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媽媽

小平頭的舌技不錯,他先輕舔著媽媽小穴的邊緣,然後將媽媽的陰蒂吸進口中,吸吮一會再輕吐出來,又將舌頭插進小穴中,將嘴唇貼著小穴輕吸。

『天啊!實在是太正點了!』媽媽不禁想著。原本垂下的手則放在小平頭的頭上,她也將下體向前挺,讓小平頭的舌頭更容易深入她的小穴。眼鏡則專注在媽媽的雙乳上下工夫。他將媽媽的胸罩拉起,托著媽媽的一雙巨乳,口中吸著左邊的乳頭,右手則玩著媽媽右邊的乳房,不時將媽媽的乳頭整個吸進口中又吐出來,媽媽一雙巨乳上都佈滿了他的口水。

這時小平頭站起來,手摸著媽媽的小穴,媽媽也回應地套動著他的肉棒,而眼鏡則與媽媽吸吻著。小平頭將媽媽放坐在馬桶邊上,他雙手抄著媽媽的腿彎,將肉棒插進了媽媽的濕穴中,然後就粗野地操幹起來,彎彎的肉棒從媽媽小穴的上面斜插下去,大大地刺激著媽媽的陰蒂。

媽媽拉開眼鏡:「啊…爽!真爽!好麻…天啊…嗯……」的浪叫著,只覺得下邊的快感已無法用語言去形容。她剛叫了幾下就沒有了聲音,原來眼鏡已站了起來,將肉棒塞進了媽媽的口中,用力地抽插著媽媽的淫嘴,媽媽橫舔、豎舔、舔馬眼、吸龜頭…眼鏡實在太爽了。

在兩人的合姦下,媽媽很快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原本配合抽插的屁股已向下垂,大腿肌肉發出一陣陣抽搐,小穴口洩出大量的淫水。

兩人卻在這時停了下來,顯然他們也不想這麼快就完事。眼鏡坐在馬桶上,要媽媽屁股向後撅起的站著,讓他吸吮媽媽的小穴,並輕輕舔著媽媽的屁眼,將吸進口中的淫水糊散在媽媽的屁眼上,媽媽的屁眼在他的服務下一張一合的蠕動著。小平頭則站在媽媽面前,挺著肉棒要媽媽重新為他提供口舌服務。

眼鏡在媽媽後面舔了一會,將媽媽拉向自己,扶著肉棒要她坐下來。他將肉棒插進了媽媽的小穴後,要媽媽自己抬動身體去吞吐他的肉棒,他則安坐著享受媽媽用小穴套弄他肉棒的爽快感覺。

但插了五十多下後,他仍覺得不夠過癮,於是抽出肉棒,將媽媽兩邊的屁股肉拉得開開的,把肉棒強行塞進媽媽窄小的屁眼裡,可是他的肉棒剛剛在媽媽的陰道裡操過,龜頭已經漲得又大又硬,用盡氣力也只塞入半個龜頭,媽媽怕他這麼粗暴會把自己嬌嫩的屁眼撐破,只好合作地放鬆肛門肌肉去容納他的肉棒,在眼鏡蠻牛般的力闖加上媽媽淫水的潤滑下,終於都插進去了。

因為眼鏡的肉棒較大,全部進去後媽媽只覺裡邊悶脹得很,後庭極度撐闊,有一種被撕裂的火辣辣感覺,她只有死命地吸著小平頭的肉棒,藉此來分散對疼痛的注意力。

抱著媽媽的大屁股抽送了一百多下,眼鏡向上坐了坐,叫道:「兄弟,一起上!」

「好!大哥,我來了。」平頭應聲而起。

眼鏡將媽媽的大腿拉成M字形,肉棒則仍舊插在媽媽的屁眼裡;平頭按著媽媽的雙腿,將他的肉棒插了進去。媽媽雙手按著小平頭的胸部,長指甲逗弄著他的乳頭,小平頭雙手抄著媽媽的腿彎,像狗公一樣拱動著腰杆子;而後邊的眼鏡則用力握著媽媽的一雙巨乳,肉棒在媽媽的屁眼中抽動。

兩人默契地配合著,你進我出,你上我下,兩根不同尋常的肉棒,在相隔幾釐米的地方努力耕耘著。媽媽領受著兩根肉棒在自己底下兩個洞穴前後抽插的刺激感,時而玩弄著小平頭的乳頭,時而將手向後抄,抱著眼鏡的頭與他濕吻,而小平頭則不時與媽媽吸吻,眼鏡就從後邊吸著媽媽的後頸、耳垂。

