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蓉自證妓女

小梁雖然看上去挺年輕,但性經驗卻很豐富。他一手抓住葉蓉的頭髮,把葉蓉的嘴巴當陰道一樣,用自己的肉棒幹著。他幹得很有技巧,每次都頂到喉嚨向裡一點點,就馬上收回來重新插,這樣利用葉蓉的喉嚨反復刺激龜頭。葉蓉也感覺出這個小梁是個性愛高手,又驚又喜,主動配合他,不斷的吞咽著,口水從嘴角溢出。

這時,大老張回來了。他吃驚的說:「小梁,我叫你看好她,你怎麼幹上了?」

「大老張,這婊子長得雖然漂亮,但骨子裡賤得很。可不是我要幹她的。」小梁說完把肉棒從葉蓉嘴裡撥了出來,「你自己說。」

葉蓉輕咳了幾下,吐出一大口口水,喘了下氣,輕聲說:「我不是小偷,不要把我送到派出所。我是個妓女,我可以證明我是妓女。」

小梁一把抓起葉蓉的頭髮,「大聲點!」

「啊呀!」葉蓉痛得叫了一聲,「我是個妓女,我是來賣淫的。」

「看!她是個妓女,不是小偷。」小梁說。!

「這怎麼行!好不容易逮到一個,送派出所我們就好交差了。」大老張只想著交差

葉蓉剛想說什麼,小梁搶著說:「大老張!這婊子長得不賴,在外頭行情至少也得800塊一炮,我們一人幹她幾炮,賺的!」

「對啊!只要別把我當成小偷,我今晚免費讓你們玩個夠,保證讓你們爽徹底。只要你們敢玩,我就敢做。我可以陪你們玩任何方式的性愛,玩我的方式你們隨便定!想幹我幾炮就幾炮。」葉蓉心想,只要不把自己送到派出所,就算陪他們玩性虐都願意。

「你看,多騷啊。」小梁竭力說服大老張,「哥,平時我都聽你的,這次你就聽我一次吧,這貨色真的很不錯,估計可以幹她深喉都沒問題。」

「是啊,我可以深喉的,你們把大雞巴插到我喉嚨裡,不,一直插到我食管裡來吧,直接口爆我,我全吞下去,沒問題的!」

「看看,真的百分百是個雞,不是小偷。她還知道深喉,還口爆,吞精,絕對是個雞啦。」小梁苦苦求情,不過葉蓉知道,小梁只是想趁機玩弄自己罷了。

「要不這樣,我伺候你們,玩得開心了,就放了我,我也不要錢,就當免費為兩位哥哥服務。若是我做到不好,不能令兩位哥哥滿意,就送我去派出所,好不好?」葉蓉天成就是談判高手,尤其跟男人談判。

「嗯,這也行,就當是驗驗貨了。」大老張終於鬆口了,「咱可醜話說前頭,要是把咱哥倆伺候爽了,就可以放過你,要是伺候不爽……」

「就直接把我當小偷送去派出所好了,玩也白玩!」葉蓉搶著回答。

「好啊,開始吧,我看你怎麼證明你是妓女。」葉蓉如釋重負,事情總算有轉機了。不過要證明自己是妓女,想想都好笑。不過既然走到這一步,就得硬得頭髮走下去。

葉蓉走到大老張面前,彎下腰來,伸手替大老張脫下褲子,剛想替他口交,不料被大老張卻冷冷的說,「妓女怎麼不先脫自己的衣服?」

葉蓉愣了愣,對啊,應該先脫自己的衣服才對。既然是賣淫,那等於是做生意,做生意當然是賣方先把貨給買方看啊。做妓女更應該把自己先脫光讓人家驗驗貨了,哪有不脫衣服的妓女啊。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不過葉蓉頭腦靈活,轉得快,趕緊解釋說:「我做生意時,熟客都喜歡親手脫掉我的衣服,還是用撕的,說這樣更有強暴的感覺。不過各有各的嗜好,既然你們不喜歡,那我自己脫好了。」

