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生發威

阿華起身,把錢拿給老大,老大拿了五張百元鈔要給阿華說:「這給你當零用,錢的事絕對不能告訴你大嫂。」

「喔!」

「我今天去中部,你好好陪大嫂。」

「喔。」

老大就這樣匆匆的走出去,阿華起來幫老大關好了公寓的門。本想回房睡,經過大嫂的臥室,只見門沒關好,還有空隙。突然,阿華的整顆心急促地跳起來了,他想偷看大嫂睡覺。

悄悄的從門縫往室內一看,呀!……我的老天,室內春光旖旎極了。只見大嫂只穿著一條很小的白色洞洞三角褲,只包住了陰戶,而陰毛細長纖纖又蓬亂的蔓生了好一大片,差不多到了肚臍下;那兩個粉團似的乳房,挺拔的聳立。看得阿華猛咽口水,全身更是不聽指揮的顫抖不已。

他衝動得開門想進屋內,但又不敢進去,那是怕老大突然回家,又怕萬一大嫂生氣了,怎麼辦?

他一看再看,可是看也沒用,只好回房。

又想起跟大嫂接吻的事,膽子又壯了起來,何況大嫂現在睡得正甜,自己只要小心一些不要弄醒她,只是摸摸她的陰戶和溫柔鄉就可以了。

主意打定,又走向大嫂的房間。這時他只穿一條內褲,行動很方便,就悄悄的打開房門,誰知,「咿呀!……」的一聲,開門竟然發出聲響來。

他大驚失色,最怕弄醒大嫂,還好,大嫂只唔唔兩聲,嬌軀搖了一下,變成個「大」字的,還是睡得很甜。

他躡手躡腳走近床,小心翼翼的上了床。他媽的!床還是動了一下。還好,大嫂睡死了,可能昨晚太晚睡了。

他坐在大嫂身邊,大嫂那宛如白玉雕刻的胴體,就近得伸手可及,尤其是他聞到了大嫂那如麝如蘭的體香,熏得他全身發麻,整顆心跳得厲害他伸出手,一定要先摸摸大嫂的陰戶,也不知為了甚麼,他竟先摸肚臍下的陰戶,那細長的陰毛令他愛不釋手,然後順勢往下滑,就到了三角褲;另一隻手也不會讓它閑著無聊,也向大嫂的乳房摸去。

「嗯……」大嫂輕哼一聲,嬌軀顫抖,呼吸急促,使個胸膛大起大伏。

阿華笨手笨腳,捏痛了大嫂的乳房,他大吃一驚,雙手齊都收回來。

這也只是瞬間工夫的事,阿華見大嫂又睡了,尤其那起伏的胸脯,使得兩個大乳房的跳動,更加誘人。熊熊的欲火已燃燒了阿華全身,原始欲望爆發,怎地可收拾,再也顧不了一切,伸手就去脫大嫂的三角褲。

他笨手笨腳的弄醒了大嫂,只聽大嫂以發抖的聲音,呻吟著:「老大……不要吵……不要吵……」大嫂這時候嬌軀也熱烘烘的,像火一樣的燙。

阿華大喜過望,原來大嫂把自己誤會是老大,更放心的把大嫂的內褲脫下,自己也脫下內褲。

阿華最先伏下身,看那害人洞的樣子。

大嫂的身軀微微蠕動著,像是掙扎,阿華終於把大嫂的玉腿分開了,那肥美溫潤的紅色肉縫,完全的露在阿華眼前。

「呀……不要……老大……不是……阿華……」

阿華色欲沖昏了頭,猛然全身壓上了大嫂,他下麵的大肉腸對準了害人洞,屁股就用力壓下去。大肉腸沒有插進害人洞中,卻跑到肚門下,他急得不得了。

適時的,大嫂的玉手發抖的握住了大肉腸,呻吟著:「阿華……輕點兒……你的那麼長那麼大……大嫂怕……怕受不了………輕點……」

阿華不顧一切的,猛然把屁股壓下來,響起殺豬般的慘叫:「呀!……」

大嫂在嬌叫聲中突然抽搐一陣,浪叫出:「好痛……痛死了……好舒服……阿華……親哥哥……我好痛好舒服……」

阿華生平第一次把大肉腸插進害人洞中,尤其是他發覺,大肉腸並沒有全根盡沒,還留了一半在外面,於是,他又用力使屁股往下沉。

大肉腸破關斬將,「滋!」的一聲,伴隨大嫂「呀!……」的一聲慘叫,只見大嫂粉臉蒼白、香汗淋漓,猛烈地搖著頭,秀髮亂飛,像是極為痛苦的呻吟:「……痛死我了……阿華……親阿華……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痛死了……哎唔……」

