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淑芬

(七)叔嫂之愛

第二天一早,淑芬與順平一起在家裡享用早餐,也順便問問順平現在的想法與打算,兩人有默契地對昨晚的事絕口不提。

「你有可以投靠的人就好,不然讓爸媽知道你這樣,他們一定很擔心。」淑芬說。

「是呀!大嫂,那我走了,妳……妳好好保重。」順平說完就站起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我幫你處理一下臉上的傷口。」淑芬急忙叫住他。

說著淑芬便回房間去拿急救箱,然後要順平坐在床邊,自己則是半跪在床上細心地替順平臉上的傷口塗藥。這時淑芬身上穿的是長袍式的桃紅色絲質睡衣,從她胸前的激凸看來,很顯然地她睡衣裡應該是赤裸的。

順平感受著淑芬身上散發出熟女氣息及淡淡的幽香,先想到她睡衣裡令人銷魂的胴體,再想到昨晚的情景,褲襠裡真是脹得難受。而淑芬對於順平的生理變化當然是都看在眼裡,兩人此時內心都是「撲通!撲通!」的狂跳。當處理好傷口,淑芬放好急救箱後才一轉身,整個人便被順平撲倒在床上。

「大嫂……我……我……我真的好想……」順平紅著雙眼,喘著大氣,連一句話都說不好,但勃起的陽具卻是已經隔著褲子磨蹭著淑芬的下體。

「你想……想要大嫂,對不對?」淑芬害羞的問著。

淑芬其實在昨晚跟阿熊交媾時,就已經有了也跟順平做愛的想法,所以今天才特地穿著超性感的睡衣,此舉果然讓順平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

而淑芬的問題其實也代替了回答,順平立刻脫掉淑芬身上的睡衣,淑芬白雪般赤裸的胴體就這樣映入他的眼中,雪白晶瑩的肌膚,一對性感白嫩的乳房,雖然不是很大,但卻尖挺飽滿如冬筍,粒小如豆的奶頭鮮紅得挺立在那豔紅的乳暈上。腰細臀圓、修長勻稱的玉腿,小腹平坦白淨亮麗,高隆肥滿的陰戶上面一大片柔軟烏黑的陰毛,細長的肉縫隱然可見,那個昨晚放浪形骸的性感女神又再一次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這次居然是要和自己做愛。

順平的手開始在淑芬的身體上緩慢地移動,他一手攀上淑芬雪白的酥胸上,不停地撫摸淑芬柔軟的胸部,而淑芬也任由他撫摸著自己敏感的胸脯。

「嗯……阿平……其實我真寧願昨晚是你跟我……跟我做愛呢~~喔……」淑芬享受著胸前的美感,一邊說著。

順平並不回話,他將嘴巴湊上去,慢慢地輕舔淑芬的乳峰,淑芬雪白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而黑森林裡的小肉縫也開始微微滲出亮晶晶的淫水……

「平……嗯……啊……好舒服喔……」

聽到淑芬的淫叫聲,順民開始往下進攻,於是他用中指朝著淑芬的蜜穴裡探索,淑芬的禁地已經開始泛濫了,他的手指開始往更深處前進。淑芬的反應來得很快,開始在他的身下扭動、呻吟。

接著順民將淑芬拉至床邊,俯身分開了她美麗的雙腿,將覆蓋著陰唇的濃密陰毛撥開,肥厚的大陰唇及薄薄的小陰唇全顯露出來,然後他先用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陰核揉捏一陣,不時還撫弄週邊烏黑濃密的陰毛,然後兩隻指頭順著紅嫩的肉縫上下撫弄後再慢慢插入小穴,左右上下旋轉不停的扣弄著,淑芬只覺得酥酥麻麻的快感從雙腿間傳遍全身,小穴裡流出的淫水沾滿了順平的雙指。

「不……不要……喔……把……把手拿出來……人家會……會……喔……」淑芬舒服得像痙攣似的,雙手抓緊床單,渾身顫抖著,淑芬還是第一次被男人玩弄自己的私處到如此舒服的境地。