話音剛落,大老張就撲上去扯住葉蓉的深V衣領,用力向左右一撕,將T恤撕成兩片,然後揚手向後一揮,葉蓉的T恤馬上就無影無蹤了。

葉蓉萬萬沒有想到這件進口的世界名牌T恤的品質這麼差,居然這麼簡單就被撕成兩片了。

「喔,你好粗暴啊,我好喜歡。」大老張的粗暴令葉蓉十分滿意,她向後退了兩步,雙手背過去解開胸罩扣,學著大老張的動作將胸罩用力向背後扔了出去,媚眼如絲的看著大老張,「來啊,別客氣,對人家粗暴點,別憐香惜玉,我很騷呢。」

「好大的奶子!」小梁叫了一聲。

葉蓉低頭看了一眼,自信的笑了。「喜歡嗎?那還不快過來爆乳,來啊,擠爆她們。」

葉蓉立刻被大老張撲倒在地,奶子被大老張雙手握住。「哦,你的手好大,好粗糙,居然能把我的大奶子完全握住。」葉蓉呻吟了一聲,在她的記憶中,好像還沒有人能完整的握住自己的豪乳,這個大老張的手真大,而且這麼粗糙,好舒服,被這雙粗糙的大手這麼擠來摸去,很快來了感覺。

「小梁,這奶子的確不錯,圓圓的翹翹的,很有彈性,你也來試試。」大老張邀請小梁一起分享。

「你先玩,我想玩她的逼。」小梁說。

接著,短裙被小梁解開一個小口,然後小梁用力的撕破了短裙。葉蓉一陣子興奮,陰道裡流出了淫水,她不由自主的張開了雙腿。

「快點,快點,我來感覺了,撕掉我的內褲吧,快點撕掉!」葉蓉的奶子被大老張侵犯著,已經來感覺了,短裙一破,立刻雙腿之間涼叟叟的,有了強暴的感覺。

緊接著,最後一塊遮羞布——內褲——也被扒了下來,不知道被扔到什麼地方去了。

「對,對對,就這樣,強暴我!愛死這感覺了。」葉蓉激動的說。

「媽的,這婊子身體很敏感,才弄了幾下,她逼裡就出了這麼多水。」小梁將自己的中指插入葉蓉的陰道,大拇指和食指則在葉蓉的陰蒂兩側劃動著。

「嗯,嗯嗯,呵,嗯哼,嗯,好,好舒服,但,但是,這樣不夠啊。」葉蓉發出誘人的呻吟。

「看看這乳頭,都充血紅漲了。」大老張對自己的成果很滿意。

「是啊,簡單弄了下,她就流出這麼多淫水,看,她還說不夠呢。」

「不夠?這簡單,我來狠操她,看她夠不夠!」大老張一把推來小梁,將肉棒對準葉蓉的陰道。

很明顯,這個大老張雖然粗暴,但性愛方面並沒有太多技巧,只知道蠻來。也不管葉蓉是否吃得消他的大肉棒,就硬生生的插進去了。

「嗯!」葉蓉一聲悶哼,她剛才偷看大老張洗澡時就知道大老張有根異常雄壯的肉棒,有些心理準備,但這根肉棒插進來時,還是讓葉蓉吃不消。若不是葉蓉陰道裡已經流出了大量淫水,而且早已主動把兩腿張到最大,只怕這肉棒會卡在陰道裡。」

