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呻吟(精修版)

「阿勝?別別別,別麻煩人家了,他老婆不是懷孕嗎?他也忙的很。」老婆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我說。

「你怕什麼啊。我跟他什麼關係,還怕麻煩他?他巴不得我去煩他。就這麼定了,我等下打個電話給他。」我和阿勝的關係這麼好,這點小事舉手之勞而已。

「我不是跟你說了,別老是跟他來往,他是富二代,你是普通人,你有你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別總是圍著他轉。」老婆稍微皺了皺眉說道。

「好好好,聽你的老婆,這不是要他幫忙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他這麼一個好朋友,我們從小玩到大,感情特別的深,在一起喝酒談心也很正常,男人嘛,總有些嗜好。哈哈。」我笑著跟夢穎說,她皺著眉頭轉回頭,繼續看電視了。

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是真的拿我沒辦法了。

*** *** *** *** ***

晚上我請瑞強吃飯,說是送別夢穎,心裡想著,其實是結束這段黑暗的日子。夢穎今天打扮的很得體,白色透明花邊帶米黃色花紋圖案的短裙,一直到膝蓋下面,上身穿著棕綠色貼身襯衣,外面套著件白色無袖馬甲,今天居然沒有穿絲襪,腳上一雙水銀色高跟涼鞋,正是來的時候火車上穿的那雙。頭髮盤了起來用透明髮卡別住,顯得很端莊。夢穎幾乎不帶耳環,她說她不喜歡,以前就很少帶過,現在也不習慣帶。

「阿偉啊,你看你們小倆口好不容易出來度蜜月,我這個電燈泡一直晃著,真是對不住了,來,這杯敬你們,算是賠禮道歉。」瑞強笑嘻嘻客氣的說著,眼睛是不是瞟著身邊的夢穎看,樣子猥瑣至極,但是他似乎發現了夢穎今天沒穿絲襪,好像感覺到了什麼。旁邊的夢穎面無表情,冷冷的盯著桌子看。外套已經解開了紐扣,裡邊緊致的棕綠襯衫把胸部勒得圓鼓鼓的,豐滿無比。襯衫衣領處一條深深的白嫩乳溝。

晚上我們喝了很多酒,夢穎一開始有些阻攔,看我很高興,最後也被我拉著一起喝了。

口裡有些幹,我一感到嗓子幹,醒來了我已經躺在床上了,什麼時候回來的我都不記得,眯著眼,燈光很昏暗,我剛要翻身起來,忽然看到廁所裡有人。

「嗯嗯嗯……啊……嗯嗯……輕點……哦……嗯嗯呃……受不了了……嗯嗯啊……」

透過廁所磨砂玻璃的中縫,在黃色燈光下,兩具身軀,下體粘在一起。夢穎雙手把在洗手臺上,上身傾斜著,隱約能看到兩個豐滿的大奶子在晃動,雪臀高高翹著,白嫩的雙腿膝蓋併攏小腿向後大大的分開,穿著水銀色高跟涼鞋的腳尖都翹了起來,瑞強在後面抱著她的腰,下體不停的在聳動抽插著。

「哦,寶貝,又高潮了吧,夾死我了。」瑞強淫聲淫語,強烈的「啪滋,啪滋」聲響不斷傳來。夢穎的床邊散落著襯衣短裙和內衣,馬甲掉在了地上,透著光亮,床單上反射著一片水漬斑點。頓時我的酒全醒了,腦子一下熱了起來。

「嗯嗯嗯啊……別搞我了……嗯嗯嗯啊啊……我真的不行了……啊,你今天又下午回來弄人家……啊,晚飯還要被你弄……嗯嗯嗯,還,還不放過我……」夢穎的輕聲嬌喘呻吟連綿不斷,在瑞強的猛烈撞擊下,像是快高潮了。

「太他媽爽了,我操,這麼緊。」瑞強不停抽送著肉莖,兩個模糊的身影不停的晃動著,「美腿穎,你身材這麼棒,人也這麼漂亮,真是太美了。回去之後真想繼續這樣每天讓你穿上絲襪操。」瑞強邊小聲說著話,邊伸手到夢穎的胸前摸著。

