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呻吟(精修版)

我真是變態,我開始慢慢在這淫蕩的畫面中體會刺激,真的很刺激,看著美麗端莊的嬌妻,在酒店的地毯上被別的男人插得愛液橫流。

「嗯嗯呢,,嗯嗯嗯,,啊,,,嗯,,慢點嗯啊,好舒服,嗯啊嗯嗯啊,,」夢穎竟然開始回應著身上的男人。

瑞強猛烈的抽送著,下下都很有力,這男人果然很精悍,幹的夢穎嬌軀亂顫,纖細的腰間帶著美臀扭動著,配合粗大肉棒的次次深入,一雙修長的黑絲美腿緊緊的纏在瑞強的腰間,小腳穿著白色高跟鞋用力向裡彎著。

夢穎更是性感的發出著呻吟,完全沒有剛才吃飯時還表現出的高傲端莊氣質,這樣高潮下淫蕩的夢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寶貝,小穴吸的這麼緊,這麼快就高潮了?來換個姿勢。」瑞強拍著夢穎的大腿,示意她放下。

「嗯嗯嗯啊,,嗯嗯,,阿偉要回來嗯,,你快放開我,,嗯嗯嗯啊。」夢穎呻吟著,雙腿又開始阻攔起來。

「好好好,,美人,等會回去到我房裡來我就先放過你。」瑞強說完,雙手握住夢穎豐滿晃動的乳房,肉莖加快了抽插速度,撞的夢穎濕濕的陰部和美臀「啪滋,啪滋」作響。

「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快點恩唔,嗯嗯,用力……」夢穎失聲嬌喊,翹臀奮力的挺送著,雙手捂著嘴,黑絲美腿像鉗子一樣又盤上了男人的粗腰。

「哦,,,爽死了!,晚上就穿這身來我房間,我要操死你,啊!!TMD 夾的這麼緊,又高潮了啊?!要射了。」隨著瘋狂大力的抽送,瑞強堅硬肉莖使勁頂了一下,緊緊的抱著白嫩的嬌軀不動了,夢穎全身痙攣,顫抖不已,用低沉緩慢的「嗯嗯」聲回應著。我知道,她高潮了……

我激動的全身發顫,心臟好像快要蹦出,我扭動著跑出了酒店,站在無人的街道上,回想著那一幕幕。「嗎的,真刺激。」我忍不住喊了一聲。

但是隨之而來的罪惡喝羞憤感湧上心頭,昨天跟夢穎重歸於好,今天又親眼目睹了夢穎背著我,這麼主動的穿著絲襪和高跟鞋跟別的男人在這種場合偷情。但是我自己,竟然從這憤怒中獲得刺激,興奮的觀看著瑞強那強壯的身體壓在夢穎白嫩的嬌軀上不停的抽插。

我又想起阿勝的話,再端莊高雅的女人,一旦沉迷肉體的欲望,就無法回頭了。難道夢穎真的墮落了?阿勝總會說出些真理,自己竟然會親身經歷。

這個時候,電話響了,是夢穎打來的「老公,你還沒回來嗎?」夢穎在那頭擔心的問,聲音還帶點喘。「哦,我快到了。你們等我會就來。」

我跑到街角的拐彎處躲好,等待了一陣子,看時間差不多了,慢慢的走向酒店,這個時候夢穎和瑞強已經在樓下等我了。看著他們衣著端正,不像是發生了什麼。

「老公,你去哪了啊?我著急死了。」夢穎焦急的說,竟然當著瑞強的面騙我。「哦,剛才沒打到車。耽誤了一會。」我頓了頓,向瑞強問道,「強哥,你沒事了吧?」

「沒事,現在好多了。」瑞強眯著眼鏡,像是喝多了一樣看了看夢穎,「多虧了弟妹,不然剛才門都出不來了。真的非常感謝。」又假裝正經的笑了笑。

「沒關係的。」夢穎低著頭小聲答應著,臉上表情很僵硬。兩個人演的一出好戲。

這樣還能挽回嗎?不能了吧?

