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蓉自證妓女

由於剛才玩塔吊被幹得太狠,葉蓉被拖出來後兩腿根本是站不起來的,本想跪起來看小梁如何處置自己,卻見小梁跑走了。

「婊子你死定了,小梁玩法多,而且一個比一個變態,不知他拿什麼工具去了。」大老張毫不憐憫的看著葉蓉。

「哦,真的嗎?太好了。」葉蓉一點也不怕,她慢條斯裡的將自己的長髮盤了起來,估計等下會有場暴風驟雨的摧殘,先把頭髮盤起來吧,壓著頭髮可會影響快感呢。

正說著,一輛液壓鑽機開來,轟隆隆的,震的大地直抖。

「啊!這,不會吧,用這個?」葉蓉看著粗粗的鑽頭發呆,她已經把鑽頭想像成男人的肉棒了。只要進入性愛的狀態,葉蓉會把所有圓柱體的東西想像成男人的肉棒。

「小梁你他媽是不是瘋了,用這個幹她的逼?」大老張雖然知道小梁比較變態,但這種會出人命的玩法,大老張還是要堅決阻止的。

「小梁哥哥你可真敢玩啊,我就喜歡你這種敢玩會玩的男人,來啊,用這個狠狠戳我,戳到我逼裡去。這麼大這麼粗,一定爽呆了!」葉蓉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這麼浪,還把兩腿張得大大的,把逼完整的暴露出來,甚至還在心裡計算著鑽頭的直徑。

「你可真賤!」從駕駛室裡跳下來的小梁輕蔑的看了一眼葉蓉,一把將她抱起,「大老張,你放心,我還不至於要她的命,這婊子蠻耐操的,我還想多操她幾次呢。」

「你到底要怎麼玩我嘛?」葉蓉雙臂環抱住小梁的脖子,渾身直抖,但葉蓉知道自己不是害怕得發抖,自己陰道裡不斷湧出的淫水已經告訴自己發抖的原因了。

葉蓉被小梁抱上液壓鑽機,並平放在操作平臺上。葉蓉不知道他到底想幹什麼,只能被動的任小梁擺佈。

小梁在葉蓉屁股下墊了塊厚厚的海綿,也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高高的托起葉蓉的陰部,接著,葉蓉的雙腿被扒開並被小梁扛在肩上。

「嗯……嗯……原來……原來你是要這麼玩我,真有意思!」葉蓉恍然大悟,不由得更加興奮,「你可得插緊點,要不然,你的雞巴會斷喲。」

「你可真是聰明!」小梁見葉蓉已經猜到自己的用意,不由得讚歎道,「你這麼聰明的女人,又如此漂亮,當妓女可惜了。」

「哪兒可惜啊?我這麼賤,不當妓女才可惜呢。倒是小梁哥哥你,能因地置宜的想出這麼多花樣玩我,才是真的聰明,在工地上做這麼粗的工作,還真是可惜了。」葉蓉這句話說得倒是真心話。

「哈哈,受死吧小婊子,這種玩法絕對會搞爛你的逼!」小梁伸手去夠操作杆。

「等等,小梁哥哥。我的逼反正不值錢,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雞巴進去操過了,搞爛就搞爛。可是這玩法,我真的很擔心你不小心會把雞巴弄傷,請你別伸手去摸別的東西,專心幹我好嗎?不要分神,多用點力在我身上。」一邊說,一邊用雙腿纏繞住小梁的脖子,將自己的身體與小梁的身體緊緊連在一起。

「你還蠻體貼人的,這玩法我也是第一次玩,的確要注意安全!」小梁仔細的把肉棒塞入了葉蓉的陰道,用力的向前挺進,直到整根肉棒沒入葉蓉的陰道為止。

「小梁哥哥你把手放在我腰上,抱緊我,把我固定好。」葉蓉嘻嘻一笑,轉頭對著大老張說,「麻煩你上來開下機器,要頻繁最高、衝擊力最大的那種!」然後雙手背過去用身體壓住,並十指相扣使自己無法自救,等待瘋狂的交配。

大老張也反應過來了,「操!小梁真有你的,這個辦法真好。絕對可以搞爛她。」說完,走上操作臺,見小梁點後確認後,就按下操作杆。

隨著機器的發動,鑽頭懸空猛烈的錘擊著,產生強大的反作用力使整個液壓鑽機發出高頻率的震動,同時帶動小梁的肉棒以難以想像的頻率瘋狂的「錘擊」著葉蓉的陰道,小梁想慢都慢不下來。

