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媽媽

她讓爺爺睡在沙發上,自己則跨坐到爺爺肉棒上,開始套動著,爺爺感覺到:『啊…怎麼這麼緊?』這種感覺…是屁眼!爺爺這時才知道,小青正和他在進行著肛交。

爺爺要小青趴在沙發上,他跪在後面繼續操她,小青的技巧不錯,她不時地壓下頭左右甩動,飄散著飛瀑般的緞髮,扭動她標緻成熟的軀體,赤裸裸地接受著爺爺肉棒的抽插。爺爺的雙手也沒閑著,不停地握捏著小青的乳房。

這時媽媽轉過頭向這邊一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但是仔細一看,確是清楚地看見公公的大肉棒插入的居然是小青的屁眼,而更令媽媽震驚的是,小青的下腹還吊著一條細細的肉棒,她剛想出聲招呼,但口又被封住了。

這時爺爺和小青這一邊也已進入了衝刺階段,小青的手在爺爺的陰囊上輕摸著,這種感覺更要命,本已在加速的爺爺更是不顧一切地狂操著小青,小青像女人般左右搖動著自己的屁股,迎合著爺爺的大肉棒。

甩動長髮的小青,媚眼如絲地回望爺爺:「用力!大力點……」爺爺得到鼓勵,更是用力地頂小青,然後快速地抽出,在小青的屁眼剛好夾住大龜頭時又用力頂進去。小青想不到爺爺有這樣高的性技巧,淫叫聲連連,整個房子只是充滿了肉體撞擊聲和女人的呻吟。

爺爺突然停止了動作,小青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熱流沖擊進自己體內,她知道爺爺洩了,馬上轉過身將爺爺的肉棒放進口中,用舌頭幫爺爺清理陰莖上的穢物。這時爺爺的精液順著小青的大腿滴到地上,連小青的長筒絲襪上也沾滿了精液。

這時小青拉下了自己的裙子,從提包中拿出了一雙長筒絲襪,剛想拿起內褲到裡邊換上,卻被爺爺將內褲留下了,小青又拿來了另一條內褲到廁所換上,爺爺在這個空檔才注意到另一邊的媽媽。

而媽媽這時則正被阿慶和阿莊以「男女男」的超淫蕩姿勢一前一後操著,兩個淫穴都各吞吐著一根粗壯的淫肉根。媽媽發出淫蕩的哼聲,皺起美麗的眉頭,阿莊和阿慶的每一次插入都使媽媽前後左右扭動著雪白的屁股。

媽媽軟綿綿的身體夾在兩人當中,四肢著地像狗一樣的趴在地上,媽媽修長的雙腿分開,阿慶在下邊操著媽媽的淫穴,而阿莊則操著媽媽的屁眼,兩個男人兇猛地一前一後插入媽媽的肉洞,劇烈地搖擺著他們的腰部,每一次插入都會伴隨媽媽淫蕩嬌媚的叫聲。

阿慶吸吮、含啜著媽媽的乳暈,一手揉捏著媽媽渾圓高聳的乳房,一手扶著媽媽的纖腰;而後邊的阿莊也沒閑著,一手在媽媽的美臀上拍打著,一手撫摸著媽媽豐潤的後背,媽媽不住在兩人中間蠕動。

兩根火熱的大肉棒在媽媽下邊不停地操著,並同時深插到底,媽媽扭動著雪白的屁股,不時地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而旋轉著迷人的臀部。媽媽的身體不斷振動,刺激著姦淫她的男人們。

阿莊從身後抓住媽媽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她有彈性的肉裡使勁地搓捏著,而插入的肉棒則不停地改變著角度旋轉著,媽媽只感覺到屁眼就要被他操破了。阿慶這時邊幹媽媽的淫穴,手也邊在媽媽的肥屁股上用力捏著。

這時兩人都加快了操媽媽的速度,突然阿慶將肉棒抽出,媽媽只見一支粗黑帶點異味的肉柱已經舉在她的眼前,並將粗黑的肉柱頂向媽媽緊閉的嘴唇,媽媽不得不張開嘴巴,將肉柱含了下去。

「唔…唔……」堅硬的肉棒插入到她嚨喉深處,肉棒在媽媽的嘴裡一陣顫動,射出了粘粘的精液。

突然,肛門深處有一種和喉嚨一樣的感覺,原來阿莊也洩了。媽媽這時也同時達到了高潮的頂點,三個人疊在一起完成了這一次的淫戲。

(8)

