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調教老婆的故事

婆很認真地舔遍了Yoshio San和我的陽具,然後把他的龜頭吞進她小小的嘴裏。婆顯然知道要如何來吸舔男人的性器,偶爾婆還會把輪流把我和Yoshio San的大陽具整根吞下。

婆這時受到壓迫的小嘴形成了另外一個小穴,我則不時往下望去看著,想婆那性感的小嘴含著自己大號陽具的姿態。

這時婆又把視線回到Yoshio San的寶貝上面,可是它還是垂在小腹上面,不過是變長了一些。

婆這時她用那種帶著撒嬌的聲音問道:「我要怎樣才能讓它變硬嘛?」

是男人都很清楚問題的答案,重點是……

慢慢地婆的小嘴往Yoshio San挪了過去,輕輕地用手和俏麗的臉龐去撫觸他的陰莖,還不時碰觸他的小球。婆這樣溫柔摩擦的效果讓Yoshio San的陰莖跳動了幾下,但還是沒有完全硬起來!婆無奈地朝我望瞭望,而我只能聳聳肩。

無奈中婆好像有了新的決定,她爬下木桌,來到Yoshio San身前,屈膝蹲下用右手抓住他的寶貝輕輕地揉,而我可以清楚看到婆眼中火熱的激情!另一方面婆把眼前的巨獸充塞在她的口中開始口交,她溫柔地將陰莖的前端導引入自己柔軟的小嘴中,張口便含了進去……上上下下舔了好幾回。

我親愛溫柔的妻子正在用她粉紅的小舌繞著那巨大的男根,彷若那是可口的霜淇淋。婆急切地想使它變得更為巨大,拼命地不想停止她口中的動作,而我自己也是被搞得很興奮!而Yoshio San也很享受這個長髮美女在吸吮他的寶貝。

當婆一邊舔一邊吸他的龜頭前緣,我看到婆鼓脹的小嘴在含住男根時,顯得吞咽有些困難,在張開嘴還來不及喘口氣的同時,又急急地舔那肉柱、淫亂地看著那根巨大的陰莖。這真是出荒淫的色情秀,而女主角是我老婆!

老婆這時又繞到Yoshio San背後蹲了下來,用她潮濕而溫軟的水舌去溫柔地舔著他的屁眼,然後輕輕的將舌間插入屁眼之中,左右手分別撫摸著他的卵蛋和前後套弄著Yoshio San的陰莖。

這時候我相信Yoshio San真的有不舉的問題,因為當婆每次使出這招數時都能馬上讓我丟兵洩甲,只有不舉的男人才會不為所動~~

整整三十分鐘的吹喇叭秀過去了,我的陰莖是血脈賁張、青筋暴怒,而另一方則是六點三十分——下課買單。

而婆這時早已性致大發,以歐美A片女主角自居似的誇張賣力演出,不斷地對著Yoshio San說出:

「天啊!你真的是很大!」

「我就是喜歡你這支大陽具!」

「我最喜歡這樣服侍男人!」

然後不斷地呻吟:

「喔……天啊……喔……喔……」

「喔……幹我……操我!」

「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

「喲……我是不行了……我的小穴都被引出水來……喔……又出來了……都是你……」

不斷地分別用著中、英、日文在狂命的淫叫著。

不知道是日文的效果好,還是Yoshio San喜歡看這味的,他的陰莖似乎有點膨脹變硬了,婆可是見獵心喜,趁勝追擊兩雙手握住陽具套弄。忽然間一股熾熱濃稠的乳白色液體從馬眼直射而出,那一股濃熱的精液噴得足足有五公尺之遠,而婆出乎我意外地將小嘴湊了過去把陽具含入口中,將精液吸吮得一滴不剩。

老婆隨即又轉過身來一口含住我的大傢伙,我則是連忙推開婆的頭,並對她說:「把妳的大奶子靠過來給我玩玩。」

馬上我的眼前伸過來一個粉嫩的奶子,我連忙伸出手來在妻子豐滿的乳房上細細地撫摸起來。婆小巧誘人、略帶點肉紅的人妻乳頭在我撫摸下很快就挺立起來。

空氣中開始傳來妻子動情的呻吟……我則靠了上去把堅挺的陰莖抵在雙乳之間慢慢插入,把我的陰莖深深地埋在中間隨後開始抽送了起來……

我一邊抽送一邊把玩著兩個大奶子和翹起的乳頭,還不時地拍打一下,搞得婆的大奶一陣跳動。約莫過了十多分鐘後我低吼一聲,把陰莖從乳溝中抽出來,一股腦地將精液灑在妻子的乳房和臉上。