在抽插了幾百下後,媽媽又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天啊!我又來了!啊…啊……」雖說開始是在不情願下被幹,但兩人的持久力確實驚人,把媽媽操得淫水像排洪一樣不斷從小穴直洩出外,想收也收不住,已逐漸沉迷在這既淫糜又刺激的3P中。

這時眼鏡與小平頭兩人也已達到了頂點,分別在媽媽的小穴及屁眼中射出了他們的精液。媽媽只覺兩股滾燙的熱流在子宮及直腸處奔流,她無力地躺睡在眼鏡身體上面,而小平頭在高潮後也趴在了媽媽身上,三人就這樣下體相連地疊在一起,任由黏糊糊的淫水和精液混合物從媽媽的下體慢慢倒流出來淌到馬桶上。

休息了還不到三分鐘,小鎮的商業街那邊傳來了警笛聲,兩人將還沒有回過氣的媽媽拋下走了。開始媽媽還擔心警察會來,她現在這個樣子在這裡真是百口莫辯,於是也匆匆忙忙找回自己的衣服穿好馬上走了。但是她的擔心是多餘的,警車只是湊巧經過而已。

媽媽重新回到客運站,這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一個男的路人不小心碰撞到她,可是媽媽剛剛才性交完,還來了兩次高潮,渾身乏力、雙腿發軟,站得不穩便靠在了公告欄上。藉著燈光,上邊有兩張通緝令,居然就是先前強姦她的那兩個人,他們是搶劫殺人犯,還強姦了一些女事主,有幾個還被他們捅死了。

媽媽這才想起來,剛才買票時也見過這兩人,只是沒留意,暗自慶幸那警笛聲把他們嚇跑了,不然自己被姦還是事小,搞不好可能連命也會給陪上。

媽媽也不知道是怎樣上的車,下車也是別人叫的,她只知道全身衣服都濕透了。當我問她為何雨傘不見了時,她才回過神來,第二天就帶著我回家了。

(12)

我和媽媽從老家回來後,我就病倒了,發起了高燒,媽媽也束手無策,只好將我到醫院看病。

當我進急診室時,卻碰到了我的同學李達,原來他爸爸是這醫院的醫生,還是一個呼吸系統疾病的專家。李達媽媽到外地辦事去了,他爸爸要在醫院值班,加上李達也病了,他也只好跟著爸爸來到醫院住上幾天了。

李達的爸爸幫我看了病,診斷為呼吸道感染,情況可大可小,晚上要住院觀察。因為李達爸爸是醫生,我就住到了住院部的小觀察室裡,一邊是醫生的休息室,另一邊是護士的值班室。

媽媽很快地幫我辦好了住院手續,之後她就回到家中洗了個澡再來。我和李達就住在了小觀察室內,外邊有個陽台,直通到旁邊的醫生休息室。

媽媽從家中回來了,帶來了我的衣服,只見她穿著白色為底的短袖黃色碎花襯衫,裡邊紅的絲質胸罩透過襯衫清晰可見,剛好過膝蓋的墨綠色純的確涼百褶裙,裙襬一褶一褶的相壓,緊緊的包裹著媽媽肥美的屁股,再下邊是肉色的長筒絲襪,細帶的半高跟皮涼鞋。

因為吃了藥,我和李達才九點多就進入了夢鄉。除要查房外,我媽媽和李達的爸爸就坐在陽台上談天說地。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陣響動驚醒了我,但這聲音微弱可聞,但卻確實存在。

住院部早就關上了門,謝絕探病了,病人已睡下,所有的病房裡的燈也已關上,是什麼聲音呢?