「嗯嗯啊……嗯嗯嗯嗯……啊……」在「啪滋,啪滋」的淫聲響了幾十下,夢穎的上身弓了起來,修長的雙腿也彎曲了,夢穎真的高潮了。只剩下瑞強間斷5 ,6 秒一次的頂動。

「美腿穎,爽吧?先休息會兒,等下再幹。」瑞強怕打著夢穎的屁股,把她扶了起來。

「你快走吧,阿偉要醒來了。」夢穎喘著氣,嬌聲說道。

「不會的,他喝了很多酒,他一喝醉就不省人事了。我們剛才做了那麼久,他都沒醒,放心,來,我們繼續。」說完瑞強打開了淋浴,夢穎沒有說話,任由瑞強擦拭著她的全身。

「夢穎,你奶子真大,真誘人。剛才吃飯真是沒忍住啊。射在你乳溝裡你別怪我啊。」瑞強從後面抱著夢穎,揉搓著她豐滿的胸部。

「你膽子這麼大,要是阿偉看到了,你就死定了。快別摸了。」夢穎嗔道。

「還不是你解開扣子勾引我?刺激吧?在酒桌上幹是不是更爽啊?你那水流的,下麵別提多緊了。」瑞強淫笑著,雙手不停在夢穎身體上游走,「放心好了,不是每家酒店都有監控。李總那個混蛋,真是畜生。我會被他好看的」瑞強接著說。

「能不能別再提這個事了?如果你再提,就給我滾。」夢穎生氣的說。

「美人,我不提了,不提了,來嘛,剛才還沒射,我們繼續。」說完瑞強把夢穎抱了起來,放到了地上。

「哎呀,放手!地上涼,你快放開我。」夢穎掙扎著。

「墊個浴巾,過會就暖和了。寶貝,我要插進去了。」瑞強跪到地上,壓到了夢穎白嫩的身上,下身在動作著。在廁所的地上把夢穎幹了起來。

「嗯……輕點……嗯嗯……」夢穎輕聲呻吟著。淫靡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嗯嗯嗯啊……嗯嗯嗯……你快點……嗯嗯……」瑞強把著夢穎白嫩的大腿,小腿已經架到了肩上,下體不停的抽插著。幹了數分鐘,夢穎持續迷亂的呻吟著,像是沉醉在這肉體的快感中。

「嗯嗯啊……啊……嗯嗯……啊……嗯嗯嗯……」

「啊,,寶貝,小穴吸的好緊,要射了。」瑞強把夢穎的屁股抬了起來,下體瘋狂的衝擊猛刺,估計夢穎緊致的嫩穴把他爽壞了。

「嗯嗯嗯……啊……嗯嗯……好……好舒服……啊嗯嗯……要被你幹死了,噢……」瑞強抽插了數十下,在夢穎迷人的嬌喘聲中停止了動作。

「寶貝,真爽啊。射了好多呢,你看,都流出來了。」瑞強蹲起身來。

「你還說,老是射裡面,弄都弄不出來。還弄到我身上都是。」夢穎嬌聲說著,忽然放低了聲音,「你快走吧,老公醒來就完了。你快走。」

「誰叫你不穿絲襪的,不穿我就射你裡面,射你奶子上,就像剛才吃飯時候那樣。」瑞強起身擦拭著一邊還戲謔夢穎

「那我進門就穿了你還不是弄在裡面。」夢穎低聲說著。「你快走吧,我要休息了。」

「寶貝,過會你下來好嗎?我在房間裡等你,難得最後一次,以後就沒機會了。寶貝,今晚要爽就爽到底。哥哥的JB還硬的很。」

「那我先走啦。寶貝,穿上絲襪和高跟鞋來噢,還有那件黑色的香奈兒裙子,房間等你。嘿嘿。」瑞強擦好身走出廁所,我背過身裝睡。過了一會,門悄悄的開了,看來瑞強是走了。廁所裡又響起了淋浴聲。

我在床上睡不著,想著剛才的情景,夢穎竟然在我們的房間,當著我的面,跟瑞強做愛。更可笑的是,我根本記不起來之前的事了,我只記得我喝著酒,醉到桌上,似乎看到瑞強伸手去捏夢穎的胸部,然後又好像在迷迷糊糊中聽到幾聲呻吟,之後就完全沒有印象了。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夢穎被瑞強在浴室裡幹著。

淋浴聲停了,夢穎熄了燈走了出來,我閉上眼睛,聽到夢穎在整理著,然後躺倒了床上,像是睡覺了,但是卻不停輾轉反側、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樣子,過了很久,我都快要睡著了,突然聽到很輕微的關門聲,我一下睜開了眼睛,悄悄看了看旁邊,夢穎已經不見了!

沒一會,我聽到電梯的聲音,我猛的一起身,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針孔攝像頭,我迅速打開電腦,調到瑞強的房間,漆黑的一片,看來瑞強已經睡覺了,看了下時間,2 點多了。

「咚咚咚」輕微的敲門聲響了起來,屋裡的瑞強起身打開檯燈,穿著背心和大褲衩去開門,但是關門之後,他們倆並沒有進來。

難道他把夢穎帶去別的地方了?我拔掉電源,收起電腦,躺倒床上,不知道多久之後,我突然感到陣陣芳香,是夢穎的味道,她最喜歡的香水。然後感覺到臉上一陣柔軟觸動,夢穎吻了我一下。

