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愛的大姐

「啐~去你的,什麼吃虧不吃虧?拐彎磨角變著法兒想讓姐上你的當呀?不過事到如今,姐也不瞞你,姐確實好奇,不知道你那東西什麼樣子,既然今天咱姐弟倆破了一次例,那就索性玩個痛快,你就把你那東西亮出來,讓姐也開開眼,長長見識,不過你休想幹那種事,絕對不行!」姐真的是被我挑逗得慾火燒身了,要不怎麼會讓我得寸進尺?不過她還堅持著自己的態度,以確保最後的防線。

我樂於遵命,迅速地脫去衣褲,露出了胯下的龐然大物。

「哇,好大呀 我好怕……」姐姐驚呼著。

「別怕,弟弟會很溫柔的。」我拉著她的手,讓她去感受大雞巴所發出的青春熱力。

大姐嬌羞地摸了一下,馬上把手拿開了。可是,好奇心佔了上風,又慢慢地把手伸了過去,終於又觸到了我的雞巴。

我怕她再次鬆手「逃跑」,就用我的手去「幫忙」,圈住她的小手握住我的雞巴,而我的手握在她的小手外面上下滑動,帶動她的手去上下滑動著捋我的雞巴。

大姐先是被我這一招弄得不好意思,但不一會兒就恢複了她溫柔體貼的本性,白了我一眼,嬌嗔道:「鬆手,我自己會來。」

我奉命鬆開了手,大姐開始自己摸索,先是輕碰、輕撫、輕捏,最後終於不再怕羞,玉手一圈握住了雞巴(當然合不攏,只能算是半握),上下套動,不停地撫摸起來。

不一會兒,就把雞巴弄得更粗更長更大了,大姐嚇得忙放開手,不知所措地問:「怎麼更大了?這可怎麼辦?」

「怎麼更大了?因為它太想你了嘛!怎麼辦?讓它進去就行了嘛!好姐姐,你就讓寶貝兒來一次吧,僅此一次,下不為例,行不行?」說著我就要開始行動。

大姐忙一手掩著自己的陰戶,一手拉著我的雞巴說:「不行,你怎麼出爾反爾?早知道這樣姐就不和你玩了!好寶貝兒,你冷靜點,聽姐說,姐也愛你,說實話姐也想,特別是現在被你弄得更想。可是,我們親姐弟,無論如何不能幹這種事!如果讓別人知道,咱們如何做人?你就饒了姐吧,好不好?」

「別管那麼多,只要你我真心相愛就可以,姐,關係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將永遠真心相愛!重要的是我們將永不分離!」

「弟弟,我愛你!好吧,為了你,為了愛,姐就豁出去了,只要你高興,姐就讓你弄,來吧……」大姐呢喃著,那雙原本拉著我的雞巴和掩著自己陰門的手,變成緊緊抱住了我。

我溫柔地把大姐按倒在床上,慢慢地壓了上去,輕揉她渾圓的玉乳,吸吮那粉紅的乳頭,撫摸她那隆起的陰戶……一會兒工夫,那豐滿的乳房就更有彈性、更漲大了。

大姐受不了啦,渾身發燙,欲拒無力,在沉迷中低哼著:「嗯…寶貝兒……嗯…好弟弟……」

我挺著堅硬的陰莖,慢慢地靠近了玉門。那兩片豐隆的陰唇,掩蓋著紅嫩的陰蒂,玉戶中充滿津液。我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緩緩摩擦,弄得她全身顫抖,輕咬我的肩頭,這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鮮花,讓人不忍摧殘。我萬分憐惜、輕柔地將雞巴往裡徐徐挺送;她蛾眉緊蹙,銀牙緊咬,似痛苦萬狀:「喔~寶貝兒,好疼呀!」

「姐,第一次都是會痛的,把腿用力分開會好點呢。」

大姐依言慢慢挪動玉腿,陰道口也隨之分開;我又往裡挺進,感到龜頭前似有什麼東西擋道,不讓我的寶貝進去享受,這擋道的一定就是大姐寶貴的處女膜了。我心想長痛不如短痛,就用力一挺,「噗」一聲,陰莖就全根而沒,龜頭一下子頂進了她的子宮裡。 

大姐「啊」地一聲慘叫,嬌呼連連:「啊唷!好痛呀,不要動,弟弟,好像裂開了,疼死我了!」她那美麗的丹鳳眼中淌出了晶瑩的淚珠。

我唯有按兵不動,只用嘴不住地親吻她,用手撫摸她、刺激她,終於,她不再推我,也不再叫疼了。

「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我的好大姐?」我放開她的櫻唇問。

「嗯,壞弟弟,現在不太疼了,剛才差點沒把姐姐給疼死!你怎那麼狠心,要把姐給弄死呀?」大姐幽怨地望著我。

「怎麼會呀?我是那麼地愛你,怎麼捨得弄死你呢?這只不過是處女開苞必經的程序罷了,並不是弟弟狠心啦。」

「啐~去你的,什麼叫『開苞』?是不是欺負姐姐不懂,又在拐彎兒磨角兒地佔姐姐的便宜了?」

「什麼呀,這下你可冤枉弟弟了,姐,你不知道,所謂『開苞』,就是處女第一次和男人性交,你想想看,你們女人下身那東西,不像是一朵美麗的『花朵』嗎?而處女的『花朵』,從沒對人『開放』過,不就是『含苞待放』嗎?第一次被雞巴弄進去,『花朵』不是『開放』了嗎?這不就是『開苞』嗎?」我胡言亂語地解釋一通。

「不聽不聽,不聽你這些污言穢語,越說越難聽,又是性交、又是雞巴,真不要臉!再說這些下流話,大姐就不和你好了!」大姐被羞得臉紅到了脖子根。這也難怪,一向端莊斯文的大姐被我如此調戲,怎麼會不生氣?

