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淑芬

(六)獻身

某天晚上,淑芬接到了一通電話,只聽到電話那頭是丈夫唯一的弟弟趙順平打來的,他邊哭邊說要跟淑芬借錢,否則恐怕會性命不保,沒想到話還沒說完聲音已經轉換成一個低沉洪亮的聲音,要她在一小時內帶著三十萬元到某個地點來贖趙順平,否則準備替他收屍。

淑芬平時跟順平的交情還不錯,在接到這通電話後便慌了手腳,而一時間又根本找不到幫忙的人,認識的人中最有錢的董協理偏偏又找不到,只好帶著身上僅有的積蓄約二十萬元赴約。

到了約定的地點,淑芬看是一間高級公寓,心想:『阿平到底是惹了什麼麻煩?』

「是楊小姐嗎?請進!」對講機裡的聲音還頗為客氣,讓淑芬有些意外,也讓緊張的心放鬆不少,心想他們應該是講道理的人吧!

開門的是一個高壯的年輕人,理個大光頭,最明顯的是手臂上龍飛鳳舞的刺青。淑芬一進門,只見客廳的擺飾還頗為華麗,而順平被綁在一個椅子上,臉上有些瘀青,嘴裡還綁了布條,顯然是吃了些苦頭。

雖然淑芬心中已有心理準備會看到什麼畫面,但這時心中依然非常吃驚。然而吃驚的不只是淑芬一人,那個開門的年輕人阿熊看到眼前這位絕色美人,身材高挑豐滿、婷婷玉立,居然把成熟女人獨有的嫵媚風情與清純少女特有的嬌柔之美融合在一起,反而更散發出一股獨特的味道。他望著好淑芬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

「你們……你們想怎樣?」淑芬雖然強勢,但是聲音不免顫抖。順平在一旁望著淑芬,只能無助地發出「嗚嗚」聲。

「遮羞費啦!三十萬帶來了嗎?」阿熊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儼然一副老大的樣子。

淑芬後來才知道事情的經過是順平追了阿熊的馬子,還發生了關係,但沒想到阿熊居然是角頭老大的兒子,因此阿熊吩咐手下把順平給綁來,先是揍了他一頓,然後決定好好敲順平一筆。

「這樣吧!我先給你二十萬,先放了阿平吧!」淑芬心想還是快把順平帶離此地為上,其它的以後再說。

沒想到阿熊卻色迷迷的說:「我改變主意了,既然這畜牲玩了我的女人,我也不能吃虧,除非妳讓我好好爽一回,否則免談。」

「你……你無恥!」淑芬早就發覺了阿熊的眼光從自己進門後就完全沒離開過自己的身體,他會這麼說,自己完全不意外。

「妳可以選擇給我幹,也可以選擇現在就轉身離開,不過後果自負!」阿熊似乎胸有成竹。

淑芬看著一旁的順平,只見他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似乎他的性命就握在自己手上了;但是若是要救他,自己卻又要跟這個素昧平生的男人做愛,此時心裡真是萬分掙扎。

猶豫間只聽阿熊站起身來說:「算了,妳回去吧,我不缺女人,明天準備好收屍吧!」

沒想到阿熊這招以退為進十分管用,淑芬急忙說:「別這樣,我……我……我……答應你就是了。但……但是……」說完滿臉緋紅的望著順平。

阿熊自然知道淑芬的意思,淫笑著說:「小美人,可惜妳沒有選擇的餘地,這畜牲讓我當了烏龜,我就跟妳演個春宮秀讓他好好欣賞一下。」

阿熊說著就順勢走上前一把拉住淑芬雪白粉嫩的小手,將她強行擁入自己的懷中,淑芬猛力地掙扎著,但阿熊的雙臂像一個鐵箍般的緊緊套著自己,怎樣也掙不開,而且阿熊已經伸手熟練地往淑芬領間滑進去,魔爪直接撫住一隻堅挺軟滑的玉乳玩弄起來。

淑芬一開始還覺得噁心,但阿熊熟練的手法沒多久就讓她覺得全身漸漸燥熱起來。『難道今天真的要當著順平的面讓人姦淫了嗎?如果不這樣,我怎麼能救得了他呢?』淑芬心裡先為自己內心深處的慾望跟等一下即將發生的事找藉口。

「唉呦,妳的乳形很漂亮喔!」阿熊一邊搓揉一邊讚美著。

淑芬只有低垂著秀頸,羞怯地不答話,任憑那隻邪淫的大手在自己堅挺的乳房上又搓又揉的。阿熊一手摟著她的纖腰,另一手仍在她胸間撫搓揉摸,同時,他緩緩地吻向淑芬鮮紅誘人的飽滿香唇。

對於阿熊的索吻,淑芬雖然無法抗拒,還是仍因羞澀而本能地仰起俏臉,閃躲他的嘴唇,直到讓他逼得自己就快要跌倒時,沒想到阿熊順勢一把就將她撲倒在沙發上,壓上她軟綿綿的胴體,順利地吻住了她吐氣如蘭的香唇。

