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的秘密

韓玉潔對我做出的與高可琳結婚的決定,頗有些不高興的意思,說過「無論怎麼樣,高可琳總是由你控製的,沒理由非要結婚啊」這類的話。她說她曾經想過,對她來說最好的情況是我隱瞞著父女的身份跟她結婚,反正高可琳無別處可去,還是會留在這裡。

她也想過最壞的情況,就是我會繼續弄些手段,努力把白嘉或是唐真娜搞到手,那時她們兩個年輕女孩的地位,就只有聽任擺佈的份了。

我心想,那兩個女人,我是不敢把她們弄到我這裡來,避之還惟恐不及。好在也就是鬧了幾天彆扭,也就同意了,在正式恢復了父女身份後(後文全部改稱「玉潔」),還高興了好一陣。比較起來說,我這個親父,是比不過養育了她二十年,讓她又愛又恨的養父韓世德的。

從兩個女孩自慰時候就能看得出來,高可琳自慰時只看商品化的AV助興,而她卻會背著我偷偷看韓世德在時私拍的與她做愛的錄像。她也許並不太看重我這個人,而是看重著我們之間的身份。

至於高可琳那裡,剛聽到我想結婚的時候,看得出她在猶豫。可能她也知道,無論去到哪裡,任何男人在喜歡她的人之外,難免對其家產也有豔慕之意。於是我還是主動開口了,承諾去做婚前財產公證。她手上的那部分,哪怕是我給要來的,依然是她的,也如同這別墅的所有人還是玉潔一樣。

作為一個久未經人世的女孩,她的心情很快好了起來,又經過幾次比較高質量的做愛之後,簡直一刻都不想離開我了。比起出外較多眼界略開闊一些的方玉潔來,她更加把我、把性愛當成了生活的全部了。作為一個已經年過四十的男人而言,多少是件略有煩惱的事情。

在每日從工作中脫離出來,回到別墅之後,迎面而來的便是如此的美景:

「主人你回來了啊,今天又晚了。」高可琳從我進門就跟在身邊,等我剛上完廁所後,便走進來半蹲在地上,將濕淋淋的陰莖放如入自己的口中。

「可琳你真的別這樣,那上面還有味道呢。」

「嗚……嗚……主人,那味道並不討厭呢。哪怕主人想尿在我嘴裡,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是告訴你好多次了麼?要多讓玉潔帶你到外面走走,在家裡也要多看書看電視,不要沒事就在那裡自慰。」

「嗚……但是好像我的水平沒她高啊,不要多練練麼?主人,你看看你女兒,好像生氣了……」

我一轉頭,玉潔正站在衛生間外面,臉上略有妒意:「哼!說想跟我學做菜,一扭頭沒人了……爸爸,你別忘了,說好了今天晚上是睡我這裡的。」

「玉潔你別生氣,吹硬了就不讓她再吹了。」

「真不想喊她「媽媽」,她還比我小半歲呢。而且一直都沒有好好學做菜,光想弄個裸體穿圍裙什麼的了,卻連切菜都切不好。」

「啊,要說起裸體穿圍裙什麼的,玉潔,還是你穿著更好看呢……」我的手按在了玉潔那豐滿的胸部上,才抓揉了幾下,她的身子慢慢軟了,頭依偎在我肩上,默默享受著觸感。高可琳則半蹲在地上,翻著眼睛瞧著我們,始終沒說話,只顧在我的雙腿之間,做著「口舌之爭」……

已經是初夏季節了,在處理完繁雜的事務之後,我和高可琳的婚禮也到了能辦的時候了。婚禮低調到了最低程度,沒有任何的親戚朋友參加。高可琳不想見任何的外人,而我也找了個「因為是二婚用不著張揚」的藉口來搪塞。玉潔在別墅大門給我們照了一張相,就權當就是結婚照了。

三人又在院中小小吃喝慶祝了一番,不知不覺是夜裡了,相視一笑就都往臥室走了。我知道今天必要大傷元氣,所以前幾日都沒怎麼碰過那兩人,想來她們都等不及了。新臥室是由客廳改過來的,顯得十分寬大,正中就是剛定製的2。

