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交之1對6

我是一個沉湎於慾望的女孩,今年24歲,自從15歲初嘗禁果,我就不可自製的喜歡上了性的感覺,肉體的慾望讓我不可自拔。我美麗的容顏和魔鬼的身材使我輕易的俘獲了一個又一個男子,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讓我迷狂沉醉,漸漸的,普通的性愛已經不能滿足我的慾望,我希望尋求更大的刺激。

現在,只有多P群交Party,BDSM和磕藥後的性愛才能滿足我那靈魂深處熊熊燃燒的慾火了,如果把這三樣結合起來那簡直就太棒了!

凱是小有名氣的攝影藝術家,他在郊外的冠城花園有一套270平的躍層,超大的大廳和頂級的音響使他的房子成為我們聚會的首選場所。

周6上午,正在巴黎春天閒逛的我接到凱的電話:「今晚11點,老地方,加你11個人,有驚喜給你哦,來玩嗎?」為什麼不呢,雖然我已經約好了一個帥哥,不過party的吸引力更大,今晚就不管那個帥哥啦。

10點左右,打扮停當的我打車從soho沸城出發,披肩的秀髮,耳畔的幾縷挑染成栗紅色,紫色的螢光眼影,珠光唇膏,豹紋吊帶緊身露臍裝,由於沒有戴乳罩,激突的乳頭和乳頭上乳環的輪廓清晰可見;黑色皮超短裙,紅色鏤空花紋絲襪,長長的手指甲上是銀籃色的底色,上面繪著銀色的花紋,長及膝蓋的長桶高跟皮靴。我知道,此時的我已經把自己的內心焦灼的慾望之火詮釋得淋漓盡緻了。

一路上司機不停的瞟我,似乎不是在欣賞我的美麗,【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而是在估計價格。操,本姑娘又不是雞,本姑娘有的是錢,我是為了快感做愛,如果我不喜歡的話,再多錢也不做。

我到達的時候,大廳的音樂已經震耳欲聾,開門的是個高大的男子,我不認識,這種聚會,是純粹的肉體狂歡;對每一個參加者來說,名字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感覺。他一邊把我讓進房間一邊欣賞我,這是我最喜歡的眼神,放肆大膽,毫無保留的欣賞我的性感和美麗。我向他嫣然一笑,進入房間,房間裡總共有11個人,3女8男,比例比較奇怪,怎麼玩呢?想到可能有沒玩過的花樣,我就興奮起來了。

「人我就不介紹了,反正大家知道是我的朋友就是了,今晚的主角是你」凱指著我說,「其他MM對不起,就一邊做一邊欣賞我們6對1的玩7P吧!」1對6!

我還從來沒玩過呢,一想到這點,我兩腿之間就濕了。其他兩個女孩嫉妒的看著我,我好不得意,凱笑著對我說:「怎麼樣,我說給你驚喜吧,如何?」我二話不說,跳到凱身上,給他一個長吻作酬謝。凱的舌頭熟練的在我的口腔裡游動著,他是一個非凡的接吻者,他的法式濕吻足以把貞女變成蕩婦,何況早就欲火中燒的我。我的手一把捏住他的襠部,隔著他的褲子捏揉著他已經勃起的大雞巴,膩聲含混地說:「人家要嘛,快點嘛。」

凱一邊和我接吻,一邊把我抱到房間中間,放在地上。他招了招手,6個男人呼啦一下圍了上來,狂亂的音樂聲中,他們剝光了我和他們自己的衣服,看著6根水準都不錯的大雞巴,簡直讓我興奮得喘不過氣來。

