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家三女

每次抽送都是深入淺出,一捅到底,把個二丫頭弄得是柳腰亂擺,屁股亂搖,好個舒服,淫聲浪語不停的叫。這時躺在一傍的大女兒在實在忍受不住了,便脫掉衣褲加入了進來。顧平道:“我們索性同歡同悅,就一起來吧!”

這一夜父女三人直弄得個翻江倒海,只恨夜短。他們一直乾到天邊露出了魚肚白,方鳴金收鼓,合抱同眠。這正是:天寒地凍不思春,父女日日床上滾。

湖上小船忘時令。淫欲月月求更新。

至此,父女三人開始了一種全新的生活。每天當三妹子背著書包離船後,他們就起錨離岸,在到達捕魚地點前,二丫頭的手常常是伸進顧平的褲襠裡,玩弄著他的陰莖。陰莖一但被她弄硬了,顧平就讓大女兒過來撐船,他們倆就跑進艙裡乾上回。

有時一閑下來,他就左擁右抱地鑽進船艙和兩個女兒玩上一會。有一次,大女兒的例假還沒完二丫頭也來了例假。而這天顧平又慾望難奈,於是他就讓她們潛他“吹簫”。兩個女兒了不知羞,過去就扒下顧平的褲子,你一含口,我一嘬口地品了起來,直弄得顧平心癢難撓,一泄如柱。有時,可這種日子時間一長,也有讓顧平為難的時候。有一天,顧平實在是太累了,只想一個人休息一會,可是兩個女兒就是不乾,非纏著他要那個。把顧平真弄得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只得強打精神陪著女兒玩樂。就這樣,他們父女三人快快樂樂地過了一年。

這年陰曆大年三十的晚上,全家圍坐在一起,吃著年夜飯。大女兒突然嚴肅地當著二上妹子對老爸說:“老爸!我想當著妹子們的面說幾句心裡話,過了年我就快21歲了,這些年來,你把我們拉扯大,又當爹、又當媽,讓你吃了不少苦,我這個做大姐的也沒能幫上什麽忙,這兩年我和二妹又從你那得到了很多的快樂,為此我感激老爸,現在小妹子也長大了,今年也有17歲了,而我也快成了老姑娘。

年前我上岸去買東西,碰上了我小學的同學。她帶著二歲的兒了,當問到我的小孩子幾歲時,我告她還沒結婚,她先是一驚,接著就給我紹介了一個對象。前幾天她約我去見那個人,他叫劉兵,今年30歲,是一個工廠的業務員,我們談的還算投緣,他也喜歡我,我想在觀察他一些日子,如適合我就嫁給他。”

聽到這,三妹子高興的中跳了起來:“好啊!好啊!大姐要嫁人了,我要有姐夫了!”二丫頭心裡確想的是,今後老爸就是我一個人的了,暗自高興,並說道:“大姐這幾年為我們吃了不少苦惱,為我們擔誤了自己的事,我和小妹也於心不安,今天大姐說找到了自己的相好,我們都為你高興!”

顧平聽了心裡可真不是滋味,女兒要嫁人了,要離開自己侍候別人去了。可話又說回來了,女大不中留,總不能讓她一輩子不嫁人吧。想到這,他舉起酒杯說:“大妞!祝賀你找到了如意郎君,這麽多年以來,你前前後後幫助我照顧兩個妹子,也真是難為你了,今天借這個機會,讓我敬你一杯酒!”

“我們也敬姐姐一杯!”兩個妹子同時站了起來,一飲而盡。大女兒見此情景,被感動的流下了眼淚,把酒喝了.飯後,二丫頭和小妹子,圍著大姐問這問那,說個不停,顧平悄悄站起為回艙了。

晚上,等小妹子睡後,二丫頭和大女兒一起來到了老爸的艙內。二丫頭盡管心裡高興,但嘴上卻說:“老爸!大姐自己在處面找了對象,也不告訴我們,今天這麽一宣布,這不明擺著是先斬後奏嗎?”

