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

我再不能等待,要和我的小情人接吻。我們的唇片一旦相接,就緊緊的貼在一起,不能分開。我所有的顧慮,和內心的掙扎都跑掉了。我不顧一切的只想要她。Amanda一定感受到對她的慾望和愛,我們好像阿拉丁和小公主,駕著魔氊飛行。世界怎樣看我們,己沒關係。我們只知道,活著是為著彼此。

我把Amanda抱起來,她的膀子繞住的頸脖。一手承托著她的腰背,一手伸進她的小丁宇內褲,托住她的小屁股蛋兒,輕輕的捏。Amanda知道我和她要做些什麼事了。她不會不知道吧?

我們要做的事,是在床上做的。我把Amanda抱到大床上,溫柔地、體貼地把她放在正中間。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快快的把我的內褲脫下來,我那亢奮至極的那話兒,解除了最後的束縛,我心情輕鬆了一點。我爬上床,側臥在Amanda身邊,我不再去想別的,只想著要和Amanda做愛。

把Amanda脫光前,我再次吻她,吻她的臉,她的手,她的肩窩,和腳丫。她很信任我,把自己完全交了給我。她看著我的手,把她的胸罩解下來,然後把她的小丁字褲也扯了下來。我的小丫頭就完全赤露,像我一樣。

她小時候,我曾經替她洗澡,也和她一起在浴盤裏洗澡。和現在這個感覺完完不同。那時,我撫觸她,逗她玩,現在,我愛撫她,激發她對我的性慾。她的小乳尖,己經挺起來。她學著,也踫觸我的乳頭,和她一樣堅硬。我拿著她的小手,讓她感受她乳尖上的情慾,也讓她的掌手抵住我的胸前。

Amanda的年紀,能明白她的爸爸為什麼會為她傾倒?那麼溫柔地愛撫著她,並且和她接吻呢?她我寧願Amanda不明白,因為她從沒遇見過這件事。她只是躺在床上,雪白的肌膚釋放出一色澤,在焚燒我。我胯下那巨大的東西,無處收藏,在她眼前舞動。她伸出小手,捕捉了它。我那個東西一落在她手中,我們的關係衝破了。因著那東西,她成為我的女兒,也是從那裏開始,她成為了我的小愛人。

我不管我的東西是不是大了過頭,她的小屄容不容得下,就一寸一寸的插進去她兩腿之間的最深之處。Amanda閉上眼睛,裝作享受。她在想什麼?想著交合的歡愉還是什麼?她的處女之身必須給我撕裂,完全把我接納到她身體裏面去,快感才會送到。我的小情人未曾做過這些事情,這是我知道的。這是她的初夜。她願意把第一次給了我,讓我愛她。

我叫她抱緊我,又叫她放輕鬆一些,其實我的心情跟她一樣緊張。我是和女兒做著愛,她是那麼信任我,把自己交給我。我輕輕的推動,我不相信,我插到底的時候,她可以把我全根吞沒。到了一處障礙,撞擊了幾下,在那裏停住了,我聽到我的小甜心連聲嬌呼,終於到位了。我看一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連根沒入了她的小屄裏。

我抱著她,她張開眼睛看著我,在期待著。於是,我輕輕的抽送,她的眼睛半張半閉,眼睛向上,臉和在我胸膛緊貼著,吻舐著我的胸口和乳頭。我不敢再使勁下沉,生怕壓垮了她。她卻無畏地迎上來,讓我每一插都插到底。

噢﹗老天,Amanda的「櫻桃」,給我親自摘了下來。

五、落在情網

我不相信,第一次約會,而且是和自己的女兒,竟然那麼不堪,不能自己的陷入情關,把女兒變作情人。我那巨大的東西在Amanda抽送時,我真心的對自己說,糟糕了,我寧願每個晚上在我床上的,是她。

Amanda不讓我撤退,把我一定要留在她那熱辣辣,濕漉漉的小屄裏。她說︰

「爸爸,你留在我裏面好嗎?感覺太好了,比我幻想的更好。我每個晚上都做著這個夢,和心愛的人相愛會是什麼樣子的。我的夢想成真了,爸爸,你是世界上我能找到的最好的男朋友。」

不能相信Amanda原來把我當做了她夢中的情人。那麼今晚發生的事,不是偶然的了。但是,Amanda是那麼純真,可愛,赤裸的我懷裏,我應該怎樣待她。我在感受著她和我的身體這麼親密地聯合著,並且想搞通自己對她做了什麼的時候,她又說︰

「爸爸啊,你喜歡我嗎?」

「傻丫頭,爸爸不喜歡你就不會和你做愛了。」

「爸爸,我很愛你。」

「Armanda,你要明白,我們這樣做,會把你的肚皮弄大的。」

「爸爸,學校的性教育課早就讓我學懂了。你知道嗎?我最想做的事情,是為你生孩子。」

「Armanda,不行。我們不能生小孩子的。」

這句話,是對她一片冰心的虧負。可是,我們剛做了愛,我把精液灌注在她小屄,並且滿溢出來,如果那個愛的動作結成了生命的果實……想到這裏,後悔自己什麼防護的措施也沒做,出了事怎麼辦?