「老公,對不起。」夢穎輕聲的在我耳邊說著。

我心裡竟然覺得有些感動,夢穎從來沒有跟我說過對不起,哪怕我們有過爭論,她都會保持自己一貫的作風,這也是我欣賞她的地方。但是一想到今天她的行為,居然主動下樓去會情夫,我不由得怒氣上頭,但是又不敢發怒,畢竟我還是害怕失去她的。無奈,心底只能默默的接受了她的道歉。

天亮了。鬧鐘響了起來,早上是要送夢穎去車站的,我起了身,看著旁邊的夢穎還在熟睡,我起床洗漱去了。等我出來的時候,夢穎也醒了,她走下床來抱著我。

「老公。」她輕輕的喊著我。

「怎麼了,一大早這麼溫柔。」我拍了拍她的肩,「昨天晚上我喝了那麼多,我都記不起來怎麼回來的了。是不是又是瑞強兄把我扛回來的?呵呵,真是的,老麻煩他。」我假裝無奈的說著。

「恩,老公,你什麼時候回家?」夢穎抬起頭盯著我看,眼中竟是迷茫不安。

「快了吧,少則10天,多則1 個月。放心,天天給你電話,現在不是還可以視頻嗎?我們可以天天見面啊,過兩天等爸媽回來了,你去他們那住吧。」我抱著夢穎溫柔的說。

「恩,你在外邊,一個人也多注意點,衣服要常洗,早上要吃早飯,晚上早點睡,我不在身邊,沒人看著你。你總是不自覺,總讓我擔心。」夢穎嘟著嘴說,眼神中全是關心。

「老婆,知道了,我會記住你的話。」我捏了捏夢穎紅嫩的小臉,「快去准備下吧,時間不早。9 點就發車。」

早上,我把她送到車站,還有半小時才檢票,我們在候車室的座位上依偎在一起,周圍總會投來幾束羡慕的眼光,我已經習慣了,夢穎總是很吸引人。她靠著我的肩膀,好像吵雜的世界就只剩我們兩個,看她若有所思的樣子,似曾見過,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時間過的很快,我把她送上了車,在依依不捨中,我們分別了。她的表情像是我出差時送我到月臺的樣子。真是讓人琢磨不透。可我注意到他穿的深黑色的絲襪,這麼熱的天還穿這種不透肌膚的黑絲,是為了遮擋膝蓋上的紅印麼?

我突然想到了阿勝。我走在回去的路上撥打了阿勝的號碼。阿勝那頭好像起床了。「我老婆剛才上了火車,晚上到家,你開車去接她一下,東西挺多的,我怕她不方便拿,一個女人晚上也不安全。」

「恩?夢穎?哦,你老婆回來了?怎麼她不跟你一起回來嗎?」阿勝很吃驚的問我。「沒有,她要開學了,得先回去,也就只有你小子天天在家晃。」我笑著說。

「好吧,誰叫你是我小弟呢。」阿勝很爽快的答應了,又說,「哦,你把我號碼給她,晚上到了打我電話。」

「恩好的,就這樣,回頭請你喝幹紅。哈哈。」我跟阿勝亂侃了半個多小時,跟他,我什麼話都講,甚至不敢跟老婆說的話,也跟他說,當然,有些事還是不能說的。

掛電話沒多久,瑞強就電話來找我。問我剛才怎麼電話打不通,我說跟阿勝聯繫讓他接送夢穎。

「阿勝?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聽過。」瑞強思考著,像是認識阿勝。

「他是我朋友,在銀行裡工作。你認識他嗎?」我不解的問。

「啊?啊,沒有沒有,我記混了。呵呵,不認識。」瑞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笑著說。我想他也不可能認識,阿勝交的都是官二代朋友,怎麼可能會跟他打交道。

*** *** *** *** ***

瑞強突然跟我說,部門安排他回去,說那頭有緊急工作,這邊的工作他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可以交給我,等結束的時候他再回來簽合同。雖然聽著符合常理,但是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夢穎剛走,他就要回去,是不是太巧合了?我心裡發了個冷顫,但是又想不到任何辦法。只能任由他去機場。

睡覺前,我拿起手機,給夢穎打了個電話,響了一會,夢穎接了。

「到了嗎?」我問道。

「還沒,快了吧。」夢穎的聲音很輕柔,我喜歡聽她的聲音。「到了給阿勝打個電話,他去接你。我不是買了兩盒特產給他。回去了記得早點休息。」我囑咐著。

「恩,知道了,老公你早點睡吧。」夢穎只跟我寒暄了兩句就掛了。夢穎終於回家了,覺得是一種解脫。但是又想起了瑞強已經搭飛機回去,心中竟有一絲不安。我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監控。我蹦下床,打開電腦,調出監控。

