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騷婦!

(三)

「我也不清楚嗎,只是你最近一直提起你的男友,我便想當然了,不好意思啊陳宏!」

說話的時候少婦的桃花眼一直盯著我看,好象明確了我和湯麗麗的關系她也有點興奮?!後來的事情證實我的猜測一點也沒錯。

「沒關系,又不算什麼事。」我喝了口茶繼續道:「剛才聽阿姨說好象你也懂保險的事情?」我要解開我心中的疑問!

「我阿姨可是我們公司的金牌銷售哦,我也是她的下線呢!有她給你做計劃書你的保險就更保險了!」湯麗麗搶著答到。

「不要亂說,計劃還要你自己做,我最多在旁邊做個小參謀!」

少婦有點俏皮的回答,說出來的話和她的年紀顯得有點不符!聽上去有點尷尬!可再看這婦人肉臉堆著媚笑,桃花眼角邊泛起的魚尾紋,自己一點也不覺得!

「淫婦,都什麼歲數了,還小參謀???」

和兩個女人聊天時間過的很快,我一抬頭已經五點半了,話間我注重到那少婦的桃花眼不時的往我的身上飄來!再飄也要走了,我可不想看見男主人!便起身告辭!

「不要啊,吃了晚飯再回去啊,」

少婦急著搶著留我令我覺得有點吃驚,估計她自己也覺得有點失態,後面馬上又跟了句「恩,麗麗估計有些保險的事情還要跟你說呢!」

又是保險的事,女人好象也找不出更好理由了!我望了眼少婦,她那水靈的桃花眼裏露出了期盼的神情!

剎那間我就決定留下了!不過我還是象徵性的又望向了湯麗麗!

「是啊,現在是吃飯時間啊,你難得來,順便嘗嘗我阿姨的手藝啊!保證打你耳光不肯放」(上海俚語,在這的意思就是味道很好,吃了還想吃!)湯麗麗倒一點沒多心,爽快的說道!

「那太不好意思了,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完這話我也有意識的望向了少婦,果然她眼裏立即布滿了喜悅,見我看來有點不好意思的把頭一低,白臉通紅,竟然露出了如少女般天真的神情!

「老騷貨,老肉穴都不知道被男人幹了多少回了。又裝純!沒見過男人啊,瞧你浪的那樣!」看見少婦這樣的神情我心裏直癢!

「那我現在就去預備菜,你和麗麗先聊著!」

說完就匆忙往廚房奔去!我和湯麗麗兩個人看看電視有說沒說的聊著(我現在心裏就念著那少婦呢,對湯麗麗並沒怎麼撩撥,反正也跑不了!),這樣大概過了不到一小時,婦人的一桌菜也預備停當了!

「吃飯吧!」婦人走到我們背後喊了聲!

「不等叔叔了?」雖然看情形我知道男人估計不回家吃飯但我還是問了句!

婦人和湯麗麗對看了兩眼,最後還是婦人好象鼓足了勇氣般幽幽的說到:「他因為詐騙已經進去四五年了!」

湯麗麗和我都有點詫異的看著她,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肯對我說!

「哦,對不起啊,我,我不是存心的!」我尷尬的回到,心裏則狂喜,真是天助我也,四十幾歲的女人正是虎狼之年,對性慾的要求高的不得了,這久曠之人還不是一點就燃,手到擒來?

可後來我知道這婦人才不曠呢,這幾年過的不要太滋潤哦!(上海近年流行的俚語,我稱之為否定之否定句式,意思就是很「滋潤」。–排版者加注)

「好了不說了,你又不知道怎麼能怪你呢!吃飯吧,我和麗麗都已經習慣了,別壞了今天的興致啊!」

菜的味道果然很好,在我連連的誇獎下,婦人的桃花眼都快笑沒了!

「阿姨,味道真是太好了,我要是天天能吃到這樣的味道就好了!」

我對自己說的這句話說的很滿足,說話時我看著少婦,她聽見這話臉上沒來由的一紅!桃花眼很快的的朝我臉上一掃!是不是也聽出點別的意思了?

「好吃吧?那你有空以後常來吃啊!」一說完她好象覺得也說錯了,臉馬上一低,我看見湯麗麗阿姨的耳根都紅了!

「會的,我有空一定來吃,就怕阿姨到時你不歡迎啊!」我已經有點挑逗的回道!

