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呻吟(精修版)

公司要求帶家屬參加晚會,我讓夢穎好好打扮下,公司要頒獎,還有我的份,得獎的家屬可不能丟人,我讓她穿上我給她買的黑色絲襪,上身穿了條米色到膝蓋上方的連衣裙,質料很薄很得體,馬尾辮整齊的梳在肩前,腳上穿著高跟的白色涼鞋,整體看著很高雅很端莊。夢穎嘟嚕著說我要求真多。

晚會很開心,同事們都誇我老婆打扮的漂亮,公司領導在晚會上單獨點名表揚我的業績,並且親自給我頒獎,我很高興,那晚我大放光彩,隔壁部門的熟人也來跟我敬酒,特別瑞強這小子,端了一瓶酒給我滿上,不停的跟我敬酒,說我跟他在工作中配合的非常默契,老婆也很高興,陪著我一起回敬他。

接下來我幾個桌子喝的一塌糊塗,模模糊糊中聽到他們說要去唱歌,但是男人不許帶家屬,這個大家都明白,以前我都是各種理由拒絕,這次反而我有種莫名的勇氣和膽量。朦朧中我支開了老婆,我要重新找回男人的自尊。

半夜裡時候我突然醒了,渾身燥熱,額,原來是夢,下身已經射了,我在哪?

順著昏暗的燈光,我發現原來是家裡的客廳,我躺在沙發上,是怎麼到家的,已2 點多了,我全身沒有力氣,桌上還放著幾個杯子和一瓶酒,看來回家後又喝了一頓,昏昏迷迷中我只記得有人把我送到了家,然後的都記不得了,很難受,想起身去整理,忽然想到,夢穎呢?是跟我一起回來的嗎?

我看了一圈客廳,沒有她的影子,然後在門口看到有一雙男人的皮鞋。我頓時感覺腦袋像炸開了,愣了一分鐘,小心翼翼的爬起來,光著腳向臥室走去,在客廳的廊道裡忽然聽到臥室有聲響,臥室的門虛掩著。

我把頭湊過去順著光亮一看:一個的男人光著下身壓在穿著米色連衣裙的女人腿間,秀髮散落在枕頭上,秀美的臉頰微微泛紅,眉眼緊閉,嘴唇微微張著,隱隱傳出幾聲帶著嬌喘呻吟,兩隻芊手緊緊抓著兩旁的床單,胸前的大白兔隨著男人的聳動來回柔軟的晃悠著,黑色絲襪包裹著的大腿被分開架在男人手臂兩側,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涼鞋,隨著男人猛烈抽插搖擺著,白色高跟涼鞋被系帶牢牢的穿在被黑絲包裹的小腳上,不解開帶子是甩不掉的。女人的黑絲褲襪被拉到了大腿根部,雪白的肉臀高高翹起,濕潤的陰毛黏貼在一起發著白光,粗大的肉莖快速進出著陰部,淫水像浪一樣濺出來順著圓鼓鼓的屁股流到白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地上散落著男人的衣服,另一雙黑色絲襪和內褲卷在一起,胸罩周圍還有幾團衛生紙。床頭抽屜推了出來,一雙肉色絲襪掛在屜子邊上。

看著這樣的情景,我足足楞了3 分鐘,我不敢相信,我賢慧的妻子,溫柔體貼的夢穎,剛才還端莊的陪我參加公司晚會。這會竟然被瑞強用這麼淫蕩的姿勢幹著。夢穎閉著眼鏡,眉頭微皺,急促的喘息著,小手緊緊抓著床單,不知道是昏迷還是清醒。我敢肯定瑞強給夢穎吃了什麼藥,不然以夢穎的性格不可能屈服。我曾經多次幻想過夢穎被別人壓在身下,總會有一種變態的興奮,但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感到更多的是憤怒。

隨著「啪啪啪」的拍打聲和「滋滋」的摩擦聲,我又回到了現實中。

「哦,,我操,,寶貝,,,你的穴太爽了,,我又要受不了了……」瑞強把肉棒深深的頂到蜜穴中不動了,彎下身開始舔吸著夢穎的身體。夢婷似乎已經失去意識,頭微微的扭動著,嘴裡吟吟著什麼。

