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之駱冰淫傳

石洞明顯的被人精心佈置過,地下鋪滿了乾燥的藺草,向著洞口的右面還隔成兩間,一間擺著木桌、籐椅、油燈之物;另外一間,則洞壁上釘著一個木架,擺著大大小小的十數個瓶罐,同樣有一張木桌,堆著一些藥草和杵、臼、錘、剪等東西;靠左一面則有點潮濕,砌了半人多高的一大一小兩個相連的水槽,只見水正從小水槽上方的洞頂緩慢的一滴一滴往下滴,小的水槽已滿,大的一個,也有了六、七分高度,在石洞的中央則有一張寬大的石床,鋪著乾淨的褥席被枕,此時正靜靜的躺著一個赤裸裸、渾圓雪白的成熟美婦。

朦朧中,駱冰只感到口乾舌燥,喉嚨腫痛,隱隱約約的似乎聽到清晰的滴水聲,清脆悅耳有如天籟。

『啊~~好渴!……水!……給我水!……喔~~好想喝水!』

頭輕輕被扶了起來,冷冽甘美的泉水,由喉嚨直入小腹,有說不出的舒服,她貪婪的吸吮著,直到一滴不剩,滿足的由嘴裡發出一聲柔美的嬌吟。物游在外的神智,慢慢的回來,她緩緩睜開雙眼,觸目是籐葛交錯、黝黑的洞頂,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駱女俠!你醒了?!還想不想再喝點水?』

駱冰一驚,忙想起身,才發現自己全身赤裸,竟一點力氣也發不出來。怪手仙猿廖慶山手裡拿一隻大碗,滿臉關切的站在身邊。

駱冰又羞又急的道:『廖大哥!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裡?你……你想作什麼?』

廖慶山慢條斯裡的隨手將碗一甩,大碗已穩穩的落在隔間的桌上,然後慢步走向駱冰腳後,毫無顧忌的看著她赤裸的嬌軀,說道:『這裡是風流洞府,你中了雪宜的「酥骨針」,暫時無法行動。至於我嘛!……想作什麼?難道還要多說嗎?』

駱冰這才憶起,自己本來是在蘭花女俠的閨房,與她作那磨鏡事兒,正達高潮時股間微微一痛,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原來中了她的暗算,不由怒聲道:『我什麼地方得罪你們夫妻了?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對我?』

廖慶山道:『駱女俠!只怪你太美、太誘惑人了,是男人都想嘗嘗你的肉體呢!』說時已將駱冰兩隻雪白的大腿分開,五指在大腿內側摩梭,來回搔扒。

駱冰又羞、又氣,大罵道:『你們無恥!我紅花會的弟兄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廖慶山嘿嘿笑道:『我無恥?!駱女俠!你說是金笛秀才的東西大呢?還是章駝子那玩意兒受用?不過我看都比不上蔣四根令你爽快吧!』

駱冰的臉登時紅得像熟透的柿子,顫聲道:『你、你……你怎麼會知道?!……啊呀~~』同時哀聲尖叫道:『別碰我!……喔嗚~……把你的髒手拿開!……啊~~……好痛!~……啊~~住手!……住手啊!……』

怪手仙猿在說完話後就已爬上床,伏到駱冰身上,把玩肥白的大奶,兩手用力擠捏,將粉紅的乳暈和豆大的乳頭擠得更形突出,舌頭繞著嫣紅的兩點畫圈,不時將奶頭咬拉得高高的,再一口含住。

駱冰此時已淚流滿面,大顆的淚珠滾滾而下,滿心的委曲與怒火,雖然敏感的軀體一再的遭到挑弄,可是她一點快感也沒有。身上這個男人是陌生的,他不像余魚同他們,紅花會弟兄間,早就熟稔的像自家人,對他們奉獻肉體,她感到像是姊姊在照顧兄弟一樣的自然,是心甘情願的犧牲,雖然這種事為世俗禮法所不容,但是在駱冰心裡,她還是認為這是他們紅花會自家的事,外人是無權置喙的。因此她繼續尖聲罵道:

