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人

麻將一把好幾萬,對幾個男人來說這都是小的,可對老媽來說能掙好多錢,男人都是顧著玩身邊的女人,所以沒多久老媽就贏了不少錢。

那個禿頭先是叫大姐給他口交,後來不過癮就讓大姐正對著他坐在他身上,一邊操大姐一邊玩。大姐也用那對大奶子摩擦著他,那人根本不看牌隨便出。白發老頭可就不行了,他將三姐弄的死去活來就是不用他的雞吧插三姐。幾個男人心根本不在麻將上,沒多久他們就輸了不少,屋裡的淫聲浪語也就大了起來。

“大雞吧哥哥…你…你好壞啊…根本不管妹妹…的死活啊…哦…哦…用力插啊…妹妹不活了……反正也丟人了……媽媽……幫啊……看人家操你女兒啊……哥哥好厲害啊……再……再深點……往裡……往裡點……裡面好癢啊……不……不要用鬍子紮……好癢的你看我……我妹妹……多騷啊…看啊…呵呵…哦…哦…你太狠了……插翻我了……哥哥…我老公也沒讓我這麼樣……這麼爽多啊……”

“呵呵……還是個小媳婦啊……怪不得這麼爽呢。王老你看來好爽啊,怎麼最近沒見你這麼爽過啊?是不是這娘們讓你很開心啊?”那個禿頭一邊操著我大姐一邊問道。我大姐在他身上異常的賣力,可以說是使出了渾身的解術來討好這個有錢的禿頭。看著大姐淫蕩的模樣老媽也受不了了,按下按鈕,“叫人送點喝的和點心,再叫左拉過來。”老媽一隻手打著麻將一隻手摸起自己的老逼來。

那個白髮老頭狠命的咬著三姐的奶子,下麵那根老雞吧毛都白了,還是插進了三姐的屁眼裡,“爽,真他媽的爽。比我那老太婆爽多了。”那禿頭笑駡道。

“王老,你那麼有錢,喜歡就養作二奶吧,要不就先包一個月。老闆娘,小姐能包嗎?我帶著上班玩,高價錢。”

老媽一聽有高價,喝了杯水,拍拍大姑爺左拉,“行啊,我著三姑爺都不反對,我反對什麼。是不三姑爺?”

左拉一下把他那8尺長的大雞吧一插到底,對老媽說:“好,媽媽同意就可以。”

老媽陰道由於突然受到衝擊怪叫了一聲:“哇……三姑爺的雞吧好爽!”

“哦……媽壞……老公更壞……就這樣把老婆……老婆賣了……老爺……家人不要我了……嗚嗚嗚……老爺…人家就剩你了……你可要好好疼我啊……哦…老爺的……雞吧好大啊……妹妹就死心……跟你了……你就天天操我吧……我心甘情願……”

大家哈哈一笑,李局長把我抱在身上將我扒成白羊,我也將他的頭按在自己的奶子上,他一吸馬上就有奶水出來。李局長抬起頭,嘴角流出奶水,像孩子一樣抬起頭看著我,我滿臉紅撲撲的看著他,將身體抬起,把他的大雞吧插進我的小穴內。

那兩老傢伙見李局長的嘴角有奶水,高呼一聲,放下我姐姐們來到我身邊,一人一個奶子大口的吸了起來。兩人喝完我的奶水後又像喝了興奮劑一樣,抱起我姐姐就是狂操。

李局長非讓我變出雞吧來,說那樣操的過癮,我也只好依他。我坐在他的身上,他將頭放在我的兩個大奶子上邊吸邊操,我的雞吧在每次的撞擊中都輕輕拍打著他的小腹,我能感到他的雞吧明顯大了一圈,在我的小穴內瘋狂的插著,帶出了我好多淫水。我感到我的雞吧和小穴都要到了高潮,果然我先是小穴後是雞吧都流出了淫液。

“好人……插死我了……好長……好粗……好大的雞吧……你真會玩啊……吸啊…用力的吸…人妖要讓你吸幹我……做你老婆……一……一定好性福啊……我要……我要哥哥的大雞吧……哦……哦……哥哥……我雞吧漂亮吧……我……我還沒和女人……搞過……好想試……試試它的威力啊……”我的陰唇被插的已經翻起了,兩個奶子上都是奶水和他的牙印,雞吧上的顆粒看上去是那麼清晰。

“妹妹……我…我也要試試你的改裝雞吧……哦…好猛啊……插翻了哦……啊……啊……啊……我不……爸爸不要啊……咬壞了……爸爸……哦……深啊…爸爸的雞吧好長啊……哦……我……我還要……爸爸……媳婦要你的……雞吧調教……爸爸用力……哦……我不行了……”

