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淑芬

(九)性愛能量

再過一個月,丈夫就要從大陸回來了,一想到這裡,淑芬就不由得悶悶不樂起來。

在丈夫出差的這三個月裡發生了很多事情,先是失身於老柯,接著又與高中同學的兒子--小豪發生關係,還在KTV裡與不認識的男人瘋狂地做愛;之後又陸陸續續與董協理、葉經理、阿熊交歡,甚至還與自己小叔--順平發生了禁忌之愛。

這些事裡,有些可以船過水無痕,有些卻像是揮之不去的惡夢,緊緊地纏著自己。像老柯、葉經理與董協理這類人,就如同盯上獵物的豺狼般的緊緊黏著自己,淑芬甚至在一天之內分別跟他們三位都性交過。

『唉~~如果我不這麼沉溺於性愛,就不會這樣了。』淑芬這麼想著:『現在老公就快回來了,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東窗事發的。』於是淑芬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決定跟朋友一起去試試算命改運,看能不能好轉。

某天晚上,淑芬跟大學朋友--玉珍一起到了一個聽說十分靈驗的道場準備祈求好運。

「真的很靈喔~~我來這裡不過兩次,公司就準備調我的薪水了說。」玉珍興奮地說。

玉珍單身未婚,外型是屬於那種胸前豐滿、嬌小可愛型的女人。

進到了這間由民宅改裝的道場裡,淑芬先是看到一座神壇,牆上掛著很多神明的圖像,圖像旁邊還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在道場的角落有張辦公桌,那邊坐著一個身材微胖的老人,戴著一副老花眼鏡。淑芬心想,他應該就是師父吧!另外還有一個中年男子畢恭畢敬的站在師父旁邊。

這位師父姓羅,自稱是「宇宙清靜教」,專門用能量來解釋平常事務的一些現象,感覺眉宇間隱隱流露出一股威嚴。另外的中年男子則是羅師父的弟子,叫做小金。四個人在簡單自我介紹後,淑芬與玉珍開始講述自己此行的目的。

「張小姐,前兩次我幫妳求的好運還有用吧?」羅師父用低沉的聲音說著。

「有用!有用!公司要幫我加薪了呢!」玉珍高興的說著。

「那這次呢?」

「人……人家想求姻緣啦!」玉珍紅著臉說。

羅師父點點頭。

「那這位楊小姐呢?」

「呃~~我……我……我……是想……」淑芬正在煩惱要如何開口,沒想到羅師父已經接下去了:「妳是想斬除爛桃花吧?」

羅師父此言一出,淑芬一瞬間對羅師父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本來對師父還半信半疑的,這下子已經是完全信任了。

「是……是……沒錯。」淑芬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認了。

羅師父端詳了她們兩人一會兒,緩緩說道:「妳們身上都累積了太多負面的能量,所以可能……可能有些麻煩。」

淑芬兩人一聽,心中都是一驚,幾乎異口同聲的問:「那該怎麼辦?」

羅師父點點頭說:「嗯……妳們兩位也都還算是誠心向善,可能要舉行一場『能量調和儀式』,把負面的能量化解就沒事了。」

「那……這儀式要怎麼做?」淑芬畢竟比較心急,只想趕快擺脫在自己身上的爛桃花。

「楊小姐,請妳別心急,這位張小姐已經做過兩次了,效果很好。等一下讓我的弟子幫妳們安排,我先進去準備一下儀式的東西。」羅師父說完便起身走進內堂。

淑芬兩人則是讓小金引進後堂一間浴室,小金說:「請先用『淨水』,就是大木桶裡的水淨身,千萬不能用自來水,自來水是不潔的。靜完身後,再穿上衣架上的法衣,記得,身上只能穿法衣,否則儀式會無效。」