「我們回去吧,不早了。」說完我們打了的回了賓館。

「老公我先洗澡了,今天有點累。」言下之意就是今天不能跟我恩愛了。

「哦,好吧,明天你好好在家休息吧。過兩天就要開學了。」我淡淡的說。

「恩,可能我要提前回去了,你在這邊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別讓我操心。」老婆邊脫衣服邊溫柔的說,平時這個時候我一定會貼上去,但是想到剛才,估計身上那淫穢的味道還沒有散去,雙腿之間只怕還在往外流精液吧。

夢穎脫了外套就進去洗澡了,洗了好長時間,看著浴室中婀娜多姿的身影,我摸了摸她換下的短裙,還是濕乎乎的,想必那隱晦不堪的小內褲估計都能滴出水了吧,恩?怎麼進去洗澡還穿著高跟鞋?難道……

*** *** *** *** ***

第二天我和瑞強又去了廠家。聽說李總昨晚喝多了,今天請假,想著要不是他喝醉了,估計我也不會觀看到那淫蕩的表演,頓時罪惡和興奮交織的複雜感情湧了上來。瑞強著小子倒是很專心的工作,樓上樓下忙碌了一天,午飯都沒見人。中午打了個電話給夢穎,聽她好像在飯店吃飯,問她吃什麼了,她說在外邊吃小菜,我告訴她晚上和瑞強在這邊加班,不回去吃了,讓她自己吃晚飯,又寒暄了兩句就掛了。

忙了一天,天都黑了,整個身心都很累。看了看瑞強,這幾天這美好的日子,把他累得夠嗆,在公車上就睡著了。我苦笑著搖了搖頭。

回到臥室,剛走進門,什麼味道?這麼古怪。看了看床頭,夢穎趴在床上睡覺,她胸大,通常都不會這樣睡的。我走了過去,看她好像還沒醒,剛要親她的臉,隱約發現臉上有淚痕,怎麼了,老婆哭過嗎?難道她真的回心轉意了?難道她真的因為偷情而對我心有慚愧嗎?我只怕哪一天她這種慚愧感積累後,會突然爆發出來,然後痛心的提出跟我離婚,因為我很瞭解她,她不想傷害我,也不可能再跟我一起重溫那些日子。

我坐在她的床邊,看著她滿是淚痕的臉頰,心有不忍,忽然,我看到她從被子中露出的後背,沒有帶胸罩?!我悄悄掀開一看,光滑的背部,半邊乳肉從側面擠了出來,下面的則是白嫩嫩的屁股,內褲也沒穿!夢穎從來就沒有裸睡的習慣,就算是洗澡出來,也是穿著內衣的。我跑到廁所,看到昨天晚上我看到的換的粉紅花邊的內衣內褲已經不見了,洗手臺上放著一套還沒有更換的新內衣內褲。

一種想法促使我走到夢穎身旁,顫抖的伸出手,摸了摸夢穎的陰部,竟然有點濕乎乎的,又掀開被子,摸了摸美臀下的床單,還有點潮濕!著明顯是被幹過的痕跡!

「恩?老公,你幹嘛?」夢穎給我摸醒了,睜大眼睛驚恐的看著我。

「奧,老婆,你竟然不穿衣服,回來就想誘惑我。」我笑著回答,大手順勢摸上她的大奶子揉捏著。

「剛才洗澡了,嫌熱就沒穿。」夢穎紅著臉驚慌的說,竟也沒有阻止我摸她的奶子,「討厭,我去穿衣服了。」

夢穎剛要起身,我立即壓了上去,心中有種莫名的欲火,下身已經漸漸硬朗了。

「你幹嘛?剛回來就想這事。嗯嗯,別……」夢穎嗔道。

我奮力的吸著豐滿的奶子,伸手到下面,撥弄濕濕的陰唇,夢穎發出嬌喘呻吟,誘惑著我。

摸了一會,陰毛都黏稠稠的了。「不要……」夢穎輕顫了一下,很輕的說了聲。

我立即低頭到修長的雙腿間,把住美臀,掰開濕潤的陰唇,看著小穴入口微微張合著,淫水滋滋不倦的從洞口流出,很是迷人。當我伸出舌頭用力舔了一下陰唇後,我就後悔了,一股精液的味道,我差點吐出來,但我又不能讓夢穎看出來,我順著陰蒂向上舔著,停在她濕濕的陰毛上,舔著她的肚子,換做手來撫摸著陰唇和穴口。我真沒想到那個畜生會射在裡邊。想著剛才在這個床上,夢穎被不知哪個男人壓住,粗大的肉莖進出著濕濕的嫩穴,陰唇都插的向外翻起,美臀滿是淫液,豐滿的乳房上也全是咬痕,最後在美人高亢的呻吟聲中,男人把精液全部射到夢穎的最深處……

當下,操起肉莖抵住濕潤的陰唇,摩動了兩下就用力插了進去。

*** *** *** *** ***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打發夢穎出去買衣服、逛街,做到電腦前,打開監視畫面,我要看看昨天到底是誰。畫面很清晰,果然對得起這個價錢。早上10點,夢穎還在睡覺,10:30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夢穎叫了一聲,沒人應答,她穿好衣服後,就去開門,門前出現個地中海頭型胖胖的男人,竟然是李總!

