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的秘密

我猜想,或許快到她主動來報答我的時候了。雖然沒看見,但總有一種感覺,在我和韓玉潔歡樂的時候,似乎她總是在外面偷聽著。韓玉潔的叫聲,在同時挑動著這別墅裡的三個人。

當韓玉潔某天提出讓我到高可琳那裡去睡的時候,我知道時機已到了。韓玉潔說可以隨我怎麼玩,我卻有自己的打算。高可琳受傷這麼久,應該是以撫慰為主才是。

我進了高可琳的房間,這房間本是韓玉潔的,之前高可琳還是被鎖在地下室裡的。玉潔現在睡在當初韓世德的房間,就把這間讓給了她。依稀看來,倒是略顯女孩子氣一些,櫃子也比較多,床單也有可愛的印花,高可琳就披著浴巾跪坐在那上面。

「主人你來得好晚啊,等你很久了。之前就想找個機會報答一下主人的…。」

「主人」這個稱呼,是在沒有其他更好的情況下才用的,熟了之後她就這麼叫我了。至於以前韓世德在的時候,她稱呼自己的「奴隸」、「女僕」之類,我堅決不讓她再叫,這裡面自然有我的考慮。

「是啊,回來之後還有生意上的事情要談,打了幾個電話。」

「主人你把我浴巾脫掉吧。我……我已經快不行了。」

當浴巾被甩掉之後,我又停住了。

高可琳沒有韓玉潔那樣的好身材,膚色雖白但是種久不見陽光的蒼白,這幾年一直吃得也不好,人有些瘦弱,這些我本就知道。只是胸上下留下的繩子勒痕太過明顯了,身上各處也隱約可見一些鞭痕。

她倒背著雙手,我轉過來一看,原來是還被手拷拷著,手腕處的傷痕也很明顯,不由產生一陣憐惜之意。但再往下身一看,我幾乎卻要笑出來了。

全透明的白色絲網內褲裡,可以看出剛剛剃淨了所有的陰毛。韓玉潔也是這樣,這或許是韓世德過去定下的規矩。小穴和肛門處都插進了按摩棒,內褲又繃得非常緊,把那兩根按摩棒頂得更深了,正在兩個腔室裡面蠕動著。

陰唇的肌肉向外翻著,貼在內褲上,倒是還顯出些鮮嫩的顏色,想是韓世德用其他花樣虐得她太多,反而正經做愛的次數稍少。小穴裡面還連出一根粉紅的電線,想來是最深處埋著一顆震蛋。

「這都是……都是玉潔幫你弄的?」

「嗯,主人要想還玩些花樣的話,櫃子裡面都有別的……不過請快一點,是可琳自己不好,等得有點久了,這按摩棒都是我自己開的。手給拷起來了,開的時候已經有點麻煩了,現在想關都抓不住了……」高可琳都有點想要哭的樣子了,更覺著一陣嬌羞的嫵媚。

看來已經弄了一陣了,高可琳下體早就被愛液浸透了,床單上已經是一片半圓的印漬。說是為了報答我,還是希望我來撫慰她呢?我脫去衣衫,也就剩條內褲坐在她對面。

「那個,沒出聲音,還沒開吧?」我拿起震蛋的控製器來。

「這個不能開……按摩棒一動,它就滑到最裡面去了……要是開起來我就……啊!不行了!……」

在高可琳還沒說完之前,我就下意識的開起來了。震蛋在她的深處抖動起來,傳遞給她一陣快意。於是,在被我看見了自慰讓她既羞恥又興奮的,本就一直積累著的慾望,再加上這一陣小小的感覺,慾望衝到了頂點。

在我只進來兩三分鐘,剛說幾句話還沒有多少動作的時候,她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大量的愛液從她深處產生,她身體向後一仰,下體朝我眼前一送,讓我能清楚得看到她最羞恥的一幕。絲網狀的內褲根本起不到阻擋的作用,愛液就從內褲的各個網洞中湧出,還略略帶著那種噴射感。