淑芬聽著小金的解說,本來心中還有問題想問,但是只見玉珍駕輕就熟地開始脫衣服清洗,也只好跟著照做了。用淨水淨身完之後,淑芬全身赤裸的穿上法衣,才發現那淡黃色的法衣十分輕薄,衣領也開得很低,都快遮不住自己的胸脯了,更別說玉珍那34D的乳房,幾乎有一半是裸露在外面的。

「玉珍,這……這……有沒有問題呀?」淑芬緊張的問。

「放心啦!」玉珍絲毫不緊張,也讓淑芬安心不少。

兩人穿好黃袍,把腰上的帶子繫好,抱著今天穿來的衣服走出去。一踏出浴室門口,就看到小金已經換了一套跟自己一樣的衣服等在那邊。

「這邊請。」小金說。

說著,淑芬兩人便跟著小金到了二樓一個昏暗的小房間,羅師父已經等在房間裡頭了,他也是穿著同一套『法衣』。顯然地,現在這兩對男女全身上下只剩這麼一件薄薄的長袍,而且由於燈光昏暗的關係,淑芬並沒發現羅師父跟小金的下半身已經高高隆起。

「妳們過來,盤腿坐好。」羅師父指著放在地上的兩個蒲團說著。

淑芬兩人乖乖的坐在墊子上,小金拿來了兩碗水,說這是用『淨水』煮的一些順氣的中藥,如果要清除體內的負能量,除了體外的淨身,也須從體內著手,淑芬兩人也不疑有他的整個喝完。

羅師父和小金看到眼前兩個美女如此順從,忍不住嘴角都露出了些許淫笑,原來淑芬她們喝的是加了味的中藥,而且是加了讓人會渾身發熱、激情忘我的迷幻藥。

她們喝完後,小金將碗接了過去,這時羅師父也開始口中唸唸有詞地說著咒語,並繞著她們兩人走,手上拿著一個大碗,另一手拿著帶葉子的竹子,沾著碗裡的水,輕輕的甩向她們的身體。淑芬兩人自然聽不懂羅師父在唸些什麼,心想可能是某種咒語吧!而且這咒語還頗為靈驗,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慢慢發熱,渾然沒想到是剛剛喝的藥有問題。

羅師父又邊走邊唸邊甩著水,水越甩越多,尤其是胸前,淑芬兩人的衣服已經濕得貼在兩個渾圓的乳房上,尤其兩個乳頭的凸起更是明顯。而這時淑芬和玉珍開始覺得身體越來越熱,乳房覺得有點發脹,陰戶也慢慢感到有點瘙癢感,而眼睛看到的景像開始變得模模糊糊的,羅師父知道藥效已經發揮了,於是準備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楊小姐,妳們是不是會覺得頭暈,而且身體怪怪的?這表示妳們的身體正在散發出負能量。」羅師父對著淑芬說。

「是……是啊!怎麼會……會這樣?頭好暈。」淑芬因為頭暈且渾身發熱,說話已經有點口齒不清,有氣無力的。

「這是排放負能量的正常現象,不過剛剛妳們身上穿的法衣本來是為了防止被不潔的事物污染,現在反而成了妳們排放負能量的障礙,所以現在如果把『法衣』給脫掉,效果會比較好喔!喔~~妳看,張小姐已經脫『法衣』啦!」羅師父假裝認真的解說著。

「喔……好……好吧!」淑芬斜眼一看,坐在身邊的玉珍果然已經脫去了長袍,露出豐滿潔白的胴體。淑芬無力的拉開了腰帶,羅師父向小金使了個眼色,小金趕緊走過去幫淑芬把身上的長袍給脫下來,而淑芬也是迷迷糊糊地配合著小金,自動把雙手舉高,方便小金的動作。

就在淑芬和玉珍衣服被脫光的同時,羅師父和小金只覺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看著眼前坐著兩位國色天香的美女,一絲不掛的盤坐著,而且還燕瘦環肥、各擅勝場。淑芬成熟的臉龐,嬌嫩的乳尖在小巧飽漲的乳峰上微微挺立著,令羅師父垂涎三尺,巴不得馬上含進嘴裡細細品嚐;而玉珍柔嫩細膩、光滑曲線的胴體,加上豐滿的胸部,早就讓小金的雞巴脹得發痛。

