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媽媽

媽媽雖然已生過孩子,但小穴還是很緊窄,所以每當雞巴插入,兩片小陰唇就隨著內陷而緊刮著龜頭,使龜頭和子宮壁就磨擦得更厲害,讓周村長感到又緊湊、又快感。媽媽在周村長大肉棒的操弄下狂暴地扭動著屁股,又濕又熱的陰戶緊緊地吸住周村長的肉棒,使得周村長再次讓媽媽趴在台上,奮力地抽插姦幹著媽媽的小淫穴。看著嬌艷欲滴的媽媽水汪汪的媚眼在鏡中望著自己,頭髮在操穴的過程中時而遮著媽媽的臉,時而又讓媽媽的淫臉顯現,顯然正被周村長操得欲仙欲死。

她一隻手用力握著自已的左乳,手指更是用力捏弄著自已的乳頭,舌頭舔著自已嘴唇,一副淫蕩騷浪的模樣,再加上那淫蕩無比的浪叫聲,使得周村長如痴如狂,令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動整根大雞巴,順著淫水狠狠地插幹著媽媽那濕潤的肉洞。

周村長用盡全力地狠幹著,在操了幾百下之後:「阿珍…妳的小穴夾得我好舒服…我的…龜頭又麻又癢…啊…我要射了……」周村長越操越快、越操越猛,眼看已忍受不住了。

媽媽被操到了高潮,大肥臀動作瘋狂地不斷搖擺挺動,一股陰精直洩而出。周村長的龜頭被媽媽的淫水一燙,他也支持不住了,緊跟著媽媽感到在淫穴裡的陽具暴漲,一股滾熱的精液也猛射進媽媽的淫穴中。

(6)

我在鄉下只住了幾天,媽媽卻因為兒時的朋友的邀請還在那裡不回家,我卻怎麼也呆不住了,提前回到了家中。這不,卻給我撞到了一幕好戲。

我回到家後,媽媽不在的時候,我都喜歡到姨媽家去住。姨媽有兩處房子,一是城中的公寓,另一間是近郊的別墅。我和表弟的感情不錯,從那裡一回來我就和表弟一起玩,但這幾天姨父卻沒有回家,據說是到別墅那邊去休假了,他是一個大忙人,手下有幾個公司,雖說是小公司,但還是不錯的。

這天上午,我和表弟還在床上的時候,卻有人來按鈴,我一去開門,卻讓我十分奇怪,來的不是別人,竟然是我大姑媽的女兒阿瑞表姐。

她見是我開門,也嚇了一跳,呆了一下才對我說:「小傑,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我到姨媽家玩幾天,我媽媽到外邊去了。妳來做什麼?怎麼?妳認識我姨媽嗎?」

「我是認識你姨父,我是來和他說一份保單的事的,他不在,我就走了。對了,你姨媽呢?」

「我姨媽到她的朋友到XX市玩去了,今早上剛走。姨父在別墅,妳找他有事嗎?」在我說完這句話後,我發現表姐的嘴角現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那我下次再來吧!我走了。」但我卻發現她不是向家的方向去的,我也不覺得有什麼,轉回屋子裡。

這時表弟問我是誰,但當我告訴他時,他卻一下子拉起我,說:「走!到別墅去,有好戲上演。」我一時摸不著頭腦,只好跟著表弟小建走了。

在路上,小建問我:「你可守得住秘密?」

「當然行了。」

「我懷疑我爸有外遇。」小建在我耳邊小聲說道:「可能有幾個人呢!我幾次聽到他和不同的女人說電話都很小聲,其中一個可能是你的表姐。」

我轉念一想,對啊!媽媽也是做保險的,有幾次媽媽想找姨媽和姨父說他一個新的小公司員工的意外險的問題,但最後都被姨父推卻了,後來媽媽也沒再問了。

對了!是表姐,她和我媽媽是屬於不同公司的,事實上,她現在也不是過得很好,她已經下崗好幾年了,開始她和朋友一起做生意,做餐館的桌布、窗簾的工作。開始時也有一點錢,但她學別人去股市轉了幾轉,結果,金融風暴籠罩在這個國家,錢都放在裡邊拿不出來了,工場也關了,在別人的介紹下進了現在的這家保險公司。表姐夫也下崗了,十四歲的女兒還在上中學。我爸也曾想過幫她的,但她那個人很要強,最後爸爸還是算了。