大姐高潮過後和禿頭一起躺在椅子上,互相的撫摩著對方。二姐的小穴由於剛才過猛,還一張一張的,那禿頭的雞吧已經軟軟的趴在那裡,不敢再凶了,二姐用手輕輕的撫摩著他的雞吧,想讓它再次勃起,不過它就是軟軟的不聽話。

那個白髮老頭到是很會玩,有經驗,弄了很久,我三姐都高潮好幾回他還是不倒,令人佩服啊。在我三姐的一頓淫聲浪語下他還是泄在我三姐的屁眼裡了,屋裡也寂靜了下來。

老媽可不爽,推開三姐夫自己光著身子出去了,三姐夫還沒過癮,用他的大眼睛看著我們。李局長小聲和我聊起天來,我也不想和黑人玩,到是那白髮老頭很開放,“黑鬼過來,和我一起操你老婆,我到要看看你這乾兒子和我兒媳婦還有老爸我一起玩開心不。”

三姐夫大步來到三姐身邊,將雞吧插進了三姐的屁眼裡,老人的雞吧還在三姐的小穴內,於是三人又開始操起來。那禿頭看來是真的不行了,問我們有藥沒有,我們說沒準備,他起身拍拍大姐的屁股叫大姐陪他去其他屋子睡覺了。

我和李局長兩人像一對情侶一樣,光著身子在樓內邊溜達邊聊天。我這才知道原來他老婆現在沒有性欲,他想叫我幫他老婆恢復性欲,我們邊走邊討論怎麼才能幫他。路上到處是男女在做愛,大多是一個男人幾個女人。西曼正和我17歲的小妹妹在沙發上操著,妹妹見我來了像作錯事一樣不敢看我,我拍拍她的屁股,“妹妹,你這假姐夫厲害吧,呵呵,姐姐今天把他讓給你了。”

我和李局長坐在一個大沙發上吸著煙,象兩個男人一樣聊著怎麼幫他,還叫了兩個女孩過來給我們口交。看看表已經一點多了,他說要回家,我怎麼挽留也不行,於是我送他出去,路上他說讓我去他那裡幫幾天忙,我欣然答應了說明天就去。

我回到家裡,去找西曼,和他一說他就答應了,我突然想起爸爸了,可能是剛才姐姐叫的關係。我悄悄的來到爸爸的監視房間,推門一看一個金髮的西女正和爸爸作著。

我推開他們把屁股撅在爸爸面前,老爸將他的雞吧插進了我的餓小穴內。我見金髮女郎要走,我抓住她將我的雞吧也插進了她的小穴內。就這樣我們三人疊在一起,我感受著雙重的衝擊。這是我第一次操女人,由於自己被操多了也就知道怎麼操別人了。金髮女郎被我改裝過的帶疙瘩的雞吧操的嗷嗷直叫,我也有種亂倫的興奮。

“哦……YES……哦……”那婊子叫的讓我開心死了,我可不想被她比下去於是我也賣力的叫著床。

“老爸…你好厲害啊…你平時也…這麼操老媽和姐姐嗎…哦…老爸…厲害…女兒也…也不是你對手啊…啊…金…金髮婊子…你…你小點聲…我的雞吧爽不…操你個…你個賣逼的…外國婊子…老爸…你輕點啊…嗯…嗯…嗯…老爸的雞吧好大啊…稱的女…女兒好爽…女兒裡面好…好漲…好爽…好癢啊…嗚嗚…婊子…喜歡被操吧…金髮的娘們…我奶子…奶子不比你小…我…我今天我插爛你的小逼…老爸…你也要插爛女兒的啊…看…看女兒多孝順啊…”

“女兒啊……過去是操你屁眼……今天操你小逼……比想像的爽多了……老爸我操這麼多逼……你的最爽了……比你媽你姐她們爽多了……”

就在這時,老媽突然進來了,“原來你們父女在這兒操逼呢,那我就不打擾了。”老媽轉身和一個中年客人走了,我還能看見媽媽身上和老逼裡面正在流淌的精液,看來老媽今天是開心死了。我和老爸就這樣幹了很久,我們和那金髮婊子一起睡在了監視屋裡直到天亮。

天亮後,老媽送走了所有的客人。我看見很多女孩和姐姐身上的精液都還沒幹,看來他們走時還幹了一回。

我們一家人光著身體坐在一起查看昨天掙了多少,一看還真多。老爸和老媽商量著是否按客人的要求照些照片掛在牆上,其他人在打掃衛生。老爸提出要買點什麼護士員警的衣服,修改後好用。還說有人要什麼美女犬,老爸要再弄幾個姑娘訓練成美女犬,但是大家強烈反對什麼SM。為了生意準備以後開放這個項目。