「啊……不要……哼……哼……不可以……」

順平又用濕滑的舌頭去舔舐淑芬已經春情氾濫的穴口,不時輕咬著那已充血堅挺如珍珠般的陰核,他的手指仍在她的穴內探索著,忽進忽出、忽撥忽按。淑芬難以忍受如此的愛撫挑逗,她春情氾濫,尤其小穴裡又酥又麻的,只能無助地扭動赤裸的嬌軀,嬌喘連連。

「哎喲……求求你……別再舔了……受不了了……饒了我吧……我……人家想……喔……」

淑芬忘情地哀求呻吟著,她全身香汗淋漓,小穴裡的淫水早已如溪流般的潺潺流出,順平也貪婪地一口口的將她的淫水吞入腹中,仍不斷用舌尖去舔她的小穴,還不時以鼻尖去頂、去磨她的陰核,用嘴唇去吸吮、輕咬紅嫩的陰唇。

「啊……阿平……好……好難受……喔……別逗我了……啊……啊……」淑芬已被順平的調情手法弄得春情蕩漾,潛在的原始情慾完全被引發出來,慾火高熾得極需要男人的大雞巴來充實她濕潤的小淫穴,此時淑芬嬌喘吁吁的哀求著順平。

「喔喔……別再吸了……我受不了……哎喲……給……快給我吧……人家那裡……好……好癢……」

淑芬雙頰泛紅、媚眼如絲,傳達著無限春情,她迷失了理智與羞恥,不由自主的扭動粉臀,讓那神秘的地帶毫無保留似的展現著在順平面前,充份顯露她內心極欲交媾的情慾。

順平於是脫去自己全身的衣服,展現出結實的身材,粗大的雞巴昂然朝天而立。淑芬一瞥眼看到順平那根巨物,頓時嚇了一跳,這絕對是自己看過最長、最粗的雞巴了,她這時心中真是又愛又怕,愛的是這根雞巴對所有的女人來說絕對是上上之選,怕的是自己的小穴等一下會被插壞。

「你等一下慢慢……慢慢地進來,讓我習慣一下。」淑芬嬌羞的說著。

順平當然知道淑芬心裡的想法,之前當兵在部隊一起洗澡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的陽具可是百中選一的寶貝。他拿了個枕頭墊在淑芬豐滿的肥臀下,再把她的玉腿分開高舉抬至他的肩上,如此一來,淑芬多毛肥凸的陰戶更形迷人。

「別怕,我先慢慢來。」順平先安撫著淑芬。

順平在床邊握住大雞巴將龜頭抵住她的陰唇,藉著濕潤的淫水在小穴口四週輕輕磨著嬌嫩的肉縫,這男女肉體交媾的前奏曲把淑芬的小肉穴磨得奇癢無比,她羞得閉上媚眼,放浪嬌呼。

「啊……啊……阿平……別……別再磨了……我受不了了……下面好……好癢……快……快把雞巴插進來……受不了啦……哼……」

順民身體只往下挺進一點,龜頭對著洞口略一用力頂了進去。龜頭才剛剛進入,便聽到淑芬的尖叫:「痛……痛呀!小穴痛死了……你不要動……好痛……阿平……先……先停一下……」

雖然淑芬早已有心理準備,但沒想到順平的雞巴居然讓自己又嚐到了像處女破瓜般的痛苦。順民看著淑芬,只見淑芬臉色十分痛苦,於是按住雞巴不動,讓龜頭先在穴口輕輕的抖動著,並輕吻著淑芬的耳根與脖子,並用手輕揉著淑芬敏感的乳房。

過了一會,順平看淑芬的表情已經比較平緩,於是擺動屁股慢慢挺進,而淑芬也不由自主地挺著小穴迎接,只覺得下體的充實感一截截地往自己體內深入。

「哦……要到底了……」淑芬快樂的「啊」了一聲,沒想到順平依然在向前推進,深入的雞巴把花心都壓扁了,淑芬忍不住讚嘆:「啊……阿平……你……你真的好長!」

「嗯……沒剩了……全都給大嫂了。」順平將僅剩的一小段也插進去。

「哦……天哪……這下要死人了……啊……你……你先插慢點……喔……還有……別叫我大嫂了……怪難為情的……啊……」淑芬吩咐著。

「遵命,我的親親老婆!」

順平並不急著插幹,他感受著淑芬成熟飢渴的花心緊緊吸吮著自己的龜頭,層層疊疊的嫩肉也不停地擠壓研磨著入侵的陽具,那股舒服暢快的觸感簡直無法言喻。

順平享受了片刻,才輕輕的把雞巴抽出來,龜頭還留在淑芬的洞口就又插回去,如此來回抽送幾十下,淑芬一開始還皺著眉頭,後來已經是漸漸習慣了順平大尺寸的插幹,臉上逐漸春情四溢。雖然順平知道已經可以猛力進攻,但是他還是輕柔地抽送著。

