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呻吟(精修版)

之後瑞強也不說話了,屋裡忽然安靜下來。過了一會,又想起了聲音。啪啪啪……」這是撞擊臀部的聲響,雖然聲音很輕微,不過竟然是這麼真實。

「美腿穎,剛才吃飯時候在你腿上射的真爽,太銷魂了。」噗嗤噗嗤聲不斷,瑞強繼續勾起夢穎屈辱的記憶「吃飯時候就流了那麼多水,剛才進門看你沒換衣服,腳上還穿著那雙黃色的高跟鞋,我就知道你在等我來幹你了。是誰被幹到高潮之後聽話的換了這身衣服穿著絲襪又被幹到尿的?幹完就趴了,鞋都不脫,是不是被幹到虛脫了啊?」瑞強戲謔的說。「噢……我的絲襪美腿穎……今天你這一身打扮太性感了。太迷人了。吃飯的時候我就想像剛才那樣,把你壓在牆上幹你的腿,幹你的絲襪,幹你的騷穴……」我不敢睜眼,只能聽到床的響動聲和吸吮聲,和不斷的蜜穴「滋……滋……」聲。

「恩,,,我求你了,停下好嗎?我老公要醒來了。噢……」夢穎說話了,言語中充斥著慌亂。

「又不是第一次,公司晚會那天不也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我摸濕了,那天在電梯我就想繼續像在酒店廁所裡那樣幹你,掀起你的裙子,扯破你的黑絲,把你壓在電梯裡幹……放心,剛才上來的時候我給他灌醉了,睡到天亮都不會醒的。」瑞強邊挺送著邊喘著粗氣說。

夢穎沒有說話了,剩下的都是小到幾乎聽不見的「恩恩……噢噢」呻吟聲和輕微的「啪啪啪」。

又過了一會,「啪啪啪」聲開始變大了,床發出吱吱的聲響。夢穎的呻吟聲卻還是小的聽不見。

「唔……嗯……我真的求求你了,別搞了好嗎?我真的很害怕。嗚嗚嗚。」夢穎有點想哭的感覺。

「美人…你的腿太迷人了,又濕成這樣,我停不下來啊。」瑞強猛烈的抽插著,淫穢的聲響不斷。

「美腿穎,去我那,不然真的吵醒阿偉就不好了。」剛才還說我能睡到天亮的,怎麼要走了。夢穎沒有說話,只是低沉的呻吟。啪啪聲停了,過了一會,瑞強起身了。

「穿上火車上那條藍裙子,帶上那天的絲襪和那雙銀色的高跟鞋,專門沒扯壞就是想再讓你穿上那一身幹你。還有那雙厚的黑絲,我還要幹你的巨乳和小嘴。今天要幹你到天亮」是穿衣服的聲音,夢穎沒有吱聲。過了不一會,聽到輕微的開門聲,然後燈就熄了。然後門外傳來電梯開門的聲音。

我顫抖的身體,肌肉在抽蓄,發現下體竟然硬了。夢穎真的跟他走了,我懷著不安和興奮,摸索著打開了檯燈,看見夢穎的床上已經濕了一片了,胸罩和內褲還在地上,旁邊還放著今天穿過的黃色連衣裙,和內褲卷在一起的黑色絲襪,還有晚飯時候的那雙黃色高跟涼鞋。我點了根煙迷糊的抽著,想著剛才的情景,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看著那一灘水漬,沒想到夢穎竟然會這樣淫蕩。

煙還沒有抽完,我已經忍不住了,慢慢的出了門,走樓梯下到二樓,悄悄走到了瑞強的門前,側身聽著,但是什麼也聽不到。這個門的隔音效果太好了,完全聽不到裡邊的聲響。我焦急的等待了一會,突然聽到一聲「啊……」的呻吟,不用說肯定是夢穎的,只是一聲,之後就沒有了聲響,我身體開始顫抖,不敢再靠著門測聽,我放棄了,走回了臥室。

躺在床上喘著氣,想著自己的老婆在這幾天裡每天都穿著絲襪和高跟鞋被別人騎著,奶子被大口大口吸吮著,粗大肉棒就這麼大力的幹著夢穎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美腿,還有濕滑的陰道,我下身竟然又硬了。慢慢的睡著。迷迷糊糊好像聽見夢穎回來。等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看了下手機10點多,再起身看了看夢穎,她安穩的熟睡著,白嫩的小腿還露在外邊,地上的胸罩和內褲已經不見了。難道是夢?看來我最近幻想多了。

我看了看夢穎的被子,遲疑了一下,輕輕掀開了,夢穎穿著睡衣,內褲也在身上。但是,臉蛋紅撲撲的,雙腿的膝蓋上也紅了一大片,屁股底下,,,是的,屁股底下,大大的一片水漬,浴巾都蓋不住!