晚上李局長來電話了,說叫我星期一去警察局上班。吃飯的時候我和家人說了,姐姐們也說自己被包了。原來那白髮老頭是市里最大的私人醫院的院長和老板,他還同意給我門護士服裝。那個禿頭是市里的幹部。我馬上打電話和李局長商量衣服的事,他欣然同意說明天就拿來。就這樣服裝的問題就解決了。老爸和金森商量後決定辦會員卡,要弄成會員式的。

我們家的生意也逐步走向正規化,還找了最好的攝影師來給妓女們拍照作個人專集。

(四)夫妻同樂

星期一我們在警察局見了面,他帶我到旁邊的咖啡店邊喝邊聊起來。原來他懷疑,不,應該說他肯定他老婆有外遇,他希望我幫他把老婆搶回來。於是我們決定先跟蹤他老婆再說,看看那個男人是誰。

一天後李局長像平時一樣離開家上班,他出來後跑到家對面的一個屋子裡,那是我們為了監視他老婆用的。我在那裡等著他,“怎麼樣東西裝好了?”

“裝好了,角度什麼的都考慮了,我可是這方面的專家啊。”李局長驕傲的道。

我們坐在幾台電視機前又緊張又刺激的等待著,沒多久他老婆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我們的竊聽器馬上顯示出一排號碼。我記下來叫他打電話回警局查,就聽:“寶貝,在哪啊?快來我家,他走了。快點,我現在欲火焚身啊,下面都流水了。”

一個男人用細細的聲音回答道:“好的親愛的淫婦,小老公馬上到。”於是電話放下了。

我看看李局長滿臉怒火的樣子也不敢說什麼,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局長,對方用戶是個叫特蘭克斯的23歲本國公民,本地一個有案底的小流氓。”

李局長一手抓在我的奶子上狠命的揉著,“知道了,把他的照片發過來,我現在要。”電話的那邊馬上回答道“是,長官”。沒一會,電腦的印表機上出現了一個帥氣,但有點娘娘腔的小男人照片。

他老婆躺在沙發上,穿了件情趣內衣喝著手裡的酒等待著她的情人到來。一個和照片上一模一樣的男人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他按了下門鈴,裡面李局長的老婆問道:“誰啊?”

那個娘娘腔道:“是你的小寶寶。”於是門自然的打開了,一對偷情男女擁抱在一起,光天化日下撫摩著對方的身體,邊往裡進邊脫著衣服。

李局長的雙眼冒著怒火,掏出手槍就要下去,我拉住他,“你現在去會出事的,不要去。以後有機會再弄死他。”我只是順口說說,沒想到後來成了真的。

我怕他出事,將他的頭按在自己的奶子上,讓他背對著螢幕。可是聲音還是沒辦法隔住,他聽著自己老婆和那個男人的情話以及叫床聲,一個經過大風大浪的男人在我的懷裡流下了眼淚。

其實男人都這樣,喜歡各種各樣的女人和刺激的性生活,不過當自己知道老婆紅杏出牆時他們還是不能一下承受過來,男人也脆弱,也流淚,只是未到傷心處,等他碰到了傷心處再堅強的男人也會變得脆弱萬分。

我看著這個表面象鋼鐵一樣的硬漢倒在自己的懷裡,我感受到他顫抖的身體和流到我奶子上的眼淚。這是什麼,這是愛嗎?讓一個男人瞬間崩潰。我拍拍他的頭小聲的道:“想哭就哭出來吧,沒人會笑話你。哭吧,憋在心裡更難受。”

我抱著他的頭,聽著這個男人的哭聲,雖然哭聲不好聽,不過這時我感到的是一個男人的內心的痛苦。我把監視器的聲音關到最小,放了一首張惠妹的《我想哭但是哭不出來》。

在這個只有兩人的空間,除了歌聲和低低的哭聲什麼都沒有。我看著自己胸前被他的淚水打濕了一大片,我將我們的衣服全脫了下來,就像亞當和夏娃一樣抱在一起,雙方都沒有什麼性欲。我問他:“想操我嗎?”他搖搖頭,很無力的樣子趴在我身上。我像哄孩子一樣拍著他,想讓他睡覺忘記一切,我知道這不可能不過我還是在欺騙著他。