「喔……好舒服……啊……沒這麼爽過……喔……」不知過了多久,淑芬漸漸嚐到了大雞巴給她帶來的快樂,淫水比先前所流的還要多,發出的淫叫聲更加放浪淫蕩。

「啊……啊……嗯……下面開始癢……癢了……嗯……親親老公……我的小穴好癢……嗯……你插快一點……阿平……快一點……嗯……求求你……嗯……阿平……小穴不會痛了……平……你盡量地幹吧……喔……」

「親親老婆,妳開始舒服了是不是?」

順平看著淑芬淫浪的表情,準備要踩油門了,雞巴每一次都狠插到底,而且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抽出來,讓淑芬的淫穴有著虛虛實實的感覺,也讓淫穴對雞巴美感持續不斷。

順平這樣的抽插淫穴,更讓淑芬舒服不已,淫叫連連:「嗯……嗯……好舒服……嗯……好爽……嗯……嗯……小穴爽死了……小穴爽死……了……嗯……小穴好爽……嗯……好美喔……嗯……」

「好老婆……哦……你的小穴也真……真的好緊……真爽!哦……哦……」

偌大的房間裡就只有「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順平的雞巴和淑芬的淫穴的插幹聲與淑芬放浪的淫叫聲:「嗯……嗯……你太會幹了……嗯……好爽……嗯……」

這時,淑芬臉上的表情真是美極了,她春情洋溢著暈紅的俏臉,吐氣如絲如蘭,美目微閉。

「平……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好大……雞巴……爽死我了……嗯……啊……爽……爽呀……哦……真爽……嗯……平……你的雞巴……嗯……太爽……了……嗯……美死人了……嗯……大雞巴哥哥……你幹得老婆好……好爽……嗯……」

順平俯身將淑芬給抱了起來,淑芬只能雙手緊緊地摟著順民的脖子呻吟著,雙腿無力地掛在順平有力的手臂上,兩片花瓣更是極力地張開,迎接著雞巴的抽插。

「啊……平……快……用力幹……幹淑芬的小穴……啊……要爽死了……好爽……快呀……要升天了……啊……啊……阿平……再進來點……我要死了……啊……啊……」

順民雖然知道淑芬已經來到了高潮,依然是每一下都重重地幹進淑芬淫穴的深處。淫穴裡的浪水被雞巴的棱溝一進一出給掏了出來,濺得兩人大腿內側、陰毛週圍,都被淫水弄得黏濕濕的。

「平……啊……阿平……人家小穴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你幹得人家好……好舒服啦……你的雞巴太大了……啊……」

「親親老婆……你真的好浪喔……等一下我會讓你更爽哦……」順平並沒有要罷手的意思。

順平又把淑芬放回床上,先用傳統的「男上女下」姿勢幹淑芬幾十下,然後溫柔地抱起淑芬,開始用「觀音坐蓮」的交媾著。這對男女本能地緊緊擁抱著對方,淑芬知道這個姿勢男生能做的有限,於是也毫不矜持地擺動著自己豐滿的屁股,讓順平火熱的陽具能更深入自己陰道裡。

「……啊……平……親丈夫……啊……好爽……啊……人家要……要飛天了啦……你的雞巴好粗……啊……」

兩人又這樣幹了十來分鐘,順平為了欣賞淑芬曼妙的胴體,於是他慢慢地躺了下去,現在反而變成是「男下女上」,淑芬主動地擺動著臀部讓自己的小穴能一進一出地吞噬著順平的大雞巴,嘴裡輕輕的呻吟著。

