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騷婦!

(二)

見一下子上來這麼多人,男人毅然決然的發動了新一波攻勢!

他明顯已經不滿足自己的手只能隔著女人的三角褲撫摩,他輕輕往後靠了靠,緊貼湯麗麗屁股溝的陰莖部分也稍微松了下,這時候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女人的三角褲已經被他頂的深深的陷在屁股溝裏面!

男人的雙手加緊活動,左手輕輕的把那陷進女人屁股溝裏的三角褲拉了起來右手用力往那堆屁股肉上一按,往裏輕輕一送一下子就突破了三角褲阻隔攻佔了女人的要塞,也就是說我女人,湯麗麗,的屁眼和騷逼盡在這生疏中年男人的把握!

隔著女人的三角褲我只見男人的右手在女人的屁眼四周很是亂動了一番!

「一定很濕很軟吧」我幻想桌湯麗麗屁眼四周的狀況!不面的陰莖更漲了!

「陳宏!」忽然湯麗麗大聲叫到!

我一楞,頭抬了起來我隔著中年男人就背著站在她背後!湯麗麗估計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淩辱終於想到了我這個人來了!哼才想到?早幹嗎了?是不是覺得被一個生疏男人的陰莖頂著自己的肛門和陰道很享受啊?賤貨!騷逼!應嗎?假如她見我就在她背後會不會?

「陳宏!」女人叫的更大聲了!

「我在這!有事嗎?」我硬著頭皮回到,容不得我再多想!

女人估計沒有想到我離她那麼近頭猛的轉了過來!我也往她那邊望去!白淨的臉龐已經很紅很紅,滿臉都是汗,紅豔肥厚的雙唇一張一和的輕輕地喘息著!

見我就在她身後臉更紅了!我第一次覺得湯麗麗是長的那麼的豔麗,成熟的風韻呼之欲出!心裏不僅有點後悔被那男人占了太多的便宜!

「哦,沒事,想和你說一下就快到了,車上人太多,早點換出去啊!」

在和我說話的時候,湯麗麗很快的得用眼角飄了那中年人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真是高手啊,遇驚不亂!

「哦,下站就到了嗎?」

「還有兩站!我們往後門換吧!不要到時下不了,啊?!」她忽然叫到,她說話的聲音還是很喘!

「好!我開道你在後面跟著我啊!」

雖然覺得她的表情有點尷尬,但是我沒有多想!就這樣我們一起擠了出去,很快就到了門口。

「現在放心了?!」我轉頭對湯麗麗說,忽然我看見在女人背後依舊是那生疏人!而湯麗麗喘的更厲害了,兩個大乳房起伏的很厲害!湯麗麗對我笑了笑算是對我的回應!難道那男人還在摸她的屁股挖她的屁眼?頂她的騷逼?那他膽子也真是大啊!

「我叫你的時候,他得手已經伸到人家的三角褲裏面了嗎,還用手指用力的掰我的屁眼!你也看到的嗎?人家實在沒有辦法才叫你的嗎!希望他能識趣,就此收手!」後來湯麗麗在和我性交的時候這樣回憶到!

「誰知道他變本加厲,人家在和你說話的時候他得手反而摸的更厲害,還用手指輕輕颳我的屁眼,因為人家的屁眼被他已經掰的很開,這樣一颳我就,我就忍不住叫了一下!看你往前走我趕緊跟著,想擺脫他,哪裏知道他也一步不拉的跟著,手指終於狠狠的插進人家的屁眼裏面了!」

「好象是他的拇指!」

「不是拉,我只是覺得那個手指很粗,況且,況且他的其他手指都在玩人家的小騷逼嗎!」

「沒有拉,人家才沒流水呢!」

「不要啊……不要拔出去嗎……我說,我說,是流了很多水,我覺得那男人整個手都濕透了,也不能怪人家嗎,他一個手指在我的屁眼裏動,其他手指不時颳著我的陰蒂,有時候索性就插入我的騷逼裏面抽動,手好象很粗,這樣插,真的……真的……有點舒適了!」

「哦,不是有點……是……是他的手指插的我很騷拉,我忍不住騷水流了很多拉!」

「有,恩……有……恩……啊……就,就在下車前,我,高潮了!不要停啊,老公,用力啊!」

「還有,還有……恩……恩……那男人在下車前把挖我屁眼的拇指放在我臉旁邊,問,問我是啥味道……我沒理他!」

「沒注重啊,啊……喲……我說,……。拇指上好象,好象,有點黃,味道有點汗騷味……還很臭……」

「黃的是……恩……恩……是人家的糞屎是我湯麗麗的大便拉啊……」

「人家也不知道怎麼這麼臭嗎,屁眼都是這個味道嗎,也許……啊……啊……不行了……老公……騷逼湯麗麗要泄了……。也許……。早上的大便沒有擦幹淨……啊。啊!」

那一晚我射的非凡的多!

下了車,我看見湯麗麗喘的愈發厲害了,「你沒事吧?」我有點納悶的問到。

「沒事拉,只是車上人太多,加上天又熱,有點悶吧……」湯麗麗有點心虛的回到!

「現在好點了吧,走吧!」我不想再浪費時間,我擔心著中遠隊的球呢!