『廖慶山……啊……你這……畜生!你下流……你無恥……你不是男人……嗚!嗚!……只會強迫……女人……做她……不願意……做的事……呸!……我可憐……你……』

怪手仙猿料不到駱冰的反應會這麼激烈,他已經幾次看到,駱冰在威脅下半推半就,最後放浪得像個婊子。這次,他會先將駱冰迷昏擄來,只不過是想在不被打擾的情況下好好享受駱冰的肉體,現在聽得駱冰罵語尖刻,立時翻身站了起來,罵道:『浪貨!在我面前裝起貞潔來了!你笑我逼你?好!等一下我要你跪著求我操你!』

說完走到了木架前,對著瓶瓶罐罐略一掃視,從其中一瓶倒出一些粉末在碗裡,用水化開走到駱冰身前,捏開雙頰灌了下去,順手點了她的啞穴,也不管有何反應,自顧把衣服全脫了,直接趴到駱冰胯下,對著蜜穴就舔弄起來。兩手在駱冰的腰、腹、大腿內側來回撫摸摩搓,更不時插入豐腴的臀部下擠捏,在菊花蕾附近搔扒,舌尖在豐盈的恥丘和烏黑的陰毛上一陣舔弄之後,對著突起的花蒂不斷點擊,美麗的花瓣開始流出濕潤的蜜汁,便技巧的將舌頭擠開緊閉的兩片陰唇,上下舔吮……

駱冰在被灌入藥汁時,驚恐得睜大了杏眼想要逃避,卻苦於全身無力,只能認命的接受事實,心裡狂呼道:「完了!這畜生也不知給我喝了什麼?今天大概貞節難保了!」眼淚像珍珠一樣一顆顆掉了出來。

漸漸的,她覺得手腳開始能動了,力氣一絲絲的在恢復,可是同時,丹田裡卻也燃起熊熊的慾火來。廖慶山的蹂躪,使得豐腴的身體開始扭動起來,雪白的乳房,隨著動作上下的波動著,強烈的刺激不斷自下體襲來。不知何時起,駱冰已弓起雙腳,圓白的屁股一挺一挺的在迎合著,嘴裡因為啞穴被點,只能從喉頭『嘓~嘓~』的發出聲來,雙手不住的搓揉自己的雙乳,雪白的身軀,散發出淫欲的粉紅。

廖慶山發覺駱冰已陷入藥力的控制,便抬手解開她啞穴,笑著說道:『怎麼樣?駱女俠!是不是覺得很舒服,很想要呢?』

駱冰啞穴一解,立時由口中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聲若黃鸝,坐了起來此時她眼中的怪手仙猿,一點也不惹人厭,反而有向他親近的感覺,眉梢眼角滿含蕩意,妮聲地道:『嗯~~你壞死了!餵了人家什麼?心裡難過死了,你摸摸!跳得好厲害呢!』說完,拉著廖慶山的手按向高聳的胸部,人也軟軟的倚了過去。

廖慶山軟玉溫香抱滿懷,看著駱冰如花的嬌靨,吐氣如蘭,忍不住對著櫻唇吻了下去,兩指更毫不猶豫地滑入早已黏膩不堪的陰道摳挖,大拇指緊緊壓住花蒂揉磨,駱冰在他的攻勢下,很快的洩出一股陰精。

廖慶山依依不捨的離開駱冰的櫻唇,笑著道:『浪貨!這麼快就洩了?!我看你是太騷了!』

駱冰媚眼如絲地道:『都是你害的!還敢笑人家!嗯~~我不來了!』

廖慶山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硬挺的肉棒,頂在花瓣上,一寸一寸的擠入駱冰緊窄的陰道,駱冰只感到下體傳來撕裂的痛感,一扭臀翻身坐了起來,說道:『痛死我了!好哥哥!先讓我看看你的東西,怎麼插得人家受不了?』接著彎下身,手握著廖慶山的陽具看了起來,不覺打了一個寒噤,想道:『乖乖!這粗怪的玩意兒,不插爆我那嫩穴?怎麼會有這麼怪的東西?』