「喔……能這樣幹妳真是一大享受……」順平顯然是十分舒服。

最後順平扶著淑芬的屁股,不顧一切地猛力抽插著,就像是要幹破淑芬的小淫穴一樣,猛插了十幾分鐘,淑芬只能放聲浪叫,香臀不停地擺動迎接著雞巴的深入。

「嗯……嗯……阿平……小穴要被你幹破了啦……嗯……輕……輕點兒……嗯……大雞巴……哦……花心爽死了……哦……嗯……阿平……嗯……小穴好舒服……嗯……」

「老婆……我……哦……我也要出來了……啊……出來了……啊……真是舒服……哦……」順平吼著。

順平的雞巴一陣抽搐,一股濃稠火熱的精液全部射進淑芬飽受姦淫的小肉穴裡,燙得淑芬又是一陣顫抖,陰精隨之激射而出。淑芬高潮過後整個人趴在順平身上嬌喘著,順平的大傢伙仍然留在自己體內一抖一抖的……

************

當天這對男女在不過20坪大的公寓裡盡情地做愛著,連淑芬在中午要準備午餐,不過要炒個青菜,身上除了圍裙之外,完全沒有任何遮蔽的衣物,順平看了就獸慾大發,讓淑芬趴在流理檯上,把她幹了一頓。

最後到了晚上11點左右,順平終於在淑芬的小淫穴裡射了今天的第五次,而淑芬早就忘了這是今天自己的第幾次高潮。

完事後,淑芬輕輕推開順平,起身進入浴室,順平默默跟隨在後面,同時清洗。淑芬的柔肌玉膚、豐乳圓臀,再次激起了順平的情慾,順平自身後摟抱住淑芬,淑芬回頭白了他一眼,扭動身體掙脫開來,嬌嗔著說:「讓人家好好洗個澡嘛!」

淑芬曲體伸臂繼續洗浴,那白嫩的奶子、櫻桃般聳翹的乳頭,隨著身體的動作而顫巍巍的直抖。順平故意蹲在淑芬身前,由下往上觀賞,只見她腿部肌肉圓潤緊繃,優美的曲線筆直向上延伸,直達白晢光滑的大腿;大腿頂端一叢烏黑,隱隱遮掩住微微隆起的陰阜,簡直性感動人,難描難畫。

順平朝前一跪,雙手順著淑芬那圓潤的小腿緩緩向上撫摸,淑芬身體微微一抖,不過這次淑芬不再掙扎。順平的雙手又逐漸探索至淑芬股丘之處,柔嫩的觸感,迷人的體香,加上視覺的震撼,順平忘情地湊上嘴唇,開始親吻淑芬濕潤的肉縫。

受到刺激的淑芬扯著順平的頭髮,嘴裡又喘了起來,下體也一聳一聳地迎合著順平的舌頭,私處一陣麻癢使她無力腿軟,她怕自己站立不住,只好轉身用手撐在浴缸邊,挺起了雪白的臀部。順平高跪著將臉貼在她渾圓的屁股上,靈巧的舌尖游移在股溝之間,絲絲瘙癢伴隨著快感,淑芬輕搖著屁股,嘴中發出些微痛苦的呻吟。順平站起身來,溫柔地從她身後,再次填補了她原始的空虛……

浴室激情後,淑芬羞赧地回到臥房,順平理所當然的跟了進去,淑芬還三令五申的說,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希望順平能安份一點讓自己好好睡個覺。順平雖然滿嘴答應,但是當順平一摸到淑芬細膩如脂的肌膚時,性慾立時又旺盛勃發起來,於是撫摸親吻接踵而至,淑芬被他搞得春心蕩漾,頃刻之間,整個下體連帶大腿內側又是濕淋淋的一片。

這時淑芬正想阻止順平進一步的搗亂時,一伸手居然就碰到了順平那又硬又燙手的寶貝。淑芬羞紅著臉嬌嗔道:「你……你……怎麼又這樣……」話還沒說完,順平又壓住了自己赤裸的嬌軀……

************

第二天一早,淑芬一覺醒來,身旁的順平早已不見蹤影,只在餐廳桌上發現一份熱騰騰的早餐與一張紙條。

「淑芬:

謝謝妳前晚的撘救與昨天給我的好夢,我會永遠把這個秘密埋在心裡的!

順平留」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