Armanda這個小鬼頭注意到我面上的難色,附到我耳畔,悄悄的說︰大姨媽還未來過,我才放了半個心。但是,我的心情更是矛盾,因為做了個變態的愛。我對我的小情人體貼的說︰

「我但願還未結婚,就可以以後和你在一起,讓你為我懷個孩子……」

「爹地,這是我每個晩上做夢要發生的事。」

「但是,只能我們兩個在一起,沒有別的人,我才可以讓你懷孕。暫時不可能,以後才說。所以,什麼時候月經來了,一定要告訴我。」

「爹地,你是不是承認了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們以後會再約會嗎?」

「如果你想的話。」

「那太好了。」她樂得大叫了起來。

「小甜心,你真的喜歡和我做愛嗎?你不怕我弄痛了你?」

「做過了,才知道比聽別人說的更好受。一定是因為你比別的男孩子更會做愛。謝謝你。」

時間不早了,我的小情人百般不情願,我還是要把我的大肉棒從她的小屄裏拔出來。血絲和愛液黏稠在她的大腿側,我著她不要看,躺在床上,待我用紙巾替她抹乾淨。我心兒痛了,看見她的小屄,紅腫了起來。KY沒替她塗一些就插進去,而且忘記了一切的盡情抽插,真的沒心肝。她那美麗的三角帶叫我著迷,恥毛也沒長出來,她是個小學生,是我的女兒,小小年紀,我就要了她,真的不知羞恥。不過,我還是受不住引誘,在那光滑細嫩的肌膚上,吻了一吻。

我們赤裸相對,做成難以抗拒的試探。快把她抱起來,坐在床沿,替她把胸罩和內褲穿上,這令她看起來是更大的誘惑。替她穿衣服,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那麼笨,把這和女兒那麼親蜜的事情,都讓了給老婆做。

她的眼睛,盯住我的胯下那搖頭幌腦的東西,毫不生怯。我赤裸著下體,在她面前,給她看一眼,我就興奮。她愈要看我就愈興奮,一股莫名的躁氣從龜頭正湧上心頭。救命啊,我瘋了。

老婆比我們先回家,在床上等我。她穿上性感的睡衣,糟糕了,那是她想做愛的信號。不過,幸運的是,她差不多已睡著了。我假裝要睡,躺在她身邊,待她睡熟,溜出去找Armanda。她還沒睡。她跪在床上,我們擁抱,情不自禁的,我們又接起吻來。她的小嘴唇,是那麼香甜,她的津液,像醇酒一樣,教我醉了。她每一吻,我都收到她的信息,她是多麼的想要我,

我把手探裏她的睡衣裏,她的小乳蕾,尖了起來。我捧住她的小屁股,把她的身體緊緊的攏在我懷裏。我對她說︰「我的小寶貝,今晚的事,不要讓媽媽知道,她會妒忌我們,把你當做她的情敵,不放過你和我。明白嗎?」

和Armanda一吻起來,就不能分開,但是,家裏有第三者,不能讓她發覺我們這禁忌之愛。我的小情人不讓我走,直至我答應下個禮拜再和她約會,而且,帶她去商場買些我喜歡她穿的衣服,好在約會時穿。

我當然答應。替她把被蓋嚴了,再在她嘴上深深的吻了,那當然不再是父親和女兒道晚安的吻,而是—情侶難捨難分的吻。

六、慾火焚身

那一個夜歸的晚上,其實己惹起老婆的懷疑。特別是她想做愛,而我沒興趣。為了避免麻煩,我事事謹慎,唯恐破壞了我和Armanda剛開始的戀情。

Armanda害得我很慘,她變成一隻小妖精,我的眼睛離不開她的身影。而她的一雙大眼眼,充滿著慾望的看過來,食指含在小嘴裏,當作糖果棒吮著。我是一個成年人,抵抗慾念的能耐跌到零。我心裏不安穩,老是打算怎樣討好家裏這個小女孩。

老天啊﹗她是我的女兒,年紀實在太小了,我卻把全副精神用來和她談戀愛,等待著再約會的日子。我一下班,就回家去接她,跟她跑到最大的時裝店。店員告訴我們,沒設童裝部。我告訴她,不要緊,只要合穿就可以。Armanda專門挑那些最性感的、最誘人的裙子和內衣褲。她還想要買一套比堅尼泳衣。那個好事的店員老是對我說,說那些款式不對。Armanda心裏有主張,我也不理會,任由她對我們側目。

