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媽媽

(3)

暑期到了,我開始放假了,我和表哥一起到姑父的別墅去玩,把媽媽一個人留在了家中。事實上,在考試之後我就盡可能的避開媽媽,雖然我並不知道當天發生了什麼事,媽媽在回來之後什麼都沒說,但卻怕和媽媽在一起。

我這一走,卻給一些人有了可乘之機。

媽媽起床後著了一條紅色的及膝短裙,一件過肘的上衣,肉色的褲襪,天藍色的高跟間條拖鞋,胸罩都沒上,頭髮盤在頭上,在家中正煮著早餐。不想這時門鈴響了,媽媽開門一望,卻是張老師和一個黑人,那個黑人是我的英語老師杰吉。

媽媽看到兩人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便知兩人的意圖了,媽媽對張老師說:「我知道你們來的原因,不過我要用保險套。」

「可以,不過要和我們一起去。」說著,便要媽媽拿了鑰匙,和他們一起走了。

開始時,媽媽想開車去的,但張老師卻一定要坐公車去。媽媽十二分的不情願,因為媽媽現時的著裝可說是極度大膽的。

一上去時,人特別的擠,人人都沒有覺得什麼,這才使媽媽稍覺安心一點。但張老師和杰吉兩人一前一後的將媽媽夾在中間,三人的身體貼在一起,張在前而杰吉在後,媽媽的巨乳貼在張的胸前,而肥厚的臀部和則豐潤的背部則貼著杰吉。

成熟的女人香直鑽進兩人的鼻子中,兩人都有點把持不住了,兩人的肉棒一前一後的頂在媽媽下部。杰吉的肉棒在媽媽的屁股上滑動著,而張老師則把手放在媽媽的大腿上撫摸著。這時杰吉的身子前傾,媽媽則身子同樣前傾,本就很出色的臀部一輕一重的撞在杰吉的雞巴上,挑逗得本已經勃起了的肉棒更加硬了。

媽媽的裙子本就很薄,雖然是隔著衣服,但雞巴的頂端仍不時地進入到她的臀溝裡面,每進入一次,她的身體就擺動得大一點兒。而媽媽這時隨著車子的波動,為了保持身體平衡,雙腿微微的打開了,杰吉立刻擺正了身體,雞巴隔著衣服深入到她的股間。媽媽的身體一抖,大腿往裡一併,雞巴被她夾了個正著。

這時媽媽的雙手也沒有閑著,因為媽媽的手不用抓住欄杆,所以雙手則在被拉向張老師的胯下摸著他的肉棒。張老師一隻手握著欄杆,另一隻手則放在媽媽在大腿胯骨上。這時,她的屁股向後頂得更緊了,張老師的手漸漸地下移,整個手掌貼在她的大腿上。真是豐滿!但這麼豐滿的大腿還是第一次摸到,張老師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淫笑。

而杰吉則雙手上握欄杆,只是輕輕的喘息著,媽媽穿著高跟拖鞋的雙腳則腳跟微微立起,這是因為讓杰吉頂起的。

開始時,媽媽在張老師胯下的手只是隔著褲子在撫摸,摸著摸著,媽媽右手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指甲在張老師的肉棒上輕輕的一刮一刮的,左手則握著張老師的陰囊,手指一張一收的握著張老師的下邊搖著。媽媽沒乳罩的巨乳則頂在張老師的手臂上,乳頭一閃一現的在衣服上顯現著。

張老師實在頂不住這樣的引逗,用眼神暗示著媽媽,媽媽會意,左手則繼續握著張老師的陰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則在拉開了張老師的褲褳,右手放進了張老師的褲內,將張老師的內褲在褲內拉下一點,手握著肉棒套弄了起來,張老師的肉棒在媽媽的手中發熱,媽媽只覺手中的肉棒一跳一跳的。

媽媽的裙子被拉起了一點,杰吉的雙手放在媽媽的大腿上撫摸著,媽媽的屁股一前一後的頂動,杰吉的肉棒在媽媽的股溝上磨擦著。這時的媽媽在兩人的中間,雙腳腳尖著地,不時的跺著腳,下邊讓杰吉頂得舒服,但手上絲毫不慢,快速的套弄著。