只見那陰莖上,不規則的長著黑黑的鱗皮,龜頭上也佈滿了黑點,陰莖根部上,更有一粒黃豆般大的黑痣,長滿了粗硬的細毛,整根足有酒杯粗細,近十寸長,龜頭更大的嚇人。

駱冰不由嬌聲說道:『好人!你的實在太大了!先讓我試試吧!』

廖慶山似乎對自己的陽具頗為自豪,聞言也不答話,兩手曲枕腦後,有趣地看著駱冰在自己下體調弄。

駱冰說完,輕輕抬起雪臀,將蜜穴口對正高舉的陽具,慢慢的研磨,淫水越流越多,將整根陽具弄得滑溜非常,粗圓的龜頭終於擠開兩片陰唇肉,艱難的向陰道肉壁挺進。駱冰仰起雪白的頸子,大屁股困難的扭動,上下套弄,終於,粗壯的男根整個沒入緊窄濕熱的陰道。

駱冰長吁一口氣,纖腰開始扭動用力,驅使肥白的屁股,一下下的緊抵住男根磨擦,美乳搖擺彈跳不止,嘴裡發出悠長的呻吟。廖慶山伸出雙手,摸揉駱冰胸前的豐乳,屁股連連上頂,配合駱冰的套弄,次次直抵花心,淫水四濺,數百下之後,駱冰再度洩身。

廖慶山拔出沾滿蜜汁的肉棒,翻轉駱冰嬌軀,伏身而上,陽具衝開柔軟的陰唇,進入淫液充沛的陰道,瘋狂衝刺,大嘴咬住因高潮而紅腫的乳頭,咂、舔、吸、咬,一手探入交合部位,按著突起的陰蒂揉磨。

駱冰剛從洩身的高潮中醒來,哪裡受得住連續的三路進擊,只覺得陣陣的快感,像海浪般襲來,子宮被撞擊得酸軟不堪,陰道肉壁不斷的收縮,長長的一聲哀鳴後,全身肌肉抽慉,陰精狂洩不止,整個人陷入短暫的昏迷。

廖慶山感到嫩滑的胵內湧出溫熱的浪水,澆的龜頭一陣酸麻,用力抽插幾下之後,龜頭緊頂花心,噴出濃濁的陽精來。趴伏在駱冰嬌軀上喘氣的廖慶山,突然目射奇光,驚喜若狂,大呼道:『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低下頭,對著駱冰的櫻桃小嘴,將真氣源源的渡了過去。

駱冰從昏死中悠悠醒來,神智變得非常清晰,剛才發生的事,一幕幕浮上心頭,發現自己正和廖慶山四唇相接,『啊呀!』一聲尖叫,也顧不得赤身裸體,翻身就往洞口奔去,待奔至近前,赫然發現前面是個斷崖,下臨萬丈深壑,不由回轉身來,只覺心裡羞憤難平,酥胸不斷起伏。

此時廖慶山已追至身後,聽得駱冰一聲大喝:『你不要過來!』立時止住身形。看駱冰曼妙婀娜的身軀,在洞口陽光的背照下,成熟動人,從陰唇上伸出的陰毛根根可數,誘惑萬分,心中只覺愛極了面前這個婦人,不由柔聲勸道:『冰妹!你不要衝動!聽愚兄解釋,我們是上天注定,天造地設的一對,適才多有冒犯,請快進來,讓我一一解說。』

駱冰這時候只覺萬念俱灰,哪聽得到廖慶山說些什麼,嘴裡喃喃地道:『我對不起大哥!我對不起大哥!』說完轉身一縱而下……

(第十五章)死復生,慾海從此出淫後

耳邊風聲獵獵作響,駱冰兩眼緊閉,父親、丈夫、余魚同、章進、蔣四根、紅花會弟兄……各種不同的臉孔,像走馬燈似的,飛快在腦中閃現,到最後只剩下一片空白。

此時,死亡的恐懼感開始爬上心頭,越來越強烈……強烈得整個心都揪了起來,胃一陣陣的抽痛,駱冰困難的睜開雙眼,強風猛烈的像要把眼簾掀翻起來,洶湧澎湃的河水,在眼中不斷的擴大,接近山壁上模糊的山籐印進瞳孔,兩手不自覺的向前亂抓。