Armanda帶了幾件衣服到試身室,我在外面焦灼地等待,因為店員的目光不好受,以給我評頭品足,不時與同事耳語。看來,她們好像老處女,更像是寂寞的怨婦,羨慕我們了﹗一會兒,Armanda打開試身室的門,探出頭來,向我擠了個眼色,叫我進去看看。這是什麼一回事?莫非要我看一看她換衣服?啊,看女兒換衣服,教我心兒怦怦然的時刻到了。

Armanda要我看看她挑選的小內褲,問我喜歡嗎?她暫時沒有玲瓏浮凹的身材,她仍像個小女孩的身材,和小內褲配搭起來的一身鮮嫩。比瑪麗蓮夢露的裸體,更叫我著迷。裸露出來的細嫩的肌膚,和兩裸尖尖的乳頭,在微微隆起的胸前,讓我垂液欲滴,簡直要了我的命。

Armanda上空的身子向我貼近,雙手環著我的脖子,擡起頭送上自己的唇。我乾燥的嘴唇在女兒的唇上輕啄,像忍了很久似的,將嘴貼在她唇上,狂熱又饑渴般的吻著,雙手不停的在她嬌小的身軀上撫摸。一手揉著她小小的乳房,一手伸到小內褲下,撫摸她白嫩的屁股。我的小美人兒,緊緊的抱著我的脖子,回應著我的吻,用力的吻著我,輕輕的咬著我伸入口中來的舌頭。

父女倆在小小的更衣間盡情的深吻,嘴裡的舌頭緊緊纏繞在一起,相互吸吮著,說不出的快感讓我們父女倆抱的更緊了。不顧更衣室的服務人員是否會發現,直到雙方都有點氣喘才鬆開雙唇。我用心的愛撫著女兒的乳房,把她嘉的內褲略為撥開,手指頭就伸了進去,在她的蜜穴裂縫上不斷的撫著。

「爸爸,先不要。我挑了幾套漂亮胸罩取悅你。但是,我想你給點意見。短裙和小背心,這樣配搭著,不戴乳罩,你不反對,我就這樣穿著和你去看電影。」等候著機會,把她兩顆小櫻桃再次含在嘴裏品嚐。」Armanda說。

她一邊說,一邊穿小背心。小乳頭清楚的在突現了出來,而短裙勉強蓋住了她的小屁股,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那麼單薄的布料和那麼短的裙子,她媽媽一定不讓她買的。她在猍小的空間裏,打了一個轉身,讓我看一看她。

Armanda問道︰「好看嗎?你喜歡嗎?喜歡就買給我,好嗎?」

我說,沒問題。Armanda高興得跳起來,再次攀住我的脖子,說了一聲謝謝。我趁機會,又和她接吻,捧住她的小屁股,把她的身體盡量湊近我。她身子輕盈,不住的扭動身子,和我的身體斯磨著,來感覺著我有多想要她。我正想把她的小內褲脫下來,可能太緊張了,站得不穩,搖搖恍恍,東歪西倒。心裏想著Armanda想了一個禮拜的結果是︰只要一踫她,我的雞巴變得堅硬無比。Armanda好像知道我在打她什麼主意。我把她的小內褲拉下來的時候,她幫忙我解開褲頭,把我困著叫苦的雞巴解放出來。

我心裏想,Armanda為什麼那麼想要我?看她攀附在我身上,和我熱情地接吻,把我認定是她的情人,和我幹著情人做的親密事。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和她一次約會,就不再管是父女關係,更忘記了年齡差距,和她熱戀。就是彷佛有一團火,燃燒著我們,把我們兩個身體融鑄為一。她閉上眼睛,讓我吻她,愛撫她,並配合著我,緊緊的摟住我,讓我抽插的時候,雞巴不會打滑溜出來。我們一定是把試身室搖動了,做愛的聲音也沈不下來,當我們進入高潮時,門外那位售貨員等得不耐煩,拍門說︰

「先生,你們在裏面沒事嗎?要幫忙嗎?」

「沒事,沒事,我們快好了……快好了……」我喘氣噓噓,搭了她一句。

就在那一息間,我們都來了。我的精液灌注Armanda的小屄時,她仰起臉兒,面上發光,教我相信,她已得著她想要的愛。

Armanda說︰「爹地,剛才做愛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我的同學沒有一個能像我,有個那麼可靠,穩重的情人。但是,我害怕只是一廂情願。爹地,你再說一次,你真的肯做我的情人嗎?」