在過了兩站之後,張老師和杰吉都頂不住了,媽媽在同時和他們兩人各自放出了他們的陰精和陽精。三人馬上下車,在一間便利店買了東西後就叫的士開回到家中。

(4)

這天,媽媽讓我換上一套比較好的衣服,原來是我的姑姑生了個兒子,擺滿月酒,爺爺一直都沒有通知媽媽,就在這天的下午才通知到媽媽。爺爺有幾個兒女,爸爸是老二,這個姑姑是老么。

媽媽今晚引起了全場的注目,她將蓬鬆的黑髮在身後隨便的挽著,上身是吊帶露肩的黑色薄紗開叉長裙,黑色真絲長襪,黑色的吊襪帶,黑色細高開口高跟鞋。在飯店,彷彿媽媽才是主角,姑姑的小兒子反而沒有那麼重要了,不認識媽媽的人都在偷偷地窺視著媽媽,就連一向不怎麼注意媽媽的大伯、三叔、五叔都有意無意地向著媽媽猛瞧。

媽媽和這個姑姑一向關係不錯,就主動地幫著姑姑抱著小BABY,這可給了那些人有可乘之機了,那些男人一個個裝模作樣地拉著他們的老婆或女友來看小BABY,實際上個個都是借故接近媽媽,裝著要抱小BABY,個個藉機與媽媽的美臀和巨乳接觸、抽抽水,媽媽卻沒有注意。

晚飯後,媽媽想和我回家,但爺爺卻執意要我和媽媽到他那裡住上一晚,說有些東西給我,媽媽一想,反正明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就答應了。爺爺在兒女結婚後,就一直一個人住,平時只有一個鐘點工來這裡。

到爺爺家後,媽媽就安排我洗澡,我就進二樓的房間睡覺了,媽媽卻和爺爺在客廳說起話來。兩人說著爸爸外出後的種種苦處,爺爺不時地點頭,並不停地靠向媽媽,媽媽卻還沒有注意。爺爺鼻裡聞到來自媽媽身上的香水味道,而眼裡看到那從裙子裡露出的裹著黑色真絲褲襪的小腿,以及從上衣領口所看到的碩大奶子和深深的乳溝。

奶奶在很旱時就去世了,爺爺有不少的情人和女友,但這些人都是和媽媽差不多年紀的中年婦女,爺爺現在就對這種女人興趣最大,雖然這是自己兒子的老婆,但媽媽這性感惹火的尤物令爺爺在晚飯時已經按捺不住了,現在這種倫理上以及視覺感官上的刺激,更是讓他胯下的肉棒起了強烈的反應,爺爺這時終於也按捺不住了。

他一手抓著媽媽的小手放在了他肉棒上,媽媽被嚇了一跳,一時之間雙頰緋紅:「爸…你…我是你媳婦,怎麼可以……」

「芬芬,我知道,妳現在很苦悶,妳晚上怎麼解決,不如今晚就給我吧!」

「不要,小傑還在上面。」

爺爺喘著粗氣向媽媽說:「妳就給我吧!妳知道我想妳多長時間了,妳不是做保險嗎?我幫妳買,還有我會分多一份家產給妳和小傑,只要妳服侍我,我不會虧待妳的。」爺爺幾管齊下,可謂用心良苦。

媽媽一方面怕驚醒了我,一方面又受到爺爺的利誘,爺爺時而舔著媽媽的耳垂,時而又吻向媽媽的頸部。一手抱著媽媽的細腰,一手輕握著媽媽的巨乳,本來久曠的身體在爺爺的高超性技下漸漸有了反應。

媽媽將手放在公公的腿上,慢慢地將手移向兩腿中間,並且順勢輕輕地握著那條老肉棒,媽媽抬頭用著一種帶著淫媚的哀求眼神看著爺爺,之後她張開櫻桃小口,含住那條不輸爸爸的肉棒,用舌尖不停地撩撥,手指握住肉棒,慢慢地輕撩慢拈。爺爺的肉棒得到了媽媽的撫慰,變得更大更硬了。

