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淑芬

(四)辦公室的姦淫

「天呀~~累死啦~~」淑芬心裡暗暗叫苦,現在是週五晚上八點多了,她一個人還在辦公室裡加班。

原來淑芬被部門主管指定為採購處與專案企劃部配合某個企劃案的採購承辦人,而專案企劃部的董協理又是公司裡出了名的刁,在他底下做事或跟他共事過的人,沒有不因為他的吹毛求疵而叫苦連天的。本來淑芬早就計劃好今天晚上跟小豪約會,沒想到卻在下班前硬是被董協理留下來修改專案計劃內容,說是什麼隔天要送給總經理批,星期一馬上要開始RUN。

「最好是有這麼趕啦!」淑芬嘴裡喃喃咒罵著,但罵著罵著計劃也修改得差不多,準備送去在個人辦公室的董協理做最後確認。她抬頭看了看時鐘,已經快九點半了,本來跟小豪的約會也泡湯了。

「協理,這是您要的企劃書。」淑芬拿著改好的專案企劃書遞給正在看電子郵件的董協理,沒想到董協理專心的盯著螢幕,連頭都沒抬一下,他緩緩問道:「淑芬呀~~在我底下做事很累吧,有沒有想輕鬆一點呀?這樣吧,妳幫我一些私人的小忙,妳就可以不用這麼累了,如何?」

淑芬已經累得有些昏頭,竟聽不出董協理的絃外之音,直覺的回答說:「可以嗎?聽起來還蠻不錯的~~什麼事啊?」

董協理嘴角露出一抹淫笑,他起身關上了辦公室的門,說:「以後妳就陪我做愛。不但工作可以輕鬆許多,我另外每次再給妳五萬塊。」

淑芬嚇了一跳想逃跑,但董協理魁梧的身子已經擋在門口,而且他趁淑芬一時還反應不過來,已經把她撲倒在會客用的沙發上面,整個身子就壓在淑芬的嬌軀上。淑芬想用手推開他,無奈董協理噸位十足,淑芬根本掙不脫。

她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最後只能瞪大眼睛瞧著董協理,眼睛裡滿是驚慌可憐的神情,心中只想此時能有人來辦公室拯救即將失身的自己,但這時整個公司只剩下自己跟眼前的這頭野獸,縱使大門口有警衛,但他們根本就不會在這時來辦公室。

「有啥好怕的?只不過是跟我做個愛嘛,包準讓妳欲仙欲死。」董協理溫柔地哄著淑芬。

「你老婆不是管你管得很嚴嗎?被她發現怎麼辦?」淑芬腦子這時已經清醒了大半,她開始用緩兵之計,希望能奏效。

「哼!別提了,自從小孩出生後,她已經快一年不讓我碰她了。」董協理忿忿的說著,他跨坐在淑芬身上,一把就把她身上的襯衫給扯掉,鈕釦也因此掉了好幾顆。

「你別這麼粗魯啦!這套衣服很貴的耶~~」淑芬抗議著。

「放心!只要妳肯乖乖聽話,像這樣的衣服要我給妳買十套都行。」說著又扯掉了淑芬的胸罩,露出兩顆渾圓的乳房來。

董協理用手撫摸著淑芬雪白的奶子,一邊興奮地說:「今天能幹到公司裡最美麗的人妻,好像在作夢。」他接著就趴下去,開始舔起淑芬的乳房來。淑芬雖然千百個不願意跟董協理發生關係,可是這時心裡也明白自己是劫數難逃了。

董協理先用舌頭挑逗著淑芬粉嫩的乳暈,緩緩的繞著圈圈,再慢慢從四週舔向中間桃紅色的乳頭,一手按住淑芬的另一隻奶子揉弄著,另一手則是慢慢地解開淑芬的窄裙,還順手在淑芬光滑的背部撫摸著。

淑芬被這樣的刺激弄得呼吸逐漸重了起來,可是卻不敢哼出聲音,因為她不想讓董協理覺得自己是淫蕩的女人,但在董協理脫去淑芬的窄裙時,她卻還是不由自主地配合著董協理的動作,扭了扭纖纖細腰,讓董協理脫得順利些。

