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人

她對我老爸使了個眼色,老爸馬上反應過來,“對,你看現在做的褲子都質量這麼差,下回買個好的。謝謝小張,我先走了。”

老爸落荒而逃,丟下我們兩個,我要嚇嚇張姐,“張姐,你的裙子怎麼濕了啊?快換一個。”

張姐慌忙抬起自己的裙子檢查,“沒有啊,哪里濕了?”

我在一邊嬌笑道:“張姐,我看錯了,不過……”我摸摸她的腿道:“張姐這……這好象是男人的精液吧,小妹說的對嗎?”

張姐慌忙道:“我……我和你爸沒什麼……真沒什麼……”

我呵呵一樂,“姐這可是你說的和我……爸……呵呵,我爸的雞吧大吧,說實話哦。我認為我爸的雞吧比李局長的大。”

張姐終於明白了,“好啊……死丫頭你看見了,哼~~看來你也嘗過你爸的厲害了?”

我抱著張姐呵呵的樂著:“當然了,姐姐要是喜歡,哪天讓你再嘗嘗我那兩個姐夫的黑雞吧,好厲害的。”

張姐見我一說嚇了一跳:“你……你們家……亂……亂倫啊?”

我摸著張姐的奶子道:“張姐,這沒什麼啊?再說你和我爸也沒什麼血緣關系,沒事的。不過那樣很刺激的,要不你認我爸為乾爸,到時你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也沒人說閒話,不好嗎?”

張姐在我的誘惑之下同意了,當天晚上就和我家人說了,老爸第一個同意,他同意了誰還說什麼啊,於是張姐就成了我的幹姐姐。

終於到了結婚的日子,白天我們在教堂結婚,下午在酒店開宴,來了好多人祝賀我們,有不少是黑道的大哥。反正場面很熱鬧,大家也很開心。

到了晚上在我家的晚會才是真正的重點,參加晚會的人都是真正的朋友和家人,外人幾乎沒有。

晚會的第一項目是新人出來祝酒和切蛋糕,我和湯姆穿上請人定做的衣服出場。

我是一套白色新娘的婚紗,不過是改良型的,整個屁股和陰部還有奶子沒有什麼遮擋,完全暴露出來,外面有層透明的白紗,我在裡面穿了件黑色窟窿小比基尼。

他是一件禮服,不過雞吧處也什麼都沒有,他的雞吧還剃了陰毛,看上去漂亮極了。

伴娘還是張姐,她穿著鮮紅色的一套晚禮服,也是暴露出三點,裡面是紅色的比基尼。伴郎是一個我不認識的20多歲的男人,赤裸著身體,身體上都是漂亮的紋身,下面是一個男式情趣內褲。在一聲“給家長敬酒”,我們緩緩來到雙方父母面前,端起酒杯,“爸、媽請喝酒。”

雙方的父母也樂呵呵的喝下了酒。

“下面瘋狂晚會正式開始。”

燈光一暗,音樂響起,舞臺上兩家最好的豔舞女郎登臺表演。大家也在不同的地方休息,很快台下的女人便被男人們搶走了,我的伴娘也不見了蹤跡。

我和湯姆來到他爸爸身邊時,見一個金髮美女正在他爸爸身上套弄著,湯姆介紹道那個是他姐姐,瑪莎是個出名的色情電影演員。

他姐姐站起身來親了一口我的小逼,“你好,我的弟妹,現在可以把弟弟讓給我一下嗎?以後你們有的是時間去作愛,我可以把爸爸讓給你。好嗎漂亮的弟妹。”

聽她這麼一說我還真不好意思說什麼,於是我點點頭。

瑪莎脫下我的婚紗和裡面的衣服,把我推到公公身邊,“兒媳婦也要伺候公公的。”

其實我很早就想公公的雞吧了,見老公沒反對,抱起自己的姐姐在我們身邊就開幹了,我感到下面的水已經流出,於是看看公公的大雞吧,真的比老公的粗壯。

公公以為我不好意思,一把把我抓了過去將我的頭按在他的雞吧上,為他口交,“兒媳婦,其實這在我們家很正常,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公公看著不過癮,叫我躺在他身下,他把雞吧放在我的大奶子上,讓我雙手擠著奶子好讓他的雞吧夾在其中。