在我想這事的當口,小建已經將機車停在別墅附近的地方要我和他一起步行去,我只有跟著他去了。

我們兩個輕輕地開了門進了別墅,別墅有幾個入口,我們在連著花園的廚房向裡望去,表姐果然在這裡。

表姐身高1.65米,不僅相貌俊美,膚色白皙,大乳細腰、肥臀美腿。她上身穿白色半透明罩衫,一條紅白相間的絲巾掛在她細細的脖子上,V型領口開得很低,黑色的胸罩緊緊貼著她的巨乳,可以從外邊望到她深深的乳溝;下身穿著細花中裙,肉色絲襪三寸高的高跟鞋,半截小腿和幾乎整個秀美的腳背都露在外面;窄窄的裙子緊緊地包住她多肉的豐臀,腿上敷著一層膚色的絲襪,頭髮盤在頭上,人顯得既端莊又風情無比。

她站在姨父旁邊,彎著腰拿著文件夾,半依著姨父,邊與他講著保單的事。這時姨父的目光卻不在文件上,而在表姐表姐的胸部,深深的乳溝,表姐所散發的成熟女人的體香使他有點衝動,睡衣下的肉棒慢慢地硬了起來,表姐彎著腰,也望到了姨父下體的變化,在廚房的我們的肉棒也開始硬起來了。

表姐本來只比媽媽年輕幾歲,在社會上混了很多年,她總是會很巧妙地運用她的本錢,好多時候她能全身而退,不過也有特別的時候,就像今天。

「啊!這份保單就麻煩你等會兒簽名吧!真是謝謝你!」表姐語帶嬌媚地遞上一支筆,姨父接過文件,望了一望,放在茶桌。

剛才與表姐的接觸已是點燃了姨父的慾火,笑道:「計劃是不錯,不過妳舅媽上月也給了我一份計劃。」說著說著,放在沙發上的手的手指伸曲了幾下,好像要握住什麼一樣。

表姐的語調已變得有點像哀求讓姨父簽這張保單了,因為這幾個月表姐都沒有太多進項,女兒的學費到了要交的時候了,她可是盼望這份佣金來為女兒交學費的。

她望了望姨父尚在伸展的手,然後走到沙發前面,坐到了姨父尚在伸展的手上,姨父的手放身旁麗人的衣領內搓揉著表姐圓潤的奶子,另一隻手則摟著她的細腰,張著嘴吸吮著表姐的耳垂,表姐望上去是在享受的,她瞇著眼,口中發著沉悶的哼吟聲。

姨父要表姐將上衣脫去,表姐依言將上衣褪去,當她要將胸罩也脫下時姨父按住了她,表姐會意,將胸罩拉上來再拉下去,將一對高聳挺拔的乳房露了出來用胸罩托住,使她望上去更淫穢。

表姐跪了下來,將姨父的睡衣解開,睡衣下可憐的雞巴硬得像根鐵條,把內褲的褲頭都撐出一道開口來。

表姐將他內褲剝開,陰莖突然沒了束縛,便反彈得四處搖晃,表姐玉掌一翻,抓住那粗長的雞巴,俯低身體,伸長舌頭,在馬眼上舔來舐去,同時將雙手套動著姨父硬硬的肉棒。

表姐側著頭,小嘴在肉棒上不停地吸吮,時而上上下下做深喉,時而側著頭在肉棒上吮動著,時而又拉起肉棒在姨父的雙丸上用舌尖舔動著,刺激得姨父也不停地哼了起來。這時表姐將姨父的肉棒放在自己的乳溝中,雙手握住雙乳夾著姨父的肉棒,低下頭吸吻著姨父的龜頭。

這時姨父也忍不住了,將表姐拉起來,把她的褲襪用力撕開,內褲也被拉破了。姨父讓表姐正躺在沙發上,雙手架起自己的腿彎,讓她穴兒高高挺起,好方便他幹得更痛快,他將龜頭抵在穴口,表姐伸手幫他將大肉棒納入自己的穴中。

初時,姨父的肉棒只是在表姐的穴口磨著,覺得滑順之後,才用力地抽插起來。他低頭注視著雞巴在她陰道裡進進出出,表姐的左手握著自己的左乳,手指則捏著自己的乳頭,表情淫蕩之極。