在幾分鐘的時間裡,董協理已經把淑芬的套裝給丟到一旁的地上,露出淑芬白皙光滑的胴體。董協理也以最快的速度脫掉自己全身的衣物,露出上半身古銅色的健美肌肉。

董協理的舌頭慢慢地舔上了淑芬的耳畔,他撥開了淑芬的長髮,仔仔細細地舔了起來,那裡正是淑芬少數敏感的地帶,淑芬的身體略略顫抖,輕輕的哼著:「不要……不要親那裡啦!」

兩人的身體緊緊相貼,董協理堅實的胸肌緊緊壓著淑芬的乳房,身上濃密的體味更加刺激著淑芬的性慾,而本來還夾得緊緊的雙腿也越來越無力。

「妳的身體很敏感喔!」董協理調侃著淑芬。

淑芬紅著臉不理他,董協理扳過淑芬的頭,一下就往她的小嘴兒吻了下去,起初淑芬還只是緊閉雙唇跟董協理輕輕的親著,但董協理的吻技十分高明,沒多久淑芬的小嘴兒便告失守,兩人的舌頭已經熱烈的交纏在一起。

「啊!受不了了……」一陣熱吻後,淑芬喘著說,這時只覺得身體越來越燥熱。

董協理的技巧令淑芬難以抵擋,她覺得全身都在發熱,呼吸幾乎成了喘息。雖然如此董協理卻是好整以暇地打算慢慢玩弄眼前這個大美人,他的手慢慢地伸到淑芬的雙腿之間,指頭伸入了已經濕滑的肉縫中,淑芬這時候才發現董協理的動作,想重新夾緊大腿,但已經太慢了。

淑芬喘息著說:「不要……啊……那邊不行……喔……」

董協理卻已經把指頭按上了淑芬的陰核,一邊淫笑著一邊開始用手指在淑芬的陰核上搓弄,他在淑芬的耳邊說:「都濕成這個樣子了,還說不要?別怕,我會讓妳很舒服的。」

「你……你真不要臉……強姦人家……啊……」淑芬發出抗議,卻是那麼的無力與誘人。

「哈哈~~自從妳進公司的第一天,我就一直想著總有一天一定要好好地幹妳一頓啦!」董協理大聲淫笑。

這時淑芬在董協理的數路進攻之下,身體與心理的防線都已經崩潰,而且陰核上陣陣麻酸的感覺,更讓淑芬無法抗拒。董協理手指的動作由輕而重、由慢而快,淑芬很快地就有了快感,但她的牙齒緊緊地咬著鮮紅的下唇,硬是讓自己忍住不發出呻吟聲。

可是隨著董協理的挑逗的節奏與技巧,淑芬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興奮,因為自己的蜜穴裡開始流出大量的淫水,迷人的臉蛋越來越紅,身體也變得十分火熱,淑芬張大了雙腿,終於從緊閉的口中發出銷魂的呻吟聲。

「哦……哎唷……喔……不要……好……好熱……受不了……嗚……嗚……哦……哦……」

董協理看著眼前開始發浪的淑芬,心裡也為自己高超的技巧得意起來,於是他更加賣力地挑逗著淑芬,手指不時刺激著陰核,不時又伸進蜜穴裡摳弄著。終於在董協理的雙重進攻下,淑芬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不要了……求求你……喔……不行了……放了我吧!」淑芬伸手緊緊抓住董協理的身體,喘息著說。

「舒服吧?等一下我會讓你更爽快咧!」

董協理看淑芬舒服地閉上雙眼,修長粉嫩的雙腿大大張開,一腳掛在沙發的把手上,一腳放在地上,而兩腿中間的蜜屄流出淫水。董協理吞了吞口水,連忙脫掉自己的褲子,把早已蓄勢待發的粗大陽具掏了出來。