3米超寬大床,足夠三人睡的。我坐在床頭,剛想招呼她們兩人上來,兩人卻蹲下身來,說還有個特別的儀式要做。

玉潔先解開了她禮服的上半身,又是解開了我的褲子,兩座山峰微顫顫地湊過來,最後將陰莖穩穩夾住。與之前做的一些乳交不同,並沒有開始抖動,而是帶著陰莖橫著移開。

高可琳正在另一旁等待著,見陰莖已經到了近前就一口叼住了,戴著蕾絲長手套的手在陰莖根部搓弄。但是也就像征性的前後深入淺出了幾下,見陰莖硬了又鬆口了。

我被這些動作搞得有點奇怪,問:「你們這搞的是什麼啊?」

「婚禮上不是有麼?爸爸要把女兒的手遞給新郎。現在是爸爸再婚,我想了一下,這個儀式就是將爸爸的雞巴遞給新娘的意思。」

「這儀式也改得太多了吧!」三人笑了一陣,我把她們兩個拉到床上來,歡娛開始了。

今天的主角自然是高可琳,穿著全方位服務雪白的婚紗,肩頭微露。經過半年多來的飲食調養,她的肌膚已無蒼白之感,婚紗更能托出微微粉嫩的血色。我擁著她吻了一陣,嘴唇隨脖頸向下而走。吻到了肩頭處,高可琳輕聲說:「主人,好奇怪啊,今天你就這樣親了幾下,我就有點感覺了呢。」

「別再叫主人了,從今天開始,就只允許你叫老公,知道麼……」

「嗯,老公我聽你的,這種感覺,之前從沒有過呢……有點想哭了。」

是啊,苦了多年的她,孤獨多年的我,都終於有了家了。任何人為激發出來的快感,其實都比不上這種家庭的溫馨感覺。

我抱著她搖晃了幾下,頭頸在她頭紗的蕾絲之間互相摩擦著,身體逐漸熱起來了。又是一陣濕吻,高可琳的舌尖如同水中遊魚一般,時退時進,引導著唾液的交流。

我們兩人的手都在後面互相解開衣服,她的婚紗在拉鏈鬆開後,慢慢向下滑落。並不算大的乳房只是微微阻擋了一下,整個上半身便裸露在我眼前。的確,身上留下的傷痕依然可見,但也讓她更顯楚楚可憐,這是一隻受過傷的小貓。

我吻住她的乳頭,久久不鬆口。在「嗯」「嗯」的聲音中,她的身體開始搖晃起來,藉著這種搖晃使自己的雙乳都能平分到撫慰。

該是坦誠相見的時候了,互相褪去了身上的衣物。我是一絲不帶,但讓高可琳留著手套和長襪,起個助興之意。我讓她就平直地躺在床上,沒有任何特殊姿勢,連M字開腳都沒讓她擺。

這是我刻意對她提過的,她之前經歷的特殊姿勢還少麼?婚後的第一次,是從狂亂回歸平靜的象徵。吊襪帶之間是一片光潔的平原,那粉嫩的縫隙清晰可見,又已經略見水潤了。她的雙腿分成半開姿勢,手勾住我的腰就往下拉。我陰莖的位置還沒有擺好,龜頭一下戳到了床單上,略有疼痛之感。

「幹嘛?從沒見你這麼主動過啊,等不及了?」

「嗯,是等不及了……老公。」高可琳臉色羞紅,頭枕在披散開來的雪白頭紗之中,果真嬌豔無比。

「那老公來了哦!」第一次以丈夫的身份,陰莖合法地進入了位置。在濕熱的陰道內,那一層層的細微的撥弄感,感覺雖還是那個感覺,心情卻多少有點變化了。還沒抽弄幾下,高可琳就「呵……呵」叫了起來。

正想著我的本事還沒強到那程度吧,又突然想,莫非她在盡妻子的配合義務?

小小感動了,吻了她幾下,下體多日不運動的瘙癢之感也漸漸激發起來。陰莖開始加大了運動幅度,每一次的運動都引起了她身體小小的回應。

在經過了短暫的沉默之後,歡聲又起「不要到那裡就往回抽啊,再深一點吧……嗯……嗯……就這樣……啊……不要橫著動啊……我會受不了的!」既然她有反抗,我的動作就變輕變慢了。她「嗚」了一聲,雙腿勾住了我,催動著我加力。

還是第一次得到高可琳如此直接的鼓勵,我的下體使出了全力,儘量地做到深入和迅速,一次次地衝破她緊縮著的道道防線。手也不閒著,雙手揉捏著她細小的乳頭,偶爾也向下探去,撫慰一下嬌嫩的陰蒂。隨著交合頻率加快,她身上汗意略現,尤其是在胸部周圍,汗滴在抖動中匯聚成小小細流滑落。

再看下體,愛液的分泌量不知比汗滴多出多少倍,隨著陰莖的刺入破空,已經不知道飛濺得最遠處是哪裡了。她的頭來回搖擺著,口中發出的淫聲已變成了默默受力的「呃……呃」之聲。知道她性慾敏感度較高,此時已是快進入高潮了。

我問了一句:「要來了麼?」

「是的……再快一點吧……」

「手伸過來……也給我點刺激……儘量一起來……」

陰莖不再深度運動了,改成了如觸電般的顫抖。有了一定的空隙,高可琳就將手穿入我的腿下,手部可以稍稍撫慰到睪丸。我的迅速抖動,也換來了對自己的快感。兩人積累慾火的速度現在是處在同一級別了。

