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調教老婆的故事

(八)之三人行,男廁行不行

婆和那對兄弟進了間殘障人士專用的廁所,是因為廁所內的空間較為寬大,此外在兩側約莫與腰同高的位置有著兩根平行的鐵扶手以供支撐站起來之用。

緊接著而來的是一陣尷尬和沉默……於是婆先開口了,說明她們是在比賽誰比較有魅力可以當少男殺手,所以才……

這當然是一個謊言,而那對兄弟也還算相信的點了頭。之後弟弟先開口問了婆幾歲(沒禮貌!竟然問這個問題),婆倒是很誠實地說35出頭,這樣一來倒是引起了騷動,原來該對兄弟的母親因為結婚得早,剛好也是這個年紀。

哥哥此時說了一句話:「怎麼可能?我還以為姐姐25~26歲呢!」更是說得婆心花怒放。又說婆穿得好漂亮、保養好好,和他們母親一點都不像同一個年齡的。(廢話!你們知道我一年花多少保養品在老婆身上嗎?)

此時忽然間聽到有人接近男廁的門口,正打算進入廁所。

此時三人一陣慌張,因為怕被發現是六腳獸,於是三人變換了隊形,婆坐在馬桶的儲水箱上,弟弟蹲在馬桶上,面向婆的方向,臉剛好就在婆胸口的位置,哥哥則是面向外站著。

這樣一來,從外面看進來就只有一雙腳,沒有破綻。等這個人一出去之後,三個人都不禁笑了出來。這一笑化解了尷尬,也開啟了新的企端。

此時弟弟忽然間冒出一句話:「姐姐你身上好香喔~~」原來他剛好正貼著婆的胸前,而此時剛好盯著婆的雙峰。好死不死婆這時候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興奮,乳頭竟然激凸了。

哥哥則是再加上了一句說:「姐姐,我們能不能不要您的一百元,但是您讓我們看一下您的胸部好不好?」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婆是以付他們一百元當作酬勞來換取勝利。

此時雙人四眼死盯著婆的胸部,而婆也怕萬一不答應他們的要求,會讓他們這時候就馬上出去造成穿幫,於是輕輕的點了頭,開始將雙肩的衣服往下拉露出二分一的白皙肥乳。(還記得嗎?婆穿的是網狀連身黑絲性感內衣,並在前胸開兩個孔讓乳房露出來那種。)

而弟弟則是好奇地問說:「媽媽怎麼沒有這種內衣?」(原來這兩個死小孩應該常常偷媽媽的貼身衣物去……)說得婆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連忙說是國外帶回來的。

婆為了轉移注意力,將上衣又往下拉了下來,於是一對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晃蕩了出來,白潔的乳房圓圓的在胸前挺立,彷佛一個熟透的水蜜桃一樣,絲毫沒有下墜和鬆弛的感覺,呈現一個弧形向上翹起,兄弟倆看得更是眼睛都快要掉了出來。

忽然間弟弟一個箭步沖上前,一口含住婆的左邊乳頭開始吸吮了起來。就在婆還來不及出聲制止的同時,哥哥也沖上前來含住了另外一乳,也跟著大口大口的吸了起來。

此時只見兩個男人一左一右地服侍著婆的肥乳,有時候還用著牙齒輕輕咬著婆的乳頭,搞得婆一陣酥麻並開始有點假戲真做的激放了起來,雙手環住兩兄弟的頭往自己的胸前更加壓了過來,而這兩人也更加努力地服侍婆的豐胸肥乳來滿足婆對他們的恩寵!

沒過多久,婆的下體漸感空虛,而這時兄弟兩人好像說好了似的停下動作問說:「我們願意讓姐姐更舒服,想要問姐姐有沒有新的要求?」

這時婆有點捉弄人似的說:「我喜歡人家舔我的腳趾頭。」還同時把雙腳的紅色高跟鞋晃掉,把指尖抬到哥哥的面前,哥哥連想都沒想就雙手捧起了婆的玉足,一趾一趾的連著黑絲襪含進嘴裏,弟弟馬上跟上哥哥的腳步,也輕柔地把婆右腳的每一根指頭含到口中。

婆從沒想過他們會照做,也從沒想過會是這樣的舒服,帶著愧疚的心理,婆於是決定大放送,把雙腳跨在兩端的扶手上,雙腿間開襠處是一條薄薄的黑色蕾絲花邊內褲,透過內褲可以看見內褲邊上幾根捲曲烏黑的陰毛伸到了內褲外面,清楚地可以看見陰唇的形狀,濕漉漉的陰部將那裏潤濕了一個不規則的圓圈。

當婆把內褲脫掉後,只見兩片,不,應該是四片才對,鮮紅色的小陰唇便露了出來。而婆又儘量將雙腿張開,只見她的菊門大開,一覽無遺地露在兄弟倆的眼前,並開始用手指玩弄自己的私處約五分鐘。

