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呻吟(精修版)

中午他們去哪了,換了衣服還射在了夢穎的胸口。

「行了,夠硬了,妹子,我們開整吧。」說完,吸吮聲停止了,李總下了床,站到床邊,肥胖的身材全是肉,夢穎還在床上擦著嘴,美腿被人一拽,拖到了床邊,李總扶了扶夢穎的臀部,拍打了一下,「妹子,屁股翹起來,這回穿著幹,看你穿衣服的樣子更騷。」李總把夢穎的黑色連衣裙撩到腰間,雪白的臀部立即漏了出來,夢穎站到了地毯上,穿著黑絲網襪的修長美腿向兩邊叉開著,白嫩翹臀間,烏黑的陰毛閃著水光,隱約能看到粉紅的陰唇,竟然沒穿內褲?!

「別又把衣服弄髒了。你快點吧。我還要去洗澡。」夢穎微微彎曲著腿向兩邊叉開,雪白的兩瓣圓臀高高翹著。

「洗澡,你這騷身體,聞著都想操。」李總踮起了腳,握著粗大的肉莖抵到陰唇間,來回刮弄了幾下,找准了位置,緩緩的插了進去。

「啊……疼……嗯……」夢穎雙腿不停顫動,背部已經弓了起來。

「剛才也喊疼,後來不是爽的流那麼多水?」李總把住夢穎的細腰,挺動著粗大的肉莖在兩腿間緩慢抽送著,肥肥的肚子不停的撞到雪白的翹臀上,隱隱看到肉莖進出嫩穴的畫面。

「嗯嗯啊……嗯嗯呃啊……恩……嗯嗯……」在李總緩慢有力的抽插下,夢穎嬌聲呻吟著,身體在黑色連衣裙和絲襪的襯托下顯得白嫩耀眼,上身已經半趴到了床上,黑色的連衣裙隨著撞擊滑落,光滑的後背漏了出來,隱約能看到一對豐滿的大奶子在衣服中晃動,看來連胸罩也沒有帶。

「嗯嗯啊啊,,,輕點,,,啊李總,,,疼,,嗯嗯嗯啊,,,輕點,,嗯嗯呃啊……」李總的抽插越來越猛,圓潤的雪臀被撞得啪啪作響,水漬拍打的聲音也不斷從肉體交合處傳來,夢穎雙手在床單上胡亂的抓著,臉頰挺到的了床上,身體隨著李總猛烈有力的抽送不停顫動。看來歲的李總也是個玩女人的高手,看得出,夢穎被插的快感一波又一波。

「啊嗯啊嗯……啊啊嗯嗯……李總……啊嗯嗯,,,我不行了……嗯嗯啊……」在李總百餘下的來回抽插中,夢穎已是嬌喘連連,從未見過她叫的這麼高昂,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有家庭有老公的賢慧妻子,在粗大肉莖的抽送下,已經高潮迭起,雙腿大大的叉開,快要站不穩,身體幾乎全要貼到了床上,只有雪白的圓臀還在努力的向後翹著,像是追求更猛力的抽插。

「妹子,爽吧?」李總迅猛有力的挺動著大肉棒,不停進出著夢穎濕滑的陰部,粉紅的陰唇都已經向外翻起,粘稠的淫液快要連成一條線滴落到地毯上,「你這身材,這B ,是哥哥我操過最爽的。又緊又滑的。把握不好,就像剛才一樣,沒幾下就給你整射了。」李總手伸到衣服裡,在夢穎圓鼓鼓的胸部上大力揉搓著。

「嗯嗯嗯啊……求你了……嗯嗯……停下吧……嗯嗯呃啊……我快……嗯嗯……快被你弄死了……嗯嗯嗯啊……」夢穎看著幾乎虛脫,身體已經沒了力氣,靠在了床上,兩腿還在顫動著。

「真是極品B 啊,還會吸人。哥也快要射了。」夢穎聽到李總說完,把身體撐了起來,雪白的臀部向後挺送著,腰間不停扭動,頭埋在雙手間不停低聲呻吟。李總捏住兩片雪臀,腰部迅速有力的抽插著大肉棒,每下都頂的很深,連續挺動了數十下後,用力一頂,抱著夢穎的腰間就不動了。