我顫抖的放下被子,想都不敢再想了。繼續爬到床上睡覺了。

*** *** *** *** ***

我被一陣刺眼的陽光照醒,看見一個穿青綠色的倩影正在拉窗簾。「啊,老公你醒啦,都12點了。」夢穎扭著嬌軀坐到我旁邊,胸前兩團肉球高高的挺著。「你看你,都睡了十多個小時了。」夢穎雖然微笑著,但是表情中總有幾分複雜的異樣。

我費力的爬起來,感覺頭很沉重,突然想起了什麼,假裝不經意的看了看夢穎的床和四周。房間很整齊,夢穎的床也整理過了。

「快點起來洗洗我們去吃飯吧。」夢穎笑著說,眼睛透著尷尬。我強擠出笑容「竟然又睡這麼久。看來我最近是累壞了。」最近發生的事,實在讓我短時間內無法接受,昨晚只是喝了一小口迷藥,竟然有這麼強的作用,看來瑞強說的不假。我扶著頭走進衛生間洗漱,假裝一點印象都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

當我走出衛生間的時候,發現夢穎在玩著手機,不知是在看新聞,還是在微信上調著情。「老婆,我們走吧,吃飯去。」我說道。夢穎合上手機,起身淡淡地說:「恩,你下樓喊瑞強吧,我先換衣服,等會兒就來。」聽她喊瑞強的時候竟然有幾分溫柔,我內心一顫,然後應了她一聲就出門了。

走下樓,到瑞強門前故作鎮定的敲了敲門。過了很久,門才打開。瑞強明顯還是沒有起床。「瑞強兄,起床吃飯了。呵呵,多謝你昨晚又把我扛回房間。」我笑著說。

他愣了愣,忙說到:「沒事,沒事,也怪我,讓你連夜加班核查,看你,累的都睡著了。你等我會,我先去洗洗。」

「那好,我先下去了,我和夢穎在下麵等你。」我故意把夢穎兩個字喊得清晰。「好好好,馬上就來。」聽得出他聲音中帶著興奮。

我們挑了家號稱是北京特色的烤鴨店,人倒是挺多。我們在桌上閒聊著,夢穎今天穿了件粉色的外裙,換上了肉色的絲襪,修長豐滿的身材惹得周圍無數曖昧和羡慕的眼光。瑞強眼睛直勾著她看,我們聊著天的時候,偶爾也會跟夢穎開幾句玩笑,夢穎倒是很自然,微笑著回應,好像昨天根本沒有發生。當然,我知道她是在裝模作樣不讓我看出來。

下午我得去那邊公司看下,瑞強看了看夢穎,笑著說道:「哦,我那邊沒有什麼事,交給你跟他們反映就好了,我這幾天挺累的,下午想休息休息。」

「那好,你休息吧。公司這頭的事交給我,晚上回來跟你通報。」我說完,偷偷看了看旁邊的夢穎,她低著頭,不知是天熱還是為什麼,臉微微發紅,「夢穎,你跟我去嗎?」我淡定的問。

「老公,我就不去了吧,呵呵,我也幫不上忙。」她那臉紅的表情總會讓人遐想,「最近每天出去玩也累得很,只想好好睡一下。」

「恩,你好好休息,這幾天確實也累壞你了。」我溫柔的說,看來昨天晚上,他們兩個真是累壞了……

吃完飯,我們先各自回了房間,我稍微整理了東西,夢穎還在床上玩手機,我說道:「夢穎,我先出去了,下午你好好休息。」

「恩。」夢穎放下手機走過來,透著光亮,我看著老婆美麗的臉頰上緋紅一片,好似能捏出水來,柔軟的身體滑嫩而有彈性,豐滿的胸部,驕傲的挺起,隨著呼氣微微顫動,白嫩性感的雙腿筆直修長,我竟然癡迷起來,這段時間,不得不承認老婆的身體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從一個生澀的女孩,變成成熟性感的少婦。不管是誰,只要被充分滋潤過的女人,臉上那種滿足感一眼就能看出來,這種表情竟然此時此刻出現在夢穎臉上,以前是不曾發現的。忽然覺得,面前的性感美人竟會有幾分陌生感。