當我和婆分躺在椅子上和木桌上休息時,Yoshio San忽然間走到躺在木桌上婆的身旁,用雙手將婆的乳頭捏住後往上拉到極限,此時婆的雙峰早就被拉到變形,而婆的身體也微微地向上牽引來迎合他的動作。

此時Yoshio San冷不防將手放開,然後改拉起單邊的乳頭,另一隻手則是輕輕拍打起被拉伸到極限的乳房,並逐漸加重力量,而且力道控制得恰到好處,剛好打得會痛,但是又打得癢癢的來激起女人的性欲和被虐感。

婆喜歡被虐的感覺也不是第一次了(詳情請看我的前作發表),而婆竟然被打到高潮,從小穴中噴出大量的淫水灑滿了桌面。

這時我知道Yoshio San不舉的原因了,腦中一股邪念閃過心頭。

(十二)

再會了!Yoshio San(下)

Yoshino San不舉的原因:

Yoshino是個虐待狂!而他長期不舉的原因就該就是欲求不滿所致,再加上他是位高官,所以根本無法像一般人一樣去尋花問柳,久而久之,壓力累積再加上兩家大型企業合併所帶來的工作績效壓力而導致不舉。

想到這點,我馬上靈光一閃,心生一計的找個藉口離開房間,一來是想看看Yoshino在沒有別人在場的時候會怎樣對待我老婆(純粹是想看好戲),二來是想回去拿一些道具來淩虐老婆。調教的終極目標就是要徹底擊潰婆的羞恥心和奴性,這樣一來才會對我徹底服從與聽從,我可不願婆被我調教後去便宜了別人。

和Yoshino打過招呼後我就離開房間,臨走前和婆四目交望,婆的眼中滿是期待的感覺,而我則是小腹熱烘烘的滿心等待三十分後的好戲上場。

我回去主要是拿婆剛買的淺灰色細肩帶娃娃裝,就是那種有點像孕婦裝、但是裙身只到屁股下方多一點點的連身裙。這件裙子本身沒什麼特別,但是如果是布料很透明再加上下半身不穿一件也是當紅的黑色緊身褲襪裝的話,那裙子真的很短,短到只能蓋住屁股多一點點,一旦上下樓梯百分百曝光。相不相信?不相信的話,貪污的政客全家死光光!

就這樣嗎?當然不~~我還從遊戲庫中拿出了也是網購的女人穿戴式自慰專用「蝴蝶夫人」,這可是新發售的——前中後(陰蒂、陰道和屁眼)三合一一起刺激的良品,再加上一雙一條項皮筋後,我就開車回到飯店。

悄悄的打開門之後,果然看到了我所預期的景像,只見老婆被綁在一張四隻腳、長寬各約三十∕二十公分的長方形椅上,去過大陸做腳底按摩的人都知道,這就是擱腳專用的小椅子。老婆呈現趴在椅子上的姿勢,但是雙手和豐滿白皙的乳房被綁在一起呈「工」字狀,雙手反背在身後,修長勻稱的雙腿被大大的分開來,一腳一隻分別綁在椅子的兩隻腳上。

婆的屁眼和陰戶完全展露出來,在雪白的大腿根處,婆的花蕊張開嘴,而下面更有茶褐色的小菊花也張開口。在這時候老婆發出難耐的哼聲,不停地扭動屁股,而花瓣不斷溢出透明的花蜜順著大腿根流下來。但是婆雙手和雙膝都被捆綁著,根本動彈不得,屁股高高翹起,而私密之處完全暴露在Yoshino的面前。這時面朝著婆背後的我發現,婆腿上的緊身黑絲襪只剩下了一隻。

