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的秘密

陰莖越發加急,刺激的感覺積累到了龜頭處。剛想猛弄個幾下,把陰莖一拔,射在她背部或是臉上了事。韓玉潔感覺我動作有點不對,也知道快結束了,卻說「射在裡面吧……今天很安全……」

得到這樣的鼓勵,自然卻之不恭,一股熱流從陰莖根部湧起,直噴入她的陰道深處,緩緩流入子宮……

我已經消耗了大量的體力,也維持不住那一姿勢,兩人倒在床上。陰莖雖然已經逐漸縮小,顯然韓玉潔還捨不得讓我拔出去。她翻過身來之後,繼續讓陰莖堵在那溫暖多汁的腔室的入口處,拉過一條薄毯來,兩人相擁小睡了一陣。

待兩人醒來後,韓玉潔的第一句話便是:「爸爸,你弄得我好舒服,今後要一直這樣教育玉潔,好嗎?」

我一笑,這是小女孩的心境,把和她做愛,都當成是爸爸的疼愛了。於是說「那我以後就是你的乾爸爸了,以後乾爸爸……可是一直會幹你的。哈哈……」

說到這裡心中略有一絲哀怨,要說起來,如果我方遠雄、韓世德、高勇三個仍然如同兄弟一般,互相認幹親,也是常理。那樣的話,哪怕韓玉潔想誘惑我,我雖然也心動,真要辦這事時,只怕腦中要多加出無數的思量來。

「不是乾爸爸,而是親爸爸。」

「行了行了,今後我好好疼你就是了。」

「是親爸爸……」韓玉潔翻身坐起來,將床頭櫃裡的材料拿出在扔在床頭。

材料一共三份,都是醫院的DNA 鑒定證書。結果分別是:

「韓世德不是韓玉潔的生物學父親。」

「高勇不是韓玉潔的生物學父親。」

「方遠雄是韓玉潔的生物學父親。」

我感覺一陣眩暈。只聽韓玉潔繼續說「你看看鑒定時間,都是五年前。他早就懷疑我不是他的親女兒,我媽死後他就自己去做鑒定了。推算時間,大概就想到了你們兩人,大概他在你們不知道的情況下採了你們的頭髮也去做鑒定。這個結果出來之後,什麼都沒跟我說,就強迫我幹那事。我一直都不知道……我一直都不知道……直到他死了,我才翻出來這個……」

眼見韓玉潔潸然淚下,我心中起了一陣憐惜之心,想起了往事:

我、韓世德、高勇三人和韓玉潔的母親田麗、高勇的前妻白嘉都是大學同學,之間的關係都很不錯。三男兩女,我條件不足,那時主動退讓了。田麗那時是韓世德的女朋友,在畢業前找到我,說她雖然更喜歡的人是我,但是考慮家庭條件,還是選擇了韓世德。處女之身前幾天已被心急的韓世德破了,便不用多顧忌,只想在畢業前和我留個回憶而已。

當時的我年輕城府不深,見誘惑怎能不心動?田麗跟韓世德做的時候是第一次,根本不懂避孕的事;和我做已經是第二次了,說是吃過了不知從哪裡得來的避孕藥了。現在想想,那時此類藥品世面上根本沒有,有也是私下交易,誰又知道真假了,只怕連田麗自己都以為韓玉潔是韓世德的親女兒。

韓世德想去做鑒定,也是五六年前有錢人的「流行風氣」,並不見得帶有多少懷疑的目的,卻看破了真相……

想到這裡,我心中一動,連忙推開了身邊的韓玉潔「既然你已經知道了,為什麼非要和我……做這事呢?正常一點的認親,不可以麼?!」

韓玉潔眼淚不止,嗚咽著說「你以為我是什麼心情過得這五年?!我是什麼心情舔他的雞巴,接受他的精液?!就是因為我當他是親爸爸,所以才這麼順從他,初中畢業後我就被他留在了家裡,一直給我吃激素豐胸,供他玩樂……當我看到你是我親爸爸的時候,除了這身子,我又有什麼可以給你的?我就只知道這樣對爸爸好……我怕你不同意,怕你不高興,怕你不認我,所以之前一直在忍著……一直在忍著……直到做了之後,我才敢說。爸爸,我錯了麼……」