我感覺到聲音是從陽台方面傳過來的,我向那邊望去,藉著月光見到兩個人的身影在陽台上糾纏著,是媽媽與李達的爸爸!我感覺到真是不可思議,剛才兩個人還是相談甚歡,現在怎麼又變得這樣了?兩人像在盡力壓低著聲音,不想讓我和李達聽到。

兩人在糾纏中依然說著話,但在極靜的夜空下卻也極為清晰。

「太太,妳就從了我吧!我保證只有這一次。」李醫生說。

「李醫生啊!我們不能這樣啊!我們的兒子是同學,加上我兒子現在是你的病人,你有點職業道德行不行?」

「太太,知道妳兒子是我的病人就行了,妳也不想他們兩人醒來望到我們倆這個樣子吧?」李達的爸爸用力地拉著媽媽向陽台另一邊的醫生休息室拉去,兩人在糾纏中撞到了窗戶,發出了一下極微的響聲,李達的爸爸立即停止了動作,望向裡邊,見我和李達都沒有動靜,他才放下心。

「太太,妳就從我一次吧!妳不從,我就散佈消息說XX學校XX學生的家長是怎樣的騷貨,勾引醫生,瞧人家是信妳還是信我?」李達爸爸得意洋洋地對著媽媽說。

媽媽似乎被他的話震住了,她停止了掙扎。

「真的,只有這一次?」媽媽遲疑地說。

「妳說呢!再不走,兩個小子醒了,我就搞不到妳,我就這樣向外說。」李達爸爸繼續要脅著媽媽。

李醫生拉著媽媽走到隔壁的醫生休息室,通常醫生的休息是鎖上的,他們很多都是到到觀察室或者值班室裡,比較少到休息室,休息室通常只是白天開門,晚上由值班醫生拿鑰匙鎖著的。

當兩人走到了裡邊時,李達爸爸順手關上了陽台上的門,卻打開了窗戶,讓外邊的月光照射到房間裡,關上門就不夠光,但他不敢開燈。這時我已輕輕地下了床,穿上了我的運動鞋和衣服,一步一步地向陽台走去,我向後望著觀察室的門是關著的,李達卻也已坐了起來。

我差點就叫出聲音來,李達馬上向我打著手勢,顯然,他也是清楚望到剛剛的那一幕。他也穿上運動鞋,兩人輕手輕腳地來到了陽台上,我在上,李達在下從門縫往裡瞧。

李達的爸爸從背後貼著我媽媽,我媽雙手扶在床邊,李醫生右手環著我媽的胸,握弄著媽媽的巨乳,另一隻手則在媽媽可人的屁股上摸著。他用鼻子聞著媽媽的髮香,伸出舌頭在媽媽的脖子上輕舔著。

他將媽媽的臉板過來,吻著媽媽的臉,然後放下雙手,兩手握著媽媽裙子的下襬,一點一點地往上提,在提的過程中,當他的手指觸到媽媽的大腿時,媽媽都會輕擺著被觸碰到的雙腿,想與他的手指保持距離。

李達的爸爸顯然發現了這點,她將媽媽的身子轉過來,將她的裙子向上拉,再將媽媽放在了床邊,拉開她的雙腿,自己整個人嵌入了媽媽的雙腿之中。因為裙子已被拉起,李達的爸爸又將媽媽拉在床邊,涼涼的夜風吹著媽媽沒有絲襪包裹的大腿根部,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李達爸爸左手握著媽媽的脖子,要媽媽與他接吻,右手一顆一顆地解著媽媽上衣的釦子,堅硬的肉棒頂在了媽媽肉穴的位置上。

「太太,妳的口水好甜啊!」李達的爸爸繼續逗著媽媽。幫媽媽解開了上衣後,他也將自己的褲子脫下,強行拉著媽媽的手握住他的肉棒。

「李醫生,快點好嗎?他們兩個小的還在旁邊啊!如果……」

「好!那我也快點。」李達的爸爸將褲子完全脫下,上衣和白大褂卻不脫,他將手伸到了媽媽的腰部,將媽媽的紅色絲質內褲拉了下來,放在鼻子上聞了一聞:「啊!好香啊!太太,送給我好嗎?啊!妳都出水了。」李達的爸爸的手指插進了媽媽的肉穴裡,再抽出來,手指上滿是媽媽的淫液。

他將媽媽拉躺下,要媽媽側著身子,頭懸在床邊,他將肉棒放在了媽媽的面前。

「不要,我不做這樣的事的。」媽媽抗拒著李達的爸爸。

「妳想不想快點?妳不幫我吹,我會慢很多的。來嘛!」

媽媽知道李達的爸爸是故意這樣做的,但也沒有辦法,只好將李達爸爸的肉棒吸進嘴裡。李達的爸爸可能也覺得這樣不爽,他將媽媽拉到地上,讓媽媽將裙子和上衣脫了,蹲在地上,他則坐在椅子上,享受著媽媽的口舌服務。

