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調教老婆的故事

(四)

經過了昨夜的一場大戰之後,我和婆睡到近午才醒來,待梳洗完畢之後餐廳的自助餐菜色早已經二二六六,不堪入目,嚴重影響食欲。心念一轉,決定和婆去外面用餐,順便進行昨晚婆答應的視奸遊戲。

中國華東的天氣在五月多時是非常宜人的,也因此婆穿得蠻清涼,上著白色Polo衫,那下半身理所當然要穿白色網球短裙囉!(因為我和婆把打網球當作健身和減肥的運動)看著眼前的婆挺拔的雙峰、白皙又勻稱的雙腿(是腿很直而且膝蓋也很漂亮的那種),要不是餓得前胸貼後背,我早就one two three four再來一次。

用餐的餐廳菜色不錯,加上環境也不錯,因此吸引了不少當地的外商來用餐(不用想也知道這家餐廳一定是臺灣人開的),因為去得晚再加上天氣好,所以戶外的位置早就向隅,無奈只好坐到二樓去。但是運氣總是站在我這一方,碰巧有個靠窗的位置(落地窗),而這個位置可以眺望到位於餐廳前方的萬坪公園和蜿蜒的小河(江南這一帶都是這樣的)。

當婆在為這風光讚歎不已的時候,下方的人也在眺望藍天(真的嗎),其實是紛紛抬頭看婆的美腿(有點像去國父紀念館喂魚的感覺)。我真是爽到嘴都笑彎了,婆還不知情地問我在笑什麼?「天氣好,心情佳。」我連忙這樣說。

用完最後一口咖啡、舔完嘴邊的奶油後,婆提議要去市區買DVD,無奈我只好結束這一場秀,乖乖的去買單。但是……婆則在我的要求下去廁所把胸罩脫掉,嘿嘿嘿!飽暖思淫欲,視奸的遊戲要開始了。

從餐廳到市區有一段距離,再加上是假日,所以有點塞車。在經過幾個無聊的九十秒的紅燈等待之後,我向老婆使了個眼色要求開始遊戲,但是婆不同意。經過一個路口的眼神溝通交會後,只見婆佯裝移動坐姿,但實際上是緩緩地把內褲褪下放入手提包中,然後向我望來。

婆在看到我的眼神露出期許的讚賞之後,膽子也大了起來,不一會兒婆主動地把雙腿張得開開的(婆坐在司機的後方),把網球裙翻了起來露出神秘的三角洲和桃花源,然後把小靈通(PHS)貼著自己的陰戶,央求我撥打她的電話,利用手機震動的模式來代替愛撫。

一路上婆的手機就一直「嗯嗯嗯」的震個不停,而司機老大也一定會很好奇地想說為什麼我們都不接電話?

下了車鑽到小巷子後,才發現因為官方正在嚴打盜版,所以DVD店沒開,無奈只好回到路邊等車回家。眼尖的老婆忽然問我說:「對面那棟大樓為什麼有很多辣妹出出入入?」我面無表情地回答說:「是蹦的(就是大陸人俗稱的『迪斯科』舞廳),你這種熟女不適合去,去了會打擊自己信心。」

老婆不信邪,硬是說要進去看看,還說要跟我裝錯不認識的,看看有沒有人來和她搭訕。

說不過她,我只好答應和她進去蹦的。剛剛進去時人真的不多,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在有彈性的地板上蹦蹦跳跳(真的是這樣,這也是「蹦的」的來由),因此我刻意和老婆保持了一段距離分開來坐。

說也好玩,還真的有人去和婆搭訕,沒多久婆就和他們進去舞池跳舞,但是婆的動作似乎很放不開,原來她穿的是短裙,再加上沒時間把剛剛在車上脫掉的內褲穿上,所以動作很彆扭,但是時間一拉長,有時候還是會忘記。

我從遠方望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婆渾圓的白皙小屁股會走光,但是似乎沒有太多人發現,因為阿陸仔穿得更露的也很多。沒多久那些人就邀婆去他們的包廂裏坐,休息一下喝些飲料。