「啊……不!不行啊!不要這樣!」

淑芬只能象徵性的口頭拒絕一下,但心中十分清楚自己是被姦定了。她感覺到陰道口董協理火熱的肉棒開始要侵入自己的體內,雖然自己已經進入了準備性交的生理狀態,但是仍然在口頭上作抗拒與掙扎,不過這對董協理而言都是無謂的抵抗,董協理屁股一沉,已經慢慢地把肉棒頂進淑芬的身體。

「啊~~不!喔……不可以……呀……啊……」

而淑芬感覺到肉縫被慢慢撐開,董協理粗大的陽具正慢慢進入自己最令男人銷魂的浪穴裡,而自己卻完全沒辦法反抗。絕望從淑芬心中漸漸浮起,自己的身子又讓老公以外的男人給佔有了,而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淑芬的心理至此終於完全放棄抵抗,雙手攤開,頭一撇,任由董協理玩弄自己的身體。

在充分淫水的潤滑下,很快地董協理整根陽具就沒入了淑芬的身體中。

「嗯……」淑芬皺起眉頭,呻吟中略帶著痛苦的感覺,董協理的陽具雖然不算長,卻是很粗的那種,讓淑芬有點吃不消。

「會痛嗎?等一下妳就會爽得受不了的。」董協理說。他舉起淑芬修長的美腿放在自己肩上,開始緩緩地抽送。

「嗯……輕……輕點……啊……好深……」放棄了抵抗的淑芬感覺到蜜穴緊緊地包著自己前所未見的大東西,雖說自己是被強姦的,可是一旦被男人插幹之後,身體自然會有反應,肉棒摩擦黏膜,撞擊子宮的快感從肉洞的深處一波波的傳來,讓淑芬無法忍受地只能以細細呻吟來發洩,雙手緊緊地抓著沙發。

而董協理也沉浸在征服淑芬的快感中,他一開始先慢慢的抽送,讓興奮已久的肉棒細細品味一下被淑芬的肉洞緊緊包圍的感覺,也順便挑逗一下淑芬。果然過了沒多久,董協理感覺到淑芬的嫩屄裡又流出了許多淫水。

董協理突然停止了抽送的動作,拔出陽具,把龜頭頂在陰核上轉磨,果然淑芬馬上發出苦悶的哼聲。

「是不是想要了啊?老公不在,就想有男人幹妳,是不是呀?」董協理故意問淑芬一些下流的問題。

「你……你不要這麼無聊好不好?」淑芬紅著臉啐道。

董協理「嘿嘿」淫笑著,突然一下把粗大的陽具整根幹入淑芬濕滑的小嫩屄中,淑芬一聲嬌呼,雙手連忙環抱住董協理的腰。董協理緊緊抱著淑芬,展開一陣猛攻,董協理雙手把淑芬的雙腿舉高張大,還不時低頭欣賞自己粗黑的大肉棒在淑芬的神秘花叢裡進進出出的,紅嫩的陰唇不停地被帶進帶出,肉棒上還帶著白白的淫水,董協理越看是越過癮。

「啊……不要看……啊……好舒服……天啊……哦……插得好深……撞死人了……哎……好舒服哦……啊……」

淑芬哎聲連連,她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董協理幹成這個樣子,但在董協理的一輪猛攻下,陰部傳來陣陣的酥麻感,讓自己只能不由自主地亂喊亂叫。

「嘿嘿~~我還有別招哩!」董協理先把淑芬的雙腿舉到肩上,然後整個人壓上去,兩隻手就壓著淑芬的雙腿,而淑芬嬌嫩的乳房則被自己的雙腿壓著,苗條的身體好像被對折一樣,如此一來,粉嫩的屁股被整個抬高起來,讓董協理的肉棒每次都能幹到最深,而沙發也隨著兩人交媾的節奏「嘎吱、嘎吱」直響。

「哎唷……這……這個樣子……啊……會弄死人……啊……穴穴要壞了……啊……要飛了……啊……」淑芬被董協理猛烈的攻勢幹得渾身酸軟無力,只覺得小穴發麻,淫水不停地流出。