阿華初次跟女人作愛,毫無經驗,要說有的話,也是看黃色小說或黃色電影中學來的,所以阿華即然把大肉腸插進害人洞,當然要抽出來再插進去。誰知阿華一抽,大肉腸竟全根抽出,與害人洞脫離關係了。

「呀!……」大嫂又一聲驚叫。

就在驚叫聲中,大嫂突地反身把阿華壓在床上,自己用玉手握住阿華的大肉腸,對準自己的害人洞,玉臀猛地往下壓,「呀!……」又聽大嫂一聲慘叫,她的嬌軀伏在阿華的身上顫抖不已。

阿華當然不滿足,他只好拼命的挺起臀部,用力的挺起,使身子差點變成了弓形,再突然的放下來。

「哎喂……哎喂……親哥哥……你要害死我……呀……好痛……好脹……好美……」她張著小嘴喘氣,細迷的秀目,緊蹙眉頭,那樣的像痛苦極了。

阿華挺了幾挺,氣力用盡了,氣喘如牛的,但是欲火燃燒得可怕,只好用力的摟緊大嫂,雨點似的吻著大嫂。

大嫂開始動了,她扭動著屁股,慢慢的扭著。阿華感到好受多了,這時候才發現自己被壓在下面,情況變成這樣子,他也想不起前因後果。

被壓在下面也好,但大嫂已經愈搖愈猛愈快了,不時發出呻吟聲:「哎……

哎喂……好阿華……親哥哥……你的雞巴好棒好棒……哎……哎……「

這浪叫聲,引起了阿華的興奮。他的大肉腸在大嫂的害人洞中又緊又暖,陣陣舒服的感受刺激著全身四肢百骸,使他欲仙欲死,舒服得他拼命的挺聳屁股,同時浪叫出:「大嫂……你的害人洞很……很舒服……」

「哎……唷……親哥哥……哎……喔……好阿華……啊……大嫂也好舒服喔……呀……」

「大嫂……大嫂……快點……好……」

「親哥哥……我快要死了……」

「呀……呀……大嫂……」

大嫂的屁股像電動馬達一樣愈扭愈快,小穴穴裡的淫水,像決了堤的小河,從陰戶中猛烈的湧出,周身的血液不但在沸騰,甚至感到眩暈,就像是在半空中飛蕩一樣的。同時她的櫻唇微微的張著,粉臉上顯出了滿足的微笑。

阿華越挺越用力,臉部紅了,汗水也流出了,他浪叫:「大嫂……我好舒服喔……快要爆炸了……」

「親哥哥……我要……要丟了……」

「呀!……」

「呀!……」

「好舒服……我爆炸了……」

「呀!……呀……我丟了……」

兩人死命的摟著,都想把對方擠進自己體內,半晌,就不動了。

阿華先醒來,他用吻輕吻著大嫂的粉臉,說:「大嫂……大嫂……」

「哼……」大嫂輕哼聲接著嬌羞帶怯道:「你真壞,強姦大嫂。」

「大嫂也壞,強姦阿華。」

「都是你惹的。」

「誰叫大嫂長得這麼美,秀色可餐。」

「怎麼可以動大嫂的歪腦筋?」

「大嫂先偷摸阿華的大肉腸呀!」

「嗯……都是你惹的嘛!」

「我惹你甚麼?」

「你睡覺時不好好睡覺,讓那個跑出來,人家看了喜歡嘛!」

「很喜歡嗎?」

「嗯……」

「送給你,好嗎?」

「哼,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說得海枯石爛此心不移,結果做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來,哼!」