這家蹦的的包廂不是封閉的形式,而是成ㄇ字型開放的設計,沒牆的那面面對舞池,而門上掛了一塊布廉充當掩蔽,同時也是預防犯罪(這樣有用嗎)。我連忙移動位置去坐在和他們包廂約平行差三十度角的位置,簡單的說就是要從布廉的空隙中可以看進去的角度。

一開始他們風度還不錯地和婆聊天而且邀請她喝飲料,而婆也因為他們的熱情招待而慢慢撤銷心防,所以當自己的澄汁喝完後也喝起他們給的可樂來(婆最喜歡的)。

沒多久,婆的臉就變得紅咚咚的,而那群人似乎也開始不太規距了,會去撥弄婆的頭髮(婆是烏黑亮麗的直發那型)、會假裝要搔癢借機會去偷摸老婆的小蠻腰,還有一個傢伙是坐在婆的對面,拼命把坐姿放低想要偷窺裙下風光,其實婆坐在低矮的沙發上,網球褲幾乎已經退到大腿的一半之上了。

白皙粉潤的大腿教人不想要摸也罷,再加上婆不斷地閃來閃去以避免坐在她隔壁那兩個傢伙的偷襲,所以腳一定會不斷地分開,也就給了偷窺的傢伙有機可乘。沒多久他似乎發現了婆沒有穿內褲,而且偷偷的告訴了其他人(這一段是婆事後和我說的)。

沒多久又有一男二女坐進這個包廂(女的也是釣來的)而那兩個打工妹似乎是吃了搖頭丸的樣子,情緒顯得很High,動作和笑聲都很大,看來藥效發揮得很好,自然而然,她們就被包廂裏面的男人上下其手。

玩到最後,有一個女的先爬到桌上跳起舞來,沒多就另一個也爬了上去一起瘋狂搖頭,又是扭腰又是擺臀,並互相愛撫對方全身,還把對方當作鋼管,翹起大腿磨贈起來。

忽然間其中有一個女的跳下桌來,要婆也上去跳,婆哪肯,死命地拒絕,沒穿內褲哪敢爬上去?她們拗不過婆,又自顧自地上去繼續跳舞,婆總算松了一口氣,但還是興致勃勃地坐在下麵看免費的鋼管秀。

約莫十多分鐘過後,整個搖頭音樂在鄭秀文的眉飛色舞當壓軸下結束,改放起慢歌當作中場緩衝讓大家休息。此時包廂的布廉忽然間掀開了,原來是那兩個女孩子被其中兩個傢伙帶出包廂往廁所旁的逃生梯走去,不用說是躲到樓梯的陰暗角落打炮去了。

此時包廂內只剩下婆和兩個較為年輕的男子,但是他們仍不斷慫恿婆爬上桌上跳舞,婆還是死命地抵抗,到後來實在拗不過,只好改說陪他們跳慢舞企圖混過去。

但是後來證明慢舞更精采,一開始婆先和其中一個人跳起慢舞,對方故意要婆摟著他的脖子,而他則摟著婆的腰緩緩地跳起舞來。跳啊跳,婆也累了,就和對方靠得更近,這時婆的乳頭是完全貼在對方的胸膛上摩擦,而對方的褲襠早已經腫起,硬梆梆的一包完全貼附在婆的豐滿恥丘上。

磨啊磨啊,婆只覺得下半身酥酥軟軟的很舒服,又被一個陌生男子的陰莖緊緊貼住,更是覺得有種異樣的快感,於是也就不太計較對方的雙手在自己屁股上亂搓亂摸。而那個男的還輕輕把婆的短裙撩起來,故意要把婆的屁股露給另外一個人看(我相信絕對可以看到整個股溝),當然他們都知道婆沒穿內褲。

婆試圖要去阻止,但是無奈雙手放在對方脖子上,想放下來會被對方的手卡住,試了幾次都無效也就放棄了,對方於是就更加肆無忌憚地把婆的裙子整個翻起來,另一個更誇張,整個人蹲下去看,臉都快要貼到婆的屁股上了。