「我操!好緊!爽!」大老哥叫道。

「啊!呀!好大!好大!哥哥,你的好大,幹死我了。」葉蓉淫叫道。

「小梁,這的確是個極品逼!我雞巴這麼大,一般女的根本受不了。」大老張一邊狠命的抽插著,一邊對小梁說。

「大老張,你悠著點,你一上來就幹了個通透,把她玩殘了等下我怎麼辦?你雞巴這麼大,每次拾你的二手貨真是太虧了。」小梁擔心葉蓉的陰道被乾鬆了待會兒自己爽不了。

「你擔心就一起上啊!我又不是只有一個逼可以幹。」葉蓉甜甜的笑著。

「對呀,這婊子又不是只有一個逼可以幹。」小梁笑嘻嘻跑到葉蓉頭部,一個深蹲,將自己的肉棒塞入葉蓉嘴裡。

對於小梁的肉棒,葉蓉剛才就已經領教過,雖然沒有大老張那麼奇大奇粗,但也算上等男根,有著相當的長度,可以很輕鬆的幹入自己喉嚨,加上小梁剛才短暫的表現使葉蓉相信他是個性愛經驗豐富的男人,所以很願意讓他深喉,於是張大了嘴巴,主動調整好角度,任由小梁幹入。

「媽的!我什麼時候同意過一起幹她了。」大老張很不滿意,於是連連發力。

「哥……哥哥,幹死我了,太大了……」接著葉蓉再也說不出話了,因為小梁剛才只是撥出肉棒做最後一次調整,然後用力一坐,雙手抱緊葉蓉的頭部,陰囊緊緊貼在葉蓉的臉上,毫無疑問,小梁的龜頭已經插入葉蓉的喉嚨。

「嗚……嗚……」葉蓉滿臉歡愉。

小梁果然是個玩弄女人的高手,他將龜頭又稍微撥出一點,用手勒住葉蓉的脖子,讓龜頭卡在咽喉處,然後不再用力,既不撥出,又不深入。這樣,隨著大老張賣力的抽插,帶動葉蓉的身子一動一動的,咽喉被迫反復吞咽著小梁的龜頭,帶給小梁極大的刺激。

「哈哈,爽!真爽,這種玩法最帶勁。」

「媽的!我這麼賣力幹,倒讓你小子爽了,我操!」大老張見自己被利用了,極為不滿,於是把怨氣全撒在葉蓉的陰道上。他加快的抽插速度,不再追求幹得有多深,但每下都將葉蓉的陰道壁上的嫩肉都幹得翻了出來。葉蓉隨之被迫加快了吞咽小梁龜頭的頻率,在這種刺激之下,葉蓉感覺自己渾身來電,要高潮了。

這次高潮恐怕是葉蓉所有性愛經歷中來得最快的一次,她兩腿緊緊勾住大老長,雙手抱緊小梁,閉上雙眼,喉嚨裡發出怪聲。

小梁反應最快,見葉蓉高潮要來,於是大喊一聲:「這婊子要高潮了,老張我們一起搞她!搞死她!」說完狠狠一沖,鬆開勒住葉蓉脖子的手,用力將肉棒滿滿的插了進去,整個龜頭沖入葉蓉的食道。而大老張也不示弱,整個身體向下俯壓下來,發瘋了般的加快抽插速度,最後狠狠的幹入葉蓉陰道的最深處,硬生生的頂開狹窄的宮頸,刺入葉蓉的子宮。

強烈的高潮使葉蓉全身繃直,全身如過電一樣痙攣,接著猛烈的抽搐起來,大量的淫水從下體湧出,但由於大老張那根碩大無比的肉棒緊緊的插在葉蓉的陰道裡,淫水無法直接流出。大老張和小梁似乎約好了似的,同時撥出各自的肉棒,積壓在陰道裡的淫水洶湧噴出,居然跟射精一樣噴了出來。由於兩根插入自己體內最嬌柔的兩個地方的肉棒同時撥出,葉蓉的身子從全身緊繃到突然全身變軟,一時適應不了,加上長時間的深喉導致的窒息,居然高潮著暈了過去。

待葉蓉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被大老張抱著坐在很狹小的操作室裡。葉蓉緊張得看了看四周,四周一片漆黑,而且明顯感覺到在上升。