時間是昨天晚上11點多,開了燈,瑞強把我抬到床上,夢穎在箱子裡翻了一團東西進了洗手間。我被脫掉鞋子蓋上被子後,他轉身往洗手間望去。夢穎的身影在洗手間閃動著,看動作就像是在穿褲子一樣。瑞強關了大燈,打開房間夜燈脫了褲子守在門口,夢穎一出來立即被瑞強抱住了。

瑞強背對鏡頭,看的出他是從身後抱著夢穎。大手在夢穎棕綠色的緊身襯衣中扭動,應該是在揉捏夢穎那豐滿的乳房,大腿蹭著夢穎的雙腿。夜燈比較昏暗,只看的到是2 個人抱在一起扭動著。

「你放手,你怎麼又亂來,快放開,阿偉要醒了。」夢穎小聲掙扎。

「不會的,睡得那麼死,放心好了。剛才你沒穿絲襪沒爽夠啊,雞巴又硬了。你看,你下麵都濕透了。」瑞強伸手摸進夢穎的白色短裙裡。

「嗯嗯嗯……小聲點……嗯嗯……別摸了……嗯嗯……快點吧……」夢穎已經被按到床上,襯衣和胸罩被推了上去,一雙大奶子被瑞強粗魯的揉捏著,白色透明花邊裙子已經被撂倒腰間,下身穿著一條棕色的褲襪。

「啊,真爽,美腿穎,我他媽真想天天干你。」瑞強摸了摸夢穎的下體,扯開褲襪,挺著粗大的肉棒插了進去,交合聲立即響了起來。

「嗯嗯……嗯嗯嗯……」夢穎興奮的嬌喘著。雙腳彎曲著擠在瑞強強壯的胸前,小腳不停磨蹭著他的粗腰。

「夢穎,你下麵真會吸啊,穿上絲襪幹你我是不是更硬了?剛才酒桌上操的你爽還是廁所裡爽?」瑞強不停的抽插著,監控中隱隱能看到瑞強進出著白嫩圓臀的畫面,下下有力,撞的雪白臀部「啪啪」作響。

「嗯嗯啊……嗯嗯嗯……輕點……」夢穎低聲回應著,腰間不停的扭動,配合肉棒的進出。柔軟的奶子不停的晃動,雙手死命抓著床單,像是快感不斷湧來。

「寶貝,那天晚上是我不好,沒想到他媽的有監控,那個老狐狸。不過你放心,剛才那裡我看過了,沒有攝像頭,很安全的。」瑞強奮力挺動著粗腰,下體的肉棒頂的很深。「酒桌上幹是不是也刺激啊。」

「嗯嗯嗯……別說了……你個混蛋,人家沒穿絲襪你一樣做壞事,嗯嗯……別再提了……」夢穎顫抖的說著,像是快感一撥又一波的襲向她的全身,「嗯嗯嗯……過了今天,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了,以後別來找我……嗯嗯啊……」

「哼,你以為我不知道,看我沒反應你自己解開扣子用你這大奶勾引我!不穿絲襪我就射在你奶子上!」瑞強插了很久,夢穎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開始亂顫,沒一會就被插到高潮了。休息了一會,瑞強起了身,拍打著夢穎的翹臀。

「來美人,翹起來,我就喜歡你這白白的屁股,又圓又大。」夢穎順從的爬了起來,跪倒床上,翹起雪白的臀部,瑞強扶了扶粗大的肉莖,龜頭擠弄了幾下濕濕的陰唇就插了進去。

「嗯啊……好……大……嗯嗯嗯嗯……疼……嗯嗯嗯啊……嗯嗯嗯……」夢穎翹著臀,不停呻吟著,瑞強在後面,捏住被肉色開檔絲襪包裹著的肥美的雪臀,用力的抽插著,翹臀被濺起一陣陣肉浪。

「美腿穎,好爽啊,小穴這麼緊,夾的我受不了啦。」瑞強奮力的抽插了幾下,緩了緩氣,然後伸手摸了摸夢穎的陰部,「毛這麼多,都是毛多的女人性欲強,真沒錯啊。我就喜歡你這每次都跟良家少婦樣的反抗,一被幹上就是這股子浪樣,夠刺激啊,嘿嘿。」瑞強開始大力幹了起來,粗硬的肉棒快速的進出著夢穎的嫩穴。

「嗯嗯嗯啊……用力……嗯嗯嗯……要高潮了……嗯嗯嗯……」夢穎呻吟中帶著快感,隨著瑞強猛烈的進攻,上身已經趴到了床上,臉頰埋在被間,細細的秀髮散落開來,肩頭隨著肉棒的頂動有節奏的聳動著。

「啊,,好緊,又這樣夾我!射了!接住!」瑞強猛力的抽插了數十下,粗大的肉莖一下頂在夢穎的深處射精了。隨後,瑞強趴在夢穎的身上,下體一直沒有拔出來,過了好久,他們才起身去廁所。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