沒多久,蹲在地上的傢伙有了新行動,他站起來從婆的背後貼了上去跳起三人熱舞,不同的是他雙手是放在婆的胸部下方位置,下半身則是完全貼在婆的屁股上,只不過沒有隔著裙子而是直接地貼上去(婆的裙子已被翻到腰際),而前方的男人順勢把婆前方的裙子也掀了起來,然後用他熱烘烘的褲襠也貼了上去。

從遠方看去,婆的裙子整個被翻上到腰部露出光脫脫的下身,前後兩處要害部位都讓男人用下體緊緊抵住,姿勢就像正被兩個男人輪奸,一前一後玩起3P的性愛遊戲。

前方的男子用雙手把婆的白皙屁股大大的整個扳開,好讓後方那個傢伙的陰莖更加貼緊婆的屁眼,而後方的傢伙根本就把婆的上衣掀了起來,雙手繞到前面揉搓玩弄起婆那對渾圓白潤的乳房。

到最後,兩男一女就在小包廂裏隔著褲子「幹」了起來,而婆因為身高的緣故,根本是只用腳尖站立著被前後方兩個男人夾在中間,讓他們在自己的下體規律地一前一後抽動,婆也忍不住張開櫻桃小口「嗚嗚嗚嗚」的發出愉悅聲音來,雙男一聽到這個誘惑的聲音,挺送速度變得更加勇猛……

剎時間,一切動作瞬間凝固,兩男同時繳械,留下意猶未盡的婆還在自動前後扭擺著臀部迎合動方的動作。婆很快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趕緊抓了自己的皮包、拉下被褪上的上衣,飛快地沖了出來,留下攤在沙發上的男人。婆在經過我身邊時,眼神中還發出詭異的微笑。

(五)

今天是婆參加台商婦女網聚的日子,因此婆今天起了個大早要準備準備才出門。我到了公司後按照慣例打開網路攝影機看婆今天要穿什麼衣服,婆今天穿得外表看去很成熟和莊重,大概是因為要參加台商聚會的原因,身穿黑色及膝連身裙,裙子的上半身在胸前有做多皺褶的修飾,間單的說是有點像要出席宴會的形式。

但是裏面穿的可就不單純了,婆穿的是我從網路上郵購的連身黑色絲襪裝,從上半身一體連到腿上絲襪。但是在下半身是鏤空露臀的設計(不然要怎樣上廁所),想當然爾絕對是沒穿胸罩的。

婆穿上一雙同色系的黑色細跟涼鞋後就匆匆忙忙的出門了。到了聚會場地沒多久又卻不歡而散,原來是說好的自助式飲茶餐廳出爾反爾不肯打折,連不滿三歲的小朋友都要收半價,沒想到這年頭台商到大陸做生意也學起大陸人說話不算話。大家氣不過,當場宣佈散會,下次再聚,婆無奈只好自己到附近的一家上島咖啡吃早午餐。

吃完飯後婆站在路邊打車,心中在想,是要直接回去,還是既然出來了就去逛一下。就在這時,好巧不巧婆遇上那兩個按摩師父,原來是今天他們兩個白天休假也出來晃晃。

聊了一陣子後,婆在他們的邀約之下去了附近的一家自助式KTV,因為婆也喜歡唱歌又剛好沒去過大陸的KTV(我倒是常去),所以毫不思索的去了。

一開始場面有點尷尬,因為之前都是客人和按摩師父的關係,但在婆連續唱了幾首日文歌後場面就熟絡了起來,再加上空調開得不怎麼樣,室內氣溫升高,所以婆也喝了兩瓶355ml裝的百威,果然是酒一下去,人的膽就大了起來。

那兩人不斷的奉承婆的歌藝好、人長得漂亮又有氣質等等……又不斷地和婆一起情歌對唱。不知不覺婆的酒就喝多了,沒多久她就半躺在沙發上休息。這時候那兩個傢伙提出要幫婆按摩提神和醒酒,婆不疑有他,順口答應了,兩個人就一前一後的幫婆按了起來。

