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呻吟(精修版)

還有連續幾張夢穎穿著肉色珠光絲襪和高跟鞋,趴在床上屁股向後翹著,陰部的褲襪已經被撕開,紫色的內褲被撥到一邊,粗大的肉莖用後入式就這麼從潮濕的陰毛間插了進去,圓鼓鼓的臀肉從被扯破了的褲襪中裸露出來,翹臀異常豐滿,肉棒陷了進去,美臀被擠弄的變了形,十分淫蕩;還有幾張是碩大的龜頭抵在嫣紅的乳暈上,乳溝間是白色的精液,身上還穿著米色的連衣裙,腿上黑色的褲襪被扯的不像樣子,後來同樣的米色的連衣裙上身趴在床上,秀髮散亂,雙手無力的搭著床面,下身掛在床沿,修長的美腿換上了一雙肉色絲襪和白色系帶高跟鞋,絲襪直接是開檔的,腿上滿是精液和愛液的痕跡。2 雙黑色褲襪被遺棄在地板上,其中一雙還卷著內褲,揉成一團的紙巾到處都是;幾張是手握著陰莖放在一個性感少婦微開的紅唇上,天藍色的圓領貼身連衣裙,胸前的扣子大開,胸罩被托在豐滿的大白兔上。少婦腳踩水銀色高跟鞋,裙擺被用手抓在腰間,露出了被肉色絲襪包裹著的大腿,絲襪和內褲卡在大腿根部。夢穎紅紅的臉頰、緊皺的雙眉,微閉著的睫毛上、性感的嘴邊全是渾濁的精液;這麼一個端莊的妻子,竟然被這麼輕易的在火車的廁所裡顏射了?!

最後幾張,背景是在樓梯間裡,同樣是掀起裙子背後插入,褲襪和內褲卡在大腿根,最後射在了大腿的絲襪上。米色長裙下穿著肉色絲襪的修長雙腿,水銀色高跟鞋絲襪腳背上的精液是那樣的淫靡。這不正是剛才晚飯時候夢穎穿的那一身

我呆愣了,想起以前,A 片裡的場景我想過,曾經也有那麼一點衝動,但是由於心疼老婆,而且夢穎強烈的反對,便放棄了。愣了一會,我看了下那組在家裡穿著的照片的時間米色的連衣裙,第一張是23:45,最後一張手機照片記錄的是那天淩晨5 點半,也就是說夢穎被幹了將近6 個小時,在這瘋狂的6 個小時裡,不知道被幹到高潮多少次,也不知被射了多少次,我竟然有點刺激,但是這種強奸,我實在接受不了。而最後幾張,正是今天下午。原來下午夢穎出去買東西,其實是在樓梯間被人壓在欄杆上從背後姦淫,最後還帶著腿上的精液和姦夫一起同自己老公吃晚飯。

正當我發愣的時候,浴室間的水聲停了,我趕緊關掉資料夾,恢復隱藏,掃除一切流覽記錄,我點了根煙,看著方案,久久不能平息。等瑞強穿好衣服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抽完了,他又遞了根給我,問我怎麼樣了,我說還有最後一個設備的參數沒看,我說公司檔沒有帶來,在房間裡,我竟然有個邪惡的念頭升起,跟瑞強說:「你去幫我拿下吧,我這裡有個重要參數得核對完。」瑞強想都沒想就同意了。

等他出門口,聽到電梯「叮」的一聲。我慢慢起身,虛掩著門,快速跑到樓梯間,酒店旅館全是地毯,鞋子踩上去一點聲音都沒有,我快速跑到六樓,剛打開樓道的門,就聽到一聲關門聲,我悄悄的走過去,趴在門聽著。