「太太,妳的小嘴好緊啊!我喜歡妳的小嘴。」李達的爸爸邊說邊將手伸到媽媽的背後,將媽媽的乳罩釦子解開,手向下邊輕握著媽媽的兩個乳房把玩著。

「太太,妳的奶子真大啊!抓上去好軟啊!」李達的爸爸不斷地說著這樣的話戲弄著媽媽,但媽媽卻不能回應,因為她口中有一條大肉棒。

李達的爸爸雙手按住媽媽的後腦勺,將媽媽的頭不停地壓向自己的胯部,與媽媽做著深喉。而媽媽的雙手則按在李達爸爸的大腿上,用力地抗拒著,李達的爸爸只好挺起自己的腰部,屁股都有點離開椅子了,只是想讓肉棒更能插得更深入一點。

操了媽媽的小嘴一百多下後,他輕輕地搖了一下床,覺得並不是太穩固,他將媽媽拉起,藉著月光,他貪婪地望著媽媽身上只有長筒絲襪與高跟涼鞋的成熟肉體,媽媽一隻手環抱遮掩著雙乳,另一隻手擋在夾緊雙腿的襠部。

「太太,我們來吧!再過一會兒護士就要查房了,到時她望不到我們,一闖進來我們就完了,妳還是快點吧!」邊說邊將媽媽拉過來,示意媽媽坐在他的大腿上。

媽媽打開雙腿,坐在他的大腿上,經過多時的前戲,兩人的下體都已是濕濕的,李達爸爸的肉棒毫不費力地就進入了媽媽的肉穴裡。

「太太,妳的肉穴真緊啊!」說完,李達爸爸將雙手握著我媽媽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套弄著,臉則拱進了媽媽的一雙巨乳之中,聞著媽媽的乳香。因為椅子比較矮,媽媽雙腿能著地,在李達爸爸的運動下,她因為想快點結束,也配合著將屁股上下內外地套動,在李達爸爸的胯部研磨著。

漸漸地,媽媽也有了快感,從鼻子中哼出了美妙的呻吟聲。李達爸爸將她的乳頭叼住,用舌頭在上邊打著圈,再一口將大半個乳房含住,吐出來,吸完了左邊的,再吸右邊的,媽媽被他整得不行了。

「你還沒來嗎?你怎麼這麼行的,我都要支持不住了,快點吧!」媽媽一來想快點結束,二來李達的爸爸在這方面的確也有一手,禁不住在李達爸爸面前說起了這樣的淫聲浪語。

「是嗎?太太,我真的那麼行?」李達的爸爸顯然也被媽媽的言語刺激著,他也不管那麼多了,將媽媽拉直起來,要她趴在床上,他站在媽媽的後邊:「太太,妳要想快就將妳雙腿打開一點。」

媽媽依言打開雙腿,八字形地站在地上,等待著李達爸爸的再次插入。李達的爸爸右手扶著自己的肉棒,左手將媽媽的肉穴撐開一點,再次將肉棒頂進了媽媽的肉穴當中。

「啊…真爽啊!太太。」

李達的爸爸邊說邊趴在媽媽的背上,手從媽媽的腋下穿過,緊靠著媽媽支撐著上身的肘子,雙手向前把玩著媽媽的一雙巨乳。

如果是胸部小一點的女人,因為有手在那麼遮住的關係,根本就望不到男方在女人乳房上的動作,但我媽媽那一對確實是巨乳啊,李達爸爸的手上動作清晰無比,他的手指在媽媽的乳頭上撥動,在乳房上抓捏著。

媽媽爽得轉過頭去,伸出舌頭,而李達爸爸也配合著媽媽將頭湊過去,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下邊我和李達就看不到了,因為李達爸爸的白大褂完全遮住了兩人的交合部位,我們也沒有辦法瞧得到。但是李達爸爸的腰一下子一下子的向前頂,媽媽也配合著將屁股翹得更起,讓他更好地操弄著自己。

兩人用這個姿勢操了將近三百多下,因為兩人怕發出聲響,都是將肉棒頂到底再拉出、再頂到底的九淺一深的方式,所以特別費勁,在三百多下後,兩人的腿站著時都好像有點抖,但依然堅持著。

再操多了幾百下以後,媽媽首先頂不住了,她不再挺起屁股,完完全全的趴在床上,而後邊的李達爸爸也再操了幾十下後便趴在了媽媽的背上,明顯兩人一前一後都得到了高潮。

這時,我和李達明白,這是我們要離開的時候了,於是兩人輕輕地溜回了床上,但是下邊的肉棒都是硬硬的,但我們都不敢在這裡打手槍。

我望著放在床頭的夜光電子錶,已經是一點多了,過了三分鐘,媽媽他們也輕手輕腳地回來了,她趴在我的床邊睡了,但我整個晚上都不敢再動,生怕被她警覺到。

在他們回來之後五分鐘,護士真的來查房了,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地,慢慢地就睡著了,但不知對面的李達是否也和我一樣?