「誰惹你了?」

「老大早上向你拿錢,還騙得了我嗎?」

「你知道?那你……」

「算了,男人都是這樣,阿華,你……你……嗚……」

也不知是甚麼原因,大嫂突然嗚嗚咽吶的哭了起來,使得阿華又憐又惜,又心疼的猛吻大嫂的頰部,眼睛,鼻子,說:「大嫂,不要哭……」

「想起你這小鬼,人家傷心嘛!」

「我又惹你甚麼了?」

「我問你,大嫂對你好不好?」

「大嫂對阿華很好,非常好。」

「就是嘛,大嫂讓你玩、使你舒服,摸也讓你摸、插也憑你插,阿華,你應該很高興、很滿足才對。」

「大嫂,我知道你對我好。」

「但你忘恩負義。」

「大嫂,我做了甚麼事,忘恩負義了?」

「你將來一定會。」

「絕對不會。」

「真的?」

「一點不假。」

大嫂破啼為笑,緊摟著阿華,唇對唇熱情如火的又吻了起來。

從始至終,阿華的大肉腸都插在大嫂的害人洞中,雖然丟了精,大肉腸軟了下來,但也有四寸多長,已夠大嫂舒服的了。

誰知這一吻,吻得他的大肉腸又硬梆梆地翹起來了。

「呀!……呀呀……」

「怎麼了?」

「你的那個……那個又脹了……呀……」

「脹了又怎樣?」

「呀……人家……人家好難受……」

「還不簡單,抽出來你就不難受了。」

「不……不要……」

「不要也可以,但有個條件。」

「呀!……甚麼條件?」

「你在下面,我在上面,來個大翻身。」

「嗯……嗯……好……」

阿華摟緊大嫂,說:「要翻身了,你抱緊。」

「嗯……」兩人就這樣的翻過來。

「呀!……哎……哎唷……」在大嫂的呻吟聲中,阿華抽出了大肉腸,又猛然插進去。

「哎呀……喂呀!……親阿華……你碰著了人家的花心了……好美……好舒服……我的好阿華……」

阿華對女人的經驗,這就是第一次,他由大嫂那裡學會了許多技巧,加上天生異稟,不但肉腸奇大無比,有七寸多長,而且能久戰不泄。

那一天兩人足足玩了五個鐘頭,到了十一點半左右才各自停戰。

大嫂對阿華說:「阿華,大嫂下午有事,這裡是三千元,你拿去吃中餐、看電影,晚上七點以前回到家來,知道嗎?」

「大嫂有甚麼事?」阿華邊說,雙手邊不規矩的捏著大嫂的乳房,有時也去摸那濕淋淋、滿是淫水的陰戶和一大片陰毛。

「去銀行,去辦一些事。」

兩人就像是一對濃情蜜意的新婚夫妻似的,兩人緊摟著親了一個長吻,才分開各走各的路。

阿華坐公車來到西門町。今天不是週末或星期日,比較不擁擠,阿華吃了一頓愉快的中餐,然後找一家不要排隊就可買到票的戲院走了進去。

戲涼裡觀眾冷落,看來還不到三成,本來地想隨便找個位置坐,後來想想,據說在臺北處處都要循規守矩,於是照著票根的號碼,找到了目己的坐位,旁邊已先坐了一位女人。

早上,阿華跟大嫂足足玩了五個鐘頭,照理說,他該筋疲力盡了才對,誰知身旁這位女人抹的香水太香,熏得他飄飄然的,連下麵那條大肉腸也莫名其妙的怒勃起來。

這女人約四十歲左右,所穿的服飾若不是舶來品,就是經過特別設計的,想
來,大概就是有錢人家的太太之流。

女人生得豐滿,但並不肥胖,因為是坐著的關係,只能看到那兩個大乳房,唯斤兩比大嫂還大。皮膚很白白裡透紅,誘人極了;那粉臉兒更是迷人,秀眼雖不大,卻水汪汪的,一見令人遐思;挺拔的鼻子,小小的櫻桃小口。

女人見了阿華,說:「小孩子不在學校,蹺課了?」

阿華也不甘示弱的說:「美太太不在家裡,逃家了?」

「哦!我是美太太嗎?」

「當然,你很美,美得……不好意思說了。」

「說說看。」

「你不生氣?」

「不生氣。」

「好,我說了。你美得秀色可餐,令人垂涎欲滴。」

「小鬼,你懂甚麼垂涎欲滴?」

「懂得比你美太太多得多。」

「人小鬼大,你真可怕。」

「美太太,你更可恨。」

「嗯!我有甚麼可恨的?」

「不好好在家裡相夫教子,偷跑出來看電影,難道不可恨?」

女人笑得花枝亂顫,嬌笑聲雖不大,那樣的卻勾人魂魄極了,看得阿華的心猛跳不已。

接著女人嬌甜甜的問:「小鬼,你懂甚麼?」

「甚麼都懂,包括男女間的那一套。」

聽得女人臉紅耳赤,嬌羞的低下頭來。

這時電影還未上演,阿華用色迷迷的眼光上下打量這女人,誘人的曲線,小腿圓潤修長,腳趾甲還添上指甲油呢!