李總用昨晚的事要脅夢穎,把夢穎緊緊摟到懷裡抱坐在自己腿上,「嘴張開。」李總大嘴舔遍夢穎的臉頰,來到嘴邊,舌頭不停的擠著夢穎的小嘴,夢穎掙扎著搖晃頭部,手也離開了床面,推阻著李總的胸口。不一會,就放棄了抵抗,讓李總的舌頭趁機鑽了進去。這時李總的手也伸到裙子裡,不停的在白嫩的兩腿間摸索著。夢穎的胸部也像揉面一樣被大幅度捏弄著。

「嗯,,唔唔嗯嗯……」夢穎皺著眉頭呻吟,被李總大嘴親的好像很難受。雙腿緊緊並住,纖手阻攔著襯衣中的手。

親了一會,李總把夢穎抱了起來,扔到床上,脫掉身上的衣服和褲子,光著身子壓在了白嫩的兩腿間,把夢穎的短裙和內褲脫了下來,把衣服和胸罩推到了胸前,大手不停的揉弄著豐滿的奶子。

「妹子,你這對波挺大啊。沒生孩子的女人就是好!」李總擠弄著夢穎柔軟的胸部,大嘴含住殷虹的乳頭一陣舔掃。

「嗯嗯……嗯嗯嗯……」夢穎低身呻吟,卻沒有反抗。

李總吸吮了一會豐滿的乳房,順著夢穎光滑的小腹舔到陰部,夢穎一顫,下意識的用手阻攔,李總粗魯的擋住她的手,掰開白嫩的大腿,埋頭在夢穎腿間動作著。

「嗯嗯啊……嗯嗯……不要……嗯嗯……」夢穎呻吟著,下身肯定被舔吸的濕潤起來。

「啊啊……別……求你了……嗯嗯……放過……嗯嗯啊……」夢穎手捂著臉,白嫩的大腿被推到了胸前,陰部被高高抬起,李總大嘴在濕潤發光的陰唇間舔吸著,舔的夢穎嬌軀亂顫,腳趾頭都已經曲卷在一起了,要不不停的扭動,不知是在追求快感還是在奮力阻抗。

「啊,小美女,看不出來,淌這麼多水,大哥我還從來沒見過你這麼騷的。」李總停了嘴上的動作,站了起來,挺著肥大的肉棍,來到夢穎面前,拉起夢穎柔軟的嬌軀,「妹子來,給我舔一下。」

夢穎睜大了眼睛,愣了一下,連搖搖頭,喊道:「不要……我不要……唔唔……」

「什麼不要?不舔一下怎麼硬?」李總住著了夢穎的馬尾辮,把她頭拽到陰莖前,用半軟的肉棒抵住夢穎的嘴唇不停摩擦著。夢穎盤坐在床上,眯著眼睛,抿著嘴,粉紅的臉頰都扭曲了,手不停推著男人滿是腿毛的大腿。

「妹子,別擋了,跟哥好好玩個痛快,哥說到做到,這事不會讓人知道的。」李總握著肉棒在夢穎緋紅的臉上摩擦著,過了一會,夢穎小嘴張開了一點點,李總立即把粗大的肉莖堵了上去。

「唔唔嗚……恩唔唔……」夢穎痛苦的發出呻吟聲。粗大的肉莖不斷進出著夢穎的小嘴。第一次看到夢穎給人口交,而且這個人還不是我,心中難免有些不是滋味。

「唔唔嗯嗯呢……唔唔嗚……嗯嗯呃恩……」李總挺動著肉棒,每次都插的很深,肉棒在夢穎口中進出著,慢慢變大變硬,李總的陰莖沒有瑞強的長,但是很粗,很難想像這麼粗大的肉莖是怎麼在夢穎的貝齒間進出的。

「恩恩唔……唔嗯嗯……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夢穎臉上的表情緩和了很多,竟漸漸適應了李總的粗大。眼睛也微微睜開看著眼前黑大的肉棒。

「你自己吸吧。雖然技術還不行,但肯定不是第一次給人舔了吧。」李總放開了,兩手叉著腰,低頭看著夢穎。

夢穎停下不動了,把粗硬的肉棒吐了出來,低聲道:「你先去洗個澡好不好?」

「洗啥澡,就這麼來,萬一你跑了,我咋整?」說完李總又把肉棒塞到夢穎嘴中,拉著夢穎的小手放到肉棒上,「再吹會兒。」

夢穎慢慢握住李總的肉棒,小嘴緩慢的吸吮著肉棒,真不敢相信,夢穎竟然主動挪動頭部,吞吐著粗大的肉莖。

「嗯嗯嗯……嗯嗯嗯……」夢穎發出誘人的嬌喘,驕首不停擺動著,睜著眼睛看著肉棒在自己口中進進出出,像是在吸吮一件寶物,粗硬的肉棒上已經濕潤的有些發光,大龜頭在夢穎的口中若隱若現。