這當然不好,這又不是AV影視作品,哪個父親在知道和自己的女兒幹了這事後,心中總有愧疚感,又有憤怒感不知該發向何處。但聽了這麼多,也能稍稍了解她的心境,還是拉她過來,將這赤裸的身子摟住,撫摸著她的頭髮,安慰著她。

「你是錯了……但錯的更多的人是我……比我錯了更多的人是韓世德,他太無恥了!他利用了你,也利用了我,居然還有臉問我借錢!」

見我還是認了她,韓玉潔依偎在我懷中,心情好了一些,苦笑著說:「在他心中,何嘗不是在恨你呢?這樣也好,他的一切,包括我,都是你的……」

「唉,我和老婆因為沒孩子才離婚的。突然之間有個女兒,本應該高興才對,但又是……又是這樣的相認法……」

韓玉潔雙手勾住我的脖子;「這樣的相認法……爸爸,這樣的生活不也很快樂麼?」

「這種快樂,不要也罷……我當然會認你,不過,這種事以後還是別做了…」

怎麼可能不再做呢?我也只能是說說而已。有了第一次,就肯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韓玉潔她肯定忍不住,或許,我也忍不住。當年她母親田麗的誘惑,我又何嘗忍住了?經過一陣思量和商討,今後自然還是會做的,只是一定要避孕。尤其今天,我讓她一定要吃緊急避孕藥,再也不能出那樣的事情了……

已經是傍晚了,我和韓玉潔打起精神收拾了一陣,草草穿起衣服去吃晚飯。整個下午都在辦那事,她根本來不及做晚飯,就簡單吃些中午剩下的。我們兩人坐在餐桌前,突然相視一笑。好久沒有這樣溫馨的感覺了,對於我對於她,可能都是如此。坐在一起吃飯,這才是父女正常的生活啊……

正自感慨時,突然又有一人推門進來,嚇了我一跳。我來這別墅也沒幾次,根本沒仔細看過有多少房間,沒想到還有別人。由於剛和韓玉潔做過,心中多少有點羞愧感。

韓玉潔一見,說「來了?坐吧。」

來人怯生生走過來,坐在韓玉潔身邊,就像如坐針氈一般。我一見也是個和韓玉潔差不多的半大姑娘,長得比她還漂亮些,只是看起來沒有她那麼有活力。膚色很白,但卻是一種久不見陽光的蒼白,像是大病初癒的感覺。

那姑娘很怕生,只小聲對韓玉潔說:「已經相認了?」

「嗯,還算順利吧。讓你等到現在才吃飯,有點不好意思了……」

「只聽到你又是叫又是哭的,我哪敢過來……」

兩個姑娘互相調笑著,讓我很尷尬。僵了一陣,終於開口問韓玉潔:「這位……是誰?也住這裡麼?之前來過幾回都沒見過啊……」

來人不說話了,韓玉潔回答「你不認識麼?她就是高勇叔的女兒高可琳啊。」高可琳,是高勇和他的前妻白嘉的女兒,在五年前他們夫婦兩人鬧分居的時候,突然失蹤的。當時調查下來的說法是因為去外地見了網友而離家出走了,這夫婦二人也是把更多的心思用在吵架上,此事在他們離婚後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高可琳突然出現在我方遠雄的面前,而且還是在韓家的別墅裡,真是令人錯愕不已。

我當時什麼都沒問,直到吃完飯,高可琳鑽進自己房間後,我才問韓玉潔:「這高可琳不是失蹤了五年了麼?什麼時候回來了?」

韓玉潔歎聲說:「對於外人,的確是失蹤了五年。對於我來說,她這五年一直都在這裡。我陪著她,她陪著我……」

「這麼說……那韓世德他也……」

「是啊。當時高勇叔鬧離婚的時候,她的確是去外地了,去見個不知道真名實姓的人。她後來跟我說,她的第一次就是那個時候。之後那人就不出現了,她在那裡住不下去,就回來了。回來之後,她爸媽那裡誰都不想去,於是就跑到這裡找我來了。但是那時我已經,我也不敢跟任何人說……」

韓玉潔頭往我懷裡一鑽,不說了。的確,那時的韓玉潔,只怕已經臣服在與韓世德的慾望之中了。高可琳無處可去,想起了那同是富家小姐的閨蜜,卻投入了一個更加瘋狂的世界……

「那高可琳就這麼聽韓世德的話?」

「她哪裡會聽他?!她不像我,還知道……還知道自己原來有家。而且,你也知道,高勇叔這幾年的生意有不少都是搶來的。所以這五年,她受的罪比我多上不知道多少倍了。直到這兩年,聽說她爸媽都再婚了,又被拍了不少羞恥的東西,她自己也就逐漸習慣這樣了。」