(13)

終於又要重新開學了,我們那裡又要重新開始分班了,但是我的成績不怎麼樣。

原本我媽想我去的最好的重點班一班是沒什麼指望了,但是二班應該還可以吧!加上原來現在的級主級就是我們班的班主任,還是我媽的中學同學,本來這事是十拿九穩的,但在公佈前的三天,據我們現在的班主任說我將調到四班。

我媽媽大為光火,就自己去找我們的級主任。

「喂!是老張嗎?是我。你明天上午有空嗎?我到你家來一下,談談我兒子的事。」

「什麼?什麼不行,我跟你老同學了,怕什麼,我不帶東西到你家行了吧?就這樣了,我下午四點鐘到啊!」

「兒子,下午媽要到張老師家去,你給我聽話點,別到處亂跑。」媽媽對我說。

現在還是放假的時節,教師宿舍裡的大部份教師不是回到郊區的福利房去住就是到外邊去旅遊去了,張主任的妻子也在這個時候到外邊渡假了。

「老張在嗎?是我啊!阿珍啊!」媽媽叫道。

這時門開了,張老師一探頭:「進來吧!」張老師將媽媽讓進了屋裡。

當兩人坐下,媽媽首先就忍不住了:「哎!我說老張,我們還是不是老同學了,這次分班你怎麼這樣分法?上次跟你不是說過我兒子要在二班嗎?你怎麼給了個四班啊?」

「妳先別急,萬事好商量嘛!」張老師邊打著哈哈,邊不住瞧著我媽。

媽媽今天穿著一身綠色的短裙,裙子的長度剛到大腿;上邊是一件短袖的白色襯衫,下邊是白色閃光長筒絲襪,棗紅色的搭扣高跟鞋。

張老師的眼睛不停地在媽媽的大腿以及胸部來回地轉著,開始的時候媽媽沒怎麼注意,但後來也瞧清楚了。

「這事不好辦啊!名單已經定了,不好變吧!加上又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還有幾個老師,主要是兩個副主任他們也有權的嘛!」張老師好像顯得左右為難的樣子。

媽媽一瞧就知道他是想撈點好處了,還正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媽媽一狠下心,為了兒子,應該花的還是要花的。

「老張,我們都是老同學了,你也應該知道我的性格,這事你給個明確答覆我,你個人是成還是不成?」

「阿珍,妳這樣說就太見外了,不是我不幫忙,真是沒辦法,要三個人合議才行。」

「無論如何,我兒子就要到二班,要東西還是要錢你開個價,三個人一份不少。」

「阿珍啊!談錢就傷感情了,這樣吧!晚上我把他們叫到一起,到河邊去吃飯,那裡的人比較少。禮物就不用買了,錢也不要送,老同學只能幫妳到這一步了,等一下就瞧妳自己的口才了。」

下午七點,張老師開著車與媽媽來到遠離市區的河邊食街,另外兩個副主任也到了。張老師找到了另外兩個老師。

「這是李老師、這是王老師。」

「這是XX的家長,我的老同學。」

三人相互打了招呼,到了河邊的一張桌子上坐下。

「不如我們上船去吃吧!感覺還不錯,加上我們要談的事……」李老師提議道。

張老師的眼睛掃向媽媽,媽媽現在有求於他們,忙說:「好,好,還正我也沒試過,就坐船到外邊吃吧!」

幾人點了菜,叫了幾瓶白酒,用一百元訂了一隻船,他們一邊吃一邊叫船家將船開到一個小島的旁邊,船家的臉上露出一陣詭異的笑容。

「幾位老師,我兒子的事,就請你們多多幫忙了。」媽媽說。

「份內之事,應當的,應當的。」王老師已經喝得滿臉通紅,拍著胸脯說。

船夫這時已將船停在小島的旁邊,那個小島上燈也沒有,亮的只是船上的燈光。船夫也識趣地回到駕駛室,不再現身。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