「嗯,你的水真多,真是有夠浪的。說!是不是欠男人幹呀?說啊!」董協理低低的吼著,淑芬緊窄的小蜜穴緊緊地包住董協理的肉棒,而且還不停夾緊。

「喔……是……人家的小淫穴……啊……好舒服啊……我被你幹死了……天啊……啊……啊……要來了……要來了……啊……啊……」

終於淑芬一聲浪叫,纖細的臂膀從抓住沙發扶手,變成緊緊環抱住董協理的背部,尖尖指甲直陷入肉裡,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樣,大量的陰精直射而出,浪穴不停地收縮,又到了高潮。

「啊……不行了……求……求求你……停一停啊……要死了啦……啊……饒了我……啊……」

董協理見淑芬再度洩身,嬌喘不停,自己其實也差點就要丟盔棄甲,便順勢停了動作,稍稍休息一下,他緊緊地把淑芬抱在懷裡,只見眼前這位大美女雙頰暈紅、媚眼如絲、嬌喘不止,小浪屄還不停地夾緊自己的老二,十分舒服受用。

董協理深知這時女人反而更需要撫慰,於是俯身下去與淑芬親嘴,淑芬這次不再抗拒,兩人瘋狂地把舌頭糾纏在一起,交換著彼此的唾液,親了好長一陣,淑芬胸口的起伏才慢慢平靜下來,而淑芬這時已經完全忘了自己是被強姦的。

「舒服嗎?」董協理問道。

「人家的身子都……都洩了,還問人家。你……你好厲害哦!」

淑芬紅著臉承認。她覺得董協理除了技術出色之外,連自己的心理都掌握得一清二楚,要不臣服於他,實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我洩了這麼多?」淑芬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濕答答的。

「要再來嗎?」董協理問。

淑芬紅著臉不表示意見,只是眼睛瞧著別處。董協理自然知道淑芬的心思,於是便換了一個姿勢,讓淑芬上身趴在沙發上,白白嫩嫩的屁股高高挺起,董協理一手扶著淑芬的纖腰,一手調整肉棒的位置,龜頭對準浪穴口,磨了幾下下之後,慢慢頂了進去,又慢慢地抽出。

「這樣舒服嗎?」

此時兩人的下半身緊緊地貼在一起,董協理知道淑芬已經屈服,便不再一味的狠幹,改用慢慢插幹的招數來提高淑芬的性慾,一方面也是為了細細品味淑芬又窄又緊的銷魂蜜穴,而淑芬也配合地搖著屁股,享受著董協理帶給自己一波波的快感。

「這樣好緊……好刺激……啊……你的東西撞得人家好舒服……喔……」淑芬忘情地呻吟著,一頭烏黑的秀髮披散在雪白的背部,背部也因為流汗的關係閃著細細的光點,從纖腰到臀部葫蘆狀的曲線也讓董協理看得血脈賁張,一根肉棒反而越發堅硬起來。

「你說是什麼東西讓妳好舒服?」董協理故意逗弄淑芬,陽具只插入三分之ㄧ就拔出,不肯插得太過深入。

「唉……你……你好壞……就是你的大肉棒啦……喔……別玩我了……真是要命了……」淑芬正在性慾高張,這時哪裡禁得起董協理挑逗,如此隔靴搔癢般的插幹,可要急死人了。

董協理聽完哈哈大笑,接著就狠狠把肉棒直刺到底,「噗滋」一聲,淫水從結合處的縫隙擠出來。

「要不要大肉棒這樣插妳啊?要不要?要不要?」

淑芬被這一撞舒服得很,哪還管什麼害羞矜持的,連忙浪喊著:「要……要啊!嗯……你肉棒好硬啊……好爽……人家……人家……啊……又要糟糕了……你真的好棒……哦……好舒服……啊……要被插死了……啊……好爽……啊……不行了……要死了……啊……」

