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功夫

裝睡的姐姐聽到我這麼稱贊她的陰部,不禁又羞又喜的扭動了一下身子,我不禁更加興奮起來。想起A片中口交的鏡頭,我竟學以致用的將嘴唇吻向姐姐的私處。這下子姐姐沒法裝睡了,一下子半坐了起來說:“弟,不行,那裡好髒的!”

我看姐姐已經“醒”過來了,也就沒必要維持“裝睡”的情景,說:“不會啊,我好喜歡姐姐的這裡,這裡好漂亮,只要是姐姐的,我就喜歡……真的好漂亮啊……”

姐姐輕輕的掙扎了一下,我不知哪兒來的蠻勁,死死的抱著姐姐的大腿和屁股不放手,又低下頭吻著姐姐柔嫩的陰唇。姐姐掙扎了一下子,也只好任由我的嘴唇和舌頭在她最柔嫩的私處上胡來。姐姐的陰唇是如此的柔嫩,毛茸茸的陰毛撩撥著我的嘴巴和鼻子,處女特有的幽香直衝我的鼻孔。漸漸的姐姐不再掙扎了,還是仰躺著,閉上眼睛、羞紅了臉,緊緊的咬住下唇似乎在忍受著什麼……

我看姐姐不再掙扎了,於是松開了姐姐的雙腿和屁股,將雙手再次拉開姐姐的一雙肥嫩陰唇。姐姐的蜜穴口兒處,春水似乎流的更多了,我學著A片中的樣子舔著姐姐的小陰唇和陰蒂,姐姐渾身興奮的顫抖著,然後我的舌尖一路向下,開始舔著姐姐的蜜穴口兒。姐姐的淫水有一種鹹鹹的味道,不知為何這種味道卻讓我更加興奮。終於,姐姐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弟……弟啊……姐姐……好……弟弟……弟弟啊……”

我抬眼瞄著姐姐,姐姐還是緊閉著眼睛,享受著親弟弟給她帶來的親吻服務。姐姐一只手愛憐的撫摸著我的腦袋,一手死死的抓住床單。

姐姐的臉上寫滿了嬌媚而渴望的神情,蜜穴的淫水流的越來越多,我的肉棒也硬的無以復加了。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直起身子跪在了姐姐的胯間。姐姐雖然是處女,但她也知道我要干什麼,她害羞的想夾緊雙腿,但我的腰部抵在她的大腿內側,姐姐見我已經占據了“攻擊地形”,便也沒有抗拒。我感覺到姐姐夾在我腰際的雙腿放松了下去,我知道姐姐已經默許了弟弟這種最為放肆的行為——將弟弟的愛意釋放在親姐姐的體內!

我稍稍向前挪動了身子,滾燙的龜頭抵在姐姐的肉縫之中,看著身下面若桃花的姐姐,我問她:“姐,可以麼?”

姐姐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害羞的點點頭,我想此刻她也一定和我一樣有著強烈的渴望吧。我鼓起勇氣俯下身吻著姐姐,是嘴對嘴的愛吻。姐姐這次沒有拒絕,反而是熱烈的回應著我。我的肉棒在姐姐的肉縫中尋找著那個春水泛濫的桃源洞,龜頭在肉縫兒之中,借著滑溜溜的淫水來回刺探著,可是沒有經驗的我卻不得其門而入。

正在我暗暗著急的時候,摟著我的姐姐一邊吻著我,一邊將手移到我的肉棒上。我感受到姐姐的手兒微微有點兒冰涼,可能是因為太過於興奮的緣故吧,姐姐用她那微微顫抖的手兒扶著我的肉棒,引導著那個通向極樂的方向。突然,我的龜頭感到有一處凹陷,於是我挺動腰肢,本能的、緩緩的、有力的挺了進去……

由於姐姐的嘴巴被我吻住了,她的呼吸很急促,被親生弟弟開苞,對於姐姐而言應該是極大的刺激和興奮。姐姐的手兒依然扶著我的肉棒,引導著她的親生弟弟用性器插入她的深處。我的龜頭被一陣溫熱的感覺包圍著,每進入一分都要小心翼翼的用力挺進。就在我想發力插入時,姐姐的蜜穴中忽然一緊,姐姐松開了熱吻的嘴唇,嬌呼著:「弟……輕點兒……痛……」

看著姐姐緊皺的眉頭,輕咬著下唇似乎是很痛苦的樣子,我知道姐姐的處女膜已經被我突破了。我趕忙停下動作,愛憐的問姐姐:「姐……是不是……是不是很痛?」

姐姐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經驗的我已經將一小截的肉棒插入了姐姐的蜜穴之中,雖然很想和姐姐做愛,但看到姐姐痛楚的樣子我也於心不忍,畢竟我是真心愛著姐姐的。於是我說:「姐,姐……我……要不……要不我先抽出來?」