Yoshino真是個調教高手,這時他剛好跨坐在婆的背上,面朝我這個方面緩緩的向我點頭,之後右手高高地舉起「鞋把」重重打在婆肥潤雪白的屁股上,瞬時間出現了一條紅印子,然後一次接一次的依序打在兩側的肥美豐臀上。

他打得恰到好處,剛好讓婆的屁股不停地扭動,而在扭動的同時,淫水不斷地從老婆的穴心中流出,就像一條小細流一樣一滴一滴的滴在放在地上的高腳杯上。但是婆的聲音聽起來卻有點多重享受的感覺,絕對不只是打屁股而已。

我慢慢地從婆的後方走向她前方,這時才恍然大悟,婆是趴在椅子上沒錯,但是也僅有小腹以上到胃的部份,被緊緊捆住的美乳可是懸空著的,而婆的上半身可是挺立起來的狀態,那姿勢就像是勞斯萊斯車前方的勝利女神標誌一樣。

原來婆的嘴上被Yoshino套上了條馬鞍,利用浴袍的衣帶打了兩個結再塞進婆的嘴裏,然後把衣帶在婆的後腦勺打了個結,之後再把帶子和綁住手和胸部的繩子梆在一起。但是最令人激賞的是我找到失蹤的另一半絲襪了,它就被套在主人的頭上,也就是說,Yoshino把絲襪套在老婆的頭上,使婆看不清四周狀況,彷佛被強姦似的。我簡直興奮得陰莖都快要從褲襠裏頭爆出來了。

更令人拍案叫絕的好戲是一個木頭衣架帶有兩個夾子在上面,專門用來收西裝褲的那一種(住過五星級飯店的人都應該看過)被倒吊在老婆的雙乳上,兩個夾子分別夾住婆早就高挺漲紅的肉紅色乳頭,而衣架的鉤子上則掛了個蘋果,這樣一來,衣架就會有個重力把老婆的乳房往下拉,這和Yoshino剛剛在木桌上調教老婆的方法如出一轍,唯一不同的只是方向相反罷了。

所以Yoshino的整個調教方法如下:利用鞋把來鞭打婆的豐臀,讓婆因為疼痛而扭動身軀的同時雙乳也跟著晃動,隨之而來的是透過衣架去拉扯奶子的向下牽引力;而老婆唯一宣洩的管道是嘴巴,不幸的是嘴巴也被塞入一顆口球,不知是痛苦還是愉悅的呻吟聲透過被絲襪悶住頭的口中發出來,竟顯得有點那麼不真實。這到底是日本片的SM拍片現場還是真實的世界?唯一確定的是——女主角是我的老婆。

婆的身體又再次抖動了起來,應該是又一次高潮來到了,這是今晚的第三次吧?我想。但是Yoshino可不麼想,他把我拿回來的蝴蝶夫人溫柔地穿在老婆身上,然後緩緩地把假雞巴送入婆濕答答水光氾濫的小穴中。陰蒂和屁眼也仔細地對好位置,然後回頭請我坐在沙發上把陰莖掏出來。

只見他把套住在婆頭上的絲襪在嘴部撕開,然後把口結也解開,是要讓婆休息一下嗎?當然不是,只是另外一種型態的改變,改為含住老公的大雞巴罷了。Yoshino當然也不含糊,轉身回去繼續跨坐在老婆的背上,位置剛好是在婆的雙手手掌上方,這樣一來老婆便可以一手握住他的睾丸,一手套弄著陰莖。

婆不知是玩上癮了還是要好人作到底,非常配合Yoshino的意思,緩緩地幫他打起手槍。這樣一來,婆身上全部可以用的地方都全用上了,這和被四、五個以上的多人調教和輪流姦淫沒兩樣。

當穿戴式振動器的力量震動到頂點時,老婆洩出了第四次,我口爆在老婆的嘴裏,而Yoshino的精液噴得足足有三呎遠。Yoshino俐落地轉過身來,把裝滿半個高腳杯的婆之蜜水放在婆的嘴邊,而我的精液順著婆的嘴角流入高腳杯中足足有三分二杯。

忽然間Yoshino把婆的頭抬高,捏住她的鼻子,然後把精液和淫水完完全全地灌進婆的嘴裏,老婆不知是無法抵抗還是欣然接受似的一飲而盡,一滴都沒有剩下。

忽然間一股倦意襲卷而來,我逐漸昏昏睡去……

在半夜中驚醒,第一時間是去尋找我親愛的老婆,只見Yoshino睡死在大床上,卻遍尋不到婆的蹤跡。最後是在隔壁的客廳中找到老婆,她又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嘴中被塞著半截絲襪,而另外半截還是套在頭上。胸前的乳頭上還是吊著那個重量十足的衣架,婆的乳頭濕淋淋的,不知道是不是真被調教到擠出奶水?