媽媽跪在沙發前,一手扶著沙發支撐著身體,一邊眯著眼睛望著爺爺,她的黑色吊帶紗裙早已經被掀至腰部,爺爺隔著媽媽黑色蕾絲小內褲對媽媽的陰戶進行攻擊,媽媽水蛇般的細腰不安的蠕動著,企圖擺脫她公公的舌頭攻擊。

媽媽的黑色縷空的蕾絲小內褲上已出現了一個水圈,爺爺的肉棒早已經是腫漲不堪,他的兩眼也怖滿了血絲,他用手按住媳婦肥嫩白皙的臀肉,將媽媽內褲像脫皮一樣拉了下來,然後用舌頭舔著媽媽那早已濕粘不堪的神秘森林。爺爺的手指迅速地插入了媽媽的小穴裡面,並且靈巧地摳摸起來,媽媽發出了銷魂的呻吟聲。

爺爺見時機成熟,老成的龜頭腫大得閃閃發亮。他坐在沙發上,將媽媽放在自已的大腿上:「乖媳婦,我要進去了。」話一說完,肉棒狠狠得插進媽媽的陰道裡,媽媽來不及作好準備,頓時臉色慘白!

「啊…啊……」這時媽媽的黑色縷空蕾絲小內褲掛在右邊小腿上,陽具用力的在陰道內抽插,媽媽失魂的按著沙發,沙發被蹂躪得發出「咯咯」的聲音。媽媽吊帶裙子的吊帶已拉了下來,黑色縷空的蕾絲的胸罩也已解開,媽媽的巨乳像吊鐘一樣垂了下來,好像餵給爺爺樣,爺爺當然不客氣地吸入口中。

爺爺雙手抓住媽媽的雙手,並反剪媽媽的雙手,口中不停地吸舔著媽媽的的巨乳。媽媽的雙乳豐滿堅挺,形狀完美,乳暈適中,奶頭柔軟的微上翹,爺爺放開原來放在媽媽屁股上的雙手,顫抖著握住媽媽的奶子,左搓右揉起來。

媽媽的原本盤著的頭髮慢慢披散下來雙眼眯著,使得爺爺更是急色,他伸出舌頭播弄媽媽的奶頭,媽媽似乎在忍耐著緊咬下唇,那副美樣實在是銷魂。

爺爺對著奶頭輕咬,媽媽受不了這般刺激,扶著爺爺的頭:「嗚…嗯…爸爸…輕點……」氣不成聲的嗚咽著,媽媽的一對奶子到處殘留爺爺的口水。這時爺爺的下邊也沒有閑著,不停前後挺聳,令媽媽腰部不由自主的蠕動。

「喔…喔…爸…你好會插…媳婦的…洞快溶化…了…唔……」媽媽的手指從後邊輕握著爺爺的肉棒根部,幫助著爺爺的肉棒在自己的淫穴中馳騁。

「好媳婦,妳的騷洞濕透…了…我快受不了了……」媽媽肥浪的豐臀,不停的一前一後的律動,胸前的一雙巨乳也猛烈的擺動,一下一下的撞在爺爺的臉上,爺爺一下一下地吃著媽媽的波餅,那種感覺就別提多暢快了。

爺爺坐了起來,讓媽媽的雙腿可以纏住爺爺的腰,媽媽這時淫態百出,一會舔著嘴唇,一會雙手擠壓著乳房。爺爺似乎也被媽媽的淫態所感染,他把媽媽按在沙發上,媽媽兩腿大張等待著爺爺的姦淫,爺爺熟練的將媳婦修長的美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將肉棒緩緩地插入,然後用著極緩慢的速度,緩緩抽送著……

那種慢慢的抽送,有著另外一種的快感,在此同時,爺爺不停地用臉、用嘴磨擦著媽媽穿著黑色真絲長襪的美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媽媽在爺爺的肉棒下不停的呻吟浪叫。

媽媽握住爺爺的一隻手捏著自已的一邊乳房,一邊則用中指插進自已淫汁淋漓的小穴中,不時用手指摸一下爺爺的肉棒。爺爺知道自己再頂不住了,又把媽媽的粉嫩淫臀轉向,像公狗姦淫母狗般的對著蜜汁四溢的美穴抽送,並發出「噗哧!噗哧!」聲的做起活塞運動。