隨著她身體一陣橫向扭動,陰莖在她體內四處亂撞,兩人的熱流幾乎是同時湧出身體的,在狹小的陰道內交匯著。脹脹的感覺略為難受,陰莖向旁一歪,給陰道口留出個小空隙,交匯融合的液體就從那裡噴射出來了。

我們兩人都不動了,我趴在高可琳身上,又是一陣濕吻。剛有沉沉欲睡之意,一直窩在床角落裡的玉潔終於說話了:「結束了吧。是不是該疼疼我了?水滴都飛到我這裡來了!」

我和高可琳都轉過頭看玉潔。禮服早就沒有了,蕾絲的內褲都拉開了半邊,原來開始自慰已有一段時間了,下體的愛液也不比我們兩人的交合處少。剛聽玉潔說話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有人在身邊觀戰,還多少有點不好意思。一見她這樣也就樂了,趕緊招呼她過來:「過來吧,一起來。」

「沒有只是跟我的?」

「今天肯定沒有的啦。你是我們兩個人的女兒,要疼也是一起疼你啊。」高可琳休息一陣後,已經回覆了精神,儼然已在用後媽的口吻說話了。

玉潔撅著嘴,身體挪動到我的眼前,那柔軟傲人的雙峰又是一陣晃動,如同剛拿出容器的布丁一樣,湊近著瞧還略有眼暈之感。我忍不住用嘴吸住了一邊的乳房,在我吸吮的負壓下略有變形,更覺挺立的乳頭凸感十足。

「哦……爸爸,果然還是女兒的胸更有味道吧……女兒其他方面也很強的……」

「知道的,這些你都有優勢……你的胸能嘬出來什麼來麼?」

「嘻,要是爸爸願意讓女兒受孕,你什麼都能嘬出來。」

我搖搖頭,實在不願如此。高可琳湊過來貼在玉潔身後,在她耳旁說:「這個任務,只能讓我替你完成了。」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之前也想過多年不育的問題,是否只是前妻的問題?在知道有了玉潔之後,基本上是確定了。

「想得美你!」玉潔佯怒,回過身去推了高可琳一下。

「呀!敢打我?現在我可是你長輩了哦。」高可琳笑著,兩人打鬧起來。

看著她們鬧了一陣,我讓高可琳躺好,玉潔則背對著我伏在她身上。我的手手抓上了玉潔的乳房,又慢慢地滑落,最後找準了位置,雙手同時對四枚乳頭進行著搓揉。陰莖穿入她們的下體之間來回猶豫著,兩個人的陰唇也同時受到了愛撫。兩人逐漸有了感覺,愛液混合在了一起。

「選擇一個吧。」高可琳輕聲說。

「還選擇什麼啊?這次當然是我的了。」玉潔替我回應著。

知道了我必定會選她,玉潔就撒起嬌來,哪怕自己的私處的愛液不停地在向下滴落,也不讓我的陰莖順利地插入陰道。在左躲右閃之中,似乎有刻意讓我的龜頭多多翻弄陰唇的意思。正在時候,她突然「啊!」地一聲喊叫起來,背部弓直,一陣痙攣。

因為我等得有些惱了,陰莖幹脆強力地次入了她毫無防備且還算乾燥的直腸之中。反正她們兩人事先也都灌腸過了,弄那裡也不必帶套。

倉促之間,位置似乎略有偏差,前後抽了幾下玉潔就開始喊疼了:「等一下等一下!爸爸,我那裡面還沒準備好啊……起碼沾點水再來吧……啊?要沾也得沾我的吧,不要沾她的淫水啊……」

在多次的抽送中,我逐漸找準了位置:「這樣才顯得是三人一體了啊!你不想要,我可見拔出去了啊。」

「爸爸,爸爸,我想要!想要啊!哦……前面也好,後面也好……好幾天你都沒進來過了。」

既然玉潔已經能夠適應,陰莖活動的頻率就加快了。但畢竟已經射過了一次精,陰莖已經去了三分力道。再做高摩擦度的肛交,略有力不從心之意。火辣辣的感覺,在我們的交合處產生著。直腸內壁如同難以下探的山洞一般,每次深入都要借助一些身體的重力向下壓去。

玉潔沒說什麼,撅高屁股自顧自享受著重力的衝擊,倒是躺在最下面的高可琳先喊起來了:「嗚……好難受……換個姿勢吧……她的胸都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了。」

「爸爸不要換啊……已經很爽了……在我後面那裡射精吧……好想要精液啊……」

照顧兩人的心情,我沒把陰莖拔出來,但是誘導著讓玉潔坐在我懷裡,背對著我繼續進行著肛交,手中握著的那對巨乳的手感也好了很多。開始有些感覺的她,在更換姿勢後,不由自主地主動在我雙腿之間上下運動著。那運動的頻率由她自己掌握之後,快感可能也加強了不少,隨著下落「哦!哦!」地哼叫著。