姨父的手放在表姐的腿彎上架住她的雙腿,下體則一突一突地操著,表姐空著的手放在兩人的結合部,鮮紅的指甲輕輕地摳著姨父的肉棒,使得他加強了力度,表姐的叫聲也響徹大廳。

這時姨父感到有點累了,他坐上沙發,讓表姐跪到他的大腿上,將龜頭扶正對準,輕輕的擺著表姐的屁股,放在表姐的陰道口,讓其先吞下龜頭,覺得滑順之後,才深深緩緩的一坐,將整根都收納進到小穴裡頭去。

表姐的粉臀有節奏地扭動起來,使姨父的肉棒十分舒服,表姐豐碩的乳房歡快地上下跳動,美麗的秀髮不時拋到胸前又甩到背後。姨父的雙手緊緊地抱著表姐的屁股,抬著她上下動著,屁股更是不停上下挺動,與表姐的套動配合得天衣無縫。

「哎…啊……」表姐一邊吞吐著姨父的肉棒,一邊淫蕩地呻吟。

姨父操了一會,又將表姐壓倒在沙發上,這時表姐的頭髮已放了下來,有一半的頭仰出椅外,瀑布一樣的秀髮直垂到地板上,姨父將肉棒對準表姐的小穴又捅了進去,下身便開始動了起來,他將雞巴用力地直捅到底時,表姐的子宮口就會不停地收縮蠕動去吸他的龜頭。

表姐最近都沒有和表姐夫操過,十分空虛的她早就想和人來一發了,她的小穴本來就比較緊,加之她又夾緊雙腿,使得姨父的肉棒像被一條橡皮圈套牢在根處,然後逐漸勒往龜頭頸子一樣。姨父的肉棒也的確不小,這更使得兩人快感不斷。

「哦…哦…哦……」表姐舒服得又叫了起來。

姨父這時要表姐的身體俯趴在沙發上,翹著屁股讓他從後面插入,表姐烏黑的秀髮披散著,雙手疊著放在沙發的椅背上,頭靠在雙手上,表姐雪白的肌膚、俏麗的面容、晃蕩的梨型乳房、修長的雙腿,高跟鞋依然穿在腳上,姨父雙手握著表姐的乳房,在姨父的肉棒進入她的穴後,她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壯碩的姨父雙手扶著表姐的白嫩屁股,下身急促挺動著,粗長的陽具快速進出,大腿撞著表姐的肥厚屁股,發出陣陣響聲。身後男人的狂猛插抽、欲仙欲死的快感,令表姐完全陶醉其中,極其淫蕩地扭動著腰身,同時縱聲狂呼浪叫,好些時間沒與表姐夫交合過了,她要在這次與姨父的交合中補償回來。

在姨父操了幾百下後,姨父將表姐轉過來,對著表姐的臉和肥乳就發射了。表姐深深地吸含著大陽具,搖晃著腦袋瓜十分賣力地吮舔著、吸啜,最後再將噴射出來的精液貪婪地吞進肚子裡,又將姨父射大她胸乳上和臉上的精液用手掌抹下來吃進肚中。這時我和小建知道是我們該走的時候了。

(7)

在到爺爺家公車上,車上可是火爆,別說坐了,連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後左右擠滿了人,好不容易給她找了個扶手的地方。媽媽在多人的擠撞下感覺難受異常,但也沒有辦法,誰叫這城市的交通這麼爛呢!媽媽只得忍受著附近的民工所散發的體臭。

這時有幾個人擠到媽媽的旁邊,但也可以看出這幾個也是外地人。民工在這幾人擠撞下慢慢地散開,旁邊的臭氣開始散去,媽媽長舒一口氣,終於不用聞到那些臭氣了,媽媽心中暗自興幸。

但很快她就發現不是那麼回事了,人越來越多了,那三個人中有一個是嬌艷的女孩,但不知怎的,媽媽對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但她沒怎麼在意,也慢慢地擠著壓向她。

媽媽今天穿著一套白色的衣服,藍色V領及肘罩衫,領口開得較低,罩衫的縫隙比較大,可以看到裡邊的粉紅色胸罩,一條白色的短裙,豐滿的屁股將內褲的輪廓都顯現了;肉色的長筒絲襪,白色的搭扣高跟鞋。

媽媽的衣服本來就薄,金絲邊眼鏡下的雙眼充滿了媚力,在車上所流的汗水更是將本來已有些透明的衣服變得更加透明了,使得一些人不停地藉故擠向媽媽這邊或是偷瞧著媽媽。

本來那三人倒沒什麼,媽媽的香水在車上的熱氣和汗水的蒸熏下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可能也忍受不住了。

