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呻吟(精修版)

隨後調出瑞強房間裡的監控,在他出門後快進看著。一直到3 點多畫面才有動靜,夢穎被從背後抱著走進門,腳步蹣跚,步伐輕浮,全身不自然的扭動著,瑞強在背後貼著夢穎的身體隨後跟了進來,反手關上了門打開大燈。隨即把夢穎按在門邊,這個角度只能看到瑞強的手伸進了夢穎的黑裙中,摸著夢穎穿著深黑色絲襪的大腿,絲襪和內褲被卷在大腿根部,夢穎的裙子被掀起搭翹臀上,在黑色的裙擺和絲襪中間,雪白的膚色是那麼的顯眼,臀部一片紅印,想來是受過了不少揉捏。夢穎扶著牆壁,就這麼的被瑞強從背後幹著。難道他們在走廊上就開始了?

夢穎的嬌喘聲間斷的傳來。過了一陣,瑞強把夢穎推了過來,走到寫字桌邊坐上桌子,然後開始脫褲子,夢穎看著瑞強脫衣服,粉紅的臉頰上全是嫵媚的神色,一雙小腳來回蹭著,想把高跟鞋踢掉的感覺,可那雙白色的高跟鞋是系帶的,不解開帶子脫不下來。接著瑞強把夢穎穿著黑絲的小腿捧到自己胯間,用夢穎穿著黑絲的小腿來回的給自己肉棒做腿交。然後伸手撥開夢穎黑色衣裙的領口,肌膚被襯托的一片白嫩。

「我去洗個澡吧,剛才你弄的人家一身到處都是,挺難受的。」夢穎輕聲說著。

「美人,等我再把你幹尿一次,就去洗。」說著瑞強抱起黑絲大腿,向前一步之後,下體就開始聳動起來「美腿穎,好爽啊,剛才你在電梯裡尿了一地還不敢叫,看到你那表情我就硬的不行」說著就坐到椅子上,把夢穎拉過來,把褲襪拉了上去,原來這條絲襪也被扯破了襠部。

「嗯嗯……嗯嗯嗯……」夢穎興奮的嬌喘著。房間裡的燈光大開。地上散落著夢穎的胸罩、內褲、兩條連衣裙,好幾雙絲襪以及銀色和黃色的高跟鞋,茶几旁沙發的一角,還有兩條短裙和幾條絲襪。而他們的主人夢穎,此時正雙手扶著瑞強的肩膀,跨坐在他的身上。她上身的黑色連衣裙的拉鍊被解開,肩帶上沿也環在了她的手臂上。裡面是真空的,一對雪白的大白兔清晰可見,胸前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淫液的液體在泛著光澤。連衣裙擋住了兩人正在交合的下體。只看到大腿上包裹著黑色的褲襪,裸露在外的柔嫩肌膚此刻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晶瑩剔透。而瑞強則一手摸著夢穎的黑絲大腿,一手抓著一隻大奶把玩著,身體靠在椅背上欣賞著夢穎那嬌喘的表情和扭動的胴體。下半身一下一下朝上有規律地挺動摩擦。

房間內彌漫著他們現在的喘氣聲和肉體碰撞聲。他的手握住那對飽滿挺拔的乳房,不停地揉摸捏弄。夢穎的長髮此刻也隨著他的頂送不停飄蕩著。因為她是背對著我,所以我也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只是可以從她那如水蛇般扭動地纖腰,還有瑞強此刻那種興奮快意地神情中體會出他們此刻的感覺。

「美腿穎,你太性感了,記不記得這2 個星期在哪裡幹的最爽啊?」瑞強的手伸進了黑色的裙子裡,抱住夢穎的圓臀不停的壓向自己,控制著角度和力度,監控中他們倆下體被夢穎的裙擺擋住。只能想像到瑞強進出著白嫩圓臀的畫面,下下有力,撞的雪白臀部「啪啪」作響。「啊?在哪裡被幹的最爽?」

「嗯嗯啊……嗯嗯嗯……輕點……」夢穎低聲回應著,腰間不停的扭動,配合肉棒的進出。柔軟的奶子不停的晃動,雙手死命抓著瑞強的肩膀,像是快感不斷湧來。

「美腿穎,放心,剛才電梯和走廊裡我安排過了,今晚沒有攝像頭,電梯都專門為我們停機維修,很安全的。」瑞強抱著夢穎的圓臀奮力挺動著,下體的肉棒頂的很深。「電梯裡幹是不是也刺激啊,房頂上感覺呢?還是說剛才在走廊裡更讓你興奮?」