「那既然現在韓世德不在了,她想去見見爸媽麼?你們也應該聽說了,高勇都病成那樣了……」

「韓世德從沒說起過這事。我後來才知道,就陪著高可琳去找高勇叔,到家裡到公司都去過,遠遠見到的都是唐真娜出來進去的,她說不想和唐真娜見面,一直這麼拖著。後來聽說高勇叔和唐真娜已經有孩子了,她就斷了去見的念頭了。唉,當年她走丟的時候她爸媽都沒好好找過,現在只怕都把她忘了。」

我突然想到一事:「這麼多年下來,你們兩個就沒懷上過?」

「沒有,這事那人很注意的。我們那時都沒到二十歲,如果懷上了,會給他帶來很多麻煩的。而且,他也喜歡射在我們臉上或是嘴裡的,讓我們玩一陣給他看。有什麼辦法呢,就只能這樣了。我當時不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兒,我還能出門買東西做飯什麼的,高可琳就一直鎖在裡面的。」

我深深摟住了韓玉潔。我們這些長輩都有罪,然而罪卻全都應在了她們這一輩身上。高勇在白天氣勢逼人的時候,可曾想到自己的女兒就在晚上成了讓人出氣出火的工具?當然,我又何曾想到我也有個女兒,也是如此的境地了?

韓玉潔沒怎麼說自己的事,她也承受著相當大的痛苦吧。這兩個小姑娘,如果不是互相扶持著,未必能熬過這五年時光……

幾天下來,就這麼三個人的生活著,很多事情也逐漸正常起來。我白天還是在工作,晚上已經不回那個原來的孤單冰冷的家,夜夜宿在別墅裡。和韓玉潔有了第一次後,自然也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爸爸,工作辛苦了,讓女兒陪你洗澡吧。」

「爸爸,不要再摸了,女兒已經忍不住,下面出水了啦。」

「爸爸,你好厲害,女兒那裡面的癢癢,都給你止住了……再快一點,讓女兒更加興奮吧!」

是的,為了獲得更多的興奮感,她一直把我們的身份掛在口邊,平時都沒有叫得這麼勤。在她那些淫語歡聲中,我沉淪了。我和她一樣,把身份的羞恥感,轉換成了違背倫理的暢快感了,這就是魅力所在吧。

每當夜深的時候,韓玉潔就睡在我的身邊。她那小鳥伊人的樣子,彷彿已經得到了一切她所希望的東西了。我也是多少年已經沒有如此溫馨的時刻了,這幾年花場遊走,無非就是排遣慾望,或是商業應酬,連包夜都很少。有這樣一個人能陪在我身邊,不僅是慾望的發洩,也化解了不少心中多年的孤獨感,只不過她是我的親生女兒而已……

我握住韓玉潔的乳房,搓揉起來。這酥軟又帶柔韌的感覺,能讓人暫時忘記一切的煩惱。在無力進行性活動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這種動作。似乎她也是如此,還主動推我的手指導幾下。對於正常的家庭而言,這的確不是什麼好事。

在我正襟危坐的時候,我是多恨韓世德把我的女兒弄成了那樣子;但在我和韓玉潔親暱之時,我又禁不住湧現出一絲感謝他的心念。這兩種矛盾的心情,恐怕要困擾我很久很久……

雖然高勇那邊拖著沒去,但我想高可琳可能會去見她生母白嘉一面,我約了白嘉談這事。當年屬於係花級別的白嘉,和意氣風發的高勇是何等相配的一對。

數年未見了,哪怕是今日過了四十歲的年紀,依然風采依舊。只是說出的話,也依然那麼自我化,全然不像一個母親:

「如果可琳她不來見我,我也不會去見她。她如今也是二十歲的年紀了,當初就這麼有主意跑開家了,現在也有辦法一個人活下去。偶爾沒錢我接濟一下可以,但也不用住我那裡再讓我撫養吧。再說,高勇那邊的家境,不是更好麼…。」

我一撇嘴,我還是故意隱瞞著高可琳被韓世德關了這幾年的事情。這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又牽涉到我和韓玉潔,知道的人還是越少越好。我想如果白嘉聽到這些事情,還會不會說那些話,還會不會覺得自己沒做錯。

