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騷婦!

(四)

「好的,恩?他人呢?怎麼已經走了嗎?」

湯麗麗終於問到了我,她哪裏知道她五年不見得老同學,現在就在她的眼皮底下,整個臉埋在她阿姨赤裸裸的下陰部,口舌並用的舔插著女人的肉穴和整個陰戶!我心裏竟然有點想一下掀掉桌布,讓湯麗麗看清楚我是怎麼用嘴,用舌頭舔含她阿姨的陰部的,怎麼用我的手指掰她阿姨的屁眼的,或許湯麗麗也會象色情小說上寫的那樣,眼睛看著我的動作身體再也動不了,然後……

「他說……他說肚子疼,現在正在廁所呢……啊……恩……不要啊……。不要讓你朋友等急了,快去接電話啊,阿姨沒……沒事的,哼……。這天真悶熱啊,氣都喘……不過來了!」

湯麗麗阿姨說話輕輕慢慢的,氣喘籲籲,終於很困難的把話說了出來!而我的中指也終於伸出了一小結,緩緩的插入了湯麗麗阿姨的臭屁眼裏面,不錯,少婦第一聲不要,原話應該是「陳宏不要,不要把手指插進阿姨的屁眼裏面啊!」

我現在的手指剛插入湯麗麗阿姨屁眼裏面的一點點,就感覺到少婦的肛門壁上有一點點結成小球狀的大便!其實剛才在拉女人的肛毛的時候我就拉下過粘在上面的大便,沒想到在剛插進湯麗麗阿姨的屁眼裏面的一點點又讓我挖到了!

這種年紀的婦女,平時大小便結束時候的清洗工作顯然不及少女來得仔細,剛才剛舔這女人的肉穴時不也是伴著那裏陣陣的濃騷味道嗎,可在我而言這種味道從湯麗麗阿姨這樣的婦女身上發出更能添加我的性慾!

我輕輕用手指幫湯麗麗的阿姨颳著她屁眼裏面的大便!

「阿姨啊,就算侄子我義務為你擦一次屁眼啊,恩,不要緊,我喜歡,以後就算阿姨你屁眼剛拉完,我也可以用手幫阿姨你帶大便的髒屁眼擦幹淨的!不過我拉屎的屁眼阿姨你也要用舌頭幫我舔幹淨哦,大家有來有回啊!」我心裏呼喊著。

「好,那過會等他吃好了,叫我一下啊,一起幫忙收拾啊!」湯麗麗一點也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說完就朝裏面走了!可能是急著去聽電話。

「呀?湯麗麗怎麼知道我在吃你阿姨的肉穴啊?那好,等我吃完了你阿姨的肉穴,再來收拾你的小騷逼啊!」

我這麼想著,嘴裏的舌頭又從少婦的陰道裏拔出,狠狠的又舔了幾口湯麗麗阿姨那已經完全被我含的外翻開來得深粉色的大小肥陰唇!

另一隻空閑的手也終於伸向了女人的肉穴,我一點不客氣,直接就是兩個手指,一下子就盡沒在少婦那肥厚松垮的陰道裏面,並快速的進行著活塞運動。

「要命啊,怎麼那麼多水啊?中年女人就是浪,剛才嘴裏含著她肉穴的時候已經吃了不少了,怎麼現在還綿綿不絕啊?這女人可真是淫蕩啊!」

就這樣女人那流著騷水的陰道,帶著點大便的屁眼,和兩片肥厚的陰唇和那敏感的小陰蒂全部淪陷了!

「好……好……不要啊……。不要……恩……停啊……。插……插……死……。插死阿姨了……。」

少婦發出激烈但很輕地呻吟聲,這有氣無力的嬌喘聲,更增加了我的征服欲,而阿姨估計見她侄女走了,頭已經低了下來離我很近,所以就算我兩只耳朵被阿姨那肥白松嫩的大腿肉夾著,我還是聽的很清楚,女人的大屁股也一前一後的迎合著我的手,扭動的幅度很小但很快!而阿姨的手也伸了進來,抓著我的頭髮死命的往她自己的陰部摁!力氣大的怕人。