二丫頭這麽一說,到弄得大女兒無言以對,還是顧平解了圍,“這也不能怪你大姐,她是怕我們不同意。這二年裡,我們三人形影不離恩恩愛愛,共享人世間的快樂,要不是你大姐疼你老爸,我可能早給你我找後媽了,也就不會有後來二丫頭的加入,我們這個家可能早就不是這樣了,二丫頭你還怪你姐,你應感謝她才是!”

聽老爸這麽一說,大女兒又哭了,她從內心裡感激老爸對她的理解,感激老爸這幾年來帶給她的性愛和快樂,她泣不成聲地說:“老爸!你別說了,都是我不好,好了我們什麽別再說了!敢快脫衣睡吧?”說完就去給老爸解衣脫褲,並說“二妹你也來幫忙!再說下去天都亮了。”這天夜裡,大女兒和老爸乾了三次。

這正是:天下宴席終散去,群雁總要伴雙棲。

人間好事也有離,啥樂都有一定曲。

一日,兩個女我與老爸風流快活後,躺在床上休息。這時大女兒突然說出了讓顧平心跳加速的事。“老爸!我看小妹子現已長大了,身體的豐滿成度不比她二姐差,她今年內中學就畢業了,我這一走,也不能常回來陪老爸了,到不如就讓小妹子頂替我的位子?也省著她整天的往外跑。這樣我們三姐妹都侍候過老爸,也就全家美滿了,再說,如不吧小妹子搞定,今後你們也不方便呀!”

二丫頭雖然心裡老大的不高興,但聽到最後一句,也覺得有理,在看老爸那種高興的神態,她馬上就接附合著說:“大姐講的有道理,我同意!都是一家人,怎能把小妹給漏了呢,這對小妹子也不公平呀!”就這樣他們又商量了如何著手,什麽時機,待事敲定後,爺三又快樂了一回,才相抱而眠。這正是:甘願床踏伴孤枕,臨去猶思落網花。

大女再設迷魂計,三妹福禍全由她。

日子過的真快,又是冬去春來,漁民們開始忙碌起來。小妹子也主動學著幫助家裡乾點活,一家四口早出晚歸,把早春的第一個捕漁期忙了過去。能賣的都賣了,留下來的就曬成魚乾自己吃。忙乎了一陣子的全家人,都想放松一下。於是,大女兒提出上岸玩一天,她也順便給自己準備點東西,大家都認為有理,就決定第二天統一上岸。

第二天,當父女三人走在街頭時,引來無數羨慕的目光。顧平也留意地觀察著小妹子,他突然發現小妹子那隆起的胸脯,那豐盈的臀部,都生動地勾畫出了她少女的成熟和風韻。一路上他的目光始終在小妹子的身上掃來掃去,他心中有了一種難以描繪的躁動。

回到船上,三個姑娘還在說說笑笑,講述著今天她們看見的新鮮事。顧平回到自己的艙裡,則開始盤算如何對小妹子下手。大女兒知道老爸的心事,因為自那天她說出她的想法後,老爸就象丟魂似的,整天盯著小妹子,今天在街上她就發現才老爸的眼光總不離小妹子。

其實,一路上她也在想著如何讓老爸如願以償,但總沒想出一個好的辦法。

她在和二個妹子說話時就注意到了老爸的表情,見他回艙,她主裡更急。於是她把小妹子打發回艙後,就對二丫頭說:“你看出老爸的心事沒?他是在想小妹子呢!”二丫頭說:“老爸也太心急了,什麽事也得有個商量,總不能沖上去,就把小妹子放倒吧!”“你又胡說了,這不在和你商量嗎?”這時小妹子走出艙室道:“大姐!二姐!你們在說什麽悄悄話呢?”大女兒趕忙說:“沒什麽!我們在考慮著晚飯吃點什麽。”

