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淑芬

(二)迷途知返

回家之後的淑芬十分自責,心想為何還要答應老柯繼續見面呢?要是行跡敗露被同事知道,自己跟老公的顏面何存?辛苦經營了八年的婚姻只怕也要毀於一旦,雖然老柯的確是帶給自己不同於老公的性愛感受,但因小失大實在是得不償失。

於是淑芬心一橫,決定從此跟老柯一刀兩斷,不過事情卻沒像淑芬想的那樣順利。

老柯在那天的兩個星期後便打電話給淑芬,約她開房間,沒想到淑芬一口就回絕了。一褲襠的慾火就這麼被澆熄,老柯心中當然是怒不可遏:「好!如果妳在一個鐘頭內不到XX路XX賓館306房來,後果自行負責,可怨不得我!」說到後來,老柯已經是語帶威脅。

淑芬深怕他大嘴巴傳出去,又怕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什麼把柄在他手上,只好出門赴約。

她穿了一件白色花邊領口的短袖緊身上衣,配一條粉紅色的緊身長褲,完完全全將自己身材的優點給表現了出來,既簡單又性感。

到了老柯說的賓館門口,淑芬只覺得自己跟平常鄙視的妓女有何兩樣呢?她哀怨地嘆了口氣,事到如今,就算是龍潭虎穴,也只好硬著頭皮闖一闖了。

老柯看到淑芬就像惡狼撲向小白兔一般,好像要把她整個吞下肚才甘心,沒料到淑芬用力一把推開老柯,正色道:「你到底想怎樣?你不要以為我會像一般弱女子一樣任你予取予求,把我逼急了,大不了鬧上檯面,大家玉石俱焚。」

淑芬這一招倒是大出老柯的意料之外,老柯竟然一時也答不出話來。

過了片刻,老柯只好訕訕的回答道:「好吧,那今天就是最後一次,過了今天,我保證不再煩妳,如果有違此言,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聽到這裡,原本怒氣沖沖的淑芬火氣稍減,心想老柯平時為人也不差,就陪他這最後一次,一了百了吧!她表面冰冷,心裡卻是暗暗偷笑,眼裡看著退讓的老柯,心裡也不禁有些得意。

「再說,那天銷魂的滋味妳可沒忘記吧?」老柯看淑芬開始考慮猶豫,打蛇隨棍上,馬上又接著說。

聽到這裡,淑芬回想起那天自己經歷前所未有的性愛體驗,雪白的臉上不禁飄上一抹暈紅。明眼的老柯知道奸計奏效,於是慢慢靠過身去,開始在淑芬身上不規矩了起來。

「這可是最後一次了,下次想都別想。」淑芬趁著還有理智時,對老柯發出通牒。

「當然!當然!」老柯猴急的回答著。

淑芬說完,便認命地靠在老柯的懷裡,讓老柯一雙粗黑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肆意遊走。老柯這一次也好像是為了珍惜這最後親熱的機會,不急不緩地慢慢脫下淑芬的衣服,還一邊讚嘆淑芬玲瓏有緻的身材。

「哇!淑芬!妳也算是十分淫蕩的哩!穿這種能看到內褲的褲子!」老柯說著,一手已經摸到淑芬緊實的屁股上,原來淑芬的細柔質料貼身褲就這麼讓三角褲的痕跡給露了出來,好不性感。

「什麼淫蕩?你……你別亂說……」防衛漸失的淑芬無力地抗議著。

其實淑芬怎麼會不知道這件事?雖然已經結婚,但是淑芬依然喜歡享受,走在路上被男生注意的目光,或許這就是女人的虛榮心吧!