母親淫獸般的失神淫叫,如泣如訴的淫蕩絕叫,使得爺爺連叫:「我…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爺爺緊閉雙眼,滿足的把積壓過多的陽精向陰道深處狂噴在媽媽美肉穴中。

爺爺接著抽出沾滿淫蜜汁的肉棒,一手抓起媽媽的秀髮,要媽媽跪在地上,爺爺則坐在她的巨乳上要媽媽用嘴幫他把白濁的精液舔乾淨,開始媽媽不肯,但爺爺粗暴的硬是塞進媽媽的小嘴,媽媽只有無奈地將爺爺精液舔食完,這才完成了公媳之間的第一次亂倫。

(5)

令人討厭的期終考試終於過去了,我也要放鬆了。一考完試後,在鄉下的舅公卻打電話來了,說是要我媽媽回去玩一玩。

媽媽十分高興,因為媽媽小時候曾在那裡住過一段時間,和那裡的人關係還算可以。就算在我的太婆(就是媽媽的外婆)死了之後,媽媽也時不時地回去一次,但這次卻是那裡的人自已要媽媽回去。

舅公在那裡不算有錢,但卻有一座獨園式的三間小樓,我和媽媽就住在平時少人住的新樓裡。媽媽的房間就在我的樓下,所以我做什麼媽媽不知道,媽媽做什麼我卻能一清二楚。

就在我們去到的第二天晚上,媽媽被舅公拉到了屋角暗處,與媽媽的對話卻不料被我聽了個清清楚楚。

「珍珍啊!舅舅這次叫妳不為別的,就為去年爭村長那事。我沒有支持周村長連任,現在他平時什麼事都擠著我,我都苦死了。」

「為什麼搞成這樣啊?你過年的時間不是說很好的嗎?」媽媽不明的問。

「現在只有妳能救我了,珍珍。那周村長在妳去年清明節回來掃墓時就對妳有意思了,前幾天他對我說,只要妳能和他那個…他就可放過我。阿珍啊!老舅我這次就只有依著妳了!」說著說著,聲音也有一點哽咽了,媽媽這時卻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兒,媽媽對舅公說:「舅舅,你放心,我會搞定的。」

舅公:「阿珍啊!舅舅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總之謝謝妳。」

「舅舅,你別說這個。什麼時間?」

「就在明晚,鎮上的XX大酒店。」

果然,第二天晚上,媽媽打扮好後就和舅公到鎮上去了。我的舅舅(就是媽媽的表弟)拉住我到鎮上的遊戲機店去玩,媽媽這時卻與舅公一起到了XX大酒店。

媽媽身著一件白色的露胸連衣裙,下邊開叉到大腿處,腳下穿對白色的露趾皮拖;白色的蕾絲吊襪帶吊著透明的蕾絲花邊絲襪,手指和腳趾上塗著鮮紅的指甲油,頭髮盤了起來,熟婦的形象展現無遺。

在進入了包房後,媽媽便成了全場的注視點。那周村長身邊是兩位小姐,正嘻嘻哈哈的在玩鬧划拳;在媽媽進來後,兩人便知趣地走開了。

「喔!喔!大美人,真是有夠水的。妳好!妳好!」周村長眼睛張得大大的,伸出雙手握住媽媽的手。媽媽心裡雖然很討厭這個周村長,但一想反正都來了,只好這樣了。

事實上開始兩人坐得挺開的,但時間慢慢的過去,周村長的椅子也漸漸地與媽媽的椅子接近。喝著喝著,周村長的手也慢慢地不老實起來,一起坐著的都是村子裡周村長的幹將,周村長也不理會舅公,他的手在媽媽的上下摸來摸去,眼睛只是對著媽媽的乳溝猛瞧。

「啊!阿珍,妳怎麼喝得這麼少?不夠意思嘛!大家一村長大的,給個面子嘛!」說著說著,又往媽媽的杯子裡倒了。媽媽這時望向舅公,這才發現他已倒在沙發上睡著了,雖然這種情況媽媽一開始就想到了,但真到時卻也不禁有些發慌。