一開始還好,也很舒服,所以婆就不知不覺得睡著。不知過了多久,婆感覺到有點怪怪的,再加上酒有點醒,所以神志開始恢復正常。但是婆並沒有張開眼睛,而是裝睡來看看他們兩個在幹嘛。

婆這時赫然發現她整個人是躺在沙發上,連身裙大約被拉到腰際的位置裸露出整個下體,而這時正有一雙手不停地在愛撫她的雙腿、不斷地愛撫婆的大腿根部。另一個人也沒有規矩到哪去,雙手伸進婆的上衣之內用大拇指和食指揉搓婆的乳頭,還不時地用手掌握住整個酥胸成圓周運動地愛撫。

婆雖然覺得不妥,但是因為還蠻舒服的,所以想說等他們自己停手再裝作碰巧醒過來。但是人是不會知足的,他們看婆都沒有反應,以為婆睡死了,動作動作更加大膽。這時婆的雙腿被分開成大M狀,而身上穿的T-Back被撥到側邊,露出整個陰戶和屁眼,因為下半身還墊了個抱枕,所以完全被一覽無遺。

婆的兩片小陰唇被兩根手指頭輕輕的撥了開來,並且傳來兩三句讚歎之聲:「多麼漂亮的粉紅色啊!好小好漂亮的小屄,也是粉紅色的屁眼啊!」聽入婆的耳中更是感覺異樣的舒服。

這時潺潺愛液緩緩地從婆密穴中流出,而兩個男人的眼睛正死盯著婆的下體把這一切都看了進去。兩人同時悉悉梳梳的褪下褲子,掏出陰莖準備洩欲一番。

其中一人的陰莖尺寸較長,因此他把陰莖放在婆肥嫩的屄上,用兩片陰唇包著他的屌前後摩擦了起來。婆這時微哼了一聲:「嗯~~」就是這一聲讓婆的櫻桃小口微張了一下,而電光石火之間就有一根火熱的短肥屌塞入婆的口中不停地套弄起來。

後方的傢伙這時也改為跪在沙發上,用他的細長屌對準婆的屁眼後,將龜頭狠狠地頂住婆的菊花口後就自己套弄起來。

(為何不直接操起婆的小穴?後來照婆的說法有二:一是害怕犯強姦罪。這樣有差嗎?二是婆的屁股因為被頂得很高,因此屁眼會自然張開開的,而婆一感到屁眼張開就會馬上縮肛想要縮緊。這樣一來一往,屁眼張張開開好像在說「來幹我」似的,再加上婆沾滿愛液的粉紅色屁眼光光亮亮的,更是引人遐思。)

過不了多久,婆就感到有枇杷大似的龜頭突破她的括約肌滑入了體內,(我的龜頭有雞蛋大喔!)而剛剛在婆陰戶上摩擦的細屌早就沾滿了愛液隨之深入禁區,差不多三分二的屌沒入在婆的直腸內。

(為何這麼容易幹入婆的屁眼呢?一是姿勢正確,二是潤滑夠,三是婆被我開發得夠,基本上只要有做愛,我一定會用手指頭插入婆的屁眼之中一併調教;有時婆如果剛好屄被我操得太狠受不了,也會改為肛交。最後一點最重要的是婆的屁眼天賦異秉,早在我和婆發生性關係的第二次我就為婆的屁眼開了苞,而婆從被操屁眼之中所獲得的羞恥感也同樣能讓他得到高潮。)

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小心翼翼地抽動以免驚醒婆,最後雙雙射精在婆的口中和屁眼中,兩個陌生男子的精液從婆的口角和菊花中緩緩的流出,婆的身體一陣酥麻後也獲得愉悅的快感。完事後,那兩人也很溫柔地拿紙巾幫婆仔細擦拭乾淨以免留下蛛絲馬跡。沒多久婆剛好醒來,結束了這場三人行KTV。

頁: 1 2 3 4 5 6