「你看什麼那,眼睛都蹦出來了。嘻嘻。」夢穎哈哈笑了起來。「老婆,我現在想要你了。」我手伸到夢穎裙子裡,隔著薄薄的絲襪撫摸,把她柔軟的嬌軀用力摟緊,感受著那兩顆豐滿肉球的彈性。

「哎,放手啦,老公。」夢穎微微抵抗著,「下午還要工作,別亂來啊。晚上再來好嗎?」說著夢穎摸了摸我半軟的陰莖。我想了想,也是,下午還要工作,等晚上的吧。

*** *** *** *** ***

我下樓故意跟瑞強道別便離開了。當然,我不可能離開,我從後門來到樓梯間,躲在2 樓的暗道裡,等待著看瑞強是否有動靜。等了將近十來分鐘,瑞強那邊還沒有動靜,這小子真的是累壞了,看來我多想了,忽然瑞強的門開了。我趕緊躲起來,然後跑到六樓,果然瑞強走到我的房間前敲門。過了一會門開了,瑞強連忙進去把門關上。我竟有些激動,悄悄的走到門前側耳聽著。

「你來做什麼,不是說好了嗎?你別再找我了。」是夢穎的聲音,語氣中帶著怨氣。

「夢穎,我想死你了,我巴不得跟你天天在一起。」瑞強好像很激動。看來是進門就把夢穎壓在牆上。

「你走好嗎?我是有老公的人,你也是有老婆的人,我們昨天已經犯下錯誤了。」夢穎顫抖的說。

「少給我裝,告訴你多少次了,敢穿絲襪和高跟鞋來見我,就是暗示在等我來幹你。你看你不是很需要嗎?」瑞強開始猥瑣的笑了。「昨晚玩了你一晚都是穿的的黑絲,叫你今天出門穿肉色的,你這不是聽話的穿上了?還說不是想被幹?」

「放手,,我不需要,我穿什麼才不是因為你,你快走開……啊……」夢穎掙扎著,昨天那奮力抗拒的姿態已經不見了。

「還說不需要,那出門前專門發消息叫你穿肉絲和這雙白色高跟鞋,你怎麼那麼乖巧呢?……我的美腿穎,想起你那銷魂的聲音,剛才吃飯的時候我真想拖你到旁邊找地方幹你。真受不了啊,,叫的那麼大聲,隔壁都來敲門了。」裡邊傳來雜亂聲。

「,,混蛋,,,你快放開我,,,我生氣了!,,」夢穎還在掙扎。

「寶貝,你專門穿上絲襪和高跟鞋難道不是在等我來幹你?還穿著高跟鞋來開門……又濕了,,我就知道你這小騷貨。」面前浮現出瑞強摸著夢穎下體的畫面來,真是驚歎,夢穎怎麼這麼敏感?被別的男人一摸下體就出淫水。

「嗯,,,,別這樣,,恩啊,,你放手…啊,,,」夢穎的抵抗聲摻雜著幾分溫柔。

「奶子真大,摸不膩啊,,美腿穎,我先來幹你的絲襪腿……」聽著瑞強一聲低吼,看來瑞強的大肉棒已經干進了夢穎穿著絲襪的雙腿。

「恩啊!,,,嗯嗯,,你快停下,,快放手,」夢穎呻吟著,不知是滿足還是抗拒。過了一會,傳來一陣嬌喘「噢……嗯……」

「騷貨,你小穴裡好多水啊,,我就是喜歡你這鮮嫩多汁的身體。」啪啪啪的強烈陰部撞擊聲不斷傳出,中間還夾雜著水擊聲。

「嗯嗯嗯啊,,,別啊,,嗯嗯嗯,,恩啊快停下,,嗯嗯啊……」夢穎已經似乎快要放棄抵抗。

「我操,連著幹你幾天,下面還TM這麼緊啊,,我JB快受不了了,你個絲襪騷貨,敢在我面前穿絲襪我就天天干到你尿床。」瑞強興奮的吼叫著,用淫蕩的話語不斷刺激著夢穎,拍打聲更是不停的傳出。

「啊,,,嗯嗯嗯啊,,我,穿絲襪不是,,你,,,不要啊,,嗯嗯,……嗯……」夢穎不斷的低聲呻吟,要不是他們離門很近,不然幾乎聽不到。夢穎似乎被瑞強壓在門口的牆上就幹上了,「噢……啊……」呻吟聲連綿不斷,能聽出是那種快要高潮的興奮。傳在我耳朵裡卻是另一種滋味。