這天下午,我和堂哥兩個人到書店去買書,堂哥比我大三歲,幫我到書店去買一些關於數學方面的書,我在買完書後就準備和堂哥分手。我打了個電話給爺爺,說我要到他那裡去,並要在爺爺家住一個晚上;又打了電話給媽媽說我不回去了,並問堂哥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堂哥說他有事不去了,就走了。

當和堂哥剛分手不到五分鐘,爺爺就打電話來說,他今晚要到朋友家去住,明天一早要和朋友去外地玩。不會吧?如果早知道我就和堂哥走啦!沒屌事做只好回家啦!無奈之下,我只好回家去了。還好,家裡沒人,我回到床上一下就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被開門聲搞醒了,太好了,媽媽回來了,這下晚餐可以解決了,剛才媽媽才說她也不回家。我一望鐘,都已經八點多了,操!怪不得肚子咕咕叫的。我剛準備下樓,卻聽到下邊不止是媽媽一個人的聲音,我走到樓邊就停了下來,趴在地毯上通過幕布望著下邊的景像。

天啊!是堂哥,他和我媽媽摟在一起親著嘴,我想也想不到居然是這樣一個景像。平時文靜的媽媽,跟斯文的堂哥居然會有一腿!

媽媽穿著一件粉紅色的上衣,下邊是肉色的長筒絲襪,因為回到家中,腳上是白色的高跟露趾皮拖。堂哥的手放在媽媽的大屁股上,他與媽媽的小嘴緊連在一起。

親著親著,堂哥將媽媽抱到了飯桌上,兩人隔著衣服在相互撫摸著對方,堂哥一邊吻著媽媽的脖子、耳垂,一邊將手從下邊伸進了媽媽的衣服裡,在裡邊摸索著媽媽的淫體。

媽媽將堂哥的上衣從下到上脫下來,嘴就到堂哥的乳頭上輕吸著,先吸著左邊的乳頭,並將褲子拉了下來,右手輕輕套弄著堂哥已變得粗大的年輕肉棒,左手握著下邊的陰囊。堂哥將媽媽的頭髮解散,按著媽媽的頭,並將手伸向媽媽的襯衫衣扣,媽媽會意地將粉紅衣襯衫的扣子解掉,露出了她那被乳罩不能完全包住的巨乳。

堂哥將媽媽從桌上抱下來,把媽媽按到地上。笑著說:「二叔母,妳今晚真美呀!來,先用口幫我消消火。」

媽媽跪到地上,雙手撐在堂哥的大腿上,慢慢地低下頭,嘴唇溫柔地吻著堂哥紅得發紫的巨大龜頭前端,用小小的嘴唇輕輕的含著,輕輕的向前套弄,並用舌尖在堂哥的馬眼上舔著,左手抓住了堂哥勃起的肉棒,右手握著下邊的陰囊,並溫柔地擠壓和按揉著堂哥的一雙睾丸。

這時堂哥只知媽媽纖細的手指在下邊輕握的超爽感覺,他向下伸手隔著乳罩用力地捏著媽媽的巨乳,媽媽被捏得發出輕微的呻吟聲。堂哥食指從上方伸進乳罩,輕摸著媽媽的乳頭,其他的手指仍在捏著媽媽的巨乳。

在開始吸完龜頭的前端後,媽媽嘴越張越大,漸漸地吞入了堂哥的大肉棒,並從上到下地吮吸起來,開始做著深喉。手上也不閑著,在堂哥的屁股縫上,將纖細的手指摩擦屁眼週圍,最後塞入堂哥的屁眼戳弄著,媽媽這時連堂哥的兩粒肉袋也吞入口中,令得堂哥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顫起來。

堂哥將媽媽前開式胸罩的掛勾解開,兩粒大乳頓時露了出來,雖然已經將近四十歲,但媽媽那對乳房一點都沒有下垂的跡像,仍然很尖挺,與多年前在校長室裡望到過的相差無幾。

堂哥閉著眼睛享受著媽媽的淫口,手也不斷搓揉著媽媽的巨乳,乳房被搓揉得都變了形,上面呈現鮮紅的手指印;另一隻手握在媽媽雪白的脖子上,媽媽的頭髮散亂,雪白的脖子也呈現鮮紅的手指印。

這時堂哥將媽媽拉起來,抱在懷裡向樓上走來,我嚇得鑽進媽媽的房間,並鑽進了媽媽掛衣服的衣櫃裡。果然我的估計沒有錯,我聽到媽媽他們將我的房間打開,之後又關上,還好沒被發現,我真是神機妙算啊!