突然!手裡一陣火熱刺痛,身體急劇一頓,渾身骨節好像要震散開來一般,手自然一鬆,人又往下直落,心裡暗呼:「完了!大哥!我們來世再會吧!」然後只感道腰部一緊,呼吸停頓下來,立時昏迷了過去。

廖慶山料不到駱冰求死的心志那麼堅決,但是在駱冰縱身躍下深崖時,他也毫不猶豫的跟著一躍而下,心裡大聲的在吶喊著:「我不能讓她死!我不能沒有她!失去了她,繼續活著有什麼意思!?」

好個廖慶山,在緊要關頭使出了渾身的真本事,只見他在躍下時,已一手虛握山籐,足尖往山壁上一點,身形疾若流星的,向墜落在前的駱冰追去,眼看都只差那一臂之遙。突然,駱冰的身形一頓,手抓住了一根山籐,卻又立時鬆開,身體繼續往下落去。

但是有這一煞那的停滯,足夠了!廖慶山已然趕到,探手一把摟住駱冰的纖腰,手指如鉗的緊抓住山籐,兩腳往石壁上一蹬,兩人身體蕩起老高,也化減了下墬的力量,此時,手中所握的山籐已不足一尺,真是險到了極點,這一切,真可謂『說時遲,那時快』。廖慶山定下兩人身形後,凝神定氣,開始揉攀上崖,雖然手裡抱著一個人,依然矯若山猿,怪手仙猿果非浪得虛名。

駱冰茫然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蜷伏在廖慶山懷裡,全身依舊赤裸裸的,嫩滑的肌膚直接接觸到對方身體,溫暖的體溫和心跳聲,讓她感到無比的舒適、安全,眼角不由又沁出了淚水,無限委屈的抽噎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大凡尋死之人,在鬼門關一度來回之後,再求死的意志已然非常薄弱,駱冰的情況就是如此,她現在軟弱的像一個無助的小女孩。

廖慶山激動的將駱冰緊緊的摟在胸前,臉頰在駱冰的鬢邊摩搓著,手掌溫柔的在裸露的手臂和背脊上來回愛撫,深情的說道:『冰妹!紅花會的鴛鴦刀駱冰剛才已經墜崖死了,從現在起,你是我廖慶海在世上最摯愛的伴侶,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你不要再做傻事了!』

駱冰驚訝的抬起頭來,問道:『廖慶海?那廖寨主是……』

『不錯!廖慶山是我一母同胞的親大哥!』接著,廖慶海娓娓說出一段故事來:

原來,這廖慶海和那怪手仙猿是雙胞兄弟,兩人頭尾出生,從小,無論在面孔、體型、聲音,都一模一樣,連父母都無法區分,唯一的差別在,廖慶海的頭頂和陰莖上各長有一顆紅痣。

在他五歲時,他的師父『消遙羽士』秦無非路經他們村莊,看到正在屋前玩耍的廖慶海,根骨奇佳,是塊練武的好材料,就將他帶返苗疆。一直到六年前,他二十五歲時才返鄉尋親,在他失蹤時,他的父母著實傷心,尋找了一陣子,只是當時鄉野地區,小孩死亡失蹤的例子時有所聞,所以過得一些時日,也就淡忘了,再也不曾提起。

廖慶山當年一樣年紀,長大後對這個兄弟根本一點印象也沒有,他們家是三代單傳,也沒什麼親戚,其他人更不會留意這件事,因此,才會有蘭花女俠誤將小叔當作丈夫,引誘成奸的事發生。