「嗯嗯嗯……別說了……你個混蛋,每天就知道做壞事,嗯嗯……別再提了……」夢穎顫抖的說著,像是快感一撥又一波的襲向她的全身,「嗯嗯嗯……記住,過了今天,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了,記住噢……以後別……來找我……嗯嗯啊……」

「哼,你個絲襪大奶騷貨,今天這話講了這麼多次你以為我會不知道!以後只要被我看見你穿絲襪我就幹你的腿,射你絲襪上,不穿絲襪我就射在你奶子上,射在你臉上!」瑞強抱住夢穎的圓臀不停的壓向自己,夢穎小腿緊繃,小腿上的高跟鞋踮起在地攤上顫抖著。接著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開始亂顫,沒一會就被插到高潮了。休息了一會,瑞強起了身,把懷裡的黑絲美人抱到床上。

「美腿穎,你就是個騷貨,每次幹你,只要說說這些刺激你,馬上就高潮了。翹起來,跪在床上。」夢穎順從的爬了起來,跪在床上,翹起雪白的臀部,瑞強扶了扶粗大的肉莖,一下就就插了進去。

「嗯啊……好……大……嗯嗯嗯嗯……好舒服……嗯嗯嗯啊……嗯嗯嗯……」夢穎翹著臀,不停呻吟著,瑞強在後面,捏住被絲襪包裹著的肥美的雪臀,用力的抽插著,翹臀被濺起一陣陣肉浪。「嗯嗯嗯……好…好棒……」

「美腿穎,一到這房間就浪成這樣,你還沒說呢,這些天,在哪裡做愛最讓你興奮啊?」瑞強奮力的抽插了幾下,緩了緩氣,然後伸手摸了摸夢穎的陰部,「毛這麼多,下次給你剃了吧。我就喜歡你這每次都跟良家少婦樣的反抗,這麼漂亮的腿還穿絲襪和高跟鞋,一被幹上又變成這股子浪樣。說啊,在哪幹你你最興奮?」瑞強開始大力幹了起來,粗硬的肉棒快速的進出著夢穎的嫩穴。

「嗯嗯嗯啊……用力……嗯嗯嗯……要高潮了……嗯嗯嗯……」夢穎呻吟中帶著快感,隨著身後瑞強猛烈的進攻,上身趴到了床上,臉頰埋在被間,細細的秀髮散落開來,肩頭隨著肉棒的頂動有節奏的聳動著。

「美腿穎,爽成這樣,你還沒說呢,這些天,在哪裡做愛最讓你興奮啊?」

「嗯嗯嗯啊……別問……嗯嗯嗯……要丟了……嗯嗯嗯……」

「是不是一想到剛才在電梯裡尿一地就要高潮了啊?」

「嗯啊……嗯嗯…噢…」

「美腿穎…每天射幾次在你這性感的絲襪腿上都不覺得累,帶著我的精液在絲襪上是不是很爽?」

「嗯嗯嗯啊…求求你…別…問了……」

「是不是要尿了啊?」

「好舒服……嗯嗯……嗯啊……啊……」

「哪裡幹你最舒服?」

「都……都舒服……嗯…嗯……」

「在哪個地方幹的最舒服?火車上?故宮裡?王府井?樓梯?還是廁所?」

「別問……嗯嗯嗯……我受不了了……嗯嗯嗯……」

「是你老公的房間,還是這裡?」

「這……這裡舒服……噢…啊……啊……」

「是不是專門穿絲襪和高跟鞋下來讓我幹?」

「是……是……噢…啊……啊……專門穿絲襪來讓你幹……幹我……幹死我……啊……」

「美腿穎,你就是個小騷貨,是不是我的騷貨美腿穎?」

「是……是…啊……是……是你的小騷貨…穿絲襪來讓你幹……幹我的腿…射在我的絲襪上……讓我的絲襪上帶著你的精液回去上課……啊……啊……不行了……」

隨著夢穎身體一陣劇烈的抖動,床單上迅速出現了一片濕痕,夢穎圓臀顫抖著,下體噴出大量的淫水,渾身不住的顫動「啊……啊……死了……噢……噢……」瑞強瘋狂的幹了起來,過來一會,粗硬的肉棒快速的抽出夢穎的嫩穴,一股白精噴射在被黑絲包裹著的大腿上。隨後,瑞強握著絲毫沒有軟掉的肉棒來到夢穎穿著黑絲襪和白色系帶高跟鞋的小腳上,用夢穎還穿著高跟鞋的腳做足交,最後又射了一些在穿著白色高跟鞋的黑絲腳背上。

