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騷婦!

(五)

我兩只手也就不客氣的掀起了女人睡袍的下擺,上面的奶罩一下子就被我扯拉到女人那對豐乳的上面,由於少婦胸口上方的乳肉很多,奶罩顯得很緊,壓著下面婦人的大肉奶緊繃著,奶頭分外的突出。

我那兩只汗手終於可以這樣赤裸裸揉捏在那兩只我覬覦以久的大肉奶上,用指尖肆意的揉搓上面的乳頭!

「阿姨,你的肉奶真大啊,又軟滑啊,是不是經常被人揉啊!」

我看著婦人那嫣紅的老臉,粗俗的說道,是的,婦人的兩個肉奶真的好軟,象裝著半滿的水袋被我狠力的揉著!又大,一個手掌盡量張大的捏著婦人的大乳房但是仍能感覺到不少乳肉從我的指間溢出!

「奶頭也硬了,你可真是個騷阿姨啊,大乳房上的兩個乳頭,也已經被我用手指甲颳的漲大了不少,有點發硬,這時候的奶頭應該非凡敏感吧!」

想到這,我彎曲了兩個手的中指更用力的上下颳起了婦人的乳頭。下面的肉棒也用力的頂向女人的兩片豐滿的臀肉之間。

「阿姨沒有啦,阿姨,沒讓別人……別的男人這樣弄過的……噢……哦……相信阿姨啊……喔……不要這樣……這樣玩阿姨的奶頭嗎……鬆手啊……阿姨會受不了的……啊……」

阿姨嬌羞的搖著在我肩上的腦袋,斷斷續續的回著!頭髮亂成一團。

「呸,姨夫也沒揉過你的奶子啊?阿姨又騙人……你真是個不守婦道的壞阿姨啊。」

我有心要欺侮她,我才管她被多少男人捏過呢,至少現在這兩只大白乳是我的。

「啊,不要說……他……他不算拉……阿姨不是的……恩……」

我看見女人說起她丈夫時身體一震,趕緊用嘴封住了她,乳房上的手加快的搓揉著,婦人剛硬起來的身子有軟軟的倒在了我的懷裏。

「來阿姨,轉過來,讓我好好舔舔……恩……阿姨你的大奶子啊……」

我轉過阿姨的身子,而阿姨的臉好象捨不得和我分開,不時用嘴濕吻著我的唇,有時甚至直接用她那濕軟的舌頭在我嘴唇下巴上亂舔一氣,這爛熟的婦人簡直就象條發情的母狗,到處亂舔!

婦人剛把身子轉過來,我一手把女人的裙擺高高拉起,身子稍稍一彎腰一口就吞下了婦人那豐滿白淨的右乳,用舌頭在她那硬如核桃的乳頭上翻滾!而另只手已經伸進了剛被舔過的肉穴上抽插著。

「小壞蛋,快,啊……啊……不要停啊……哦……」阿姨嬌喘連連。

第一次這麼清楚的看見湯麗麗阿姨的乳房,由於乳房很大,另外還有年紀的原因,兩個奶子都已經下垂了,乳頭有點發黑,乳暈面積很大顏色也很深,大概由於興奮,乳暈上的小白點,一粒粒的好象都在用力往外暴,在婦人黑大的乳暈上顯得很明顯。

「阿姨啊,你怎麼不面又這麼濕了?真不象話,我可是你侄女的同學啊……還有你的奶頭怎麼這麼黑啊,真難看!」

我邊舔著婦人那豐滿的白嫩的大乳房邊調戲道,嘴裏對女人的奶頭露出了一點不滿。

「不是的,啊……是你老是……挖弄那裏……我才會的……會流那麼多的…………哦……」

阿姨涎老臉低吼道。說完一隻手猛的搭在我後腦上,往她自己的豐乳上按去!

「那奶頭呢?」我不依不繞著。

「都這麼黑了,老實說,被多少人咬過啊!」我吃定了這個騷貨。

「沒有拉……沒……沒有人啊……」

「到底有沒有?恩???」我聽出了阿姨說的有點心虛,含著那大奶頭的嘴用力一咬,不面加速的插著肉穴!