婆的下體露出淺紅色的陰戶和指頭般大小的隆起陰蒂,以及一直長到會陰肛門處的濃密陰毛;兩個衣夾夾住兩片大陰唇,露出了裏麵粉紅色的小陰唇以及約人民幣一元大小的陰道口以及上方的小小尿道口……而尿道口裏面插著三根棉花棒。

婆的身軀不斷扭擺著、晃動著,應該是尿道口被撐大塞住無法排尿的痛苦所造成的,當我把棉花棒拔掉時,婆的尿馬上噴了出來,噴得到處都是。我想這一點留給Yoshino去解釋,老婆我可還要用,再這麼下去,婆會被淫虐到瘋掉的。

婆套上我帶來的娃娃裝,連內衣褲都沒穿就離開飯店了。幸好是半夜三點,沒什麼人看到。

婆真是淫過了頭,一上車竟然就說要我馬上幹她。天啊!已經三次了,又這麼晚,我怎麼會還有興趣?但是說實在的,婆今天到頭來只被真正的肉棒玩過一次,當然不滿意。我試探性的對老婆說:「乾脆你去逛公園,找陌生人滿足妳好了。」

公園的路燈發出昏暗的光線,略帶透明的灰色細肩帶短裙娃娃裝勉強遮住了雪白的膚色,但是卻根本無法遮住裏面誘人的每一個部分和每一條誘人的曲線。公園路燈的照明範圍外有個黑色的人影在慢慢地浮動,婆豐碩肥滿的修長的身材和胸前那對豐滿的大奶子在昏暗的燈光中一樣很清楚。

忽然間有個男人在婆的身前站住了,她剛好處在明亮的燈光下,豐滿的身體顯得非常清晰,婆的背朝著他向他露出了雪白肥碩的屁股,男人有了動作,他的手已經隔著娃娃裝在婆的肥臀後面開始摸索起來……這男人真是豔福非淺,半夜三更有一個美女送上前給他玩免費的。

我此時注意到婆的身體在男人的摸索下開始不住地起伏搖晃,而我深信老婆的櫻桃小嘴口中也會吐出一連串誘人的嬌喘聲。但是那個男人的手在我妻子的兩腿之間逗留了很久之後竟然離開了,這也難怪,世風日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發生,還是爽夠了就先出場以保安全。

我相信就在婆的暗自歎息聲中有兩個傢伙將妻子抱了出來,然後其中一人把婆從背後抱起來,另一人將她的雙腿一左一右分開後抬起。婆那白皙的軀體已經被騰空架起,兩條渾圓結實的美腿被大剌剌地最大限度分開,讓整個欲求不滿的下體都暴露于另一個男人的眼前。

身材矮小但是壯碩的少年在老婆身前分開了兩腿站立著,並且褪下了褲子,婆雪白的身子一下子劇烈地掙扎起來,尤其是平坦的小腹拚命地扭動上下起伏,但那絕對不是掙扎,而是努力迎合著陌生男人的巨大陽具。

眼見著老婆就在深夜的公園裏被人姦淫了(其實這兩個人是我召來的鴨子,還記得我的前作中那兩位要付錢給我幹我老婆的鴨子嗎?這次一聽說幹不用錢就馬上飛來了),公安的巡邏車竟在這個時候來攪局,那兩個人嚇得屁滾尿流的跑走了。要是被抓去關押,可是沒人相信會有人提供老婆給人家免費玩的故事。其中一人色膽較大,還粗暴地將陰莖強行插入婆的陰道中衝刺了數十下才跑開。

那晚回到宿舍裏,我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讓老婆睡去,要是我不努力滿足她,我可不敢擔保婆會趁我睡著之後去敲醒每一個男同事的房門。

【本篇完】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