夢穎此時全身癱軟在床上,衣衫不整,秀髮散亂。長髮覆蓋下張開大大的嘴呼著氣,而瑞強則拿起手機,從各個角度拍攝他的戰利品,特別是夢穎的腿,精液的特寫就拍了好幾張。

「原來你最興奮的是在你學校裡幹你的腿啊,馬上開學了,下次就去你學校,讓你的絲襪上帶著我的精液去上課,哈哈哈」

「唔……」夢穎無力的呻吟了一聲,是反抗,還是同意。「你……混蛋……」

「哈哈哈,騷貨,穿好絲襪和高跟鞋等著我吧。」

「唔………」

「啊,,已經在這房間裡幹了這麼多次,每次都這麼爽!」瑞強用手機拍著,粗大的肉莖一下頂在夢穎的穴口處。隨後,各個角度拍下照片,夢穎被反過來側身蜷在床上,腳上的白色高跟鞋還沒脫,與腳背上的精液交相呼應。腿上的深黑色絲襪帶著白精,褲襪襠部早被扯破,內褲只穿了一條退,下體一直都有液體出來,透明的、白色的。

瑞強拿出那件夢穎經常在學校裡穿的白底黑色印花連衣裙,和幾條被扯破的褲襪,黑的、肉色的、還有幾條白色的放在夢穎身邊,然後又把地上的幾雙高跟鞋擺了過來,舉起了手機。

過了好久,夢穎被扒下身上衣服,美腿被瑞強套上了一條隨手抓來的肉色絲襪,褲襪的襠部早已被扯破,瑞強伸手在絲襪大腿上摸了幾把,給夢穎穿上了那雙銀色高跟鞋。才起身抱著夢穎去洗手間。

「噢……嗯啊……嗯嗯…噢…你…又來……」夢穎的聲音從洗手間裡發出,瑞強房間的毛玻璃只有下面一半,可以看到夢穎坐在洗漱臺上,雙手抓著瑞強的脖子,頭低低的,頭髮擋住了臉。穿著肉色絲襪和銀色高跟鞋的雙腿被瑞強挽在手上,瑞強的下體正對著夢穎的圓臀頂送著。

「噢……嗯……你…好厲害噢……要被你幹死了……」

「今天…噢…被你幹……嗯……幹了那麼多次,噢……還…不放過…人家……嗯……」

「美腿穎,你就是個小騷貨,好爽……你說,從上火車到現在,你哪天絲襪上沒我的精液,你帶出來和新買的哪雙鞋沒穿著給我做足交,光絲襪就給你買了20雙!」

「幹……幹死你,今天幹了你多少次,還記不記得?」

「噢……嗯……你個混蛋…白…嗯……被你…騙去公司,嗯……在公司…被你弄……一下午」

「我騙你去?美腿穎,我只叫你今天穿黑絲,你個小騷貨給我發消息說你來了,看你穿著黑絲襪一身騷樣,我當然馬上找地方幹你,火車上就說過,只要讓我看到你穿絲襪,我就要幹你,射在你的絲襪上……噢…好爽……」

「唔…壞人…每天都……弄壞……噢…人家絲襪……都破了……」

「別打岔,今天幹你多少次?」

「唔…壞人…你…好厲害噢……幹了人家……一下午,晚飯吃完……又被你幹,」

「美腿穎,幹了多少次啊?」瑞強舉起夢穎的穿著肉色絲襪的右腿,張嘴在夢穎的肉絲小腿上咬著、舔著,絲襪腳上,高跟鞋閃著銀光,隨著瑞強下體的頂送而抖動這著。

「你…好厲害……人家下午…不記得被…幹了……多少次……只知道…一下午…都…在被你弄…晚飯時候…晚飯時候…被你壓在沙發上…按在酒桌上……頂在包廂廁所的牆壁上……噢……好舒服……我……受不了了……啊啊啊……你個……壞人…人家…沒穿絲襪……你也…做壞事……」