高可琳也翻過身來,將頭紗撂起,嘴探向玉潔的下體,舌尖滑掃著陰唇,還刻意發出「西西索索」的聲響。玉潔受到前後夾攻,已經逐漸控製不住情慾了:「爸爸我知道了……為什麼你們男人……都喜歡女人穿婚紗……頭紗撂起來吸的那個姿勢……好下流哦……我看著都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啦!」

看著玉潔身體抽搐著,高潮已然到了。我略有中年男人的那種自卑了:果然高可琳是和玉潔一起生活了多年的閨蜜,熟知玉潔下體的哪裡最敏感。才掃動吸吮了兩三分鐘,玉潔已經承受不住,顯然這種撫慰比起我抽插肛門起來要更為有效啊。高可琳還在玉潔下體吸著,等抬起頭來的時候,頭紗上面星星點點儘是玉潔愛液的液滴,燈光一照淫糜感覺之外,反到還顯著更有華麗感了。

高可琳鑽到了我這邊來,隨即給我一個深吻她口中積存的大量愛液倒入到了我的口中:「老公,嘗嘗你女兒的淫水,你好幾天沒弄她了,腥味好重。」

「這小丫頭是要教育教育啊。以前也是,就知道自己樂,不怎麼懂得配合我的。」

「果然還是老婆更好吧。」高可琳抱住了我的側身,吻著我的臉頰,手慢慢探向我的下體,在睪丸下部撫慰著。

此時的玉潔,高潮還未過去,只是搖搖頭,無力回嘴。也該是給她什麼的時候了,我加快了速度,百多下抽插之後,龜頭一熱,體內剩餘的所有熱流都衝入了她的肛門。我停下之後,喘了口氣說:「可琳,合著我們父女兩個,都是靠著你才高潮的。你現在倒是有點當妻子的意思了。」

高可琳臉上一紅,繼續用嘴給我們兩人做著清理工作。等將玉潔肛門處流出的精液也都收集在嘴裡後,就和玉潔兩人互相深吻,在我面前進行著交換唾液的表演。這表演也許不知道進行過多少次了吧,兩個女孩都帶有十足的戲劇感。隨著這兩嘴之間的混合液體慢慢滑落在她們身體上,我雖然已經十分疲勞身上無力,也不由得看呆了……

蜜月的旅行,去了廈門的海邊,正是夏天放鬆心情的好去處。玉潔自然也跟著我們,當她換上了比基尼之後,雖然並不是太過性感的型號,胸前的雙峰也約有三分之一隱藏不住。看見藍天和大海,玉潔心情激動,根本不管我們,一個人碰碰跳跳地從沙灘跑向大海去了。那好身材惹得一些年輕的小男生不住地看她,晃動的雙峰,著實讓人吃了不少「冰激淩」。

高可琳則靜靜地跟著我,慢慢在沙灘上走著。她身上的傷痕還在,所以不能換泳裝,穿著白襯衫和五分褲,在這遍眼都是清涼打扮的地方,顯得更加拘謹。

等和我一起在陰涼處坐好了,她笑著輕聲問我「不吃醋麼?」

「多少有點吧……不過,也許總有一天,玉潔她會離開我的。」

「就是因為她外向,所以你才選擇的我吧。幾乎各方面她都比我好,本來完全可以隱瞞父女身份的……」

「是因為你受過傷比她深……我想,也許你更懂得珍惜吧。」

「……我沒有你想像中這麼好……」高可琳依偎在我肩頭。

自然,我也沒有她想像中那麼好。高可琳繼承的高家家產,是玉潔繼承的韓家家產的數倍,這其實也是我考慮的重要因素。所以,無論我是個有感情的人,還是個無感情的人,高可琳都是更好的選擇。

歡鬧了一天,三人回到酒店套房。玉潔和高可琳同去洗澡去了,我拿過手機,翻看是否有業務上的電話或信息。突然看見我的前妻打過我的手機,於是回打過去。幾年沒有聯繫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你下午打過我電話?」

「嗯,是啊。」

「什麼事?」

「沒什麼特別的事情,閒著沒事。聽說你最近兼併了不少財產,家業翻倍了,公司業績比以前也好多了,祝賀你一下。」

「那謝謝了。不過,就真的只是純朋友般祝賀?沒有別的什麼?」

「只是覺得,和你保持聯繫,總沒有什麼壞處的。我也知道,別的什麼的,已經不行了吧。」

我一抬頭,玉潔和高可琳已經洗完澡出來了,身上全都裹好浴巾了。我繼續說到:「已經不行了啊……戶口本裡面……已經多出兩個人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