「這裡哪兒啊?你,你要幹什麼呀?」葉蓉不安得問道。

「還是小梁點子多,我來試試一個新玩法。」大老張詭異的一笑。

「原來,你和他常常一起搞女人啊。怪不得剛才配合這麼好,都把我搞暈過去了。」聽說是玩新玩法,葉蓉立刻忘了危險。

「賤貨!剛才玩得爽不爽!」

「能不爽嗎?這次一定要更厲害才行。狠狠的幹我!」葉蓉主動摟著大老張的脖子,親了他一下。

「哈哈,你果然夠騷,這下一定如你所願。」

這時,操作室停止了上升,大老張將葉蓉放在座位上,壓了上去。

「哦,原來這是塔吊啊,你把我帶到塔吊上幹什麼,啊……」葉蓉還沒有說完,陰道就被大老張的大肉棒給頂來了。

「啊,你居然要這麼幹,不行不行,饒了我吧,這個玩法,我的小逼會被幹爆的。」葉蓉猜到了大老張想幹什麼,不由得興奮起來,這個辦法好啊,想出這個點子真是天才。

可是,塔吊操作室空間狹小,葉蓉又被這個壯男死死壓在座位上,根本動不了,不過,葉蓉也沒想真動,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進一步勾起大老張的獸欲,就放棄了抵抗。

大老張見已經把葉蓉固定好,就鬆開操作杆,操作室快速下降。!

「求你了,我會被玩死的!這個太厲害了。」葉蓉激動得心都快跳出來,下體不由得又開始湧出淫水。

「賤貨!你他媽不是個婊子嗎?怎麼這點也不敢玩了?」大老張的破口大駡使葉蓉很受用,於是主動緊緊抱住了大老張。

「是啊!我他媽逼就是個婊子!一個爛婊子!好哥哥玩死我吧!這逼本來就不值錢,也不知道多少雞巴插過了。來吧,給我最爽的,操爛我!我是個不要臉的超級淫蕩的賤逼!」

「賤貨!去死吧!」大老張猛得一拉剎車杆,塔吊操作室驟然減速。

「我操!」

操作室從快速下沉轉為急聚減速,巨大的慣性使得大老張的身體死死壓住葉蓉,大老張的巨大肉棒借著慣性徹底貫穿了葉蓉的子宮,龜頭甚至死死的頂在子宮壁上。葉蓉覺得自己的肚子幾乎都要被大老張的肉棒給刺穿了。

「啊!!!!!」葉蓉爽得整個臉都扭曲了,發瘋得尖叫著。

操作室完全停了下來後,大肉棒還死死的卡在葉蓉的宮頸裡,葉蓉已經爽得虛脫了,只恨這慣性太短。於是抱住大老張,「哥哥,好哥哥,這個太刺激了,再來幾次吧。」

「該輪我了吧,大老張!講點道理好不好,想爽時間多的是。」小梁用力的敲著塔吊操作室的門。

大老張看了一眼小梁,戀戀不捨地從葉蓉的陰道裡撥出大肉棒。葉蓉「哎喲」一聲,疼得叫了出來。大老張打開塔吊操作室的門,對門外的小梁說:「你小子的辦法真不錯,爽呆了。」

「哥我這點子不錯吧,絕對爽,只可惜了這婊子,小逼估計要好好養養傷了。」

對於小梁的憐香惜玉,葉蓉一點也不領情。

「我也好爽的,再來一次吧!」葉蓉淫蕩的說道。

小梁看葉蓉淫賤的笑臉,莫名有種挫敗感,「行!好婊子!我讓你爽個夠!」

說完,小梁突然變得很粗暴,他一把將爽癱在座位上葉蓉拖出了操作室。

「啊,不要,人家還要再玩一次塔吊!」

「賤貨!我這裡還有比玩塔吊更殘忍的!」

「嗯,好啊,對我就應該殘忍點,粗暴點,普通的玩法,我興奮不起來啊。」葉蓉完全是找死的節奏。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