她們姐妹倆訂好計策,就各自忙碌起來。大女兒下廚做飯,二丫頭精心準備,一會功夫所有的都安排就緒。“吃飯了!”二丫頭叫喊起來,顧平和小妹子都陸續來到飯桌前,一家人坐著吃飯,卻各懷心事。顧平想的自然是三妹子,大姐和二丫頭卻想著如何順利措施她們的行動方案,而三妹子則想的是明天如何讓她的姐妹們欣賞她新買的東西。也不知怎麽搞的,小妹子吃了一會飯忽然覺得頭重腳輕,身不由已,大女兒見狀,知到小妹子已經中計,就站起來說:“小妹!你今天太累了,還是回艙早些休息吧!”說完她就扶著小妹進艙了。這時的小妹已什麽都不清楚了,只知大姐把自己放在床上就出去了。

二丫頭見大姐從小妹的艙中出來,這才高興地笑著說“大姐你真行!老爸!

小妹子已讓我們擺平了下一步就看你的了!”“什麽?你們在他的飯裡放了什麽?

這事我怎麽一點也不知道?”顧平高興的差點跳了起來,他一把抱住走過來的大女兒,親了口,二丫頭叫喊道:“老爸!這件事也有我的功勞,你怎麽只親大姐,不親我呢?”顧平忙轉過身來摟住二丫頭就用力親了一口,說道:“我知道有你的功勞,老爸這能忘了你嗎!”“老爸!吃完飯我和二妹上岸去串個門,下面的事就看老爸你自己了!”

“她不會醒來吧?”顧平擔心的問,二丫頭得意的說:“今天上岸時,大姐和我在你給小妹買東西時,專門到藥店買了一瓶安眠藥,本想找個適當的機會在下手,可回來後大姐看你猴急的樣子,這才和我商量,決定今天動手。你放心吧!

我在小妹碗裡放了半瓶子我擀成沫的安眠藥,她要醒這來怎麽也得下半夜裡。”

這正是:巧下芳香迷魂藥,專等小妹來上鈎。

怎知妹子早等候,雲雨過後仍裝羞。

大女兒收好碗筷,就拉著二丫頭上岸去了。顧平見她們走遠了,就把船開到了湖泊的中心島附近,停了下來。他鑽進船艙,脫去衣褲,從櫃子裡取出他今天上岸悄悄買的印度産夫妻專用潤滑油,擦拭在自己的陰莖上,然後走進了小妹子的艙內。這時小妹睡的跟死人一個樣,顧平急急忙忙地脫掉她的衣褲,把她的雙腿分開,就扒到了小妹子的身上,陰莖對準她的陰道慢慢的捅了進去。顧平原已為會驚醒她,誰知當他的陰莖全部插入後,小妹子對此確全無反映。原因是:一來她睡的跟死人一樣,二來顧平在陰莖上擦了油,非常的滑溜,所以陰莖就非常容易地插了進去。顧平心裡暗自高興,沒想到這安眠藥還真管用,這油也真好用,早知這樣我這幾天就不用發愁了。想到這,他開始抽插起來,直到他射精為止。

小妹子始終沒有任何反映。他扒在她的身上休息了一會,就順手拿起他事前準備好的布頭,替她擦拭乾淨後起身而去。

他把船開回岸邊,等了一會大女兒和二丫頭就回來了。一見面,二丫頭就悄聲說,“怎麽樣?搞定了!”顧平沒有直接回答她,而說道:“你倆真行!那藥還真管用,小妹子一點反映也沒有,順利極了!”大女兒的臉上又出現了當年老爸第一次把二丫頭弄到手時的樣子。“老爸!到現在我就可以安心地走了,我打五、一結婚,你同意不?”本來顧平為今晚順利搞定小妹子挺高興的,大女兒這麽一說,到弄的他到不知說什麽好了。“大妞!結婚可不是兒戲,一定要準備的細致些,不可草率行事。”說完他就回艙了。