「放手!」屋裡頭是夢穎的厲喝聲。

「別這樣嘛,摸一下,奶子真軟啊。美人,親一個。」瑞強在裡邊淫笑道。

屋裡響聲很大,像是掙扎和到處碰東西的聲音。

「你給我滾出去,混蛋,,快放手。」夢穎還在掙扎。

「叫你穿這麼性感的絲襪,,都濕了,還裝,來,下午還沒幹過癮。晚飯的時候就想把你拖去旁邊幹了。」瑞強說著淫蕩的話語。

老婆這麼敏感嗎?看來夢穎又要被人騎了。我心裡很複雜。

突然屋裡沒動靜了。「拿完你的東西就給我滾。」夢穎吼道。然後聽到腳步聲往門口方向來。我趕緊躲進樓梯道。然後就傳來開門聲。

*** *** *** *** ***

我邊脫衣服便往浴室走,看著這個浴室,兩面靠牆,門是透明玻璃制的,靠臥室床的一邊是磨砂玻璃制的,如果在臥室,可以看到裡邊洗澡的人,現在很多旅館都是這樣情調式的,畢竟小夫妻出來遊玩的很多。我剛踏進門,突然聽到微信聲,不用說是老婆手機上的,我關上浴門,開始洗澡。心裡想著微信上的是誰?這幾天聽到好幾次了,難道是瑞強?看來他真是對夢穎幹上癮了,這次出門真的是為瑞強製造了絕好的機會,已經被他得手了至少2 次。心裡覺得難受,很對不起夢穎,但是卻有那麼一點點為瑞強加油……我真是變態。當我從浴室出來的時候,老婆見我出來了,就把手機合上了。我也沒多問。

第二天,瑞強帶著我們去故宮遊玩,老婆似乎對瑞強客氣了許多,老婆今天穿著那件白底黑色花紋的連衣裙,裙擺下沿看到一雙纖細圓潤的小腿裹著深色的黑色絲襪,性感迷人,小腳踩在那雙黑色高跟鞋裡,鞋跟不高,正是他經常在學校的打扮,深黑色的絲襪包裹著腳背一直到膝蓋,完全遮住了膚色,曲線堪稱完美。看瑞強時不時就偷瞄一下血脈膨脹的樣子,還裝著拍景色拿手機偷拍夢穎的美腿,一副恨不得伸手緊緊握住那性感的絲腿放在手裡把玩一番。

在故宮裡玩的時候阿勝打了個電話給我,我走到一邊示意瑞強和夢穎先往前走,站到樹蔭下跟阿勝亂侃著。當我掛掉了電話後,打電話問他們已經走遠了,就快步追上了他們,夢穎關心的問道:「誰啊?」「額,阿勝這著小子,他以為我還在家,還想請我喝酒。」

下午在一個綜合商業區逛,我們互相想看的東西都不一樣,就約了集合時間然後自己去逛了。逛累了,我想回房間休息,夢穎卻想多逛一會。我也沒在意,等她回來進房間就去洗澡,我看著室裡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影,煞是性感,那美麗的身段在磨砂玻璃裡顯得特別誘人。我鬼使神差地去看他換下的衣服,結果衣服被他帶進了浴室。門口高跟鞋上沒看出什麼東西,過了一會,夢穎就出來,還把今天穿的連衣裙和絲襪全洗了。

*** *** *** *** ***

玩了一個星期,把北京都逛便了,什麼後海酒吧,小吃街,說得出的景點都去過了。

晚上我們請瑞強吃飯,感謝他一個星期給我們做導遊。妻子這次換上了淺黃色的印花長裙,蕾絲圖案點綴在裙擺上面,柔順的秀髮系在背後,長長細細的睫毛下,清純皎潔的眼睛閃亮迷人,精緻的瓜子臉蛋上總是掛著美麗的微笑,貼身的裙料完全包裹不住胸前的豐滿,傲人的34D 乳房微微翹起,衣裙圓領下胸前的扣縫中偶爾露出飽滿的半圓,腰間滑過明顯的弧線,美臀下修長的雙腿穿著薄質黑色褲襪,白嫩的小腿在裡邊若隱若現,細緻的小腳被一雙黃色高跟涼鞋包裹住,顯得小巧伊人。看著老婆這身打扮,我也心潮澎湃,其實女人都愛打扮的,也喜歡別人的愛慕眼光。