這時一個七、八歲的男孩在眾人的擠撞下來到了媽媽的旁邊,媽媽只好讓了一個位置給他站著,媽媽的手放在欄杆上,身子就成了一個弧度,翹起的臀部緊緊地貼在其中一個男人的下身上。

這時車真的一晃一晃的,那個男人的身子同樣向前傾,整個身子幾乎都和媽媽連在了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話,就好像是後背插入的姿勢了。這時媽媽已明顯地感覺到由於的車子重重的晃著,隨著波動,她的身子跟著擺動,本就很出色的臀部一輕一重的撞在男子的雞巴上,挑逗得它已經勃起了。

媽媽雖然知道那個男人是故意的,卻也沒有辦法,只好任由他對自己輕薄下去。這時車子重重地向前一停,媽媽本來已站不穩的雙腳更是向兩邊張得更開,這時後邊的男人也趁著這個機會,將下邊擠入了媽媽的雙腿之間;其中另一男的也沒有閑著,一人一邊的將媽媽擠著,一隻手若有若無地摸索著媽媽因雙腿張開而將裙子上拉的大腿上。

媽媽這時已異常氣憤,但又無計可施,她更感覺到她的胯骨上有一隻手,在她下邊摸索著,並將她向後拉著,讓她的下部與後邊那人的下部更緊密地結合。雖然不情願,但在兩人這樣的逗弄下,下邊的小穴開始有一點濕了。事實上另外一個女郎對媽媽的擠碰更多,只不過媽媽沒注意到。

這時剛好媽媽面前坐著的人下車了,媽媽掙脫了那幾個人,坐到了位子上。

可剛過不久,那其中兩個人也一前一後坐在媽媽前後,女郎更是坐在媽媽的旁邊。坐在後邊的一個將腳放到媽媽所坐的椅子後邊的縫隙上,腳趾在媽媽豐滿的屁股上一下下的輕擦,媽媽只好挪動豐滿的屁股向前移著,旁邊的那人也將媽媽向裡擠著。媽媽在無法之下,只好忍著他們在車上吃著自己的豆腐。

這時發生的一件事卻將原來媽媽的怒氣引發了,前邊那人的一口唾沫順風一吹,星點一般打到了媽媽的臉上。媽媽這時再也忍不住了:「你有沒有搞錯?你怎麼這樣搞的?你知道什麼叫文明?」之後媽媽又是一段數落。

前邊的那人在媽媽的話聲中低下頭,猛說對不起,但眼睛卻是望著媽媽豐滿的大腿;後邊和媽媽旁邊的兩人從後邊望著媽媽的屁股,和從旁邊望著媽媽因說話而不停起伏的胸部。

媽媽在發洩完自己的怒氣之後,一看,原來已到站了,她馬上下了車,還從包裡拿出紙巾擦拭自己的臉,卻沒有發現那三個人在她的後邊跟著她。

在進入爺爺的房子時,她才發現了異樣,但已被那三個人拉進了房子之中。爺爺本想著和媽媽再度春風的,卻想不到發生了這樣一件事,兩人很快就被制服了。

「你…你…們想怎樣?我有錢,我可以給你們錢。」爺爺此時戰戰兢兢地說。

「狗屁!我們要的不是錢。」那個叫阿莊的男人邊說著,邊一臉淫笑地走向媽媽。

爺爺此時被縛著,但是媽媽卻已被解開了,媽媽努力地掙扎著。那個叫小青的女郎拿了一把小刀在爺爺脖子上比劃著:「如果妳再叫再動的話,我就將他捅了!」媽媽果然不敢再動,任由阿莊魚肉了。

阿莊將媽媽帶到沙發的邊上,要媽媽跪在他面前,他拉下褲鏈,一條大肉棒一下子打在了媽媽的臉上。

『嘩!好大的一條!』媽媽想著,就蹲在地上,雙手握起已經勃起的肉棒,張開了嘴將阿莊的肉棒吞了進去。

媽媽微微張開塗著深紅色口紅的嘴,伸出舌頭舔一下龜頭,然後將肉棒從口中退開,又重新吸進口中,右手同時極有韻律的套弄著肉棒,溫暖的感覺充斥的阿莊的身體,他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