此時婆就像一個Av女優一樣在兩個陌生的男人面前表演,左手在自己胸部上揉搓著,右手則輕撫著大腿深處,時而又揉著陰戶向兄弟兩人展示著自己淫穢的濕穴……而那裏正漸漸地濕潤起來,晶瑩的淫水溢滿在陰唇上暴露著淫欲的渴求……

這時婆將手伸過去撫摸著哥哥的褲襠處,溫柔地愛撫著男人的陰莖,並用手掌心托住陰囊的部份以圓周運動狀地揉捏著,沒多就婆就把手伸入體育褲中去握住了他的陽具。當時哥哥的陽具很硬、很熱,由於這是她第一次握著另一個男人的陽具,感覺格外刺激,於是很快就有了第一次高潮。

老婆慢慢地拉開哥哥的褲子,只見陰莖已經挺得很硬了,老婆連忙用手套弄著陰莖試圖讓它變得更大。在婆的套弄刺激下,哥哥有點撐不住了,「哦」一聲精液就噴了出來,婆閃避不及,精液都噴在臉上。

於是婆試圖將目標轉到弟弟身上,沒想到手一伸進去後結果卻是大失所望,只摸到軟趴趴的小雞雞和一攤黏呼呼的精液。年輕人果然沒定力。

嘿嘿!婆受不了了,只好順勢掏出兄弟倆的陰莖,由婆主動地握住他們的陰莖並套弄起來,此外還仔細地撫弄龜頭。

「好舒服喔!」兄弟們異口同聲說著,於是老婆更加賣力地套弄著陰莖。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只聽見婆不停淫蕩地呻吟著和套弄著。終於兩支硬梆梆、熱騰騰的鐵棍出現了,婆一見心頭大喜,連忙示意弟弟坐到馬桶水箱上,自己則口朝弟弟那還年幼光滑、只長著稀疏陰毛的嫩屌而去,並同時把自己的左腿跨上鐵扶桿,將整個淫屄張得開開的,要求哥哥以背後位元的方式從後方插入來一飽她饑渴的上下兩個口,並一享齊人之福。

就在此時,男廁所的門無預警地被推開了,並傳出幽幽的一聲:「裏面有人在嗎?」原來是純和琪擔心婆進去太久,會不會出什麼事了?(其實剛好相反,碰巧破壞了婆的好事)故意來這麼一下!

婆無奈下只好匆匆整理好衣物,重新系上紅色高跟鞋和用面紙擦去臉上和黏在頭髮上的精液,離開了男廁。

毋庸置疑的,婆絕對是這場遊戲的最後勝利者!而小純和小琪也被婆狠狠地報復了回來。

這段故事待以後再續。

(九)

這是發生在上個禮拜的事情,話說我們部門另外一位同事剛剛完成了一個新的專業,因此按照慣例會舉辦一場慶功宴,讓大家吃吃喝喝來紓坦一下專案時程緊迫的辛勞。

原本我不是在參加的名單之內,但是因為那些人都是舊識而且也合作過數個案子,當時我和婆正在星巴客喝咖啡,但是抵不過喝醉酒的人死纏爛打的功力,就算是我拿出婆當作武器也推不掉,無奈何只好攜眷參加(婆倒是很高興,因為之前她一直啷嚷說要去KTV酒店見識一下)。

到酒店時其實已經不晚了,進入包廂時倒的倒、醉的醉,原本酒量很差的同事看到我一進來,又忽然間猛起來了,一直說我晚到要罰三杯,婆也要罰三杯。我這個人有個原則,一是不和喝醉酒的人吵,二是找我喝三杯的人,我一定會回敬他三杯。

於是那位號稱三杯醉的同事就在我和婆回敬的六杯紅酒下宣告不知倒地,主角一倒,大家馬上鳥獸散,無奈何我只好把我同事--阿強岔回去他的房間(其實就在樓上,大陸很多KTV酒店其實就是飯店兼營的)。

這時候我發現有一位K妹緊跟在旁,一問之下,原來就是阿強實在是喝太醉了,把美金兩百當作人民幣兩百發,但是這個錢剛好是長打的錢(就是睡一整夜不計次數),K妹基於職業道德(其實是捨不得美金)一定要服侍阿強一整晚,所以緊緊相隨。反正錢不是我出的,所以沒差,也就讓她跟了進來。

此時慘劇發生了,阿強吐了K妹一整身,無奈何只好先回去換洗一下再來,我和婆只好雙眼直盯著呼呼大睡的阿強。說起阿強的酒量真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早在讀書時,他就曾經喝了一罐台啤之後就醉得不醒人事,被室友(就是小弟我)把他連人帶上鋪的床板抬到走道上,位於宿舍男生廁所和浴室中間,結果他在半夜醒來,慘叫聲驚醒了整個男生宿舍。

另一次則是去土雞城吃燒酒雞,在喝完兩大碗雞湯之後醉得不醒人事,叫也叫不醒,結果連人帶衣服被丟進去觀賞魚池中,只見他醒來然後爬出魚池,就趴在旁邊的草地上又睡著了,簡單形容阿強的酒量就是酒膽99,酒量1分,然後醉得不醒人事。