吃飯間,瑞強的一直盯著夢穎看,我看在眼裡不說話,妻子心裡知道,時不時的也看我的表情,她被看的臉色紅潤了起來,低著頭把臉偏到一側。估計是這麼穿著,她也有些羞澀。我們胡亂的聊著天,夢穎低著頭聽著我們,看著手機,不知是在跟朋友微信還是看新聞。我們喝了點啤酒,好久沒有吃這麼多了,竟然有點撐,我跟瑞強說肚子有點疼,去下廁所。

進了廁所突然撲通一下心跳,這個時候,包間裡的瑞強和夢穎獨身在房裡,妻子那麼性感撩人,會不會被佔便宜?紅潤的臉頰會不會向瑞強暗示身體最深處的饑渴,妻子那溫熱的小穴會不會因為看到瑞強故意掏出來的粗大肉棒而濕潤?想到剛才好一陣子瑞強的一隻手都在桌布下麵。妻子穿著黑絲的美腿會不會一直受到魔手的侵襲,然後被瑞強粗魯的按在包間的沙發,長裙連同胸罩一同被推到肩上,豐滿的大奶子被無情的揉捏成各種形狀,紅嫩的乳頭被男人大口的吸吮,早已淫穢不堪的黑色褲襪和蕾絲內褲被扒到膝間,渾圓的翹臀來回扭動的,修長的美腿已經架到男人的雙肩上,等待著男人的插入。粗大的肉莖已經抵住了鮮嫩的陰唇,龜頭用力在濕潤的陰唇間來回磨擦,濕濕的陰毛粘在巨大的龜頭上,指引它尋覓著身體最柔軟地方。「滋」的一聲,陰莖微微用力便全根沒入濕滑的陰道中。兩條穿著薄質黑絲和高跟涼鞋的美腿在男人肩上顫抖著,濕濕的內褲還和褲襪一起掛在腿彎處,雪白的肉臀向上用力翹起,追求著堅硬肉莖的抽插,粗大的肉棒在陰道來回抽送著,每次都將碩大的龜頭抵住淫穴柔軟的最深處,緊窄的肉穴緊緊裹吸著深處的大龜頭,享受那一次次銷魂的研磨。「啪啪啪……" 翹臀被無情的撞擊著,淫水濺的大腿和臀部到處都是,美人的嬌軀泛起陣陣粉紅,高潮的愛液在粗硬肉莖的抽插下連綿不斷的向外湧出。

「叮。」手機響了,我慌張的回到現實,看了下手機,是騷擾短信,我關了手機,匆忙整理了一下,就回到了包間,當然,似乎什麼也沒發生。只是夢穎的臉越來越紅了,在桌布的遮掩下,長裙的下擺本來是蓋著小腿的,現在卻卷到了大腿根部,難道真的什麼沒發生?看著瑞強不安的坐著,也沒有多想,開始跟他熱聊起來。

又過了一會,吃喝差不多了,我找瑞強討論,進門後「你這有沒有水啊?我渴死了,剛才酒喝得難受。」我問,馬上他說:「要不我給你去買一瓶?」幹的實在受不了,我答應了。我看著方案,忽然瑞強又回來了,我問他怎麼了,他笑笑說:「忘記帶錢了。」我連忙起身掏錢,他客氣道:「別別別,幾塊錢的事還跟我客氣,太看不起我了。」我想想也是,便坐了回去。他在行李中找了半天才出門。過了好久才上來。「就買這一小瓶怎麼這麼久?」我問道,然後接過礦泉水。「哦,超市排隊呢,現在人真多。」現在有什麼人啊,都快11點了。買水買了個把小時。我也沒說什麼。握住礦泉水,我微微用力蓋子就軸開了,這個被人打開過!我假裝盯著螢幕,把礦泉水重新軸回去,不讓盯著我看的瑞強發現我的異樣。我心臟撲通的猛跳,我知道這個礦泉水肯定有問題,知道瑞強似乎有企圖,我可以選擇放下也可以選擇喝掉,最後,在短短十幾秒的時間裡,我走上了不歸路……