「啊……別咬啊,有……有……的……噢……阿姨的奶子是被幾個人吃……吃過的……好……啊……」

阿姨的老臉紅的象豬肝一樣,用力的甩著頭髮終於承認到。

「那你剛才還騙我,賤貨!老實說到底有幾個,騷貨……再敢騙我,當心把你的奶頭咬掉!」

真的有啊?我略一鬆口吐出奶頭,我有點生氣的說道,而下面的手卻更加發力。

「我……說,六七個吧……啊……哦喲……他們……啊……他們都喜歡吃…………啊……手……手快啊……吃你阿姨的奶……啊……你阿姨……也沒……喔……要了……沒……沒辦法啊……啊……」伴隨著高潮婦人斷斷續續的說完了話。

阿姨兩腿一軟,竟然跌坐在椅子上,嬌紅的臉上滿是汗珠,頭髮散亂的粘在臉上,張大著紅豔豔的嘴唇喘息著,雖然是眯著眼可我從女人的眼睛裏,仍然讀出了一絲膽怯,估計是怕我覺得她淫蕩,生氣不幫她了!

「我要懲罰你這個淫蕩的阿姨!」我佯裝生著怒氣的吼到,站起身聽到湯麗麗仍沒完沒了的在打著電話,心一定。

「阿姨的……的奶子和不面,都給你玩了,你還要阿姨怎麼樣嗎?你知道做保險沒辦法的拉,有時候阿姨不讓他們吃奶子,他們就不簽的拉,你幫人家換好工作,阿姨的……恩奶子和……和騷穴再也不讓他們弄了,就給你一個人玩,好不好嗎?!」

阿姨看出了我並不是很生氣,索性不顧自己的年紀撒起嬌來!還討好我似的說著髒話。

「說清楚,什麼東西只給我一個人玩?什麼我啊你啊,我是你什麼人?來,把這只手給老公我舔幹淨。」

我也來勁了,伸出那只剛才插穴的那只濕手就往婦人的嘴上臉上擦去,婦人稍微猶豫了下就開始舔起來了。

「陳宏是阿姨的親老公,恩。恩……阿姨的奶子,騷穴和……和屁眼拉,就……哦……就給陳宏老公玩拉……老公要對阿姨好點啊,哦……阿姨以後都靠老公拉……恩,這水真黏糊……」

阿姨邊吞吐著我的五指,一邊無恥的說著騷話。

「哼,我就和你這女人熟悉了幾個小時,就叫老公拉?別人那裏你不知道還要怎麼叫呢?誰說要玩阿姨你的屁眼了?那是阿姨你大便的地方,那麼髒有什麼好玩的?騷婦!不害臊!」

潮濕的手,從女人嘴裏面拔出,在阿姨那羞紅的臉上劃來劃去!

「那幾個人阿姨平時從來不喊他們叫老公的,你是第一個啊,阿姨真是喜歡你才……」少婦很享受的揚著臉討好的說,一臉的諂媚。

「平時不喊那是不是在床上才喊老公啊!」我不客氣的搶著道。

「那這個呢,也吃的不少吧,說,幾個?騷逼哈哈。」我忽然一下子把那漲了一晚上的陰莖挖了出來,一股騷臭也隨之撲鼻而來,由於拿的快龜頭一下子彈在了女人臉上!就象給這女人一耳光。

女人聞到這味道,側過頭皺了皺鼻,可嘴裏還是討好著說。

「好大啊,就六七個嗎,不要再問阿姨了,阿姨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吃了,來,親老公,阿姨幫老公舒適啊,別撐壞了!」

我估計少婦也知道今晚是一定逃不了的,索性就騷到底!

說完用婦人雙手把粘在臉上那濕亂的頭髮稍稍擼了擼,然後馬上張開那紅豔的嘴唇,伸出舌尖在我馬眼和冠狀溝間舔了幾下,就一口把我的大肉棒吞了下去,兩只桃花眼還對著我微微一笑。

「阿姨,那幾個人的吊有我大嗎?恩,阿姨你的嘴巴真好使,舔了那麼多雞巴,到底是有經驗啊,噢……還知道舔肉囊,哦……」

一隻手又伸進了阿姨睡袍的領口裏面,用力的拿捏著婦人那肥白的乳房。

「壞老公……恩……恩……死男人,讓你亂說……他們加起來都沒有阿姨親老公的卵泡大(卵泡:上海俗語指陰莖)阿姨弄的舒適嗎,不要緊,啊……射吧,射在你阿姨臉上吧!」婦人估計見我的肉棒又陡然暴漲了不少,有經驗的說了出來。

說話間阿姨放浪的搖著一身白肉,眯著桃花眼淫蕩的看著我,拔出我的肉棒放在婦人自己的臉上往返蹭著,舌頭還時不時的舔在我的的棒身上,並一邊用手快速的上下套動著!

