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暴露調教

佳淩:「公公,小淫娃的淫穴好癢哦!拜託公公先插進來嘛!」

梵天:「嘿!」說完我就用力頂了進去。

佳淩:「公公,過來一點。」

(我們邊幹邊下床,她拿到她的褲子,把上面的皮帶拿下來繞在脖子上。)

佳淩:「公公,牽小母狗出去散步好不好?」

(我低下身來,摸了摸她的頭頭,她還俏皮地把手彎起來放在臉旁,真是讓我很受不了。我對她說:「小狗狗,叫一聲來聽聽。」)

佳淩:「汪!汪!」

我去她床頭摸出了她的按摩棒說:「怎麼可以沒有尾巴呢!」就把按摩棒洗了一下,塞進她的小穴內。

說著,我就牽著她出去房門外,然後把開關打開,她身子就軟了下來。

梵天:「要開門了哦!」

她兩眼馬上盯著門外看,因為我連監視孔都沒看就開門了。呵,我偷眼瞄了她一下,她的右手竟然在按摩棒的地方不停地進出,呵,我的肉棒瞬間變大。

這時候只要有人開門就一定會看到我們,連躲的時間都沒有。

我牽著她走出門外走到隔壁鄰居的門前,拉她起來,把按摩棒從她淫穴退出直接丟在地上,就從後面頂了進去,然後拉著她的手撐在牆上。

(我下班是淩晨四點多,上個網後,又煮雞湯加上喝酒還有前戲,現在已是九點多了。)這時候沒人說得準,鄰居在不在,如果在的話,他們甚至連門都不用開,只要看監視孔就能看到我幹她的賤樣了。

梵天:「婆婆,小母狗,你猜現在門裡面有沒有人在看咩?」

佳淩:「我……我不知道,好可怕哦!公公,一定有人在看……」

聽到她的話,我更用力地幹她,狂猛地插她,她想叫又不敢叫的樣子真是讓我差點就射出來了。

梵天:「婆婆,他們今天如果沒上班的話,一定有人在看你,你用淫蕩一點的表情給他們看。」

她就把舌頭伸出來,還很俏皮地說:「快來看哦!小母狗被壞人強姦了,好爽哦!」

同時我們兩個就達到高潮了。高潮完,我的肉棒沒有軟下來,還是硬硬的在裡面。剛站起來,她本來以為我會抽出來,我就又動了幾下,她又呻吟了起來。

佳淩:「汪!汪!壞公公,你要操壞小母狗了。」

這時候我心裡忽然想起了一個點子,嘿嘿!因為她剛高潮過,這時候她敏感得不得了,而我的兇器目前卻是休戰狀態,所以只好手嘴並用了(我也不容易啊我),並拿起地上的按摩棒剌激著她的陰核,這時,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的在呻吟了。我就這樣不緊不慢地玩弄著她(事後她說那時候最爽),過了大約三分鐘後,我就慢了下來。

佳淩:「汪!汪!汪!拜託公公進來嘛,婆婆又要來了,快嘛!嗚~~」

(我沒有理會她,依舊是不緊不慢地玩著。)

梵天:「婆婆,公公想玩一個遊戲,好不好?」

佳淩:「公公~~快點嘛!(聽她說話對著哀求就是爽)公公想玩什麼?我們玩,快點嘛!先進來嘛~~婆婆好想玩哦!」

梵天:「婆婆,如果把你一個人綁在外面五分鐘好不好?」

佳淩:「我~~我一個人在外面?我會……好,把小母狗綁在外面,小母狗要聽話。汪!」

呵!想不到她已經變成小母狗了。我把她牽到白鐵窗那裡,把皮帶解開,然後把她的手跟鐵柱綁在一起,另一邊繞在上面打一個結,這樣她沒人幫忙的話很難解開。綁完後我就轉身走到門口,她露出很無助的長情,我的肉棒現在是硬到不行。

心裡只想著暴露她,我又走出房門,到隔壁房的門前,在門鈴上按了約三秒鐘,整個樓層只有我的心跳聲跟電鈴的聲音。

按完後,我走到門口,就看佳淩掙扎著想脫離束縛,我就把門關起來,用監視孔看她,因為這時如果隔壁有人的話,就算他們開門出來,不探頭是看不到她的,當然,探頭的話,就是另一回事了,但我比較肯定是隔壁沒人。

只是,沒想到,隔壁竟然真的開門了,走出一個小男生,我整個傻眼,誰想到,竟然真有人在家!