凱將他的雞巴伸到我的嘴邊,他的雞巴頭大根削,修長而俊逸,正適合口交。

我故意先嫵媚的用舌頭添添自己嬌艷欲滴的紅唇,再溫柔萬分的用舌頭纏上了凱紅潤的大龜頭,慢慢的添吸著,口水順著凱的莖桿流下,打濕了凱的陰毛和卵袋,凱仰起頭,享受的閉上了眼睛哼哼著,突然我一口將凱的大雞巴整根吸入,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凱驚叫一聲,我用力的允吸著凱的雞巴,他雞巴上強烈的男性味道讓我著迷,我大口大口地吞吐著凱的雞巴,彷彿在吃一根美味可口的大白香蕉;

每一下都將凱的雞巴吸入深喉,吸得漬漬有聲,舌尖還不住的撥弄凱敏感的蘑菇狀龜頭的外緣和馬眼,凱舒服的叫著,抓住我的頭髮,身體隨著我的吞吐而前後搖動,不停的把他的雞巴送進我的深喉。

其他5個男人看到這麼香艷的場景哪裡還能忍受,紛紛擁了上來,把我圍在當中,我覺得身體一輕,他們居然把我舉到了空中。一根粗壯碩大的雞巴猛力插入我早已濕滑無比的小穴,推開那裡邊蠕動的肉壁,直抵花心,那種小穴瞬間由

空虛狀態變成被填滿狀態的酥爽的感覺簡直讓我瘋狂;另外一根大雞巴也毫不示弱的插入我敏感的後庭,突穿的刺激讓我全身如觸電般發麻,前後雙穴中的兩根雞巴此進彼退的交替抽刺著,蜜汁由於大雞巴的進出而一股股流出,把我和他們的陰毛粘成一縷一縷的,紅紅的穴肉也隨著抽插而被雞巴帶得一進一出,雞巴和雙穴壁滋滋的摩擦著,龜頭卜卜的頂擊著敏感的花心,巨大的快感如水波的漣漪般以小穴和後庭為中心隨著雞巴的抽刺而向全身一波一波擴散。

一個男人躺下,把他的雞巴放到我的乳溝中,用手擠壓著我豐滿的乳房為他乳交,他壯碩的雞巴在我深深的乳溝中摩擦著,紫脹的龜頭一下一下的頂著我的下巴;他的雙手則不停的搓揉著我滾圓飽滿而鼓脹乳房;突然,他用手指捏住我由於情慾而激突的乳頭,捏弄一陣後,又開始旋轉我那玫瑰色乳頭上戴著的乳環,旋轉幾圈,再猛力一拉,我全身一麻,幾乎暈了過去,要知道乳頭可是我的G點呀,上乳環時乳頭穿刺的那種極度疼痛而又伴隨著極度刺激的感覺讓我當時就高潮得幾乎虛脫。現在他旋轉拖拉我的乳環,對我十分敏感的乳頭的刺激實在太強烈了,我馬上就瀉了,蜜汁飛濺而出。這時又有兩根粗大的雞巴伸到我的手邊,我一手一支的握住,手指環住莖桿,溫柔但有力的套弄起來。

凱突然加快了抽動的頻率,然後,伴隨著他舒服的呻吟聲,大股的精液衝進我的嘴裡,腥鹹的味道正是我的最愛;我努力吞下凱的精液,可是多餘的精液還是從嘴角溢出。濃白而泛著微小泡沫的精液粘粘的掛在我的下巴上,更加增加了淫亂的氣氛。我緊緊的含住凱已經變軟的雞巴,用舌頭不停的纏繞攪動,舌尖沿著他最敏感的龜頭外緣遊走;不到10分鐘,凱就又勃起了。