原來廖慶海被抱走時,頸項掛有一小金鎖片,上面寫的有他的姓名。在他二十多歲時,功力已小有所成,便稟明師尊下山遊歷。他師父手創『消遙派』,為人亦正亦斜,不忌世俗規範,派中功夫又著重男女合籍雙修,所以,在廖慶海十四歲時,便已和師母『七巧仙娘』莫芷菁發生關係,更由於練功的需要,不時的要和女子交合,因此,幾年來可說閱女無數。可是他有一個原則,就是絕不用強迫的手段,認為一定要兩情相悅,才能達到水乳交融的境界,對功力才有裨益。

下山後,前兩年一直在粵桂一帶活動,後來聽得湘浙多美女,憶起自己是浙西人士,師父曾經將故鄉地裡環境詳細解說過,突然動了返鄉探親的念頭,便匆匆逕往故居而來。

也合該有事發生,兄長廖慶山原本帶著妻女在縣城開設武館,這日,正巧為了父母墳塋合葬之事回到故里,忙了一天之後,黃昏便往鄰村尋友喝酒去了,留下岑雪宜母女在家。岑雪宜哄兩歲的女兒入睡後,便往澡間沐浴。

這時候,廖慶海憑著師父所告之的特徵,已尋到老家舊屋,呼叫幾聲不見回應後,便推開虛掩的門,逕自入內,看室內杳無一人,廚房透出燈光,於是信步走去,正好看到一幕芙蓉出浴圖。

岑雪宜正在擦陰搓乳之際,看到丈夫進來,也沒留意到衣飾不同,嬌聲呼喚道:『死鬼!沒有看過啊!還不快點幫我把背搓搓!』

廖慶海久受薰陶,與他師父一樣,根本不管什麼倫常禮教,雖有可疑,但見到對方主動邀請,哪還跟她客氣,一番捏弄愛撫之後,就姦淫起來。

岑雪宜在陽具插入時,就已經感到不對,但是她作夢也想不到會另有其人,一直到交合時,才肯定這人絕非丈夫,可是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當時實在是欲罷不能,事後一切明白了,已是戀姦情熱,叔嫂兩人不時偷偷來往。

駱冰靜靜的聽著,心中感到實在匪夷所思,想到那天在房裡見到的,不由支起身來,『啊呀!好痛!』一陣錐心刺股的疼痛從左掌傳來,大叫一聲之後,才發現自己左手掌裹著層層白布,還有一點血絲滲出來。

廖慶海聽到駱冰喊痛的聲音,忙翻身坐了起來,柔聲說道:『冰妹!你的手讓山籐割傷了,我已幫你敷了傷藥,小心碰到傷口!』說完,發現駱冰已起身坐在床上,握著手腕,滿臉痛苦的神色,額上冷汗直流,渾身冒起雞皮疙瘩,便扯過一條薄巾,披在駱冰豐滿誘人的胴體上。

駱冰聽到他喚自己『冰妹』,想到丈夫文泰來也是這麼稱呼自己,心裡一陣羞愧,低下頭輕聲道:『不要這麼叫我!』

廖慶海知道她指的是什麼,笑笑走下榻來,掏了一碗水,溫柔的喂駱冰喝下後,盤膝坐到她身前,輕輕執起駱冰雙手道:『冰妹,你怎地還想不開?!昨日的駱冰已經死了,今天的你,將有機會修練成春顏永駐的不老神功,難道你不想嗎?』

駱冰聽了,大感驚異的道:『春顏永駐?不老神功?』

廖慶海直視著駱冰雙眸道:『不錯!這是我師門不傳之秘。冰妹!你聽說過所謂「孤陰不生,獨陽不長」這句話嗎?萬物總要陰陽調合,才會欣欣向榮,這男女之間更需如此,世上有許多曠男怨女,就是因為在床第之間無法協調,肉體上得不到滿足而引起的。我師門有一套合體雙修的法門,只要練成了,就可以常保青春永駐,只是女子適合的人選難求,十多年來我御女無數,沒有遇到一個合適的人,天可憐見!今天終於讓我碰上冰妹你,神功練成有望,你說我怎能不高興呢?』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