那小男孩探頭看到了佳淩,他也楞了一下。

小男孩:「姐姐羞羞臉,沒穿衣服。」

我第一時間就衝了出去,把佳淩的皮帶解開,拉她進門,因為小男孩在家的話,難保他家人不在。進房門,就看佳淩軟坐在地上,整個還沒從驚嚇中回神,雖然我也嚇了一跳,但我剛拉她進門時,看隔壁好像只有那小男孩在,心裡也期望真的只有他在。

我把佳淩拉起來,靠在門邊抱著她:「婆婆不要怕,有公公在,沒事的。」抱著她、親吻著她,怕她被嚇壞了。

就這樣在門邊親了快兩分鐘,忽然感覺到她的手從我的背上滑到我的小弟弟上。佳淩:「剛剛好可怕哦~~嘻!公公,婆婆棒不棒?嗯~~」說著就不停地套弄著我的肉棒,我二話不說就直接頂了進去。

梵天:「呵……婆婆今天好棒哦!公公第一次這麼爽,現在公公要獎勵婆婆囉!」

佳淩:「哦~~好爽~~快一點……公公,用力幹,婆婆以後要變成暴露狂了。」

我把她轉過身,讓她對著門,從後面頂上去,瘋狂衝剌。

佳淩:「婆婆現在知道為什麼公公喜歡暴露了,因為……好興奮哦!哦~~要到了~~嗯……哦……」

就這樣我射在她裡面後,跟著她軟倒在地上,過了好一陣子才起身。剛轉身去拿浴巾就聽到門打開的聲音,我快步走過去。

佳淩:「公公,你忘了把我的小棒棒拿回來了。嘻~~」

(三)

經過上次的房外暴露事件後,我們就比較少在家裡搞有的沒的了,因為「事發」後的那個禮拜五,我去她家睡,早上要跟她出去,經過管理員室的大門要出去時,那管理員把佳淩叫了過去跟她說幾句,我也沒理她,就直接去停車處。

直到佳淩上車後才對我說::「公公~~剛剛我被管理員訓了一頓。」

梵天:「訓啥?」(我並不太想知道 )

佳淩:「他叫我衣服要穿多一點啦!」

梵天:「什麼?」

佳淩:「他說我們隔壁的太太跑去跟他說,我在外面服儀不整啦!」(我回想一下,八成是那個死小鬼回家跟他老媽說了他看到的事。)

梵天(我裝作生氣的樣子):「你穿怎樣干他屁事!」說著我就把手煞車拉起來,一副想下車去找那管理員理論的樣子。

佳淩(她拉著我的手):「不要去啦!」

梵天:「怕什麼?有事說清楚啊!他媽的一個老女人而已,就只會說三道四的。」

佳淩看我一臉怒氣的樣子,就說:「公公,今天要出去玩,不要生氣嘛!」

梵天:「啍~~」(說著我就發動車子,說好要在她搬家前帶她出去玩的)

一路上我冷著臉(裝得很累啊),她也找不到話題跟我聊,就這樣上了高速公路。

(本來在我的計劃中,是要她受不了,妥協後,我再提出暴露她的要求讓我「消氣」,這招我是屢試不爽,但一路上都沒看她對我說話。)

我眼看著目的地快到了,就轉頭看了她一下,沒想到她已經睡著了。(八成是昨天搞得太晚了,真無言……)

在劍湖山的收費區繳了錢,就在停車場把她叫醒。其中沒什麼好說的,就是跟她玩了一下遊樂設施,然後中午又開車去集集玩,唯一的插曲是她今天穿著一件長襬的T恤,很像連身裙,但長度沒那麼長,只到屁股下面一點點。

下午在到集集的時候,我們用完餐,佳淩在車上把長褲脫掉,就只穿著那件T恤還有馬靴。直到下午四點多,我才跟她驅車回家,在經過水里水庫時,看風景很美,就停下來跟她拍了幾張照,看四下無人,我就讓她把衣服整個拉起來拍了幾張性感照。