我害怕了,連忙求饒:「好,好,弟弟不說了,好不好?」我一面說一面輕輕地抽送著,大姐疼痛已過,低低地呻吟著。

「大姐,舒服嗎?」我見有轉機,就柔聲問道。

「嗯,舒服。」大姐嬌羞地白了我一眼說:「你壞死了!」

「待會兒你會更痛快的,那時你就不說我壞了。」我知道大姐已經不再疼痛了,便發揮雄風,毫無顧忌地抽送起來。

大姐的陰道生得很淺而且角度向上,抽送起來並不吃力,每次都能頂著她的花心,龜頭直進子宮裡;陰道尤其狹窄,緊緊地箍著我的陽具,柔軟的陰道壁把陰莖摩擦得麻酥酥的,有無上的快感。

「好了吧,弟弟,姐全身都被你揉散了。」大姐嬌喘籲籲,吐氣如蘭,星眸散發出柔和的光,陰精一次次地泄出,灼熨著我的龜頭,傳布我的全身,使我有飄飄欲仙的感覺。情慾如潮汐起伏,風雨去了又來,來了又去,一陣陣的高潮把兩個肉體融化在一起。

「好弟弟,行了吧?姐姐不行了。」姐姐在我耳邊呢喃著。確實,初開苞的她已經被我弄得大泄了好幾次了,確實不行了。

四片嘴唇又一次膠著在一起,臂兒相擁,腿兒相纏,她的陰道緊緊地夾住我的龜頭;我再也忍不住,一股陽精如海潮排山而出,射進她的花心深處,全身都覺得飄了起來,有如一葉浮萍,隨波而去,她也一陣痙攣,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快意。

我爬伏在她身上,緊緊地摟著她,親吻著她,她也回吻著我,我們抱在一起,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那種餘韻未盡的快感。

「弟弟,當心受了寒,快起來整理一下再睡吧。」

姐姐慈愛地撫著我的髮際,吻著我的臉頰;我懶洋洋地從她的玉體上滑下來。她坐起身子,用一襲白絹擦拭著下身,一片處女紅散染在雪白的床單上,那腥紅點點,落英繽紛,使人又憐又愛。

「看這像什麼?都是你害的。」姐姐嬌嗔著,她那嬌嫩的陰唇又紅又腫,當她擦拭時,頻頻皺著眉頭,像是十分疼痛,我也於心不忍,沒想到初開苞的大姐會這麼柔嫩而經不起「開採」。

大姐讓我起身,她換了一條床單,把染有她處女紅的床單和那條她擦過下身的白絹仔細地疊好,鎖進了她床頭的小櫃中。

我驚奇地看著大姐的一舉一動,終於忍不住問:「嗯,姐姐,你在幹什麼嘛?」

「幹什麼?虧你問呢,那可是姐保存了近二十年的貞操呀!」大姐嬌嗔著和我並肩躺在床上,我萬分溫柔地抱住她,輕吻她的紅唇,輕撫她的玉乳。

「弟弟,姐現在可把什麼都給你了,從此就是你的人了,你倒是想個法讓我們長相廝守一輩子呀,你可要憐惜姐姐,別把姐玩過了就扔,那你就害死姐姐了,姐可真的只有去死了。」

「姐,你是不是後悔了?」我故意問她。

「去你的,到現在你還不相信姐姐對你的心嗎?為了讓你痛快,姐連命都不要了,姐答應讓你弄時,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一旦讓外人知道或者你變了心,姐就要以死殉情!」大姐言辭激烈。

「姐,我知道你對寶貝兒好,我是逗你呢,姐,你放心,你對我那麼好,把一切都給了我,我怎麼會辜負你對我的一片深情呢?從此以後,弟弟會負起做丈夫的責任,會一輩子敬你愛你疼你保護你的。我是那麼愛你,怎麼會玩過就不要你呢?!」

「你這麼說姐姐就放心了,姐因為太愛你了,一時控制不住,拚著性命不要,和你做出了這種事,你叫姐以後如何做人?讓兩位媽媽知道,不打死姐才怪!」姐姐雙臂擁著我,輕撫我的背脊,在我耳邊輕聲呢喃,不時輕咬我的耳垂。

「姐,才不會呢,她們同意我們這樣做的!」

「你怎麼知道她們同意?淨胡說,你是想哄姐姐開心吧?」

「真的,我不騙你,她們要知道了,只會高興,不會生氣,弟弟敢打一萬個保票。」

「真的?你就這麼肯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越說姐越糊塗了。」大姐驚奇地睜大了美麗的丹鳳眼望著我,越發美麗動人。