這時羅師父依然是邊唸咒邊甩水,因為沒有衣服的這道防線,加上迷幻藥的作用讓她們變得更加敏感,羅師父所甩下來的水,直接的滴落在她們的肌膚上,嬌軀像觸電似地抖顫了起來,就像千百隻手在她們身上碰觸、遊走著,兩人臉上變得紅潤,呈現出一種迷醉的神情,身體不斷地輕輕晃動著。

羅師父見時機已經成熟,他走到淑芬與玉珍的身後,跟小金打了個暗號,示意自己的目標是淑芬,而小金則是玉珍,這時兩人都面露淫笑。

「好了,現在我跟小金要把自己身上的正能量灌輸給妳們,這是儀式中最重要的部份,這裡千萬要小心,搞砸了就前功盡棄了。」

羅師父話一說完,跟小金同時脫去身上的長袍,露出他的啤酒肚和早已堅挺的大雞巴,順手就把淑芬推倒在地上,雙手馬上握住兩粒粉嫩有彈性的乳房,緊緊地揉弄著,並用舌尖挑逗著淑芬的乳頭。

這時小金也雙手扶著玉珍的肩膀,一口就往她的櫻桃小嘴親了下去,玉珍被不斷地強吻著,早已沒有反抗之力,反而自動吐出舌頭配合著小金。

親吻了一會,小金站了起來,馬上就將那堅挺已久的大雞巴抵在玉珍的嘴唇上,玉珍想也不想就本能地張開嘴,把雞巴含了進去,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小金也立刻感受到雞巴上傳來的溫暖,興奮不已,馬上抱住她的頭前後抽插著。

淑芬的乳房被羅師父撫摸著,那渾圓飽漲的乳房,摸在手裡真是柔軟溫潤又充滿彈性,小小乳頭也在羅師父的嘴裡硬挺了起來,乳頭被吸得挺直,淑芬嘴裡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音:「啊……好……好熱……不……不要……唔……不……嗯……啊……啊……」

淑芬舔著自己嘴唇,模糊地說著,但由於乳房及乳頭不斷地挑逗著,淑芬自地的扭曲著身子想要閃躲,如此卻將自己的奶子更擠往羅師父的嘴裡,羅師父也更賣力地吸吮著乳房,巴不得整個吞下去。

「啊……啊……好……啊……我……唔……身體好……舒……服……喔……喔……」淑芬不斷地呻吟著。

羅師父將嘴巴慢慢地往上移,沿著粉頸、臉頰、耳朵、額頭、眼睛,慢慢地舔著,口水也沾得淑芬整臉都是。最後舔到櫻桃小嘴上,羅師父如同品嚐甜美的果實般,用那兩片微張的肥厚嘴唇整個把淑芬的紅唇蓋住,羅師父的舌頭技巧地抵開齒列後,馬上在嘴裡不安份的攪動著,淑芬也伸出舌頭與羅師父交纏著。

「唔……嗯……嘖……嘖……嗯……」這時小金的雞巴被玉珍溫暖的小嘴整個含住,他搖動屁股不斷地抽送著,忽然一陣酥痲的快感已從雞巴根部竄出,小金知道自己要射了,馬上緊抓著玉珍的頭,小金的龜頭射出一股濃濃的精液,直接噴往玉珍的喉嚨深處,玉珍迷糊地咳了好幾聲,還是將精液慢慢地吞了下去。

小金將雞巴抽出後,依然在她的嘴唇摩擦著,讓玉珍細細的舔著龜頭上殘餘的精液,慢慢地舔乾淨。沒一會兒,小金的大雞巴又被舔的硬起來了,他還沾沾自喜的佩服自己的能力,馬上就把玉珍推倒在地上,一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用龜頭抵住玉珍的陰唇,將龜頭在她的穴口四週磨著,使得玉珍淫穴裡的浪水不停地往外流。