媽媽嘴唇緊緊地含住阿莊的肉棒用力吮吸,舌頭則來回地蠕動,牙齒不時輕咬著龜頭。在陣陣的刺激下,阿莊也將他的手放到了媽媽的胸部,他隔著媽媽的藍色罩衫捏著媽媽的巨乳。這時那個叫阿慶的也走了過來,輕摸著媽媽的屁股,阿莊則將媽媽的藍色罩衫拉起,露出裡面戴著粉紅色蕾絲花邊的乳罩,那乳罩根本無法遮住媽媽胸前那對36寸的巨乳。

阿莊將手伸進媽媽的胸罩當中,用手指輕捏著媽媽的乳頭。

「喔…喔…嗯…嗯……」媽媽口中雖然塞有一根肉棒,但還是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

而這時媽媽的雙眼上望,金絲邊眼鏡更使阿莊有一種姦淫成熟OL的快感。

阿莊將媽媽的上衣脫了,阿慶也將媽媽的白色短裙拉到了媽媽的腰上,媽媽身上只有一套粉紅色的蕾絲內衣褲,白色的搭扣高跟鞋依然穿在纖細的腳上;媽媽的胸罩肩帶已被拉下,但依然掛在她的胸部。

阿慶要媽媽跪在地上,他卻將頭探到了媽媽下邊,要媽媽跪坐在他的頭上,他也不脫媽媽的內褲,只是用鼻尖和舌尖在媽媽的小穴上輕輕地摩擦著。這種感覺使媽媽瘋狂不已,索性將自己的陰戶用力地在阿慶的臉上磨蹭著。

也不知是媽媽的淫水還是阿慶的口水,媽媽的粉色蕾絲三角褲上有了一層淡淡的水暈,媽媽用手將自己的內褲拉開了一邊,讓自己的小穴露在外邊,她一下下的磨著阿慶的臉,阿慶的臉上滿是媽媽的淫水。

這時媽媽在上邊也沒有閑著,她橫舔、豎舔地做深喉,使得阿莊興奮不已,他抽出肉棒,捧著媽媽的臉,與媽媽嬌艷的嘴唇互相吸吮、交流彼此的唾液。阿莊將媽媽抱起,並將媽媽的兩腿夾在自己腰際,媽媽花瓣處的毛髮磨著阿莊的下腹,媽媽纖纖兩手環抱住阿莊脖子,阿莊埋首親吻著媽媽的巨乳。

阿莊將肉棒插入媽媽的小穴深處,並長舒了一口氣;阿慶把頭埋在媽媽的後邊輕輕咬著媽媽的豐臀,使得媽媽更激動,兩腿合得更緊。

爺爺看著這本是自己胯下之物,現在在別人的肉棒下卻如此淫穢,眼中如要噴火一樣,但這時他卻也理不了那麼多了,因為旁邊的小青所散發出的香氣和擠在他手上豐滿的肉團使得原來已不小的肉棒更硬更大。

這時小青也發現了爺爺的變化,她笑著將爺爺拉上了椅子,並將他的褲子脫下,原來爺爺的肉棒已站起來了。

小青塗著鮮紅口紅的嘴整個將爺爺的大棒含了下去,大紅的指甲壓在的大肉棒上,舌頭攪弄著龜頭尖端的尿道口,她也像媽媽一樣橫舔、豎舔。

小青的手快速地上下抽動,上下滑動的手和不斷起伏的頭成相對的動作,她這時將自己的頭髮解了下來,那一邊的阿莊和阿慶相對一笑,然後再繼續對自己手上的獵物上下其手。

這邊小青騎在爺爺身上,上身是全開的上衣和自己拉開的前開式胸罩,爺爺烏黑的手正將小青的窄裙拉捲到腰部,小青半敞開的胸罩下彈出了一對巨碩的乳房。

『真是一條乳牛!』爺爺想著,但他覺得和小青在下邊的結合部位好像有點異樣。

來不及細想,小青已將她的乳房塞進爺爺的口中,吸起來鬆鬆軟軟的,很有肉感。這時爺爺的手也被解放了,但當爺爺想將手放在小青的下體時,小青就將他的手拉起放到自己的乳房上,爺爺當然是好像要替她擠奶一樣握捏著小青的乳房。

小青轉了過去,將自己的細繩帶三角褲扯掉,她的手則放在自己的私處,並不時用口水濕潤著。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