葉蓉立即變了臉色,這樣的抽插速度,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電動陽具或許有這種速度,但絕對不可能同時擁有這樣的力度,幾乎每一下都「錘」入了自己的子宮,而自己還沒有來得及感受肉棒穿過宮頸的感覺就又被撥出緊接著又來第二下、第三下,屁股下的厚海棉如彈簧一樣把自己彈起來迎接小梁的肉棒,自己無處可逃。而小梁的肉棒又硬得跟鐵棒一樣,毫不留性的折磨著葉蓉,葉蓉的陰道壁上的嫩肉被高頻率的磨擦著,帶給葉蓉一波又一波刺激。

事實上,小梁也在咬著牙堅持著,要知道這樣的交配方式,稍有不慎自己的肉棒真的會受傷,甚至斷掉。為了避免發出悲劇,小梁只能死死的把肉棒插向葉蓉陰道的最深處,避免肉棒完全撥出。

大老張十分清楚這種交配方式的厲害,他很有分寸,僅讓這交配持續了30秒。而這30秒,葉蓉如同在地獄裡過了30年一樣,甚至覺得自己的性器被磨光了。大老張關掉機器後,小梁立刻滾到一邊,仔細的撫摸著自己的肉棒,生怕受傷。而葉蓉則完全爽癱了,她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聲。這次呻吟很特別,特別長,特別甜美,勾人心魄。然後,陰部如射精一樣射出一柱淫水,停了一秒,又如噴泉一樣,源源不斷的噴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而這一切完全不是葉蓉能控制的,她下半身已經完全麻木,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潮吹。

「真是精彩啊!」大老張驚歎道,「一個女人竟然能噴出這麼多水,跟瀑布似的。」

「我操!太爽了!我先射!」小梁爽得不行,爬了起來,將肉棒對準葉蓉的臉。

葉蓉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見小梁自顧自的射了,只得勉強把嘴張開,接受小梁的淩辱。

小梁的精液激射在葉蓉的臉上,濺開一大片,然後又連續射了幾波,濃濃的精液幾乎覆蓋了整個臉龐,名副其實的「精液臉」。

「媽的,今天爽瘋了。」小梁滿意極了。

「這麼漂亮的臉被你射了,真可惜,我射哪裡呢。」

「唉,怎麼對準我的嘴,全射臉上了,好多精液都吃不到,好可惜啊。」葉蓉伸出舌頭在四周舔著。

「那你就吃我的精液吧。」

葉蓉掙扎著想替大老張服務一下,可是,自己實在沒有力氣了,而且眼睛已經被小梁的精液眯住了,而自己還不想擦掉。

「算了,看她這樣子,恐怕連口交的力氣都沒有了,這逼已經幹成這樣,我也不想再操了。就這裡吧!」

葉蓉心想,自己上下兩個洞人家已經沒有興趣了,難道是要幹自己的屁眼嗎?倒不是反對他來幹自己的屁眼,但今天不行,因為整個下半身已經沒有知覺了。

這時,葉蓉感覺到大老張騎上自己裸體,用自己的兩隻豪乳夾住了肉棒。

噢,原來是乳交,這沒問題!可惜自己實在沒力氣,幾乎動不了,就委屈他一下,奸屍吧。

「哈哈,這個婊子的奶子真大,真圓,抓起來舒服,夾著肉棒也舒服。」大老張很滿意。

葉蓉的奶子可是真材實料的豪乳,又堅實又挺翹,抓在手上特別有感覺,每個玩過葉蓉的男人都對她那對豪乳印象深刻。大老張用力的擠著葉蓉的奶子,夾著自己的肉棒套弄著,使肉棒不停的在兩乳之間磨擦,很快來了感覺。

其實,在玩塔吊遊戲時,大老張就想射了,加上剛才觀賞「錘擊」葉蓉的遊戲,大老張已經到了射精的隔界點,所以,一個沒忍住,便在葉蓉顫抖的呻吟聲中射了,精液直接射在葉蓉下巴上、脖子裡。

「啊,不是說好把精液給我吃得嗎?快,塞我嘴裡來!」葉蓉叫道。

大老張只得把還帶有殘留精液的肉棒塞入葉蓉的嘴裡,享受著葉蓉的口交。而葉蓉則仔細的將大老張的肉棒從龜頭到根部全部舔到,捲動著靈活的舌頭將殘留的精液全吸食到自己嘴裡。