兩個人摔倒在床上,夢穎像青蛙一樣趴在床上一動不動。過了許久,夢穎爬了起來,擦拭著下體和床單,然後脫掉了衣服去衛生間整理了。李總坐起身來,點了根煙,打開電視機看了起來。

夢穎在廁所待了很久,半個小時後才光著身子出來,看到李總竟然也不見外,蹲下身找內衣。

「洗完啦?」李總抽著煙問道。

「沒,拿衣服進去洗。剛才被你弄到裙子上、內褲、絲襪上都是的。」夢穎低著頭說,挑了套新內衣出來,「這個絲襪你帶走吧,我不能要。」夢穎把剛才脫下的網絲襪遞給李總。

「也好,留個紀念。」李總接過絲襪放到面前聞了聞,「還有你的味道。真香。」夢穎看了他一眼,竟然臉紅了,走到廁所繼續洗澡。李總抽完了煙,翻著衣服口袋,掏出一粒藥丸吃了下去,沒過一會,光著身體,跟進了廁所。

「幹嘛呀,放手啊,快出去。」夢穎在廁所裡掙扎起來。

「妹子,一起洗啊。」透著玻璃看到李總跟夢穎抱在了一起,夢穎掙扎了幾下就沒聲音了,裡頭傳來噴淋的水聲。

「嗯嗯……別亂動……天快黑了,阿偉要回來了。」夢穎嬌喊著。

「放心,我跟公司打過招呼了,那頭結束給我來個電話,今天忙得很,沒個8 ,9 點回不來的。」李總好像在廁所摸著夢穎,「你咋長的,奶子這麼大這麼軟。」

「嗯嗯……我哪知道。……嗯嗯……」夢穎竟也爭辯道。

「妹子,再給哥吹一下,我就喜歡你給我吹。」李總嗓門還是這麼大,估計外邊都聽到了。

「別,都是水,啊……」夢穎說著。

過了一會,兩個人光著身子出來了,李總躺倒了床上喊道:「妹子快來,幫哥吹個。這把都洗乾淨了。」

夢穎沒有說話,猶豫的站了一會擦著頭髮,也跟著上了床,跪在李總兩腿間,握住半軟的陰莖,低頭緩緩的張開嘴,主動含住了大龜頭,頭部慢慢滑動了起來。吞了不一會,陰莖開始變大變粗,夢穎吐出碩大的龜頭,側著臉伸出舌頭在龜頭和肉莖上舔掃著,然後含住卵蛋一陣吸吮,像是很細心的樣子。

看著放大的畫面,我驚呆了,今天的夢穎和以前簡直判若兩人,我沒想到她會主動為一個隻認識了幾天的陌生人舔吸陰莖。還用這麼嫺熟的動作。

夢穎給李總口交了幾分鐘,陰莖已經變的無比堅挺,李總扶起夢穎的頭,把她橫在床上。分開她修長的雙腿,握住粗大的陰莖蹭了幾下陰唇就插了進去。

「嗯啊……慢點來,疼。你今天都第幾次了……」夢穎嬌喘著,雙腿盤到了李總的腿上,圓臀也高高的翹起,粗硬的肉棒連根沒入粉嫩的小穴中。

「嗯嗯嗯啊……嗯嗯嗯呃。啊嗯嗯……」夢穎被插的呻吟連連,李總奮力抽送著肉莖,用手捏弄著晃動的軟肉,手指來回撥弄著風中殘燭一樣的乳頭,大嘴在夢穎的粉頸上舔吸著。

幹了一會,李總把夢穎抱了起來,讓夢穎坐到他胯間,他依在床頭把住夢穎的肉臀,下身來回挺動著,這個角度完全可以看到紫黑的粗大陰莖進出夢穎白嫩的身體,雪白的臀部微微翹著,粉紅的陰唇被抽插的向外帶出,白色的粘液粘貼在交合的陰毛處,濕濕的一片。

