖長冰膩柔軟的右手,俯下身去輕輕吻在雪白的手背上,帕瑟芬妮的眼瞳中,出現了短暫的失神和空白,她猛地抽回了手,就像被熾熱的岩漿燙到一般,身子後仰連續退了幾步,直到撞到了辦公桌邊才停了下來。

男人迅速上前摟住如蛇一樣的細腰,將龍城最美麗的女將軍牢牢地控制在桌子邊上,張開大嘴就向她吻去。

“錢呢……”帕瑟芬妮噁心地扭過頭去避開男人貼過來的大嘴,強壓下心中的憤怒和幾乎要揮出去打爛對方腦袋的拳頭冷冷地問道。

中年男人雙手緊摟著她的身子,緊緊第貼在她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身上,享受面前這個令龍城所有男人朝思暮想的身體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令人蝕骨的驚人彈性和幽香的熱氣。聽到帕瑟芬妮的問話,他輕輕笑著,將身體前壓,壓的帕瑟芬妮不得不向後仰去,上半身幾乎要躺倒桌子上:“放心,馬上就好。”說完探手將顯示器拉到自己面前,接著開始快速地在螢幕上指指點點。

男人借著輸入帳號的機會,將胸部緊緊地壓向帕瑟芬妮,胸部和胸部緊緊貼在一起,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她胸部那讓人血脈沸騰的輪廓。帕瑟芬妮身體極力後仰,可在如此近的距離下還是免不了與男人緊緊貼在一起。

他不禁興奮地借著這個機會狠狠地頂了幾下,以緩解開始有些脹痛的下身,

“嗯……”短促的呻吟剛剛從口中洩露出來,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柔軟的陰戶被堅硬的陰莖隔著衣物使勁地頂著。帕瑟芬妮雙目緊緊地盯著螢幕,雪白的牙齒緊緊咬著下唇,強忍著心中的羞憤與痛苦,看著顯示器上面叮的一聲輕響,那顯示赤色的數位正飛快地減少,同時她可以調用的款項也在增加著。

看著眼前的螢幕,她的臉色極為複雜,雙手僵硬地撐在身體兩側,手背上青筋暴起,竟然將堅固的合金桌子也按的深深陷了下去。

男人輕笑著回過頭來,低頭在她鬢角處聞了聞那淡淡的幽香,突然一張大嘴,一口咬在了她平滑細膩的臉蛋上。

“唔……”那柔膩的觸感是如此的蝕人心扉,男人的喉間發出一聲性福的呻吟。被男人壓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帕瑟芬妮心中充滿了無盡的恥辱感,身上的這個男人本身的能力並不出眾只有區區四階,如果是平時的話自己根本看都不會看他一眼。

能夠解救一名將軍的財政危機,說明這些人都是非常有權勢背景的人,就算放在過去,有亞瑟家族在後坐鎮的帕瑟芬妮最多也就是抽兩個耳光,打他個鼻青臉腫就算完事,不能當真動手殺人的。可是現在,她不但連抽耳光的資格都已失去而且不敢反抗他的騷擾,因為自己還欠著巨大的債務,如果拒絕他的話,蘇就會毀滅,再忍忍吧,只有一天而已,再說剛進入龍騎的時候自己也不是沒有受過類似這樣的磨難,帕瑟芬妮在心中安慰著自己。

男人的臉和女人的臉緊緊貼在一起,在那如雪似冰的清涼肌膚上擦了擦,左手已經摸到她的頭髮上,指尖出傳來的觸感柔順光滑,另一隻手慢慢向她傲然挺立將制服繃的僅僅的胸部伸去,那圓渾的曲線讓人愛不釋手。

帕瑟芬妮那敏銳的肌膚完全可以感覺到男人身體散發出的熱量,她扭過頭去,不想再看身上恣意蹂躪自己的男人,卻不想她的這種抗拒更加增添了男人的欲火。男人的雙手毫不顧忌的放到她那被短裙緊緊包裹著的臀部,用力在上面揉捏著。

就在帕瑟芬妮以為這個男人會在這裡就地要了她的事後,身上的男人突然想起什麼,起身後退了一步,他嘿嘿地笑著:“作為對您的敬意,請您隨我去一個地方,當然之前要換上你的將軍制服。”

帕瑟芬妮臉色難看許多,她一下子想起了二十年前血腥瑪麗的遭遇,難道今天輪到自己了麼?她咬了咬牙,轉身進到隔壁的更衣室。

就在她剛剛脫下套裙的之後剛要換上軍裝,門外的男人那陰險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對了,將軍閣下,請不要穿內衣,您的雇主們希望看到你不穿內衣的樣子……呵呵……”

“什麼?”帕瑟芬妮低頭看了看自己潔白身體上那誘人的黑色透明蕾絲內衣“算了,反正就五天忍忍就過去了,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她雙手背向身後胸衣的掛鉤伸去。

當帕瑟芬妮沉著臉穿著制服走出來時,這個中年男人的眼睛一亮,欣喜地笑了,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個試管,裡面裝著半管粉紅色的液體。

“為了保證期間你不會反悔,現在請你喝下這杯藥劑……”中年男人得意地,將試管在她面前晃了一晃“放心這支的藥效同樣藥效只有五天,你是龍城的將軍,我們絕對不敢把一個九級強者怎麼樣,但也要防備你反悔!”