「小鬼頭,我們剛才做的事,不是說明了一切嗎?我告訴妳,我找不到比這個更好的感覺。」

「我想,我也是。雖然我沒跟別人做過愛,但我敢說,你最會做愛。」

我猜,和女兒做愛,能有這般興奮和滿足,我自己不能解釋。我不只是慾火焚身,簡直是慾火攻心了。

我們整理好衣服和頭髮,若無其事的打開門,從試衣間走出來的時候,有幾雙帶著羨慕又帶著疑惑的眼光,向我們掃射。她們肯定,我們是一對忘年的情侶了。而她們可能在我們身上搜尋一些證據,確定我們在房間裏面搞什麼鬼。

七、再接再勵

約會天又到了。

我肯定是對老婆不起。為免她懷疑,和她做愛如常。每當Armanda挨近我一點,老婆就開始盯梢著我們的舉止。她不明白,她對女兒格外嚴苛,只會把她推到我懷裏。愈要掩飾,我的窘態愈暴露出來。Armanda已取代了她媽媽作為我的女人的地位。要命的是,她拋一個迷離眼神過來,我就不能自我。她年紀那麼小,怎會懂得控制男人的心。

Armanda說要看迪士尼的動畫片,我覺得比看色情片更荒謬。她坐在我大腿上,一面看一看笑,和別的小孩子一樣。要知道她穿著極為暴露的短裙和小背心,小屁股壓著我的命根子。在銀幕的光影中,我冒著給別人看見的危險,愛撫她的大腿,甚至探入她的小內褲內,撫摸她光滑的恥丘。終於,等到劇終。

當然,不用再說什麼,我們的腳步來到酒店。一早就在酒店訂了房間,避免上一次的手續和尷尬。櫃台的服務員,好像認得我們,把我們當作熟客。她說,上個禮拜的房間剛好空著,問我們要不要?我問Armanda,她說,也好。

Armanda一進房間就脫衣,要和我比賽誰先脫光。當然是她。她看著我的翹得高高的雞巴,掩著嘴巴,說︰

「爹地,它又長大了。」

「不會吧。上個禮拜妳沒看清楚吧?」

「你讓我看得清楚。我沒聽過有那位爸爸肯讓女兒看得那麼清楚。而且,可以捧抓在手裏,摸個清楚。它比我從前做夢時所想像的弄得我更快樂。我真是個幸運的女孩,爹地,你說是嗎。」

Armanda的話教我吃驚。我還不清楚在她的小腦袋裏,裝載著什麼念頭。我在她心目中,怎會變成他的夢中情人呢?倒希望眼底下的Armanda不長大,但是,我知道轉眼間,她就會變成一個婷婷玉立,令人迷戀的美少女。糊里糊塗,戀上了Armanda。我這個大男人,對一個小女孩,自己的女兒的肉體,完全沒有自制的能力。根本沒想過Armanda年紀有多大、做愛會不會對她有障礙。也不計較她的乳房能長得多大,小屁股重幾斤、小雞雞能不能吃得下我的大雞巴。情不自禁,一頭栽進她的懷裏,活該。

Armanda看著我,說︰「爹地,我還想告訴你,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女孩,因為我有一個最愛我的愛人,就是你。我知道你原來那麼愛我,和想要我,我就興奮得要飛上天了。」

「寶貝,是的。我們真的相愛了。我每個晚上都想跑進你的房間,和你做愛。但是,我們只能每個禮拜一次。」

我那指向天上的雞巴,已等得不耐煩了,它脹大得快要爆炸了。慾火從那裏冒到頭上。我扭抱著Armanda,我的小女孩,我的嘴唇和指頭,在她全身亂舔,當然,她乾淨無毛的恥丘,是我舌頭不願離開的地方。Armanda不滿足於只給吻和愛撫,她也要施展她的功夫,照樣撫摸我的乳頭,以為我會和她有一樣反應。然後,就是舌頭互纏著的濕吻,她太進取了,我不得不加把勁,把她肉身的肌膚,搓揉得像擦著火一般熱。

在Armanda嬌小幼嫰的身子上,我摸索到的反應,就像女人一般,全不像一個只做過兩次愛的女孩。我捧著她的小屁股,把她輕輕的抱起來,把雞巴插進她的小屄,打量一下站著做愛是否行得通。我的發現是,Armanda懂得攀附著我,配合著我的抽插,合拍成為一個美妙的做愛場面。熱騰騰的精液,在我塞在她小屄的深處、噴射出來,然後從我們的性器官接合之處的縫兒,流下到我的大腿內側。

痛快﹗我從沒能這樣做過愛,只有和我的小女兒。

我們拉著手,從酒店大堂步出街上時,我們留意到櫃台的服務員,向我們投下特別的目光。收拾房間的僕役,會在床上,和浴間,搜尋到我們男女間做過的事。見過熱戀的情人嗎?他們神色裏的愛意和甜蜜嗎?在Armanda臉上,我看到了。而我呢?在回到家門前,不願掩飾對我的小戀人的眷戀。所以,他們一定猜到這是一對忘年戀人,不倫的「野鴛鴦」了。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