看著他在我奶子上興奮的抽插著,我的奶子也因為擠壓和身體的興奮流出了奶水,那個奶水就像潤滑油一樣,讓我感不到肉與肉的摩擦時的痛。滿屋都是淫蕩的呻吟,我也張著小嘴大聲的淫叫。

突然一個雞吧插進了我的小嘴,是多麼熟悉的雞吧啊,我閉著眼睛熟練的為這個熟悉的雞吧口交,對,是爸爸。果然兩個男人一邊享受著我的服務一邊聊起天來,這時我感到另一個雞吧插到了我的小穴裡,我的雞吧由於太興奮而立了起來,那個男人也邊插邊給我手淫。舒服、舒服的我像在雲中一樣,我從來沒被這麼多人姦淫著,沒想到這種感覺這麼好。

我感到自己到了頂點,我身上所有的雞吧也在暴漲,我知道大家都要泄了。果然我嘴裡老爸的雞吧最先噴出精液,我大口大口的喝著還是有很多順著嘴角流了出來,接著我的雞吧和我小逼裡的那根也同時流出了精液,最後才是我公公的雞吧,噴出的精液弄的我臉上和奶子上都是。

我身上像剛洗過澡一樣濕漉漉的,不過那不是水,是大家的精液和我自己的精液和淫水。我感到自己興奮的快沒知覺了,半暈狀態的躺在那裡休息,那幾個男人也離開了我的身體。我躺在那裡休息,看見了張姐,真是個淫娃蕩婦,和好幾個男人在一起,她身上也全是精液。

只見她躺在一個黑人身上,那個黑人的雞吧插在她屁眼裡。她高抬著雙腿,我老公在她身前站著將雞吧插到她的小騷逼裡,她的淫水順著我老公的大腿流了下來。她的雙手也沒有閑著,每個手都抓著一個雞吧為男人手淫,還有一個男人站在沙發上,將自己的雞吧插進張姐的小嘴裡。

不過從她身上和奶子上的牙印和精液上可以看出他們不是第一波,看來張姐的戰鬥力還是蠻強的嗎。

我仔細一看,不光是我和張姐,很多女人和男人都把陰毛剃了,不過還是有人留了點,各種各樣顏色的陰毛。看來有人還把陰毛染色了,尤其是黑色的陰毛配上白花花的精液看上去更是淫靡。

因為人很多,各種種族的都有,雞吧也是有長有短,有粗有細。我還是喜歡白人和黑人的雞吧,又長又粗,他們還在上面弄些和我雞吧上差不多的裝飾物。黃種人的雞吧還是一般,多數都不大,不過也有大的。

在這裡面我最討厭小日本了,自己的雞吧小就在女人的身上發洩,經常是弄的女人半死不活的,還以為自己多厲害。還不是靠工具嗎,不過日本的女人是真夠淫賤的了,就是喜歡人家那麼對她,可能是多少代下來基因改變後習慣了那種性交吧。

看看媽媽和姐姐們一個個都是精疲力盡的,尤其是媽媽她的屁眼和老逼都合不上了,裡面和外面都是精液。等我有了體力的時候看見婆婆自己躺在那裡,我輕輕的走過去說:“婆婆累了吧?”

婆婆摸著我的雞吧,“兒媳婦,婆婆還是有吃你的雞吧的能力的。”

一聽婆婆這麼說做兒媳婦的我當然要好好表現了,於是我將婆婆壓在身下,這個姿勢有利於發揮我的雞吧的最大力量,更有利於別人在後面操我。

婆婆的陰道裡全是精液,根本就不用潤滑,我根根到底,兩人的身體也劇烈的搖晃著,兩對大奶子在身前晃動著。婆婆還是很關心我的,見我的奶子太大怕我晃動時痛,她用手幫我托著,慢慢的就變成了玩弄我的奶子。女人當然知道女人需要什麼了,所以我們兩人更像是在享受著對方的性愛。