過了一會,我假裝扶著頭,自言自語到:「頭好暈,好困啊。」然後就倒在床上了。「你怎麼了?阿偉?」瑞強假裝關切的搖了搖我,過了一會,又拍了拍我的臉,突然嘿嘿的笑了一聲。過來拿走了我身上的房卡,悄悄的出門了。難道真的去了我的房間?這個時候夢穎應該還在床上看電視,剛洗過澡的她,豐滿的乳房高高挺著,美白的大腿還露在外邊。過了大概5 分鐘這樣,我看裝的差不多了,瑞強現在也應該進屋了,剛要起來追上去,又聽到刷卡聲,瑞強折了回來,難道他良心發現了?過了會,他竟然把我扶起身,開始背我,我就這樣被他背到電梯裡,然後又背到房前,刷了我的卡進去了。

屋裡的燈很昏暗,夢穎應該睡了,瑞強悄悄的關上,輕輕的把我放到床上。我偷偷眯著眼看著他,他不會當著我的面做那種事吧?只見他脫下大褲衩,上了夢穎的床,掀開夢穎的被子。

「操,今天穿這麼騷,怎麼都幹不夠。」難道夢穎在飯店被他猥褻過?說完瑞強解開夢穎的襯衣,把胸罩推了上去,一對大奶子就跳了出來。

「媽的,真TMD 大,搞過這麼多少婦,這麼大這麼挺的奶子,這麼漂亮的美腿,還是個穿絲襪的騷貨。」接著就聽到一陣吸吮聲。瑞強的手沒有閑著,伸手在夢穎腿上來回摸著,轉過來身子爬到夢穎雙腿間,燈光昏暗,這才發現夢穎還穿著肉色的褲襪和昨天買的白色高跟鞋,褲襪襠部已經被扯破了,我想起剛才瑞強去買了個把小時水……

「恩恩,,恩,,,」夢穎微微呻吟著,再這樣,夢穎肯定會被搞醒的。「媽的,這麼騷,又濕了,今天再幹你一夜。」說著,瑞強分開夢穎的絲襪雙腿,一邊用手機拍照,一邊從口袋拿出一個小瓶子,倒了點液體塗在夢穎兩腿間,然後握住已經又粗又大的肉棒,抵在夢穎絲襪腿間,臀部緩緩挺動了。

「恩……噢……」夢穎很輕的嬌喘了一聲。瑞強就這樣當著我的面,干進我美麗妻子的嫩穴。「我操,,剛幹過了還這麼緊,又濕又滑,爽……」瑞強好像受不了刺激,抱著夢穎用力挺動了起來,每下都撞的「啪啪啪」作響。

「恩恩,,,煩人……恩恩哦……」夢穎就快要醒來了,我有點開始慌張。「爽不爽美人,老公的雞巴爽吧?」瑞強把住夢穎兩條穿著白色高跟鞋和肉色絲襪的美腿架在肩膀上,抱著絲襪大腿邊拍照邊挺動著粗大的肉棒,幹的蜜穴「滋滋」作響,飽滿的奶子像波浪一樣來回晃動著。

「恩恩,,恩恩,,你,,你這混蛋,,嗚,,你,,,」夢穎慌張中帶著哭泣聲。

「夢穎,別吵啊,你想把你老公吵醒啊,這樣對大家都不好。」瑞強小聲說,原來這小子是拿我當擋箭牌。

「放開我,,嗚嗚,,你這混蛋,,,」夢穎開始哭泣。我竟然又幾分心疼。

「別吵啊?乖乖的被我幹,我把照片刪了,從此不再打擾你,我們就當什麼沒發生。」瑞強開始提出條件。

「你做夢,,噢,噢,,,你再不走我就叫醒我老公,,他知道了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嗚,,噢……」我內心十分愧疚。我真想起來結束這一切。「夢穎,你別這樣,這幾天你不是也被我幹的很爽嗎?叫你穿絲襪和高跟鞋你就聽話的穿了,還說不是想被我幹?你情我願的事,多好啊。」