「這樣可不行啊,你就這麼報答我了?」我一陣笑過之後說:「算了算了,能在我進來之後,讓我看到高潮,你已經努力忍耐了。」

這句話引起了高可琳的誤解,她努力坐起身來,說:「啊!主人這就要走了嗎?不要啊!我錯了啦,我給主人口交吧。」說完之後,就用牙咬住我的內褲邊往下拉。

在我沒明白過來之前,半硬的陰莖已經彈了出來,被她一口叼住了。這來勢實在有點快,我都被嚇了一跳,連忙讓她先停下,等我把內褲好好脫了後再擺這個姿勢。

高可琳的口交技術不能說不好。本來她就比韓玉潔漂亮,羞答答的姿勢也顯得更為動人。她也在努力吸吮,也努力分泌出唾液塗抹在陰莖周圍,也用舌頭在陰莖下半部來回動盪,也用舌尖偶爾照顧一下我的陰囊,我的陰莖的確也迅速就弄硬了。但是,但是哪怕不做乳交,我似乎也感覺韓玉潔的口交也比高可琳略好。不是技術上的問題,而是感情吧。

我不可能做到可以和韓玉潔無所顧及的歡樂,無論韓玉潔做愛時再怎麼配合我,我也總有萬一讓她受孕的顧慮。只有在做那著口交的時候,我才能放心大膽的高高漲起一衝到底,盡情享受著快感。這種快感,也許高可琳都永遠無法給我。

我讓高可琳把陰莖吐出來,讓她又有了自卑感「主人,我的技術是不是很不行?聽說玉潔口交的時候,每次都能把精液弄出來的……」

我連連擺手說不是那樣,讓她平身躺好後,又把陰莖倒著插入她的口中去了。我想到了很好的互相撫慰的69式,這是有了韓玉潔之後,我才願意嘗試的姿勢。

「主人,你這樣對我太好了,可琳承受不起啊。」高可琳掙紮著,只是手被壓在身體下面,無法推動我。

我不去管她,將她的全透明內褲褪了下去。陰道被張得很開,大量粉紅的嫩肉露在了外面,直到現在還在滲漏著愛液。在慢慢地拔出了一大一小那兩支還在旋轉著的按摩棒之後,把埋藏得很深的震蛋也給翻出來了。我倒要比較一下,是我的嘴厲害,還是道具厲害。

首先我注意到的是一片光潔的陰毛區域,剃得也太過乾淨了,甚至我的鬍子從來都沒有如此乾淨過。心念一動,就用略有胡碴的下巴,輕輕的按摩著這片區域。剛剛經歷過高潮的高可琳,似乎對這個也有些反應,雙腿在或伸展或收緊之前猶豫著,在一陣按摩後逐漸張開了,果然是希望我能有更進一步的撫慰。

撥開肉縫的上端,便能看見那嫩嫩的陰蒂了。那半凸起的肉色小豆,引得我用舌尖輕輕去品嚐一下了。不行啊,哪怕它在陰道口上面,也早已經浸在愛液之中了,腥氣感很濃烈。再向下翻開那一片鮮紅色,就是尿道口和陰道口了。

我的舌尖躲開尿道口,在陰唇的內側遊走,不時左右翻弄著裡面的小陰唇。在舌弄翻弄的速度加快之後,那小小的一片凹地變成了一片沼澤,甚至每一次的翻弄都能翻起小液滴來。水越積越多,向外流出一條細流。

我用嘴堵上了陰道那個出水口,那條細流在舌頭的引導下流進我的嘴裡,更覺得腥氣,但也頗具特別的風味。陰道口的數片褶皺,開始受到了我舌尖的攻擊,那小小的片片嫩肉,連手都很難抓住,只能用舌尖感覺那種小小的起伏感了。我將舌頭攏聚起來,形成一個小型的突刺,緩緩進入更深處。