二丫頭看出老爸心裡不高興,就輕輕對大姐說:“你說婚事也找個時機,老爸正在興頭上,你這不是給他當頭一盆冷水嗎!”大女兒想了想覺得二妹說的有理就道:“我剛才也是有感而發的,並沒別的什麽意思,你這一說到提醒我了,咱們趕緊去問問老爸今天的感受。”她們倆來到老爸的艙裡,還是二丫頭先開了口:“老爸!你這是有了小妹子就不要我們了是吧?”這時顧平也平靜下了,他開玩笑地說:“我那敢呀!你老爸總不會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吧!”說完他就摟著倆個姑娘坐到了床上。

顧平接著說道:“方才忘了和你們說了,今天的情況非常的好,我真沒想到那藥真靈,我在她身上那樣聳動,直到完事,她好象全然不覺,”說到這他突然停頓,“呀!我差點忘了,你倆敢快去把她的下身在擦拭一下,給她穿好睡覺的衣服,在過來說話,快去!”

她們倆被弄得不知是怎麽回事,顧平又摧了一次她們這才過去。一會功夫她倆就回來了,一進門二丫頭就說道:“小妹子哪裡睡的還真香,好象什麽事也沒發生一樣。”這時,大姑娘插話道:“老爸我們真不知你這胡蘆到底買的是什麽藥?”顧平這時才慢地說道:“我想今天這事先瞞著小妹子,這樣來上它幾次後,等到她慢慢適應了,嘗到甜頭後在讓她知道,她的皮氣你們不是不知道,否則她發起急來很難控制,你們自這樣可行?”大姑娘聽完老爸這番話,心裡就明白了,她說道:“這樣也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待水到渠成,在讓她知到,也省著她將來恨你。”顧平高興的說:“我就是這個意思,來吧!該上床了!”

小妹子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過來,“我什麽時候睡的?怎麽都想不起來了!”過一會她才覺得下面隱隱做疼,可又不知為什麽,還已為是昨天自己跑多了,也就沒太在意。他們父女三人見小妹子沒什麽反映,心裡掉著的一塊石頭才算是放下。這天他們象往常一樣上湖打魚,有幾次拉網小妹子要幫忙,都讓顧平制止了,他是怕她一用力,下面再痛起來,讓她覺察出什麽來就麻煩了。這一天讓顧平過的是提心吊膽。

晚飯後大家坐在一起閑聊,不一會小妹子就睜不開眼睛了,說了聲:“我先睡了!”就回艙去了,沒幾分鍾就睡得象死人似的。“老爸!你可以過去了。”

大女兒說道。“老爸!你一定要把動作放輕一點,別整疼了她!”二丫頭也補充了一句。說完她們倆就走進老爸的艙內。

顧平來到小妹子的艙裡,並沒有馬上騎上去,而是蹲在那兒,欣賞著她的胴體,這時在他眼裡的小妹子,已變成了一個女人,一個可以供他發泄慾望的女人。

他輕輕地撫摸著她的乳房、她的陰部、她的全身,在他的撫摸下,她的身體開始發熱。這時,顧平掏出潤滑油擦在早已是硬捧捧的陰莖上面,同時也在小妹子的陰部擦了一點,然後分開她的雙腿,慢慢插入。他這一抽插就近百下之多,當他停下想休息一會時,覺得從她的陰部流出淫水,於是他就又抽送了一會,也沒射精就拔出陰莖。他用布頭先給她擦了一下,然後擦擦自己的,就起身而去。這正是:偷淫小女心中歡,家花遇雨次第開。

誰說家花不中看,咱家有花金不換。

到自己的艙裡,見倆個姑娘摟在一起睡著了。他輕輕的推了推大女兒,並示意她不要說話,就把她的身體側過去,陰莖從後面挺了進去。事後,他摟著她睡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