「穿絲襪射你腿上,射你絲襪上。不穿我就射你奶子上,射你臉上……啊……騷貨,又夾這麼緊,不行,沒說完不許你高潮。你故意說這個是想要高潮是吧?」瑞強下體的頂送幅度和頻率降低了一些,雙手抱著夢穎那被褲襪包裹著的的圓臀,夢穎的穿著肉色絲襪和銀色高跟鞋的小腿卻緊緊的扣住了瑞強的腰。「接著講!」

「你……吃完晚飯,在人家的房間裡,當著人家,人家老公面……弄人家……然後還,還在人家房間的洗手間……又被你弄丟了…」

「還…還把人家騙去天臺,用腿給你弄……還,被你拖進樓梯間,被幹丟了……你還,還不滿足…人家,都被你幹軟了,還把人家抱進電梯裡,說你…早就…想在電梯裡……幹我……噢…噢…」

「人家,在電梯裡被你…弄虛脫了都……你射了那麼多次,還這麼硬……噢……好舒服……」

「你還,把人家壓在走廊上弄,又被你弄丟了…還從外面弄回房裡,進了門,又被你弄虛脫了一次……」

「你…好厲害噢…弄了一天…還這麼硬……好舒服…要被你幹死了……快一點……啊啊……」

夢穎的穿著肉色絲襪和銀色高跟鞋的小腿緊緊的扣著瑞強的腰,淫靡的用絲襪小腿和高跟鞋鞋摩擦著瑞強的下體。

「美腿穎,騷貨,回去時候,還要繼續像這樣幹你,幹死你,幹你到天亮!」瑞強開始加快速度,「啪、啪」聲越來越急促。

「噢…噢…噢……好…好舒服…噢……被你幹死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記住,過了今天,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了,記住噢…以後別……來找我……啊啊啊……」

「我操!美腿穎,你個騷貨,想要高潮就直說!只要被我看見你穿絲襪我就幹你,幹你穿著絲襪的腿,射在你絲襪上,不穿絲襪我就射在你奶子上,射在你臉上!讓你身上帶著我的精液回去上課!!!」

瑞強抱住夢穎的肉絲圓臀,瘋狂地頂送著,夢穎小腿緊繃,肉色絲襪小腿上的銀色高跟鞋交叉地顫抖著。接著全身亂顫,又一大股愛液噴了出,順著洗漱台和瑞強的腿流了下來。

「幹,你又尿了。」

「美腿穎,你到是知道了怎麼讓我射啊,這幾天每次叫我以後別找你,就是想讓我射吧。告訴你,你那軟臥的包間我全買了!!啊……爽……射了……」

「明天穿厚的黑絲,我搭飛機去X 市上車找你,只要你穿著黑絲,我就再在臥鋪車廂裡幹你,在火車廁所裡幹你,幹你一路,幹到你家,幹到你開學!」

「來的時候在臥鋪車廂裡幹你,你不敢出聲,非要去廁所,這次,要在車廂和廁所裡都把你幹尿!」

「記得一早就穿上黑絲,我要絲襪上有你的香味……還有……」

……

我快進的看著,不停的吸著煙,最後夢穎又被換了身絲襪和高跟鞋,被瑞強壓在床上插。想不到白天端莊的夢穎,竟然會如此的淫賤,陰莖竟然硬了起來,我爬到了床上,腦海中印過一張張白嫩嫩的身軀穿著絲襪和高跟鞋被抽插的影子,夢穎上車時候穿著深色的黑絲襪,30幾度的天,街上沒人這麼穿,原來他一邊是為了遮擋膝蓋上的紅印,一邊是為了姦夫的變態要求。

如果按照他們所說,剛才我給夢穎打電話的時候,瑞強肯定在她身邊,夢穎按照他的要求穿了深黑色的絲襪上車等他,他會不會也如約的淫虐了夢穎一路?下車之後是不是就直接把夢穎抱回家,在我們夫妻的大床上把夢穎幹的高潮不斷?阿勝!阿勝如果接到了夢穎,最多也是讓她回家路上清淨一下,阿勝回去之後呢?

在我回去之前,夢穎會被怎麼樣的肆意姦淫。過了許久……我才睡著。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