「大美人,我敬妳,多喝點。哈哈哈…今天要喝他個痛快!」灌了不少酒的周村長頻頻要跟媽媽喝酒。

就在媽媽把杯子放在嘴邊遲疑的時候,周村長手下的一個主任立刻捧著杯子強灌,滿滿的烈酒通過喉嚨,這時媽媽的臉上已被酒精醺得通紅,但這卻更令媽媽顯得嬌艷。這時周村長再支持不住了,一隻手放在媽媽的大腿上摸起來,媽媽側著腳想躲避周村長的騷擾,但是那隻肥手毫不停止,甚至撩起裙襬,想要摸進裙子裡面,媽媽慌忙伸手下去阻止,卻被他另一手抓住撫摸。

這時周村長喝了一口酒,左手摟住媽媽,手掌握著媽媽的乳房,右手則放進媽媽胯下摸著媽媽的下體,嘴卻吻向媽媽的嘴,要媽媽用口接了他口中的東西。媽媽無奈,只好張開嘴接過周村長的酒,周村長卻也藉此把舌頭伸進了媽媽的口中,兩人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周村長的手也沒有閑著,他的雙手在媽媽的肥臀、那對巨乳上不停地撫摸、握弄,時而在大腿上猛捏,或搓摸、或揉按、或輕捏,尖長的指甲刮著大腿輕劃在絲襪上,把尼龍纖維一根根挑起。

周的手正準備插入腿縫探觸私處時,媽媽用力夾緊,周便拉高她裙襬,從後腰摸進內褲裡。媽媽這時突然感到有點暈眩,她一下子推開周村長,衝進了包房中的廁所便吐了起來。這時周村長也跟著媽媽進來了,周村長一手扶住了媽媽,自然而然在她光滑的背脊上輕拍,另一隻手則拿著手巾擦拭媽媽的嘴邊,周村長原本輕拍的手開始不規矩地移到她豐滿渾圓的臀上。

周村長把門關上,讓媽媽趴在馬桶上,然後把頭埋進媽媽的兩腿之間吸吮媽媽的陰部。隔著內褲的吸吮已讓媽媽受不了,她輕輕地哼呤了一下,原本盤起的頭髮一絲絲的散落在雪白的肩膀上。

周村長拉下褲子,掏出早就脹得快爆掉的老二讓媽媽的小淫嘴濕潤一下,便馬上捉著她那如絲的秀髮猛烈的插著淫嘴,只見媽媽她發出「咿咿唔唔」的呻吟聲,兩頰更是漲得紅通通。被媽媽的口水滋潤後的肉棍黝黑又筆直,周村長抽出來準備下一步的行動,他雙手把媽媽的衣物拉下,將白色的蕾絲內褲扯下到左腳上,露出雪白的粉臀與美乳,徑自玩弄起她的美乳來。

周村長讓媽媽趴在洗手台上,面對鏡子,用手撥開媽媽兩瓣充血的陰唇,將火熱的陽具插入她那片烏亮陰毛下的桃花源裡,不斷地抽插,直插得媽媽氣喘呼呼,失神地呻吟起來,媽媽像頭淫獸般發出「嗯…嗯嗯…啊啊……」的絕美淫叫及喘息聲。

周村長望著自已整根肉棒已被媽媽的淫肉穴所吞沒了,他一邊抽插,一邊用力拍著媽媽的白嫩屁股,時而望著在鏡中媽媽的淫樣;他整個人趴在媽媽背上,雙手從腋下握著媽媽的兩隻巨乳,下邊則不停地撞擊媽媽的肥臀,嘴上則吸吮著媽媽粉頸香肩。

操著操著,周村長好像感到有點累了,他讓媽媽起來,自己則坐在馬桶上,要媽媽騎在他上邊坐下來。媽媽照周村長的吩咐用手握著他的大肉棒,慢慢地坐了下去。

「啊……」當整根肉棒都藏進了媽媽的淫穴時,她被漲滿的感覺刺激得叫起來。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