姐姐卻搖搖頭,說:「不要……阿梁啊……弟……不要抽出去……嗯……不怕,不怕……輕點兒……輕點兒就好了……」

「可是……」雖然我渴望著和姐姐做愛,但我也不忍心看著心愛的姐姐被我傷害。

「真沒事的,輕點兒就好……」姐姐頓了一下,無比嬌羞的接著說,「弟,我知道……我知道你好想和姐姐做愛,其實……其實姐姐……姐姐也好想……給弟弟你……」

姐姐說到這裡就害羞的說不下去了,看到姐姐嬌羞可人的樣子我忍不住俯下身去又吻上她的櫻唇。姐姐的手兒也再次扶著我的肉棒,引導著我緩緩的深入她的蜜穴深處。我的肉棒突破了姐姐的處女膜,龜頭冠被姐姐陰道中一層一層的褶皺摩擦著,硬挺的肉棒艱難的沒入姐姐緊迫無比的蜜穴之中。姐姐的蜜穴溫暖而濕潤,緊緊的握著我粗大的肉棒,好在我剛剛射過精,所以還能忍住這種快感帶來的衝動。

終於,我的龜頭似乎是頂在了姐姐蜜穴深處的花心,我知道我的男根盡數的沒入了親姐姐的嫩穴之中。

「全部……進去了嗎?」姐姐害羞的問我。

「嗯!」我直起身子,看著身下嬌喘吁吁的姐姐,一種將自己親生姐姐占有了的亂倫快感流遍我的全身,我想姐姐也一定有這種感受,她的眼神中寫著渴望。我低頭欣賞著我們姐弟的膠合處,姐姐肥嫩的大陰唇被撐開到兩邊,肥嘟嘟的興奮充血著;一雙小陰唇也被撐開,露出頂端一顆紅彤彤的陰蒂。剎那間,我覺得姐姐美艷的私處就有如一朵盛開的美麗玫瑰,而讓姐姐的蜜處盡情綻放的,就是我——她的親生弟弟的肉棒。

「不要……不要看了……嗯……羞死人了……」姐姐發現我在欣賞著姐弟亂倫交合的地方,害羞的「抗議」著。

我有意逗弄姐姐,說:「姐,為啥不讓我看?今後……今後弟弟還想天天看,不好嗎?」

被我這麼一說,姐姐的臉蛋兒更是羞得通紅,在我手臂上輕輕掐了一下,說:「弟……你這個小色鬼,就知道欺負姐姐。你想看的話,姐……姐的那兒……今後天天給你看,只是現在……現在不許看……」

「姐,下面還痛嗎?」我關愛的問。

姐姐輕輕的點了點頭,「嗯,還有一點點兒……不過,就一點點兒,沒關系的!弟弟……弟弟的那個進來後,熱熱的……漲漲的……麻麻的……有一種又舒服又不舒服的感覺……」

「又舒服又不舒服的感覺?」我好奇的問。

「是啊,我也說不出什麼感覺……剛才弟弟那根……那根東西插進來之後,這種感覺就好強烈……不過姐姐好喜歡這種感覺……弟弟你呢?你是什麼感覺?」

「我啊?我……我就覺得姐姐的裡面好緊、好緊,又軟軟的、熱熱的,還有……還有另外一種感覺,也是好奇怪……」

姐姐紅著臉,仿佛羞於啟齒的說:「弟……弟啊,你想不想……想不想弄一弄……」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剎那間我看過的A片中,男女主角性器激烈廝磨著、縱情呻吟著享受性愛的鏡頭在我腦海中掠過。難道我和姐姐——我的親姐姐馬上也會像他們一樣體會魚水之歡?可是,可是那個和我做愛的女生是我的親姐姐啊,我們這樣是亂倫的!我又想著姐姐平時的一顰一笑,還有對我這個弟弟無微不至的關懷體貼,如今我們像A片中的男女一樣,汗津津的裸體糾纏在一起,而我的肉棒會在姐姐的蜜穴中不停的進進出出,直到射出濃濃的精液……

一想到和姐姐做愛,亂倫的念頭就更加強烈起來,罪惡感伴隨著更多的興奮感,已經將我淹沒。

姐姐見我呆呆的,還以為我不懂,便又鼓起勇氣「教導」我說,「弟……弟弟,聽姐姐說……你把你那個先從姐姐裡面抽出去,不過不要全部抽出去……然後再插進來,這樣反復……不過不要著急,慢一點……慢一點好嗎?」

「嗯!」我點點頭。

我本能的抽出肉棒,動作緩緩的,姐姐的蜜穴裡似乎有一股吸力一般,隨著我肉棒的緩緩抽出,姐姐的陰唇也往外翻著,那朵嬌艷的「玫瑰」似乎更加可人了。當我的肉棒抽出到只剩龜頭還嵌在姐姐的嫩穴中時,我又將之艱難的送入姐姐緊迫的小穴中。姐姐的陰道中有著一層一層的褶皺,當我插入的時候,那些嫩肉緊緊握著我的肉棒,那種強烈的快感讓我有種靈魂出竅的感覺。當我再次插入的時候,姐姐緊皺著眉頭、咬著下唇,從喉嚨深處發出甜美的嗚咽,似乎是強忍著又忍不住的甜美歡叫。