隨著嘴唇緊貼到了陰唇,舌頭再也進不去了,可能也就是五六厘米的深度,比起陰莖或是按摩棒來的確差得太遠了。不過舌頭的靈活性,比起二者來實在高出了太多。能夠以震蛋般的頻率運動,又是任意的不規則的活動著,靈活的肌肉刺激著柔嫩的陰道內壁。

沒幾分鐘高可琳就有些吃不消了。被陰莖堵住的口裡,「嗚嗚」的聲音悶哼得更響了。

別說是她,如此高頻率的動作,我的舌頭也覺疲累,略有抽筋的感覺。我心想舌頭這片肌肉平時很少運動,沒刻意練習過舌頭功力的人可能很快就覺得累了,或許這也是很多女性不喜歡口交的原因之一。

把舌頭收回口中後,高可琳的「嗚嗚」之聲仍然不減,雙腿互相摩擦著,我感覺到她可能又要穩定不住要高潮了。就隨著她吧,我將之前拋在一邊的按摩器和震蛋又拿了過來,沒放進去,就只是在陰道口和肛門外圍動著。

她雙腿顫抖著,在半分鐘後停住了,很快又是一股愛液噴射而出。這次沒有了內褲的阻擋,那場景如同看見輸水管道的某處破裂了一般。我離得太近,臉上只有些星星點點,頭髮卻是濕了一片。

直到我們兩人鬆開這姿勢,我才顧及到我的陰莖的感受。原來從我開始用舌頭以後,我和高可琳的精神全轉移到她下體去了。陰莖她基本沒怎麼舔弄過,只是在腔室中一直「保溫」著,長時間沒有刺激,反而略有縮小的趨勢了。

她一見都快哭出來了:「主人,我真的很沒用,只知道自己享受。都高潮兩次了,現在我都沒什麼力氣了,卻一直沒能好好撫慰主人。」

「所以你還是不要叫自己『奴隸』、『女僕』什麼的了,最好也別叫我『主人』了,真做那樣你也做不好。就平平常常的做,不也很好嗎?」

「主人,你懲罰一下我吧,嗯……來幹我屁眼吧。可以不用套套的,玉潔給我灌腸灌了三次了,裡面很乾淨的……」

「你也是富家小姐吧,以後可別再說『幹屁眼』之類的粗詞了啊。」

「嗚……那主人就來插我的肛門吧。這……這還不是一樣的!」

「當然不一樣了,以後還有很多事情要教你呢。現在,現在就教育一下你的肛門。」

高可琳體力不太足,勉強翻過身來,上身只能趴在床上了,雙腿一收將臀部正對著我。我才注意到她那拷起來的雙手,之前都沒什麼作用,現在正好將陰莖往她手上一送。她很快就明白了,聚起手掌撫慰著陰莖。雖然沒有太強烈的刺激,但也足使陰莖再次挺立起來,弄得她都有點慚愧了:「主人,看來我的口交還沒手的技術好。」

也不需要去塗什麼潤滑液了,反正高可琳的下體已經到處都是水漬了。我陰莖在陰道周圍隨便抹了一些,就直刺入肛門之中。肛交的感覺更為緊致,也適合精力還算充足又被撩出一些興奮感的我。

之前也曾嘗試過幾次,只是都戴了套,這次直接來的感覺自然是更好。肛門天生就會夾緊,直腸內壁的肌肉也有將陰莖向外推的感覺。這滋味讓我很是受用,在我胯下受力的她也開始用淫聲配合著:「主人,我肛門裡面辣辣的,輕一點……啊!這下幹歪了!好疼!」

但隨著抽送的速度逐漸提高,高可琳的淫聲反而減少了,只發出「呃呃」般的輕哼。我一看,她臉已經側了過來,嘴角也開始留口水了,眉間微微皺起。那怕她是久經肛交,那身體還是年輕的身體,脹膩疼痛的感覺還是有的,現正在努力忍耐著。