我接過話題:「高勇只怕過不了今年了,將來財產分配的事情,我也會幫把手的。說起來,真讓人寒心啊!二十年前的三男兩女,恐怕到明年就只剩我和你了。但是,剛才聽你說的這些話,連我都不想再見你了。」

「哈哈!那我就給你留個壞印象好了……其實,在可琳心中,五年前的我也就已經是壞印象了。當時不只是高勇有外遇,我也有……只不過,高勇找的是公司裡的那個女人,讓人都看在眼裡就傳到外面去了;我只是私下裡而已,別人都不知道,只是沒瞞過可琳。她跑出去的原因,是對爸媽都失望了吧……」

什麼三男兩女、大學同學、好兄弟、好姐妹?我們這五個人當中,其實誰都不怎麼樣。比較下來心腸略好一點的是田麗,她這一去之後,各種事情就都出來了。

「你不也是麼?聽說之前借了不少錢給韓世德,韓家那別墅已經被你握到手心裡了吧。現在又摻和起我們這邊的事情,又是打的什麼主意?」

「我的主意可是擺得上檯面的,根據現在這些情況,我是這麼想的……」

不等我把想法說完,白嘉已經笑岔氣了:「真有你的!按理說我應該很生氣,但是明白了你想幹什麼,我也覺得安心了。這樣的安排,如果別人都同意,我也沒有什麼意見,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高勇出現了病危,雖然搶救回來了,但精神又比之前大大退步了。

到了要強拉高可琳去看一眼的時候了。當聽到高可琳的名字,高勇和在病床前的唐真娜都為之一震,顯然他們的生活裡,已經沒有這個名字了。

我暗中囑咐高可琳千萬別提在韓家的那五年之後,我和一起同行的韓玉潔幾乎是把發呆中的唐真娜推出了病房,只留下那父女二人。

這幾年都是我的下屬和唐真娜的下屬互相爭訂單,我還是第一次仔細端詳這女人。說實話不漂亮,三十出頭的年紀,姿色反倒不比上和我同齡的白嘉,那為什麼高勇會捨白嘉而選擇她呢?莫非是靠了什麼手段?

我冷笑:「你應該覺得我是給你們帶麻煩過來了吧。」

「我早就覺得她還活著。不過你也知道,我們後面肯定也會做鑒定確認的,只要她是真的高可琳就行。現在帶她過來,事情也好理順。」

我瞧著她還緊緊掩著文件,生怕我偷看出一些客戶信息來,沒好氣的說:「呀,真盡心呢!都那樣了,還給他匯報工作呢……」

「我只有這樣做,他才會安心。哼,你們都做了二十多年的好兄弟了,卻不知道他最喜歡的是什麼……」唐真娜說完逕自走了。

高勇最喜歡的,就是事業吧。要不,也不會因為陪客戶喝酒無節製,染上癌症。他是娶了唐真娜,但究竟娶的是生活秘書,還是工作秘書呢?

我和韓玉潔談論了一陣。病房門開了,高可琳眼紅紅的出來了,顯然大哭過一陣。我讓韓玉潔先陪她回去,自己進去見高勇。

「方遠雄,我都不知道是應該謝你還是怨你。」高勇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說:「照道理我應該很感動,也應該謝你。可是你想想,唐真娜跟我也有孩子了。現在讓我想這麼複雜的事情,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這不知道怎麼辦的神態,也給你女兒看到了。」

「幾年沒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哭了一陣,後面就沒什麼話了。」

「我倒是幫你想了很多,現在說給你聽……。」我把之前跟白嘉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如果我身體還好的話,我真想揍你。但是現在……」

「但是現在,照我說的這樣辦吧,對誰都好……無論你把我想成什麼樣,我都無所謂。你還能跟我計較這個麼?你當年也不在乎你在我們心中是個什麼形象吧。甘願把自己放在讓人恨的境地,或許這能也叫兄弟。我們三兄弟之間,感情就是不一般……」

我和高勇都笑了,介於冷笑與苦笑之間。

自從帶著她看過高勇之後,高可琳對我的戒備感大大削減了,不再躲著我,偶爾也願意和我說些話,當然眼神中還是帶出些羞澀感來。這種感覺,可能任何一個男人都會覺得喜歡。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