果然,我感到有人用舌頭舔弄著我的小逼和屁眼,回頭一看原來是湯姆的姐姐瑪莎,我感受著雞吧在老逼裡的銷魂,也感受著小穴裡靈活的舌頭和屁眼裡的手指。

這時大嫂來了,她將小逼放在婆婆的嘴前,婆婆也熟練的舔著她的小逼,大嫂的嘴在我的奶子上吸吮著,我感到我的奶水流了出去。

大嫂又將嘴裡的奶水渡到了我的嘴裡,我還是第一次嘗到自己的奶水,真香啊。於是四個女人就以這樣一個怪姿勢在一起淫亂著,我清楚的聽到其他人對我們的評價,也聽見公公要來攝像機要拍攝。

兩家人在一起有意的進行接龍遊戲,姑姑一邊舔弄著我,一邊享受著我爸爸的雞吧在她屁眼裡的抽插,公公也在她的小逼裡插進了雞吧。

我的兩個姐姐在公公和爸爸的屁眼和陰囊上舔弄著,手指還插進了兩個老頭的屁眼。我撇開頭示意我老公和妹妹也過來,當然我的姐夫們也要來一起拍照,因為屬於我們家族。

我老公一邊插著我姐姐的屁眼,還在我姐姐的小穴裡插上一根假雞吧,一邊將我妹妹的腿抬起扛在肩上,舔弄著我小妹妹那緊小的小穴,我妹妹則在玩弄著老媽的奶子,老媽的身下是三姐夫和他插在我媽屁眼裡的雞吧,老媽身上是大姐夫,他站在那裡從後面幹著我老媽的騷逼。

我剛認的幹姐姐張姐也來湊熱鬧,她跪在我老公的身邊,我老公的大哥在她身後,將他的大號雞吧插在張姐的小穴裡,手還抓著張姐的奶子。張姐還親著我老公的耳朵,我就聽有人一聲“1……2……3”,‘哢嚓’一聲,這張怪異的全家福就出來了。

經過一夜的淫亂晚會,我們照了很多合影和DV片子留做紀念用。第二天吃過早飯客人們就相繼的離去,我們也要開始我們的生活了。我呢就成了家裡最紅也是最忙的人,我也不用再工作了,在家伺候公婆和老公還有大哥,也就是說我現在是家裡最受歡迎的人,因為男女我都可以搞定嗎!呵呵!

我們的全家福放在客廳的大廳裡,可以清晰的看見每人身上的陰水和精液。

每個臥室裡還有自己和別人的照片,我和湯姆的臥室裡床的上面就是一張我們穿著新郎和新娘的服裝,他抱著我,我張著腿,可以清晰的看見他的雞吧插在我的小穴裡。

我們兩家成為親戚後經常全家到對方家走動,有時我幹姐姐和姐夫也參加我們的家庭聚會,雙方的生意也是多方照顧蒸蒸日上。

我們都是開放的家庭,女人可以擁有情夫,男人更是。我們經常用身體去幫助家裡,經常是和有生意或什麼交易的朋友一起到田間私人農場去開私人聚會。聚會上放著我們以前或新錄的DV,我也陶醉在性愛的欲海裡,男女通殺的我可是家裡最好的武器啊。

下午的陽光暖暖的照在大地上,一輛紅色法拉利停到XX高中的大門口,車門一開,一個紅色的高跟鞋落在了地上,接著一個穿著暴露的女人走了下來。

她披著長髮,上身一件短小的V字領紅色皮衣,開口太大,都能看見裡面的紅色胸罩,胸罩可能太小,只能包住半個多點的奶子,深深的乳溝讓人充滿了遐想。下身是超短迷你裙,包著整個豐滿的屁股,修長的大腿配著紅色的魚網襪,讓你欲火沖天。

她走到學校辦公大樓,所有的男生都看著她,眼神隨著她的走動而晃動。

“你好,請問湯姆老師在哪里啊?”這女人就是我,我向一個已經被我迷倒的男孩問路。

那個男孩滿臉通紅,我看見他的襠部已高高頂起,“在……在三樓……第…第……不,最後一個屋子,你找、找湯姆老師嗎?”男孩被我迷得言語顛倒的回答。

我親了他一口:“謝謝,孩子。”