不一會我就跟著湯麗麗到了她家樓下,「我到了,謝謝你,保險的事情我會具體預備一下再給你答複的,本來應該請你上去坐坐的,可你知道啊,不太方便啊,假如是我自己家就好了……」

說到這她顯得有點無奈,湯麗麗她是回滬的知青子女,現在住的地方是她阿姨家,雖然好象對她也不錯,但終究不是她自己的家啊!

「沒關系的,那我先走了!保險的事情你看著辦吧,只要是你給推薦的我估計差不了的!」

「謝謝你陳宏!」她眼裏布滿了感激!

「阿姨!」

她忽然沖我背後叫到!我馬上轉過去只看見一個白嫩的花杏少婦俏生生的站在離我後面不遠的地方!那少婦穿著件白色無袖的布睡袍,(上海很多婦女喜歡穿著睡衣滿街走,雖然已經說過很多次這是不文明的現象,可是顯然沒有什麼大用!)兩只白白肉肉的胳膊很是紮眼!雖然是寬松的睡衣但胸口照樣很突出!奶子肯定不小哦!

「我剛才出去買醬油了,麗麗這位是你的男朋友吧,我早聽你說了,怎麼不叫人家上去坐坐吃頓便飯嗎!」

婦人的聲音有點尖,說話的時候兩只桃花眼不停的在我身上打量!

「不是啦,他,他只是我以前的同學,要從我這買保險才……」

「就算是同學也不能到了樓下趕人家回去嗎!況且人家還買你保險呢,這麼大熱的天,走,就算不吃飯也上去吃點冷飲休息休息再走啊!保險的方案我也能參謀參謀啊!」

婦人好象很好客,抑或是認定了我和湯麗麗的關系搶著說道!怎麼她也是做保險嗎?!

「那就,那就上去坐會再走?」湯麗麗漲紅著臉向我問到!

「那就不客氣了,嘴巴是有點渴了!這天氣!」我順勢就留了下來。

哼!剛才你順竿爬了一回這次我也就不客氣了!再說還有這麼一個乳房豐滿的阿姨呢!

「這就對了!一起走吧!」

說罷少婦扭著屁股就往上走了!我走在湯麗麗的後面從下往上仔細的看著兩只肉屁股!

少婦走的很快,也可以說我走的很慢,我從下面已經可以看見少婦大腿上面很大一塊了,真白啊,大腿肉好象很松,走起來腿上的肉抖的很厲害!能捏上幾把就美了!誰知道這個願望我一會就實現了!

「隨便坐啊,阿姨你幫陳宏拿瓶烏龍茶啊,我先到衛生間換身衣服啊!」

湯麗麗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沖向衛生間!

「騷貨,剛才被那男人挖的三角褲都濕了吧!」

我看著湯麗麗沖向衛生間的背影想到!

我在沙發上剛坐下少婦就伸手把烏龍茶送了上來!我順手接過,眼光卻留在了婦人的掖下,好多毛啊,真的好多,不僅多而且黑!我眼光就這一停婦人好象就感覺到了馬上把手伸了回去,我裝做什麼都不知道道了聲謝順勢看了少婦一眼!誰知道少婦的桃花眼也正朝我飄來!兩眼一對,少婦的桃花眼馬上閃開,我卻厚顏無恥的繼續盯少婦的白臉上,恩,額頭眼角都有點皺紋了!臉上還談談的有點雀斑,鼻子也有點肉(就是有點太圓了)嘴唇也很厚,從各方面看和湯麗麗都很象!真象啊,不知道的話真以為她們是母女呢!事實上後來我知道她們真的是母女!亂吧?這是後話!假如我能堅持寫下去的話!

少婦被我盯的臉暇上飛起了一偏嫣紅!

「陳宏你在哪裏上班啊,家住哪裏啊?和麗麗熟悉很久了吧?你們是哪裏的同學啊?」

估計是為了擺脫尷尬少婦剛坐定就一下子問了我許多!

「我在宜家家居做事,家裏就住淮海路那裏,和湯麗麗是高中同學,不過有幾年沒有見面了!」

我順便把我和湯麗麗的關系澄清一下!我並不想和湯麗麗有戀愛關系,這種騷貨我怎麼會喜歡呢?只想讓她成為我性慾發泄的對象,湯麗麗是,眼前這個成熟的少婦也是!

「人家可是宜家家居的大采購員,家就住在淮海路上的東方巴黎呢!」(東方巴黎是上海有名的高尚住宅,據可靠消息範志毅家就住裏面)說話間湯麗麗已經換好了衣服走了出來!只見她換了件全棉的白色的大汗衫套在身上,汗衫裏面深色的胸罩馬上突顯在我眼前!

「是嗎?你家住那裏?」少婦顯然沒有想到我家這麼有錢!(東方巴黎現在的價格在10000RMB/㎡,再大陸家裏能買這麼高級的房子家裏就算很有錢了!)桃花眼瞪的大大的緊緊的看著我!我朝她微微笑了笑,算是默認!而少婦的桃花眼看了我好一會才移開!

「跟你說我們是同學嗎,還不信!」湯麗麗對著阿姨較真道!說罷走到少婦旁邊坐下!

好一對姐妹花(雖然姐姐大了點!)兩對乳房差不多大,整體上少婦身上的肉更多點,湯麗麗的皮膚更白點!要是我嘴能能同時舔弄把玩這兩對大美乳就好了!結果沒過多少時間我就舔到了這四隻白花花的大奶子!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