「啊啊……嗯啊啊……受不了了……啊嗯嗯啊……」夢穎靠在這個中年男人的肩頭不停的嬌喘,隨著粗大肉棒不停的抽插,粉嫩的身體已經被快感完全征服了。

「嗯嗯嗯啊……我又要來了……嗯嗯……你別……嗯嗯……別動了……嗯嗯嗯啊啊嗯嗯嗯……」李總用力的抽插了幾下,頂到了夢穎嫩穴的深處停止了動作,隨後夢穎的身體開始痙攣,胸部完全挺起,腰肢亂顫,雪臀不停抖動著,夢穎高潮來了。

「爽吧?妹子,起來吧。我們換個花樣。」過了一會,李總把高潮過後的夢穎抱了起來,橫放到了窗戶邊的茶几上,扒開夢穎的陰唇又插了進去,這個角度看的更加清晰,夢穎光著雪白的身體,被李總按在茶几上,濕潤的陰唇間一根粗大猙獰的肉棒快速進出著殷紅粉嫩的肉穴。夢穎的雙腿已經被按到了胸前,細長的雙腿架在男人的手臂上顫動著,眼睛微微閉著,性感的紅唇微微張開,嫵媚粉紅的臉頰上,眉頭稍稍皺起,不知是生痛還是快感。

太近了,看著她那淫媚滿足的表情,聽著她婉轉羞澀的呻吟,還有那「啪滋,啪滋」的淫穢聲響,好像夢穎就在我身下,被人用粗大的肉棒幹著,而且被幹到高潮迭起。我是不是在做夢?難道這才是夢穎的真面目?不可能,夢穎是愛我的,這不是她的本性,她是被強迫的。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夢穎和李總已經滾到了地上,夢穎跪在地毯上,被李總從後面插了進去,圓滑雪白的翹臀高高挺起,修長的大腿用力分開,胸前豐滿的奶子像風中的燈籠一樣隨著大肉棒的撞擊來回晃動,柔軟雪白的肉臀,被男人拍打撞擊卷起一陣陣肉浪。

「啊……啊……不行了……別……啊,要被你玩死了……嗯嗯啊……」夢穎的呻吟聲已經變成完全的快感嬌喘,聽得出她又要高潮了。李總抽出了肉棒,把夢穎抱了起來,扔到了床上,壓了上去,掰開修長的雙腿,把一隻美腿高高的抬了起來架到肩上,把另一隻美腿坐到身下,摸了摸濕潤的陰唇,挺著粗硬的肉棒在兩腿間滑動著,又插了進去使勁的幹了數分鐘。

「嗚嗚……嗯嗯啊……我真……啊嗯嗯呃啊……太……太粗了……嗯嗯啊啊……真受不了了……嗯嗯嗯啊啊……嗯嗯嗯……」在猛烈的抽插下,夢穎開始強烈的痙攣,像是抽經一樣,全身挺了起來,李總隨後用力抽送著粗大的肉棒,迅速猛力的抽插了幾十下,停在夢穎痙攣的陰道中顫抖起來。兩人疲倦的趴在床上依靠著,陰莖還插在夢穎的陰道中,過了好久都沒有動。

「嘟嘟嘟……」電話響起來了,李總連忙起身接了電話。那頭像是一個女人在吼叫。

「哦,老婆,馬上回來,還在外邊辦事呢……沒有,沒有,別誤會,我早跟她不來往了……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今天還是去上班了……我現在談生意呢,等我回去再跟你解釋啊。」看來是李總的老婆,看不出來,李總這樣的人還能怕老婆。

「妹子,我先回去了,都7 點多了,老婆發飆了。」李總起身穿好了衣服,回到床上摸弄著夢穎豐滿的乳房,「大哥我說道做到,光碟你拿走,今天大哥很開心,能整到你這樣的妹子,此生無憾。我們緣分就到此了。你要是還想要就給我電話。」