「別怪我啊,,誰讓你穿那麼性感……」瑞強捏弄著柔軟的乳房,一手在黑色絲襪的大腿上來回撫摸著,「看到你今天晚上穿著黑絲就想幹你了,,騷貨,KTV 裡幹你的黑絲腿真爽……等下換上次那雙肉色的,我還要射在你的絲襪上。」瑞強操著粗長的肉棒又開始抽送起來,堅硬的肉棒和緊致的嫩穴摩擦交合著,伴著愛液發出「噗嗤、噗嗤」的淫聲,肉棒上的淫液在燈光下泛起白光。

「恩,,恩,你這混蛋,恩,,,扯破人家的絲襪……」夢穎斷斷續續的發出喘氣聲,雪白的翹臀任憑大肉棒粗魯的撞擊,柔軟的嬌軀也跟著扭動。

「好爽,,宴會時候就這麼浪,,幹死你個黑絲騷貨,,酒店的廁所和KTV的洗手間哪個幹的更爽啊?還是在你學校幹你刺激?哈哈……" 瑞強不停的聳動著,插得夢穎嬌喘連連。

我心中無法平靜,被這淫蕩的畫面深深刺激著,那淫蕩的言語和肉體粘合發出的聲音不停的在耳邊盤旋,我竟然硬了,我突然覺得一陣困意,又睡了過去,夢裡,我反復的夢見夢穎穿著黑色絲襪被幹的高潮迭起……

早上醒來,已經10點了,我發現我還躺在沙發上,但身上多了層毯子,【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難道是夢?我支起身子,聽到廁所有水聲,我走了過去,看見夢穎正蹲在地上洗衣服。「哦你醒啦?快去吃早飯吧,在鍋裡了。」夢穎沒有回頭,只是輕聲說著。

看來真是夢,我走進臥室,似乎有什麼不對,我猛地打開抽屜,發現並沒有絲襪,看了看窗外白床單掛在臥室的涼臺上曬著,似乎能看到那一大塊圓形的汙漬,我全身肌肉開始抽蓄。

聽到廁所水聲漸漸變小,我急忙起身揉了揉臉,保持冷靜。夢穎走過來慌張的看著我問:「怎麼了?怎麼不去吃早飯那?」看著她的眼眶又紅又黑,我知道她肯定哭過,昨晚被肆虐了一晚上,精神還沒有恢復。

我笑著說:「唔,沒什麼,臉還沒洗呢,等洗完了再吃。」

我摟著她的腰向廁所去。她看我想平常一樣,也微微的像我笑了笑,又開始放水洗衣服。

我一邊刷牙一邊看著她的背影,一條平常的睡裙竟然會有幾分嫵媚動人。我抽了幾張紙巾擦了擦鼻子,然後踩起垃圾桶蓋,丟了進去,發現有黑色褲襪被扔在了裡邊。「昨天我怎麼到家的,是你扶的?」我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她身子微微一顫,扶了扶衣袖,低頭說,「是啊,你都喝醉了,抬都抬不起,是你同事把你抬進門的。」

「額誰啊,那沒謝謝人家啊?」我接著說。

「好像是個叫瑞強的。」她看了看我,眼神裡透著慌亂,「你進門就吐,還把床都吐髒了,我讓他扶你到沙發上,你就睡著了,他走了後,我拖不起你,就讓你睡沙發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她一直偷偷的看我,今天顯得特別的乖巧,我都假裝吃飯沒理她。

*** *** *** *** ***

我和夢穎準備了行李,我故意給她買了幾件性感的短及膝蓋的連衣裙,在她強烈的反對下,最終還是同意穿上不習慣的高跟鞋,出門時,我給她打扮成了一個完美性感的少婦,天藍色的圓領貼身連衣裙,把胸部的扣子勒得鼓鼓的,水蛇一樣的腰間盈盈一握,柔軟的布在膝蓋間飄動,美臀微微翹著,透明的肉色絲襪緊緊包裹著一雙美白的大腿,水銀色的露背高跟涼鞋把小腿襯得高雅。顯得無比性感,嫵媚撩人。