帕瑟芬妮愣愣地看著那個試管,猶豫了一下,刷的一下搶過試管一仰脖將裡面的液體全部灌入自己的口中。

“呼……”她啪一下將試管扔到角落裡,紅著眼睛惡狠狠地對著面前的男人說:“現在你滿意了吧?”

“好的……那麼請跟我來吧”中年人紳士一般的彎腰伸手,引領著帕瑟芬妮向外走去。

“啊……”坐上電梯時,帕瑟芬妮微微晃動一下身形,感覺到所有骨骼都傳來微微的酸癢,全身變得酸軟無力,所有的肌肉都好像喝多酒失去控制一樣,在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讓她連提起手來都有些困難,帕瑟芬妮臉色變得有些不好,沒想到這種藥劑竟然是專門為她設計的,完全封鎖了她的能力。

“來……我扶您出去”男人笑著,小心翼翼地伸手架住帕瑟芬妮,向外走去。

暗黑龍騎門口的兩個門衛看著從電梯裡走出的兩人眼珠子不由的瞪得老大,從不給人以機會的龍騎將軍竟被一個老男人攙扶著走出來,她全身依靠在男人的身上綿軟無力的樣子讓人腎上腺素猛地升高,特別是那身緊緊貼在身上的制服在她的走動中明顯地顫動了幾下,輕易地就能看出她的制服下面居然沒有任何衣物。

兩個門衛的褲襠立刻直立起來,高聳在那裡似乎再像她致敬,帕瑟芬妮臉色一紅,低下頭裝著沒有看見,慢慢被男人扶到門外的車上,揚長而去。

拉爾文森林莊園位於龍城西南部,是一片占地足有數十平方公里的龐大產業,正如莊園名稱所示。這片區域包括了大片的森林,一座小山,一條居中穿過地小河,一座城堡及幾個分散在各處的莊園。

和許多現代新興家族的實用風格不同。法佈雷加斯家族仍然保持了古老懷舊地傳統,城堡和莊園古色古香。許多裝飾和配件搜羅自各地地廢墟,是貨真價實地舊時代貨色,莊園地飲食也不例外。依然以舊時代地方法醃制熏肉和釀造紅酒。

穿越領地的小河水則被引入一個人工湖中。並且分出一條支河環繞著古堡,在如今的時代,這當然沒有任何防禦地意義,更多的是起到裝飾作用。

整個拉爾文森林地區。都看不到什麼新時代地工業。完全像是舊時代十八世紀地鄉村生活,時間仿佛在樹蔭下、河水邊打著盹。一切都那麼安靜,緩慢。

今夜平時寧靜的莊園被無數平時難得一見的大人物所打破,寬廣的大廳中數十名中老年人聚集在一起,焦急地等等著前方傳來的消息。

老法佈雷加斯驕傲地看著這一切,他雖然老了,但是身體情況絕對不象他地年齡那樣老邁。在家族地生化實驗室中。抗衰老藥劑已經取得了突破,可以通過實驗室合成的方式獲得少量穩定而有一定效果的藥劑。這當然十分昂貴。而且除了需要大量極難獲得的原料外,合成反應的不可控性仍是一個無法解決地難題。低下地成功率使得這種藥劑還遠遠無法量產。不過已經足夠老法佈雷加斯使用了。對他來說。現在重要的是有或者沒有。貴還是不貴根本就不是問題。

一想到帕瑟芬妮那身看上去非常正統典雅套裝下包裹著地充滿了爆炸性力量地性感,老法佈雷加斯就禁不住興奮起來。身體也隨著產生變化。睡袍上頂起了一個高高地突起,完全不象一個已經六十五歲老人應有的硬度和體積。在他看來,只要得到了帕瑟芬妮,所有地代價其實都是值得地。如果不是為了引帕瑟芬妮上鉤。他也不會苦心布下這麼複雜而隱晦地局,當然,現在情況順利得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在他原本的計畫中,要收伏一個財政破產並且失去家族支持的女將軍,也需要至少一年左右地時間,可是他沒有想到,蘇竟然會需要如此驚人的治療費用。而帕瑟芬妮居然還付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