「喔……喔……別……別……磨了……下面……好癢……啊……啊……好麻喔……啊……啊……好想要啊……」玉珍扭動著身體,不停地叫出聲音。

「怎樣,舒服吧?看妳的腰扭成這樣,都濕了一大片,是不是想要啊?」小金知道玉珍已經受不了了,還故意逗弄著她。

「啊……我……我要你……喔……你……快進來……啊……快一點……」玉珍連話都講不太清楚了,只用內心最原始的欲望來回答。

小金聽完後立刻擺好姿勢,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頂,「滋」一聲,整支陰莖立即進入玉珍濕潤的陰道裡,直達花心。「喔……」玉珍像是填滿了空虛一樣,歡愉地叫了一聲。

小金由慢而快、由輕而重的抽插著,每次都是深深的插入,也都重重的撞著花心,玉珍開始忘我地呻吟著:「啊……啊……好……唔……唔……好舒服……啊……喔……喔……嗯……我……我……要死了……啊……快……快……啊……嗯……我……會……死……啊……」

玉珍整個人已經被熊熊的慾火給包圍,由陰戶裡不停傳來的快感使她忘情地浪叫:「啊……啊……不要……我要死了……嗯……嗯……喔……喔……啊……啊……用力……啊……嗯……用……用力插……喔……好舒服……嗯……」

而羅師父的嘴裡吸著淑芬甘甜的唾液,一手搓揉著乳房,另一手往下移,來到了被陰毛蓋著的陰唇上,用手指撫摸到陰唇四週的肉,潺潺的淫水不停地從小穴不斷流出。

羅師父接著準備攻略淑芬令人銷魂的小淫穴,他移動肥胖的身驅,彎起淑芬的雙腿往外一分,整個陰戶像是盛開的花朵一樣毫無保留地呈現在羅師父眼前,微開的小洞旁有兩片呈鮮紅色的小陰唇,緊緊地貼在大陰唇上,粉紅色的肉縫被流出的淫水給沾濕,羅師父立刻將嘴巴靠了過去。

「嗯,真香!真是漂亮,極品!極品!」羅師父邊稱讚,邊伸出舌頭舔了上去,「啊~~」淑芬的嬌軀馬上像觸電般顫抖了一下。

羅師父將嘴唇湊上淑芬早已濕透的花瓣,盡情地吸吮著,還不時輕輕含住陰核,又不時把舌頭插進她的陰道裡舔弄著,羅師父把淑芬的美穴吸得淫水直流,「嘖嘖」作響。

「啊……啊……嗯……不……要……嗯……啊……啊……人……人家會……要糟糕了……啊……」一波又一波接踵而來的快感,刺激著淑芬身體上每一個細胞,使得她發出輕聲的浪吟。

「唔……啊……啊……好……嗯……好舒服啊……嗯……嗯……啊……」淑芬模糊的呻吟著:「喔……喔……嗯……別……別……再舔了……啊……啊……好……好麻……啊……別……嗯……嗯……」

淑芬的呻吟聲聽在羅師父的耳裡,每一句都像是催情的音符,而自己下面的大雞巴也正蓄勢待發,準備好好地享受躺在眼前且淫聲不斷的美麗熟女人妻。

「好啦~~讓師父我好好來疼惜妳。」羅師父說完,將淑芬的雙腿掛在他的肩上,用大雞巴抵住早已濕潤的小穴,再用力一頂,「滋」的一聲,雞巴整根沒入陰戶裡,淑芬皺著眉頭張嘴「啊~~」了一聲。

「天呀~~結了婚的女人小穴居然還這麼緊,真是爽死了!」羅師父不停地讚美著,也享受著這種雞巴被嫩穴緊緊包住的感覺。接著羅師父慢慢地前後移動著屁股,粗大的雞巴也在小穴裡慢慢進出著。