「我都說啦!小傑不在,去爺爺那裡了。」堂哥有點不耐煩地說,然後媽媽被堂哥抱著進來了。

堂哥將媽媽放下,他就坐在地上,媽媽拉起裙子一屁股坐在他臉上,雙手按在床邊,堂哥將媽媽丁字褲的帶子一下拉斷,就將嘴貼在媽媽下邊的小穴上吸了起來。他一邊舔著媽媽那肥美的陰唇,並將整個舌頭插入媽媽的美穴當中;媽媽一腳輕踏在堂哥的大肉棒上,用纖細的腳指、小小的腳掌輕輕地的按壓著堂哥的肉棒;她右手按著堂哥的頭,蠕動著屁股讓肉穴迎合著堂哥的舌尖。

在享受了媽媽甜美的蜜汁後,堂哥站起來將媽媽一推,媽媽趴在床上,堂哥猛然刺進媽媽淫液泛濫的肉洞。

「哈哈!二叔母,我的肉棒不小吧?比我爸爸的更大吧!」

不會吧?原來媽媽與大伯也有一腿!

卻聽媽媽說:「大,比你爸爸還大。」

「比我叔叔大吧?」堂哥一邊說,一邊肆無忌憚地拍打媽媽的肥臀,媽媽這時銷魂的呻吟聲響徹整個房間:「啊…啊…啊……」

媽媽沒有回答堂哥的話,只是屁股高高地向上撅起,堂哥將肉棒從後邊插進媽媽的肉洞中,他雙手握著媽媽的乳房,食指和中指夾住媽媽的乳頭,身子趴在媽媽的背上,舌頭在媽媽脖子上臉上吸著,下體不停地挺動狂操。

媽媽不停地呻吟著,堂哥的腰部不停地向前挺,而媽媽的屁股則不停地向後頂,兩片臀肉與堂哥的小腹不斷碰撞,一雙巨乳也不停地在變形。

媽媽突然大叫一聲,原來媽媽已經高潮了。媽媽的雙腿不停地抖動著,只是任由堂哥在後邊操著她的淫穴。

在休息了一陣後,媽媽才從高潮的餘韻中回復過來,只見她腳上的高跟露趾皮拖仍然穿在腳上,她一回頭,一手撐在床上,一手反手抱著堂哥的頭,兩人的嘴又接合在一起,兩人的舌頭便在對方口中不停地絞動,唾液不斷地交換著。媽媽的粉紅色襯衫已脫了下來,粉紅的裙子則捲成一團在腰上,顯得淫蕩無比。

操著操著,堂哥突然加快了速度,再猛操了幾十下之後,兩人同時「啊」一聲叫了出來,堂哥在媽媽的肉洞中射出了他的精液,媽媽也迎來了第二次高潮。

堂哥趴在媽媽背上,媽媽趴在床上,兩人在輕輕的喘著氣,堂哥對媽媽說:「二叔母,我們去洗澡吧!反正小傑今晚不回來了,也不急著走啦!」媽媽和堂哥兩人一起進來了,媽媽從內衣櫃中拿了一件粉色透明睡裙,堂哥則拿著一條浴巾,兩人進去浴室後,水聲響了起來。

他媽的!在裡邊老子看不見啊!只聽見媽媽說了一句:「又起來了。」這時我急得要命。

還好,不多久他們就出來了。媽媽穿著粉紅色的吊帶睡裙,細細的吊帶輕輕的掛在肩頭,媽媽的一雙巨乳在睡衣上頂起了深深的乳溝,裙子的長度剛剛能遮到大腿,赤條條的粉腿渾圓豐腴。堂哥不讓媽媽將身子擦乾,媽媽的淫糜肉體真讓人感嘆不已。