我看著那對偷情的男女,那女人實在夠淫賤的,她趴在沙發上抓著自己的奶子,用屁股使勁的撞擊著那個娘娘腔的小腹,那個小子揪著她的頭髮,把著她的腰瘋狂的操著。這個婊子看來很喜歡這種狂風暴雨般的性愛,在我看來她比妓女還下賤,她不配做人,頂多是條母狗。

晚上我們在餐廳吃了頓飯,我們什麼都沒說。分開後我回到了家聽姐姐們聊天,她們都是第一天上班工作,又興奮又開心。我把李局長的事說了出來,希望大家幫忙,於是大家討論了好久才想出一個好辦法。

姐姐們講著自己一天的上班生活,大姐在政府當那禿頭的貼身秘書,我不說大家也知道幹什麼的。三姐在醫院當上了她夢寐以求的護士,還說自己是白衣天使。我靠的,什麼天使啊,還不是去當人家院長專用的尿桶。

其實女人就這樣賤的要命,你要是對她好她就裝純潔對你愛理不理,你要是對她冷淡點或有種表現得不喜歡她,她就瘋狂的追你,越漂亮的女人越這麼賤。(純屬個人意見。我曾經就碰到一個,我喜歡她什麼都可以為她作,對她百依百順,她他媽的跟我還跟其他的男人。在我面前用朝語給那個男的打電話。好了,跑題了,不說了。)

第二天等我再見到李局長的時候,發現他已經憔悴了好多,做男人真累啊。我把我的計畫和他一說,他完全同意。

晚上我在一個紅燈區的街口等待著那個娘娘腔從酒吧裡面出來,淩晨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酒吧裡出來,對,就是那個娘娘腔。我從黑暗的街口走向他,故意用胸部撞了一下他,我回頭對他撫媚的一笑,“對不起先生。”他顯然還沒有從酒中醒來,也回頭看了我一眼,當時他完全愣在那裡,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著我,一句話也不說。“先生?”我溫柔的叫著他,見他沒反應轉身就走。

我相信自己的實力,他快上鉤了。“哎呀!”我按著腳叫道。這時一雙大手按在我的胸口上把我抱起,還乘機抓著我的奶子,我紅著臉裝出純情的模樣說聲謝謝,低下頭看著他一直抓著我奶子的手。

他慌忙把手拿開道:“不用客氣,小姐。”見到我要走他急忙找了個藉口:“小姐,這裡不安全。要是可以,我送你好嗎?”

我站在原地細若蚊聲地道:“謝謝,先生可以送我回家嗎?”那個SB果然上當了,陪我走在路上,兩人和周圍的景物完全不搭配,像兩個情侶一樣。

我們拐到一個黑暗的小巷,“先生,我快到家了。”

他看著前面的房子道:“小姐就住在這裡啊?”

“是啊先生,我就住在這個……這個地方。”我回手一指遠處那個破房子。

我突然蹺起腳親了他一口。那個傢伙一愣,一下把我推倒在牆邊,輕輕的撫摩著我的大腿,將我吻的透不過氣來。

我裝作用力的樣子推著他,“不要……啊……求你了……放……”我話說到一半便被他用嘴堵住。

漸漸的我只是輕輕的顫抖著身體,不再推阻他,雙手纏繞在他的腦後。他將一條腿插到我兩腿之間,不讓我把腿合上。一隻手摸在我的屁股上,扒下我的內褲和絲襪,在我的小穴屁股和陰毛上放肆的摸著,另一隻手則撐在牆上。

沒一會他將自己的褲門打開,連褲子都沒脫就將裡面的雞吧拿了出來,把我的內褲扔到一旁,將我抱坐到他的腿上。我兩腿圍住他的屁股,雙手還是死死的抱著他的頭。他將自己的雞吧一下插到我的小穴裡,我‘啊’的叫了一聲,這不是裝的,我和那麼多男人操過,不過這麼好這麼大的雞吧還是第一次碰到。

我的上衣已經被解開了,裡面的奶子也暴露在他面前,他一口將我的奶子咬住,我感到一股奶水在他的吸吮中流到他的喉嚨裡。他抬起頭抿著嘴看了看我,我見他嘴角殘留著我的奶水,我用舌頭將殘留的奶水舔乾淨,沖他笑了笑。他用力的一挺下身,我感到他的雞吧一下插到了我的最深處。

也許他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實力也許是討好我,他一次比一次賣力。我也回報地在他耳邊用淫蕩的叫床聲來激勵他,小雨淅瀝瀝的打在我們身上,把我們的衣服完全打濕,我優美的身體曲線完全暴露在他面前。雨水也沒有打斷我們做愛的情趣,反而更增加了我們的情趣,在他一聲長長的粗聲喘息中我感到他要射了,果然一股滾燙的精液打在我的花心上。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