淑芬略微地掙扎了一會兒,就認命的微分貝齒、丁香暗吐,怯生生地獻上香軟滑嫩、甜美可愛的小巧玉舌,羞澀地和阿熊熱吻在一起。阿熊含住淑芬香軟的玉舌一陣狂吮浪吸,兩隻手也沒空下來,在她那玲瓏浮凸的美體上四處遊走、上下其手,忙得不亦樂乎。

淑芬給他吻得喘不過氣來,嬌靨暈紅,芳心嬌羞萬分,羞態迷人至極。片刻之後,她便感覺到有一根硬梆梆的東西,隔著衣物頂著自己的陰戶,而淑芬也因此羞澀地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已經開始濕潤了。

「嗚……別……不要……喔……」淑芬低吟著。

阿熊又搓揉挑逗了一陣子,只見淑芬已是星眸輕合、嬌哼細喘,麗靨嬌羞不禁的樣子,他立刻站起身來,飛快地脫光了自己衣服,挺著烏黑赤紅的猙獰大肉棒,然後開始為這個千嬌百媚、滿臉羞紅的大美人寬衣解帶。

很快地,淑芬就被阿熊脫得精光赤裸、一絲不掛,一具象牙般玲瓏剔透、雪白晶瑩的玉體,泛出一層令人暈眩的光輝,猶如完美無瑕、聖潔高貴的美麗女神一般,羞怯地裸裎在自己的沙發上。

別說是阿熊,連一旁的順平都看得兩眼發直、口乾舌燥,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我玩過不少女人,卻沒一個這樣美麗的。』阿熊心想。

『以前我老是想著大嫂打手槍,而今天……今天卻……唉!如果我沒被綁著就好了。』順平卻是如此想法。

淑芬被阿熊看得很不好意思,嬌嗔著:「你……你還發什麼呆呀?人……人家……」

「是!是!是!」這時的阿熊反而像個呆頭鵝,急忙打開淑芬修長的雙腿,俯身向床上一絲不掛的高貴女神,那凹凸玲瓏、晶瑩雪白的玉體壓了下去……

「啊……」淑芬一聲嬌喘,她只感覺到從下體傳來一股充實感。

阿熊先是溫柔的親了親淑芬的俏臉蛋,然後開始挺動屁股把自己最原始的慾望一下一下地傳送給淑芬。一開始淑芬還有些擔心一旁順平的眼光,但是在阿熊猛烈的攻勢下,整個客廳便春色撩人,鶯聲嬌啼不絕。

「啊……喔……輕……一點啊……啊……嗯……啊……哎……啊……噢……再……再……進去……一點……嗯……喔……」

淑芬蠕動著美妙無匹、嬌軟雪白的玉體,在阿熊胯下被動地回應著他每一下的抽插,承受著他每一次粗野的猛衝狠刺。淑芬在他身下纏繞著他,優美修長的一雙雪白玉腿已經不自覺地盤在他身後,讓他纏夾在自己的玉腿雪股之間,使兩人的結合更加緊密。

「讓別人看著妳被幹,是不是更爽呀?」阿熊邊說,邊猛力的幹著。

「啊……不……不要說這個啦……是……是呀……再來……哎呦……插死人了……啊……」

對淑芬來說,順平居然更像是高潮的催化劑一樣。當淑芬渾身痙攣、愛液如潮噴出後,阿熊又把嬌弱赤裸的淑芬翻過身來趴伏在沙發上,翹起雪白豐滿的屁股,自己則站在她雪白的雙腿間,碩大的龜頭擠開淑芬那柔嫩濕滑的陰唇,巨大的陽具再一次插入她緊窄嬌小的陰道內,繼續狂抽猛起來。

而淑芬被陰道內瘋狂進出的巨大陽具,抽插得只能斷斷續續地婉轉嬌啼、呻吟不已:「啊……唔……唔……好哥哥……用力……不要停……不要……啊……要……要死……死……唔……唔……用力插……啊……不要停呀……」

阿熊的花招很多,持久力也夠,淑芬被幹得已經有些失神,但卻也讓自己始終維持在慾海狂潮的極樂顛峰上,當全身玉體抽搐、陰道緊縮時,阿熊粗大的肉棒始終沒有退出自己的體內,一直持續不斷在她的陰道深處挺進、抽插,龜頭頂撞、研磨著她敏感的花心,直把淑芬姦淫到是不知道來了第幾次高潮。

「啊……我……我的……好……好哥哥……哦……你實在……太……太……強……了……又……又要死了……啊……」淑芬忘情地放聲浪叫。

最後,當阿熊將淑芬緊壓在牆上狠狠地抽插數十下後,才在一陣哆嗦中將一股濃濃的滾燙陽精射進了淑芬的子宮裡。

事後,兩人像是熱戀情侶般赤裸裸地緊緊纏繞著熱吻,沉浸在男女交歡高潮後的美妙餘韻中……

當阿熊沉沉睡去之後,淑芬並沒有被性愛的愉悅給沖昏頭,她急忙偷偷起身穿好衣服,帶著傷痕累累的順平溜走了。在回家的路上,淑芬與順平完全沒有交談,空氣沉悶得像是要殺死人一樣。

回到家裡,淑芬累了一整個晚上,幫順平整理好一下睡覺的客房,便回到自己的房裡沉沉睡去。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