夢穎沒有說話,過了良久,推開摸著自己胸部的手,有氣無力的說道:「你走吧,我以後不想看到你,希望你也遵守承諾。我想,你老婆也不想知道我們的事吧。」

「妹子放心,今天這事,我不會說出去的,你我都是聰明人。不會為了這種事破壞家庭的。」李總起身整了整衣服,「那我先走了。阿偉也差不多快回來了。」說完,李總站了一會,依依不捨的走出了房間。

夢穎起了身,抱著被子發呆,看著旁邊的光碟,忽然奮力的把它折成兩半扔進垃圾桶裡。過了一會倒在床上「嗚嗚嗚」的哭了起來。正好等我回來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

我點了根煙,心中久久不能平靜,看了一個上午,心中的感覺非常複雜,現在的夢穎,已經開始變化了,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從強姦到屈服,現在的我已經沒法左右事情的結局了。心中總有些後悔。起初,只是想從中得到刺激,因為發現這樣的刺激對我來說非常管用,起碼生理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慢慢發現,原來夢穎,一個把貞操看的比什麼都種的女人,竟然會主動配合偷情。女人啊,在欲望中重生,在欲望中湮沒。

中午夢穎回來了,看她買了些衣服和鞋子,都是挺時尚的那種。夢穎開始變得越來越有女人味了。而且這次買的全是高跟鞋,我心中不知是高興還是擔憂。

*** *** *** *** ***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2 個星期的蜜月就快結束了,說是蜜月,卻怎麼也沒有那種幸福感,我躺在床上,看著老婆整理著行李,彎腰的時候,傲人的胸部從衣領處露出兩團白嫩的乳球來,這是我最為夢穎自豪的,夢穎現在有36D 了吧,柔軟而有彈性,腰肢和腿部沒有一點多餘的肥厚感,整體看著,身材丰韻而苗條。細細想來,不知這是我的功勞還是誰的功勞……

「夢穎,你一個人回去行嗎?要不要我送你到家?」我起床穿衣服了。

「別,臥鋪睡一覺就到了,你工作忙,也抽不開身,到家我會給你打電話的。」夢穎整理著衣服,像平常一樣端莊賢慧,女人啊,結婚前,看的是外表,結婚後看她的主家能力。洗衣做飯,帶孩子,樣樣精通外加有個美麗的臉蛋,那是天底下男人最幸福的事。

我們喝到兩點多,不知怎麼的,他敬我酒的時候,我不能喝了就推讓,他也不強求,反而瑞強,他不停的敬酒,絲毫不讓,最後就是他們連個一直在喝,我聽他們胡亂的講這話,還有沒有牽扯到夢穎什麼話題。

「什麼味,你怎麼喝這麼多酒?難聞死了。快去洗洗。」我進到屋裡,夢穎說。她正在床上看電視,看來又去買了不少東西,大包小包,不是送爸媽的就是送親戚的,真是個很懂事的老婆。

「哦,我沒喝多少,剛才瑞強喝多了,吐了我一身,我去洗洗吧。」我跟夢穎解釋道。

我洗完澡,回到床上,躺在夢穎旁邊抱著她,要是說抱著自己老婆就有感覺那是假的,時間長了,老婆已經和自己的左右手差不多了,但是不知怎的,被別人滋潤過的夢穎,我卻一點也不覺得髒,反而是一種新鮮感。我不安分的在她白嫩的大腿上摸著,另一隻手有意無意的碰著她圓鼓鼓的胸部。

「你幹嘛呀,煩人!」老婆被我摸的很是不開心。

「好吧,明天你就走了,今天好好休息。」我停了手上的動作,和夢穎依偎在一起,「老婆,你買了什麼啊?這麼多,帶的回去嗎?」我看著地上的行李問。

「都是些禮品,送朋友同事的。你那不是有幾個同事還說讓你帶東西的嘛?

我順便都買上了。」

「老婆你想的真周到,不過你帶這麼多,下站了怎麼辦?爸媽出去旅遊了啊,你爸媽又去夢婷那邊了。」我問道。

「下站就打車吧。放心好了。」老婆很自信的說著,一直盯著電視看。

「到那邊都晚上12點,哪有什麼車啊,這樣,我讓阿勝去接你吧。這小子反正整天晃悠沒事做。」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