少婦已經徹底迷失在她侄女的男同學給她帶來的性快感中!我用力的呼吸著,不用力就要悶死了,少婦那濃黑濕透的陰毛塞滿了我整個鼻孔。我在女人騷穴裏面的手指也插的更深更快了,女人好象已經高潮了,不能再耽誤了,要趕緊結束現在的局面,否則這女人萬一瘋叫起來……

「喔……啊……要……要命……啊你……。喔……啊……要了」

湯麗麗的阿姨顫聲輕叫著,然後少婦騷逼裏面的淫水如泉湧般湧出,弄濕我整個手掌,女人緊抓我頭髮的手也漸漸的松了,我插在湯麗麗阿姨屁眼的半截手指也因為婦人的屁眼一松,被女人象大便一樣輕輕地拉了出來,我知道這阿姨的一個高潮差不多結束了!

我把阿姨兩條無力的肥腿往兩邊一分,好家夥,出了那麼多汗啊?我兩只耳朵,以及鬢角也全部濕透了!

而眼前,這阿姨的陰戶間已經被我的唾液和阿姨她自己的淫液弄濕了一大片,黏糊泥濘的不象樣子!那兩片帶著點皺疙的陰唇由於一直被我用舌頭舔翻著,反而上面一根陰毛也不粘,裏面的深紅色的嫩肉現在突顯著倒格外的清楚!

少婦的陰道也由於被剛被我狠插完,還沒完全的閉合,圓圓的黑洞裏面顯得那麼的深不可測!淫水也從陰道口沿著會陰部緩緩的流向了女人的肛門。

我臨上去時再回頭看了眼,阿姨的大腿還是門戶大開著,三角褲也沒有完全的拉好,濃黑的陰毛和大半個陰部依舊暴露在我眼前!

我上來就看到,女人的頭還靠在桌沿邊,染黃的頭髮也散亂的飄在兩旁,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阿姨!」我朝女人輕喚了一聲,我想看看她現在的那張臉!

女人終於緩緩的把頭抬了起來!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女人的那張臉。由於額頭靠在桌沿,額上面粘了不少的頭髮,有幾縷長發甚至落在了她那桃花眼上,臉上的嫣紅好象有點褪去,紅潤的嘴唇一張一和的喘息著,臉暇兩邊也粘了不少散發,一副高潮餘後的淫樣,熟肉騷婦的味道更濃了!

「恩?」少婦慢悠悠的朝我望來,眼睛還裏還帶著點迷離!見到我火熱熱的看著她,臉上剛褪去的紅潮又湧了上來,但是少婦的桃花眼卻沒有躲閃,勇敢的和我對視著!

「阿姨你的味道真好吃,你說的哦,以後要我常來吃的哦!」我赤裸裸的用話和湯麗麗的阿姨調侃到!

「去,誰說讓你來吃那裏了,真不要臉,連那裏也摸……。」阿姨看了眼裏屋,嗲聲嗲氣的輕聲回到,聲音也顯得騷騷的!

「吃阿姨哪裏啊?摸阿姨哪裏了?阿姨你說清楚啊!」我低著喉嚨無恥的問到,同時大腿一抬,用腳掌輕輕的颳著少婦那肉肉軟軟的小腿肉!

「無恥,還問,我們家麗麗怎麼熟悉你這麼個壞同學……」話是這麼說,一個媒眼卻也同時飄來!

「是啊,我也不知道湯麗麗家裏還有這麼個蕩阿姨啊……阿姨你看這手,哈哈哈……」

我把那粘滿少婦淫液的手往湯麗麗的阿姨那紅紅的油亮嘴唇上按去,再日光燈下五指上面的淫水泛著白光顯得那麼的明顯!

「不要啊!」婦人咬緊了嘴唇,臉一邊左右閃躲著,眼睛向著裏屋!

「當心給麗麗看見……」她有點焦慮的說道!

「好,阿姨不吃,我自己吃,」我收回手,用自己的舌頭舔著那五指,「我知道了,阿姨不喜歡吃自己的,是不是想吃我……。」我邊舔著手上婦人的淫液,一邊邪邪的挑逗著女人!