「我操!這奶子極品!夾得我真爽。」大老張滿足看著葉蓉替自己清理肉棒,一邊替自己的不爭氣找藉口。

待大老張把肉棒撥出,葉蓉也恢復了不少。她從背後抽回手來,把臉上的精液擦拭著推到自己嘴裡,然後張開嘴巴讓兩人看著自己確已同時含住兩人的精液,最終一飲而盡。

「你可真是淫賤無比啊,居然把兩個男人的精液和在一起吞下。」小梁似乎不相信世界上會有這麼淫賤的女人。

葉蓉睜大眼睛笑著說:「這算什麼?可惜你們沒同時射到嘴裡。這樣吧,你們再打我一炮吧,這次同時射到我嘴裡來,好不好。」

大老張和小梁面面相覷,這真是個吸精女王。

「怎麼?一人一炮就完了?多來幾炮啊,我是今天可是免費賣淫哦。」葉蓉時刻不忘證明自己是妓女的事,現在兩個人都滿意了,得讓他們承認自己是妓女了,這樣才好脫身。

「那,你一般賣淫一次多少錢。」

這下可把葉蓉問住了,自己事實上沒有賣過淫啊。「哦,我上次向九個老乞丐賣淫了,他們一人付了20元。」葉蓉想起被老乞丐輪暴時,「爺爺」向他們收了每人20元的事。

「我操!你真怎麼什麼人都讓上。老乞丐也讓上?」

「是啊,本來也是想免費賣淫的,但被他們搞懷孕了,也不知道是誰的種,就收一人20塊算是打胎費,後來,後來忘了拿錢了。」

「太賤了!太賤了!」

「是啊,我一直都是很賤的女人,上學時是公認的校園公廁,談戀愛時是出了名的破鞋,現在做妓女,就收20塊,唉,只能收人家賤貨價了。」

「操!你還配談戀愛?」

「是啊,只要同學想上我了,我馬上就可以跟他們上床,每個人都可以在我身上射,不管是精液還是尿液,所以大家都說我是校園公廁。那些說要跟我談戀愛,其實是把我帶去跟別人換女朋友玩,我一概照做,我也不知道我倒底交了多少個男朋友,所以大家又說我是破鞋,不過好像沒人說我是他們女朋友。」葉蓉一臉清純的說著淫蕩的話。

「操!今天玩了個這麼賤的女人,還是個被乞丐搞大肚子的公廁、破鞋!」大老張的話令葉蓉非常高興,成功在望了耶。

「知道你很賤,沒想到你賤成這樣,就值20塊!」小梁恨恨的說,似乎對只值這麼點錢的女人自己卻挖空心思去玩弄深感後悔。

「20塊包夜玩哦,隨便怎麼玩都可以,內射、口爆,顏射統統可以,百分之百的配合。」葉蓉淫賤的說,然而,她說的全是事實。

「賤……賤貨……我們怎麼玩了這麼個賤貨!」

「謝謝誇獎。人家都不叫我賤貨的,我是條母狗而己。」葉蓉開心的笑著,似乎真的是誇獎。

「你這個……」小梁已經找不出配得上葉蓉的詞了。

「我這個人盡可夫的婊子是吧,玩過我的男人太多,不好意思,讓你們玩了我的黑木耳。我的逼啊,我自己都覺得髒,謝謝你們啊,用這麼好的肉棒招待我,還費了這麼多心思把這麼好的招數用在我身上,辛苦了。」葉蓉費力的張開雙腿,用自己的逼對著這兩個男人。她是個聰明女人,知道這樣做會發生什麼事,但就算不這麼做,自己也會吃點苦頭。

小梁狠狠一腳踢在葉蓉的逼上,葉蓉慘叫一聲:「哎喲!我的逼……好痛啊,踢得人家好爽!多來幾下!小梁哥哥你的力氣怎麼這麼小,用點勁啊!」葉蓉咬著牙重新張開了雙腿,本來只是想表現得更加淫蕩些,不想剛才那一腳踢得葉蓉還真有的爽,難道自己真是一個受虐狂嗎。

大老張和小梁已經完全氣瘋了。他們每人對著葉蓉陰戶用力踢了幾腳,「賤貨!賤逼!不要臉的臭婊子!你就這麼賤嗎?就值了20塊?」

「啊!哎喲!啊!好痛!爽!哎喲!我的逼……哎……啊……不值錢,我不喜歡付我錢的男人,我喜歡……啊……我喜歡玩過我後就甩了我的男人……」葉蓉開始給他們以心理暗示。

「操!被人甩了還喜歡?」

「嗯……我喜歡甩我的男人,就是那種用各種辦法玩我,一分錢不給,甚至搞大我的肚子,最後把我扔了不管的男人!我最喜歡這樣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最Man了。」