不一會兒,淑芬已經光溜溜的呈現在老柯前面,明亮的燈光照在淑芬一身光滑白嫩的肌膚上,她嬌羞地坐在床上,習慣性的一手遮在胸前,一手則是遮著那讓所有男人都足以銷魂的神秘地,就像是一頭待宰的小羔羊一般。

看老柯猛盯著自己赤裸裸的身子,淑芬害羞的說想先去沖個澡,沒想到老柯回答說:「正好,那兩個人一起洗吧!」也不等淑芬回答,老柯已經推著淑芬進了浴室。

兩人身體淋濕之後,開始在身上抹香皂,老柯當然是沒有放過這次洗鴛鴦浴的機會,大肆地在淑芬身上上下其手,大吃豆腐,淑芬當然知道老柯的企圖,就讓老柯在自己細嫩的玉體上好好摸個夠。

淑芬身上塗滿香皂後,轉身幫老柯塗的第一個地方,就是老柯已經舉了半天高的老二。

「呦……這麼有精神?」淑芬說著輕輕的打了一下龜頭。

「哇!妳……妳怎麼亂打我的寶貝呀?」老柯嚇了一跳。

「誰叫你的寶貝上次亂欺負人!」說著,滿是泡沫的雙手開始套弄起老柯的寶貝。老柯瞇著雙眼,雙手也輕輕揉著淑芬的乳房,顯然是十分享受。

其實淑芬心裡是想早點幫老柯解決,好早點離開,沒想到弄到一半,老柯抓住她的雙手笑嘻嘻的說:「別弄了,別弄了,快被妳弄出來了。」

淑芬白了她一眼,打開蓮蓬頭開始沖水,沒想到水沖到一半,老柯居然蹲下身去撥開淑芬雙腳,舌頭開始不停舔著蔭草中那條桃紅色的細縫。

「唔……喔……喔……別……喔……不要這樣弄啦……喔……」淑芬經不起老柯的舌下功夫,自言自語的呻吟起來。

「嘿嘿……謝謝妳剛才的服務,現在該我回報妳啦……」說著,老柯的舌頭像是掃把般的,規律地清掃著淑芬這片許久無人問津的良田。淑芬陰道裡的淫水早已氾濫成災,也開始情不自禁的愛撫著自己胸前的蓓蕾。

看著淑芬已經動情,老柯更是得心應手,舌頭舔著舔著,雙手手指把淑芬的陰唇往外微拉,露出裡面嬌紅的陰蒂,舌尖繼續往裡面攻擊。

「喔……不行……不行舔那裡啦……不要……不要這樣……不行啦……」每當老柯的舌頭掃過淑芬的陰蒂時,她的屁股總是不由自主地顫抖,就如同欲迎還拒一般,既希望老柯能多舔一下,舔深一點能更靠近陰核,卻又不想老柯就這麼戲弄自己的私處,就在要與不要之間這麼猶疑不定。

老柯不愧是花叢老手,見時機差不多成熟,就讓已經有些失神的淑芬靠著牆壁,左腳站在浴缸上,如此一來,整個陰部更是一覽無遺地展露在老柯面前。

「哦……哦……哎唷……喔……不要再吸了……要受……受不了……嗚……嗚……哦……哦……」淑芬只覺得一波波刺激侵襲而來,只好雙手抓著老柯的肩膀,下體隨著老柯的刺激徐徐的擺動著。

慢慢地,老柯加快了舌頭舔動的速度,偷襲陰核的頻率也越來越高,情慾高漲的淑芬開始忘情地歇斯底裡亂叫起來:「喔……不行……不行了……唔……要來……要來了……啊……」

淑芬呼吸變得越越急促,抓著老柯的雙手越抓越緊,最後陰道不由自主地收縮,淫水傾瀉而出。老柯此時也不管淑芬已經洩身,嘴巴就是死纏著淑芬的陰核不停地吸呀吸的,倒是吸了不少淑芬的淫水。

此時淑芬已有些全身酸軟,老柯見狀立刻乘勝追擊,雙手將她撐了起來,讓她的雙腳呈現出令所有男人都會臉紅心跳的「M」字型。

淑芬見狀大羞,嬌嗔道:「羞……羞死人了……快……快放我下來!」雖然淑芬話是這麼說的,雙手卻已經自動環繞上老柯的脖子。

「嘿嘿……妳捨得下來嗎?」老柯一邊淫笑,一邊挺著老二,那油亮亮的龜頭就這麼磨著淑芬的桃花口。淑芬哪裡禁得起老柯這樣的折騰,只是脹紅著一張俏臉,真是美呆了!