不錯我看見自己那黑粗醜陋的陰莖在這同學的阿姨那成熟的肉臉上活動著的那副淫樣,加上女人熟練的手口並用,我是快要射精了,我也想看看那濃白的精液射在這風騷爛熟的同學阿姨臉上的騷樣。

「那好,明天還是老地方見啊!不好拉,家裏有客人拉……」我耳朵邊傳來了湯麗麗的話聲。

「不要了,阿姨,湯麗麗出來了……」沒辦法我強忍著那下體強烈的射精欲望,放下女人的大乳房伸出手推開婦人的頭,硬從婦人那裏奪回了肉棒,迅速的塞回褲襠!坐回了椅子。

再看湯麗麗的阿姨顯然還沒從那興奮中恢複過來,目光有點呆呆得看著我,細看紅燙的臉上還有點黏液,不知道是我的精液,唾液還是女人自己的騷水。更可能是三者的結合。

睡衣也有點淩亂,由於阿姨的奶罩還翻在她奶子的上面,阿姨沾著我唾液的那兩只突起的黑乳頭竟然緊粘睡衣上,隱約的顯現在我眼前。

「阿姨你們吃好了?怎麼不叫我啊?」湯麗麗已經從屋裏走出,大概看見收拾了一點點的桌子便問到!

「你阿姨,忽然又有點餓,所以阿姨就坐下來又吃了兩口,阿姨吃飽了嗎?」

我一本正經的調戲著婦人,眼睛迅速的沖阿姨劃了一下她的奶子,我可不想讓湯麗麗看出點什麼。

「阿姨原本吃飽了,可看見還有東西沒吃過,一時嘴讒就又吃了起來,還真是好吃!麗麗你要不要再吃點?」

阿姨嬌喘的笑著說,兩只手很自然的交叉的放在她奶前。

「還有麗麗啊,你和你男朋友的話也太多了,把你的客人丟給阿姨,讓阿姨陪陳宏吃!真不象話,熱死了我去洗把臉啊!」

阿姨說話間仍有肆無恐的對我我飄著桃花眼。

「哼,騷阿姨!是去洗肉穴,塞乳房了吧,」

看著阿姨搖著那兩片肥臀肉往廁所去的背影,剛下去點的肉棒又再度堅硬起來。

「好了,麗麗知道錯了嗎,陳宏不好意思啊,剛才和朋友說忘了時間拉!」

說完就開始收桌子了,拿了豌筷就往廚房走!

由於我的龜頭還硬燙著,就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並沒有幫忙。一會,阿姨就整理好衣衫走了出來幫忙收拾了起來。

「阿姨,肉穴擦幹淨了?來讓我幫阿姨檢查檢查!」

我見阿姨在擦桌子,湯麗麗又剛好背身走向廚房,打了個時間差,壓低著喉嚨說道。一隻手迅速的穿過婦人的睡裙,拉開阿姨的三角褲在婦人那肥肉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誒喲……不要拉,阿姨剛把……把逼擦幹淨拉,聽話嗎!」阿姨躬著身,搖著大屁股朝我求饒著。

「阿姨,怎麼拉?肉穴又癢了?過會我走阿姨你要送我哦!我還要把精液射在阿姨你臉上,這可是阿姨你說的哦,陳宏老公聽話吧!」

我又狠狠的挖了幾下阿姨的肉穴馬上感覺到穴裏又有點潮了,就縮了回來!

「知道了拉,阿姨的小老公!」阿姨紅著臉嬌笑著答應了我的下作請求。

收拾完東西,三個人又坐在電視前聊了會,我看時間不早了便起身告辭!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