晚上8 點到了火車站,當她看到瑞強時,眼神裡充滿驚慌,身體開始發顫,瑞強眼神像釘子一眼釘在了夢穎的身上,匆匆的走了過來打招呼:「等你好久了,啊,弟妹今天真是漂亮啊,你真好福氣。啊哈哈。」

瑞強勉強的哈哈大笑起來,眼神卻一直沒有移開夢穎的身體。夢穎低著頭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微微動了動。我拍了拍他肩膀說:「讓你久等了,我們上車吧。」

我們買的是軟臥,畢竟路程比較遠,4 人間的軟臥房,就我們3 個,還有個乘客估計是中途上車,晚上我們吃了點東西,隨便聊了聊天,10點這樣子火車就熄燈了,我讓夢穎睡下面,我睡在她上鋪,瑞強也是上鋪票。瑞強側著身子接著窗外的燈光看著夢穎的鋪位上,我想瑞強應該不會這麼膽大吧。慢慢的我有了困意,迷迷糊糊中列車聲把我吵醒了,我本來還想繼續睡,不過我下意識的竟然看了看瑞強那邊,瑞強不在了!我又看了下鋪,夢穎也不在鋪位上了。我心開始狂跳,摸索著下了鋪位,往廁所走去。

快要走到車廂門口的時候,夢穎開門進來了,看到我驚了一跳,我假裝不解的問「你幹嘛去了。」夢穎慌張的說:「上廁所啊,你幹嘛呢。」「額,我也想上廁所」說完夢穎就進屋了。我走到廁所,看到2 個門都是鎖著的,兩邊都有人,那夢穎在哪上的廁所?正想著,瑞強叼著根煙從一邊的廁所裡出來了,看到我也是一愣,我忙開玩笑的說:「你幹嘛啊,抽煙還占廁所,快讓開。」瑞強笑嘻嘻的讓開了往回走。我進去連忙鎖上門。

看著火車呼呼的賓士,窗外不停的閃過路燈,我慌亂的想著,剛才夢穎肯定是被瑞強帶進廁所裡了,而且發生了什麼。下身竟然無恥的硬了起來,我摸了摸褲襠,眼前浮起了兩個身影。

門鎖關上的一瞬,美人的纖腰立即被抱住,夢穎那藍色的長裙被撩到腰上,魔手伸進了她的肉色褲襪中,豐滿的翹臀和大腿被粗魯的捏住,胸前的扣子被扯開,白色蕾絲胸罩被拉了下來,一雙飽滿的乳房跳動著立即被大手用力的握住,紅嫩的乳頭被揉捏已經凸起,透明的肉絲褲襪和白色花邊內褲被一起退到了膝蓋上,膝蓋微微彎著並到一塊,穿著水銀色高跟鞋的後腳跟向兩邊大大岔開,雪白豐滿的臀部向後翹起,濕濕的陰毛已經粘稠成一片了,男人握住粗大的肉莖,抵開濕潤的陰唇,用碩大的龜頭在柔嫩的洞口間來回滑動,夢穎雙手無力的把住牆面,堅硬的肉棒在美妻大腿的顫抖下,分開滑嫩的小陰唇,「噗嗤」一聲緩緩的插了進去。美人發出一聲嬌喘,眉眼如絲,櫻唇微微張開。

在這狹小的空間裡,夢穎一定是站在牆角被瑞強從背後幹著,白嫩的翹臀被撞擊的泛起陣陣肉浪,發出「啪啪啪……」的淫穢作響,粗大的肉莖用力的抽插著濕滑的陰道,男人有力的挺動著陰莖,龜頭擠開穴肉深入到最裡面,感受著賢惠端莊嬌妻的柔軟,洶湧的愛液隨著「滋滋……」的進出聲,順著濕濕的陰毛滴到腿間的褲襪上,美妻的嬌軀隨著火車的晃動顫抖不已,窄小的廁所彌漫著淫穢的氣息和哀哀的嬌喘聲……

當我從廁所出來的時候,火車靠站了,我回到臥鋪間,夢穎已經蓋著被子睡了,瑞強也在床上沒有動靜。我真想伸手到老婆下面摸一摸,看看那陰部是否還殘濕濕的淫穢和男人的精液。這個時候上來了好多人,對面的鋪位也來人了。