「色狼,流氓,我不要聽,不要聽……」女人搶著搖頭應到!可那神情根本像是對著自己的男人撒嬌嗎!

「不要急,以後有的是機會吃……呵呵!」心裏想著婦人用嘴含著我肉棒的模樣,嘴裏不禁自得的笑出了聲!眼睛也隨之飄到了婦人那豔紅的雙唇上!

「沒有以後,誰要吃你的……那……恩,不說了,」婦人嬌紅著臉差點脫口而出的說道,「今天算便宜了你了,人家,人家從來沒有這麼下作過,你啊……壞死了!吃好了嗎?收了吧。」湯麗麗阿姨有點笑吟吟的看著我說到,還努力的向我解釋著什麼!

「我知道阿姨對我好,還沒吃完呢,阿姨你那兩個奶頭我還沒吃到呢!」這阿姨的騷穴我也舔了,沖婦人說幾句粗話調戲一下不為過吧!說完對著婦人的肉胸一陣猛看!

「要死啊你,麗麗還在呢,真是張狗嘴!知道就好……。」

少婦佯怒的瞪了我一眼然後臉上又浮起一絲笑臉,那種既怨且笑的樣子出現在阿姨那張成熟的臉上,非凡的有風韻!

「阿姨你好漂亮啊!」我脫口而出到。

「又瞎說,麗麗現在這樣才美呢,阿姨都四十出頭了,老掉渣了,也不知道你整天想什麼,剛熟悉就這樣對阿姨……。」女人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顯得異常的興奮。

說罷便起身預備收桌子,可剛起到一半,又彎下腰,一隻手朝自己的褲襠摸去!哦估計去拉她那被我扯開的三角褲吧!一想到這我嘴邊馬上就露出了一絲笑意!

「阿姨怎麼了,剛才還沒被我舔舒適啊,現在還要自己挖?」我露骨的說道!

「去,就知道吃,也不知道幫阿姨把褲子拉好!」湯麗麗阿姨紅著老臉啐了我一口!

說完再次起身開始收拾東西。耳朵裏傳來了湯麗麗那嗲嗲的打情罵俏聲,和她男人打電話呢,怪不得!

「陳宏,阿姨在單位想換個崗位想找你媽媽幫個忙,你到時候幫阿姨說說啊!」阿姨一邊理著桌子一邊慢慢的道出了她的目的。

「沒問題,到時候只要阿姨開口!」

看著少婦臉上泛起嫵媚地笑臉,我起身一個跨步走到了女人的身後,兩手從背後探出,狠狠的捏上了她胸前的那對大乳房,隔著婦人那薄薄的布睡衣盡情的搓揉著。

「阿姨,我的雞巴漲的好難受,你也幫幫我啊!」

不面的肉棒也對著婦人那軟軟的肥臀上一陣亂捅!嘴也重重的吻向婦人的側臉,用舌頭舔得阿姨那半邊臉都是我的唾液,不時還在女人的耳邊刻意的發出粗粗喘息聲!

「不要啊,」女人扭著頭躲避著我的嘴,手也緊緊拉著我的胳膊,想阻止我對她那對豐乳的攻擊!

「麗麗還在呢,喔……再說今天人家已讓你那麼欺負了,你還不夠啊,你們男人啊就是貪心!」肉肉的屁股也亂扭了起來。

「你聽啊,麗麗現在聊的這麼開心,一時半會出不來,我們小聲點,她出來我聽的見,況且我就想嘗嘗阿姨你的大奶子的味道,沒事的拉!」

我鐵著心要摸到女人那豐滿的乳房!兩手照樣狠命的抓著婦人的兩只大肉乳用力搓著!

「阿姨的奶子有什麼好吃的拉,那……那你快點啊……恩……」

婦人見我沒有提出要在著操她的肉逼,而且見我這副急色的樣子,手一松,便也放心的說到,剛說完婦人那紅豔的雙唇就讓我一嘴給吻上了!一吻上女人的舌頭就主動的伸了過來,比我還急,而她的頭也索性後仰的靠在我的肩上,兩眼激動的緊閉著,鼻息也愈發的濃重了。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