「因為是她們讓我來向你求愛的,幾天前她們已經把你們姐妹三個全都許給我了,她們也早就和我幹過這種事了,剛才我親你摸你時,你不是問是誰教我的嗎?我沒好意思說,其實就是她們教我做愛技巧的。」

接著我把與兩位媽媽發生關係的始末,及她們的決定全都告訴了姐姐。

「真的?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好消息來得太突然了,大姐一下子有點不敢相信。

「我怎麼會騙你?要不是真的和她們有那回事,我敢這麼說嗎?我敢造自己親媽、姨媽的謠嗎?何況還是這麼下流的謠?我怎麼說你才能相信?要不這樣吧,我想你也見過她們的身體,要不要讓我給你說些她們身上最隱密處的特徵?說不定那些地方你還沒有我熟悉呢!你要不服氣咱們來打個賭,看看誰對那些地方更熟悉!」

「去你的,誰和你打這麼下流的賭!我承認那地方你比我熟悉,好不好?我相信你了,行不行?怪不得這兩天媽會無緣無故地給我灌輸一些性知識,原來是這麼回事!」

「姨媽是怕你什麼也不懂,和我做不成愛,所以才要給你上課,你不知道嗎?每個女兒出嫁前母親都會給她上這種課的!」

「呸!你真壞!媽真是杞人憂天,你這小色鬼這麼會勾引人,就算是個啥也不懂的小姑娘也會被你挑逗動心的,何況是那麼愛你的大姐我?你真討厭!怎麼不早說清楚,害得姐又愛又怕,難做主張?害得姐要豁出命來才敢和你好?害得姐怕媽媽們知道打死我,空擔心一場?」大姐嬌嗔地怪責我。

「是不是我早說出來,你就早讓我肏了?」我調笑她。

「去你的,真是個下流坯子!什麼話都能說出來,你說我會不會早讓你……」大姐也和我調笑起來。

「會的,一定會的!姐,我真愛死你了!我還要……」我抱著她吻過不停。

「嗯……什麼?你想再來一次?你……」大姐驚異地問,同時雙眼也懷疑地向我胯下望去。

「你不是什麼都不懂嗎?那你怎麼知道男人不能接著馬上來第二次?你見過誰不能接著來第二次?」我故意逗她。

「去你的,我見過誰了?怎麼,你們男人不能馬上接著來第二次嗎?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剛才那麼瘋狂,又弄了那麼長時間,我已是一萬個滿足了,你怎麼還不滿足,所以我才驚奇,你怎麼能懷疑姐和別的男人……姐在你心目中就是那樣的女人嗎?」

「噢~不是,姐,弟弟是和你開玩笑的,弟弟怎麼會懷疑你呢?好了,不說這些了。告訴你吧,一般普通的男人在來過一次後,是不能接著就來第二次的,因為他需要時間來準備再來第二次所需的精子、精力,他們在射過精之後,那根雞巴就軟了下來,在一段時間內是不會再勃起的,不論女人怎麼刺激也不行,那根雞巴不勃起,就什麼也幹不成,而你們女人因為是被動的,所以不需要做什麼準備,隨時都可以來,隨時都可以接受男人的抽插。」

「你又胡說八道了,以後不許在我面前說這些刺激人的字眼。你說一般男人都不能接著馬上來第二次,那你呢?你怎麼又……」大姐望著我胯下那根又翹得半天高的大雞巴,不好意思問我的雞巴怎麼又硬起來了,就又找到了代名詞:「你怎麼說你又想再來一次了?」她狐疑地望著我,等著我的解答。

「我和一般男人不一樣,你的弟弟是男人中的男人,與眾不同的,從和兩位媽媽幹的這些次的情況看,我不但能泄而不倒,就是說射過一次精後雞巴並不萎縮,能接著就來第二次乃至第三次,而且雞巴萎縮後如果想繼續再來,能立刻就重新勃起,你看,我的雞巴不是又翹起來了嗎?」

我對大姐解釋著,並且雞巴長雞巴短照說不誤,因為我知道大姐雖然口中說不想聽我說那些刺激人的字眼,其實聽到情人這樣露骨挑逗的話,心中還是感到很刺激、很過癮的,女人都是這樣。

「真拿你沒辦法,滿口髒話怎麼說也改不了。」果然,大姐無計可施,只好認可了我這麼說。

「大姐,你看我的小弟弟又翹了,我想……」我抓住大姐的手,讓她摸著我的雞巴,去感受那種雄性的力量。

大姐嗤嗤嬌笑著揉捏我的陰莖:「這是你的小弟弟嗎?那它也是我的小弟弟了?那你又是我的什麼人?對了,你是我的好情人、好丈夫,我好愛我的小弟弟呀!」

「那麼你是愛『你丈夫』呢,還是愛『你弟弟』?」

「兩個都愛,確切地說,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愛屋及烏,所以也愛它。」大姐越說越愛,情不自禁地吻了「她的弟弟」一下,這下可好,讓我脹得更難受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