「唔……唔……好爽……啊……嗯……嗯……好舒服啊……別停……啊……啊……」淑芬不自覺地輕輕低吟著。

急性子的羅師父重重地插進淑芬的小穴裡,每插十幾下,還會連龜頭也拔出來,然後再狠狠地幹進去,他要讓淑芬知道他依然寶刀未老,而且淑芬是她幹過最美的熟女人妻,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啊……真是……輕一點……啊……啊……你……你的雞巴好大……好……啊……喔……喔……嗯……嗚……啊……啊……喔……不行了……嗚……我受不了了……啊……」淑芬忘情地叫著。

羅師父看到淑芬像是痛苦又像舒暢的表情,於是更加賣力地插幹,讓大雞巴更加的深入,就像是要把淑芬的小穴幹破一樣。

「啊……啊……好……啊……快……快……動……啊……啊……好舒服……嗯嗯……唔……嗯……唔……舒……服……嗯……嗯……嗚……我……會死……掉……嗯嗯……啊……好……舒……服……啊……啊……」

淑芬也輕擺纖腰,配合起羅師父的動作來了。就這樣插幹了幾十下。羅師父覺得陰莖一陣溫熱酥麻,知道自己快要射了,於是又加快速度狂幹好幾下。

「喔……真的好爽……幫師父生個娃娃吧!!!」羅師父發出幾聲狂吼,在幾次深插之後,終於把大量的精液全部射進了淑芬的穴心裡。

射完精後,羅師父趕緊把疲軟的陰莖從淑芬的陰道裡抽出,喘著大氣躺在旁邊休息,而淑芬也舒服得幾乎暈了過去,她細細嬌喘著,胸部不斷上下起伏,小穴裡也潺潺的流出淫水和精液。

而小金畢竟比較年輕,持久力比羅師父稍久一些,他不斷賣力地幹著玉珍,火熱滾燙的粗大肉棒在玉珍下體陰道內被嫩滑的肉壁緊緊纏夾住,讓小金的雞巴嚐到無比的快感。

「啊……啊……嗯……嗯……啊……我……我不行了……哦……啊……」玉珍忘情地呻吟著,兩條腿已經不由自主地交纏著小金的腰部。

「喔……啊……好……啊……啊……用……力……插……嗯……嗯……」

玉珍終於來到高潮,浪水狂洩而出,而小金受到陰戶裡一陣的收縮、緊夾,終於也忍不住精關,他大叫:「喔……好爽……妳真是夠浪的!」小金的屁股一陣狂抖,溫熱濃郁的精液直射入玉珍的陰道深處,而玉珍也感到花心傳來一陣強烈的美感。

「啊……」由於小金插幹的動作停止,玉珍的呻吟聲也逐漸變小,滿身大汗的小金整個人趴在玉珍身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站起身來,讓玉珍躺在地上繼續休息。

淑芬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朦朧中只聽見隱約的咒語聲陣陣的傳進自己耳裡,一張開眼,只看到羅師父和小金在神壇面前唸著咒語,而自己與玉珍兩人身上是一絲不掛,一摸下體,只覺得濕濕黏黏的,有些許的美妙與舒暢的感覺,淑芬自然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沒想到自己會這麼的激情與開放,她趕緊悄聲的問問一旁的玉珍:「我們這樣正常嗎?」

「別擔心啦!以前我來也是這樣。」玉珍回答。

淑芬聽了才稍稍寬心,可別又讓人家給白玩了。

只聽羅師父又唸了一下子的咒語,才轉身對她們兩人說:「妳們身上的負面能量太多,今天我跟小金只能幫妳們驅除一部份。」

「是嗎?那……那該怎麼辦呀?」淑芬欲言又止的問著。

「嗯,放心!妳們兩個跟我算是有緣,所以我會盡全力幫助妳們。」羅師父安撫著淑芬。

「半個月後道場會舉辦一場『淨化身心大典』,總共三天三夜,妳們兩個就帶一些換洗衣物過來,我會一併幫妳們兩人改運,另外,在飲食上要注意……」

之後羅師父又吩咐了兩人一些生活起居上要注意的習慣,便讓兩人離去了。而羅師父與小金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想到日後的「淨化身心大典」,胯下的雞巴忍不住又硬了起來……