回去的路上,我就讓她保持上空,然後車速都保持在四、五十左右,回到市區後,已經六點了。

梵天:「想吃什麼?」

佳淩:「公公~~我想吃麥當勞。」

梵天:「老是吃炸的,吃得不煩哦?」(我停紅綠燈的前面就有一間麥當勞了)

佳淩:「我想吃嘛!公公~~嗯……買那個嘛……」

梵天:「很想吃?」

佳淩:「嗯。」

於是我就驅車進到麥當勞的速購餐區,剛把車窗按下來,就看那小姐楞了一下才把點餐的拿給我,我就拿著轉頭問佳淩要吃什麼,轉頭才發現,佳淩身上只套著一件T恤附贈的小背心(那件小背心連想遮住乳頭都有點難度)。

佳淩:「我要二號餐,薯條要加大哦!」

我就跟那小姐點了兩個二號餐,然後驅車去取餐區等候。

佳淩:「公公~~棒棒有沒有硬硬啊?呵呵!」說著就伸手過來摸著我的兇器。(說坦白的,一路上都是上空狀態,我也麻痺了,真的沒注意到她進市區還沒穿回衣服。)

取了餐後,在車上玩鬧一陣就回家了(並沒有打炮,太累了)。用完餐後,我就到冰箱取出之前喝剩的啤酒,邊喝邊跟佳淩調情。

佳淩(喝不到一手就看她臉上紅撲撲的):「今天公公好棒哦~~讓婆婆開心的玩了一天。嘻!」

梵天:「那婆婆有沒有什麼要獎勵公公的啊?」

佳淩:「嘻~~沒有勒!」

我露出一臉失望的樣子。

佳淩:「不過,看公公今天辛苦的樣子,跟你說個小秘密哦!」

梵天:「什麼秘密?」

佳淩:「今天下樓時,管理員伯伯不是叫我過去嗎?我過去後,那個管理員伯伯一直看著我,跟我說,我們隔壁的住戶說我在外面裸體不穿衣服,把小孩子嚇到。嗚~~當時被他這樣一說,我整個人羞死了!」(聽她這樣一說,我的肉棒又不爭氣的站起來了)

「而且那個伯伯雖然是在唸我,但我見他看我的眼神像要吃掉我一樣,我就跟他說:『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隨即快步的跑回車上了。啍~~都是你啦!

如果你在的話,他一定不敢說的。「聽她在說的時候一臉哀怨的樣子,沒想到說完後,竟然睜著兩隻水眼水汪汪的看著我。這時我把她抱在懷裡,讓她的背部貼著我,我就在她耳邊,邊舔著她的耳垂邊對她說:「還好早上公公不在,不然就聽不到這麼精采的事囉!呵呵~~」

佳淩:「公公真討厭!現在公寓的人一定都知道婆婆的事了,羞死人了!」

梵天:「婆婆害羞的時候真美!」(說著我就跟她深吻了起來)現在說不定有很多人正等著婆婆出門,一睹婆婆的風采呢!

佳淩:「嗯……都是壞公公啦!就喜歡人家被人看光光!嗯……公公,不要嘛~~」佳淩她用手把我推開一點:「公公,你去買酒酒,我去洗香香,等一下我們大戰一場,為搬家前留個記念,你說好不好啊?呵……」說著她就跳起來跑去浴室,進去前,還把她的連身裙撩起來。

『看來今天是不能放過她了。』邊想著,我也就開門要出去買東西。在電梯前等了一分多鐘,還沒下來,一直卡在十二樓就是不動。這時聽到開門聲,我往後看了一下,就見隔壁走出一個男的,我對著他點了一下頭,他也跟我點了一下頭,就這樣沈默的等著電梯。

就這樣又等了五分鐘(十二樓的不會是在電梯搞吧?硬是不下來),梵天:「你好啊!來這住了一陣子,還沒跟你打過招呼。」

小陳(他的人給人感覺有點猥瑣):「呃……你好啊!」

看他那樣子,實在是不太想聊,不過電梯不下來我也沒辦法,忽然心裡又跑出一個點了。

梵天:「前幾天真是不好意思啊!」

小陳:「不好意思?」

梵天:「哦,就是我那女友在外面沒穿衣服,嚇到你家的小孩了。」

小陳:「這……呵,沒什麼事啦!是我家那婆娘多事,又跑去跟管理員說。歹勢,歹勢……」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