這次做愛,正是我在收攏人心的時候,不想讓她感覺有多少強迫感,於是勉強抑製住快感,把陰莖拔了出來。

「看你挺難受的,別弄這裡了,弄小穴吧。」

「是我又弄糟了嗎……」

「沒有沒有,別亂想。弄到最後,還是要以正經做愛結束吧。」

我鬆開了她的手拷,讓她抱住我,兩人在床上擺了個騎乘位,陰莖正式插進陰道之中。

「主人,我已經沒有多少力氣能動了。」

「我知道,我來動。」

現在我不再吝惜體力了,任憑體內的激情催動著我的陰莖,一次次地向上頂去。雖然是向上的動作,但有了大量愛液的潤滑,也不覺得太過費力。

高可琳頭伏在我的肩上,抱得我更緊了:「啊……主人……好舒服……這樣幹歪也不疼了……只有更舒服……」

我抬著高可琳的身體,做了幾次大幅度的起落。伴隨著氣體的湧入,交合的時候就有「啪啪」、「吱吱」的配樂聲響了。

我向下一看,似乎每次抽出來都能看見一些愛液被帶出來,還有大量的小汽泡,又在插入之時擠到了兩人的小腹上和會陰處。我對這現象頗有些興趣,而且在這樣的大動作下,偶爾可以吻到她嬌小的乳房,使得我和她的興奮感提升得更快了。

「主人,我真沒用,看來又要不行了……動作再快一點的話,我就又要出來了。」

「好啊……我也要出來了……可琳你也賣力一點,我們一起好不好?」

高可琳「嗯」了一聲,努力將陰道的肌肉略略緊縮了幾下,但每次都是很快就被我緊脹的陰莖給撞開。這樣我和她都控製不住了,還是她先不行,比我先噴的愛液。量雖然比之前兩次少很多,但也夠給龜頭滑膩的感覺了。她身體僵住了,我又起落了幾下,也終於將刺激感推到了頂點。積累久久的精液噴射而出,和她尚在流出的愛液混合在了一起。

高可琳沒力氣再動了,我讓她的頭轉過來,互相交換了一下唾液。當然,除了唾液之外,我們兩人的嘴裡,多少都還留有點怪怪的腥味。相視一笑之後,吻得更深了。

「主人你今天就睡在這裡嗎?」

「是啊。當然夜裡不能再做了,晚上高潮了三次,倒明天早上恐怕你也不行,多休息一下吧。」

「主人,你對我這樣,你本來可以,對我更粗暴一點的,但是卻對我這麼好。」

「你喜歡被粗暴一點對待麼?」

「不喜歡,真的不喜歡……但是如果能讓你高興的話,我可以忍耐的……我都忍了五年了。」

「我就是不想讓你有不情願做的事情。」或許真正喜歡SM的女性並不多,其他可能都只是為了讓施虐的人能夠高興,在忍耐而已吧。

「都沒有……都沒有人對我這麼好過。做的都是……都是我不情願做的事情。」高可琳伏到我肩上,抱著我手都不肯鬆了:「主人,有你在的話,我不想離開這裡,不想離開你,哪裡都不想去。」

「嗯……其實這事情,我跟你爸媽都商量過,我想娶你。」高勇終是沒能熬過冬天,還沒來得及留下遺囑,便在紛繁的事務中脫身而去了。韓世德走的時候,我還是頗有些高興的感覺的,如今三人只剩下了我一個,才有了寂寞孤寥之意。一時之間,我對於生意什麼的也不太想去過問了。什麼爭名奪利,搞什麼互相拆台,最後都是落在了別人手裡。原來人世間最可以比較的,就只有誰活得長而已。

讓我傷感的日子並不多,活於人世間便不得不想去互相爭奪。我跟唐真娜的正面交手也開始了,她也不太有心思過於計較細節,最關心的就是對公司的絕對控製權。拿住了她這一弱點,我代表高可琳方面,就偏重於房產現金上。各有所愛,談判的進程就快了很多,數月後就有了定論了,高可琳分走了高家約四分之一的家產。在高勇另還有個孩子的情況下,這幾乎是我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