「嗯嗯嗯……唔唔唔……嗯嗯……」夢穎加快了吞吐速度,時而深入時而淺出,一隻手握著粗大肉棒的根部,另一隻手扶著李總的大腿,柔軟的奶子不停的在胸前起伏,纖柔的細腰也挺了起來,豐滿的臀部微微翹著,勾起一條誘人的弧線。

「啊。」李總低吼一聲,雙手把住夢穎的頭部,突然快速進出著,每下都在夢穎口中插的很深,夢穎像是快要嘔吐一樣的表情,抽送了十來下,李總抽出肉棒,一股精液立即射了出來,射的夢穎臉上嘴上身上全部都是。

「妹子,你可真會吹,在家是不是經常幫阿偉吹啊,小舌頭舔的我沒憋住啊。」李總做了下來喘著氣說道。夢穎沒有應答,拿著床頭的紙巾擦拭著。

「你走吧。」夢穎做到床邊穿衣服,低著頭說。

「不急,才11點半,大妹子,哥先帶你去吃飯吧,附近一家火鍋店剛開業,口碑挺不錯的。」李總點了根煙在抽頭吸著。

「我先去洗洗。」夢穎說完就走進衛生間洗漱了。

在床頭抽煙的李總,時不時的盯著磨砂玻璃看,夢穎秀美的身影在玻璃中隱隱浮現。過了一會,夢穎在床邊穿了條肉色的褲襪,套上那件粉色連衣裙,穿上白色高跟鞋,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臥室。

原來李總今天請假是到這裡來了,而且還把夢穎給上了,昨天從他的眼神中並沒有看出他對夢穎有色心,人啊,禽獸到一定程度,真的可以以假亂真。

*** *** *** *** ***

過了很久,一直到3 :40畫面才有動靜,李總穿著西裝先走進了門,夢穎隨後跟了進來,反手關上了門。李總立即把夢穎按在門上,這個角度只能看到李總的大手伸進了夢穎的黑裙中,面對著面,不知在做什麼,黑裙?夢穎出門時候穿的是那件粉色的啊。過了一陣,輕微的嬌喘聲間斷的傳來。

李總把夢穎抱了起來,走到床邊扔到了床上,然後開始脫衣服,夢穎看著李總脫衣服,粉紅的臉頰上全是嫵媚的神色,一雙小腳來回蹭著,把高跟鞋踢掉在地毯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換上了黑色密網絲襪,中午出門時穿的衣服換成了這件黑色的連衣裙。黑絲雙腿修長筆直,黑色衣裙的領口處,被襯托的一片白嫩。

「我去洗個澡吧,剛才被你弄裡邊了,挺難受的。」夢穎輕聲說著。

「洗啥啊,我先給你通通,整完這一把再去洗。」說著李總脫掉了內褲,大肉棒已經挺立,粗大肉莖上那紫色的大龜頭很是嚇人,「來,妹子,幫哥吹一下。」李總拉著夢穎的小手放到大肉棒上撫摸著。

「別吹了,都這麼硬了。」夢穎嗔道,芊芊細手在李總粗大的肉莖上套弄著。

「吹幾下就好,剛在車裡沒吹爽,來,這次慢點吹,別再給哥整射了。」李總已經站床上背對著鏡頭,拉著夢穎跪到他胯間。夢穎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從她身子和頭的緩慢的搖動中看出,已經在給李總口交了。

「別光舔頭,蛋也舔舔。」吸吮聲不斷的傳來,夢穎的一隻手把著李總的大腿,這個角度偶爾能從李總的胯間看到夢穎伸出紅嫩的舌頭舔吸著卵蛋的樣子,纖細的腰間在李總肥粗的兩腿間顯得特別小巧,黑色的裙子把美腿都蓋住了。

「好舒服,妹子真會舔啊。跟你整一回,賽過活神仙,難怪大家都想上你。哈哈。」李總猥瑣的笑著,手伸到夢穎衣裙裡,在胸口前摸索著。

「你這奶子咋還這麼黏?剛才沒擦乾淨嗎?」

「沒來得及擦,都是人,我怕給人看見了。」夢穎竟然乖巧的說。

「放心,那沒人發現。咋樣,刺激吧?下回再帶你去。」李總摸了會夢穎豐滿的乳房,又用力的挺動了幾下臀部。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