當龜頭又一次抵在花心上時,我問姐姐:「姐,為啥咬著嘴唇?還疼麼?」

姐姐紅著臉搖搖頭,「不……不是,是好弟弟……好弟弟弄得姐姐好舒服、好舒服,想叫又不好意思叫……」

我說,「姐,沒事的,舒服就告訴我嘛,好不好?其實……其實我也好舒服的……」

「是嗎?」

「是啊!姐姐的哪裡……姐姐的那個洞洞,讓我好舒服……而且是從來沒有過的舒服……」

聽到我這麼贊賞她的蜜處,姐姐不禁又是羞赧的一笑,說,「那弟弟……還想不想繼續?」

「嗯!」我用力的點點頭。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會有更多次,我又將肉棒抽出來、插進去、抽出來、插進去,如此幾次之後我漸漸的掌握了竅門。姐姐的蜜穴之中,淫水也分泌的越來越多,在淫水的潤滑作用下我開始加速抽插了起來。姐姐剛開始還咬著下唇呻吟著,漸漸的也放開了,開始一邊呼喚著「弟弟……弟弟……」,一邊「啊……啊……啊……」的歡叫著。

我雖然覺得看過的A片裡頭,女主角們在做愛時都叫的十分銷魂,但此刻再美妙的聲音也比不過親生姐姐在我身下嚶嚶嬌啼著。「弟弟……弟弟……啊……我的好弟弟……好弟弟……好大……嗯……好硬……熱熱的……啊……啊……好舒服……」

「姐……我也是……熱熱的……啊……好舒服……」看著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的親姐姐,在我的身下被我這個親弟弟的肉棒奸淫的欲仙欲死,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在盤旋著——她是我姐姐,我在和姐姐亂倫!她是我姐姐,我在和姐姐亂倫……

過了一會兒,大概姐姐也嘗到了亂倫交媾的甜頭,開始扭動身體配合著我的節奏,她的雙手死死的揪著床單,架在我大腿上的一雙玉腿卻勾住了我的腰。在姐姐的淫聲浪語刺激下,我像一只開足馬力的火車頭,不停的向姐姐的身體深處發動衝擊,小小的隔間裡回蕩著清脆的肉體撞擊聲。姐姐的身體隨著我有力的衝擊而晃動著,一雙豐滿的乳房隨著節奏不停躍動著,又如一對躁動的小兔子。一雙乳首似乎漲的更厲害,桃紅色的乳暈乳頭似乎更大了,我騰出一只手愛憐的揉捏著姐姐的乳房,備受刺激的姐姐似乎更加興奮了……

「弟弟……弟弟……啊……你這個……小色鬼……啊……還……還摸姐姐的……嗯……胸部……姐姐……姐姐好舒服……」

「姐……我就是你的……色鬼弟弟……啊……誰讓……誰讓姐姐的奶子……這麼可愛……」

「那……嗯……那色鬼弟弟……啊……啊……愛不愛……姐姐的奶子……」

「愛……弟弟……啊……好愛姐姐的奶子……啊……色鬼弟弟……更愛……愛姐姐的……屄……啊……姐姐的屄……」

「姐姐……啊……姐姐……也好愛……啊……弟弟的棒棒……啊……」

盡管剛才在姐姐手淫刺激下我已經發射了一回,但現在畢竟是真刀真槍的和親姐姐亂倫交媾,這種刺激讓我又有了強烈無比的射精衝動。

我拼命忍著這衝動,抽送的速度卻越來越快,腦海中只有一個單純的念頭——我喜歡看著姐姐現在這種無比快樂的樣子,我要讓姐姐多享受一會兒這種快樂……

不知道我們姐弟的第一次亂倫性愛持續了多久,大約有十分鐘左右吧,我終於還是快要忍不住了。我說,「姐……啊……姐姐……我……我快……忍不住了……」

姐姐自然知道我是什麼忍不住了,她卻說,「弟弟……嗯……我的好弟弟……沒事……啊……忍不住……忍不住就……射進來……啊……嗯……姐姐一直在想……啊……弟弟的精液……射進來……嗯……射進來……是什麼感覺……」

聽到姐姐這麼說,我緊咬著下唇奮力的抽送了幾次,然後用盡最後的力氣一挺,將肉棒插到了心愛的姐姐那蜜腔的最深處,強烈的噴射爆發了,我開始向姐姐的子宮中傾注親弟弟的精液。這時姐姐的雙手松開了緊抓的床單,轉而死死的抱緊我,姐姐也弓起身體,溫軟的陰道中忽然用力的一陣收縮,然後開始一跳一跳的顫動著,心愛的姐姐似乎是高潮了……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