堂哥掛在腰上的浴巾在浴室裡早已掉下了,他將媽媽拉到床上,一隻大手滑入睡被裡握住媽媽綿軟的乳房,兩人的嘴唇已結合在一起,舌頭在口中相互交纏著,媽媽已說不出話來。

堂哥將兩條毛茸茸的大腿鑲入媽媽滑膩的玉腿間,堂哥將嘴從媽媽的唇上抽離,把媽媽睡衣的肩帶拉下,露出她兩個乳房,並輪流吸著巨乳上的兩粒乳頭。他的大肉棒也對準媽媽的大屁股,龜頭頂開花瓣,重重地一刺到底,媽媽再次發出了淫蕩的叫聲。

媽媽雙手扶在堂哥屁股邊上,兩腳與堂哥的一雙腿緊貼著,她雙手抱著堂哥的頭,用力地壓向自己:「喔…啊…用力…天啊!再用力……」

堂哥聽到媽媽的淫叫後更加用力地操著,他雙手撐著床,下體不停地挺動,媽媽的手也時而扶著堂哥的屁股,時而在堂哥的乳頭上摸索,並時而低下頭吸著堂哥的乳頭。

在操了一百多下後,堂哥將肉棒抽出,輕輕地在對媽媽耳邊一邊呵著氣,一邊說:「二叔母,我要那裡。」

我也不知道「那裡」是哪裡。只見媽媽對堂哥說:「輕一點,我怕痛啊!」說著側著睡下,將雙腳打得開開的,堂哥輕聲一笑,將媽媽小穴上的淫水在媽媽的股溝上抹著。

我操!原來堂哥是要操媽媽的屁眼啊!我的肉棒這時已在褲子裡不停地向上頂著,我只能輕摸著減輕著我的快感。

「雪…雪…輕點啊……」媽媽近乎呻吟的聲音在堂哥耳邊響著,但堂哥卻仍然不理她,並將肉棒強硬地擠入媽媽的後穴。

媽媽在潤滑不夠的情況下慘痛的叫聲,令堂哥更奮力地操著媽媽的後庭花,好像媽媽的慘叫聲越大他就越興奮一樣。

媽媽的屁眼緊緊地含吸住堂哥粗壯的肉棒,只覺下邊越來越爽。

「天啊!好痛啊!停啊!」媽媽的慘叫著震動著我的耳朵。

堂哥將嘴貼到了媽媽的嘴邊,吻著媽媽的淫嘴,下體也減慢了抽插的速度,堂哥將右手食指放在媽媽的口邊,媽媽馬上將他的食指吸入口中,堂哥的左手則放進媽媽的肉穴中不停地抽插。

在媽媽的淫叫聲中,堂哥終於頂不住了,也開始狂暴地頂向肛門最深處的括約淫肌,並問著媽媽:「二叔母,我頂不住了,我要來了…來了……」

媽媽也忘情地叫著:「給我…我也來了……」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筋疲力盡以後,兩人相擁睡著。過了一個小時,在堂哥走後,我才從媽媽的衣櫃中爬出,回到了我的房間。想想今天發生的事,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中我睡著了。

(9)

等了這麼長時間,令人期待的五一長假終於來到了,本來要和我到海南玩的媽媽因為公司的事去不成了,恰好媽媽的一個姨媽七十大壽,媽媽帶著我一道又回到了鄉下。

老實說,我並不是太喜歡來這種地方,但是誰叫爸爸在外邊工作呢!好好的一個假期就這樣沒了。

這次媽媽回來,找了不少兒時的好友,他們一班人還搞了聚會,我卻與他們顯得格格不入,只有一個叫張明的小孩和我玩得來。

但我卻在媽媽他們搞聚會的時候偷聽到,這個張明的爸爸叫張強,原來曾經想泡我媽媽的,但我媽媽原來就是城裡人,只不過當知青時投親才來到這個小地方。在交往了一陣子後,張明的爺爺覺得媽媽當時的成分不好,不讓兩人交往,他也自知沒可能,就找了個村裡的姑娘結婚了。

二十多年過去了,他也已有兩個兒子了,小兒子已差不多二十了,張明也已十五了;老父親也還在,但老婆在生了兩個兒子後就像風乾的栗子一樣,又老又醜,他也常常嘆氣,為何當年沒找我媽。

媽媽上次回來,張強就沒有找到我媽,這次聚會給了兩人一個機會。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