看見這四十幾歲的婦人害羞的樣子,我心裏一陣興奮。

「吃,把你和湯麗麗的四隻大白奶子都吃掉!」

心裏這麼想兩只眼睛也不客氣的在兩個嬌羞女人的胸部逡巡著!而由於吃的太飽,我伸了個懶腰,兩腿向前一伸,腳踩到到了不知誰的腳板上,那只肉腳馬上縮了縮,可大腳趾仍在握的腳握之下!誰的腳呢?真軟啊!

我正想從兩個女人的臉上看出點什麼的時候電話鈴響了!

「我去接!」湯麗麗立即起身去接電話了!而那只軟軟的大腳趾卻還在!

「剛才聽麗麗說,你媽媽也是做保險的,在哪家公司呢?」說話時肉腳趾又縮了點回去!現在我的腳就只能觸到女人肉腳趾的一點點肉了!

「在平安保險!」我應了句,可注重力全在腳上!

「啊,這麼巧,我們也是平安啊,她叫什麼說不定我們還熟悉哦!」婦人有點好奇的問到!

「張傳馨,熟悉嗎?!」我也有點愛好了,或許這層關系能幫上更多的忙!

「啊,是張副總?管人事的張總嗎?」

湯麗麗的阿姨詫異興奮的說道,我知道我媽是個副總可不是很清楚我媽具體管什麼,所以一時沒應!那女人見狀稍微形容了下我媽的容貌,我便確定了下來!

「真幸運啊,我竟熟悉了她的兒子!」說話時兩只桃花眼看著我異彩連閃!若有所思得樣子!

「阿姨說笑了,這有什麼幸運的,我才幸運呢,阿姨這有那麼多好吃的!」

一語雙關說罷我就兩只腳一起壓上了婦人的肉腳,並且狠狠的搓了幾下!有了這層關系我再也不怕了!可惜啊我還穿著襪子,不能很直接的體驗那種肉感!

「沒問題,以後你常來吃啊,阿姨這還有很多別的味道你沒嘗過呢!」少婦也放開了,輕輕的說了句讓我聽來很上火的話!

上面說著這樣的話下面湯麗麗阿姨的腳這次也異常的乖,有時候還配合的頂了我兩下!真是識趣的少婦啊。

再看少婦,臉更紅了,含著點欲火的桃花眼朝我臉上亂飄!看來少婦已經決定好好的討好我這個貴人的兒子。就這樣四隻腳在桌下一陣狂翻,少婦不時得用她的肉腳掌撫摩我的腳背!我則不時側著腳往少婦的幾個腳趾之間擦來擦去!

桌下是這樣臺面上我可還是冠冕堂皇的和少婦不時的對著話,可是兩個人的神情都有點曖昧!

「啪!」我的筷子掉下去了,「我來揀!」我朝少婦色色的笑道,看了眼女人,她好象知道我的用意,竟有點蕩的媚笑了起來!我再也等不急了奮不顧身的一頭鑽進了桌下!

好美的肉腳啊,腳趾上竟然還塗著大紅的指甲油!我一把抓起少婦的這兩只肉腳把自己的嘴巴狠命的往上貼了去!我要好好的嘗嘗這女人的別的味道!我一口含下少婦的大腳趾!

「恩!」女人輕叫了一聲,我含著的那只腳反射的往後縮!哪有這麼輕易逃,我用手一送又多含了幾只腳趾進去,還用舌頭輪流的舔插著女人腳趾間的縫隙!

「恩!有點鹹!」馬上我又換了只腳繼續的添插著!而眼睛則已經盯上了少婦的白色三角短褲!不知道是天熱出汗,還是少婦肉穴裏流出的騷水,總之三角褲已經很濕了,所以很明顯的映出了裏面濃黑的逼毛!由於陰毛太多,三角褲兩旁溢出了不少的黑毛,在女人白嫩的大腿根部映襯下格外的入眼!我知道我該幹什麼了!

過了會女人的兩只美肉腳已經不用我的手抓著了,在我嘴裏面的一隻肉腳腳不但不縮了還用力的往我嘴裏面塞,明顯已經充分享受到我舌頭給她帶來的樂趣了!而另一隻肉腳則用腳底調皮的在我臉上擦來擦去。

腳底上也肉呼呼,弄的我很舒適。不面的龜頭陡然又暴長了不少!我兩只手則往我的新目標探了過去!我的手沿著小腿一路摸去,汗津津的,明顯手不夠長只能在少婦的大腿上停住了!

「不能就這麼算了,」我手裏捏著女人的大腿肉想著!我馬上吐出嘴裏面的美肉腳!兩腳一分,身子隨著屁股往前一滑,馬上頭已經無限接近女人的陰部了!而兩只都是汗的肥大腿上的白肉緊緊的夾著我的臉暇!