話說回來,我們夫妻倆這樣一直盯著人家睡覺不是辦法,但是又要撐到K妹回來,所以……我一把把婆抓了過來,然後把手伸入她的衣領中開始揉搓起那對奶球起來。

一開始婆還欲拒還迎,但是婆也是認識阿強好一段時間了,知道他此時根本不會醒過來的!沒多久就大膽地把上衣整個拉起來,露出一對雪白的大車燈和開始從粉紅轉成肉紅色的乳頭,只見兩個乳頭早就脹得飽飽的鼓鼓的豎立在乳首。

婆自動自發地用雙手手掌托住自己的雙峰之後,就用大拇指和食指緩緩地細膩地撫摸起乳頭,還不時輕輕的把乳頭壓陷進乳房和自虐式的把乳頭整個拉到極限然後再放開。

隨著性欲的高漲,婆的動作也變得激烈起來,雙手粗暴地捏晃自己的玉峰,而整個下體更是不住地前後自我搖晃、不停的摩擦著我的右腿,我見時機成熟,一把將婆推到床上去,並把婆的裙子扯去露出淫蕩的下半身。

只見一條黑細的丁字內褲緊陷在白皙的股溝中,細細的線完全遮不住婆的嫩屄,完全露出了左右兩邊的陰唇,兩邊還有細緻的陰毛,宣示著這個性感神秘的地帶。

我毫不遲疑地脫下婆的內褲,因為婆是趴在床上翹著屁股的關係,小陰唇已經微微張開露出豐厚紅潤的陰道,我輕輕扳開婆兩片光滑細嫩且彈性十足的大陰唇,陰唇的顏色還是漂亮的粉紅色,只有在邊緣處呈現並略帶點暗紅。

再用左右手的手指把婆的美屄掰得更大些,只見花蕾還是粉紅色的,陰道口濕濕亮亮,淫水誘人,我緩緩地將中指順順的滑進婆的小屄中,並緩緩的抽動起來,不時感覺到婆收縮著子宮,並用溫暖炙熱的陰道夾住我的中指,婆也自助式的把手伸到陰蒂處,撫摸著自己膨脹凸起的陰核。

我識趣地把中指抽出,並將沾滿愛液的手指緩緩插入婆的菊門之內,然後再把中指和無名指插入婆的淫屄中。
 婆最喜歡這樣前、中、後一起愛撫,同時刺激著陰蒂陰道和屁眼,這樣的享受會讓婆陶醉不已,這也是調教婆愛上肛交的策略之一,這樣的愛撫會讓婆的陰道感覺到更空虛,並在這樣的狀況下婆可以接受的調教程度會變好,成為人盡可夫的人妻。

其實我讓婆趴在床上是有目的的,婆在我適時的角度調整之下,現在剛好頭埋在同事的胯下,而同事因為剛剛吐了一場弄髒了,所以衣服都被我脫下來只剩下內褲,而這傢伙可是絲質內褲的愛好者(說真的穿起來冰冰涼涼的很舒服),而此時的陰莖,因為喝酒的關係可是爆脹得厲害,透過絲質內褲的透明度,青筋暴起可是清晰可視,龜頭的部份還凸出內褲的上緣,露出有雞蛋大小的龜頭,我相信婆一定看得很清楚。

而我見時機成熟,故意加速手指頭抽動的動作,讓婆上半身因為興奮的關係略微揚起,然後順勢一推就把婆的臉整個貼在同事的陰莖上,然後故意從後方搖動婆的屁股,讓婆的臉在同事的陰莖上磨來磨去。

不一會,婆好像洞悉了我的意圖,輕輕的用舌頭隔著絲質內褲舔起同事的陰莖,不斷地舔著,還把兩顆卵蛋也含進口中再吐出來,在婆的努力下,整根陰莖的形狀都被舔了出來。

到最後,婆的玉口一張,輕輕把同事的屌含進了櫻桃小嘴之中,不知是太爽還是在對我抗議,婆的嘴中不時發出「嗚嗚嗚嗚」的叫聲。

一段時間後,婆好像嘴酸了,於是示意要我進去,但是被我以酒喝太多陰莖硬度不夠為由拒絕,但是我要求婆要做出更香豔刺激的表演來讓我更加興奮來助興。

婆應該是淫穴癢到極點,腦充血了,連想也沒想就換方向和同事成九十度垂直的角度,然後踢掉了腳上的白色高跟鞋,讓穿著黑絲襪的雙腿呈大字型的張開來,左腳擺到同事的陰莖上,用著黑絲襪不斷地摩擦和愛撫著睾丸,而右腳則是不可思議地把它擺到同事的嘴邊,並輕輕的把同事的嘴唇撬開,把趾頭伸進去讓同事舔著婆的腳趾(有點對不起我同事),而婆的雙手可沒有閑著,一邊一隻的愛撫胸部和肥屄。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