「美人,幹幾下就高潮了。是不是跟昨天一樣?還是在自己床上刺激吧?」不知他說的是哪次?難道昨天晚上他們又回來做了?腦海中似乎真有點想起點點雜亂聲。

「是不是我說的,穿了高跟鞋更刺激啊?來換個姿勢。像昨天那樣屁股翹起來。恩,對就這樣。」瑞強剛說完,他手機響了,「我操,這誰啊。」

「喂,你好,哪位?奧奧,是李總啊,我們公司的技術主管阿偉剛才已經過去了。可能快到了吧,你稍微等等。恩好,再見。」是那邊公司打來的電話,看來是催我了。

「你快走吧,阿偉可能回來了。給他發現就完了。」夢穎慌張的說,好像快哭了一樣。

「他還在去那邊路上呢,沒2 小時回不來。」瑞強安慰著夢穎,「走,去我那,還是說去外面找地方幹。來,寶貝,今天穿這件,你這條絲襪手感太爽了,我們繼續玩。」接著就聽見穿衣服的聲音,我在想夢穎就這麼乖乖的聽話?突然聽到微微的腳步聲,我趕緊跳到樓梯間。過了一會,門開了,當他們走近的時候,我透著小門窗從後面看著他們,夢穎換上了昨天晚飯時候的那條黃色的裙子,頭發有點亂的紮了起來,美麗的臉頰滿是紅潤,瑞強穿著件背心和大褲衩,拉著夢穎的手,他們像情侶一樣依偎著走進電梯。

我像逃兵一樣奔跑到後門,喘著氣,炎熱的夏天,讓我窒息,不能想像,夢穎竟然這麼的配合,可能剛才出門時我對她的挑逗,勾起了她的欲望,讓瑞強輕易得手,但是,那背影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可以允許老婆肉體上的欲望,但是絕對的反對精神上的出軌。

我擠著人群坐上了公交,周圍很嘈雜,卻沒有影響我的思緒。我得承認,昨晚可能是因為逼迫,夢穎才會跟瑞強下樓的,但是剛才,完全是自願行為。還有昨晚,那婉轉的呻吟,高潮的淫水,都表明了夢穎已經接受了另一個男人,昨天晚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讓賢慧的妻子變成了偷情的少婦,而現在,在瑞強的房間裡,就這麼任由一個的男人騎在她的嬌軀上猛烈的抽插,讓她高潮不斷,她羞澀的挺起那豐滿而又彈手的乳房,讓男人隨意的揉捏著,修長白嫩的大長腿還穿著絲襪和高跟鞋,濕濕的陰唇讓粗大的肉棒一插到底,直抵最深處,隨著激烈的抽送拍打,浪水一樣的愛液濺的翹臀到處都是。

又或者,夢穎那穿著絲襪的白嫩雙腿在地毯上擺弄出各種姿勢誘惑著瑞強,而瑞強則毫不客氣的從後面,把住兩片白臀,挺動著大肉莖狠狠的插了進去,又不知換了多少個姿勢,換了多少個地方,汗水和淫液彌漫在房間中,高潮的呻吟伴隨著「啪啪」的肉響此起彼伏,堅挺的肉棒的把嬌喘呻吟下的夢穎幹的高潮迭起,白嫩的嬌軀已經片片粉紅,柔軟的乳房在抽插中顫抖,濕滑的陰道不斷收縮,最後在欲仙欲死中被粗長堅硬的大肉棒頂住最深處研磨,澆灑著濃濃的精液……

下午跟乙方的公司簡單交流了一段時間,離我出門有2 個小時了。我想了好久,還是拿起手機打了夢穎的電話。

「喂?老公嗎?」夢穎那頭非常小聲的說著。

「老婆你在幹嘛?怎麼聲音這麼小?」我不耐煩的問道。

「哦,我在睡覺,就給你電話弄醒了。」夢穎說。

「老婆,你想吃點什麼,我過會買點回去。」我說道。

「不用了,我不想吃東西,,,嗯……唔……」突然一聲嬌喘,不用猜我都知道她在幹什麼。

我還是假意的問了問:「怎麼了?哪不舒服嗎?」

「沒什麼。墊著胸口了。」微微顫抖的聲音中,有幾聲有節奏的聲響傳來。我當然不傻,瑞強這個時候,可能站在夢穎身後挺動著粗腰撞擊著夢穎那被絲襪包裹著的肥美翹臀。過了一會,聲音就停了。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