女人抬頭,看見阿華那色迷迷的眼光,罵道:「小小年紀,就當色鬼。」

阿華也不甘示弱的說:「美太太,假如你是我太太,你就有苦吃了。」

「甚麼苦?」

「我會一天到晚把你剝得赤條條的抱在懷中,讓你喘不過氣了。」

女人聽罷,更羞更怯,嬌喘吁吁,惹得那兩個豪乳也大起大落,看得阿華心搖神馳,恨不得伸手去摸摸看是真是假,有那麼大的乳房,太扣人心弦了,脫光看,不知是怎麼樣子?

沉默了半晌。

阿華坐正身驅,開始後悔起來了,他真不該無端端的去找一個陌生女人的麻煩,自己的麻煩才大呢!離家已有六、七天了,父母親一定很急,該打一通電話向父母報平安,或者這樣對父母倆太殘忍了。

女人見阿華不再有動靜,就沒話找話說:「小鬼,你是中部人?」

「嗯!」

「為甚麼離家出走?」

「嗯!」

「跟父母嘔氣了?」

「你怎麼知道?」

本來,阿華沒心思跟她交談,可是她步步緊逼,引起了阿華的興奮,阿華又側身對著她,說:「漂亮的太太,你對我有興趣嗎?」

女人粉臉又紅,嬌叱道:「小鬼,死小鬼。」

「漂亮的太太,你忘了剛才說的人小鬼大?我人雖年紀小,那個鬼確很大,假如你是我太太,我的那個鬼就夠你受了。」

適時的,電影院燈熄了整個暗下來,放廣告片了。

女人好像沒生氣的樣子,嬌滴滴道:「不要胡扯,我是說正經話。」

「甚麼正經話?」

「離家多久了?」

「才六天。」

「嗯!住在哪裡?」

「那是我家的事,反正有吃有住就是了。」

「小鬼,你真不知死活,在臺北有很多壞人集團,專門勾引像你小鬼這樣的孩子去幫也們做壞事,你一定被騙了。」

聽得阿華心驚肉跳,趕快辯白說:「沒有。」

「有甚麼證據?」

「我還有錢呀!」

「嗯……這樣好了,到我家去住,好嗎?」

「不好意思。」

「嗯……我收你做乾兒子。」

「喔,漂亮的太太,你想相夫教子?」

「甚麼相夫教子?」

「相就是看,相夫就看住你的丈夫呀?」

「哼!那個死鬼還不值得我費心。」

阿華故意把自己臉挨近她的粉臉兒,貼觸一下說:「喔!原來你丈夫性無能了。」

「死小鬼,壞死小鬼……」

在美太太的罵聲中,美太太舉起葇荑似的玉手,輕打了阿華一下,很巧,正好打在阿華又硬又翹的大肉腸上,「呀!……」美太太輕輕的嬌叫一聲,周身如觸電似的發了麻。

阿華也舉掌輕輕的打了美太太一下,他也拿捏得很准,這一打,也正好打在美太太的陰戶上。

「呀!……」美太太被打得嬌軀發抖,全身如被火燒著了似的。

阿華有過大嫂的經驗,知道這女人春心蕩漾了,就不客氣的拉起美太太的裙子,把手伸進去,說:「漂亮的太太,你有幾個丈夫?」

他也真荒唐,正如問人家有幾個爸爸一樣的荒唐。

顯然的,美太太已魂兒飄飄,魄兒渺渺,神智脫離嬌軀了,她說:「一個,只有一個……呀……呀……」

「呀甚麼?」

「你的手,手……手……」

阿華並不急於摸她的陰戶和害人洞,因為當他的手觸及美太太的大腿時,只感到細膩滑嫩極了,就如同摸著了玉似的,有一股極舒服的感覺。

阿華問:「我的手怎樣了?」他的手,已漸漸摸往三角地帶了。

「你的手……呀!……呀!……手……手……」

「你不是要收我做乾兒子嗎?」

「呀!……是……呀……手……手……」

阿華的手,終於觸及她的陰戶,使他全身大顫,聯手都發起抖來。

「呀!……」美太太又輕輕的嬌叫一聲,嬌軀如被拋到太空飄浮似的。

原來,她的陰戶又突又隆,若說大嫂的陰戶是小包子,她的陰戶該是個小饅頭,豐肥極了。

阿華摸得愛不釋手,誰知,美太太再也不客氣了,她也發動了攻擊。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