「滾開!,,,噢,,你TMD 這個畜生,,嗚嗚,,,」

「美腿穎,晚上吃飯的時候叫你穿薄黑絲你就穿了,看到你穿黑絲配這雙黃色高跟涼鞋就想起前天在購物中心的樓梯裡幹你,剛買的鞋就穿上被我拉去幹,射上去的精液是不是還在啊。今天叫你穿來吃飯你就穿了……美腿穎,吃飯時候絲襪都被我摸濕了,射在你腿上的精液你是怎麼處理的呀?」瑞強一邊言語上調戲著夢穎,一邊毫不怠慢的挺動著粗大的肉棒,幹的蜜穴「滋滋」聲越來約明顯。

「你滾……」「啪」,「啪」……又是幾聲掙扎聲。過了一會,拉扯聲停了。「騷貨,你還裝是吧?好,我TMD 現在就去叫醒阿偉,看看你這個蕩婦,給他看照片,看看你這個蕩婦怎麼被我幹到高潮噴尿,媽的,浪貨,床都濕了,還TMD裝清高。」瑞強開始怒了,下了床來站到地毯上。

「嗚嗚嗚,,你強姦我,,我要告你強姦……」夢穎哭的很傷心。「我強姦?證據拿出來啊?照片是吧?你看那照片,你自己仔細看看,看你那淫蕩樣,法官都不會相信。」瑞強好像打開了手機扔到床上。

「嗚嗚嗚,你強姦我,,,嗚嗚嗚,阿偉肯定會相信我的,他不會放過你的。嗚嗚……」夢穎已經到了極限。

「阿偉相信你?呵呵,我問你,阿偉為什麼不知道?那天你那濕了一大半的床單呢?還有被我扯爛的絲襪呢?都清理乾淨了是吧?是不是怕你這淫蕩樣被他發現啊?」瑞強強詞奪理的說,「好啊,讓他知道,讓他知道你這幾天是怎麼主動穿上絲襪被我幹的,來的第一天路上是怎麼在火車的廁所裡穿著絲襪給我腿交的,後來是怎麼主動給我吹的。這幾天你天天都按我的要求穿絲襪出門還被我幹到叫我老公。這幾天哪天你的絲襪上沒有我的精液?今天吃飯都被我摸的連絲襪都濕了,剛才還被我幹到尿了一床,連脫鞋的力氣都沒就虛脫了,哈哈哈……」

「嗚嗚,,,你,,,,嗚嗚嗚……」夢穎像是捂著臉痛苦著。我開始做起身的準備,我已經忍無可忍了。

「好吧,是啊,我是強姦你,叫醒他吧,看他是不是能想到每次你見我都會穿裙子和絲襪,看是你騷還是我強姦你。」瑞強竟然走到我面前開始搖動我,讓我吃了一驚。

「嗚嗚嗚,,,,,別,,,不要……」難道我聽錯了?夢穎竟然說別。瑞強停下了動作。

「美腿穎,我愛死你這絲襪長腿爆乳的小騷貨了,你哭我也心痛。」瑞強竟然開始溫柔起來,「這麼漂亮的長腿還喜歡穿絲襪的騷貨,火車上就跟你說敢穿絲襪我就天天干你。你看你也很聽話的每天都穿了不是嗎?」瑞強好像爬回了夢穎的床動作著什麼,夢穎竟然不哭了。「放開我。」夢穎小聲的反抗。

「美腿穎,頭天在火車站看你穿著絲襪和高跟鞋我當場就想幹你了,早就跟你說過,你的腿真漂亮,讓我看到你穿絲襪我就要幹你,這麼漂亮的絲襪美腿還是個巨乳騷貨。頭一回在火車的廁所裡被人幹就被幹了3 次,被我幹到站都站不住了求饒,還答應了我射在你臉上……在故宮時候看到你按照我的要求穿著那身經常在學校裡的打扮,還專門換了厚黑絲,當時我就想在馬路上幹了你。為什麼要穿厚的黑絲啊?是不是膝蓋上的紅印還沒消?那天回家時候,你大腿絲襪上的精液是怎麼處理的呀?故宮裡幹你的絲襪腿實在是太爽了。深黑色的絲襪上,精液很明顯的噢。」夢穎沒了聲響。只聽見瑞強淫蕩的語言和不斷的蜜穴「滋……滋……」聲。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