我轉身走開,聽見後面男孩們瘋狂的喊叫聲,也聽見女孩的不滿和嘟囔聲。

我來到我老公的辦公室,敲敲門。

“等一下…好了,請進。”我一進門就看見我的湯姆坐在他的桌前,“哦,寶貝你來了,什麼事啊?”湯姆問我。

我走到他面前坐在他桌子上,將腿對著他劈開,“湯姆,我想你了。”

湯姆見我裡面什麼都沒穿,被人操過這麼久的小穴還是那麼粉嫩的對著他,“老婆,現在不行。”

“為……為什麼啊?”我嬌聲問他。

我往桌下一看,一個金髮的小女孩正趴在下面,我馬上就知道了,“湯姆,我不打擾你們,你就用手給我弄幾下,好嗎?”我說完將自己的大奶子露出來在他臉上摩擦。

“好的,好的……”於是湯姆一邊弄著我的小穴一邊玩著那個女孩。

上課的鈴聲響起,湯姆和那個女孩去上課了,可是我還沒有消火。

於是我在教學樓裡遊蕩著,還進了男洗手間,正好碰到一個長得清秀的男孩在撒尿。他見我進來先是一愣然後將自己的雞吧用小便器擋住,我來到他身後,親了他一口:“小弟弟,姐姐漂亮嗎?”

他紅著臉說:“漂亮。”

於是我把他抓過來,只見他的雞吧已經勃起,我把裙子往上一抬,“來,進來,姐姐需要你……”

一個小男孩我還搞不定嗎?他用那不大的雞吧插進了我的小穴裡。

“哦……孩子……還可以啊……來……讓姐姐看看你的本錢……”

我趴在小便器上,用手抓著自己的奶子,那個男孩在我身後抽插著。可能由於我太漂亮的原因,也許是他太差,沒幾分鐘他就泄了,可是我還是不過癮,連能幹的我叫起來的意思都沒有,氣的我轉過身來給了他一巴掌。

他紅著眼圈,淚水在眼眶裡晃動,我翻身將他壓在身下,把我的雞吧插到他的屁眼裡。他驚恐的看著我,呵呵,看來他還沒玩過屁眼。

我用手捂著他的嘴,怕他叫出聲來。將我的雞吧插進後,經過幾次抽插發現原來他不是第一次玩啊,呵呵,他還很喜歡被人幹,哦,同性戀啊。真刺激,在神聖的學校裡偷情,爽啊。

我們幹了十分鐘左右,我的雞吧就泄了,精液和我自己的淫水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我放開他,把我的胸罩拿來擦乾淨身上的淫水,“給,小朋友。這個當作紀念,記得姐姐哦!”親了他一口後,我離開這個已經傻愣在那裡的男孩。

我走到湯姆的教室,聽見湯姆正在上課,我推開門,全班的人都看著我,我也看見了剛才的那個女孩。

“老公,我走了。”我用嗲得讓人骨頭酥軟的聲音對湯姆說道。

湯姆看著我,“好的,老婆,你先走吧。”

我臨走時故意將衣服拉下,露出裡面的大奶子晃了一下,“老公,再見。”

我將自己的超短裙稍稍拉起,我知道他們能清楚的看見我光滑的陰部,轉身走了出去。湯姆搖搖頭無奈的一笑,班裡的孩子們沸騰起來,男孩們吹著口哨,女孩們尖叫著。

我搖著屁股走出學校,後面是高聲的喊叫聲,我回頭給了那些探出頭看我的孩子們一個火辣辣的飛吻。

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暴露自己了,我已經深深的變成為一個淫娃蕩婦了,呵呵,我喜歡這樣,喜歡男人看我時色迷迷的眼神,喜歡男人幹我時的瘋狂。更喜歡勾引那些好色的男人讓他們出醜,也喜歡讓那些自稱貞潔的女人們變成淫婦,哈哈,我就是這麼騷!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