董協理扶著淑芬又圓又翹的雪白屁股,準備開始做最後的攻擊,他把整根肉棒完全拔出來後又再整根插進去,只撞得淑芬好像發狂一樣亂叫,雙手只能緊緊抓著沙發的皮面,浪水像是洩洪一樣的噴出來,董協理每次抽出來,就噴到地板上,插進去時又是「噗滋」一聲。

董協理這時也是滿頭大汗,但他更是拚命的加快速度,決定要讓淑芬永遠離不開自己的雞巴,而淑芬的小嫩屄也開始一陣一陣的收縮,而且越來越快,高潮似乎又要再次來臨。

「哦……要射精了!」董協理低吼著,只感到大腿一陣酸麻,接著把肉棒深深的刺入淑芬蜜穴深處,火熱的精液射進淑芬體內,淑芬的玉體又是一陣顫抖。

「啊……人家也要不行了……啊……啊……要死了……」

淑芬一陣激動的浪叫後,全身無力地趴在沙發上。這一戰下來,她已是香汗淋漓,張大了嘴,不停地喘氣,沙發和地板上一大片濕濕的痕跡。董協理也趴在淑芬的身上休息,剛射完的肉棒還留在淑芬體內一抖一抖的。

董協理休息了一陣,雖然剛才射了精,但是因為久未發洩的精力積壓已久,肉棒卻沒有消下去,反而脹得有些疼痛。於是他又試著抽動起來,淑芬馬上大聲討饒,直說自己不行了,可是董協理哪裡會理會淑芬的討饒,反而比剛剛更加賣力地抽插,由於已經射過一次,董協理知道自己這次可以支撐得更久,便狂野地插幹起來。

「我幹死你個小蕩婦!爽不爽?嗯?說啊!」董協理邊幹邊問著。

「嗯……好爽喔……哦……真的爽死了……被大肉棒插死了……人家要升天了……啊……大肉棒哥哥……要……要插死我的小妹妹了……啊……」

淑芬只覺得在接下來董協理長達十來分鐘,毫不間斷的插幹裡,自己的高潮不停地來到,自己不停地淫叫,可是也不知道在叫什麼,也不知道洩了多少次,但是董協理卻始終不停地幹著自己的蜜穴,絲毫沒有軟弱的跡像,而自己的陰道也一直緊緊地包住董協理粗大的肉棒。

淑芬從來沒有在高潮暫時失神之後,還來不及回神,就繼續瘋狂地做愛,就像坐雲霄飛車玩過一趟後,人都還驚魂未甫,而雲霄飛車居然又開動了一樣。而當董協理終於第二次射精時,淑芬已經坐的力氣都沒了,她無力的從沙發滑倒在地板上。

「舒服嗎?」董協理氣喘吁吁的問淑芬。

「嗯……」淑芬連回答的力氣都沒了,高潮過後,沒多久就陷入了沉睡的夢鄉。

董協理勉強抱著已經沉沉睡去的淑芬,讓她睡在沙發上,而他自己連射了兩次,也有點累了,閉上眼沒多久,在旁邊的地板上也跟著睡著了。

當淑芬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早上八點了,淑芬發現自己睡在沙發上,而董協理則睡在旁邊地板,對董協理不自覺的產生了一些好感,但她現在依然只是想趕快離開董協理的辦公室。淑芬找著了昨晚被董協理強行脫去的衣服,但衣服早已凌亂不堪,一件套裝被弄得亂七八糟,而內褲跟胸罩散落一地。

「妳在找什麼?」董協理被淑芬的動作吵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

「我的衣服啦!昨晚都被你弄壞了。」淑芬埋怨著談話間,淑芬已經穿好了衣服,但是因為被董協理用力拉扯過後都有些變形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此時淑芬只想馬上離開這裡。

董協理看淑芬執意要離開,於是從西裝外套裡拿出了一疊鈔票,「來!給妳的。」董協理說。

淑芬愣了一下,正猶豫要不要拿,只聽董協理說:「妳再不拿,我要收回去囉!」淑芬一聽,馬上搶過鈔票放在包包裡,接著一溜煙的跑出辦公室。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