老柯也不忍心多折磨眼前這個俏生生的美麗佳人,他先讓淑芬靠著牆壁,雞蛋般大的龜頭對準目標,慢慢地擠進淑芬那柔嫩濕滑的陰道裡,先是來回抽動幾回,最後屁股往前用力一挺,大雞巴「滋」的一聲整根進入了淑芬令人銷魂的小穴,「啊……」淑芬忘情地叫了出來。

老柯的屁股開始前前後後地抽動著,由於淑芬全身的施力點只有架在老柯雙手上,其餘來自老柯下半身的衝擊,她可人的小蜜穴只有照單全收。

「噗滋……喔……噗滋……噗滋……啊啊……噗滋……喔……」兩人的交合聲夾雜著叫春聲,淑芬跟老柯用火車便當做愛的樣子,實在是淫穢極了。

老柯毫不憐香惜玉,一下接一下規律地插進淑芬的小穴裡,每插幾下就把雞巴拔出來一些,然後再重重的幹進去,淑芬被老柯幹得嬌喘連連。

「啊……喔……啊……啊……嗯……」老柯嘴裡喘氣,幹得越來越快,瘋狂地對著淑芬的小穴抽插了百來下,淑芬只覺得身體裡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又快被幹上了另一波高潮。

「來了……又要來了……要死……要死掉啦……」淑芬放浪地嬌喊,陰道又是一陣淫水狂瀉而出。

老柯脹紅了臉,下半身的活塞運動一下重過一下,跟著大喊:「我也射了!我也射了!」說著全身一抖,屁股一緊,老柯深插在花田小徑裡的雞巴向淑芬的子宮深處吐出了濃濃的精液……

在浴室裡的失控演出只不過是整場春宮電影的開場白而已,老柯或許是要把握這最後與淑芬溫存的機會吧,當天跟淑芬一共連搞了三炮,浴室裡的那發還不算。而淑芬似乎也覺得好像要把自己完全投入在這最後一次的瘋狂性愛裡,不但配合老柯用盡各種性交姿勢,連自己最排斥的口交,也在老柯的慫恿下幫他吹了兩次喇叭!

最後這對放浪形骸的男女是一起倒在床上氣喘吁吁,幾乎是快要虛脫了。

休息了一會,淑芬恢復了平常的理智,她用僅存的力氣爬起身來穿好衣服,整理好儀容,臨走前冷冷的丟下一句:「別忘了你說的話。」然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房間。

老柯看了看放在電視上的小鬧鐘,淑芬是下午一點左右來的,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他站起身來並不馬上穿衣服,卻是走到電視機前面,把鬧鐘旁邊的面紙盒拿開,裡面竟赫然放著一台小型的攝影機,鏡頭就正對準了剛剛兩人顛鸞倒鳳的大床上,攝影的信號燈居然還是亮著的。

老柯關上了攝影機,嘴角慢慢揚起了一絲微笑。

*** *** *** *** ***

後記:

小弟是某公司的業務,要跟各位報告的是,人妻淑芬其實是真有其人喔!淑芬的本名當然不叫李淑芬,她是小弟服務的客戶公司裡的採購部門小姐,關於她的臉蛋、身材、外型跟一些基本的個人家庭狀況,小弟都以她為藍圖,一五一十地在故事裡描寫出來,小弟每次有機會跟她接觸也總是忍不住會有些遐想。

聽說,她是住在新店捷運站附近啦!基於保密原則,小弟就說到這。或許住新店附近跟搭捷運上下班的網友也有機會能遇到她喔!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