在「儀式」後幾天,淑芬一起跟同事逛街完後,想到對「淨化身心大典」還有一些疑問,剛好道場就在附近,所以就想親自過去問問羅師父。

到了道場,沒想到大門虛掩,於是淑芬就推門自行走了進去,整個道場空蕩蕩的沒半個人影,淑芬索性就在裡面四處亂走。她走到一個房間,裡面掛滿了神像與寫好的咒文,看來是羅師父的臥室。淑芬心想,這樣擅闖師父的房間太過不敬,於是馬上離開,這時好像隱隱約約聽到了羅師父在二樓講電話的聲音。

淑芬慢慢走上樓梯,而羅師父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楚。

「哈哈~~那些女大學生還不是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跟你說喔,上次還來了兩個上班族,其中一個還是結婚的人妻咧!可是沒想到她的洞超緊的……」

聽到這裡,淑芬已經聽不太清楚接下來羅師父講話的內容,她緊咬著下唇,手掌緊握成拳,整個人氣得臉色發白。忽然淑芬心生一計,她決心要狠狠給這個神棍一個教訓。

淑芬先轉身回到羅師父的房間裡,把剛剛看到羅師父平常在用的「家電」藏進手提包裡(還好自己今天是帶大包包出門),然後走回道場。

「師父!師父!」淑芬在道場故意大喊著。

羅師父急忙跑下來,一看是淑芬,有些吃驚:「妳怎麼來啦?」

「師父,弟子這幾天都睡得不好,不知道師父是不是還能灌輸一些能量給弟子?」淑芬假意的說。

「喔~~這樣呀~~好吧!本來師父不喜歡這樣的,為了妳就破例一次。」羅師父心中竊喜,還故意裝得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說著兩人上了二樓,本來師父又要淑芬先去淨身,但淑芬則說:「請師父直接將能量灌輸給弟子吧!」羅師父心中大喜:『沒想到妳這浪蹄子這麼欠幹。』

一進到上次舉行儀式的房間,淑芬就急急忙忙脫去羅師父的褲子,幫他吹起了老二來。羅師父本來還假正經的要淑芬不要亂來,但是沒多久就沉醉在淑芬的「服務」裡了。

「喔~~真爽……妳好會吹……喔……再來……啊……」只見羅師父靠在牆上,瞇著雙眼,十分的享受。

淑芬見這個淫棍已經失去防備,一隻手偷偷取出包包裡從羅師父房間拿來的「電蚊拍」,然後打開開關,還媚聲的問道:「師父,弟子服侍得舒服嗎?」

「哈哈~~舒服~~舒服~~我以前……」羅師父話還沒說完,淑芬就拿著通了電的電蚊拍往他正火熱堅挺的雞巴給電了下去……

「啊~~」只見羅師父當場痛得抱著命根子在地上打滾,發出淒厲無比的慘叫,而淑芬則是拎好包包,頭也不回地離開道場。

說也奇怪,就從淑芬教訓了那個神棍以後,運氣似乎好轉起來,聽說順平交了一個女朋友,而董協理則是跳槽到別家公司去,以後在辦公室也見不到面,至於她最擔心的老柯與葉經理卻是因為偷拍性愛光碟被警察查獲,準備吃牢飯了。

丈夫趙順清回台之後,跟淑芬努力做人,沒多久淑芬就懷了一個小男丁,至於這段日子瘋狂的性愛經歷,淑芬心想會永遠埋藏在自己的內心深處吧!

【完】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