「你真是賤到骨子裡了,身為妓女,居然願意讓人白玩。」

「我這個妓女很少收錢啊。我覺得我生來就是讓男人玩的,男人爽我也爽,付錢幹嘛啊,我就是喜歡讓人白玩。被男人搞大肚子是我活該、我願意。既然我這麼賤,玩過之後還管了幹嘛,難道你們要我這爛貨當女朋友嗎?」

「操,早知道剛才射你一肚子好了!」

「來啊,再來啊,你們一人才射了我一炮,再射我幾炮,射子宮裡。」葉蓉滿臉淫笑,又一次張開了雙腿,「難得有這麼棒的男人肯幹我了,一般只有乞丐願意玩我。麻煩你們多來幾炮吧。」

「小梁,這婊子太賤,逼是乞丐用過的,我沒興趣再玩了,你玩吧。」大老張拎上褲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小梁哥哥,那就只有辛苦你一下,把我搞懷孕吧,我好喜歡的。事後你不用管我的,我不會找你負責的。你幹完就扔了我好了,就扔這裡。」

小梁鄙夷的看了葉蓉一眼,「算我瞎了眼,你長這麼漂亮這麼清純,卻原來賤成這樣子。」拎上褲子罵罵咧咧的走了,不再管葉蓉。

「謝天謝地,終於把我拋棄了,不用去派出所了。」葉蓉撫摸著受傷的外陰,自言自語,是啊,要是讓他們玩過還送派出所,就大大不值。要是他們玩上了癮真的要繼續在自己身上打炮,自己可就錯過和醫院約定的時間了。這樣最好,成功脫身,還爽了一把。

稍稍休息了一會兒,葉蓉恢復了體力,除了陰部還在疼以外,身上已無大礙。於是葉蓉起身從液壓鑽機上爬了下去,找到大老張洗澡用的水桶,在水池邊打了桶水,簡單把自己的身子洗了下。

「唉,衣服被撕掉了,只能光著身子走出工地了,幸好在車上準備有衣服。」葉蓉為自己有在車上備衣服這個習慣而感到慶倖。

趁著夜黑,葉蓉光著身子摸到車上。因為車子停在醫院裡,葉蓉沒有敢開燈,摸黑換好衣服後,就趕緊來到醫院手術室門口,剛好到了她約定的手術時間。

當手術醫生掀開葉蓉的衣服,卻驚訝的看到葉蓉的下體在流血。

「你,你這是怎麼回事?」

「啊,這……我方才……跟男朋友……可能激烈了一點點……所以……」葉蓉很是尷尬,因為天黑,都沒有發現自己的陰道被幹得流血了,唉,剛才真是太激烈、太瘋狂、太刺激了。

「已經流產了!」醫生肯定的說。

「啊,不會吧。」葉蓉恍然大悟,難怪自己一直覺得下體很疼,本以為是最後被他們踢了幾腳造成的,原來自己已經被他們幹得流產了。

「因為你做愛激烈,會導致你子宮收縮,收縮太厲害肯定會流產的,現在給你做個宮腔檢查,看看有沒有殘留。」

「好吧,你們看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明天我就住院休息吧。」

第二天,葉蓉從睡夢裡醒來,清除殘留的手術非常成功,身體已無大障,醫生說只要靜養一陣子就可以……重新找人做愛了!葉蓉從窗外看去,不遠處正是前一天晚上自證妓女的工地,唉,一個塔吊深插和一個鑽機錘逼,把自己給幹得流產了,實在是太厲害了,有機會再到別的工地試試,尤其是那個鑽機錘逼,可爽了,塔吊深插也不錯,但一定要有個跟大老張一樣又粗又長的超級肉棒才行。咦,那是什麼?

窗外的工地已經開始施工,吊塔的吊勾升了起來,吊勾上掛著一條女人的胸罩。「呀,那不是我的胸罩嘛,怎麼……怎麼在這上頭。」

葉蓉想起昨晚胸罩是自己脫掉,而且自己學著大老張的動作向背後扔的,想到是剛巧扔在這吊勾上了。看著自己的胸罩在迎風飄揚,葉蓉覺得自己的奶子被所有工人看了,不知不覺下邊又濕了。

「這裡有男人嘛……好癢……手指頭不夠哇……」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