我爬上床,一覺睡到天亮。

下午我們在酒店休息了一會,我掏出筆記本開始上網,查詢帝都的情況,老婆在床上無聊的看了一下午電視後換了衣服出去買東西。晚上約了瑞強一起吃飯。桌上瑞強的眼睛不停的在夢穎身上游走,夢穎兩條細細的睫毛長長的成一字型,雙眼皮下總有幾分清純和睿智,面部沒什麼表情,很謹慎的樣子,自從下了火車,她就沒怎麼笑過,胸口也收了起來,不像平時那麼傲人了,雙手握在一起放到裙子上,在米色長裙襯托下雙腿顯得丰韻修長,穿著肉色絲襪和水銀色高跟鞋的半截小腿蹺在一塊,整體看來端莊大方的樣子,和平常一樣,沒有什麼別的異常。

晚上我到瑞強的房間裡討論方案,我在他電腦中核對著方案中設備參數,瑞強說他先去洗澡了,我繼續核對。

過了一會,我點到了他的E 盤,我很奇怪,顯示使用80% 的E 盤,怎麼才幾個電影檔案?難道跟我一樣都隱藏了?男人的硬碟大家都懂的,的確隱藏了,我心血來潮有點了幾個資料夾,這小子A 片不少,日文也看不懂,又點了幾個檔夾,都是些被搞得少婦的床照和網上的自拍照。

我一想,會不會也有老婆的?我心撲通跳著,看到一個名字叫「美腿yin 」的資料夾,點開第一張一看,我就認出來了那個大奶子就是夢穎的,這件紫色的胸罩一下辨出來是她。

幾十張照片,起先是夢穎的生活照,和偷拍她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美腿,場景各不相同,甚至還有夢穎在學校裡的照片;這些都是生活照,也沒什麼特別,要說的話就是照片中的嬌妻都穿著短裙絲襪和高跟鞋。接下來突然就變的不對了。

起先是夢穎穿著白底黑色印花連衣裙座在教師辦公室的椅子上,照片是側後方拍的,看不到正面臉,但是那身衣服和座位擺設一看就是她,小腿上是黑色絲襪和夢穎在學校裡常穿的那雙黑色高跟鞋。接下來,這雙高跟鞋托著絲襪小腿站在了廁所的隔間裡,連衣裙的下擺花式說明了這和剛才是同一個人。後面一張,是這黑色高跟鞋和黑絲腳背上白色精液的特寫,背景同樣是洗手間的地板;再後面,有偷拍夢穎正在穿絲襪的;有各種服裝下豐滿奶子被揉捏的,還有伸進衣服裡或者敞開了捏的;有扯破的褲襪襠部中黑黑的陰毛被乳白色精液粘稠在一起的;有穿著各式高跟鞋和絲襪腳背上的精液特寫,和用穿著絲襪的美腿進行腿交的,大腿、小腿、絲足和高跟鞋全部都被精液佔領過;有穿著各種衣服的絲襪的美腿被並在一起壓在胸前,然後下體濕潤的陰唇間插著一根濕漉漉肉棒,絲襪以肉色黑色居多,還有幾張藍色或白色的,但都是一個下場……被扯破襠部或卡在大腿上,濕漉漉肉棒肆意淩虐;連續的幾十張照片裡,在各種地方掀起裙子半脫褲襪或者直接扯破褲襪從背後插入,從背景來看,有家裡客廳、廚房、廁所,和好幾個另外不同場合的衛生間,地板從瓷磚到水泥地,裝修檔次各不相同。幾個樓梯間、牆角落裡。幾個車裡,停車場角落裡。草地樹叢旁,還有夢穎學校的辦公桌前,甚至還有教學樓班級講臺邊。背景各不相同,但都保持著一個慣例,夢穎身著連衣裙或者套裙,幾張裸著身子在酒店房間和衛生間裡,修長的美腿上穿著肉色或者黑色的褲襪和當天用來配衣服的各式高跟鞋。一兩張站在事發地點的生活照。一兩張穿著剛才生活照裡的衣服、絲襪、高跟鞋正站在牆邊在被從背後幹著,廁所場景的還有男人坐在馬桶,絲襪翹臀騎在男人身上。一兩張射在翹臀或者絲襪上的,大腿、小腿、腳背上都留下過精液的痕跡。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