快刀斬亂麻,我的嘴一刻不停的直接往女人的陰部貼了上去,隔著薄薄的濕濕的三角短褲,對著差不多是女人騷穴的部位就是一舌頭!

「啊!」少婦大概被我一連串的大動作(也許是逼癢的憋不住)嚇的大聲的叫了出來!而兩只肥白的大腿夾的我的頭更緊了!可沒關系我的頭已經貼上了女人的陰部,夾的緊只能讓我更舒適!

女人的三角褲已經濕的不能再濕了,少婦肉穴的模樣隔著女人的黑陰毛已經漸漸的呈現在我眼前!可是我一點也不滿足,我要直接舔插女人的肉穴,所以我略一抬頭右手馬上伸過去撕開了少婦的三角褲!婦人的肉穴終於展現在我的眼前了!

「這女人陰戶的肉好肥啊!」但見眼前一片黑毛,而在粘滿我唾液的黑色陰毛的下面兩片深紅色濕嫩的大陰唇正微微的一張一和著,好象在對我訴說著靜靜話!同時伴著一股中年婦女特有的騷臭味撲面而來!管不了那麼多了嘗嘗湯麗麗阿姨騷逼的味道先!

我的滿含唾液的長舌頭從舌根到舌尖狠狠完整的舔上了少婦那原本已經很水的肥厚的陰唇,剎時間少婦的陰唇上上粘滿了我的唾液和女人自己的淫液!

「哎喲……」女人已經騷的克制不住自己了!她得手也放下來隔著臺布用力的按我的頭!我搞不清楚這力道是推我呢,還是把我的頭更往她自己的騷逼裏面塞!反正影響不了我舌頭舔她逼的動作,「咕嚕!」我的舌頭一下,兩下,三下……瘋狂的舔著湯麗麗阿姨的肥騷陰唇上,還用舌尖在少婦她那最敏感的陰蒂上往返的掃著!

少婦的整整一個陰戶在我的嘴裏含著,裏面有少婦的肥陰唇,有少婦肉穴裏的陰蒂,有少婦從肉穴裏留出來的淫水,當然還有一嘴少婦濃黑的陰毛!

「阿姨你叫我啊!」湯麗麗好象撂下電話從裏屋沖了出來,我聽到她的腳步聲的,但是我已經沒有退路了,而且面對著這麼淫騷的肉穴我也不想退!不退反進,我的手從女人肥白的大腿下面挖向了少婦的肛門!我一向對女人的屁眼很感愛好,我想知道這樣百嫩的少婦大便的地方是不是一樣的嫩!

「沒,沒有啊,恩……」我聽見少婦有點氣喘的輕聲回到!不錯我的中指已經突破了女人的三角褲按上了湯麗麗阿姨大便的地方,屁眼!

「這少婦的毛可真多啊!」我用手輕拉著少婦屁眼旁邊雜亂的肛毛,心裏感慨到!而我的嘴也正一刻不停的品咂著女人的陰道,和大小陰唇!舌尖更是探入了女人肉穴的裏面,整個舌頭緩緩的象陰莖一樣的抽插在這風韻猶存,肥白婦女的肉穴裏!(快點應該也可以,不過會把舌頭又累又麻,舔完後兩天吃飯沒味道,得不償失啊!這是筆者的親身體驗,可不是亂說,在這給讀者提個醒了!)

「哦,阿姨你是不是很熱啊,瞧你臉紅的,還有這滿頭滿身的的汗!我把電扇開了哦!」說著好象去開電扇了!

「騷貨,不面肉穴裏流了這麼多的騷水,臉能不燙嗎,滿身是汗嗎?那估計這騷婦人的大白乳房也一定濕透了,不知道乳頭有沒有發黑?能舔上幾口就美了!」

我心裏想著。湯麗麗說話的時候我繼續用舌頭抽插她阿姨的肉穴,她阿姨從肉穴裏流出的騷水,弄的我滿嘴滿鼻子滿臉都是,呼吸都困難,而手指也繼續在湯麗麗阿姨的屁眼四周摳挖著!

「好……好……。啊,那沒什麼事了,你……你繼續打電話去吧!」湯麗麗的阿姨有氣無力的嬌喘到!很明顯她想盡快擺脫現在這樣尷尬的局面,下面的老肉穴和屁眼被剛熟悉不到兩個多小時的小自己十幾歲的自己侄女的男同學用嘴手舔弄摳挖著,上面還要強裝正經的自己的侄女進行對話!

「湯麗麗阿姨啊,你的涵養工夫還真好啊!」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