凱將他重展雄風的大雞巴抽離我的嘴,另外一根馬上補了上來;我連人臉都懶得看,就是一陣猛吸,深喉加上舌功,只爽的那個男人大聲呻吟。凱繞到我身後,將他的雞巴插入另外一個正在被另外一個男人猛插小穴的女孩的後庭;那個女孩婉轉呻吟,五官因為興奮和強烈的刺激而移位;她努力的晃動身體,迎合著兩根大雞巴的抽插。一個插我小穴的男人射了,軟下來的雞巴剛退出,凱就張開嘴一口把我的整個陰戶含在了嘴裡;滋溜一聲,他把我的蜜汁和上一個男人的精液一起吸入嘴裡。他溫暖的嘴包含著我整個小饅頭狀的陰戶;他那靈活如蛇般的舌頭在我的小穴內遊走探索。突然,他的舌尖猛然上抵,輕快地撥弄我的陰蒂,讓我的快感如潮水般劇烈湧動。他撮起嘴唇,緊吸我的陰蒂,用柔軟的內嘴唇猛力的擠壓我的陰蒂,我再次被推到慾望的頂端。當我從劇烈的快感中回過味來的時候,凱的嘴已經離開了我的陰戶;現在我的花房中,正有另外一根又粗又大的雞巴努力的抽送著。雞巴和穴壁的摩擦,龜頭和花心的撞擊,又一次將我沉入欲望的深淵。一根又一根的雞巴,在我的嘴裡,小穴裡,後庭裡,乳溝裡和手裡插弄抽刺著,並且伴隨著他們主人的呻吟而噴射。當一條因為噴射而退出之後,馬上就有另外一根立刻補上,一刻都不停歇。劇烈而持續的快感讓我變得迷迷糊糊起來,幾乎神智不清。

半夢半醒中,我都不知道自己達到了多少次高潮,彷彿全身漂浮在虛空之中,然後突然的作自由落體,身體彷彿一下失重,血全湧入腦部,自己彷彿快速而溫柔的落入一個柔軟溫暖的天鵝絨陷阱中;然後又被拋起,再次作令人迷醉的自由落體,如此周而往復。我已經分不清楚引起高潮的是對我小穴,後庭,還是乳房的刺激了,甚至分不清一次次高潮的界限了,周圍的一切都在旋轉,一種酥麻的感覺滲透全身的每一處角落,天哪,太舒服了,就是現在馬上死過去我都願意。

口中的腥鹹將我的意識拉了回來,嘴裡含著的大雞巴射了,濃白的精液從我的嘴角溢出,沿著下巴往下流,彷彿一根白色的粘蟲掛在我的臉上。我猜,沒有男人能夠抗拒這個景象,果然,那兩個被我打手槍的男人馬上都射了,精液噴射到我的臉上,白花花的一片,打濕了我的頭髮,順著被粘成一縷一縷的頭髮往下滴。我用力的伸出我的舌頭,盡我所能的把我舌頭所及的精液都添入嘴裡。

和我乳交的男人早就射了,我不知道是不只一次還是不只一個人和我乳交,反正我的上身也被射滿了乳白的精液。

隨著兩聲大叫,只感到後庭和小穴深處同時一熱,感受到一股熾熱的激流的衝擊著後庭深處和花心,一時間,酥麻軟癢熱五味俱全,我嗯的呻吟了一聲,再一次達到了高潮。

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大家都趴在地上喘氣,我大汗淋漓,累得連手指頭都不想動,全身似乎都浸泡在精液和汗水裡。汗臭和精液的腥味混雜在一起的味道,就是慾望的味道。由於射得太滿,乳白的精液這時開始從小穴和後庭回流而出,在地闆上匯成一攤乳白的精漬,這是慾望的和瘋狂的證明。我發現另外兩個女孩也累得躺在地上喘氣,由於受我們7P場景的刺激,另外兩對也作得特別刺激和盡興。雖然我身邊總是維持著4到6個男人,但是其實是輪流上的;8個男人通常是在我的一個洞裡射了之後,等勃起了再去插另外一個洞,如此周而往復,撈不到我身上的洞插的男人就去插那兩個女孩;而且有時在我的嘴,小穴,後庭和乳溝都被佔滿的情況下,另外兩個本來應該被我打手槍的男人其實跑去和那兩個女孩做愛去了,所以她們也嘗到了或者嘴和小穴,或者後庭和小穴同時被插的銷魂滋味,最後連她們自己也不記清和幾個男人幹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